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33.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七章 擦肩而过
    众人对于他突然的飞身下马很是不解,见他飞一般的带着狂喜往不远处的酒楼而去,众人也都跟着往那酒楼走去,一边在说着:“那墨庄主是怎么了?怎么突然翻身下马了?”

    “谁知道呢!不过看他的样子,好像是看到什么熟悉的人似的,你没见他刚才目光往后一扫,停落在那酒楼上时才猛的翻身下马的。”另一人说着,看着那已经飞身掠入酒楼往里面而去的人影,不由暗想着,是什么样的人能让他激动成这样?

    怀在激动与惊喜的心情飞快的来到酒楼,他直奔二楼处,来到二楼时,却见那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人,猛的伸手捉住呆愣着的小二焦急的问着:“刚才那里坐着的女人呢?刚才那里坐着的女人呢?上哪去了?快说!”心,在颤抖着,那是柔儿吗?那一模一样的脸,那一模一样的温柔神韵,不可能会有别人!

    “她、她刚刚走了。”小二被他吓到了,说话也结结巴巴的。

    “走了?从哪里走的?”墨成轩急急的问着,双手紧紧的拉着小二,把他的整个人都微提了起来,小二被他这样提着,只得用脚尖掂着地面,一边指着他们酒楼的另一个门说:“从那小门走的。”

    闻言,墨成轩用力的一推,把他推开了,自己快步的追了上去。柔儿!真的是柔儿吗?如果是柔儿,为什么她要走?为什么她明明看见他了,却还要走?

    当他追到外面,却见是两条人来人往的街道,看着两人街道,正打算追从其中一条追去时,却被尾随上来的管家唤住了。

    “庄主,你这是在找什么?”碧落山庄的管家开口问着,这一回的青山之行,除了那肖卫之外,也只有管家跟来。

    “我刚才看见柔儿了!她一定还活着!我要去找她!”墨成轩说着,大步的就要上前,却不想被他拦下了。

    “庄主,人死不能复生,夫人已经去世那么多年了,你怎么还会说见到她叫呢?如果真的是夫人,那夫人怎么可能不认你?再说,刚才我问过小二了,她说那名女子虽然一头的银发,可也就年约二十来岁,如果是夫人的话,夫人如今也三十好几了。”

    “真的不是柔儿?可我看那长得跟柔儿一模一样!只是,她看着我的目光跟以前不一样,那目光是陌生的,她像是不认识我!”墨成轩喃喃的说着,柔儿已经死了十年了,会不会是他夜有所梦才会把与她神似的人当成是她了?

    可是,这可能吗?他真的会认错吗?那个人,真的不是雪柔?心,有那么一刻动摇着,然,下一刻他神色一整,沉声命令着那些已经跟上来的二十多名护卫:“你们十人在小镇上寻找一个穿着白色衣裙,银色发丝的女子,找到了马上回来禀报!其他人到刚才酒楼那里落角,今天就在这里休息!”

    “是!”众人沉声一应,其中十人快步的从各条街跑去,寻找着银发白衣的女子,而其他的人则到酒楼里休息。

    “庄主,你也回去休息会吧!”管家开口说着,担忧的看着他,心里以为他是想夫人想得分了神了,要不然怎么会突然说夫人还活着呢?夫人与庄主感情那么深,如果真的还活着,她一定会回碧落山庄的,绝不会让山庄这么日夜思念着她。

    “我要去找找看,你先回酒楼吧!”墨成轩说着,也大步的往大街上走去,他看到柔儿了,如果真的是他看错了,如果真的只是人有想象,那么他也想亲眼确实,这才他才会死心,毕竟,当年柔儿和墨墨的尸体都找不到,墨墨则被人救走了,她会不会也被人救了吗?

    想到这,心头升起一股希望,在这样的一个时刻,他只有坚信着这样的一个信念,一个希望……

    然,当他们这边在城镇是找着雪柔时,雪柔却已经离开往青山而去,她在那城镇里呆了两天了,本来今天就打算要走的,更何况在那一刻,心口痛得厉害,脑海里似乎有什么闪过一样,也痛得难受,所以她便离开了那个地方,往青山而去,转身就离开的她,自是不知道那些人正在那城镇里找着她的踪影……

    而另一边,在碧落山庄当中,看准了墨成轩带着二十多名护卫起程去青山后,留在山庄里的林婉倩便一直在寻找着机会,一个可以进入他书房的机会。

    这十年来,在她有意无意的探查之下,山庄里大多数的地方已经被她找过,而今,只有三个地方她在这碧落山庄这么久还未能走进去过,那三个地方分别是书院,墨成轩与雪柔所居住的主院,以及他们女儿的院子,这三个地方只要她靠近一步,暗处的暗影就会出来阻止她。

    而这一回,他带走了二十名护卫,虽然这庄里还有不少护卫以及暗影存在,但是只要她与主子那边来个里应外合,一定可以潜入里面去找那凌天心法的!而这凌天心法,最有可能存的的地方,除了书院之外就是那主院!主子对她这么多年仍没探查到那凌天心法的下落已经很不满,她一定要尽快找出凌天心法才行!

    虽然外界的人都说墨成轩不知道那凌天心法,她也一度怀疑过是不是他真的没有?但是主子说过,他在短时间里武功修炼进步可谓是神速,那一定是用了凌天心法才有那样的威力,所以那凌天心法,一定是在他的手中!如果真的无法找凌天心法,那就只有用最后的一个办法!他们相信,如果是用那方法的话,一定可以让墨成轩亲手奉上凌天心法!

