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27.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二章 他的出现
    子青被她突然这么一挽,又被她那柔软的身子一倚,不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猛的伸手一拍往后一跳:“你干什么?动不动就对我动手动脚的,你还是不是女人啊?”

    见他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凤歌不由一怔,继而娇笑出声:“呵呵呵……木头,你真是有趣极了,好了,不逗你玩了,我也要去睡觉了,要不然会很容易老的。”说着,她边朝他挥了挥手边打了个哈欠的往房里走去。

    看到她离开,子青不由伸手拍了拍被她刚才挽着的手臂,眉头一皱,低下头闻了闻自己的衣服:“怎么有股香味?”声音一落,瞬间一怔,又是一阵火气上来,咬牙切齿的瞪着她离开的方向:“这个该死的女人!我迟早得让她给逼疯了!”

    随着楼上白晋众人的各自回房睡觉,那大街上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相视了一眼,那些绿衣大汉竟然让他们给解决了?他们不会听错了吧?

    “他们真是太可恶了!竟然让我们在外面晒了一整天的太阳,还饿得肚子咕咕叫,连口水都没得喝!”有人愤愤不平的说着,一脸的怒气。

    “就是!我们担惊受怕的在外面等着,他们倒好,竟然舒服的在这里睡大觉!”另一人又怒气冲冲的说着,此时,他们根本忘了是他们自己不愿与他们一起共进退。

    次日,清晨,舒服的睡了一觉后,子情推开了房门走了出来,脚步才从门槛上迈出,就听到凤歌的声音在喊着:“子情,快过来,热腾腾的早点正等着你呢!”

    子情顺着声音看去,见凤歌与子青坐在桌边,而白砚几人则坐在另外的两张桌子边。她走了过去,来到凤歌与子青的桌子边坐下。

    “子情,喝杯水再吃几个包子,这都是这酒楼的老板为我们特意做的,他还准备了好多让我们带在路上吃。”子青咧嘴笑说着,把面前的几笼包子推到她的面前,又细心的帮她倒了杯水。

    一旁的凤歌托着下巴一脸媚笑的看着,媚人的目光一闪,叹了一声说:“唉!子情,这块木头对你真好,你看你一来他就忙东忙西的,我坐在这里大半天了,他可一句话也没跟我说过。”

    闻言,子青瞥了他一眼说:“你是你,子情是子情,我和子情相识十年了,岂是你这认识一天的人可以相比的。”说着,脸一转身子情时又是咧嘴一笑:“子情,其他的弟子在都来了,不过他们没有上楼来,我们什么时候出发?等会我去跟他们说一声。”

    子情淡淡的一笑:“吃好了就出发吧!尽早把事情处理好了可以回去。”

    “好,那快点吃吧!吃完了我们一起上路。”凤歌勾唇一笑,性感的红唇带着一丝魅惑的扬起,媚人的目光带着惑人的流光睨了子青一眼,掩着红唇娇笑着:“木头,有我与你一路同行,你一定不会孤单的。”说着,愉悦的笑意从她的唇边溢出。

    子青瞥了她一眼沉声说着:“谁说要和你同行了?我们去干什么的你知道吗?凑什么热闹?”

    “怎么?你不喜欢看见我?那没关系,我喜欢看着你就行了,难得遇到一个像你这么有趣的,我这一路上跟定你了。”凤歌像是有意与他抬扛似的,他偏不想见到她,她就偏偏要在他的面前晃,还三句不离的对他的喜欢挂在嘴边逗着他玩。

    “你!你不是女人!”子青气得瞪圆了一双眼睛,因为从没见过像她这样的女人,所以一句你秒是女人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听到他的话,凤歌媚眼如丝的睨了他一眼,唇边带着妖媚的笑着说:“我不是女人?你见过像我这么有女人味的女人吗?”说着,还有意无意的拿着自己的发丝在她傲人的胸前抚过。

    另一桌的子木看到她魅惑挑逗的举止险些喷鼻血,一句话忍不住的就从他的口中说出:“果真是女人味十足……”同桌的几人听到他的话,不由朝他看了一眼,见他两眼发直的盯着那凤歌瞧着,不由暗自摇了摇头,还真是美色迷人。

    “你、你、你实在是、实在是……”看到她带着诱惑般的轻佻举止,子青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了,重重的哼了一声,别开了眼不再看她,站了起来对子情说:“子情,你慢慢吃吧!我去叫他们准备一下,等一下继续上路。”说着便大步的走开了。

    “哎,木头,你怎么走了?”凤歌掩着红唇愉悦的娇笑着,看着他气冲冲离去的身影,不由心情大好。

    “你真打算跟我们同行?”淡淡的声音传出,只见,子情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一脸妖媚的凤歌。美艳的女子青山里也有不少,不过却没有一个像她这般的风情万种,一颦一笑间皆是透着魅惑的妖媚气息,却又如美人蛇一般,带着致命的毒,只可观看而不可触摸。

    “是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正好遇见了你们,就与你们一路同行吧!”凤歌慵懒的说着,一边玩着自己的发丝。

    闻言,子情敛下了眼眸,淡淡的说:“我们这一路要去的地方,可是有着未知的危险的。”

    “呵呵,没关系,我能保护我自己。”说着,美目在子情的身上打量着,突然身子往桌子中间趴去,媚人的声音带着一丝好奇的问着:“子情,从昨天到现在我都看不出你的实力到了什么程度,你是隐藏起来了呢?还是根本就没有实力?”

