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34.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八章 比武盛会
    而在子砚走后,子情正打算转身回屋,就见火龙和扬两个低着头走了回来,她静静的站着,看着他们,并不言语,让两只兽兽摸不清她到底在想什么?是生他们的气?还是不生他们的气?

    “主人。”两人来到她的面前,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小声的唤着。

    “知道错了?”子情淡淡的问着,清幽的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如果当时他们再不收回能量,估计凤歌的小命就不保了。

    “嗯,我们知道错了。”两只兽兽同声应着,有些忐忑不安的看着她问:“主人,那个人是谁啊?她死了没?”他们没见过那个人,也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她又那样吃他们的豆腐,他们也是太生气了才会那么做的。

    “还没断气,不过看样子也快了。”

    “啊?”两只兽兽一听,不禁有些着急:“那怎么办?主人,她要是死了那怎么办?”那人要是死了,主人会不会生他们的气?会不会不理他们了?

    “你们要是过来亲我一下,我就不死了。”

    突然间,躺在里面床上的凤歌悠悠转醒,听到了外面听谈话声,忍不住的开口说着,那奄奄一息的声音,听起来还真的像快挂了一样。

    外面的子情听到这话,清幽的目光中不禁闪过一丝无奈,这个凤歌,她好不容易把她给救醒了,这醒来第一句话竟然就是这个,还真的不知该说她什么好了。

    火龙和扬听到她的话,小脸一变,嘴角一抽,扬朝里面瞥了一眼,稚嫩的声音带着一丝鄙夷的说:“真当我们是三岁孝不成?还亲一口就不会死了。”

    “就是。”火龙也附和的点了点头,对子情说:“主人,我和扬去林子里了。”说着,拉着扬就离开了。

    看着他们两个那气哼哼的神情,子情不由一笑,转身走进了屋子,对那正从床上坐起来的凤歌说:“你还是少惹他们两个,免得小命不保。”

    “子情,他们两个是谁的孝啊?怎么叫你主人?还有那股能力怎么那么奇怪?我都差点就被他们给整死了!”凤歌说着,伸了伸腰,感觉一身的酸痛,就连手脚都还有些无力。

    “是我的幻兽。”她说着,不无意外的看到她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的幻兽?那两个孝是你的幻兽?你不会搞错了吧?”她惊愣的看着她,一双美目睁得老大,在见到她轻笑着点了点头肯定后,不由惊呼了起来:“子情!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有这么可爱的孝当幻兽?他们的本体是什么?这会跑哪里去了?子情,你再叫进来让我看看好不好?真是太可爱了!”

    她一边兴奋的叫着,一边念叨着她怎么就那么好运气竟然有这么可爱的孝当幻兽,然,当脑海里一细想,不由错愕的看向了她:“你、你那两只兽兽是上古神兽?”一般的幻兽都是无法幻化成人形的,除了是上古神兽!天啊!子情她到底走了什么好运啊?竟然拥有两只上古神兽?

    “他们好像对你的意见很大,见你醒过来,又走了。”她笑说着,走到桌面倒了杯水给她喝。

    凤歌接过轻抿了一口,目光一抬起,便见子砚和子青走了进来,一看到他们两个,凤歌不由媚笑道:“哟!你们两个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木头,几日不见,有没如隔三秋的感觉?”说着,拿着一双带笑的媚眼看着子青。

    “谁说我来看你的?我是来找子情的。”子青瞥了凤歌一眼,便走到子情的身边说:“子情,你跟我出来,我有事和你说。”

    闻言,她点了点头,看着一旁的子砚,便问:“拿来了吗?”

    “在这里。”子砚说着,把那瓶药递上前给她。

    子情接过后倒出了三颗给凤歌,对她说道:“你吃下这三颗药吧!对你的身体有好处的,刚刚醒来体力还没恢复,先在这里休息一会。”

    “好,你去吧!这里有子砚陪我说话就行了。”凤歌媚笑着说着,美目扫向一旁的子砚,说道:“是吧?”

    子砚瞥了她一眼,便对子情说:“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我先回去了。”说着,便转身往外走去。

    看着一个个避她如蛇蝎的样子,她不由嘴角一抽:“又一个把我无视了。”

    “你休息会吧!”子情对她说着,便与子青往外走去,两人来到林中时,这才停下了脚步。

    “子青,怎么了?”她轻声问着,清幽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明日就是四大名山的比武大会了,你让我准备的事情我已经准备好,我来把路线跟你说一下,明日才可以在没人察觉的情况下悄然离开。”

    “嗯,你说。”她点点头,示意他把路线说一遍给她听。

    子情也大致的把明日的准备告诉她,以及到时哪条路的人比较少,从哪里下山不会被人看见,两人站在树下聊着,半响后,子青才对她说:“那我先回去了,你要小心一点那个叫凤歌的女人,她住在你这里明天会不会碍到事情?”

