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24.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一章
    半响,她敛下了眼眸,白皙的手指把玩着茶杯,淡淡的说:“做我的朋友,可不容易。”

    “我就喜欢不容易的事情。”凤歌媚眼一挑,笑得自信的看着她。

    另一桌的子砚子源几人,本以为那个叫凤歌的会碰壁,一口就被子情拒绝,不想她却没有直言的拒绝,当真有几分意外。白晋几人听了子情的话也是挑了挑眉头,这一路子情的淡漠他们看在眼里,她就算是有和颜悦色的时候也只是对着子青,就连子砚他们几个都没有,而这名叫凤歌的陌生女子,衣着大胆言语直白,她却并没给对方难堪,确实有些意料之外。

    “子情。”她端起茶杯,一个示意的说出自己的名字。

    “凤歌!”她勾唇妩媚一笑,端过了青面前的茶杯与子情的茶杯轻碰了一下,在众人错愕的瞬间毫不扭挰的一口喝尽。

    见她毫不避嫌的端起子青的茶就喝,子情目光轻轻一闪,唇边的那似有若无的笑意加深了几分,也喝了一口茶水。

    另一桌的几人看见凤歌的举止简直就是目瞪口呆,这女的也太猛了……

    子青见自己面前的茶被她端起就喝,不由又再一次的被气得脸色涨红,愤怒的指着她说:“那是我喝的茶!我喝过的茶!你、你简直、简直就是……”瞪着一脸媚笑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妖媚女子,他顿时说不下去了。

    “真是小气。”凤歌媚眼一睨,把手中的茶杯递给他说:“呐,你要是还想要,那我还你得了。”说着,还故意把留了个红唇印的一面拿到他的面前。

    看着那杯子边缘留下的唇印,子青的脸色再一次的涨红,气得说不出半句话来,只含着一双愤怒的眼睛瞪她。

    “哎呀,我知道我长得美,你也不用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人家看啊!人家会害羞的。”凤歌含羞带嗔的瞥了他一眼,刻意的垂低着脸,美艳的容颜上尽是羞涩之意,只是那美目的深处,却是带着捉弄的光芒。

    “你、你、你、你、你……”没遇过这种状况的子青,顿时结巴了。

    “我是凤歌,你还没告诉我你啊什么呢?”凤歌刻意的靠近他,一手柔软的小手就搭上了他的手臂,吓得他整个人嗖得一声站了起来,迅速的退到一旁防备的看着她:“你想干什么!”

    见到他那副惊吓的神色,凤歌不由笑得开心,掩着红唇轻嗔了他一眼说:“真是的,木头就是木头,我刚才不都说了吗?你虽然不是美男子,不过却很有男人味,我喜欢。”

    一听她的话,白晋几人不由又是一阵错愕,而子杰和子木两人更是小声的嘀咕着:“这呆头呆脑的子青是走了什么桃花运了?这么个大美女也看得上他?他们怎么就没那么好的艳福?”

    “子情!你不会真的要和这个女人交朋友吧?”子青瞪了凤歌一眼后,把目光看向了子情,只要她一摇头,他一定想办法把这个女的给丢离他们的视线。

    子情淡淡一笑,抬眸看了一脸媚笑的凤歌一眼,这才说:“她喜欢你这是好事,我当然不能破坏。”声音一顿,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的说:“再说,我倒觉得她挺不错的。”

    这叫凤歌的女子,美艳性感,衣着大胆,举止更是出人意料,不过她目光澄清而自信,显然是个敢作敢为的女子,虽然语带轻佻,却不淫邪,比起那些嘴里一套背地里一套的人好多了。

    “子情,我也觉得你挺不错的,要是你是男的,我还就看不上这块呆木头了。”凤歌似真似假的说着,媚眼流转间,风情万种。

    闻言,子情只是一笑。这时,客栈的老板一脸笑意的走了过来,来到子情的面前说:“姑娘,房间已经准备好了,您要是累了就先去上面休息。”他们沙河镇能恢复太平,都是他们几人的功劳,本来是叫他们女侠和英雄的,不过他们说不用那样叫,所以只好改了,但是对于他们,他们沙河镇的人是打心里敬佩的。

    “好。”她轻声应着,对子青说:“子青,既然凤歌这么喜欢你,你就陪她聊聊吧!”说着,带着笑意的转身与老板一同离开。

    “子情!子情!”子青叫喊着,谁知她却头也不回的走了,见凤歌一脸笑意的靠近他的身边:“原来木头你叫子青啊?”

