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2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三章 带你回家
    子情一怔,只感觉自己被他搂着转了一圈后,他的衣袖轻轻的一拂,弹出一股强大的玄气气息,把那射向众人的带毒暗器给弹了回去,同时手指一弹,几股凌厉的气流咻的一声飞袭而出,精准的击中了那周围的汉子,不过眨眼的时间,周围在瞬间恢复了平静,危险也随着他的出现而解除……

    子砚众人惊愕的看向那个搂着子情翩然从半空中飞落的白袍男子,那绝色的容颜,尊贵的气息,令人无法忽视的存在感,他是那样的出色,那样的卓绝,如同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令人不敢有一丝的冒犯,他的身上散发着冷冽的强大气息,令人不敢直视那幽深的目光,然,他却像抱着这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一样,小心翼翼的抱着怀中的人儿,似乎因为她刚才险些涉险而微怒着,那身宽大的白袍之下,似乎涌动着丝丝怒气,而他的神色却是温柔而带着无可奈何。

    子情回过神后,迅速的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恢复了原先的淡然神色,看了一眼周围被他解决了的那些人,这才回过头来看着他问着:“你怎么在这?”

    感觉到她的疏离,辰心中微微失落着,见她清幽的眼中除了刚才看见他时的一丝惊讶之外,此时已经恢复如初,看见他就像看着一个平常人一样,并不惊喜,心知急不来的,便也释然,勾唇一笑的对她说:“因为你在这里,所以我在这里。”

    闻言,子情微怔的看着他,看着他那眼中浮现着宠溺,看着他眼中那抺柔情,心头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却只是一瞬间即逝,顿了一下,她开口淡淡的说:“我可以保护好自己的,就算你不出手,我也不会受伤。”她的声音一顿,抬眸对上了他幽深的目光:“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了。”

    她希望他清楚,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需要被保护的小女孩,此时的她,完全有自保的能力!她可以保护好自己,也可以保护好她想保护的人!她知道他对她很好,见不得她受一丝的伤,但她不是温室里成长的花朵,她是在风雨中成长的树苗,她可以撑起一片天,保护她想护的人!

    听到她的话,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半响,性感的薄唇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带着磁性的声音这才从他的口中而出:“好!”看来,他守护着的小人儿已经长大了,她已经不再需要他的守护了,而他也期待着,将来与她携手同进,共临天下!

    原本因看到她置身于危险中的怒气,也因为她的话而消失无踪,他应该相信她可以的,只不过看到她置身危险当中时,总会忍不住的想要出手。

    一旁的凤歌,挑着一双媚眼看着他们两人,这一回,意外的没有像平时一样见到美男就扑了过去,而是打量了他们两人之间那股奇妙的气氛半响后,就蹲在地上那些已经死去的人身上,把自己的弯月刀擦干净,这才收回腰间站了起来,朝子情走了过去:“唉!我原先还想着这天下第一大美男会不会是断袖的,今天才知道我的猜想是错误的。”

    “子情,你怎么认识他的?你可要小心一点,他可不是什么好人。”凤歌拿着一双媚眼睨了冷绝辰一眼,一脸的媚笑。

    听到她的话,子砚和白晋众人心下微愕,这凤歌还真是不知死活,竟然敢这样说冷绝辰?谁都知道冷绝辰看似温和无害,但是一狠起来却不是人的样子,不过听她的语气,应该是认识冷绝辰的,只是敢拿他来开玩笑的人还真是少之又少。

    子情目光轻轻一闪,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不言语。而冷绝辰这才抬幽深的目光扫了她一眼,低沉的声音听不出喜怒的传出:“想不到几年不见你,还是这副模样,你就不怕我一掌要了你的小命?”

    凤歌一听,媚眼如丝的睨了他一眼,妖娆的轻笑着:“冷师叔,虽然我现在不是天山的弟子,你老人家也不在天山了,不过一日是师叔,这终身都得叫师叔,我都尊称你老人家为冷师叔了,你老人家要是取我小命那就说不过去了,再说,你老人家要是会取我小命也不会等到现在了,就你老人家的身手,有几个能在你老人家手下活命的?不过你老人家是不是也觉得我几年不见又美了不少呢?呵呵呵,其实这都得多谢冷师叔你老人家当年总是天没亮就让人送我去天山雪湖中泡那寒冰水,你看我现在一身的肌肤又是水嫩又是熏的,走到哪都迷死一大票的人。”

    她故意三句不离口的把老人家三个字挂在嘴边,看着他波纹不动静如泰山的神色,不由觉得无趣,当年她身为天山弟子,不过就是见他是地地道道百年难得一见的美男,看到美男总是会忍不住的想要调戏的她近不了他的身,不过有一天却让她逮到了一个绝佳的机会,看到他在那个常年湖面结冰的雪湖里面泡澡,不过就是远远的瞥了他那有着六块腹肌的傲人身材一眼,谁知这个小气鬼突然从湖水中窜起,那穿衣的速度快得她都没看清,还没缓过神时,她已经被不知何时到了她身后的他给丢进了那结着冰冒着寒气冷若冰霜的雪湖中,自此之后,每天天没亮她就被几名听了他吩咐的弟子合力丢进雪湖里,还看守着她不让她起来,一定要在那雪湖里呆上三个时辰才肯让她出来,刚开始时险些没把她直接给冻死在里面。

    而听到她的话的众人,不由嘴角忍不住的抽搐着,叫冷绝辰老人家?他好像今年才行年二十有五,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了,竟然敢这样与他说话,不过天山雪湖?那可是常年结冰的雪湖,这个女人竟然曾被冷绝辰丢到里面去?不会这么狠吧?