    “放心吧!我自有主意。”她轻声说着,示意他先离开。闻言,子青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明日他们就要离开了,想到这,心下很是激动,而他也意外,子情这次离开竟然只和他一个人说,就连冷绝辰他们都是不知道的。

    直到子青离开后,她才往屋子走去,见凤歌坐在桌面喝着水,便走了过去,对她说:“明日就是比武大会,你今天就在我这里休息吧!一天的时间,应该可以让你的身体恢复的。”

    “那我不客气了。”凤歌笑说着,流光泛动着的美目落在她的身上,心下暗暗的思量着,子情到底藏得有多深?别说她的实力了,就她那两只兽兽,那可是上古神兽,随便的一个威压一出,都会让万兽俯首称臣,而这样厉害的一个她,竟然在四大名山中默默无闻?还真的有些奇怪了。

    次日,天还没完全亮时,大陆上的众人就已经从山下起程上山,当来到青山上时,正好太阳升起,暖暖的阳光洒落在众人的身上,从大陆四面八方前来参加四大名山比武盛会的人齐聚一山,人声鼎沸,热闹不已,整个青山放眼看去,映入眼底的皆是那众人的身影,多不胜数。

    比武的地方,在在青山最为广阔的一个场地,为了迎接今日盛会的到来,那里已经早就准备好了一个比武台,以石铺成的比武台高约五米,长二十米,宽二十米,结实而坚固,后面倚着大山,前面及周围则围满了众人,然,比武台的周围十米之内不准让人踏入,因为要以防台上比武时强大的气压会伤及比武台周围之人,所以在十米之内,皆以红绳围起,只有那身为评判的四大名山山主坐在那里面。

    而大陆上其他门派的掌权人,则各带领着他们自己的族人护卫,自成一队的排列着,每一家族都有一拿着旗帜的人,可以让人知道,那是什么家族?那是什么势力?而除了各大家族的掌权人有座位可以坐之外,也只有其少主有安排座位,其他的人都是站着的,因为前来参加比武盛会的人实在太多,如果都准备座位,地方根本不够。

    以大陆上一城二堡三庄的排名按地方排坐着,最是前面的,自然就是那身为大陆第一城的暗城,这一回,暗城的城主亲自来到这青山之上,而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众的家族成员,然,在众站着的人当中,与暗城城主平坐着的,却是如今暗城的少主,冷绝辰,那身为大公子的冷厉辕,在这样的大诚之下,也只能忍着气站在他们的身后。

    几年的时间,大陆上对这暗城的少主冷绝辰也有一定的了解,在他的掌管之下,暗城的势力日逐扩大,其雷行风厉的手段更是让一众的颠复了他以往的形象,原本,众人只知冷绝辰飘逸若仙,温文尔雅,却不知他的另一面是那样的可怕,众人不知他的实力深浅,却只知他的实力在大陆上是少逢敌手,若与他为敌,下场非常可怕!

    “你不去找那个子情丫头?今天都到了她这青山来了,怎么没看见人?”暗城城主笑说着,瞥了身边的儿子一眼后,目光在周围的众人身上扫过。

    “她会来的,只是不知会站在哪里看。”冷绝辰说着,幽深的目光扫过周围,当看到雷战祈和霍逸两人时,再看着那一个个气势高昂的家族,目光中泛过一丝不明的幽光。

    因时间还没到,所以比武也还没开始,众人都在等着,而此时,在凌峰山中,凤歌已经早就等不住的跑去比武台观看着,而子情却还在慢理条丝的收拾着她的东西,她要带的东西,其实不多,不管她的小药箱却是不能少的,但是今天她不用背着她的小药箱,因为在昨天她就已经让来青山找她的青衣给带到湖心不筑那里去了。

    今天的她,依旧的一身白衣,雪白的轻纱看似普通,但是若是识货的人,便会知道她平时穿的与今日穿的是白色衣裙是同一种衣料的,不同的只是款式而已。她这雪纱轻若羽毛,柔顺丝滑,穿在身上一点重量都没有,但是却是刀剑所不能划,暗器所不能射穿的,这是有钱也买不到的珍品,她也不过是偶然才得了那么一匹衣料。

    火龙和扬已经进了她体内的玄兽空间,因为知道今日盛会,所以他们也知道不要到处惹乱,整理好一切后,她回头看了看这住了十年的小屋一眼,这才转身往外走去。凌峰山的几人早就已经去了前面的比武台,当她经过几人的屋子前时,静悄悄的一片,没有半个人,而她的师傅似乎也已经去了前面观看比武。

    出了凌峰山,在山道上走着,见周围只有少数的弟子脚步匆匆的往比武台而去,而在那比武台的那边,热闹的声音应连在这里也还能听得见。

    “子情!是你?”