    像她这样一个神态淡然优雅的女子,如此从容的面对一切,这样的人,说她没有实力,那还真的很难让人相信,只是,若是实力不俗,为何她会看不出?要知道一般的人就算实力再怎么隐藏多多少少也会看得出一二的,像她这样的,还真是第一回见。

    听到她的话,她的唇边浮现了几分浅浅的笑意,轻声问道:“你觉得呢?”

    “依我看,应该是前者。”凤歌肯定的说着,若没有两下子,岂能让那边那几个男的如此信服?那两张桌面边坐的十几个人看着她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流露出敬佩的光芒,一名弱者,又岂能让他们流露出那样的神情?只是不知,她的强,会强到什么样的地步?与她相比,更胜多少?

    闻言,子情淡淡一笑,并不言语。她的武功并不是拿来显摆的,而是用来保护她要保护的人的。她用了十年的时间,才能让自己有如今这样的实力,却还不知仇人在哪里?应该如何着手去寻?十年的时间已过,那些人,又是否还会存在着某一个各落?

    十年了,很多事情都变了,她急着下山回家,还有着另外的一个原因。她意外的得知,原来在她的家中,在碧落山庄里,竟然居住着一个女人和两个同岁的孝,她的爹爹,到底在想什么?那个女人,那两个孝,又是怎么的一回事?她要回去弄清楚,她不会让她娘亲的位置被别的女人所取代!更不会让属于他们一家三口的家有别人的入驻!

    她不允许!

    想到心中不愉快的事,敛下的清眸中不由闪过一丝冰冷的寒光,就连周身的气息也在那么一瞬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别人没有察觉到,但是与她近距离坐着的凤歌却发现了。

    看到周身气息有那么一瞬间泛上一股寒气的子情,凤歌不由目光微闪,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却并没有开口询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隐,都有自己不想被外人知道的事情,她与她相识不过一天,还没有权利去过问他人的事情,等到哪天真的交心了,那时相信不用她问,她也会告诉她。

    “子情。”这时,子青大步的走了进来,脸色有些阴沉。

    “怎么了?”她抬眸问着,神色在一瞬间恢复如初,看着脸色阴沉的子青,不由心下诧异,刚才凤歌逗着他玩,他也没这般生气,怎么现在反倒一脸怒容?

    “他们又闹意见了,在下面说要休息,今天不打算走了。”子青阴沉着声音说着,那些人真是太可恶了,明明就是他们自己不来,现在又说不把他们当一回事,都不知道说的是什么跟什么!

    “什么?他们在摆什么架势?现在不打算走?想休息到什么时候啊?”另一桌的几人走了过来,语气中也带着不悦,他们当然知道定是因为没有派人去告诉他们,而让他们在外面蹲了一整天的事情而生气,但这是他们自己不来的,又能怪得了谁?

    听到了子青的话,子情淡淡的一笑,从桌面站起来说:“去看看吧!”青山山主真是会给麻烦给她,这一群人,根本都是长不大的孝,现在又在发大少爷脾气,她可没那么有耐心的陪着他们耗着。

    凤歌则勾起红唇轻笑着,也站了起来随他们一同往下而去。

    当来到下面时,见他们一众的人皆神色散懒的坐在桌边吃着东西,一副悠哉的样子,见他们下来,只有几个人瞄了他们一眼,其他的则连看也没看一眼,根本就没把他们当一回事。

    子情一个眼神示意,让子砚上前去问话,子砚看了她一眼,便大步的走上前,沉声问:“我们已经打算上路了,你们怎么还没准备好?”

    “上路?你们在这里舒服的休息了那么久,我们可是在外面被太阳晒了那么久,还饿得前胸贴后肚的,现在体力还没缓过来就想要我们上路?”一名男弟子睨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继而又慢悠悠的吃着东西。

    “你们这什么话呢这是?明明就是你们自己要等到晚上再进来,现在反倒怪起我们了?”其中一名弟子语气中带着不悦的说着。

    “要走你们自己走,反正我们现在是不走了。”另一名弟子睨了他们一眼的就着,一边撕着手里的包子丢进嘴里。

    “你们!”几外几名弟子正要开口,不过却被子情拦了下来。

    只见她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清幽的目光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幽光,不紧不慢的问着:“你们真的不打算走?”

    “不走!”他们看也没看她一眼,便是伸手一挥,果断的答着。

    “那好,既然你们都不想走,那吃完休息够了,你们也可以回青山。”说着,就对身后的几人说:“我们走吧!”声音一落,正准备迈步往外走去时,不想这时他们愤怒的大喝声传来。

    “你算老几啊你?凭什么对我们进行安排?我们想休息就休息,关你什么事了?凭什么你说让我们回青山我们就得回青山?你以为山主说出山在外在听你的我们就一定要听你的?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样!有资格说人吗?”

    听到这话,再见子情身上的气息一冷,浑身散发出来的冰寒之气是那样的冷冽,白晋几人眼中闪过一丝担忧的神色,这些人真是脑子有问题,没见他们都不出声吗?紫武神的品阶和她那几近恐怖的实力,连那上百名绿衣汉子都给她自己秒杀了,就凭面前的这些青山弟子?她若想动手他们还接不到她一招!

    子情停下了脚步,转过了身,唇边带着一抺浅浅的笑意,然,这抺笑意却并未达到眼底,而那清幽的目光此时更是泛着一股清冷的寒光,她走上前了几步,来到了那众名青山弟子的面前,淡淡的声音带着一丝冷意的说:“你们不过是一群贪生怕死之徒,又有什么资格对我说这邪?”