    子情抬眸看了凤歌一眼,又看了冷绝辰一眼,便对子青说:“子青,你们把这地方处理一下,我去前面等你们。”说着,迈步就往前面走去,谁知刚走没两步,一团胖嘟嘟跟毛球一样的小东西不知从哪里窜出,三两下的就往她怀里跳了进来。

    她低头一看,见竟然是那只辰曾经拿来送给她的雪狐,不由目光轻轻一闪,抱着它就往前面走去。

    而在她的身后,冷绝辰危险的黑瞳一眯,睨了凤歌一眼说:“看来你是很怀念那天山雪湖的水,既然如此,我倒可以再把你送回去那里泡上十天半个月的。”

    听到这话,凤歌不由嘴角一抽,心里暗骂了一通,扬起妩媚的笑脸娇笑着:“呵呵呵,太谢谢冷师叔了,不劳你老人家操心,我最近不打算去天山,我新交了朋友,你看,就是子情了,呵呵,子情,等等我!”声音一落,红色的身影一闪,迅速的跟着子情而去。

    冷绝辰瞥了她一眼,目光在地上的那些残骸上扫了一下,看也没看一旁的子砚几人便负手迈步往子情走去的方向而去。而子青几人相视了一眼,看了看离去的三人,最后还是由白晋开口道:“收拾吧!”众人这才开始清理地上的尸体。而躲起来的百姓们看到危险已经解除,也纷纷的跑了出来帮忙收拾着。

    子情在一处酒楼里坐下,把怀里的雪狐放在桌面上,小东西懒懒的就趴了下去,任由着她的手轻轻的抚着它的毛发,舒服的眯起了眼。

    尾随而来的凤歌正打算与子情同坐一桌,却见也跟着走了进来的冷绝辰目光一眯,泛着威胁气息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眼,被那危险的目光一扫,她顿时浑身寒毛直竖,讪讪的对子情说:“子情,你跟冷师叔两人聊聊吧!我去外面转转。”说着,这才不怎么情愿的从冷绝辰的身边走过,出了外面。

    他走了过去,优雅的在她对面坐下,幽深的目光落在她平静淡然的脸上,并不开口,像是在欣赏着什么似的,静静的看着她。

    被他那灼热的视线一直盯着,子情不禁停下了抚着雪狐的手,抬起了眼眸,淡淡的说:“又不是不认识,这么看着我做什么?”饶是她再淡定,在他那灼人的目光注视之下也不可能没有反应。

    “自几个月前去青山匆匆见你一面后,最近几个月都没见到你,难得在这里能见到你,当然得好好的看看你,以慰我这几个月的思念之苦。”辰似真似假的说着,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幽深的目光还是落在她的脸上。

    闻言,子情目光轻闪,她已经忘了从何时开始,他与她说话就变得这般的直白,除此之外,还偶尔会说一些带着邪魅气味的话语,毕竟他给她的感觉一直都是属于冷冽沉稳型的,不过渐渐的相处,却发现他是多变的,是深不可测的,就算是相识已有十年之久,她也摸不透他的心思。

    “是你的人早一步把那些人处理了?”她开口问着,原先不知是谁清理了这丰都城的那些人,不过自从看到他在这里出现,也就释然,除了他,还会谁会在一夜间歼灭那些人?

    听到她的话,冷绝辰深深的看着她,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无奈,说道:“每次我与你说话,你总是会离题,你明知我对你的心意,却偏偏不去正视,你想逃避到什么时候?”

    “你的身边不缺女人。”她淡淡的说着,抬眸直视他的黑瞳。她知道他对她好,但她也知道自己目前并未对谁动心,她不想这么快就被感情束缚着,那会让她渐渐的忘记报仇,而且,还有很多的事情在等着她去处理,她没有时间去想感情的事。

    闻言,冷绝辰勾唇一笑,看着她说:“是不缺女人,但是你也知道,我的身边没有女人。”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不过他却唯独只等她一人,也只有她才入得了他的眼,也许他与她之间,早在那个雨夜就已经注定好了,这一生,他也只认定了她!

    听到他的话,清幽的目光轻轻一闪,再次抬眸,她又道:“既然这丰都城的麻烦都解决了,我们应该不会在这里久留,休息一会就会起程到下个地方,你……”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剩下的那几个点,我让人去处理就好,你难得出来一趟,就陪陪我吧!”这丰都城的人那些人,本来都被他的人处理掉的,谁知还漏了几个,那些人竟然又找来了一些人在今天暗算她,敢对她动手,就算她不说,他也不会轻饶了那些人!

    “你要让人去处理?”

    “嗯,不行吗?”他挑眉问着,好笑的看着她眼里的诧异。

    “行,不过,我还得回青山,不能在这里久留。”她看着他说着。

    他瞥了她一眼说:“你回去也没事做,这么急回去做什么?难得出来,你想去哪里?我带你去。”

    “我没地方想去的。”她说着,慢慢的敛下了目光。

    “哦?既然如此,那我带你去个地方。”他说着,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黑瞳中泛过一丝幽光。

    闻言,她抬眸看向了他,淡淡的问:“去哪?”