    突然间,一个带着不确实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她回头一看,见到那娇俏的容颜,似乎有些熟悉,脑海里一转,便记起了她是那洛菁宁,看见她笑盈盈的朝她跑了过来,她不由露出了浅浅的笑意:“怎么是你?”

    “你还记得我是谁?”洛菁宁笑盈盈的来到她的身边,看着面前一身淡雅的她,漂亮的大眼睛里尽是欣喜的笑意。

    “记得,你是洛菁宁。”她轻声说着,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呵呵,你真的记得我啊!”知道自己被她记着,她显得很开心,笑盈盈的说:“子情,几年没有见到你,你长得越来越美了,当然,还是没有我姐姐美,我姐姐是我见过最美的人了。”说着,一点也不生疏的上前挽着她的手说:“比武大会就在开始了,我们到前面去看吧!边走边聊。”

    闻言,她点了点头,目光一闪,问:“你总在说你姐姐,你找到她了?”其实她真不知道她怎么就一直惦记着她?她与她不过相识那么短短的时间,谈不上什么交情,而她却总把她挂在嘴边,总是甜甜的叫着她姐姐。

    “没有啊!就是找不到我才念着呢!也不知道她到底跑哪里去了,不过我知道她今天一定会来的,所以我早早的就来这里找找看了。”她说着,一双眼睛灵动的往周围打量着。

    “你怎么知道她今天会来?”她有些好笑的问着。

    “因为今天是十年才一次的四大名山比武盛会啊!大陆上很多大家族的人都来了,这么热闹,她一定会来的,到时,要是她有上台的话,我一定可以认出她来的!”洛菁宁肯定的说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里盈满了期待。

    五年没见,姐姐一定变得更美了!

    闻言,子情目光轻闪,上台?她没打算上台,她只打算在周围看看那些人的身手与实力。

    “子情,我告诉你,今天除了四大名山的弟子会比武之外,还有的就是大陆上的家族会派人上台比武,你知道吗?今天就连暗城的城主都来了,前面那里热闹得不得了,一眼看去,都是人。”她挽着子情兴奋的说着,不时还比手比脚的,说:“我在大哥也来了,子情,到时介绍我大哥给你认识怎么样?”

    子情只是淡淡的笑着,并不言语,而她却是说得开心,一路走着,一路说个不停。不多时,当她们两人来到那比武场时,看见那前面围着的人那么多,根本就是挤不上前,不少的弟子因为站得太后面生怕看不到,便跃到了一旁的树上去观看,而当她来到这里时,在那么多身影当中,根本就很难找到谁的存在。

    “哗c多人!子情子情你看!那边的就是我爹爹和我大哥。”洛菁宁摇着她的手掂着脚往前面看去,伸手指着那坐在最前面的两个熟悉身影。

    站在后面,又被那么多人挡住,只能看得见那高五米的比武台,却是看不见那比武台周围所坐着的家族掌权人以及少主,所以她的目光并没有顺着她的手所指看去,而是看了那比武台一眼,便淡淡的移开了目光,想看看她爹爹的身影坐在哪里?却也同样的看不见,只能看得见那旗帜上面写着的碧落山庄四个大字。

    她爹爹也来了,只是她看不见他,而她现在易了容的容颜,只怕就算是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也不能一定能认出她来。

    “子情,我怎么总感觉你的身上有些冷?像是有冷气似的,站在你身边不觉得,可是一挽着你的手就会感觉到了。”洛菁宁有些纳闷的问着,看了看她,却见她没有什么不同的,可怎么就感觉她的身上有着冷风吹出一样?那么奇怪?

