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30.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四章 窥其沐浴,杀!
    闻言,子情淡淡一笑,走过去在他旁边的椅子坐下,伸出手把上了他的手脉,仔细的探查着,当感觉到他体内那微弱的脉博时,不由目光轻轻一闪,放开了他的手,轻声说道:“是毒。”

    “什么?”虽然心下多少有些预感,当听她说出来,却还是一惊,竟然真的是毒?竟然真的有人想害他?

    “一种慢性毒药,从你的脸色以及症状可以看出,这是一种罕见的沙漠奇毒,名唤夺命年草,这种毒起初会让人感觉精神欠佳,渐渐的身体会出现各种毛病,一般人是查不出这种毒的,因为它不会即刻让人毙命,当服用这种毒整整一年后,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她不紧不慢的说着,看着他惊变的脸色,心下知道,这必定是他们的家族纷争,毕竟这样的一个大家族,怎么可能没有那些见不得台面的事情发生?

    暗城城主一脸的阴鸷,看向了她,沉声问道:“可有得解?”既然她能诊断出他体内有这种毒,那应该会有办法解除的吧?

    子情淡淡一笑,解开了身上背着的药箱,从里头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瓶,从里面倒出了三颗白色的药丸,又用另外一个小瓶装了起来,递上前说:“这是用千年人参配以好几种名贵的药材研制而成的,不仅可解你体内的夺命年草之毒,还可以解百毒,这里有三颗,算是见面礼。”她轻笑着,她的药一颗可是价值千金,而这上等的灵丹纱药更是千金难求,若不是看在他是辰的爹爹,她也不会多如此大方。

    “就这小小药丸就有如此神效?一颗即解?”听到她的话,他有些不可置信,毕竟那颗药丸怎么看怎么不起眼,不过听她说是用千年人参配制而成的,倒也一笑。

    “当然。”她轻笑着说着,收拾好药箱,说道:“我的药丸可是千金难求,只要一颗,保你药到毒除。”若非如此神效,她毒医之名如何会响亮大陆?

    闻言,暗城城主一笑,说道:“既然你都出手这么大方的送上三颗千金难救的灵药,那我这个当长辈的,也不能让你看笑话了。”他笑说着,取下腰间的玉佩,递给她说道:“你可凭此玉佩,让暗城的人帮你做三件事,虽然现在大部份的事情已经由绝辰打理,不过只要你出示这块玉佩,见物如见我,你的话,没人敢不从。”

    见这一块小小的玉佩就有如此作用,她也不扭挰的接过,轻声向他道了声谢:“如此,那就多谢城主了。”说着,把玉佩也放进她随身的药箱里。

    “呵呵,走吧9没找出下毒之人,还要你帮着圆一个谎。”暗城城主沉声笑着,吃下了一颗药丸后便站地起来,把那小瓶子收入了怀里。

    “城主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她轻声说着,背上药箱也站了起来,与他一同往外走去。

    看到他们两人出来,华夫人快步的迎了上去,样子很是担忧的问着:“老爷,怎么样?身体没什么事吧?”说着,拿着一双眼睛打量着子情。

    “华夫人放心,城主没什么事,正如其他的医师所说,只是操劳过度了,让他多休息就会好的。”子情轻声说着,平静的清眸看了那华夫人一眼,便淡淡的移开了。

    听到这话,华夫人不由心头一松,笑颜逐开的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她就说嘛!一个小丫头片子,能有什么能奈?

    而冷绝辰听到这话,深幽的黑瞳中飞快的闪过一丝幽光,看了子情一眼,唇边带着似笑非笑的魅惑之意。一旁的容夫人则放下了心,迎上前笑说着:“那老爷就要多休息,不要操心太多了,呆会我让人炖时清淡滋润的东西给你喝,养好身体才最要紧。”

    “嗯,好。”暗城城主笑应着,眼中深处闪过一丝莫名的幽光,心下暗自思量着。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得好好的查清楚,这到底是谁做的?

    “爹,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带子情先去休息。”冷绝辰低沉的声音传出,他走上前,来到子情的身边,原本有些淡漠的目光在看着她时,泛上了一丝的温柔。

    “去吧!她难得来暗城一回,不可怠慢了她。”城主带着笑意的低沉声音传出,对子情说:“小丫头,要是有什么需要就吩咐人去做,不要客气,把这里当自己家就好,反正我看你们两个的样子,你也迟早会是我的媳妇儿的,呵呵呵……”

    闻言,子情不由一怔,微低下头说着:“城主你想多了。”

    “呵呵,好了好了,你们去吧!我让人准备一下,晚上宴席。”容夫人笑说着,看着一身从容优雅的子情,真是越看越是觉得满意。

    听到他们的话,知道就算是再解释也只会越乱,当下她只有向他们行了一礼,这才与辰离开。

    “老爷,你看子情这孩子,是不错吧!”容夫人轻声说着,带笑的目光随着他们两人离去的身影而移动着。

    “哎呀妹妹,虽然子情这姑娘气质是不错,不过我们也要打听清楚她的家世才行,毕竟我们暗城可是大陆上有名的大家族,绝辰又是暗城的少主,他的夫人,自当得门当户对才行。”

    一旁的容夫人轻声笑着:“这不劳姐姐操心了,绝辰的夫人,只要他自己看中就好,是他们俩人过一辈子又不是我们与他们过一辈子,年轻人的事,就由他们自己去安排吧!”

