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3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六章 当年内幕,惊见柔儿
    “你跟雪衣先留在这里,湖心小筑也是我们的家,也要你们守护着才行。”子情轻声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说:“而且有机会我会让你跟在身边的。”

    “嗯,小姐放心吧!我和雪衣会守护着湖心小筑的,不会让人到这里来撒野。”红衣点了点头,脸上扬起了一个明媚的笑容。

    一旁的几人听到她的话,不由笑了起来,雪衣轻笑着:“你以为湖心小筑是什么地方?大陆上的名门家族进了我们这梅林,也要守我们这里的规距,敢在这里撒野的人,除非他是不想活了。”

    “呵呵……那是,我们湖心小筑的威名可一点也不比那些大家族差,小姐,你治好了那雷战祈,到时毒医之名一定又会越加的响亮,他的手可是寻了好多名医都治不好的。”紫衣轻笑着,看着她们的主子,眼中尽是崇拜神色。她何其有幸,能被小姐所救,又跟在她的身边,当她被小姐救因的那一刻,她就打定主意这一生都要追随着她,在她的身边侍候着!

    听到她们几人的话,子情只是浅浅的笑了笑说:“你们几人一直都留在这里,也很少外出,再过些天的四大名山比武盛会,你们要是感兴趣的话也可以去看看。”

    “真的?”几人一听,不由眼睛一亮。

    见她们几人的神色,她不由轻笑:“当然。”

    “太好了小姐!”几人欣喜的说着,相视了一眼,眼中尽是期待的光芒。四大名山比武盛会,十年才一回,她们能去观看,自然是开心不已。

    看着她们几人欣喜的神色,子情也不由笑开了……

    另一边,碧落山庄之中,此时,一身玄色衣袍的墨成轩负手站在庭院中,看着那蓝天白云,眉头微锁着。当年在名剑山庄里见了墨墨一面,却没有机会与她说上几句话,这几年来,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她是这是哪里呢?为什么不让人带一些她的消息回来?免去他一心的记挂。

    再过些天就是四大名山比武盛会,她到时会去那里吗?今年她也年满十五了,是应该回家了吧?十年了,整整十年了啊!柔儿,你在天上看着吗?我们的女儿,她已经长大成人了……

    庭院中,静静的,只有他一人负手而立着,思及往事,一身悲伤弥漫着他的全身,浓浓的哀伤令人见之也不由心头一酸,饶是他在外是人人敬仰的碧落山庄庄主,集威严与正气于一身,威摄众人,可,在人后,他也一个会思妻念女的普通男子。

    院子外,一男一女两个年约十岁的孝在院子外蹉跎着,他们手里一个端着一杯茶,一个手里端着一盘点心,两人一样的身高,一样的容貌,而在他们的身后,跟着一名模样娇美的美妇人,娇美的容颜之上,眉心的一点淡淡的愁绪为她添上了一抺楚楚动人的神态,一身红色暗花纱裙,配以浅色的抺胸,丰胸细腰,身段迷人。

    她,就是当年墨成轩带回来的林婉倩,而那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孝,则是她的孩子。

    看着那两个站在她面前的孩子,她一双美目中不由掠过一丝厌恶与恨意,快得让人觉得那只是一瞬间的错觉,因为在下一刻,她便轻身上前,语带温柔的说:“去吧!你们爹爹就在里面,把这个送进去给他。”

    “娘亲,可是爹爹不喜欢见到我们。”

    男孩低下了头,看着手里端着的点心,眼中闪过一丝受伤的神色。他不知道为什么爹爹从没对他们笑过,也不跟他们说话,更从没正眼看过他们一眼,他们听庄里的人私底下说起过,爹爹以前有一个女儿的,不是他们的娘亲生的,是那已经死了的庄主夫人生的,爹爹很疼那个姐姐的,可是,他们也是爹爹的孩子,为什么爹爹就不喜欢他们呢?

    “娘亲,要是爹爹又把我们赶出来呢?每次爹爹见到我们总是板着脸,很讨厌我们的样子,娘亲,为什么爹爹会讨厌我们?”女孩也跟着问着,她也想知道,可是他们的娘亲从来都不说。

    闻言,她眼中闪过一抺幽光,神色不明的看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怎么会呢!你们是他的孩子,他又怎么会讨厌你们呢!只要你们乖乖的,他一定会喜欢你们的。”林婉倩轻声说着,哄着他们说:“快,进去吧!茶都要凉了。”

    两人相视了一眼,咬了咬唇,这才点了点头的往里面走去,当看到那抺负手而立,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时,两人有些不安的轻唤了一声:“爹爹。”

    听到这声音,墨成轩不由皱起了眉头,板起了脸回过了身,看着那两个怯怯的站在那院子处的小身影,并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神色却已经在说着,他不喜欢看见他们!

    这边,在外面的林婉倩也跟着走了进来,看了两个站在一旁不敢乱动的孩子一眼,便轻身行了一礼,唤道:“婉倩见过庄主。”

    “你来做什么?”墨成轩冷冷的一瞥,目光从她的身上扫过,不带一丝的感情,甚至还有着一丝的厌恶。

    “成儿和双儿想见见您,所以,所以我就带他们过来了。”她轻声说着,娇柔的声音带着几分的忐忑,那模样,像是生怕他会生气似的。

    随着她的声音一落,一旁的两人这才走上前,女孩双儿端着手里的东西说:“爹爹,喝杯茶吧!”说着,双手微微抬高,目光希翼的看着他,希望他可以喝她端过来的茶。

    “爹爹,成儿这里有糕点。”男孩也把手上的糕点往上递去,希望他可以拿上一块。

    墨成轩不带一丝感情的目光落在面前两张一模一样的小脸上面,并没有伸手去接,也没有任何表示。这两个孩子从会开口说话就一直叫着他爹爹,但是,他却从没应过他们一声,因为喜欢不起来。

    这两个孩子,林婉倩说是当年一夜迷情后所怀上的孩子,当年他把她带了回来,安置在一个偏僻的院落中,却并没有给她任何名份,渐渐的他也忘了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而当他知道他与柔儿的女儿墨墨还活着时,更是欣喜若狂,谁知在不久后,这个女人却让人来告诉他,她已经怀了几个月的身孕,当他知道时,马上命人把胎儿打掉!