    “你说什么!”有人不满的怒吼着。

    “我说错了吗?”她睨了他们一眼,不紧不慢的说:“与敌对战,心生惧意不敢放开手去拼,同伴遇险而不施援救,只会为自己的胆小找借口。”她淡淡的说着,见有人愤怒的正想开口,她又说道:“你们的实力并不比那些绿衣汉子弱,但是他们却能打赢你们,是因为他们不将生死放在眼里,尽力的去拼,去战!让你们在外面晒一天,也是我的主意,不过显然,你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错误的决定,道不同不与为谋,既然如此,为何我们还要与你们同道?”

    被她这么一说,众人虽怒,却不敢言。再看白晋几人站在她的身后,竟然都一副以她为首的样子,看得他们一个个莫名其妙的,不知他们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只不过一夜的时间他们就都站到她那边去了?

    凤歌好整以暇的坐在一旁观看着,他们青山的事,她不会插手,不过却可以当热闹来看,原来这些人就是因为贪生怕死所以才在那山道间晒太阳,呵呵,真是有趣。

    “哼!你以为就你们这么几个人就可以完成这次的任务?少了我们,你们什么也做不了!”青山弟子中有人怒喝着,被她这样当面说贪生怕死,一个个都觉得怒气上冲。

    闻言,子情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继而转过身来,看向了白晋他们,不紧不慢的问着:“你们对自己有信心吗?”

    听到这话,他们十几人相视了一眼,沉声应道:“有!就算没有他们,我们也可以完成任务!”经过这件事,他们更看清了一点,也更加坚决的知道,就算是没有他们那些人,他们也一定可以完成山交待的任务的!

    子情唇边微微一扬,声音中多了一分的温度的说:“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说着,看也不看其他的人一眼,便移步往外走去。

    然,那些青山弟子怔愣过后,却是一个个飞快的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沉声问道:“你们到底什么意思?真的不打算与我们同行?就你们几个就想去歼灭那其他的几个点?你们可要想清楚了,不要听她的话!”

    “我们自然是想清楚了才做的决定。”他们十几人沉声说着,看了他们一眼,水木上前一步说道:“经过了这件事,我们也知道是不能指望别人的,当我们遇险被捉时,除了他们几人没有人来救我们,若是他们也像你们一样等到天黑再行动,我们此时已经被烧成灰烬了,而也是这件事让我们知道,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遇强则强越战越勇,就算是不用你们,我们也可以完成这次的任务!”

    “你们回青山吧!我们已经不需要与你们同行了。”白晋沉声说着,就算是有他们在,遇险时他们也不可能帮得上什么忙,因为他们只顾着自己,这样的同伴,在必要时还会成为他们的累赘。

    “到底这个女人给你们吃了什么迷药?只不过一天不到的时间,你们竟然个个都向着她?”

    “我们只是说事实,再说,就算是我们向着她,她也定然有让我们向着的本事!”水木开口说着,睨了他们一眼,跟他们说了也是白说,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谁知相信子情竟然是紫武神的强者?这么高品阶的强者跟在他们的身边,就算他们真的失手什么的,从昨天那样的事情而得知,她也不会放着他们不管。

    一个女人都比他们那些男的重义气多了,她不止救了他们一命,更是让他们佩服,又为何不能以她为首?

    “好!就看我们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能让他们都听了你的话!”其中一名弟子怒声喝着,手中一把软剑一抽,带着凌厉剑气的一剑便朝子情袭去,站在子情身后的几人皆没有想到那人竟然会对她动手,同时一惊大喊着:“住手!你疯了!”那人不过一个绿武宗,竟然敢对紫武神动手?真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死!

    凤歌在一旁看着,心知那名青山弟子是无法伤得到子情的,便也没有出手,而她也好奇着,子情的身手会是怎么样?所以便抱着看戏的心态在一旁看着,见子青一脸的惊吓,她不过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哎,木头,不用担心,她是不会有事的。”

    “你走开!怎么又往我身边靠过来?你没骨头啊?连站都不会站!”子青退后了一步,瞪了她一眼,他自然知道那人是伤不到子情的,他是怕他们惹子情生气了,把他们全给杀了那就麻烦了,原本的他是不用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但是自从昨天看到子情那杀人不眨眼的冷冽神色,他就知道她一定是杀过人的,才会杀了那绿衣大汉上百人脸色变都没变一下。

    被他推开,凤歌也不怒,只是笑了笑便把目光放在前面子情的身上,然,当触及到子情身上突变的清冷气息时,不由目光一亮,顿时来了兴致。

    看着那名青山弟子持着利剑飞袭而来,绿色的玄气气息弥漫在他的身上,就连他的剑尖之处也复上了那股绿色的玄气气流,呼呼而响的气流声夹带着凌厉的气息,一出手,就是杀招!

    她唇边淡淡的扯开了一抺清冷的笑意,似嘲讽,似轻蔑,清幽的目光瞥了那名弟子一眼,双眼直视着那股凌厉的剑罡之气,并未有任何的举动。

    除了子情身后的十几人之外,对面的青山众弟子看到这一幕皆倒抽了一口气,他是想杀了她吗?再怎么说她也是青山的弟子,还是山主特意吩咐过的人,如果真的杀了她,回去后可不好交待!眼见着那凌厉的一剑带着肃杀之气即将剌入她的胸前时,众人猛的心口一提!紧张的屏住了呼吸!

    竟然是真的要杀她?