    听到这话,华夫人不由撇了撇嘴。一旁的暗城城主看了她们两人一眼,便说:“好了,年轻人的事就让他们年轻人自己去解决,不用我们为他们安排的,再说,绝辰有自己的想法,他的事,不是我们能够决定得了的,我回去休息,你们也散了吧。”说着,便大步的往外走去。

    另一边,带着子情来到梅林小阁的冷绝辰开口问着:“我爹是中了毒?”

    “嗯。”她轻声应着,并没打算瞒他。顿了一下,说道:“是一种慢性毒药,会慢慢的让他没有精神,身体毛病百出,最后死去,你爹让我先别说,他要查清楚是谁做的。”

    “那你又对我说?”他好笑的问着。

    “你不是已经猜出来了吗?再说,他的毒,应该是跟你扯不上关系的。”她淡淡的说着,目光落在面前这梅林小阁上,见这里环境优美,景色清幽迷人,不由的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暗城的地方还真的不错。

    听到从她口中说出这话,冷绝辰愉悦的勾起了唇角:“你就这么肯定?”心下对她无条件的信任感到开心。

    “今天累了一整天,我想休息了。”她说着,转过头来看他一眼。

    “这梅林小阁与我的院子相隔,有事你可以叫我,好好休息,等晚一点我再过来找你吧!”说着,温柔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看了一眼,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见他转身往外走去,她这才移步往里面走,看了看周围,最后推开了一间房走了进去,房里雅致的布置简单大方,让人见了很是舒服,她正打算关上门时,一抺白色的影子窜了进来,低头一看,原来是那只先前不知跑哪里去的雪狐,她淡淡一笑,关上了门,走到床边把药箱放下,看了一眼自己一身依然纤尘不染的白色衣裙,唇边轻轻一扬,这才往床上躺去。

    夜,悄然无声的降临了,今晚暗城的夜晚,格外的热闹,也不知是因为众人知道他们的少主带回了一名女子还是怎么的,一个个显得特别的兴奋,而这一夜,不止暗城中的城民们开心不已,就连暗城的主城里,众人也都忙碌着招待着他们的贵客,未来的少主夫人。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们看也看得出来,这位姑娘对他们少主来说是与众不同的,今夜暗城中大摆宴席,城中的众人脸上都挂着开心的笑意,然,在主城的另一个院落里,冷厉辕的院子里,此时他却是一脸的阴鸷。

    “哦?看来这个叫子情的女人还真不简单,竟然连老家伙都对她另眼相看热情款待?既然如此,那我也去会会这个叫子情的女人,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迷得住冷绝辰的眼!”

    阴测测的声音一落下,黑色的衣袍一拂,他站了起来大步的就往外面走去,而身后的那几名暗影则随着他的离开而消失在黑夜中,仿佛不曾存在着一般。

    “来来来,子情丫头,这可是葡萄美酒,喝着葡萄美酒一定要用夜光杯,用别的杯子喝不出它的味道来,这整个大陆除了我这暗城之外,别处是这好东西的,来,你尝尝看味道如何?要是喜欢,我送两坛给你。”城主豪爽的说着,举起手中的夜光杯就要敬子情。

    子情轻轻一笑,说道:“城主都说喝着葡萄美酒一定要用夜光杯,我又没有夜光杯,就算有城主赠送两坛葡萄美酒,也喝不出其中滋味,这不是浪费了吗?”

    “哈哈哈,这个有什么?我宝库里还有一套夜光杯,就送给你了!”他沉声大笑着,浑厚的声音弥漫在这花园之中,传入众人的耳中,声音一落,他大喝一声:“来人!马上就去把那套夜光杯取出来!”

    “是!”站在他身边的一名男子恭敬的应了一声,转身退了下去。心下很是诧异,那套夜光杯城主一直很宝贝着,不想竟然愿意赠送给这位子情姑娘,看来这子情姑娘不止在少主心中的位置不一般,就连城主对她也是十分的喜爱。

    “小情儿,你是怎么讨得我爹欢心的?竟然连他自己珍藏着的那一套夜光杯也愿意拿出来送给你?真是让人意外啊!”性感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的传出,幽深的目光比平时多了一抺温度的落在子情的身上,唇边的笑意加深着。

    “呵呵,子情这么讨人喜欢,谁见了不会喜欢啊?绝辰,你可要守紧了,小心她让人抢走了。”容夫人戏言着,却不知,她这无意间说出来的话,在不久的将来,还真的应验了。

    “娘你放心,我守着她守得这么紧,别人是抢不走她的。”冷绝辰笑说着,带着宠溺的目光落在一旁子情的身上,她这般的出色,他也相信,除了他之外,一般的男子是入不了她的眼的。

    听他们的话题一直围着她来说着,她不禁耳根有孝烫,饶是她再淡定,被他们一个个这般说着,又岂会全当听不见?而令她意外的是,她没想到她随口的一句话,城主城主竟然还真的命人去拿夜光杯来送给她,下打算开口之时,却听见一道带着一丝戾气的声音传来。

    “今晚还真是热闹啊!爹,我在半路上遇见去拿夜光杯的护卫了,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爹是打算把这套夜光杯送给人,心下好奇着,便过来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面子,竟然能让爹你如此舍得?”

    冷厉辕手里托着一个锦盒走了过来,那阴鸷的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过,瞥了冷绝辰一眼后,最后落在了一身白色衣裙半敛着眼的女子身上,暗自打量着。

    她就是那个叫子情的女人?看起来容颜平平并没什么特色的,怎么就入得了冷绝辰的眼了?还能让老家伙如此的喜爱她?连夜光杯也肯割爱赠送?