    “现在就走,到了你就知道,至少那些青山弟子,就让他们先回青山去吧!”他说着,低沉的声音唤了一声:“追风!”

    随着他的声音一落下,一道黑色的影子顿时出现在两人的面前:“主子,子情小姐。”追风恭敬的向冷绝辰行了一礼后,也向子情行了一礼。毕竟对她,他是不陌生的。

    看到他,子情目光轻闪,淡淡的点了点头。这追风的隐藏本领倒是比以前更强了,如果不仔细探查,还无法察觉到他就在这附近。

    “传令下去,把最近大陆上的那些占据城镇鱼肉百姓的恶势力给清除了,记住,一个也不留!”他沉声说着,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冷冽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是!”追风恭敬的应了一声,身形一闪,又迅速的消失了。

    冷绝辰朝那在外面晃来晃去的红色身影瞥了一眼,淡淡的声音带着一丝冷冽的说:“凤歌,进来。”

    原本在外面无聊的踢着脚的凤歌一听到他竟然在喊她,以为是听错了,媚人的美目中闪过一丝诧异的光芒,往里面走了几步,问道:“冷师叔,你老人家是在叫我吗?”好像自她认识他起,他都没叫过她的名字的,怎么这回会叫她了?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除了你还有别人叫这个名字吗?”他冷冷的问着,幽深的黑瞳往她一扫,如寒冰般的目光顿时让她跳了进来。

    “这么有个性的名字,整个大陆是找不到第二人的,冷师叔,你老人家是不是有什么吩咐?”妖娆美艳的容颜上带着媚人的笑意,一双美目带着丝丝妖媚气息的看向他,媚眼如丝,吐血如兰,而那人却是纹风不动,似乎没把她看在眼中一般,冷不防的还说出了一句险些让她吐血的话来。

    “你的眼睛是抽风了吗?怎么眨个不停?”他漫不经心的问着,说出来的话却足以气死人。

    子情听到了他们两人的话,敛下的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笑意。凤歌的胆子还真是大,估计她也是看准了他不会杀她,所以才一直把老人家三个字挂在嘴边说着,说不怕他,却又被他的一记目光扫过,又不自由主的听了他的话退了下去。

    而辰也是奇怪,以凤歌的美艳和妖娆性感,是男人都会多看一眼,谁知到了他这里却是不管用,她现在用的容颜只是一张称得上清秀的容颜,真不知他到底看上了她的什么?对她这般的执着。

    “冷师叔,你老人家年纪真是大了,我这不是抽风,是眼睛进沙了。”凤歌扯了扯有些僵硬的嘴角,对着他这么个人,她还真的就要笑不出来了,忙问:“冷师叔,你老人家叫我进来是有什么事吗?”

    幽深的目光瞥了她一眼,这才说:“你去告诉那几个青山弟子,让他们自行回青山,至少他们此行的任务,让他们告诉青山山主,我已经交待人去处理了。”

    “那子情呢?子情不跟他们一起回去?”凤歌诧异的问着,她可是好不容易才碰上这么有趣的人,那块木头她还没玩够,而子情她也还没好好的相处过,这会就要让他们回去?他是存心来搞破坏的是不是?

    “她去哪需要向你禀报吗?”他睨了她一眼,警告的意味十足。

    “冷师叔,我这不是也是担心她嘛!”真是小气的男人,看他那个样子也知道是想带着子情独自离开,到底想去哪里呢?她要是跟去的话,会不会被拍?

    “走吧!”辰来到子情的身边,一手捉起了雪狐的耳朵,一手在子情还没反应过来时就搂住了她的腰,脚下轻功一点,带着她就从凤歌的身边飞掠而过,如一阵风般的划过,快得令人捕捉不到他们的身影。

    “哎?就这么走了?”凤歌怔了怔,不由叹了一声,认命的往外走去,正好碰见白晋几人走了进来。

    “凤歌,子情怎么被冷绝辰带走了?”子青一看见她就开口问着。

    听到子青的话,凤歌性感的红唇不由一勾,倾身靠近他的身边说:“我说木头,咱们好歹也相处了一路了,这可是头一回从你口中叫出我的名字来。”

    子青一怔,推开倚在他身边的她,沉声说道:“别闹了,子情怎么跟他走了?”

    被他推开,凤歌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冷绝辰说,已经派人去处理你们的任务了,所以你们可以回青山去了,至于子情,她被他带走了,去哪里他们没说。”

    “冷绝辰派人去处理?”白晋诧异的看向凤歌。

    “是啊!子情没说什么,看样子也应该是同意了,叫你们回青山去,把这事情告诉山主就好。”凤歌一边玩着发丝,一边想着,要是他们回青山去了,那她接下来要去哪里好呢?

    “那子情有没说什么时候回去?”子青又问着。

    听到他的话,她没好气的说:“她又不是三岁孝,你们一个个大男人怎么都这么婆妈啊?该回去时她自然就会回去了,这用得着问的吗?”

    “既然如此,那我们休息一下就回青山吧!”白晋说着,既然这事情已经有冷绝辰出面,相信不用他们他也会处理得很好。

    闻言,众人都没有意见的点了点头。既然不用再执行任务,他们自然得回青山复命,只是没想到这一回出来,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而这件事到最后竟然还是经由别人的手去完成。

    “木头,你要回青山了我会很无聊的,接下来要去哪里好呢?唉!这真是个伤脑筋的问题。”凤歌叹着气说着,走到桌边坐下,一手托着下巴,有些没精打采的样子。

    “能摆脱你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咱们最后就是别再见了。”子青说着,走到另一张桌子坐下,对白晋他们说:“我们打算什么时候回去?是明天,还是呆会就走?”