    持着剑的那名男弟子眼见锋利的剑尖就要剌入她的胸口,而她却还不见避开,不由一怔,正犹豫着要不要停下手时,谁知手中的利剑却再无法再进一分,定晴一看,不由惊愕的睁大了眼睛!

    “这、这怎么可能……”他惊愕的低喃着,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神色依旧平静如初的她,他那带着凌厉剑气的剑刃,竟然被她仅用两根纤细白皙的手指就夹住了?不得再进半分,也无法退离!而不知何时,她的眼中竟然泛过了一股清冷的寒意,对上她的目光,顿时浑身猛的一颤,像是被打入了寒冰窑里一般,冷入骨髓!心头发寒!

    她怎么可能会有那样冰冷透心的目光?那样的目光,如寒冰一般的剌入心骨,令他整个人在那一瞬间全身僵硬不敢乱动。

    “她、她、她……”

    在不远处看着的青山弟子看到面前的这一幕惊得说不出话来,这怎么可能?那人可是绿武宗强者!她一个只懂得三脚猫的人怎么可能仅用两根手指就夹住那把带着凌厉气息的利剑?竟然还无法让他抽离半分?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铿锵!咻!”

    “啊!”

    子情突然两指间一用力,硬生生的就把那名弟子的利剑折断了,利刃断裂,清脆的一声铿锵声重重的敲打进众人的心间,猛的令他们心头一震,又见她夹着那截断剑的两指一转,咻的一声那截断剑就射向了那名弟子的脚下,吓得那名弟子惊呼一声,身体猛的往后一跳,一个冷不防的跌坐在地上,冷汗直冒惊恐的看着她。

    当目光触及那截被子情射向他脚下的利剑时,心蓦然的升起一股冰寒之意,只见那截断剑深深的插入地面,所在的位置竟然就是他所站的地方,如果他刚才不是猛的跳开了,这截断剑一定会穿透他的脚板剌入地面,想到这,心里止不住的后怕,看着那半截插在地面上的断剑和她清冷的目光,惊得四肢发软嘴唇直发抖着,想要逃离她的身边,却发现自己此时根本使不上力气。

    周围静得听不到一丁点别的声音,只有着那名跌坐在地面上的男弟子重重的喘气声,那站在不远处的众名青山弟子此时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他们所看到的一幕,那个一路上被他们看不起的人,竟然轻而易举的就把那把泛着凌厉气息的利剑给折断了?是真的折断了!

    谁来告诉他们这不是真的?谁来告诉他们这只是他们看错了?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她在青山这么多年谁都知道她只是一个懂得三脚猫功夫的废物,但,这面前真真实实发生的这一幕,又如何解释?

    一时间,众人都懵了,只知道心头扑通扑通的跳动着,那颗被惊吓到的心似乎要跳出胸口似的,此时,没人敢上前,没人敢开口,一个个震惊的看着她,看着那神色清冷却透着不可侵犯的高贵气息的女子,此时,她一身白色的衣裙在风中轻轻的扬着,如丝绸般的墨发随风而飘,清秀的容颜透着一股清冷的气息,如同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天人一般居高临下的俯睨着众人……

    “你还有什么意见吗?”

    清冷的声音淡淡的从她的口中而出,清幽的目光扫了地上的那名瑟瑟发抖的弟子一眼。在这个世界,强者才有说话的资本,从很久以前她就清楚,所以一直努力的让自己的实力更上一层,为的,就是有主宰的能力!为的,就是她想做的事情不被任何人阻拦!

    “没、没、没有!”跌坐在地上的那名弟子被她吓得直摇头,口水不停的往下咽着,看向她的目光中尽是惊恐的神色,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那样的实力,那样的眼神,那样的气息,真的太可怕了!

    “没有就都给我回青山去!”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不可忽视的威压,抬眸扫了那不远处的众名弟子一眼,见到他们一个个眼中浮现惊恐的神色,清幽的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莫名的幽光,没有显露实力,他们根本不会把她的话当一回事,现在见到了她的实力,却又一个个难掩惊恐,人,就是如此的矛盾。

    “是、是、是!”

    跌坐在地上的那名男弟子被她吓得反射性的点头唯唯喏喏的应着,而站在不远处的那一众弟子也皆此时不敢出声,光是那一手,就知道不是他们能相比的,这一回,看到了她展露的身手,他们终于知道山主为什么要让她与他们同行,还让他们听从她的意见了……

    “呵呵……”

    凤歌妖媚的轻笑声传出,缓解了这紧绷而压抑的气氛,也让众人好不容易的缓了口气,只见她走上前,来到子情的身边说:“子情,我们走吧!不用管这些人。”说着,唤出了她的那只幻兽翻身就跃了上去,又对她说:“来,和我坐一起吧!我这兽兽长得难看了点,不过当坐骑还是很舒服的。”她媚笑着,带着魅惑气息的美目睨了那些吓得还没缓过神的众人一眼,性感的红唇又是一扬。

    子情抬眸看了她一眼,脚尖一点也跃上了她坐骑的背上,坐在凤歌的身后,对着子青他们说着:“我们走吧!”