    他可以接这个女人回来,放在山庄的某一个院子里让她过完一生,但是绝不允许她生下他的孩子!谁知,当时那大夫却说,胎儿已经成形,若是强行打掉,必定一尸两命,当时他只觉得气愤不已!这个女人是故意的!她故意等孩子在她肚子里七八个月的时候才让人来通知,她就是知道他会要她打掉孩子!

    当时,他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念之仁,竟然会为自己带来这样的麻烦,可那里已经后悔也没有用了,所以也只好让她把孩子生了下来后,让他们母子在那小院子里过日子,不过没想到她竟然生的是龙凤胎,起初几年倒还安份,不过随着这两个孩子渐渐大起来,她就用着一个个的借口带着两个孩子来见他。

    “把你的两个孩子带下去,我不想看见他们!”他冷冷的开口,转过身去。从那两个孩子的出生,他就没理过他们,甚至更因为这个女人而厌恶着两个孩子,就连两人的名字也是她自己取的,不过因他从没对外公开两个孝的身份,所以他们没有姓,只有名。

    “爹爹……”两人一听,不由把手里端着的东西放在一旁的桌面上,跑过去拉着他的衣袖轻摇着,语带哽咽的说:“爹爹,爹爹我们很乖的,我们不会惹爹爹生气,爹爹,你看看我们吧!你理理我们吧!”

    墨成轩冷冷的扫了那一旁的林婉倩一眼,沉声喝着:“看来你是舒服的日子过腻了,你忘了我当跟你说过什么话了吗?忘了我警告你什么了吗?若不想被赶出去,就马上把两个孩子带下去!”他冷冷的喝着,衣袖一拂,拂开了两个拉着他的孝。

    他的孩子,只有一个,那就是她与柔儿的女儿,墨墨!

    听到他无情的话,林婉倩不由心头一寒,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她微垂低着头,一含想哭却不敢哭的模样,却没有听他的话带着两个孩子马上就下去,而是顿了一下,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的,抬起头来看着他。

    “庄主,我知道你是个负责任的大丈夫,我也知道你一直以来都不喜欢我,你为了那一夜酒后乱性而负责,把我接回了山庄,让我衣食无忧,免我颠沛流离之苦,虽然这十年来我在山庄里没名没份,是一个特殊的存在,我也无悔,只因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可是,两个孩子是无辜的,他们没有做错什么,他们是你的孩子,为什么你就不愿接受他们呢?”

    “我的孩子?”墨成轩冷冷的一扫,语带冰霜的说:“我与我夫人生的,才是我的孩子,其他的,都不算!”

    被他那冰冷的目光直视着,林婉倩不由一阵心虚,强自镇定的说:“我不敢与已故的夫人相比,可是,成儿和双儿是你的骨肉啊!你不待见我可以,怎么可以不待见他们呢?两个孩子,他们嘴里一直念叨着你,他们很渴望有你的疼爱,他们很希望你可以接纳他们啊!”

    “你以为,你生的孩子可以与我的柔儿所生的墨墨相比?”他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说:“当年若不是你等到将近临盆才告诉我你有了孩子,你以为我会让你生下来?我没跟你算这笔帐就已经是厚待你了,你别开口闭口的拿这两个孩子来说事!若不是念着那一点血脉,你以为我会容忍着他们留在我这碧落山庄里?”

    听到这话,一旁的成儿和双儿眼中尽是受伤的神色。他们不知爹和娘之间发生什么事,但是他们知道,爹是不会喜欢他们的……

    被他这么说,她不由沉默了下来。当年,那所谓的酒后乱性一夜迷情,只是一种假象,他从来都没碰过她一下,在这碧落山庄十年,他更是从没拿正眼瞧过她,她从开始的暗暗仰慕到最后的心死如尘,她知道他是不会爱上她的,也不会多看她一眼,为了她原本的任务,她忍受了一种女人所不能忍受的屈辱!

    为了可以接近她,为了可以留在这碧落山庄里,为了方便下手,她本就打算让他与她发生关系,谁知那一夜他醉得一塌糊涂,根本就是连动都不会动一下,她无奈,为了让他相信那一夜她确实是跟他发生了关系,在主子的命令之下,她被主子派来的男人破了处子之身,为了确保能怀上孩子,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主子都派了那名男人来与她行苟且之事!十年了,她花费了十年的青春,十年的美貌,十年的心机,她岂能容忍她的任务的失败!

    本以为自己无法接近他,那就让孩子去接近他,谁知他不止对她绝情,更是对两个孩子也绝情!十年的时间,她用了十年的心机,竟然还无法探查到她要找的东西到底放在什么地方!这一回的四大名山比试盛会,他一定会前去,这个机会就是她最好的机会,她一定要把碧落日庄搜了个遍!找出她要找的东西!