    “明天再走也行,反正回估计也没什么事做的,离四大名山比武盛会毕竟还有些日子,现在青山也不会很忙的。”白晋说着,也走过去坐下。

    另一桌的凤歌一眼,顿时来了兴致的说:“对了,四大名山比武论名之盛会,就是在青山举办的,到时一定很热闹,我一定要去凑凑热闹才行,要是我去了,你们可别忘了要好好尽尽地主之宜的招待我。”

    “你也想去参回?”子青瞥了她一眼说:“到时是群雄大会,实力强悍的人大有人在,我劝你还是别去丢人现眼了。”

    “哼!你这块木头少瞧不起人,以为我的实力,就连你也不是我的对手,你知道吗?”凤歌睨了他一眼说着,娇媚的脸上尽是得意的神采。

    “我知道你厉害。”子青说着,便不再看她,喝着自己的水。

    另一边,冷绝辰带着子情从丰都离开后,便唤出了他的幻兽,雪龙,两人站在龙身之上,在天空中飞行着,往暗城而去。

    被他搂着的子情看着底下的一片白茫茫,不由有些诧异,原来他的上古神兽是雪龙,她的两只兽兽现在也只不过才能幻化为人,就算是化成兽身也还没有他的雪龙这般庞大,自然也无法拿来当坐骑,感觉着站在雪龙的身上在天空中飞行着,身边的白云从身边闪过,伸手摸不到什么,也捉不到什么,只感觉因那极快的飞行速度迎面而来的风刮得脸颊有些生疼。

    她没说,他却细心的察觉到了,伸手一搂,就把她搂进了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身体帮她挡去那迎面而来的寒风,一边说:“雪龙的飞行速度是很快的,你把脸埋在我怀里,就不会被风刮得生疼了。”

    冷不防的被他拥入怀中,巧妙的用他自己的身体挡去了那有些凌厉的寒风,她心头微怔,男性的温热气息扑鼻而来,他身上独特的淡淡清香煞是好闻,让她有那么一瞬间的恍了恍神:“不用了,我没事的。”她想要从他的怀里出来,却被他困得无法动弹,听着他强势的话语传入耳中,当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边,埋上他怀里的脸,不由泛上了一股热气,就连耳根似乎也因他亲密的举止而发热发红着。

    “让你靠着你就靠着,难道我还无法帮你挡住这风不成?要是再乱动,我可不保证会做出什么事来。”性感的声音带着磁性的传入她的耳中,他有意无意的微低下头,把自己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后,感觉到她的身体一僵,白嫩的耳根也渐渐的泛红时,不由心情甚好的勾起了唇角,幽深的黑瞳中也染上了几分愉悦的笑意。

    毕竟已经是成年的女子,如此近距离的与一名男子相倚着,心头不由有些乱了节奏,感觉自己的身体紧紧的贴着他,他身上温热的气息透过衣服传入她的手心,不由的让她觉得有些烫手,倚在他的怀里,脸贴着他的胸膛,他紧紧的搂着她的腰,两人第一次如此亲密的相倚着,这一刻,是宁静的,也是美好的……

    “如果我要提亲,应该去哪里提亲呢?”辰开口问着,性感的声音夹带着一丝的笑意,他低下头看着倚在他怀里的子情,黑瞳中泛过着丝丝的温柔的光芒。

    当年在那雨夜中救下她,这些年来也并没有去查过她的身份,因为在他看来,她只是他的子情,他守护了十年之久的子情,而他也尊重她的私隐,更希望有一天她会自己对他说,告诉他一切有关她的事情。

    倚在他怀里,她目光轻闪:“你想去哪里提就去哪里提,问我做什么?”

    “呵呵……”听到她的话,他不由轻笑出声,浑厚的笑声透着一股愉悦的气息,泛着笑意的黑瞳落在那只缩成一团紧紧的趴在龙头上的雪狐身上,说道:“你不告诉我你的家在哪里,我怎么知道去哪里提亲?”

    闻言,子情静了下来,家?那个曾经充满笑声与欢乐的家,原来早在不知几年前就有了新的女主人,有了新的少爷和小姐,她真的想马上回到家中,问问她的爹爹,在他心中,那她又算什么呢?她娘亲又算什么呢?

    感觉到怀中的她突变的气息,他的目光不由微闪,问道:“怎么了?”

    “没事。”她轻声应着,问道:“你要带我去哪?在天上飞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到?”以雪龙的飞行速度,这么久的飞程,他是打算带她去哪里?

    “就快到了。”他说着,目光望向了前面的白云中。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渐渐的往底下飞去,原本只听得见呼呼风声的耳边,渐渐的多了百姓们的声音,她从他的怀里退了出来,转过了身往下看着,见高高的城墙围成一个像城堡一样的城镇,里面一派繁华的景象,热闹的声音从底下传来,带着丝丝的欢快,让她一怔。

    这里是?

    辰搂着她跃下了雪龙的背上,雪龙同一时间回到了他的体内,而雪狐则跳到了子情的怀里,原本被高空吓到的它,一身狐狸毛都竖了起来,瑟瑟发抖着,至到在子情的怀里寻了个安全的地方后这才慢慢的恢复过来。

    “我们走吧!”他对她说着,深情款款的看着她,伸出了手,示意她把手交到他的手中。

    看着那伸在她面前的手,她不由顿了一下,抬眸看向了他一眼,并没有把手交到他的手中,而是把怀中的白狐递给他:“你抱着吧!”