    “老爷,我们也想着过来凑凑热闹,老爷应该会批准的吧?”华夫人从冷厉辕的身后走了出来,笑容满脸的问着,若是换成了平时,冷绝辰在的地方一般不会有他们母子的出现,不过今晚可不同,今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有一个是外人,他们就算是过来,相信也不会有人有什么意见的。

    “既然来了,那就坐下吧!”城主挥手示意着,立即就有人为他们搬来椅子。

    华夫人笑着走过去坐下,而冷厉辕则是托着夜光杯,来到了子情的面前,邪肆的声音中难掩从他身上弥漫出来的戾气,低沉的声音带着有一丝一笑语的说:“这位姑娘,想必就是子情了。”他暗沉的声音一顿,又道:“子情姑娘真是好本事,竟然能让我爹把这夜光杯赠送给你,看来我爹对你还真是喜爱有加啊!”

    坐在一旁的冷绝辰看到他的出现,黑瞳中泛过一丝的冷意,再见他往子情面前走去,那黑瞳中的风暴似乎在渐渐的形成,敛下的眼眸巧妙的掩去了他眼底的所有情绪,再次抬眸,一片的幽深,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听着面前所站之人的话语,她淡淡一笑,慢慢的抬起眼眸看向了面前之人,映入眼中的,是那浑身散发着一股戾气的黑衣男子,一身黑色锦服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阴鸷气息相衬托着,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有一种杀戮很重的感觉,而当她的清眸对上了那双泛着阴鸷光芒的眼眸时,心下不禁升起一股反感与厌恶。

    这人长得很是俊美,但是他身上的气息却让她有一种厌恶的感觉,像是多看一眼也觉得碍了她的眼,但这毕竟是人家的地方,她只不过是客人,就算再怎么厌恶一个人也不可能表现出来,只是清幽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幽光,轻声的说道:“城主豪爽大方,把他自己珍视的一套夜光杯赠送于我,这也是说明我很得他喜爱,能得到一个长辈的喜爱,我也感到很是荣幸。”

    闻言,冷厉辕目光半眯,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的幽光,看着她半响,突然勾唇一笑,把手中的夜光杯托上前去说:“那子情姑娘可要小心接住了,这夜光杯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珍品。”说着,把手中的夜光杯递给她。

    见状,她伸出了手去接,谁知当她的手指正要碰到那锦盒时,他却突然一松手,锦盒一个悬空就往地面上掉去。看到这一幕,周围的人从人不由倒吸了一口气,如果这套夜光杯在她就要接手的时候打碎,那可就难保城主不会生气了!毕竟,他可是很喜爱那套夜光杯的!

    一旁的冷绝辰见状,黑瞳中不丝泛过一丝寒光,看到了他的刻意为之,却并不以为动,他相信子情可以处理好,就算是不用他出手,她自己也可以。

    而在场的那么多人当中,也只有暗城城主因为被冷厉辕挡住了视线而看不到他所做的一切,其他的人可都是看得真真切切清清楚清!

    子情正打算个手去接时,谁知那锦盒毫无预警的就掉了下来,见状,她目光微微一闪,在众人以为那锦盒必将摔个粉碎时,却不知她是怎么做到的,一手伸出在半空中一转,竟然接住了那往下摔去的锦盒,手心一张,稳稳的托住。

    “有劳大公子了。”她轻声说着,一脸的淡然,似乎并不把他刚才的小动作放在眼中,无视着面前男子阴鸷的面色,她对着那上位的暗城城主露出了一丝浅浅的笑意:“子情谢城主的礼物。”

    “哈哈哈,小意思,等你要走时,我再让人拿两坛葡萄美酒给你,坐吧!别光顾着说话,尝尝我们暗城这里的厨子手艺如何。”暗城城主浑厚的声音传出,不难听出他的心情很是愉悦,似乎他并没有注意到刚才那一瞬间众人的紧张似的,端起夜光杯,就对子情说:“来h酒!”

    子情浅浅一笑,也端起了面前的夜光杯一个示意,这才轻抿了一口,坐了下来,见坐在她的不远处,那双幽深的目光掠过一丝危险的寒光扫了那冷厉轩一眼,似乎察觉到她在看他,他朝她望了过来,目光中已经少了先前的那丝丝危险的寒光,而是溢着点点的柔情,见状,她心头不由一跳,目光轻轻一闪,别开了眼。

    见到子情的异样,辰一扫先前因冷厉辕的出现而浮现的森寒,性感的薄唇勾起了一抺愉悦的笑意,他半敛下眼眸,端起了面前的泛着透明鲜亮光泽的夜光杯,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把玩着手中那光亮似镜薄如纸的杯身,看着那在月光下似有奇异光彩流动的杯子,磁性的低沉声音带着一丝慵懒的从他的口中传出。

    “大哥,你这样一直站在子情的面前,可不仅挡住了她面前的美景,你的那一身戾气,也会让这美妙的气氛受到影响的,不如,过来这边坐下吧!”性感的声音一落下,他把目光从手中的夜光杯上移开,看向了那一身阴鸷的冷厉辕。

    自他当上这暗城少主,也有五年时间了,他知道他从没服过他,暗地里也培养着不少势力,不过就算这样又如何?他,一个手下败将,他何需放在眼中?