    见她往他这边靠近,他不由求救般的看向了白晋几人,身影一窜,飞快的来到他们几人的身边对他们说:“她就交给你们了,我走了!”说着,脚底抺油般的溜走了。

    子杰和子木一见,两人不由相视了一眼,便朝她走过去:“你叫凤歌是吧?我是子杰,他是子木,还有他们是……”子杰热情的一一介绍着。

    听子杰介绍了几人的名字后,又说他们都是青山下来的,凤歌唇角微勾,笑道:“原来你们是青山的弟子呀!那这么说,我在路上遇到的那些也跟你们是一伙的了?”

    “是啊!”子杰点头笑应着。

    听到他的话,凤歌目光一转,前后事情联想在一起,便也知道了其中的猫腻,掩着红唇笑说:“原来是这样,那我也先去休息了。”说着,便从他们的身边走过,唤着小二也去了客房。

    “我可是比子青长得俊多了,她怎么这么就走了?”子杰有些傻眼的看着那抺红色的身影离开他们的视线。

    “她不是我们能惹的人,还是少惹她为妙。”白晋看了他们一眼说着,眼中闪过一抺深思。

    一旁的子砚也开口说道:“她的实力丝毫不输给我们,而且,也并非表面看的那般简单。”遇到如此美丽的性感女子,他们都有一瞬间的失神,但是他们知道,越美的往往越具致命的危险!

    闻言,几人都静了下来,深知他们说的并不是无道理。

    当太阳渐渐西下时,天一黑下来,沙河镇里的百姓们早早的就关了门准备休息,因为这几个月总是不太平的缘故,所以他们也养成了天一黑就关门的习惯,而当夜色暗下来的时候,那些在山道边晒了一个下午的青山弟子饿得肚皮倒贴的,这才悄悄的往这沙河镇而来,然,当看到整个沙河镇一片漆黑时,众人心下浮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

    有埋伏!

    “大家小心一点,这天色才黑就一个人影也没有,太不正常了。”有人压低着声音说着,警戒的打量着周围。

    “不过怎么没感应到那些绿衣大汉的气息?这大街上也没有玄气能量的弥漫,会不会都埋伏在别的地方?”

    “哎哟!”

    突然间,一个痛呼声传来,惊得众人连忙回头问着:“怎么了怎么?是不是有埋伏?”

    “没有,只是我不小心踢到脚了。”那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你小心一点!别大惊小怪的,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另一人压低着声音说着。

    闻言,那人小声的说着:“这不是天太黑了嘛,看也看不见。”

    “你们都在干什么啊?”

    突然间,客栈的灯光点亮了,一身性感装扮的凤歌倚在二楼的窗户边往底下看着,好笑的看着他们一众小心翼翼的人。

    “怎么是你?”众人惊愕的看着她,本以为她会被那绿衣汉子捉了,没想还好好的出现在这里?

    “姐姐我查比你们大,你们可不能这么没礼貌,看见我要叫姐姐,来,乖乖叫声姐姐来听听。”凤歌一脸媚笑的睨了他们一眼,瞥见身后白晋几人也走了出来,带笑的目光不由落在那子青的身上,轻笑着:“哟!木头,你是不是也睡不着啊?想着我了?呵呵呵……”说着,掩着红唇轻娇笑着。

    “你少臭美了。”子青瞥了她一眼,大步的走到窗户边,见他们底下的人都在那下面怔愕的看着,便回过头来对白晋他们说:“他们还真的在下面。”这些人也真是太那个了,竟然还真的等到天黑了再来,要是他们等着他们来救,估计死了好几回了。

    “子、子青?你们看,那不是子青吗?他还没死?”底下有人看到是子青,不由惊呼一声,语气中带着不可思议。他们都以为他们几个一定是被杀死了,没想到还活生生的出现在这里,大晚上的,看着还真有点吓人。

    听到他们的话,子青瞥了他们一眼的说:“说什么话呢你们?我们都还活着,说什么死不死的?不过要是等你们来救,那这会出现在这里的还真就是鬼魂了。”

    闻言,众人不由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他们确实是有那么一瞬间的贪生怕死,但谁贪生怕死了?同行的九十九人当中,也只有他们几人跑来救他们了,这是侥幸的让他们不知用什么方法救下了,若是没能救下,死的就不止是子青几人,连带着白晋他们也活不了。

    白晋走上前,看了他们一眼说:“占据了沙河镇的那些人已经被处理掉了,你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天亮了要去下一个点。”说着,与子砚一同往房里走去。

    子青也正要跟着他们离开,谁知突然一只软若无骨的手就勾住了他的手臂,柔软的身体也顺势的倚了过来,吐气如兰的在他的耳边说着:“木头,反正你都睡不着了,就陪我喝两杯吧!”

    ------题外话------

    嘿嘿嘿,其实我也不知道会有二更的…从明天开始,更新时间应该会在下午的六点左右…更新的字数嘛,会给你们惊喜哟咱也加快剧情,快点到四大名山比试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