    见状,他不由微愕,却也无奈的摇了摇头,接过她递来上的白狐,这才笑说:“那走吧!”声音一落,这才与她一同往里面走去。

    “啊!是少主!少主回来了!”城里的百姓们惊喜的呼喊着,看到了冷绝辰,一个个皆向他弯下腰行了一礼,当看到他们少主身边跟着一名身段姣好的白衣女子时,一个个不由有些傻了眼。

    “那位小姐是谁啊?少主竟然与她一路有说有笑的?”

    “不是都说少主不近女色的吗?怎么会与那位小姐走得这么近?”

    “那位小姐不会是我们未来的少主夫人吧?你们看少主看着她的目光多么温柔。”

    “就是就是!也许真的是我们未来的少主夫人,少主都二十五了,大公子的孩子都已经三岁大了,少主却还没娶妻,没想到今天会带着我们未来的少主夫人回来。”

    城民们兴奋的说着,一个个十分好奇的打量着一身白衣举止优雅神态落落大方的子情,越看越觉得他们少主的眼光很是不错,这位小姐虽然没有绝色的容颜,但是那身出众的气质,竟然与他们少主不相上下,两人皆是一身白衣,走在一起,怎么看怎么的般配!

    “你怎么带我来暗城了”子情开口问着,她还真的没想过他竟然会带她来暗城,看着这些一个个兴奋不已的城民,她不由有谐疑他是不是故意的?

    “来暗城不好吗?让你看看暗城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而且,我娘也在这里,她一直念叨着想要见见你,难得你下山来了,当然要来见见她了。”辰愉悦的勾起唇角说着,周围城民们的话,让他听了心头很是开心。

    “你在你娘面前提起过我?”她有些愕然的看着他。

    “嗯。”他应着,见她神色有些愕然,不由笑道:“不用紧张,跟平时一样就好,我娘不会吃了你的。”

    闻言,她额头不由划过几条黑线,突然有种进了狼窝一样的感觉,没有什么准备的就来见他娘?这怎么弄得像媳妇见婆婆似的?现在已经进了这暗城,说要走,也太失礼了,不走,又真的太让人尴尬了,毕竟,她又不是他的谁。

    另一边,暗城里,听说少主回来了,还带着一位女子回来,这一消息一传开,顿时在暗城里面炸开了锅,众人都好奇着,少主怎么平白无故的带一名女子回来?平日里少主的身边女子是止步的,如今竟然听说少主一脸温柔的陪着她在暗城里走动着,这一轰动性的消息,让人总有写应不过来。

    “你们说的是真的吗?少主真的带了一名女子正往这里而来?”

    “真的,现在城里的众人都知道了,不少的人特意跑去看了,少主真的带了一位小姐回来,还跟那位小姐有说有笑的,好不亲昵!”

    “那位小姐长得怎么样?美不美?”有人好奇的问着。

    那人瞪了一眼说:“少主看上的,你说美不美?”

    闻言,先前问话的那人不由讪讪的笑了,有很多美艳动人的女子都入不了少主的眼,谁知道少主喜欢什么样的啊?不过既然少主带着一名女子回来,那这名女子就算不是他们未来的少主夫人,也一定是少主很重要的人!

    “对了,让人去通知夫人了没有?”

    “早就去知道了,夫人正激动的跑到外面的去等呢!笑呵呵的说一定是少主带着未来媳妇回来给她看了,乐得笑不拢嘴的。”

    “那我们也去外面等吧!我也想见见少主带回来的少主夫人呢a是哪个家族的小姐呢?”那人兴奋的说着,与众人一同往外跑去。

    暗城主城的另一个院落,暗城的大公子冷厉辕半眯着锐利的目光躺在卧椅上,旁边跪着两名美艳的女子在为他捶着脚,听完护卫的禀报,他半眯着的目光中闪过一丝阴狠的光芒:“哦?他竟然带女人回来了?是什么样的一名女子?竟然入得了他的眼?”

    “是一名穿着白色衣裙的女子,长相清秀,不过气质很是出众,与少主并肩而走着,举止优雅落落大方,看来也不是简单的人物。”

    “哦?让人去探探,看看那女的是什么来历。”冷厉辕说着,目光中闪丝莫名的幽光。

    “是!”那名护卫应了一声,恭敬的退了下去。

    跟着他渐渐的走近暗城的主城,看着周围那些一个个看热闹的城民,子情不禁有些无语,怎么这些人的反应都这么大?难道这么多年来辰没带过半个女子回来不成?看他们激动得那个样子,真让她不知说什么好。

    “是不是觉得这里的城民都很热情?”辰笑说着,声音中透着一股愉悦的气息,目光在周围的城民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子情的身上。

    “你这样带我到暗城这里来,一定会给他们造成不必要的误会的。”她淡淡的说着,半敛下了眼眸,心思不明。

    “我带你回来就是想让你清楚的明白我的心,一直,我都是把你放在这个位置的。”他低低的说着,深深的看着她。

    闻言,她心头一怔,抬眸看向他,对上他那盈着温柔与深情的目光,不由飞快的移开了目光敛下了眼眸,眼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少主!少主您回来啦?夫人听说你带了位小姐回来,正在前面等你们呢!”一名护卫匆匆来报,恭敬的站在一旁,却还拿着一双好奇的目光偷偷的看着与他们少主并肩走着的女子。

    “嗯,知道了。”他应了一声,便牵着子情往前面走去,远远的就见那气势磅礴的大门口处站了满满的一群人,其中一名衣着华贵的妇人站在最前头,一脸的欣喜。

    “见过少主!”