    “下去!”他沉声一喝,久居上位者的威仪尽显无疑,强大的气势令人不敢忽视。

    见状,她只得强忍下心中的愤恨,一脸柔顺的带着两个孩子离开。回到他们自己的院落中,她放开了牵着两人的手,一回身,手掌猛的掴向了两个孩子的脸。

    “啪!啪!”

    两声清脆响亮的巴掌声响起,两个孝的脸当即刷的一声浮现了一个红红的手掌印,两人似乎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打骂,只是捂着脸,含着泪,却不敢哭。

    “我养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连你爹都不要你们,我要你们干什么?没用的东西!我养你们做什么!”林婉倩一边咒骂着,一边发狠的掐着他们的手臂,两人一吃疼,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娘、娘亲,别打了,别打了……”两人哭喊着,一边躲着她,心里也是伤心得要死,为什么爹爹不喜欢他们,就连娘亲也不喜欢他们?

    “没用的东西!我当初为什么就要生下你们!你们是我的耻辱!是我忘不掉的耻辱!我打死你们!打死你们!”林婉倩拿起了放在一旁的藤条,咻咻咻的直往他们的身上抽,把一身的怒气都出在他们的身上。

    “呜……娘、娘亲,娘亲……别打了,别打了……”

    两人一边躲着,一边跳着,藤条打落在身上,痛得他们身体一缩。因为他们两个不被承认,所以也没人教他们修炼武功,现在被打,也只知道本能的闪躲。

    另一边,在他们几人走后,墨成轩这才转身往房中走去。他来到床上盘膝坐好,准备开始修炼着内功心法,却在一时间有些闪神,想起了那些事情。

    在柔儿遇害后的三个月,他听派出去的探子回报说,柔儿身怀那至高无上的凌天心法口决,当时他并不相信,只认识那只是谣传,但是在一年后的某一天,他突然记起柔儿每个晚上都会让他修炼的那套心法,因为那套心法与一般的心法不同,所以当时他就问柔儿那套心法有何作用?还记得柔儿笑说,那是她娘家的秘传,男子修炼之后,有相当于虎鞭鹿丸的功效,最适合每晚睡前修炼。

    当时他只是笑了笑,知道她是不会害他的,也知道那套心法定然是有强身健体的功效,要不然柔儿也不会一定要他必需在每晚睡前修炼。后来因为柔儿和墨墨遇难,他一度伤心难过,便那那套心法给忘了,直到一年后才猛然记起,在仔细琢磨之下,才知道原来柔儿每晚要他修炼的心法,竟然就是那至高无上的凌天心法!也在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柔儿与墨墨会遇难,是因为这凌天心法……

    这几年来,他努力的修炼,虽然才悟透了第四层,但这对他的武功修为却已经起到了很大的帮助,在凌天心法的帮助之下,如今的他,已经是金玄武神品阶的强者!

    “柔儿,如果你还活着,那该多好……”他低低的唤着,声音中有着无法抹去的伤痛,有着对她随着岁月的增长而越发无法遗忘的深情……

    几日后,在一处小城镇上,雪柔一身白衣,一头银发的优雅而从容的走在大街上,她银色的发色,绝色的容颜,让从她身边经过的众人都忍不住的回头朝她看去。

    “那名女子是谁啊?怎么头发是银色的?看起来好像也很年纪啊!”

    “就是,长得还很美呢!怎么头发就是银色的?”

    “那四大名山比武盛会就要开始,既然她也是准备上青山看热闹的也不一定呢!”

    “也对,大陆上什么奇怪的人没有,见多了也就习惯了,只是这名女子,长得还真的好美,真是可惜了她那一头银发了。”路上的众人叹息着,目光随着那抺走远的身影而移动着,很是奇怪,那么美丽的一名女子,怎么就有一头银发呢?

    “小二,给我上点吃的来。”雪柔走进一有酒楼坐下,优雅温柔的气质,再加上她绝色的容颜和一头银发,一出现就吸引了酒楼里众人打量的目光。

    坐在酒楼角落处的几名大汉斜斜的打量着她,一边喝着酒往嘴里丢着花生米,一边邪邪的问着身边的几个同伙:“你们看那个银发女,猜她有多大?”

    “容颜长得倒称得上是绝色,看起来像是二十多岁的女人,你们看她没盘着头发,估计是还没嫁人的吧!不过这么年轻就一头银发,倒还真是少见。”另一名汉子说着,一边打量着那坐在另一边的雪柔。

    “小姐,来,先喝杯茶,小菜什么的马上就好!”小二笑容满面的迎上了上去,帮她加了热茶后,点着头哈着腰的快步到后面去吩咐上菜。

    雪柔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目光则落在外面大街上的行人身上,静静的看着,她优雅的举止,温柔的神态,让酒楼里的一从男子都看呆了眼,一个个痴痴的看着,有的连手里端着的酒洒落了一地也还混然不知。

    她大哥送她出了灵蛇岛后,她这一路慢慢走着,欣赏着大陆上的一切,寻找着自己遗失的记忆。她大哥告诉她,在这片大陆上,她可以找到解开她心结的人,却没有告诉她,她应该要去哪里找?以及,那个人是谁?

