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2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章 性感的凤歌
    “子情、子情竟然是紫武神品阶?”

    子青不可思议的呢喃着,震惊的看着一身紫色气息弥漫着的她。他知道她定然实力不会弱,但是没想到,没想竟然会强成这样!紫武神的品阶,整个青山弟子之中估计还没有第二人到达这个品阶,而她竟然不声不响的,就已经是紫武神的强者了,真是太让他震惊了!

    “我不会是看错了吧?她竟然是紫武神强者?”水木怔怔的看着,连脚下就要窜上来的火也没注意到,整个人就像懵了一般。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被网起来吊在半空的另外三人也呆愣的说着,震惊的目光只此只看得见那抺白色的身影。

    一个紫武神强者,竟然这么多年在青山里被人当废物般的看待着?而他们这一路更是没把她放在眼里……想他们当中实力最好的到现在也才成为青武圣,而她竟然,竟然已经到了紫武神,想到他们先前对她的不屑与轻蔑,原以为她是不胆小不敢惹他们,谁知原来是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这一刻才知道,他们就像是跳梁小丑一般的好笑……

    子砚和子源子立子杰几人怔了怔,他们同在凌峰山也不知她竟然已经是紫武神的强者,比他们高上两个品阶的实力,那根本就是天差地别,难怪她一个人也敢到这沙河镇里来!

    白晋惊愕过后便是了然,原本还想不通山主为何让她与他们一同下山,看到她这一路的神态,再看她现在的实力,已经清楚的明白,山主是放了一个强者在他们当中,就算真的遇到了危险,只要她出手,定能保众人平安,只是没想到,一直被人当成只懂三脚猫功夫的人,实力竟然会是他们这么多人当中最好的,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子情抬起清冷的目光,见子青他们几人脚下的火焰越烧越旺,清眸一闪,飞身上前,已经五年没动用过的凤吟剑一转,寒光飞射而出,剑刃无需碰到那张大网,只是一道剑气扫过,嘶的一声传出,那张大网便裂开了一道口子。

    见几人还呆愣的看着她,她眉头微微一皱,淡淡的说着:“还愣着干什么?”声音一落,眼角瞥见那刀疤男朝这边射出暗器,清冷的目光一转,手中的凤吟剑一挡,把那几枚暗器原封不动的送了回去。

    “咻咻咻……”

    “嗖嗖嗖!啊……”

    凌厉的几道声音在半空中划过,嗖的一声剌入了**,传来了一声声的惨叫声,几名绿衣汉子顺势倒下,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后便一动不动的躺着。

    子青几人从怔愣中回过神,跃下了地面后,只见她泛着寒光的利剑迸射出几道凌厉的剑罡之气袭向了那所剩无几的绿衣汉子的幻兽,如同眨眼般的时间,混乱的场面渐渐的恢复了平静,而地面上,东倒西歪的一地血淋淋的尸体,血腥的气味,浓郁的弥漫在空气中……

    竟然、竟然她一个人就解决了?几人愕然,心头震惊不已,一时间,看着她不知该说什么好,合众人之力都无法在一瞬间战胜的这些绿衣大汉,却给她秒杀了……

    见周围的一切都解决了,她看了看手中依旧片血不沾的凤吟剑,心下很是喜欢,这把剑带在身上五年了,今天第一次试剑,果然是锋利无比寒气逼人,单单剑身迸射出来的寒气就已经足够应敌,而当剑握在手时,似乎凤吟剑本能有灵性一般,会自己秒杀敌人,就像刚才,她不过一转手中凤吟,凌厉的寒光就迸射而出,在一瞬间把那忻兽和绿衣大汉都秒杀了,有凤吟在手,发挥出来的实力更胜平时一筹!