    当他们两人来到大门口处,那华衣夫人身后的一众人恭敬的弯下了腰向他行了一礼,齐声的唤了一声。

    “嗯。”冷绝辰淡淡的应了一声,看众人一眼后,这才走上前,来到他娘亲的面前,露出了一丝笑意的说:“娘,您怎么出来了?”

    华衣妇人自子情走近就一双眼睛就在打量着她,越看越觉得满意,就连冷绝辰在叫她都没有听见,雍容华贵的脸上泛上了一丝和蔼的笑容,看得入神。

    见她一直打量着她,子情只有上前一步,轻身向她行了一礼,轻声唤着:“见过夫人。”要是早知道他是带她来暗城,她一定不会来。

    “呵呵呵,好好好,都是自己人,不用多礼。”贵妇人和蔼的笑着,连忙扶起她笑说着,越看越觉得她气质优雅,举止更是落落大方,真是个妙人儿,不由回过头看向自己的儿子,有些责备的说:“藏着这么位好姑娘,怎么就不懂得早点带回来给你爹和娘见见?”

    冷绝辰笑了笑,见子情神色有几分的不自然,便说:“娘,我们进去说吧!”

    “好好好,瞧我这是,人都来了还站在这外面,像什么话呢!快快快,进里面去再说。”贵妇人笑说着,在侍女的相扶之下往里面走去。

    辰回过头与子情相视了一眼,与她一同往里面走去。而那身后的众人也一脸兴奋的跟了进去。

    一众人进了客厅,就有侍女恭敬的奉上茶水,静退一旁,上位上坐着冷绝辰的娘亲,而冷绝辰则与子情坐在左下边的第一和第二个位子上。

    “姑娘,你是哪里人?叫什么名字?”贵妇人打量着子情,越看越是满意,想她一直催着她儿子早点成家立室,谁知他一直当她的话是耳边风,今天却会带位女子回来,真是太让她惊喜了。

    听到她的话,子情轻声说道:“回夫人,我是青山的弟子,名唤子情。”她轻柔的声音淡淡的,不紧不慢,神态一派的从容,看了冷绝辰一眼后,又道:“今日我并不知冷公子会带我来暗城,打扰了夫人,还请夫人见谅。”

    闻言,贵妇人一怔,暗想,难道不是她想的那样的?可如果不是,她儿子又怎么会带名女子回来见她呢?且不这个,就是这子情这名字,她可不止一次在她儿子的口中听说过,难道是她儿子看上了人家姑娘,人家姑娘看不上他?

    站在贵妇人身边的怜儿美目中也闪过一丝诧异,这位小姐就是少主喜欢的女子?虽然长得不是很美,但是这气度却是少有人能比得上,听她说是青山的弟子,看来应该也是大家贵族里的小姐,只是会是哪家的小姐呢?她看着公子时,那清幽的眼中一片的清明,并没有柔情蜜意,真是位奇怪的人。

    而坐在一旁的冷绝辰一听竟然生疏的叫他冷公子,刚毅而俊美的脸上不由微沉了几分。幽深的目光看了她一眼,却见她一脸的淡然,甚至连看也没看他一眼,见状,心下不由升起几分的郁闷,他都已经带她到暗城这里来了,她难道还真的不打算接纳他吗?

    贵妇人带笑的目光在两人的身上看了看,继而笑道:“呵呵呵,怎么会呢!子情,虽然我是第一次见到你,不过你这名字我可是听辰儿一直提起过,对你可是不陌生的,我一直都好奇着你是一名怎么样的女子?今日一见到你,真是越看越觉得喜欢,你既然下了青山,那么就在暗城里多住些天,好好的看看暗城这里的风景,也好让辰儿陪你到处游玩一番,不要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你能来看我们,我们高兴都来不及。”

    “娘,她很少下山,我正想趁这个机会,带她看看我们暗城。”辰适时的说着,也不等她反对,就笑说:“子情,既然我娘都这么说了,你就在这里多住两天吧!子青他们已经起程回青山了,到时,我再送你回去,也不会耽误很多的时间。”

    闻言,她本想拒绝,却见他们两人四双眼睛一直盯着她看,无奈的只好点头轻声说:“夫人,那我就打扰了。”

    见她应了下来,辰愉悦的勾起了唇角,朝他娘亲微微的点了点头。而他娘亲也欣喜的笑着:“呵呵呵,好好好,太好了。”声音一落,吩咐着身边的容颜姣好的怜儿说:“让人把少主旁边的梅林小楼收拾出来,让子情可以住得舒服。”

    “是,夫人。”怜儿轻声应了一声,向他们福了福身,这才转身往外而去,她可是看到少主听见那位小姐要在这里住下时,神色多了一分的愉悦,看来,这位小姐在少主的心中,份量真是不轻。

    “夫人,听说绝辰带了位姑娘回来,那位姑娘在哪啊?”