    离开灵蛇岛后,她的身心似乎得到了自由一般,心头隐隐的有着一股期待,期待着什么,她却说不上来,她怀着期待的心情在路上走着,就连那百姓们看着她的一头银发的奇怪目光,她都欣然的接受了。

    大哥曾经说过,她的发丝原本是黑得如墨一般,丝质顺滑,不过因为那一场意外,虽然救活了她,但是因为用药的缘故,她的发色才变成了银色。本来是打算去天山的,不过四大名山的比武盛会就要开始了,她打算直接上青山得了。

    “这位小娘子,你是一个人吗?要不要我们陪你解解闷?”那原本坐在一旁的几个大汉走了过来,一脸笑意的来到雪柔的面前,只是,那脸上的笑,却是让人看了很是厌恶。

    思绪被打断了,她好脾气的回过头来看着他们,打量了一下他们几人,绝美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轻声开口说道:“不用了,我喜欢清静。”

    没想到她还会朝他们露出温柔的笑意,几个汉子见了目光都直了,嘿嘿一笑的说:“你一个人也挺寂寞的,不如我们一起喝几杯吧?”说着,就等她应话,已经拉开了桌边的椅子坐了下去,其中一人回头冲着小二大喊着:“小二,快给我们上酒来!”

    酒楼的老板和小二见状,不由替雪柔担心,见她一脸温柔的笑意,由始至终都没有因那几个大汉的打扰而出现不愉快的神情,心下一番思量后,这才对小二点了点头,让他给他们送酒去。

    看着不请自坐的几人,雪柔唇边带着温柔的笑意,目光落在他们几人的身上,说:“我好像没请你们坐下。”说着,慢慢的敛下了眼眸,白皙纤长的手指轻轻的把玩着手中的杯子。

    几人被她那双好看的纤纤玉手给迷住了,目光一直紧盯着,嘿嘿直笑的说:“好像是没有。”

    “那你们可否离开呢?我吃饭不喜欢被打扰。”她依旧一脸的温柔,说的话就像在是与他们商量着一般。

    几个大汉一听,流里流气的笑道:“有我们陪着你一起,你的胃口会更好,再说,我们坐在这里,也可以帮你夹菜啊!”几人脸皮厚,根本没有离开的打算,而他们也看准了,这说话温柔的女子,也奈何不了他们几人。

    雪柔轻轻一笑,抬眸看了他们几人一眼,说:“你们说,三个红武士打得赢一名白玄武尊么?”她轻声问着,脸上的笑容依旧是那样的温柔,然,她所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几个汉子一愣。

    “你开玩笑的吧?三个红武士就想打赢一名白玄武尊强者?就是三十名红武士与一名白玄武尊对着干,也会被秒杀了!”

    “哦?既然知道,那你们还坐在这里干什么?”她轻笑着看着他们,一脸的无害,看不出有一丝的杀意。

    几人脑袋太笨,竟然没会意过来,而是愣愣的问着:“什么意思?”一名白玄武尊可以秒杀三十名红武士,关他们坐在这里什么事了?

    “你们说呢?”

    “啊!”

    突然间,其中一名汉子惊呼了一声,猛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迅速的退到一旁去,一脸惊恐的指着她说:“你你你、你是白玄武尊强者?”

    “什么?”另外两人一听,回头细想,也惊得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迅速的躲到一旁去。开玩笑的吧?她竟然是一名白玄武尊?

    几人迅速的躲到一旁,偷偷的打量着她,见她举止优雅而从容,从他们刚才走近她她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而她说出那样的话来,不就是为了告诉他们,再不走,她可要动手了吗?见她容颜绝色,一头银发,这样非同一般的人,又怎么会是普通人呢?他们真是眼睛被鬼遮住了!

    想到这,几人心头升起一阵后怕,今天真是出门不利了,竟然想去调戏一名白玄武尊强者,要是她对他们动了杀念,他们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死!

    酒楼的众人听着他们的话,也不由惊愕的朝那名神色自然的银发女子看去,见她悠哉的喝着水,继续把目光落在外面的行人身上,似乎从未被打扰过一样。

    而原本准备送上酒的小二,机灵的把酒放在一旁,换上了热腾腾的小菜,一脸笑意的来到她的桌面:“小姐,小菜好了,您尝尝吧!这可是我们酒楼的招牌小菜。”说着,把托盘里的几个小菜摆放在她的面前。

    “嗯。”雪柔轻声应着,看着面前的几个小菜,这才说:“这没你事了,你退下吧!”

    “好。”小二一听,这才快步的退开了。

    “小二,给我拿点酒菜上来。”

    这时,一抺粉色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娇俏的容颜,玲珑的身段,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闪动着灵动的神采,脸上带着盈盈笑意,一派阳光活泼的模样,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跟在子情后面叫着姐姐的洛菁宁。

    她一进里面,见酒楼里的气氛似乎有些奇怪,灵动的美目当即一扫,在见到那抺靠窗而坐的白色身影时,眼中不禁闪过惊艳的神采,尤其是当看到那张绝美的容颜与她曾见过的那人有些想象时,不由快步的走了过去,一屁股就往椅子上坐下,身子往前趴着,好奇的看着她,带着几分疑惑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唤着:“姐姐?不会是你吧?”

    突然跑出一名娇俏的少女唤着自己姐姐,雪柔不由微怔,打量着面前的这名一脸天真的娇俏少女,绝美的脸上泛上了一抺温柔的笑意,正打算开口时,不想又听她的声音传出。

    “姐姐,你五年前怎么要走也不跟我说一声?抛下我就走了,你都不知道我追出去找你都没见到你的影子,姐姐,你的头发怎么变成银色的了?我们不过也才五年没见,你怎么好像长得比我大了好多似的?”她疑惑的说着,一边打量着她,看到她脸上的那抺笑容时,也是扬起了一抺欣喜的笑意的说:“不过姐姐,你比五年前温柔多了。”

    听到这话,雪柔忍不住的轻笑出声,为她的迷糊感到好笑,看着面前一脸疑惑的少女,她温柔的说:“小姑娘,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而且,你也不能叫我姐姐,我今年已经三十有余了。”

    “啊?你三十多岁了啊?怎么看起来像二十来岁似的?真的好年轻喔!原来你不是我姐姐啊?难怪我刚才还想着,怎么姐姐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不过你跟我姐姐长得还真像,她也是和你一样,长得好美。”洛菁宁喋喋不休的说着,粉嫩的小口一张一合的,那脸上的表面十分的丰富,看得雪柔眼中的笑意加深了。

    在听到她说她姐姐和她长得相像时,微微一怔,笑道:“你自己的姐姐,怎么五年没见就会认错了?她是去学艺了吗?你们怎么会这么久没见?”心下有些好奇,难道她和她口中的姐姐长得很像?