    凤吟剑都如此厉害,真想知道,是谁人拥有龙啸?手心一动,凤吟剑再次缠回她的腰间,而那绑着红色腰间的腰间,就算是仔细查看,竟然也看不出那里缠有一把软剑。

    白晋几人正想走近看看她那把剑是什么剑?竟然能发出那么强大的威力,不想她已经收起,几人连看都没看清,只知道她的那把剑是会冒着丝丝寒气的。

    “子青,没受伤吧?”她来到他的面前,目光在他身上扫了一圈,见除了先前帮他包扎的伤口外就没别的伤口,这才放下心来。

    听到她的声音,子青猛的回过神来,呆呆的问:“子情,你竟然是紫武神强者啊?”

    “嗯。”她淡淡的应着,其实,她并不是紫武神的强者,只是对付这些人用紫色玄气就可以了,如果让他们知道她的实力不止这个程度,估计还会惊得说不出话来。

    “你都比我强那么多,我却一直喊着要保护你,现在又要你来救我,子情,我是不是很没用?”他有些丧气的垂低着头,她的实力那么强,根本就不用他保护,而他却一直以保护者的身份自居着,他知道她就要离开青山了,到时,会不会不带他一起走?想到这,心下不禁有信。

    闻言,她清冷的神色渐渐的缓了下来,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容:“怎么会呢?你忘了这一直都是你在保护着我吗?”轻柔的声音似乎能安抚人心一般,奇迹般的让他不安的情绪渐渐的平静下来。

    一旁的几人看了看他们两人,不由对子青羡慕不已,他何其有幸,竟能得她待以真心,她那唇边的浅浅笑意,似乎从来只为她认可的人而绽放,何时,他们也能看到那样美丽的笑颜为他们而展?

    当周围恢复了平静,沙河镇里的百姓们听到外面没了激烈的战斗声,一个个小心翼翼的探着脑袋偷偷的瞧着,见到那一地凌乱的尸体和幻兽的残骸时,惊愕的睁大了眼睛,再看那站在中间的几名黑衣男子和一名身着白色衣裙的女子,呆愣了几秒后,不少的百姓激动万分的打开了房门跑了出来。

    “啊……太好了!太好了!那械人终于都死了!大家都快出来,快出来……”

    听到那外面传来的兴奋欢愉的声音,原本紧闭着的房门全都渐渐的打开了,大人,孝,老人,一个个兴奋的跑了出来:“太好了!太好了5人终于死了!太好了……再也没有坏人了……呜呜呜……”

    众人欣喜的叫喊着,到最后,竟然都喜极而泣的哭了起来,一个个手拉着手兴奋的跳了起来,一时间,原本寂静死气沉沉的沙河镇因他们而充满了热闹的气息,欢愉的笑声传遍了沙河镇的每一个角落,传入了众人的心里。

    看到这些百姓们如此的开心,如此的激动,子情突然觉得,也许这一回下来接这个任务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这些人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真致,那样的满足,喜悦之气弥漫在他们的身边,就连她,也似乎被他们的欢愉感染了,唇边轻轻的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

    白晋几人看着整个沙河镇的百姓们都打开了房门跑了出来在大街上欢呼着,激动而兴奋的叫喊着,那股浓浓的喜悦之气充诉着整个沙河镇,与先前那寂静而毫无人烟的沙河镇简直就是天和地的区别,看到了他们如此的开心,他们虽然没有做到什么,但是心里却也充满浓浓的自豪,更对接下来要去的几个点而充满了一股势在必行的决心!

    当众人欢呼过后,从中走出了一名较为年长的老者,他大声的喊着:“乡亲们,大家静一静,静一静!”听到他的话,欢呼着的众人这才都停了下来,但那一双双的眼睛还是因兴奋而变得亮晶晶的,一级张张的脸上挂着喜悦的笑容,看着那位年长的老者。

    等众人都静了下来后,那年长的老者这才大声的喊着:“乡亲们,我们这几个月来被这些绿衣大汉逼压着,有他们在,我们沙河镇就没有一日安宁的,镇里有不少的女子被他们害死,不少的家庭被他们毁灭,我们生活得胆战心惊的,今天,是这几位英雄救了我们整个沙河镇,如果不是他们,我们还不知要受多少的苦,不知还有多少的人会被害死,所以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向这几位英雄致谢!”