    “娘亲,我们也好想去看四大名山比武盛会。”成儿和双儿走了进来,两人稚嫩的脸上带着向望,他们知道爹爹已经起程走了,但是他们却不敢跟去,因为就算是跟去了,他也是不会带他们去的。

    听到这话,正在沉思中的林婉倩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目光微冷,甚至脸上出现了一丝的厌恶,说道:“你们也想去?怎么就没胆让你爹爹带你们一起去?跑来跟我说什么?”

    闻言,两人低下了头,小声的说:“娘亲,爹爹是不会带我们去的,你带我们去好不好?”他们一直呆在这山庄里,很少外出,现在有这么个盛会,真的好想去看看,可是这里去青山却好远……

    “出去!你们少出现在我的面前!给我滚出去!”林婉倩冷声喝着,伸手一推,把两个孩子推倒在地上,那厌恶的神色,就好像那两个根本不是她的孩子一样。

    两人被推倒,手掌擦破了鲜血渗出,痛得一张小脸都皱了起来,抬起头看了看她,却见她看也不看他们一眼,不由委屈的咬着唇,两人相扶着往走去。

    直到两个孩子走后,林婉倩这才回过头,恨恨的看了他们离开的背影一眼,从发钗中取下信号弹放上了天空,自己则快步的进了房,准备着接下来要用到的东西。

    “姐姐,为什么娘亲也这么讨厌我们?”成儿开口问着牵着自己的人。两人同一天出生,不过她却比他先出先,所以是姐姐。

    “我也不知道。”双儿低声说着,看着擦破了皮渗出鲜血的手,问:“疼不疼?”

    “不疼。”成儿摇了摇头说着,看着自己的流着血的手。

    而这时,一名侍女从他们的身边走过,见他们两人一脸的哭意,而手上更是渗出了鲜血,不由心生不忍,走上前问:“少爷,小姐,你们怎么了?”虽然庄主没承认他们两人的存在,也没让他们两人进族谱,但是衣食住行样样不缺,他们底下众人一直唤着他们两人少爷和小姐,庄主是知道的,不过却没理会,想必是应许的,毕竟,他们两个身上流着的可是他的血脉。

    就算庄主再不待见他们的娘亲也好,他们也是庄主的孩子。而庄里的人大多数都知道,这林婉倩表面上一副娇滴滴我见怜惜的样子,实则经常虐打两个孩子,活生生的就是一后母的样子,如果不是他们都知道两人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指不定还真会怀疑是不是去抱回来的。

    “我们不小心跌倒了,擦伤了手。”两人小声的说着。

    听到他们两人的话,侍女眼中浮现一抺怜惜,轻声说:“我带你们去上点药吧!顺便把手洗干净了。”

    “嗯。”两人点了点头,跟着她一同离开。

    而当林婉倩放上信号弹后,夜幕降临之时,一群黑衣人便潜入碧落山庄,与庄里的护卫打起来,而暗处的暗影们则微拧着眉头,怎么这个时候会有人上碧落山庄来找麻烦?这些黑衣人是什么人?见庄主的护卫不是黑衣人的对手,暗影们不得不出手,而在这个时候,早就换了一身衣服躲在暗处的林婉倩看准时机,悄悄的潜入书房中。

    会放在哪里呢?她四处查找着,看看有没暗格,谁知摸黑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听着外面的打斗声似乎近在耳边,不由心下一急,手下飞快的四处翻找着,不一会,竟然把书房时的东西都给翻乱了。

    没有?难道不在这里?她暗想着,担心那些暗影回来会发现她,于是迅速的离开,往主院掠去……

    而在另一边,还不知庄里险些被人翻了个底的墨成轩一整晚的没有睡,天当色渐渐亮起来时,派出去寻找的护卫也回来了,才都没有见到银发白衣的女子。

    见状,墨成轩心头一阵落空,难道会是他看错了?期待的心情落空,整个人像个瞬间老了好几岁似的,一夜未睡,神色憔悴,在那里静静的坐着,看着楼下的行人。

    “庄主,也许真的是你看错了,如果是夫人,夫人一定会回山庄的,不可能会在外面,再一个就是,人有相似,而且,这酒楼的老板也说了,那银发女子在他们这里已经住了两天了,估计是离开了。”一旁的管家安慰着,他们都没有见到那名银发女子,所以也不知道庄主怎么就会断定那就是夫人,要知道,夫人和小姐已经遇难十年了。

    “让他们休息一会,中午起程上青山。”墨成轩站起来说着,转身往客房走去。

    “都去休息吧!庄主说了,中午再起程。”管家说着,低叹了一声,也跟着往客房走去。

    次日,青山之内,上回来找不到子情的霍逸,今天又来了,因为四大名山的比试就在明天,所以可以说大陆上的众人都在青山脚下的城镇里落脚,只等明日一早便上一青山来。

    一大早的就进了凌峰山,他来到子情的屋子前,见房门还关着,便喊着:“子情,你在里面没有?”

    刚刚起床的子情一听到这声音,不由一怔,白逸?他怎么又来了?穿好衣服后便打开了门,看着那站在屋外一身红衣的他,五年不见,他越得越发的妖孽了,邪魅中带着内敛的气息,那半眯着的桃花眼盈动着惑人的流光,他就双手环着胸站在那里,却显得很是出众,很是显眼。

    “你怎么来了?”她开口问着。明天才是四大名山以武论名之盛会,他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我的人已经在山下的城镇落脚,上回来了你没在,今天闲来无事便想着来带你下山去走走,怎么样?陪我去走走吧!这可是我们分别五年后的第一次见面。”他低低的笑说道,邪魅的目光带着魅惑的流光笑看着她。

    五年没见,她一身的气质越发的出众了,虽然容颜只算得上清秀,但优雅而淡然的气质,却是越发的迷人。

    “你闲着没事?”她有些诧异的问着,因为明天就是比武盛会了,大多数人在今天都是忙得不可开交,他竟然还有时间跑来这里找她?