    听到辰这连损带贬的话语,子情敛下的眼眸中不禁闪过一丝笑意,那人就算再怎么说也是他大哥,他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点面子也不留给他,还真是狠。

    而暗城城主和容夫人则似乎并没见一般,并不理会,华夫人见自己的儿子被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损,脸上神色不由有些挂不住,唇边的笑容也多了几分的僵硬,笑了笑对自己的儿子说:“厉辕,人家姑娘家胆子小,你一个大男人的站在她面前,她会不好意思动筷的。”

    冷厉辕扯出了一笑不达眼底的笑意,看了冷绝辰一眼,笑道:“看来三弟对这子情姑娘还真是非同一般啊!连我这个当大哥的站在她面前多看两眼你也会吃味。”说着,瞥了那一身从容淡然的子情一眼,黑色的衣袖一拂,转身走到华夫人旁边坐下。

    “好了好了,你们两兄弟不要一见面就说个不停,把子情丫头都给冷落了,来,子情丫头,吃菜,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今晚这顿我可是让人下足了功夫来款待你的,你可别跟我客气了!”城主沉声笑说着,示意她别光坐着,多尝尝面前摆放着的一碟碟美味佳肴。

    听到这话,冷绝辰笑了笑,伸手一个示意,吩咐身后的侍女说:“你们两个把我和子情的桌子拼起来,我跟她坐一起吃。”说着,起身在子情有些愕然的目光下,带着笑意的走向她。

    “是!”侍女恭敬的应着,连忙着手把两张桌面拼到一起,弄好了一切后,这才静退到一旁垂首静立着。

    “呵呵,你啊!都坐得那么近了还觉得距离远,既然这么喜欢子情,就早点上门去提亲,好把她给娶回来,这样你不就能天天见到她了吗?”容夫人笑容满面的说着,看着他们两人是那样的般配,不由觉得心下欣慰不已,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也会给她生一个大胖小子抱抱了。

    暗城城主听到这话,也是一笑的说:“就是!子情丫头,你说,要上哪里去提亲?我让人找个黄道吉日,让绝辰带上聘礼亲自上门去向你爹娘提亲!相信以我暗城的威名以及绝辰的出众卓绝,没有人会拒绝与我们成为亲家的!”

    闻言,子情不由敛下了眼眸,并不开口。而一拂衣袍在她身边坐下的辰看到她的样子,则笑道:“爹,娘,我们的事你们就不要操心,小心把我的情儿给吓跑了,那我到时就找不到人了。”他戏言说着,却不知,在不久的将来她还真的消失得无影无踪,为此,他找她找得几乎发疯……

    “哈哈哈,你看看你看看,这两人都还没能成事呢!他就已经这么偏着子情丫头了。”城主听到他的话,不由哈哈大笑着,而坐在他旁边的容夫人则温柔的笑着。

    坐在一旁的冷厉辕看了他们众人一眼,便把目光落在子情的身上,开口问道:“还不知子情姑娘是哪家的小姐?家孜处?”

    “是啊!都还没听子情说过她是哪里人?家住在哪里?家中还有什么人?改日我们也好登门拜访一下。”容夫人轻声说着,带笑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既然是她儿子看上的,她也得找时间去她家里拜访一回,一来,这样比较合礼数,二来也可以看看她家中还有什么人?家境如何?

    而辰听到这话,黑瞳中闪过一道幽光。子情还有家人吗?当年他在那场血杀中救下了她,她一身朴素的衣服,看样子应该是家生子,毕竟当时还有一名与她差不多大的女孩在那场血杀中死去。虽然他没有去调查过她的身份,不过却有耳闻。

    当年从那场血杀中死去的人是三大山庄之一的碧落山庄的少夫人以及年仅五岁的小姐,而当年子情趴在草丛中才能意外的逃过一劫,不过根本她的衣着来看,应该是那碧落山庄的家生子才对,她的爹娘,应该也是在那场血杀中死去,如今再度提起,她是否会想起那一幕的痛心?

    想到这,他不由朝她看去,见她淡然的神色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见状,他心口不由一揪,她果然还记得那一夜的一幕,现在再听人提起,又再度的勾起了她心酸的回忆,心下不由升起一股冲动,想把她拥入怀中好好的呵护着,为她挡去一切的风雨,为她驱散心底的冰凉,正当他准备开口之时,却见她慢慢的抬起了眼眸看向了众人。

    “我有些不舒服,想先回去休息,你们继续吧!”说着,背起自己那从不离身的药箱,便站了起来转身往外走去。

    她虽然知道自己这样站起来就走有些不合礼数,但是,当她想起那血淋淋的一幕,想起自己的娘亲为了救她而死,娘亲的贴身侍女为了救她,以她女儿的命来换她一线的生机,想到当年那随行的人皆无一生还,那场大雨,那场撕杀的场面,那鲜血混着雨水流成杏的一幕,总是深深的剌痛了她的心。

    而她的家中,那个有着她欢乐童年的家中,此时正有着二个孝和一个女人在里面,那还是她的有吗?为什么她的爹爹要让别人住了进去?想到这,饶是她再坚强,在这一刻也有信不下去。家,她与爹娘的家,是这么多年以来一直让她最掂记着的地方,那里有她童年的欢乐,那里有她娘亲的气息,可如今……

    她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众人都浮现一丝的愕然,几人面面相觑的看了一眼。华夫人撇了撇嘴,唯恐天下不乱似的说:“真是没礼貌,怎么跟长辈吃饭突然间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还真当她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啊?”

    “你闭嘴!”暗城城主沉声一喝,威严的脸上带着不悦的扫了华夫人一眼。

    而容夫人则带着一丝担忧的看向冷绝辰,问道:“绝辰,娘是不是说错话了?”她刚才也没说什么啊!怎么她就突然间就走了?