    年长老者激动的声音一落下,他转过了身,面向着子情他们几人就跪了下来:“这位女侠,几位英雄,老朽向你们致谢了!”而整个沙河镇的百姓们也都跟着跪了下来,齐声的说着:“我们也多谢女侠和几位英雄,多谢你们救了我们沙河镇的百姓们!”

    见状,白晋几人都看向子情,只见她移走上前,扶起了那位年长的老者,对着众人说:“各位乡亲请起,我们也是奉了青山山主的命令下山来的,这是我们的任务,你们不必如此。”

    众人一听,激动的说:“原来女侠和几位英雄都是青山下来的弟子?青山的弟子真是太厉害了!你们只有这么少的几个就把那些人全都杀死了,太厉害了!以后我一定要让我儿子去青山学艺!”

    “女侠,英雄,这里就让我们来收拾,你们快到里面来,我们一定要好酒好菜的招呼你们!”老者笑呵呵的说着,回头对着众人说:“快,准备好酒好菜款待几位。”

    “好!”百姓们欣喜的大呼一声,拥着他们就往里面而去。

    子情移步随着百姓们往前走着,见白晋几人还站在那里,便回头问:“还有事?”

    白晋看了看子情,顿了一下问:“既然这里的一切已经解决了,那我们要不要让人去通知他们?”只有他们几人过来了,而剩下的却还在那郊外等着,这会他们跟着去吃好喝好的,好像……

    闻言,子情淡淡的一笑,睨了他一眼说:“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那些人说好听是等着想个万全之策,说难听点就是贪生怕死,如果他们先前没有来的话,那子青几人定然会被他们烧死,放着同伴不管的人,又何必想着他们?

    “走吧!要来的话他们早就来了,既然先前没有跟你们一起来,那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子木拍了拍白晋的肩膀说着。

    听到他们的话,白晋这才点了点头,与他们一同往前走去。

    另一边,那些在休息的青山众人静坐在山道边,想了想,有人便问:“你们说,他们几个就那去去了会不会被杀了?”

    “死了也是活该,谁让他们几个去逞英雄了?”有人说了一声,一脸悠哉的躺着休息。

    “不过我们再怎么说也是一起下山来的,现在他们有危险我们却不去救他们好像说不过去。”另一人又说着,神色有些愧疚。

    “谁说不去救了?我们是等天黑了那些人没有防备时再去!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那些人的身手与我们不相上下,实战经验又比我们丰富,要是蓦然前去的话,没准没一人能活着离开。”

    “可是真的等到晚上,那他们要是真的落入了那些人的手中,到时也没命了呀!”

    “你既然这么担心,你们就去啊!反正我们要等天黑了再行动,白白去送死的事情我们才不会做。”另一名弟子说着,悠哉的翘起二郎腿,一点也不为白晋他们几人担心。

    有的弟子见头顶上的太阳正晒得很,坐在山道边又没东西可吃,肚子饿得咕咕叫,便冲着众人喊着:“哎,今天到现在还没吃东西,谁去弄点吃的回来啊!”

    “这荒郊野外的有什么东西吃?就是想打野味也没野味可以打,饿着吧!谁让你们不自带干粮,我还好昨晚剩下一块烤肉,现在还能填填肚子。”另一人说着,自己从包袱里摸出一块烧得黑黑的烤肉便大口大口的咬着。

    众人一见,不由咽了咽口水,这都什么时辰了?从昨晚到现在他们就没东西下肚,净是喝水也填不饱肚子,而也正如他所说,这里除了那沙河镇之外,估计这周围是没东西可以吃的,眼下也只有忍耐了。

    而在这时,一阵古怪的小曲从山间传来,人没见到,那轻快的声音已经传入众人的耳中,听着那怪异的歌词,众人忍不住的嘴角微抽相视了一眼。

    “我手拿流星弯月刀,喊着响亮的口号……我一生戎马刀上飘,见过英雄弯下小蛮腰……林子大有好多的鸟……江和湖波浪滔滔,看我浪迹多逍遥……”