    “我叫洛菁宁,那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她笑盈盈的问着,越看越觉得她跟她姐姐长得好像。

    “你可以叫我雪姨。”她温柔的说着,带笑的目光看着面前娇俏的少女。

    “雪姨啊!雪姨你长得真美。”她笑盈盈由衷的赞美着,说:“其实她也不是我亲姐姐,不过是我五年前要去名剑山庄的品剑大会时遇到的,当时我和她一起去名剑山庄,她还拿走了那把与龙啸剑齐名的凤吟剑呢,我姐姐好厉害的,不过我当时忘了问她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了,所以一直找不以她。”她有些郁闷的说着,每次她一提起这事,就懊恼不已。

    听完了她的话,雪柔不禁又是一笑,说:“你连人家叫什么名住哪里都不知道,就管人家叫姐姐啊?那她应了你没?”真是可爱的小丫头,呵呵……

    “当然应了呀!我可是追着她叫了一路的姐姐呢!她也没反对。”洛菁宁笑盈盈的说着,一手托着下巴说:“不过我已经五年没见到她了,也不知她上哪里去了?”

    “有缘自会相见,不用急。”她温柔的说着,对她说:“小宁,你是一个人吧?一起吃吧!”

    “好!”洛菁宁欣喜的一笑,点了点头接过她递上来的筷子,一边说:“雪姨,我是天山的弟子,前些天回家了,因为再过些天就是四大名山比武盛会了,所以赶着回去,雪姨,你怎么也是一个人啊?”说着,夹起一口菜吃了起来。

    听到她的话,雪柔一笑说:“我准备去青山看四大名山的比武盛会。”

    “四大名山的比武盛会十年一次,大陆上的人都很重视,现在很多家族都已经起程前往青山了,雪姨,出了这个小城之后我们就不同路了,不过我们在青山可以再见到喔!”

    “我一个人走得慢,沿路还到处去看看风景,不过在比武当天,我应该还是会到达青山的。”她轻声说着,又笑道:“不过到时能见到你的机会不大。”

    “为什么?”洛菁宁不解的问着。

    她一笑,说:“我到时应该也就只在远处观看,并不会上前,而且,到时大陆群雄汇集再加上四大名山的弟子们,一定是人山人海,谁又能在那么多人当中找到谁?”

    听着她的话好像有点道理,她不由点了点头说:“好像是。光是四大名山的弟子就已经数不清了,再加上各大世家所带来的人,谁还能找得到谁啊?”她说着,又道:“不过雪姨,要是我在四大名山里找到我姐姐了,到时我一定介绍给你认识,我没有骗你的,她真的跟你长得很像喔!不过她没有你这么温柔,嘻嘻,她好像比较冷,不怎么喜欢跟陌生人说话。”

    “好。”雪柔轻笑着应着,也好奇着,她口中所说的那人跟她有多像?

    而另一边,在青山中,一身张扬的红衣着身的白逸,也就是霍逸来到凌峰山中,寻遍了子情的屋子,也没见半个人影,不由一挑眉梢,暗忖:上哪去了?怎么不在?

    “白逸?”子砚从树林中走了出来,看着几年不见,变得越发妖孽魅人的白逸一眼,五年的时间,他多了一份的内敛,变得越发的深不可测,那一身浑厚的玄气气息,沉稳的身姿,一看就知他的实力定然比以前提升了不止一个品阶。

    听到声音,他回过头来,见是子砚,便双手环着胸,微扬着下巴半眯着桃花眼,一脸邪肆的说:“怎么?五年没见,不认识了?”声音一落,他也打量着他。

    “你是来找子情的?她不在这里。”他说着,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闻言,他眉头一挑,说:“我知道她不在这里,我是想知道,她去哪里了?”好不容易有机会来见她,她倒不在这里?不会又跟那冷绝辰去了吧?这个念头一在脑海里划过,心头不由升起一丝失落,看来她对冷绝辰倒是不一般呐!

    不知他在想什么的子砚顿了一下说:“她没有说她去哪,也没说何时会回来,不过四大名山比武盛会,她一定会回来看的,你若想见她,应该也得等到那时了。”

    “好吧!那你要是见她回来了,跟她说一声我来找过她,我就先走了。”他挥了挥手,衣袍一扬大步离去。

    见他离开,子砚不由目光微闪,没想到五年时间,一个个都往这里前来。他知道在不久前白煜也回来过,倒没想到他们一个个都这么把子情放在心上。不过,她这一回是去哪了?不用他跟着,算上今日,这已经是第七天了。

    与此同时,在湖心小筑中,雷战祈照样来到这里,随着那红衣上了小筑,当她依旧的递上药丸时,他用早就准备好的药丸换下了她的药丸丢进口中,半响后,身体也朝地上倒了下去。

    几人看到他吃下药丸,雪衣便说:“把他扶进去吧!”于是,几人便把倒在地上的雷战祈扶了进去,放在那小床上面,这才退到一旁,雪衣去熬药,红衣上前脱下他的上衣,紫衣和青衣则站在一旁候着。