    听到这话,子情浅浅一笑:“我体质寒,你挽着我的手,自然也会感觉得到我身上的寒意的。”其实,那只是她腰间的凤吟剑所散发出来的寒气,那有把灵性的凤吟剑变成了白绫缠在了她的腰间,看起来跟腰带一样,不过却是她最厉害的武器。

    “喔!是这样的吗?”洛菁宁愣愣的看着她,不过一瞬间却又被前面的声音吸引了过去,兴奋对她说:“子情,我们到前面去好不好?前面看得得比较清楚,不会被这里的挡住了。”

    闻言,她正想开口说她不想挤上前去,谁知就被她拉了往前挤,心下一阵无奈,只能跟在她的后面往前走去,好在有她在前面推开了周围两旁的人,让他们让出了一条路来,她才免于去碰撞到他们,看着那一个个愕然的瞪着他们两人的众人,她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笑意。

    “让一让让一让!”洛菁宁一边往前挤着一边喊着,周围的不是大汉就是弟子,被她那么推开,待回过神来人却已经挤到前面去了。

    而在当她们在人群中挤时,耳边已经传来那几位山主带着浑厚气息的讲话声,带着玄气的声音不大不小,却清楚的传入了众人的耳中,让原本热闹喧哗的人群在一瞬间静了下来。

    “今天,是十年一次四大名山的比武盛会,很感谢大家不辞劳远的赶来,今日大陆群雄能齐集青山,也是一种缘分,十年风云涌动,无论是大陆上还是四大名山里都出了很多的后起之秀,今日的比武论名,先由外来的家族派人出场比试,接下来再由四大名山的弟子上台比武,大家都知道,这次除了要选出四大名山里的前十名高手之后外,还有的就是大陆家族的排名,大陆上新起的势力能否跃身进入排名列,那就要看大家各自的本领了。”

    青山山主浑厚的声音一顿,朝周围看了一眼后,这才说:“接下来,家族比武开始!赢了站在台上的人,无论是谁,都可以挑战他!比武难免死伤,也请各位有所心理准备,这并不是普通的比试大会,而是论名之盛会,死,在这里是很常见的!如果没有本事确实能打赢,还望珍惜生命的好!”

    原本斗志正高的众人一听青山山主这话,不由有些手心渗出了汗水,这确实不是比着玩的!这是大陆上家族的排名,到时那些家族掌权人都会亲自上台比武,而他们的儿子则会去比地四大名山的排名,虽然他们知道暗城的城主一定不会出手,因为冷绝辰十年前是四大名山比武论名之盛会的四山第一人,今天他是不会再代表着天山上场,而是会代表着暗城会会大陆上的几大家主!可是,就算是如此,他们这些小门小派的,想要跃上排名行列却也是十分有难度的!

    一个不小心,不止无法带着身后的势力跃前排名行列,就连自己的小命也会不保!想到这,不少的人皆开始担心了起来,他们怀着希望兴冲冲而来,可不想到时横着被人抬了下去。

    然,就算有的人害怕,却还是有的人受不了名利的诱惑,第一个越过了红绳,跃上了五米高的比武台,中气十足的声音大声的喊着:“老子先来!你们谁想上,就快点上吧!”

    拉着子情好不容易挤到前面的洛菁宁一听到这话,不由噗哧的一声笑了出来,回头对子情说:“你听他这话,怎么听都觉得怎么的古怪,什么叫谁想上就快点上啊?真不文明。”说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里尽是掩不住的笑意。

    子情一听,浅浅的笑道:“你主这脑袋要是不想歪,就不会觉得他那话不文明了。”说着,目光朝周围看去,寻找着她爹爹的身影,当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坐在人群中时,心下一片复杂万分。

    爹爹……

    站在她身边的洛菁宁突然感觉她身上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忧伤,不禁回头朝她看去,见她带着淡淡伤感的目光看着那不远处的中年男子,她一看,目光顺着往上前,在看见那碧落山庄的旗帜时微愣了一下,心下暗想,子情难道认识那墨庄主?见她看着他时身上的忧伤似乎越发的显重,她不由笑盈盈的摇了摇她的手,指着另一边的人说:“子情你看,那就是我大哥,长得好看吧?他是天山的弟子,今天的四大名山前十名比试,他会参加喔!”

    被她那么一摇,子情回过神来,看着她那活泼开朗的笑脸,唇边慢慢的绽开了一抺浅浅的笑意,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见到了那个叫洛少翔的男子,她曾在五年前见过他一回,五年后的他,显得越发的内敛,身上的气息也越发的浑厚,看来在五年的时间里,他的修为进步也很快。

    “怎么样?长得很好看吧?在天山里可有很多人喜欢着我大哥,不过我大哥很挑的,这个嫌那个嫌,到现在都二十有多了,却还一个喜欢的人也没有,我爹爹都在催着他早点成亲给他生个孙子好抱抱呢!”洛菁宁笑盈盈的说着,有那句说那句的。

    子情静静的听着,浅浅的笑着,目光则落在周围,打量着周围的人。而当她出现在人群前面时,那原本各坐一方的冷绝辰和雷战祈以及霍逸,白云飞洛少翔还有那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白锦皆朝她看了过来,尤其是白锦,几年没见到她,现在在这里见到她的身影,显得很是欣喜一般,还朝子情这边挥了挥手。

    洛少翔看着她,则想起了那几年前她在台上把那名天山女弟子打败的一幕,目光中流露着深思,而白云飞则暗想着,她怎么跟宁儿在一起了?看样子好像两人混得很熟?宁儿这丫头一向只对美人感兴趣,这个叫子情的女子,长相也只算得上清秀,怎么宁儿也喜欢跟在她的身边?还聊得那么开心?