    “嗯,很出奇吗?”他笑着,说:“走吧!今天青山下面的城镇很是热闹,我带你去走走,你也不用担心他们不肯让你出去同,有我在,没人可以拦着的。”

    闻言,她目光轻轻一闪,唇边露出一抺浅浅的笑意说:“那好。”说着,便走了出去,正打算关上门时,屋里传来了两道稚嫩的声音。

    “去哪玩?我们也要去!”

    听着那孝子的声音,霍逸目光一闪,脸色有些古怪的看着她:“你屋子里怎么有孝?”说着,不等她回答,大步的走上前,正准备推开门时,谁知从里面冒出了两个小脑袋。

    看着那两个三岁左右长得精致可爱却又无比古怪的两个孝,他不由瞪大了眼睛,一回头就对着指着两个孩子就对子情怪叫:“这、这、这、这是谁的孩子?你竟然趁着我不在就生了这么两个孩子?到底是谁?哪个王八羔子竟然敢把我的子情给骗走了?竟然还生了两个孩子?”

    子情一脸愕然,听着他的话不禁一脸的古怪,他以为火龙和扬是她生的孩子?虽然两人都是人类的样子,不过那怪异的头发的他们与众不由的眼睛,一看就知道不寻常,他竟然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五年他到底干什么去了?这脑袋怎么似乎塞草了?正打算开口,谁知火龙和扬却朝她扑了过来。

    “娘亲娘亲,你要去哪里玩?我们也要去。”两人恶作剧的扑进她的怀里,在她的怀里打了舒服的地方蹭了蹭,两人相视一眼,眼中皆是带着狡黠的光芒。

    虽然他不认识它们,可它们认识他,他不就是那个当年对它们主人表白的那人叫白逸的人吗?没想到一回来见到它们竟然会以为它们是主人的孩子,不过也对,它们本来就是从主人的身体里出来的,说主人是它们的娘亲也是说得过去的。

    而一旁的霍逸一听,不由瞪大了眼睛,听着两个孝叫着子情娘亲,而子情又是一脸的无奈,他不同苦皱了一张脸:“子情,你怎么可以这样?我明明说了让你等我的,你怎么可以和别人生孝?孝的爹是谁?不会是那个冷绝辰吧?我就知道那个冷绝辰不是什么好人,竟然把你拐上床了,真是太可恶了!”

    呃……子情无语,不知说什么好了,她好像还没说这两个是她的孩子啊?而且,这又关辰什么事了?

    “娘亲,你要去哪里玩?我们也要一起去。”火龙拉着她的衣袖说着,眨着一双金色的大眼睛看着眼她。

    “娘亲,那个穿着红裙子的怪叔叔是谁?”扬脆生生的问着,伸出小手指了指那站在一旁,听到被说成穿红裙子的怪叔叔时僵硬了身体的霍逸。

    而霍逸顿了一下,这才注意到,他们两个的头发一个是火红,一个是金色,而且那眼睛也是同色的,看到这,心下不禁浮上一丝疑惑:“这两个孝怎么长得那么奇怪?”跟正常人不同,是不正常的?

    “怪叔叔才长得奇怪,男生女相,一身红红的,居然穿裙子,咯……”两人异口同声的说着,原本羞涩的火龙跟着腹黑的扬多,也学到了他的邪恶。

    “好了,别玩了。”子情无奈的看着两个小家伙,对霍逸说:“你不是说要下山去走走吗?边走边说道吧!”

    闻言,他怪异的看了两个孝一眼,这才对子情说:“那走吧!”

    “我们也去我们也去!”火龙和扬同时喊着。

    “去可以,不过,不能惹事。”子情交待着,清幽的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

    “好!绝对不惹事!”火龙和扬相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着,在见到子情点了点头后,不由笑开了脸。

    四大名山以武论名之盛会就要开始,大陆上的众人早就出发,现在也都在青山山下住了下来,只等明日盛会一开,众人齐上山去。来自各地的英雄豪杰家族掌权人,一一到齐,青山下的城镇,因这一批人士的到来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大街小巷上都挤落了来来往往的人,一个个显摆着他们的幻兽大摇大摆的在街上面行走着。

    人一多,事一杂,麻烦的事情就闹了起来,这不,在人来人往挤都挤不过的大街上,竟然有人骑着他庞大如山的幻兽慢吞吞的在大街上挤动着,原本这大街上的人就多,现在再来这么一只超大只的幻兽,百姓们敢怒不敢言,然,一些家族子弟却是都沉下了脸来。

    只见,一名穿着锦衣华服的年轻男子一脸嚣张的坐在他的幻兽背上,他的那只幻兽,长得有三头头牛那么粗壮,头顶上两个尖尖长长的角,大眼睛,大嘴巴,长鼻子,赤颜色,身上有的地方还长着鳞片,这么一只庞大的幻兽一出现,大街上的地方都几乎被它占完了,别人都不用走路了,而那坐在上面的那名年轻男子却是一脸的得意,似乎对自己的这只庞大的幻兽很是满意一般。

    “喂!你的这什么幻兽啊?这么大一只的你也带出来显摆,你看这路都让你给占完了,别人都不用走不成?”一名同样身穿锦衣华衣的男子大声的喊着。

    “急什么?等我地去了你们再走不就得了。”那名年轻男子睨了站在大街上的那人一眼,一脸的不屑。

    “有你这样走路的吗?这大街上人这么多,你不会收起你的幻兽啊?显摆幻兽有什么了不起的?要真有能奈,显摆你的实力才是最好!”