    几人点了点头,看了那一众的青山弟子一眼后,这才迈步跟在她们的身后而去。

    众人等他们离开后,这才缓过了神来,怔怔的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久久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大陆上,近几年窜起了不少新的势力,其中势力最为强大的一股势力,就是神魔殿,它不在大陆一城二堡三庄四楼之行列,威名与势力却丝毫不弱于势力最为强大的暗城,神魔殿是个神秘的存在,它与暗城不同,城城的城主还会出来参加大陆上的盛会,而这神魔殿却只闻其名不得见其影,传闻神魔殿的殿主武功深不可测大陆少有敌手,但是却从没人与他交过手,只知道在几年前,大陆上好几个势力庞大却为非作歹的门派皆在一夜间被神魔殿歼灭,神魔殿的威名也在那时开始盛传开来。

    而此时,在另一处气势堂皇的神魔殿中,一名身穿紫衣锦袍的男子斜斜的倚在暖玉宝座上,这暖玉宝座冬暖夏凉,人经常坐在上面,还能增长体内的玄气气息,是难得一见的宝座。

    男子如丝般的墨发松松挎挎的令用一根白玉钗挽起,简单中透着掩不住的尊贵气息,刚毅而俊美的的容颜如同鬼斧神刀精雕细刻而成的一般,散发着一种致命的魅惑气息,神态亦正亦邪,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无法抵挡的男性魅力,只见他半眯着深邃的黑瞳,性感的唇边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而在他的身边,躺着一只懒洋洋的雪狐。

    “主子。”突然间,一抺黑色的身影悄然无声的来到大殿中,恭敬的跪落在地面上。

    “嗯?”懒洋洋的倚在主位上的辰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抬起了幽深的目光,落在那名黑衣人的身上。

    “我们探听到子情小姐接下了青山山主交待的任务出了青山,日前她刚剿灭了占据了沙河镇的一帮歹人,此时正往丰都城而去。”

    “她接的是什么任务?”低沉的声音带着特有的磁性在大殿上响起,煞是好听。

    “近几个月大陆有不少为非作歹的小门派,占据一星镇鱼肉百姓,弄得很多地方的百姓们叫苦连天,小门派的人拿他们没办法,大门派的人则不管这闲事,于是青山的山主便挑选了一百名弟子下山处理这件事,不过到目前为止,跟在子情小姐身边的只有十五人,其中一人是一个叫凤歌的女人,是子情小姐在半路上认识的。”

    黑衣人把一切禀报得清清楚楚,连多了一个叫凤歌的女人也一同的禀报了,因为他知道主子对子情小姐的事情很是上心,一些很小的细节也要说清。

    “这些小事,怎么用得着她动手?你带一队暗影去把那些人给灭了!”一些门派不敢招惹的人物,到了他这里,就成了微不足道的小事,想到子情竟然被青山山主派去做这些小事,他心下不由升起几分的不满,他的女人,怎么用得着做这些事?杀人放火什么的,自然有他代劳。

    “是!”黑衣人恭敬的应了一声,在他挥手示意之下,悄然无声的离开。

    “小东西,要是这回再把你送不出去,你就准备好被宰吧!”辰伸手弹了弹雪狐的肚想起了心中的那个人儿,唇边的笑意不由加深了几分,就连眼中也染上了一丝的温度。

    本以为女子都会喜欢这些小动物的,谁知当他把雪狐送给她时,她却丢还给他,说她不适合养,当时他只是笑了笑,便把这只雪狐抱了回来,这一养竟然就是好几年。丰都城么?嗯,他也好几个月没见到她了,去看看也好。

    另一边,在一处清幽雅静优美如人间仙境的梅花林间,一面碧绿的湖水倒映着周围常年盛开着的粉色梅花,偶尔一阵轻风拂过,摇下了梅花的花瓣,洒落在那一汪碧绿的湖水中,悠悠的飘荡着,而在这碧绿的湖水中间,一座建立在湖面上的精美阁楼倚水而立,梅花相映,碧绿的湖水当镜,恍若世外仙境一般,美不胜收,这,就是大陆上有名的湖心小筑,毒医的居所。

    这里美若仙境,却也处处蕴藏着危机,不管是在大陆上有多大盛名的人,进了这梅林,来到这湖心小筑,礼数,是最不可少的,每日来这里拜访毒医的人不计其数,而真正有缘得毒医为他治疗的,却是少之又少,因为毒医治疗,要的不是金钱,而是你能拿什么样的宝物来当诊金。

    湖心小筑中,有四名美婢,四人性格各有不同,她们皆是来自落魄大家族里的小姐,是子情在出任务时所救下的,自被她救回这里后,便忠心的奉她为主,四人以紫衣,雪衣,青衣,红衣命名,平时几人身上的衣服也皆是以同名的颜色为主。

    四人年纪相当,皆是十四五岁,紫衣娇俏,雪衣内敛,青衣冷漠,红衣热情,四人武艺皆是不弱,都是绿武宗巅峰强者,为子情守着这湖心小筑。

    这一日,她们几人正在湖心小筑里闲聊着,突然间梅花林中传来铃铛的响声,几人相视了一眼,戴上了面纱,来到了外面往梅花林看去,见一名身着黑色锦衣的男子独自一人来到梅花林间,停落在湖水边静立着,目光正朝她们这边看来。

    “在下卧龙山庄雷战祈,前来拜访毒医,劳烦几位姑娘代为通传。”雷战祈,也就是白煜。他低沉的声音夹带着一股玄气气息,虽然与湖心小筑相隔二十多米远,却还是能让对方听得清楚。

    “哦?原来是卧龙山庄少庄主雷战祈,不知雷少主有何病痛想找我们主子?又带了什么宝物来当诊金呢?”紫衣直言不讳的问着,娇俏的声音传到湖边的雷战祈耳中。

    心知要见到毒医,必定要先过这四人这一关,雷战祈顿了一下,沉声说道:“在下想请毒医为我治疗失去知觉多年的手,敲我庄里有一株百年开花一次的天山雪莲,毒医若能治好我的手,自当以天山雪莲为诊金!”