    雷战祈和霍逸看见她,唇边不由勾起了一丝笑意,他们知道她不会喜欢上台比武排名这样的事情,但是他们会上台,她能来这里观看,他们心里也开心,毕竟,他们在意的人在台下观看着,这能带给他们无穷的力量!

    而冷绝辰看到她,幽深的眼中也浮上了一丝的柔情和笑意,看着她一身白衣的在那前面站着,神色淡然而优雅,一身的宁静气息弥漫在她的身边,似乎那周围的喧哗根本入不了她的眼一样,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已经很出众,很自然的吸引了众人的眼球。

    这几日,他正想着给她准备个惊喜,等这四大名山比武论名之盛会结束后,他想带她去一个地方,一个很美的地方,让两人可以有机会好好的相处,好好的了解,这样,她就不会再把他推开了。他知道如今的她,并未对他动情,因为在她的眼中,他只看到了信赖,如果动情,那她看向他的目光就不会像现在的这般,清冷中带着淡然,似乎一切都无所谓的样子……

    四大名山的山主,都是一只只的老狐狸,看到前面坐着的那几个出色的年青人一个个的目光都同时看向一个地方,不由挑了挑眉,也顺着那目光看了过去,当看到那抺静立在众人之前的白色身影时,除了青山的山主眼中闪过了然之外,其他的三位眼中皆是疑惑。

    那个女子是谁?竟然能让那一个个出众的年轻人为之侧目?因为好奇,所以几人都用神识扫了她一下,谁知只探出她的实力平平?实力称不上出众,容颜却又只称得上清秀的女子,到底是用什么吸引了那几个年轻人的目光?

    而青山的山主睿智的眼中含着笑意,轻抚着胡子看着台上已经有人跃上去的比武,一边暗想着,这子情丫头就是不一般呐!就算不用看她的实力,单看这一个个出色的少年为了她而失神,那就知道她的非同一般,更何况,她的实力……呵呵呵,青山能出了这么个优秀的弟子,也是他青山的福气啊!

    心下一番思量着,回过头来对着旁边的天山山主笑呵呵的说:“老头,你说你天山今年少了个冷绝辰,还能有人为你拿下这四山第一的名号么?”

    听到这话,旁边的两位山主也同时朝两人看了过来,少了冷绝辰,天山弟子的实力也是不空忽视的,为何这青山老头会这么说?难道他藏了什么厉害的弟子不成?不过不可能啊!他们虽然不是青山中人,却对青山有多少出众卓绝的弟子了如指掌,今日的这四山排名,他们两山看来还是很难分出高下,除非是有什么厉害的弟子被这老头给藏了起来。

    “呵呵呵,不过就是一个虚名,四山谁排第一都是一样的。”天山老人笑呵呵的说着,睿智的目光带着和蔼的看向了周围的众人,活脱脱的一个不被世俗所拘束着的仙人一般。

    然,青山山主听到他的话,眉头一挑,睿智的眼中划过一丝笑意,轻抚着胡子笑呵呵的说:“是吗?那当年天山夺得了第一的排名,你怎么隔三差五的就在我面前提起?还说什么天山的实力就是不能忽视的,你老头教出来的人,那是人中龙凤,一个个都是卓绝非凡的?”

    听到这话,天山老人脸上的笑意一僵,睿智的目光一转,继而又道:“有吗?这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老头我年岁大了,记不清啊!”

    “呵呵,原来是年岁大了记不清啊!那还是一回事,你看你老头总装出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真让你给骗了。”青山山主笑呵呵的说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一旁的两名山主听到他们两个的话,心下一个念头划过,同时问道:“看样子,青山山主对这今天青山弟子夺得第一很是有信心,莫非,你还惹着什么厉害的弟子没有让我们知道不成?”

    而天山的山主闻言,睿智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也跟着回过头来笑呵呵的看着他:“你这青山的弟子算得上出众的也就只有那几个,难道还有我们不知的?”声音一落,目光在周围的众人身上扫过,除了那雷战祈和霍逸之外,还有哪些是他没见过的?

    ------题外话------

    亲爱的们。更了好几天的一万五,今天的八千估计会被拍死。知道你们期待多更,不过最近有点累了…你知道的。要蛋定哈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