    “我就喜欢这样,你管得着吗?”那人一副欠扁的神色,坐在幻兽上面冲着那人比了个倒竖一小指姆,一脸的轻蔑。

    “你!”那人气结,正准备上前,却被身边的人给拉住了。

    “别跟他吵,这城镇上住下了很多强者,就他那副自大的模样,不用我们动手自会有人教训他。”旁边的一人小声的说着,拉着那名男子站到一旁去。

    原本还想说什么的男子,听到这话只好硬生生的忍了下来,站到了一旁去。

    而当众人都避开之时,一身红色衣袍的霍逸与子情还有火龙和扬几人正往这边而来,霍逸走着一边打量着那前面蹦蹦跳跳的两抺小身影,真的很难相信,那竟然是两只幻兽。

    “子情,原来当初召唤仪式时的那股震荡就是你弄出来的,还有当时你怎么没告诉我,你召唤出两只幻兽来了?那个红色头发的那个,就是当初的那只雪白的呆头呆脑的小鸟?”

    “嗯。”她轻声应着,看着前面的两个小身影说:“他们也是这两年才能幻化成人形的,以前都是兽形,青山里也只有凌峰山的几个人知道他们两个的存在,不过他们却并不知道,火龙和扬是上古神兽。”她目光轻闪,在凌峰山中,除了师傅之外,其他的人都以为是她从外面哪里带回来的孝,并不知道他们就是她的幻兽。

    而自从当年子琴被送出青山后,凌峰山里也没人再找她的麻烦,再加上有子砚的再三管束,他们对她也都尽量的避开着,对她的事更是没对凌峰山外的人提起。

    听到这话,他真的不知说什么了。目光在她的身上打量着,本想看看她的修炼到了哪里,谁知却是看不透,媚人的桃花眼中掠过一道光芒,暗忖着,能召唤出两只上古神兽来,她的修为,估计也不会低到哪里去,毕竟,就连冷绝辰也只有一头的上古神兽,而她却是两只。

    前面,火龙和扬兴奋的在人群中窜来窜去的,这可是他们第一次这样大摇大摆的下山来玩,因为怕他们惹麻烦,主人总是不让它们下来的,没想到今天那个喜欢穿红衣袍的白逸来了,它们却能有机会下来,真是太好了!

    “火龙,你看,那边的那个真好看,是在青山没见过的,你说那是什么”扬指着边上的小摊问着,好奇的看着那上面的小东西。

    “想知道你不会去问主人啊?我哪里知道。”火龙白了他一眼,往前窜去。

    “哎,你等等我啊!跑那么快我找不到你怎么办!”扬在后面叫着,快步的追了上去,而当看到那前面不远走来的一只超大只的幻兽时,两人不由停了下来,好奇的看着:“那是什么幻兽?长得好丑。”

    “让开让开!不想被踩到的就快让开!”坐在幻兽上面得意洋洋的那名男子大声的喊着,一副高高上大的姿态看着众人为他让开的道,心下乐开了花。

    火龙和扬站在大街中间,所有人都让出了一条道来,唯独他们两个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火龙撞了撞身边的扬,对他说:“扬,他叫你让开,要不然他那只很丑的幻兽要踩死你。”

    扬一听,好看的眉头一挑,小嘴一撇,一脸不屑的说:“就那只丑东西哪里是我的对手?我就让在这里,还真不相信它敢往下踩。”说着,小手往腰间一叉,挺起了小胸膛抬高了下巴一脸无惧的看着那正朝他们两个走来的幻兽。

    旁边的百姓们一见,不由纷纷说道:“那是谁家的孩子?长得真可爱!只是那头发和眼睛怎么那么奇怪?”

    “就是,粉嫩嫩的,胖乎乎的,真是可爱,只是怎么没有大人看着?要是让那头幻兽撞伤了,到时得多严重啊!”

    “孝子哪里懂得这些,他们只看到好玩的就跑出来了,你们看,他们也不过才三岁大的样子,哪里知道危险。”一名妇人说着,担心的看着两个站在大街中间的孝。

    一些好心人听了,纷纷喊着:“小奶娃,快回家里去,站在那里危险。”

    “是啊!快闪开,那里危险。”

    听着百姓们的话,火龙怪异的朝他们看了一眼,歪着脑袋好奇的问:“扬,什么是小奶娃啊?”那些人在喊什么呢?它怎么就听不懂?人类的语言,真的太难懂了,它们跟着主人都生活了这么久,有邪却总是无法理解。

    扬听了,红色的眼珠子一转,想了想就说道:“小奶娃就是吃奶的娃娃。”说着,转过头对着那喊它们小奶娃的百姓们说着:“我们不是小奶娃喔!我们是兽兽。”

    这话一出,轮到百姓们摸不着头脑了,兽兽?什么是兽兽?两个小奶娃怎么说他们是兽兽?