    子情拿出银针在小床边的椅子上坐下,瞥了昏迷着的人一眼,便开始扎针,而她们几人则在一旁看着,没有出声打扰。这已经是最后一天了,治完这最后一天,他的手也可以恢复正常,而她也是时候回青山了。

    当她的银针扎下他的手臂时,见他的眼皮似乎微微的动了一下,她不由目光轻闪,面纱下的唇角微微的勾起一个小小的弥漫,拿出一根银针,就往他的晕穴扎去。

    因为连续几日他都是失去了知觉不醒人事的,对一切的事情都无所知,不过他的手在一日日的恢复却是让他很是惊奇,因为那速度真的可以称之为神速,所以今天就想等她治疗后,看看能不能见一见这毒医是怎样的一个人,谁知他都还没机会可以窥知一二,这毒医竟然就知道他醒着,只觉那一针扎下来,他整个人也瞬间失去知觉,最后的一个念头是。

    好敏锐的一个人。

    子情专心的转动着扎在他手臂上的银针,直到收起最后一针,她示意几人把他扶出去。这几日皆是这样,他连她的面都没见着,而他的手,是一日日的在恢复着,在她治疗的第五天,他的手几本已经就恢复了知觉,可以自由的活动,再加上这两日的草药和银针治疗,今天过后,便可大功告成。

    紫衣几人把他扶出去后,见他半响也没醒来,有些好奇的问:“小姐,怎么他今天这么久还没醒啊?”

    “他今天的药丸没吃,并没有昏迷,不过我刚才给他扎了一记,足够他睡上个刻钟的,没那么快醒过来。”子情轻声说着,收起了东西后,便进了里面准备换回易容好回青山。

    “什么?他刚才没昏迷啊?”几人一听,不由微怔,瞪着一双美目看着那此时还没醒过来的雷战祈,暗骂,心眼还真多,竟然想偷窥她们小姐!

    “我先走了,这几日应该不会出来了,你们要去看四大名山比武盛会,到时我们就在青山见吧!”说着,她已经换回了原本秀丽的易容,看了那还晕着的雷战祈一眼,这才收回了目光跃下小船。

    “小姐我送你。”红衣也跟着跃下小船,划着船桨往湖边而去,送她上了岸后,看着她的身影在梅花林中消失,她这才往回而去。

    约半柱香后,昏迷着的雷战祈这才醒了过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见四衣女子站在他的面前,一个个用着怪异的目光看着他,他心知,定然是毒医把他没吃下那药告诉她们几人了,从地上站了起来,神色自然的看着她们几人问:“几位姑娘,你家主子呢?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他帮我把手治好了,我想当面谢谢他。”

    “雷少主,我家主子说你醒了就送你离开,你来治疗也是有付出诊金的,我们主子说不用道谢了。”红衣说着,拿着一双美目瞪着他,要不是小姐说,她们还真不知道原来他竟然没吃下药丸!

    “既然如此,那雷某告辞了。”他沉声说着,一拱手,对几人说:“今天就不劳姑娘相送了,我还要去青山,就此别过。”声音一落,只见他唤出了双翼金虎往青山而去。

    “他不会是去青山了吧?”紫衣看着他离开的方向,不由喃喃的说着。

    “估计也是,他不是跟咱们小姐是认识的吗?这会手恢复了,也许是去青山跟小姐说吧!”红衣笑说着。

    一旁的青衣一听,说道:“小姐帮他治好的,他还去跟小姐说,这事怎么看都觉得有些怪异。”

    “呵呵,他不知道小姐就是毒医啊!”雪衣轻笑着,看着他离开的方向说:“他那只幻兽的飞行速度很快,也不知他到青山时小姐到了没有。”

    “小姐的轻功那么厉害,我说小姐一定比他先到青山!”紫衣笑说着。

    “就是。”红衣也跟着点头附应着。

    而在青山处,子情回去后却并没有直接回她的屋子,而是去了她爷爷那里,见火龙和扬两个小家伙一脸笑意的帮着做事,她不禁有些意外的问:“爷爷,怎么今天他们两个会这么听话了?”平时叫上他们两人帮她爷爷的忙,他们可是死活不肯的,这会干着活,竟然笑得一脸开心?

    “呵呵,我告诉他们,乖乖听话帮忙,今晚让他们喝葡萄酒。”老者笑呵呵的说着,两只上古神兽竟然也贪杯,他见了都乐死了,这几天他们跟着他,每天晚上他都会小饮两杯,这两只兽兽起初是不怎么感兴趣的,不过喝了一口后,天天吵着要喝。

    “主人,你回来啦!”两人见到她回来,都抬起小脸冲她一笑,说:“主人,葡萄酒真的很好喝喔!我们这几天总在喝,那一坛快被我们喝完了,主人,还有吗?”两人问着,小脸带着希翼的看着她。

    “原来幻兽也会喝酒?”她笑问着,走到她爷爷的身边坐下,好笑的看着他们两个。

    “主人,我们可不是普通的幻兽,我们是上古神兽!”两人异口同声的强调着,小脸上尽是认真的说:“我们是能变成人形的上古神兽,我们是拥有超凡能力的上古神兽,我们不止气势强大,威压强大,就连战斗力也是十分的强大,岂是那些普能的幻兽可以相比?”