    天山雪莲?主子找了好久都没找到的圣药?

    几人相视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意外,顿了一下,雪衣开口说道:“我家主子出门未归,我们几个无法决定,不过会将此事禀报主子,若是主子对雷少主的天山雪莲感兴趣,自会派人通知雷少主,到时请雷少主带上天山雪莲前来。”

    “好!既然如此,就有劳了。”雷战祈沉声说着,看了湖心小筑那里的几名女子一眼,这才转身离开。他听闻湖心小筑的主子毒医双修,被大陆众人称为毒医,盛名远播,他也是想试试他的另一只手还能否治疗,若是可以,别说是一朵天山雪莲,就是她想要什么宝物,他也定然去寻回来!

    看着自己失去知觉的手,不由的想起了那名女子,五年不见,她是否还好?四大名山比试论名的盛会就要开幕,如果能在此这前治好他的手,到时一定与群雄一争高下!他心下暗暗的想着,目光中也浮上了一股雄心壮志的光芒!

    待雷战祈离开后,几人相视了一眼,红衣有些好奇的说道:“这雷战祈的手当年不是说是让主子给废的吗?你们说主子会给也他治疗吗?”

    她们几个虽然很少外出,但是对外面的事情却是有一定的了解,卧龙山庄的少主雷战祈当年在青山回去,一只手失去知道,当时大陆上很多的人都为此而震惊,是什么人废了他的一手?想他的实力如此出众,少了一只手实力定然无法发挥得与往常一样,这件事当时轰动一时,却只有少数的人知道,他的手是在青山的时候被她们主子废掉的。

    “主子找了这天山雪莲这么久,要是他真的拿得出天山雪莲,主子应该是会为他治疗的。”雪衣轻声说着,脸上的面纱让人看不见她的容颜。

    “不过这个雷战祈有些奇怪,当年这手被主子废掉了,竟然会放过主子真的让人意想不到。”紫衣也开口说着,目光一转,美目中跃上了几分的笑意看着她们几人说:“你们说,这个雷战祈会不会喜欢我们主子啊?要不然怎么没听说过对咱们主子下过毒手?”

    听到这话几人不由一笑,对她说:“瞧你这小脑袋整天想的是什么?就算他喜欢咱们主子,主子也不会喜欢他,再说,他也不是咱主子的对手,不找主子麻烦还好,要是真的找咱主子麻烦,到时倒霉的还是他自己。”

    “不过主子好久没来了,我都有点想念她了。”

    “主子上回说过她就要下山回家了,到时会带两人回去,你们说主子会带谁回去?”红衣笑盈盈的看着她们几人。

    “呵呵,红衣你就不用想了,一定不会是你,主子总说你做事太冲动了,一定不会带你回去的。”紫儿娇笑着说着。

    “那也不会是你。”红衣也笑盈盈的说着,紫衣一听,娇笑着说:“谁说不可能是我了?也许就是我也不一定呢g呵……”

    “好了,别闹了,先把消息带给主子,问问主子的意思吧!”雪衣轻声说着,美目中带着柔和的笑意。

    “这事我去办吧!”一直没开口的青衣说着。

    “好,那你小心一点。”雪衣点了点头,轻声的叮嘱着。

    “嗯。”青衣应了一声,脚尖一点,跳到了湖面上停泊着的小船上去,撑着船往湖边而去。

    另一边,当子情一行人来到丰都城时,见到这里的一切却是有着几分的意外,据他们所知,这丰都城被一股势力占领后这里的城门就几乎是怨声连连,但当他们来到这里时,却意外的见到这里的城民一个个笑容满脸,城里的大街小巷更是热闹喧哗,几乎就是与他们歼灭了沙河镇那些绿衣大汉时所见到的景象是一样的。

    难道这里并没有被那些邪恶之徒占据?众人心下疑惑,白晋伸手拦下了一名百姓,沉声问道:“这位大汉,不是说你们这里被一股恶势力占据了吗?怎么看起来不像?”

    那汉子疑惑的看着他们,见他们一个个一身黑色的劲装,不似普通人,面容却也不像那些恶人般的凶神恶煞,不由开口问道:“你们是?”

    “我们是青山下来的弟子,奉了山主之命前来的,你能告诉我们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吗?这丰都城怎么看都不像是被恶势力占据了呀!”子木也走上前问着,朝周围看了看,那些百姓们一个个神色轻松,笑意盈然,并不像是被压榨的模样。

    听他们说是青山的弟子,那名百姓这才松了一口气,带着一丝激动的说:“原来你们是青山的弟子?我们听说在几日前你们歼灭了沙河镇的一股恶势力,一直在等着你们前来,我们这里也跟沙河镇一样,被一股恶势力占据着,不过在昨天夜里一夜之间那占据了这丰都城的一股恶势力都被歼灭了,正想着是不是你们做的,却没看见你们的人,没想到今天就见到了,真是太好了!”

    那名百姓激动的说着,回头大喊了一声:“大家快过来快过来,他们就是青山下来的人,就是帮我们歼灭了那些恶人的青山弟子,你们看,他们都在这里!”