    “哎,小屁孩,你们两个还不滚开找死是不是?”骑着幻兽而来的那名男子坐在幻兽上面对着大街上的火龙和扬喊了一声。

    “小屁孩,你还不滚下来找死是不是?”扬说着他的话说着,稚嫩的声音脆生生的,听起来煞是好听,说出来的话却让众人一阵无语。

    “小屁孩,下来。”火龙也学着叫着,觉得仰着头脖子好酸,不由对身边的扬说:“他太高了,我仰着头脖子好酸呢!”

    “这个容易,让他趴下来不就好了吗?”扬咧嘴一笑,对他说:“小屁孩,你快滚下来吧!你坐在上面太高了,我们看不到的。”

    坐在幻兽背上的男子一阵无语,脸色微沉的紧抿着唇,没有开口,正打算叫他的幻兽大步的走过去时,却又听底下两人的声音传来。

    “那小屁孩不会睡着了吧?”

    “嗯,有可能。”

    “主人就要来了,他这样挡着路,不止我们走不过去,主人也走不过去啊!怎么办?”

    “我直接一把火把这只幻兽烤熟了怎么样?”火龙问着,小嘴一张准备动口。

    旁边的扬一见,连忙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主人说不能惹事的,不能用火解决。”

    “不用火那就用冰,你来。”火龙一听,自己往后退了一步,把扬推上前去。

    “也不行啊!主人会生气的。”扬说着,有朽恼的抓了抓头发,目光一转,咧嘴一笑说:“我们跟那只丑幻兽商量商量怎么样?”

    “那也你去。”火龙说着,示意他上前。

    “为什么又是我?”扬嘟喃着,回头瞪着他。

    “那你去不去啊?主人就要来了,不去我直接用火把它烤了!我肚子正饿着呢!它好像都是肉,虽然不一定好吃,不过也是可以将就的。”火龙说着,拿着一双金色的眼睛打量着那只幻兽的一身,似乎在想象着把它烤熟后有多少肉可以下肚一般。

    被火龙这么一说,扬不由把气出在那头幻兽的身上,小手叉着腰,瞪着一双红色的眼睛,气由丹田发出,大声的一喝:“你挡到我的道了!给我蹲下!”稚嫩的声音中带着一股属于它要体的上古神兽威压,再加上他那红色的目光紧盯着,那只庞大的幻兽顿时呜嚎一声,前爪猛的一软,前身往前趴下,而因前低后高,那坐在幻兽身上的男子一个不察就被摔了下来。

    “啊!”

    一声惊呼响起,那名男子没想到会突然这样,一个冷不防的就被摔了个四脚朝天,身体重重的跌落在大街上,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声音。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百姓不由张着嘴巴瞪着眼睛,惊愕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幕,那只庞大的幻兽,竟然听了那两个孝的话蹲下去了?还把它自己的主人给从上面摔了下来?能有这么大的能奈,那两个孝到底是什么来历啊?

    “你们又惹麻烦了?”这时,子情的声音在传来,因为周围的众人都被面前的这一幕惊到了,原本热闹的大街不由一静,而她的声音也响得很是清晰。

    众人顺着那声音看去,只看到一名红衣男子和一名白衣女子缓步而来,红衣男子美得妖孽,而白衣女子则雅得出尘,两人走在一起,一红一白,很是显眼。

    城镇里的百姓见多了有身份地方的人,自然从两人身上的气质上可以看出,两人定是不简单,毕竟一般的家族少爷,可找不到几个可以与那男子相提并论的,而那女子虽然面容素雅秀丽,但是那一身的优雅与众容却是令人不可忽视的。

    火龙和扬一听这声音,连忙回头朝她跑去:“我们没有惹麻烦,只是这个人挡住了我们的路了,而且,他的幻兽太大只了,我们走不过去。”

    众人一听,嘴角不禁一抽,虽然那只幻兽是很庞大,但是两个孝若是从边上走过去还是可以的,不过看他们的样子,由始于终都不是他们在找麻烦,而是那个幻兽自己送上门来的。

    “原来这两个孝是你们的!该死的!敢把我摔下来!你们知道我是谁吗?”那名年轻男子从地陷上爬了起来,一身的灰尘气冲冲的就跑到子情和霍逸的面前。

    见他来到两人面前三步之近的地方仍没打算停下来,霍逸的桃花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伸手一拂,一股玄气能量从他的衣袖中拂去,硬生生的就把那名男子弹了出去,冰冷的声音同时从口中而出。

    “滚远点!”

    “就是,滚远点!”扬和火龙冲着那被弹出去的男子鄙夷的瞥了一眼,快步的来到她的身边讨好的说:“主人,我们真的没有惹麻烦喔!是那只幻兽太大了,走在街上太挡路,所以我们才叫它趴下的,真的。”

    说着,唯恐她不相信似的,用力的点了点头。

    子情朝那只庞大的幻兽看了一眼,又瞥了那被霍逸拂出去后不敢再上前的男子,这才对他们说:“嗯,走吧!”说着,移步往前走去。

    而原本嚣张的那名男子,见到霍逸的那一手时,不由冷汗直冒,眼中尽是惊恐的神色。刚才气冲冲没看清,那红衣男子,不正是霍家堡的少主吗?听闻他手段残忍,他刚才竟然就那样飞扑过去,如果他要杀他……想到这,心头一阵后怕……

    周围的众人见那嚣张的男子不敢上前,一个个不由耻笑了一番,这人,就是欺善怕恶,只有遇上了比他强的,比他厉害的,他就不敢动了。

    “主人,我肚子饿了。”火龙说着,双手抱着自己的肚子,可怜兮兮的看着子情。

    “前面有家酒楼,我们去那里吃点东西吧!”霍逸说着,带着他们几人往前而去。

    而在这个城镇的西边,一间酒楼里,雪柔独自一人坐在二楼处,一手托着下巴的往下看着,明日就是青山的比武盛会了,看无比武盛会,她打算去天山走一回,因为那里也许会有她遗失的记忆。