    “谁啊?唱的这是什么?”一名女弟子站了起来往下坡张望着,远远的见到一抺红色的身影正骑着一匹模样奇怪像牛非牛的坐骑往这边而来,那古怪的小曲就是从她的口中传出。

    见那名女弟子往下坡看了半天也没说一句话,众人不由也跟着站了起来,围上前问着:“看到什么了吗?”这目光往下坡看去时,一名名男弟子目光不由有孝直,惊艳的神色跃上眼中,对上了那抺红色的身影,竟然是移不开目光。

    “风和雨来得刚好,谁比我的武功高,大笑一声地动山摇,江湖危险快点跑……哟!哪来的这么多英俊少年郎啊?长得可真俊!”凤歌骑着坐骑上了山坡,见那一个个身着黑色劲装的男子正看着她看得两眼发直,小曲唱了一半不由开口调戏着,媚眼如丝的睨了他们一眼,掩着小嘴轻笑出声。

    听到她那带着调戏意味的话语,众名男子不由猛的回过神,在见到她那一身性感十足的火爆诱人装扮时,好几名男弟子忍不住热血上冲,鼻子一热,两行鼻血顺着鼻孔流出,又要仰着头让鼻血流回去,又舍不得从那极尽诱惑的女子身上移开。

    只见她身着红色紧身小抹胸,外披一件红色的披风,柔软雪白的藕臂露出在外,肌肤在阳光下泛着晶莹熏的光泽,在那红色的披风衬托之下显得很是诱人,小小的抹胸难掩那性感的魔鬼身材,雪白的饱满呼之欲出,半遮半掩的更添妩媚风情,雪白的肚脐之下贴着一枚闪闪发亮的彩片,一条精美的饰品从水蛇般的柔软细腰间环过,性感而完美的身段火辣得足以令所有的男人喷血。

    而下身只穿一条及臀红色紧身短裤和一双火红色的靴子,腰间斜挂着一把精致的弯月刀,纤细而修长的美腿就那么展现在众人的面前。见几个女的瞪着她的目光像是喷火,而那些男的看着她的目光尽是惊艳,凤歌不由勾起了性感的红唇,身子往前趴下,带着媚人气息的目光半眯,神色妩媚的瞥了那一众的男子一眼,轻声笑问:“小弟弟,姐长得美吗?”

    “美……”众人看着那因她趴下而春风无限的胸前,情不自禁的低喃着,美色当前,顿时分不清东西南北。

    “美什么美啊?看看你们像什么样!见到女人把魂都丢了,真是没出息!”几个女的娇叱着,怒目瞪向面前性感火辣的女子:“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见几人一脸怒气冲冲,凤歌掩嘴轻笑,红色的披风一挥,掩住一身的性感,轻声笑道:“小妹妹,女孩子不能这么凶巴巴的,会嫁不出去的。”

    “你!”几个女的被她这么一说,不由涨红了脸。

    “算了,姐姐还是不逗你们玩了,姐找别的乐子去。”凤歌说着,双腿一夹身下坐骑,哼着小曲慢悠悠的往前走去。

    众名男弟子见她是往沙河镇的方向去,不由开口提醒道:“沙河镇现在不太平,劝你还是绕道吧!”像她这样美艳的女子,要是落入那些绿衣大汉的手中,后果可想而知。

    “我就喜欢不太平的地方,呵呵……”她头也没回的冲着他们挥了挥手,继续往前而去。

    “她是谁啊?身材真火爆!”其中一名弟子看着那抺渐渐远去的身影,又回过头来看了看身边站着的几个女的。

    几名女子见他们一个个直勾勾的盯着她们的胸前打量着,似乎在比较着什么,不由恼羞的娇叱着:“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啊!”

    被这么一喝,看着她们凶巴巴的样子,众名男弟子不约而同摇头叹道:“还真是差远了。”

    “你们、你们可恶!”几个女的被这么一说,气得直跺脚。

    当凤歌骑着坐骑来到沙河镇时,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然,当她见大街上笑脸迎人的百姓和那四处玩耍的孩童时,却是眉头一挑,不太平?依她看,这里太平得很呀!虽然空气中是有血的味道,不过并不代表着就一定不太平吧?