    “哎等等,等等。”水木一听他大喊着,就想制止他,谁知他的话一出,周围的百姓们还真的迎了过来,把他们都围住了,一人说一句的听不清是什么,只知道都是一些道谢的话。

    “子情,你看这是怎么一回事?”白晋回过头去看向一脸淡然的她。他们今天才到这里,哪里在昨晚就帮他们除去了那些恶人?这分明做了这事的人不是他们。

    “先找个地方坐下再说吧!”她说着,眼角瞥见凤歌趁着热闹,又伸手去揉挰着几个孝粉嫩的小脸,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对她说:“你小心那些孝又哭了。”这个凤歌,这一路上的相处,真让她不知说什么好,性格古怪不说,见到美男总要开口调戏一番,就连几岁大的可爱孝也不放过。

    “呵呵,怎么会呢!这几个孝比上回那两个好玩多了,你看我和他们玩了这么久他们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着我,这纯真的大眼睛里盈满了好奇,就是没有害怕,真是好玩。”凤歌娇笑着说着,见这几个粉嫩嫩的孝真的不怕她,都被她挰得小脸都红了还一脸好奇的看着她,她见了心下也喜欢得不得了,爱不释手的摸着他们的小脸。

    “小弟弟小妹妹,你们想吃糖吗?姐姐买给你们吃好不好?”她一脸笑意的哄着几个孝,玩得不亦乐乎。

    “娘娘说不能吃糖,会蛀牙的。”一个小女孩奶声奶气的说着,也不怕生的伸手摸向了凤歌的脸,好奇的问着:“大姐姐,脸脸好玩吗?”说着,也学着她刚才摸着他们的样子在她的脸上乱摸一通,愣是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好玩的?

    被个小女孩占了便宜,凤歌却是笑得开心,一个劲的冲着他们点头说:“嗯,好玩,姐姐的脸不好玩,你们的脸才好玩,你们看,哇,胖嘟嘟的粉嫩嫩的,多好玩啊!”说着,顺势在小女孩粉嫩的小脸上摸了两把,又把她抱过来啵啵啵的亲了几口,这才心满意足的放开。

    小女孩愣愣的被亲了几口,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脸,愣是不知道到底她的脸有什么好玩的,看到旁边的哥哥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紧盯着漂亮姐姐看,她也好奇的开口问着:“哥哥哥哥,你在看什么?”

    小男孩伸手一指,小女孩顺势看去,凤歌低头一看,不由眼中泛上一丝错愕,继而哈哈一笑,挰着小男孩的脸蛋说:“这么小就是一个小色鬼,别的地方不盯,专盯着人家的胸脯看?好了,来,给银子给你们买糖去。”说着,从身上摇了摇,拿出了一些小碎银给他们。

    几个孝看着手中的碎银,小女孩奶声奶气的问:“哥哥,大姐姐给这些石头给我们做什么?银子不是都是圆圆的铁板吗?为什么是这个啊?”小百姓家哪有碎银给孝买糖,就算是有也是一两个铜板,所以当看到这跟石头长得很像的碎银时,根本不知这就是银子。

    “大姐姐带石头骗孝的,我们回家跟娘娘说。”小男孩牵着小女孩的手,奶声奶气的说着,顺带的把小女孩手里的碎银给丢了。

    看到这一幕,凤歌愕然,不由抚了抚额头,一阵无语。果然是小屁孩,连银子都不认识。

    “凤歌,走吧!”前面的子情对她唤了一声,她回头看去,见刚才围着他们的那些百姓已经都散开了,不由有些诧异,便问:“他们怎么都散了?”

    “说清楚了就散了。”子情淡淡一笑,敛下的眼眸泛过深思,会是谁赶在他们之前到了这里?还把那些占据着丰都城的恶徒都处理了?如果是一般小门小派的人,实力估计不是那些人的对手,而大家族的却又不理会这事,若真的要理,也不会等他们出发了才插手这件事,会是谁呢?

    “咻咻!”

    突然间,凌厉的暗器声不知从何处射出,直奔子情几人。突如其来的凌厉杀机四现,让大街上的百姓们一个个惊得慌不择路的奔跑着,大人孝乱成一团,哭声一片。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子情几人神色一变,见大街上的众人乱成一团,有的在奔跑的过程中被撞倒在地,孝惊得站在路中间大哭着,原本的热闹带着笑声的大街在一瞬间变成了杀机四起的战场,子情目光一冷,眼中泛过冰寒的光芒,衣袖一拂,一股玄气气息从她的衣袖中拂出,把那从四面袭来的暗器皆扫弹了回去,清冷的声音从她的口中传出:“护好百姓,让他们躲到屋子里去!”

    听到他的话,众人的身影迅速窜出,一边大喊着:“大家别慌,先回屋子里去!”

    凤歌眼角瞥见一枚暗器以着凌厉之气射向一名站在大街中间哭着的小女孩,当即抽出腰间的流星弯月刀飞射而出,弯月刀在半空中刮过一股凌厉的气流,飞旋着打落了那枚暗器,一个回刀,那把洲星弯月刀又回到她的手中,同一时间,红色的身影飞闪而出,抱起了那名孝送到了屋子里面,轻声的安抚着:“乖,不哭喔!没事的,大姐姐去打坏人,你们躲在屋子里面看,很好玩的喔!记得不要出来,知道吗?”说着,在那名小女孩停下了哭泣时,红色的身影一闪,迅速的回到大街上,来到子情的身边帮忙。

    子情和凤歌两人拦下那些带着杀气的暗器,而白晋他们众人则负责把大街上的百姓们安全的送回屋子里,见到子情利落敏捷的身手,凤歌不由笑眯了一双媚眼说:“子情,你的身手不错呀!”远远的超出了她的意料之外。

    “你也不错。”子情淡淡的说着,目光落在她手中的流星弯月刀上,说道:“名剑山庄的十大名剑之一,流星弯月刀,果然非比寻常。”

    听到她说出她这把刀的名号,凤歌不由诧异的说:“咦?原来你知道我的这把弯月刀啊?”