    坐在一旁的冷厉辕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只是勾起唇角笑了笑,睨了对面的冷绝辰一眼,像是看好戏般的看着。

    他站了起来,拂了拂衣上的衣袍,对他爹和娘说:“爹娘,我先去看看她,回头再跟你们说。”

    “去吧!要是她真的不舒服,就让她多休息。”暗城城主挥手示意着,并不因子情突然的离开而有一丝的恼火,虽然只是短短的接触,不过他对她却是倍有好感,也知道她绝不是一个没有礼数不懂礼貌之人。

    “嗯。”辰点头应了一声,这才转身往外而去。

    离开了花园,子情慢慢的往梅林小阁走去,心绪因勾起了那些伤痛的回忆而带有些不平静,就连从她身边经过的侍女向她向礼,她也似乎没有听见一般,寻着她而来的辰在她的后面看着,见今夜的她身上弥漫着一股让他揪心的悲伤气息,不由的大步走了上去。

    他来到她的身边,轻声问着:“想起不开心的事情了?”

    “你怎么也出来了?”她停下了脚步,看向了他,目光轻轻一闪,说道:“对不起,在你的家人面前失礼了。”

    “傻瓜。”磁性的声音低低一笑,他伸手揉了揉她头顶的发丝,引来了她的皱眉。

    “你怎么又来了!”她有些无奈的说着,小时候,他就总喜欢跟说她傻瓜,还揉她的头,把她的头发弄乱了才开心,随着年岁的成长,他已经好久没再做这个动作了,刚刚竟然又像小时候一样的揉她的头发,真让她不知说什么好。

    “放心,头发没乱。”他低低的笑着,见她的情绪不像刚才那样低落,这才放心了一点,说:“既然你不想呆在那里,那我带你去散散心吧!”

    “去哪?”她问着。

    他抬起头看了看天上高挂着的皎洁明月,低声笑说:“我们去赏月。”说着,在她愕然的瞬间,伸手搂住了她的腰,脚尖一点,带着她就往外飞掠而去。

    见他带着她就往外而去,她不由开口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赏月?”

    “到了你就知道了,现在,你先闭上眼睛在我怀里靠一会吧!等到了我再叫你。”他笑说着,低头看了被他搂在怀里的人儿一眼,幽深的黑瞳中尽是宠溺的笑意。

    对上他那带着宠溺的目光,她不由一怔,为什么他总用这样的目光看着她?难道真的就如同他所说的一样,他喜欢她?爱情,也许以前她是相信的,但是自然知道那爱她娘亲如命的爹爹竟然和别人女人生了两个孩子时,她就开始怀疑这世上到底有没爱情这东西的?

    她知道感情是会伤人的,所以暂时不想去碰这会伤人的东西,她还要守护好她和娘亲的家,她还要为娘亲报仇!心下坚定的信念再次浮上心头,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把头靠在了他的怀里,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如此近的距离,她清楚的听到了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传来,那宽阔的肩膀,像一个停泊的港弯,带给她无限的安全感。

    她也想累时有个温暖的怀抱可以靠一靠,她也想漂泊的心可以有个停泊的港弯,但她却不容许自己放松下来,因为她还有事情要去做,她还不能休息,不过此时,就让她贪恋一下这温暖的怀抱,让她倚靠一下这宽阔的肩膀,只是一会就好……

    感觉着怀中的人儿放松了下来,那原本放在她身侧的手主动的搂住了他的腰,他不由愉悦的勾起了唇角,幽深的黑瞳中盈满了点点柔情,带着她在夜色中飞掠而行,两抺白色的身影,飘逸卓绝的身姿,在柔和的皎洁月光下,恍若天人一般,相倚着的两人,是那样的和谐,是那样的唯美……

    约莫一柱香的时间后,两人来到了暗城的一处山顶,在辰脚尖落地时,倚在他怀里的子情也在同一时间睁开了眼睛,退离了他的身边:“这里是?”她打量着周围,掩饰着自己对他怀抱的贪恋。

    “这里是暗城的最高的一座山峰,在这里赏月最为美妙,我虽然不常在暗城,不过一有时间却总会到这里来,这里很静,听不到喧哗的人声,从这往下看,那底下是一片迷人的灯光。”他看着周围一片的黑漆漆,而那暗城城中却是一盏盏明亮的灯光,与天上的明月相对衬着,显得很是迷人。

    “这是真不错。”她轻声说着,目光落在那一片灯海里,这里可以看到在底下看不见的美丽夜景,却听不见那喧哗的人声,是不个能让人平静下来的好地方。当她的目光触及不远处的一间小小的木屋子,不由一怔,那木屋上面生长着蔓藤,又在夜色之下,若是不仔细看还看不出那里是一间小木屋。

    察觉到她的目光,磁性的声音低低一笑,说道:“我们到那边去。”说着,牵着她来到那所小木屋里,走近一看,原来那只是一个外壳,小小的一间,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是一个简单的,足可遮风挡雨的地方。

    “这是小时候让人搭的,因为有时会下雨,有了它,就算是不想回去也可以在这里休息一晚。”辰说着,看着儿时的小木屋,唇边的笑意不禁加深了几分。

    而子情听到他的话,却是一怔,他还在这里睡过觉?看这小木屋,小小的,里面只放着一张长在椅子,简陋得很,如果不是听他亲口所说,她还真的很难想象像他这样一身尊贵气息的人会在这里睡觉。