    同样身处这个城镇中的,不仅是雪柔与子情,就连墨成轩也在这个城镇落了脚,准备着明天上青山,只不过,他们一个在东一个在西,还有一个是在南侧,城镇之大,人又那么多,就算是知道自己想找的人就在这里面想找到也没那么容易,更何况,他们都不知道,他们心中所念之人,此时正与他们身处同一个城镇。

    而当子情和霍逸进了酒楼时,却不想见到了他们两人都认识的熟人,看着一身黑袍着身的雷战祈坐在桌边喝酒,两人相视了一眼,还没开口,那看到他们两人的雷战祈已经朝他们走了过来。

    “子情,你怎么来了?”他问着,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当然是我带她下来的,要不然会是你啊!”一旁的霍逸开口说着,目光在他身上一扫,笑道:“怎么你一个人这么有闲情逸致啊?竟然会在这里独饮?”

    “过来坐下聊吧!”雷战祈说着,当眼角瞥见那两个跟在他们身后的小身影时,深邃的目光一闪,眼中浮现着诧异:“他们是?”怎么会有两个孝?还长得这么奇怪?看起来似乎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

    “我儿子。”霍逸一脸邪魅的笑,见他神色错愕时又补上了一句:“我的子情的儿子,一个叫扬,一个叫火龙。”

    雷战祈目光一闪,玩味的说:“是吗?我竟然不知你和子情有了两个这么大的孩子。”说着,转身往桌边走去,对小二喊着:“小二,再上些酒菜来。”

    火龙和扬一听他的话,不由眼睛一亮,他好像比白逸聪明。听见有吃的,快步的跑上前爬上椅子坐好,拿好了筷子等着菜上来就可以吃。

    “你要骗也要骗笨一点的,他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子情轻笑的声音传入霍逸的耳中。看着她往桌边走去,不由气得牙狠狠。这雷战祈,几年不见倒是越发的深沉了!要是早知道他就在这家酒楼,他就带着子情往别家去。

    几人坐下后,小二的菜很快的了端了上来,当火龙和扬一看那一桌子满满的酒菜时,一双眼睛那是一个发亮,紧盯着那猩口美味的酒菜,只差没流下口水来。

    子情把他们两个的嘴馋看在眼里,轻声的笑道:“肚子饿就吃吧!”

    “那我要吃这个!”火龙说着,手往前伸去,筷子夹起了一个炸的鸡腿,一脸兴奋的啃了起来,而扬也不落后的直接动筷,两人吃得那叫一个香喷喷的,似乎那些酒菜多么可口似的,也让人见了不由动起筷子。

    “明日就是四大名山比武盛会,今天这城镇的人很多,不太适合外出。”雷战祈喝着酒,不紧不慢的说着。

    而霍逸一听,则不满的说:“什么人太多不适合外出?你是认为我无法护子情安全?就算人再多,只要有我在她的身边,别人想靠近她三步之内都是不可能的!”说着,桃花眼睨了他一眼说:“不过你除外,毕竟咱们怎么说都是认识的,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了你。”

    “你似乎对我出现在这里很不满?”雷战祈眉头一挑。

    “那是,本来我是特意带子情出来,陪陪她逛逛街培养培养感情的,谁知你这么一脚插过来。”他毫不掩饰对他的不满,见坐在两人中间的子情安静的吃着菜,似乎没听见他们说的话似的,不由笑笑的说:“子情,你说是不是?”

    “什么?”她问着,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他。

    “你没听见?”霍逸脸上表情怪异,而雷战祈则唇边勾起一丝笑意。

    “跟我有关?”她问着,目光在两人的身上看了看,说道:“我刚才吃东西,没听见。”主要是他们说的话题她不感兴趣,所以自动的屏蔽了,没听见。

    听到这话,霍逸不禁无语的看着她。而一旁的雷战祈则说:“子情,你若想去外面走走,我可以带你去,我知道这里有个地方景色很美,而且人也不会像外面大街上的那么多。”

    谁知,他这声音才落下,一旁的霍逸就说:“你少来了!子情是我带出来了,就算要去也是我带她去,关你什么事了?别什么事你都伸一只脚过来,我告诉你,破坏别人的好事是很不道德的。”

    “我与她也是认识的,她难得出青山,我又这么巧的碰到她,就算陪她到处走走也是应该的,再说,你又不是她的谁?你无权干涉她的事。”雷战祈不紧不慢的说着,见她一直静静的吃着东西,那神态,让人看了心头很是宁静。

    又再一次被说不是她的什么人t逸扫了他一眼后,看向子情,媚眼带笑的看着她说:“子情,我打算四大名山比武论名的盛会结束后,就向你提亲,到时你随我回霍家堡,好不好?”他笑问着,然,声音中却有着一丝的期待,一丝忐忑,毕竟,她曾经拒绝过他的。

    “子情,我也打算向你提亲。”雷战祈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着,看着霍逸说了出来,他也跟着说了出来,那低沉的声音,听不出有什么起伏,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自己是多么的紧张。

    听见两人的话,子情不由有些愕然,霍逸会说出那话她并不惊讶,只是雷战祈?他什么时候喜欢上她了?正在她愕然之时,霍逸的不满的声音就已经传出。

    “你不会搞错吧?我说要跟她提亲你也说要跟她提亲?你存心跟我作对是不是?”他冷冷的扫着喝着酒的雷战祈,他对子情的心思,他可是很早就明白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会当着子情的面说出来!而且,子情以前不是很讨厌他的吗?什么时候也能跟他平和的说话了?