    “在名剑山庄见过一回。”她说着,衣袖一拂,把几枚暗器收入衣袖之中,再运用玄气气息击出,只听几声闷哼声传来,便听倒地的声音在墙的另一边响起。

    “杀!”

    杀气腾腾的低喝声传来,只见从民房各处冒出了不少的手持利刃的汉子,一个个一身浓郁的玄气气息,双目中蕴含着浓浓的恨意,紧盯着子情他们一众的人,约莫四五十名的汉子视死如归般的冲了上来,利刃注入了呼呼而响的玄气气息,而在他们的身后,一只只凶残无比的幻兽紧随着他们飞扑而出,锋利的爪子在阳光下泛着嗜血凶残的光芒!

    “雷电兽!给点颜色他们瞧瞧!”凤歌一声娇喝,一个挥手,一股光芒从她的体内迸射而出,那头看起来十分笨重的雷电兽顿时凭空而出,飞扑向那些凶残的幻兽之处,猛的仰头一吼。

    “嗷!”

    震耳欲聋的怒吼声让人耳膜生疼,一时间,地面似乎微微的晃动着,那头雷电兽的尾巴之处,电光一闪,迸射向天空之处,天空中顿时一阵乌云密布,轰隆的一声巨响在云端中打响,猛的一道闪电从天上劈下。

    “嚓嚓……砰!”

    “嗷……”

    一时间,当闪电狠狠的劈落时,底下的那忻兽一只只哀嚎声不断,有的被那闪电劈得一身焦黑,有的被劈得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乱成一团……

    看到凤歌的幻兽竟然这么猛,子青几人不由怔了怔,喃喃的说:“这雷电兽还真是厉害!”

    “敢暗算我们?真是找死!雷电兽!把他们都给我往死里虐!”凤歌扬声说着,飞身跃到子情的身边,一脸笑意的问:“子情,我的兽兽厉害吧?”

    “嗯。”子情应了她一声,唇边露出一丝笑意。

    凤歌媚人的美目中浮上一丝好奇的光芒,笑说:“那你的兽兽呢?我怎么没见过?把你的兽兽也叫也来和他们玩玩。”她都跟在他们身边好几天了,见过子青他们的兽兽,却还没见过子情的,真好奇她的兽兽到底是怎么样的?

    “我的幻兽没带来。”她淡淡的说着,想起那两只小兽在她下山时硬要跟来,最后她把他们都丢到她爷爷那里去了,这会估计是一脸哀怨的在帮她爷爷打下手吧!

    听到她的话,凤歌一阵愕然,什么叫没带来?幻兽不是都一直跟在主人身边的吗?再不然就是呆在幻兽空间里,这没带来是什么意思呀?正想问清楚,却见那些汉子没完没了的往她们这边涌了过来,招招杀意腾腾,让她想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不由心下一堵,美目一眯:“有完没完啊你们?没看见我们正在聊天吗?凑什么热闹呢!”

    不满的声音一落下,她手中的流星弯月刀夹带着一股蓝色的玄气气息飞旋而出,弯刀一过,杀机四起,凌厉之气直逼那些汉子,只见,被弯刀碰触到的,不是断了一条手臂就是没了脑袋,一地的残骸令人心头发寒,而流星弯月刀在半空中飞旋了一圈后又回到她的手中。

    腥红的鲜血染红了刀刃,一滴滴的往下滴落着。而她,却如同在切萝卜似的,一脸的漫不经心,丝毫不把面前这血腥的一幕看在眼里。

    看到她那利落的身手,子情眼中不由闪过赞赏的光芒,好俊的刀法!眼角瞥见子青他们几人正被二三十名汉子围攻着,那些人的实力与他们不相上下,甚至比他们更强上几分,又在多人的围攻之下子青他们显得有些招架不住,见状,她脚尖一点飞身上前,手掌凝聚一股凌厉之气猛的拍向了那些围攻着他们的汉子。

    强劲的掌风在半空中划过,呼的一声夹带着一股凌厉杀机,砰的一声一掌击退了好几名汉子,而在这时,那些汉子眼见实力不敌子情,几人相视了一眼,阴狠的光芒在眼底一闪而过,持着手中利刃飞袭上前,然,当众人以为他们是以手中利刃为主攻之时,却见他们双手一变,几权泛着漆黑光芒的暗器夹带着森寒的死亡气息以掩耳不及之势射向子情和子青几人。

    子情旋身一转,身上雄厚的玄气一涌出,那些暗器根本无法近得了她的身,眼角子青和子砚几人招架不住,根本来不及闪躲,而那泛着漆黑光芒的暗器更是剧毒无比,以她对毒的认知,知道那是见血封喉必死无疑!

    当即飞身上前想要以掌风击开那几枚暗器,谁知身形才一往前掠去,一条强而有力的手臂霸道性的环住她的腰,把她带入一个温热又夹带一丝冰冷气息的怀抱里,熟悉的性感声音比往常多了一丝责备的在她的耳边低低的响起,温热的男性气息带着丝丝的魅惑之意,令她心头一颤。

    “小情儿,你当真是不要命了。”

    ------题外话------

    亲们,今天的更新给力吧?呵呵,明天不知会何时更新,不过我一码好,会尽快的放上来。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