    “很意外?坐下吧!我说给你听。”见到她微愣的神色,他笑了笑,拉着她在木屋里坐下,两人并坐着,脚则伸在了木屋外面,小小的木屋正好容纳得了他们两人身体,为他们挡去那夜里高处刮来的寒风。

    两人就在这无人的夜里,一边闲聊着,一边欣赏着山下暗城中的夜景,观赏着天上高挂着的明月与点点闪烁着的迷人星光。当夜色渐深之时,那半山腰处的杂草丛中出现了一只只散发着萤光的羽虫,那点点黄色的光芒,如同一颗颗从夜空中掉落下来的星星,在那草丛中闪闪发亮着,美不盛收,令人看了心头一喜。

    “好美的羽虫。”她轻声说着,唇边的笑意轻轻的扬起,就连眼中也泛上了柔和的光芒。先前的悲伤心情在听他说起他以往的趣事时,渐渐的恢复平静。

    看着她唇边扬起了那抺笑容,磁性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的说:“再美的羽虫也比不上你的笑容。”在他的眼中,她的笑容才是他眼中最美的一道风景。

    闻言,她回过了头,再好对上了他那泛着柔情的黑瞳,看着他唇边挂着那抺笑意,她不由在想着,似乎每次他对着她时,唇边的笑意总是会多了一丝的真实感,身上的冷冽的气息也会随着消失无踪,似乎那个对着别人时冷冽疏离的冷绝辰,只是她的一个错觉。

    “怎么?终于见识到我的魅力了?一时间移不开眼了?”看着她盯着他发愣着,他不由开口取笑着,十分享受着与她在一起的时光,是那样的美好,那样的舒服。

    听到他的话,她的目光轻轻一闪,笑道:“这话我怎么听着有点耳熟?我想想。”说着,侧着头想了想笑道:“记起来了,这话白逸说过。”她轻笑着说着,不无意外的看到他唇边的笑意收敛了几分。

    “现在可是我与你独处的时间,你竟然还想着那个白逸?”磁性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似乎十分不满她在这时提起了另外的一个男人。

    “嗯,你不说,我还真不想,好像也好久没见到白逸了。”她轻笑着说着,一手托着脸颊似自言自语的说:“五年没见,他这会应该变得更加的妖孽了。”坐在她旁边的冷绝辰一听,那张俊脸黑得像煤炭一样,却见她看着那夜空中的明月,似乎在沉思着什么,最后不由无奈的暗叹一声……

    次日,暖暖的阳光洒落大地,夜晚逝去,白天的到来,山上,辰温柔的目光注视着那毫不防备的倚在他怀里睡觉的人儿脸上,看着她那张素净的小脸,干净不染半点胭脂,长长的睫毛在那眼睛之下投出了一道浅浅的暗影,均匀的呼吸声传出,让人知道她还在熟睡着。

    看着她孩童般的睡容,性感的唇边不由扬起了一抺满足的笑意,为她的毫不设防,为她的依赖而愉悦着,轻轻的拉高了披在她身上的外袍,却不想这一轻轻的举动惊醒了她,原本熟睡着的人儿反射性的睁开了眼睛。

    “醒了?”他低声说着,看着她在醒来时眼底浮现的那一份警戒。

    当看清所在的地方时,她一怔,继而才想起昨夜她和他好像就在这里看了一夜的星星,后来她竟然不知不觉的在他的怀里睡过去了,看在自她醒来他的一只手就没动过,脑海里一个念头一闪而过,连忙站了起来:“靠了你一整晚,你的手是不是麻痹了?你应该推开我的。”

    闻言,冷绝辰勾唇一笑,幽深的黑瞳看着她,一语双关的说:“我永远都不会推开你的,再说,能让你靠着,证明我还有点用处。”说着,他笑了笑,就准备站起来。

    “等一下,我帮你揉揉吧!这样血气会通一点。”她装作听不懂他的话,蹲在他的面前双手在他的手臂上按了按,让气血可以活动起来。

    他只是擒着笑意静静的看着,看着她认真的神色,感觉被她的手在他的手臂上按过后,血气也跟着渐渐的恢复正常的运转,原本因麻痹而有些没知道的手也渐渐的恢复知道。半响,她这才放开了他的手,站了起来。

    “走吧!我们回去吧!”他站了起来说着。

    “嗯。”她轻应了一声,与他一同往山下走去。

    两人回到主城后,辰送了她回梅林小阁,这才转身离开往主屋而去。而子情则回到房,命人准备沐浴的水后,来到内室里,放下身上背着的小药箱,褪去身上的白衣,熏的玉肌光滑如玉,玲珑有致的身段凸凹迷人,每一处都恰到好处,每一处都极尽**……

    雪白的衣裙衣裙滑落在地面上,她解开了束着的头发,让其全数的披散在身上,掩去了胸前大半的春风,迈开脚步进入水中,让不着一缕的身体缓缓的滑入冒着丝丝热气的水中,水面上浮着瑰丽的花瓣,随着那热烟的袅袅上升而散发着阵阵清新的香味,温热的水浸泡着她的全身,让她全身都放松了下来,她坐在大浴桶里,头靠着大浴桶的边缘,静静的沉思着。

    突然,耳边传来一细微的声响,原本平静淡然的眼眸中蓦然掠过一抺清冷的寒光扫向了窗外,手一伸,那放在床上干净的白色衣裙就被她吸了过来,另一手往大浴桶里一拍,水花飞溅而出,热烟四冒,让房间里顿时充斥着一股氤氲的热气,而在此时,她的身影也从水中飞出,只见影子闪过,还没看清,那一身的白色衣裙已经被她穿在身上,腰带一系,旋身站好。

    与此同时,手掌凝聚一股浓郁的玄气气息,以水为器就着那飞溅而出的水滴扫出,玄气气息注入,原本无形无状的水滴瞬间化为凌厉的水刃,咻的一声从半空中飞袭而出,以掩耳不及之势猛的袭向了那窗外的人影。

    “啊!”