    “呵呵……”子情轻笑着,说:“原来这样啊!不过就我所见,你们两个变成人形也不过是个三岁大的孩童,变成兽形又还不能带我飞行,至于战斗力,呵呵,爷爷一人就可以把你们两个搞定了,还直没看出哪里强大了。”

    听到她的话,火龙和扬不由蔫了,小脸垂到了地面去,它们还没到成年期啊!自然不能变成年的人形了,至于兽身,它们也还没长大,步入成年期,要带主人飞行,确实是还做不到,而主人的爷爷,它们可不是打不过他,而是让着他罢了,要是真让它们来真的,估计非死也成重伤。

    “跟你们说着玩的,知道你们厉害了,快帮爷爷做事,今晚让他请你们喝酒,不过可不能喝太多,免得到时东倒西歪的。”她轻笑头,见火龙和扬顿时眼睛一亮的抬起头,这才对她爷爷说:“爷爷,我可能到时看完四大名山的比武盛会后就会离开,如果你以后有事找我,就让人带信到湖心小筑。”

    “好,我知道。”老者点了点头说:“你打算离开的这件事,有没跟你师傅说一下?他也教导了你这么多年,记得到时跟他辞行。”

    “爷爷放心,我会的,师傅待我如亲生女儿一样,既然要走,我一定会去跟他辞别的。”她轻声说着,站了起来说:“爷爷,他们两个就先在你这里帮着你忙,我去看看师傅在不在。”

    “去吧!”老者挥手示意着。

    子情在林中走着,往小屋走去,远远的,就见到那抺黑色的身影在那小屋前坐着,看到他,她不由一怔,治好了手不回去,还跑她这里来?

    而雷战祈一看见她,便站起了身走了过去,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我在这里等了你一会了。”他说道。

    “有事?”

    “我的手治好了。”雷战祈说着,伸出了那只原本失去知觉的手,在她的面前动了动说:“那个毒医只用了七天的时间就把我的手治好了,真的很了不得。”

    她的目光轻轻一闪,说道:“嗯,好了就好。”顿了一下,她说:“我还有事要,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先走了。”

    “我只是想着手治好了,先来和你说一声,我还得回庄里去,你去忙吧!我也要回去了。”

    闻言,她点了点头,这才移步往她师傅的屋子走去,打算去看看她师傅在不在。而见她离开后,他也唤出了双翼金虎往卧龙山庄而去。

    “子情。”

    当她从子砚几人的屋子前面经过时,就听有人唤住了她。一回头,是子砚站在不远处。

    “什么事?”她淡淡的问着。

    “白逸来找过你,见你没在,又走了。”他说着,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听到这话,她目光一闪,淡淡的应了一声:“嗯。”声音一落,继续往前走着。

    来到她师傅的屋前,见房门开着,她师傅就坐在桌边看书,于是她走了进去:“师傅。”她轻声唤着,清幽的目光多了一抺的柔和。

    “子情,坐吧!”似乎对她的到来毫不意外,他放下手中的书,示意她坐下。

    她依言在桌边坐下,这才说:“师傅,我是来跟您辞行的。”相处十年,他的教诲,不敢有忘,十年师徒之情,一朝别离,相逢不知是何时?

    “你准备何时离开?”她在青山已经十年,是时候回去了。

    “我打算在四大名山比武盛会结束后走。”她说着,从怀里取出一个小药瓶说:“这是子砚的解药,当年虽然约定期为十年,不过我并不打算把他带在身边,这解药请师傅等我走后再交给他。”

    “子砚的身手算是不错的,你真不打算让他跟在你的身边保护你?”他知道她回家后的事情一定会很多,危险是无法避免的,多个人在她身边,至少多一份的保障。

    “到时子青会跟我回去,而且,我也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可以保护自己,师傅不用再为我担心。”她轻声说着。

    “嗯,那好吧!”他沉声应着,这才接过了她手中的药。

    顿了一下,她还是开口说:“师傅,我还想请你帮一个忙。”

    “嗯?你说?”

    “他们都不知道我的来历,我也没将身份告诉过他们,而这次要离开,也没跟他们说,到时我若离开了,他们一定会找你问我的去处,我希望师傅可以不把我的去向告诉他们。”她知道如果到时她离开了青山,他们一定会来这里问她的去向的,而这青山这里,也只有她师傅知道她是碧落山庄的大小姐墨清姿。

    听到这话,凌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才说:“好吧!我帮你这个忙,不会对他们说你的去向的。”他知道她口中所说的他们是谁,毕竟,那几人一直把她放在心上,如果真的失去了踪影,到时一定会捉狂吧?

    “多谢师傅,那我先走了。”她说着,站了起来。

    “嗯,去吧!”他点了点头。

    子情转身往外而去,并没有回小屋,而是去找子青,要离开的事情,必须先和子青说一下,让他早做准备。

    几日后,在一处城镇中,凤歌骑着她的那头外形很是吓人的幻兽大摇大摆在走在大街上,周围的行人见多了最近出现总带着幻兽出来显摆的人,自动的为她让出一条路来,而一些男子汉子,则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她那惹火性感的身材,只差没流下口水来,直到被身边的妇人拧着耳朵往上提时,才痛得回过神。

    “哎呀呀!你这婆娘,大街大巷的你发什么疯啊!快放手快放手!痛死了!”汉子痛得哇哇叫,身子都斜到一边去了,一双色迷迷的眼睛却还紧盯着那骑着幻兽渐渐走远的惹火身影。

    “你还知道疼啊?看什么看啊你?没看见过女人不成?你想看跟老娘回家去,老娘让你看个够!”妇人拧着他的耳朵就要往家里拖,而大街上的百姓们,听到两人的话不由掩着嘴偷笑着。