    “哇c漂亮的大姐姐,哥哥哥哥,你快看,那里有个好漂亮的大姐姐。”在大街上玩耍的其中一名三岁大的小女孩看见凤歌不由欢呼出声,拉着身边的四岁大的男孩直喊着。

    “哥哥哥哥,我们家的牛是黄色的,为什么大姐姐的牛是黑色的?”小女孩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的拉着小男孩的手椅着。

    “呵呵,姐姐这不是牛喔!”凤歌看着小女孩胖嘟嘟的很是可爱,翻身跃了下来,伸手挰了挰小女孩粉嫩嫩的小脸,又见她身边站着的小男孩同样生得眉清目秀的,一伸手就捞过,把他们两人抱在怀里,笑盈盈的哄着:“来,让姐姐亲一口,姐姐买糖给你们吃。”

    她说着,还真的就在两个被吓到的孝脸上用力的亲了两口:“啵!啵!”响亮的声音一传出,她才刚放开两个孝,谁知两人竟然大哭起来。

    “呜哇……啊……”

    两个孝很不给面子的扯开喉咙大哭,一时间,哭声在大街上传开,众人不由围了过来,孝的爹娘以为是出什么事了,连忙跑了过来:“怎么了怎么了?你们怎么哭了?”

    “呜呜呜……娘娘,大姐姐亲我。”小女孩指着被吓到的凤歌扑进她娘亲的怀抱里哭诉着,小人儿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好不可怜。

    “呜呜呜……爹爹,大姐姐挰我的脸。”小男孩也跟着扑进了他爹爹的怀里,而仔细一看,小男孩那粉嫩的脸蛋上确实泛上了一点红。

    凤歌被两个小鬼头吓到了,她没想到这么亲了一口顺带着挰了两把两人就哭成这样了,看着围过来的人看着她怪异的目光,她不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那个,其实我是看两个孩子长得特可爱,一时忍不住就亲了两口,把他们给吓哭了,但是,我绝对没有恶意的,真的。”生怕他们不相信似的,她还一再的强调着她并没有恶意。

    然,她的一身火辣性感的装扮在这些朴素的百姓眼中,怎么看怎么怪异,孝的爹娘抱起两个哭得可怜的孩子防备的看了凤歌一眼,快离的离开了,而周围的众人见状也各自散开,打扮得那样火辣,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他们还是不要惹的好。

    见他们一个个都跑开了,凤歌不由怔了怔,冲着他们喊着:“哎?我真的没有恶意的,你们要相信我!”

    刚吃饱了的子情几人正在酒楼的二楼坐着,把刚才的那一幕都收入了眼底,子青看到那下面的凤歌不由咧嘴笑道:“子情,那个女人真是有趣,竟然连两个孝的便宜也占,还把人家都吓成那样了,呵呵……”

    子情正准备收回目光,却瞥见了她腰间的那把弯刀,目光轻轻一闪,那是当年她在名剑山庄见到十把名剑的其中一把,当年没人能拿得走,没想到这名女子倒是能得一把,见她身上气息内敛,看来应该是身手不错之人。

    “你看她的那只坐骑,人长得那么美,她的坐骑却长成那样,真是怪异极了。”子青感兴趣的说着,打量着她的那只像牛又不是牛的坐骑,冲着另一桌的几人问:“白晋,你们知不知道底下那女的那只坐骑是什么幻兽?”