    一声闷哼传来,只见人影飞快的几个跳跃,已经消失在窗户之外,见状,她目光一冷,眼中泛过一丝肃杀之意。到底是何人所为?竟然想偷窥她沐浴?当真是胆大包天!扫了地上的水珠一眼,她神色渐渐恢复如初,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轻束起墨发,背起自己随身的小药箱便往外走去,而一出门,在外面守着的两名侍女就马上的迎了上来。

    “小姐,怎么了?”两人紧张的问着,她们本来要侍候小姐沐浴,谁知她说不用她们侍候,让她们在外面守着就好,不想刚才里面传来那声拍水的声音和一声闷哼声,她们正想推门进去又怕没她的吩咐闯入会被怪罪,只好守着她出来。

    “你们一个去请你们少主过来一下,就说我有事找他,一个进去把里面收拾了。”她淡淡的说着,走到院子中的桌边坐下,清幽的目光轻轻一闪,深处闪过一丝冰寒的冷意。

    “是!”

    两名侍女一听,其中一人迅速的去请少主,其中一人快步的进入里面收拾,在见到那一地的水珠之后,不由一愣,看着那窗户之破了的几个小孔,眼中闪过惊愕之色。刚才不会有人想偷窥小姐沐浴吧?是何人这般大胆?这小姐说不定可就是日后少主的夫人,竟然有人打这下流的主意?

    不一会,冷绝辰大步而来,见她坐在院子里,神色中还带着一丝清冷的气息,不由一怔,问:“怎么了?”说着,在她的面前坐下,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子情抬眸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的说:“我打算回青山了,想麻烦你送我一趟。”

    听到这话,他眼中闪过错愕之色,沉声问道:“出什么事了?”无缘无故的她怎么会说要回去?毕竟,她可是答应了要留在这里一天的,这一天都还没过去,她又不是不守诺言之人,而且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就说要走,定然是出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也没什么,只是刚才我在沐浴时,好像有个色胚躲在窗外偷看,你这里不太安全,我还是早点回去的好。”

    “什么!”

    听完她的话,他浑身气息一变,狠厉之气夹带着森寒的气息弥漫在他的身上,如同修罗降临一般,阴鸷而森冷的目光涌上狠厉的杀意,拳头紧紧的拧紧,青筋浮现,厉声喝道:“追风!”

    “在!”

    追风从暗处闪出,听到刚才子情小姐的话后,他也是惊得险些从暗处摔出,他一直跟在主子的身边,而子情小姐这里则因她不喜有人在暗自跟着,所以主子也没派人暗中跟着她,不想竟然出了这样的事,看到主子那一身狠厉森寒之气,他不由再次肯定,果然一遇到子情小姐的事情,主子的冷静和沉稳就都被他抛到脑后去了。

    “给我速查!捉到后挖去眼睛剥皮拆骨挂在城门处暴晒!”狠厉的声音夹带着森寒的气息,令人听了心头一震,一股寒意从脚底窜起,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是!”追风沉声应着,身形一闪准备离开,却不想被人唤住。

    “慢着。”子情淡淡的开口,瞥了一身杀意直冒的冷绝辰一眼,看向了追风。

    听到是子情的声音,追风不由停下了脚步回过头,见主子没有阻止,便唤了一声:“小姐还有何吩咐?”

    “你知道那人长什么样?”她问着。

    呃……追风愕然,摇了摇头:“不知。”

    “你知道那人有何特征?”她又问着。

    追风再次呆愣,摇了摇头:“不知。”

    “那你打算如何寻找?”她又问着。

    “封城逐一寻找!”这一回,他没有再摇头了。

    她睨了他一眼说:“能进往主城,必定是你们主城的人,目标只需锁定主城,男子,被我用手刃打伤左肩,顺着这个查找方便很多。”

    追风一听,喜上心头,连忙抱拳说道:“谢小姐指点!”声音一落,身形一闪,迅速的往外而去。

    子情回过头,看着他还板着一脸张,一身的肃杀之气,不由感到好笑的说:“我都没你这么生气,你气什么?”她也不过是在那一瞬间冒出了杀意,而他只不过听到她的话,却也怒成这样?

    “胆敢偷看你沐浴!真是色胆包天!”他都小心翼翼的呵护着,竟然有个不知死活的胆敢偷窥她?真是死一千次也难消他心头怒火!

    闻言,子情一怔,继而一笑说:“谁说给他看去了?那人不过才靠近我就知道了,再说,就算追风没捉到人,他也活不久。”男子的气息略重,所以当那声音靠近时,她只需侧耳一听,便能知道那窗户之外的是一名男子,从他刻意放慢放轻的脚步来看,本着安着不怀好意的心态接近,要真的让辰捉住了,他就死得惨一点,要是没被捉住,他也必死无疑!

    听到她的话,他的怒意才渐渐的平息下来,带着一丝疑惑的问道:“你不是说只是打伤了他吗?怎么就活不久了?”