    “放手放手!像什么话啊你!谁要看你这个黄脸婆!”汉子拍掉她的手,伸手揉了揉被拧痛了的耳朵,一脸厌恶的看着妇人那肥胖的水桶身材和枯黄没有光泽的面容。

    “你、你说什么啊你!你也不想想,我会变成黄脸婆还不是为了你!帮你生了几个小兔宰子,整天忙出忙进的,你这个没良心的,现在我人老珠黄了,你就嫌弃我了,呜呜呜……”妇人气愤的说着,未了,还当众哭了起来,直骂着汉子没有良心。

    看周围众人从开始的偷笑到最后对着他指指点点,男子面上不禁有些挂不住,气哼哼的一甩衣袖跑开了。

    坐在一旁酒楼二楼处的雪柔看着底下的那一幕,听着那对夫妻的话,不由目光轻轻一闪。这就是普通百姓的生活,没有优越的条件,没有富裕的家境,女子嫁给男子后,从美貌到人老珠黄,这时间只需要很短,很短。

    终日为一日三餐奔波劳累的人,又岂会和大家族里面的贵夫人一样有足够的时间保养与打扮?而男子大多数在女人年老色衰时便会把目光落在年轻漂亮的女子身上,而遗忘了,他们身边那个已不再美丽不再打扮得光鲜迷人的女人,曾经也美丽过,而她们,正是因为他们而变了一个模样。

    心下升起一丝的感叹,她轻叹了一声,抚着空落落的心,不禁在想着,她的心中,是否也曾经深爱着一个男人呢?而那个男人会是谁呢?为什么她的脑海里没有一丁点关于他的记忆?茫茫人海,她又要到哪里去寻找她遗失的记忆呢?

    而在此时,刚进入城镇的另一队人马,墨成轩一众的人也正往这边而来。一身玄衣华袍着身的他,骑着马带着约二十几名的护卫从大街上走过,虽然年近四十,不过那一身刚正威严的所息,以及那一张刚毅的俊容,却还是让不少的女子春心动荡的偷瞄着,年轻的男子少了份稳重,年过五十的又多了一份老态,而这三十多到四十多岁这个阶段,正是男子最有魅力的时候,更何况,久居上位者的强者,身上自有一股吸引人的气势。

    “那是碧落山庄的庄主墨成轩!你们看,好威风的阵势!”周围的百姓指着那在大街上走过的一阵人马说着,看着那一个个虎腰熊背英姿飒爽的护卫,目露崇拜之色。

    “原来他就是碧落山庄的主主啊?听说自他的夫人和女儿遇难后,他一直没有再娶,真是一个痴情汉子,以他的地位与身价,换成别人都不知娶多少个女人了。”

    “你们不知道,听说他与他夫人感觉好得很,而且听说他的夫人可是很美的美人,当年与他一同在天山认识的,两人的感情那么深厚,岂是别的女人可以随意替代的。”

    “就是,你以为人家像你啊?有钱有地位多娶几个美人回家养着。”另外一人取笑着。

    而骑着马从大街上走过的墨成轩,自是对周围百姓的话听入耳中,心中却是另一番感想。他与柔儿的相识,大陆上有地位的人都知道他们从天山就相恋,而百姓们则是在柔儿遇难后以及后来的事情才知道,在众人眼中,他是一个痴情种,但在他自己的心中,自从那一夜酒后乱性后,他一直愧对着柔儿,他是那样爱她,却与别的女人发生关系,还有了那么一对儿女,这让他情何以堪?

    再者,墨墨不知何时会回家里来,要是她看到庄里的那个女人和那两个孩子,她又会做何感想?她是不是也会认为,他对不起她的娘亲?想到这,不禁眉头浮上一抺愁绪,陷入了自己的思绪当中,对周围的恍若未闻……

    坐在二楼上的雪柔,听着底下百姓们的话语,她不由朝底下看去,只见到一队气势不凡的人马从大街上走过,而那骑着马走在最前面的一名玄色衣袍的男子,她只看得到他的一张侧脸,见他似乎半敛着眼眸在沉思着什么,刚毅的脸上浮现着一抺让她见了也不由心头一痛的神色。感觉着胸口处的异样心痛,她不由轻抚着心口:她这是怎么了?

    而原本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墨成轩,突然感觉到心头一跳,似乎有谁在注视着他一样,他不由抬起了眼眸,往周围看去,见周围没寻到那抺目光,他不由侧身回头看去,目光在那两排的酒楼上扫过,当眼角瞥见那坐在二楼窗口处的那抺白色的身影时,那张曾在梦里见过千百回的熟悉容颜一跃入眼底,他整颗心猛的一跳,似乎要跳出心口似的,狂大的惊喜铺天盖地而来。

    柔儿?是柔儿吗?

    心头的激动让他猛的大声一喝:“停下!快停下!”他大声的喝着,声音中有着掩饰不了的惊喜,有着一丝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颤抖,他飞身翻下马,飞快的往那酒楼掠去!

    柔儿!那是柔儿!他不会认错的!一定是柔儿!

    ------题外话------

    推荐火凰的新文,重生—狂凤倾世

    内容介绍:唐火儿,唐家第一天才,大陆最年轻的炼气师。

    莫轻狂,莫家天才七小姐,却因淬炼心脏失败而导致心脏爆裂而死。

    当一场惊天阴谋令她悲惨丧命,当她变成了她,一场旷世传奇就此展开。

    作品联接://read。xxx/info/427561。html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