    突然间,一个浑厚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的从外面传来,人未到,声先到,客厅时的几人听到这声音,皆往那厅口望去,只见,一身华衣着身的暗城城主威严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的大步迈了进来,而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名同时衣着华贵的中年美妇人。

    “见过城主,夫人。”客厅里的侍女们恭敬的向来人行了一礼。

    “老爷,华姐姐,你怎么过来了?”上位坐着的贵妇人一见到他们两人,便起身迎了下来,来到暗城城主的身边。

    “爹。”冷绝辰唤了一声,看到他的出现,并不觉得诧异。在这暗城这里,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会弄得满城皆知,更何况,他今天带子情回来,并没有刻意想隐瞒着谁,他们会知道并不意外。

    “妹妹,姐姐听说绝辰带了位姑娘回来,正好在外面碰上了老爷,便想着一起过来看看。”那名贵妇人笑说着,目光落在一身白色衣裙着身的子情身上,热情的迎了上去:“就是这位姑娘是吧?气质真是出众,不知是哪家的千金?”

    见连暗城城主都见到了,子情心下不由划过一丝的无奈,今日他把她带了回来,见了他的爹娘,就算她再怎么说她与他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种关系估计也没人会相信,然,心下虽然无奈,却也不能失了应有的礼数,她浅浅的露出一丝的笑意,向那暗城城主行了一礼:“子情见过城主,华夫人。”在来的时间,他已经跟她说过他家的这种关系,所以她是知道这位夫人便是原先的大夫人,因辰的娘亲被抬成平妻,所以大夫人以华夫人着称,四夫人则以容夫人着称。

    “你就是绝辰带回来的女子?”暗城城主毫不掩饰他打量的目光,当神识一扫,竟然无法看透她的修为,深邃的目光中不禁闪过一丝诧异的光芒,此女身上的玄气气息竟然弱得如同虚无?是毫无玄气呢?还是被隐藏了起来?看她容颜平平,但气质却十分出众,在他打量的目光之下,竟然还能保持着那从容优雅的神态,看来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只是,这样的一名女子,是哪个家族的小姐?

    闻言,她抬起清眸看向了面前一身威严的暗城城主,却在见到他那面色时清幽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幽光,轻柔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着:“我确实是与他一同而来。”她不亢不卑的说着,清幽的目光毫不畏惧的对上了暗城城主审视的黑瞳。

    “哦?”听到这别样的回答,暗城城主深邃的目光闪过一丝幽光,又问:“不知你是哪里人氏?家中还有什么人?师承何处?”

    “老爷,哪有人像你一样一见面就这么问话的?你这样会吓到她的。”华夫人轻笑着说着,拿着一双闪烁不明的目光打量着态度不亢不卑的子情,又道:“你看这位姑娘一身素雅气质脱俗,一看就知道是大家贵族的千金小姐。”

    “我这样问话怎么会吓到人?再说,如果这么点胆量也没有,又怎么配当下任暗城的女主人?”暗城城主沉声说着,浑厚的声音中透着一股不怒而威的强者气势,一双锐利的目光紧盯着子情的反应,把她的神态尽收眼底。

    容夫人静立在一旁,眼中闪过一丝的担忧,她知道城主开口定然是想试试子情的胆量以及态度,不过她所担心的是,子情似乎并未喜欢辰儿,如果真是这样,城主又这样问话,会不会弄巧成拙?

    “城主误会了。”子情轻柔的声音传出,淡淡的说:“我与令公子只是朋友,并非你们所想的那样,再说,我只是一名小小的青山弟子,实在不敢高攀这大陆第一城的暗城。”

    她的神色一派的淡然,神情不见有一丝的起伏,就像在平淡的陈述着事实一般,然,她这与暗城撇开关系的态度,却是让除了冷绝辰之外在场的人皆有些错愕的浮上了怔愣,以为自己是听错了,毕竟暗城的盛名是那样的响亮,暗城少主冷绝辰的风姿是那样的卓绝,任哪一名女子见了,都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而她却把她与他的关系撇开了?

    真的如她所说的一般?只是普通的朋友?依他们看倒不怎么见得,冷绝辰是什么样的人?他怎么会无端的带着一名没有关系的女子回暗城来?能让他带回来,单单这一点已经足以证明她对他而言是非同一般的!

    听她这么一说,暗城城主一反刚才威严的态度,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意的说:“呵呵,你就是那青山的子情是吧?果真是很特别,难怪我儿常掂记着你,有什么好东西也通通给你送去,想当初那千年人参那么珍贵的圣品,竟然也被他送给了你,由此可见,你在他心里的地位是非同一般的c了,都坐下聊吧!你难得来我们暗城一趟,别的什么就不多说了,不用太过拘束,把这里当自己家里一样就好。”说着,暗城城主笑着大步的走上主位上坐下。

    “怎么了?不好意思了?呵呵,不用紧张,我爹没有别的意思的。”

    冷绝辰来到她的身边,低沉的声音夹带着一丝愉悦的笑意,幽深的黑瞳深处泛着丝丝的柔情,就算她再怎么说她与他没关系,估计也是没人会相信的,今日带她回来,也就是让他爹娘见见她,他知道他们是不会过问他与她的事情的,只要他能把她追到手,不过这小情儿越是长大越是不爱依赖他,为此,他也很是苦恼。

    被他这么一说,子情不由有些不好意思,她也知道当年辰送给她的那千年人参是难得一见的圣品,整个大陆也就那么三根在暗城这里,而暗城城主看重辰才送了一根给他,不想却被他送给了她,虽然知道他并不是看重那根千年人参,不过她却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她可是平白的拿了人家那难得一见的圣品。