    几人闻言,目光朝她那只坐骑看去,只见那只幻兽浑身黝黑,壮得跟牛一般,然,却只在头中间有一只白色尖尖的角,而最让人奇怪的是,那只幻兽的尾巴后面似乎带着一簇像闪电一样的光芒,几人一见,不由相视一眼,同时说道:“那应该是罕见的电属性独角幻兽。”

    “电属性?”子青诧异的惊呼一声,正准备转过头去再看一眼,谁知一回头,刚才还在那下面的红衣女子竟然不知何时已经坐在窗户上面,一条腿伸直,一条腿半曲起,一手托着下巴,一手玩着垂落在她胸前的发丝,带着妩媚神色的美目落在子青的身上打量着他,半响,这才开口:“嗯,虽然称不上是美男子,不过这肌肉结实虎腰熊背刚毅有余,很有男人味,我喜欢。”

    “噗!”

    另一桌的水木听到这话,刚喝进口中的茶水忍不住的喷了出来,而子砚和白晋他们几人神色也微愕,看着子青那听了女子的话后涨红的脸,不由嘴角微微抽搐着,笑意也掩不住的从唇边溢出。

    子情看着面前言语大胆的红衣女子,清幽的目光轻轻一闪,神色自若的喝着茶水。这么远的距离她竟然能听到子青的话,实属不简单,而能在子青毫无察觉之时跃坐在窗口处,更是印证了她的实力定然是在子青之上。

    听到她的话,子青险些一口气上不来,涨红了一张刚毅的脸说:“你、你胡说什么?简直莫名其妙!”哪有女子像她一样的?衣着暴露不说,还这样旁若无人的盯着男子看,更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哟&羞了?原来男子害羞是这般模样的啊?”凤歌托着下巴笑得一脸的妩媚,目光一转,落在了静静喝着茶的子情身上,又在子青的身上看了看,这才翻身跃了进来,在他们的桌边坐下,身子倚向子青的身边,感兴趣的问着:“我叫凤歌,你叫什么?”

    “我凭什么告诉你!”子青瞥了她一眼,移开了目光,一点也不卖她的帐。

    见状,凤哥目光轻轻一闪,她对自身的美貌与性感的身材是很自信的,很少有男人见到她会不多看一眼,那边坐着的几个男的刚见到她时那眼中都闪过惊艳的神色,而这个看起来愣头愣脑的愣小子在看着她时竟然目光不偏不倚,不该看的地方一眼也没多瞄,倒是让她有些意外,自己的美色竟然入不了他的眼?

    性感的红唇轻勾,魅惑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的说:“我都已经把名字告诉你了,你不告诉我这说不过去吧?还是说,你希望我不要叫你的名字,换种别的称呼来叫?嗯?”

    已经淡定下来的子青沉下了脸,恢复了平时对女子的态度,沉声说道:“我又没让你把名字告诉我,这张桌子是我们坐的,你要坐到别处去,别妨碍我们。”

    闻言,凤歌毫不雅观的翻了翻白眼:“真是块木头,不解风情。”带着一丝抱怨的声音一落下,瞥了他们几人身上的黑色劲装,性感的红唇微扬的说:“我刚才在路上看见一群跟你们几个穿着一样的人正坐在树下休息,还说这沙河镇不太平不能来,不过我看这里太平得很呀!怎么那些人就不敢过来了呢?”

    听到这话,除了子情之外,其他的几人目光皆是一闪,似乎在沉思着什么一般。

    见到他们的异样,凤歌掩嘴轻笑,目光落在一身白衣的子情身上,静静的打量着她。这女子长得虽然并不出色,但是却有一身不俗的气质,那淡雅脱俗的气质清幽而宁静,那双清眸中的平静似乎没有什么可以打破一般,如此淡定从容的女子,看她的样子也不过才十五岁,竟然有这样的气魄,当真是不简单。

    这里的几名黑衣劲装的男子,看起来一个个皆是不俗,却似乎都以她为中主,她走遍大江南北那么多地方,还没遇到过一个如此奇特的女子,心下不禁萌生一股想要与她结交的冲动:“交个朋友如何?”

    她开口问着,唇边带着媚人的笑意,一双眼睛紧落在她的身上,等着她的回答。

    闻言,子情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抬起清幽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静静的看着她。

    ------题外话------

    谢谢亲们送的花花钻钻以及票票,我让性感美艳的凤歌代为献上火辣的一吻,嘿嘿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