    雷战祈放下手中的酒杯,只是看了正用着冷冷的目光看着他的霍逸一眼,便转身了子情,神色认真的对她说:“我说的是真的,我想向你提亲,只是不知,我应该去哪里提?是向你师傅提?还是去你的家中?你的家在哪里?”

    他们对她可说是一无所知,这么些年来,也只知她一直留在青山中,来自什么样的家庭以及她家中还有谁?他们皆是不知,所以才会有此一问,既然说了出来,他就希望能问明白。

    “子情你别听他的,他家中小妾都不知有多少个了,还想娶你?想得倒美。”霍逸说着,又对子情说道:“我就不同,我家中一个小妾也没有,真的!所以你要嫁,还是嫁给我好,我绝对会对你一心一意不会三心二意的。”

    “他家里是没小妾,不过他常上青楼。”一边的雷战祈不紧不慢的说着,在一旁揭着霍逸的底。

    “子情你别听他乱说,他那是污蔑!”

    “行了。”听着他们没完没了的说个不停,她不由开口说:“你们再不吃,这饭菜就要凉了。”说着,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又道:“再者,你们家中有没小妾,有没上青楼,都跟我没关系,不用跟我说。”

    听到她的话,霍逸不由瞪了那一旁的雷战祈一眼:“我今天出门真是没看黄历了!净给我搞破坏5人姻缘可是要遭报应的!你小心一点好!”

    雷战祈睨了他一眼,并不言语。而原本还想说什么的霍逸突然见他那一只本该没知觉的手刚才动了一下,不由惊愕的看着他:“你的手恢复了?”这怎么可能?他的手当年不是让子情给废了吗?当年他还一副想杀了子情泄愤的样子!怎么这手不止可以动了,而且还想跟子情提亲?这个雷战祈,到底在搞什么鬼?

    “嗯。”他沉声应了一下,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这手刚才都不知动了多少回了,你才看见不成?”似乎只要有子情在,他的眼中就看不见别的东西,以他霍家堡少主霍逸的实力,在短短的几年里把扩展家族势力,让底下的人对他由衷的信服,这实力与手段自然是非同一般,不过坐下来这么久,却才看到他的手在动,真让他有些意外。

    “谁帮你治好的?这都整整五年了,都还能治好?”霍逸忍不住的问着,目光在子情的身上看了看,不会是子情吧?不可能,子情当年说了她治不好的!

    听着他们的话,子情目光轻闪,半低着头吃着东西。

    “你不会不知道已经闻名大陆好几年的那个毒医吧?我的手就是他帮我治好的,只用了七天的时间。”雷战祈说着,抬起了他那只恢复了的手,伸了伸说:“跟以前一样,那毒医的医术,当真是了不得。”有机会,他还要再送份礼去多谢他,那样的人,如果可以与他拉上交情,也是不错的。

    听到这话,霍逸不禁问道:“毒医?就是那个湖心小筑的毒医?我听人说过,不过自己却没去看过,听说那毒医的脾气很古怪,他竟然会帮你治疗,你拿了什么贿赂他的?”

    贿赂?子情嘴角一抽,那是贿赂吗?不过一朵天山雪莲罢了,如果不是想他的手是让她给废掉的,要是换成别人,就是十朵,她也不一定治。

    “我用了一朵天内雪莲请他为我治疗的。”雷战祈说着,目光微闪,其实他最好奇的是,那毒医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当时他假装昏迷,当那毒医靠近他为他治疗时,因为旁边还有那几名女子的气息,以及一股淡淡的草药味,而且在当时那毒医也没开口说过话,所以他并不知道那毒医到底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你真是赚到了,一朵天山雪莲换一条手,真是便宜,要我是那毒医,少说也要了你大半身家才行。”霍逸桃花眼一眯,唇边带着邪肆的笑意看着他。

    而这时,一抺红色的影子走子进来,顿时吸引了酒楼里大半人的目光,只见一身性感美艳的凤歌走了进来,大声的喊着:“小二,给我上点酒菜来。”说着,目光往酒楼里一扫,看到到那一身白衣的子情时,不由美目一亮,兴奋的朝她跑子过去。

    “子情!你怎么在这里啊?我还以为我得到青山上面去才能见到你呢!哎?子青那个木头呢?今天怎么没跟在你身边?哇!这两个这么可爱的孝是谁家的?长得太粉嫩了!来来来,姐姐亲一口!”凤歌一跑过去,最先看的是子情,接着就被那两个一身合身小锦服精致可爱的小家伙给吸引住了,看见孝子就想扑上去亲一口的她,见到这两个这么极品的,自然是不会放过,当他们两个手里正拿着东西在吃着,也不在意着他们吃得油油的小脸,双手一抱过,啵的一声就亲了上去。

    “凤歌!”子情要阻止她,谁知她那红唇却已经在火龙和扬错愕之下凑上前去。

    “啵!啵!”两声响亮的声音响起,火龙和扬不由愣了愣,一回头,见竟然是个没见过的女人,两人眼中顿时冒上火焰:“谁让你吃我们豆腐的!”声音一落,两股能量猛的从他们身上窜出,火龙的是如火一般的火焰,滚烫无比,而扬的则是如同千年寒冰一般的寒气,冷入骨髓,两股气息同一时间朝凤歌袭去,一旁的子情没想到他们的反应竟然这么大,一时间来不及阻止,只听见凤歌的一声尖叫在酒楼中响起。

    “啊!烫死我了!冷死我了!子情救命啊!”