    而当华夫人听到城主提起这事时,不由有性味,那千年人参她和她儿子可只有看看的份,一根都没分到,不想城主送给冷绝辰的,却让他拿去讨女子欢心去了。

    容夫人则是和蔼的笑看着他们,见他们两人同样的一身白衣,站在一起是那样的般配,那样的和谐,让她看了心下也欢喜着。

    “城主,恕我冒昧问一句,您近日是否觉得头晕心悸精神不佳?”子情开口问着,一出口,这话就让在场的人一怔。

    暗城城主一听,眼中不禁浮上几分惊讶:“你怎么知道?我儿告诉你的?”说着,看了一旁的冷绝辰一眼,却见他眼中也浮现着几分的诧异,显然不是他说的。

    “不是,只是我略懂医术,刚才观城主面色,感觉有异,所以才有此一问。”她轻声说着,敛下了眼眸,眼中闪过一丝沉思,心下暗自思量着,就面色来看,应该是中了慢性的毒,只是,他一个暗城城主,怎么会无端被人暗中下毒而不知?

    而一旁的冷绝辰听到了她的话,则微微皱起了眉头的看向了他爹爹,他不懂医术,自是看不出什么来,觉得他还是与平时没什么两样,不过子情的医术他是清楚的,既然她这么说,定然是其中有些什么猫腻。

    “老爷最近是说感觉精神没有以前好,不过看了不少的大夫了,大夫都说是操劳过度了没什么大碍,让老爷休息休息就会好的,子情,你既然懂得医术,那你就帮老爷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免得我们整日担心着他的身体。”容夫人轻声说着,和蔼的声音中透着一抺担忧。

    而华夫人听到子情的话,衣袖下的手却是因紧张而沁出了汗水,目光中有着惊慌的闪烁,却因她半敛着眼眸而没人看见,她整了整心神,抬眸笑道:“老爷说这阵子精神不太好,所以我们也请了不少的大夫帮老爷看了看,大夫们都说没什么大碍的,就连暗城里那医术一流的医师也都说了,老爷只是操劳过度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只要好好休息,很快就会恢复了。”

    这个叫子情的懂得医术?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好?竟然只是观其面色就看出一二,那她会不会看出点什么来?不会的不会的,那疑不常见,就算是医术多么厉害的大夫也诊断不出,更何况一个小丫头!

    操劳过度?子情目光轻轻一闪,抬眸浅笑着看着暗城城主,并不言语。而暗城城主也是老江湖的人物了,懂得察颜观色,听到她的话后,黑瞳中闪过一丝幽光,笑了笑说:“呵呵,既然你这小丫头懂得医术,那就由你帮我看看我这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真的能治好我这精神不佳的毛病,我可是重重有赏!”

    “城主言重了,我不过只是略懂皮毛,其实与那些经验丰富的医者相比,我也只能算是学徒,平时都没人敢让我诊治的,怕我看错症下错药,不过既然城主不怕,那我也愿意试一试,若是说得不准,还请城主不要见怪才好。”她轻笑着说着,那模样,那语气,就让人觉得她是真的只是略懂皮毛的人,毕竟都没人敢让她诊治了,她的医术能好到哪里去?

    听到她的话后,华夫人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直叹自己是大惊小怪了,刚才竟然被一名小丫头的几句话给唬住了。

    “呵呵,原来都没人敢让你诊治啊?那好,我就来当这第一人。”城主沉声笑说着,卷起了衣袖就准备让她把脉,不想却听她带着几分不好意思的声音传来。

    “城主,我没在这么多人面前看过诊,这样被这么双眼睛盯着,我会紧张得看不出来的。”

    城主目光一闪,沉声笑道:“呵呵,果真是小丫头片子,这个容易,进后堂就诊断就可以了。”说着,站了起来大步的准备往后面走去。

    “老爷,看她的样子医术应该不怎么样,您还是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好。”见他还真的往后堂走去,华夫人不由开口说着。

    “无妨,再怎么说她也是绝辰带回来的,就让她试试也没什么不可。”暗城城主说着,对他们挥了挥手,便往里面走去。

    子情回头看了冷绝辰一眼,只是笑了笑,便也跟着往后堂走去。看着他们两人进了后堂,他的黑瞳中不由掠过一丝深思的幽光,以子情的性格,又岂会是胆小之人?更何况,她的医术可是得青山药师亲口赞许的,只是,她既然这么说,难道他爹的身体真的有什么不对劲?如果真是这样,那会是谁胆敢对他下手?对他下手,又有什么好处?

    进了后堂的暗城城主坐在椅子上,伸出了手就放在桌面上,对子情说:“丫头,看来你的医术不简单啊!”还没把脉,只是观他的脸色,三两句话就点出了他的症状,这样的医术又岂会上不了台面?她既然不想当着众人的面诊断,想必他的身体并不是他所想的那般简单。

    想到这,心不由一沉,身在暗城中,难道真的有人想要暗算他?是谁想暗算他?

    “城主怎么就相信我的医术了?你不怕我真的断错症?”她淡淡的说着,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并不急着上前为他把脉。能得她为他把脉断症,他的运气也不差,就他这症状,估计换成别人可探不出他到底有何毛病。

    闻言,暗城城主笑道:“我一生阅人无数,一眼见你就知你不简单,既然你懂医术,让你试试又何妨?”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