    子情只是笑了笑,辰只知道她对医术略有研究,却不知她的毒,才是最厉害的,凡是中了她的毒,除了她之外,没人可以解得了!而在打伤了那名男子的同时,她把毒异入水滴射窗而过,水滴射入他的身体,毒,自然就顺着他体内的血脉开始扩散,刚开始是察觉不出的,当察觉出来时,离死也不远了。

    她站了起来,说道:“送我回去吧!我也该走了。”呆在这里事情也多,还不如她回青山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来得好。

    “你真要走?”他看着她问着。

    “嗯,出来也够久了,回青山我还有点事情要去做,所以想回去了。”她说着,清幽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那好吧!我送你回去。”他说着,也站了起来,又道:“四大名山以武论名之盛会就要开始,等我安排好这里的一切后,到时我也会去青山。”

    闻言,她目光轻轻一闪,四大名山以武论名大会,到时她不知还有没在青山,毕竟她是打着在那之前离开的。不过她却还是点了点头说:“那到时见吧!”

    “那走吧!我带你去拿夜光杯和葡萄酒。”

    “嗯。”她轻声应着,又说:“顺便去跟你爹娘辞行吧!总不能这样就走了。”于是,在辰应了一声后,两人半肩往外走去……

    辞别了两人后,他们两人与来时一样站在雪龙的背上往青山而去,只不过除了那趴在龙头上面的雪狐之外,还多了几坛葡萄美酒。

    “你的两只幻兽没带出来?”辰问着,依然是他搂着她的腰,向自己的身体为她挡去同刮来的风,把她护在怀里。

    “没有,我让他们守着小屋,火龙和冰凤两个要是一出来,一定会到处惹麻烦。”那两只小兽,虽然还没到成年期,但那实力却是强悍到让她无语,捣蛋的程度也几乎到了人神共愤的程度,为免惹麻烦,她就让他们留在青山上了。

    “它们也应该快到成年期了,到了成年期后,除了幻化成人形之外,还可以和雪龙一样带你飞行。”

    “嗯。”她轻声应着,看着脚下的雪龙,问道:“你这雪龙怎么不见变过人形?”她很少见他叫雪龙出来,就算有时见到也是见到他运用轻功踏风而行,更别说有见过雪龙幻化成人形了。

    “雪龙是成年期的上古神兽了,自然跟你的那两只不一样,没有我的命令,它一向呆在幻兽空间里。”他搂着她傲然伫立于龙身之上,如同天下王者一般俯视着大地,白色的衣袍在风中呼呼的吹响着,墨发在空中凌乱的舞动着,一身的霸气,一身的卓绝,浑天而成的尊贵气息令人见之移不开眼。

    两人不知在空中飞行了多久,直到,身下雪龙的速度放慢了下来,他们从云端中下来,绿树青山映入眼中,在两人边说话的瞬间,已经来到了青山之中,当雪龙泛着银色光芒的龙身在天空中一闪而过向凌峰山飞腾而去时,那些偶然瞥见的人不由惊呼一声。

    “你们有没看见刚才那是什么?”

    “什么?”有人不解的问着。

    “天上啊!刚才有一道银光闪过,咻的一声就过去了,上面好像还站着两个人。”那名弟子惊呼着,抬高着头一双眼睛往天上看了看,却已经不见了那抺银光,更别说看到人影了。

    另一人也学着他抬着头看着天,映入眼底的是一片的蓝天白云,不由瞪了旁边的人一眼说:“哪里有什么人影啊?连只苍蝇也没有。”

    “真的!我刚才真的见到了!是一道银色的光芒,那光芒上面还有两抺白色的身影,分明就是人来的!”那名弟子一再的强调着。

    “也许是谁的幻兽也不一定,不过我们青山好像没有谁的幻兽是银色的吧?”另一名弟子说着,想了想,又道:“也许是别处来的人也说不定,不过我们没看见,说了也是白说,理那么多做什么?走吧!听说那被派出去的人在早上都回来了,我们也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可听说了,好像是有别人接手了他们的任务。”

    “走走走,看看去。”几人说着,一同往前而去。

    另一边,凌峰山之中,雪龙停落在子情屋前的草地上,原本站在它身上的冷绝辰和子情皆走了下来,雪狐也抖了抖一身被吹得竖起来的雪白皮毛,身体一窜,快速的溜入树林里去玩耍。

    辰拿下了雪龙身上放着的几坛葡萄酒,原本在天上飞行时,是雪龙用它的尾巴缠住了这几坛酒,才免去了被打碎的可能。

    “放着就好了,我自己可以搬。”子情说着,搬起一坛走进屋子里,见火龙和扬都没有回来,心知他们定然是在她爷爷那里跑不掉,走了进去,找了个地方放下,再把身上背着的小药箱取了下来放在床边,这才走了出去。

    辰也跟着把葡萄酒放在她的屋子里,这才走了出来说:“我还要去揪出那个人,先走了。”他还要回去把一些手尾处理好,毕竟现在打理着暗城和他的神魔殿,一般的人是处理不了他的事情的。

    “好。”她轻声应着,清幽的目光静静的看着他,心下却很是复杂。

    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后,这才跃上了雪龙的背,随着雪龙飞窜而起而迅速的消失在云端之中……

    看着他的身影离开,子情这才收回了目光,正准备回屋子里去,不想一回头,却看到一抺熟悉而陌生的身影正向她走来,看到来人,她清幽的目光中不由闪过一丝诧异的光芒。

    他怎么会在这里?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