    凤歌猛的一声惊叫,吓得酒楼的众人猛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但是顺着那惊呼的声音看去,却什么也没有看见,只见她不知何故,竟然一个劲的在那里跳个不停,一会喊烫,一会喊冷,看得众人一阵莫名其妙。

    “她是怎么了?”有人开口问着。

    “谁知道呢!一个怪女人。”

    然,别人不知道,子情那一桌的几人却是清楚得清,因为那股冰寒之气与火焰之气,就连他们也感觉得到,雷战祈和霍逸的惊愕的目光不由同时的落在火龙和扬的身上,没想到他们两人竟然有这么大的能奈,竟然能用自己体内的能量伤她而不被外人所看到,当真是不可思议!

    “扬火龙!快停下来!”

    子情皱着眉头喝着,看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凤歌,心下很是无奈,怎么每次见到她,她都要去占孝的便宜?上回把孝子亲哭了,这回竟然二话一不说的说扑上她的两只兽兽了,她还没见火龙和扬这么生气过,估计两人也是气疯了。

    听到子情的话,火龙和扬这才停了下来,收起了外放的能量,瞪了那凤歌一眼,而凤歌也在两股能量抽回时,身体一软,整个人往地上倒下去,一旁的子情见状,白色的身影一闪,伸手扶住了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扶着她的身体,感觉到她的身体一半冰一半热的,再见她已经昏了过去,不由伸手探向了她的手脉。

    眉头轻轻一拧,对他们说:“她伤得不轻,我得带她回青山,你们谁帮我送一下她回去?”说着,目光落在他们两人的身上。

    而火龙和扬两个,见到子情皱着眉头,像是很担心那个红衣女人则的,不由怯怯的相视了一眼,他们是不是又惹祸了?

    “我送你们回去吧!”霍逸说着,站了起来,看了那凤歌一眼,暗想着,子情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一个女人了?

    “我有飞行幻兽,我送你们回去吧!”雷战祈站了起来说着,见霍逸又是一道怒目朝他射来,便开口说:“你不会以为你的轻功还是的你幻兽可以快得过我的双翼金虎?”

    闻言,霍逸不由沉默了下来,地上跑的跟天上飞的,根本就是两个区别。他只是不甘他好不容易带子情出来,却被一个个冒出来的人给搅和了。

    “就他送我们回去吧!凤歌被他们两个伤得很重,现在体内气血乱窜,多留一分也是危险。”子情说着,对雷战祈说:“麻烦你了。”说着,扶着她走出酒楼外面。

    雷战祈跟了出去,唤出了他的双翼金虎跃了上去,而在同时,子情也带着凤歌跃上双翼金上虎的背上,坐好后,她对底下的火龙和扬说:“你们两个自己跟上来。”随着声音一落,双翼金虎展翅一飞,迅速的往青山飞去。

    “我好不容易带出来的人就这么被他带回去了!真是可恶!”霍逸说着,红色的衣袍一拂,正打算回头问问两只兽兽刚才那是怎么回事?以及那个叫凤歌的女人到底是谁?子情什么时候认识的?谁知一回头已经不见了两只兽兽的影子。

    “一个个跑得比什么都快。”他低喃了一声,看了那天空之处,又转身回到酒楼里去喝酒。

    回到青山,子情扶着凤歌进了她的屋子,这才对外面的雷战祈说:“多谢了,你先回去吧!我要帮她看看。”说着,也不等他应话,便已经转身进入屋子,顺带的关上了屋门。

    见状,雷战祈看那紧闭着的门一眼,这才跃上了双翼金虎的背往山下而去。而屋子中的子情由拿出了她的小药箱,从里面找出了一瓶药,倒出一颗喂她服下,这才用银针帮她镇定下体内那乱窜的血气,又以玄气帮她调息,渐渐的,她的身体才恢复了原来的正常温度。

    轻呼出一口气,她收起东西放进小药箱里,看着床上躺着的她,不由目光闪了闪。火龙和扬的真气岂是普通人抵挡得住的?要不是她体内的玄气浑厚,指不定能在这床上躺在好几天。

    走到桌边倒了杯水喝,她这没有定神宁气的药丸,还得去药师那里拿点过来,正想着,耳边一动听见外面传来了一声细微的声响,目光微微一闪,她轻抿了一口水,这才问:“谁在外面?”

    在外面的子砚正想着要不要进去,正犹豫着,就听她的声音传来,便应着:“是我,子砚。”

    她走上前去,打开房门,见他就站在屋外,便问:“有事?”

    “我刚才看见雷战祈送你回来了,还带着个晕过去的人,没出什么事吧?”刚才远远的,他只看到个影子,却没看到那女的是谁,他知道今天她是与霍逸出去了,怎么现在却是雷战祈送她回来?以为是出了什么事了,便过来问问。

    闻言,她淡淡的说:“我带回来的人你也认识的,是凤歌,她出了点意外,现在在我这里休息,我正想去药师那里拿点定神宁气的药丸,既然你来了,你就去走一趟吧!我等着给她服用。”

    凤歌?那个很奇怪的女人?子砚目光微闪,却还是点头说:“好,那我现在就去拿。”说着,转身便往药谷而去。

    ------题外话------

    呵呵,看到这最后一天竟然还有票票收,我真想说,亲啊亲,你们的定力实在是太好了…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