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36.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章 出手,惊!
    黑蝎子得令,凶残的目光迸射出一股嗜血的气息紧盯着那前面的墨成轩,蓦然黑色的巨大身影往前一扑,那极快的速度在半空中掠过,只见一道黑影飞袭而出,竟然快得连它的身影都看不清,底下的众人一见,不由紧张的看着台上的一幕。

    而墨成轩见状,锐利的目光中迸射出一股摄人的寒光,健壮的身影同时的往前一闪,一声低喝声紧接着从他的口中而出:“烈焰连环砍!”

    混合着雄厚玄气气息的声音一落下,只见他身上的玄气气息在那一瞬间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原本身上涌动着的白色能量迅速的散去,继而出现在他身上的,是一股如同火焰般的气流,呼呼而响的火焰之气从他的体内窜出,迅速的缠上了他手中的利剑,凌厉之气咻咻而响,气流之强大,火焰的炎热,让比武台上一度的变得火热无比!气息也在那一瞬间压低了下来。

    当他的身影飞闪上前时,手中的夹带着火焰的利剑几个利落的扬起,挥砍,只见火焰气流在空气中呼呼而响,凌厉之气夹带着摄人的气息以着势如破竹之势劈向了那朝他扑来的黑蝎子,火焰从他手上的利剑中迸射而出,化成凌厉剑气,咻的几声传出,只听得那毒门门主震惊万分的惊呼一声。

    “不!”

    浑厚的声音夹带着玄气气息从比武台上传开,那发自丹田中气十足的一声惊呼声带起的玄气气息在空气中一圈圈的往外扩散开去,直到传入底下周围众人的耳中……

    “看!那是墨成轩的成名绝技之一烈焰连环砍!”底下的人看到墨成轩身上涌动出来的火焰气息时,不由惊呼了一声。

    “是啊!我们竟然忘了墨成轩的这烈焰连环砍是很厉害的!那毒门门主的幻兽是金属性,而墨成轩的幻兽我记得好像是烈焰狮p主克金,这一回,毒门门主死定了!”

    “就是就是!我刚才还一直在为墨成轩担心着,竟然忘了他还有很多绝招没使出来,这烈焰连环砍一出,那毒门门主根本没有胜算的机会!”

    而看着台上的一幕,子情提起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她竟然因为担心而忘了,她爹爹的幻兽是烈焰狮,那头凶猛的狮子想必已经到达了圣兽的品阶,可不是一般的幻兽就可以将它打败的,再者,金与火相碰撞,最终胜出的,只会是那火!

    “咔嚓!砰……”

    就在底下众人惊呼声连连之时,突然听见台上传来咔嚓的一声巨响,众人迅速的回头看去,见那毒门门主一脸不可思议的僵硬着站在台上的一个角落里,而他的那只幻兽,竟然是僵硬着身体,保护着一个奔跑的动作定在了墨成轩的面前一米之远的地方,而墨成轩身上弥漫着气流,剑上弥漫着火焰,剑尖直指地面,嚓嚓声不断……

    当那响透半边天的爆破声在台上传起时,众人这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看着那在一声爆破声之后碎成好几大块的散落在台面上的黑蝎子,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

    他竟然只用了那烈焰连环砍就把那黑蝎子给秒杀了?

    “哇!真不愧是碧落山庄的庄主!太帅了!”

    洛菁宁兴奋的跳了起来大喊着,目光兴致甚浓的看着那台上持剑而立一步步走向那毒门门主的墨成轩,眼中尽是崇拜的神色,拉着身边的人兴奋的说着:“子情,这墨世伯要是跟我爹爹比起来,一定比我爹爹还要强上几分,他的那个烈焰连环砍真的太厉害了!竟然只是一招出也来就把那巨大无比的毒蝎子给砍成了好几段,真厉害!”

    子情浅浅一笑,轻声说着:“不过那毒门门主的实力倒也不一般,竟然能与他过了那么多招,足见不简单。”声音一落,她抬眸往台上看去。

    站在一旁角落处的毒门门主阴测测的目光紧盯着那一步步向他走来的墨成轩,衣袖下的手微动,心中恨意昭然!想十年前,他也是败在他的手里!今日本想一洗当年之耻辱,谁知还是敌不过他!竟然一招就把他的黑蝎子给砍杀了,好好!该死的墨成轩,他就算是与他同归于尽也不会让他好过的!

    “来吧!你不是想跟我比吗?”墨成轩来到他的面前一米之外的地方,手中的剑泛着丝丝的杀气,面对欲置你于死地的人,他绝不会手下留情!

    毒门门主目光一眯,眼中掠过一丝歹毒的光芒,衣袖下的手微动,阴测测的笑说着:“墨成轩,真没想到在这几年里你的实力竟然提升了这么多,真是不简单!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不过,你把我的幻兽都给杀了,我就算是打不过你,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阴测测的声音一落下,只见他突然飞窜上前,手中的利剑飞袭而出,同一时间一把毒粉就朝他迎面洒了过去,墨成轩虽然早有防备,不过没想到他竟然不要命般的直扑上来,一手捉住了他手中的利剑剌入了他的身体,同时也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他心下暗呼一声不妙!正打算松开手中的剑退开之时,却听他那阴测测的声音传入耳中,同一时间,只觉手背上一阵剌痛,紧接着那被毒门门主划伤的手顿时一阵麻痹,似乎失去了知觉一样。

    “嘿嘿嘿,太迟了!”

    看到自己那在一瞬间没了知觉的手,他目光一眯,眼中寒光闪过,另一手握住了剑柄猛的一抽再往毒门门主的身上狠厉的几个连砍,他的双手顿时皆断落在地面上,鲜血飞溅一地,那两截断肢,看得底下不少的女弟子大惊失色的惊呼出声。

    “啊……”

    同一时间,墨成轩用剑划破自己的手指,运气逼出体内的毒,黑色的毒血一滴滴的滴落在台面上,黑得骇人!本以为逼出毒素之后会好一点,谁知毒液因他玄气的运行而迅速的往他的身体里曼延着,他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后,那一整个手都在渐渐的变成紫黑色!

    因为他既无夫人又没儿女在身边,这时,中了毒门门主的毒后,底下一片唏嘘,却没人上台去扶起他下来,另外的几大家族家主正站起来打算上台扶他下来急救,谁知一抺白色的身影抢在了众人之前飞掠而上,那快如闪电的轻功与白色飘逸的身影,在那一瞬间晃瞎了一票人的眼。

    “那女的是谁?好俊的轻功!”

    “是哪个山的弟子吗?还是哪个家族的人?那手轻功真是太漂亮了!”

    “就是!估计在场的人轻功没几个比得上她,看她年纪轻轻的,竟然有那么厉害的轻功,真是了不得!”

    “那个女的是谁啊?怎么没听说过?她怎么跑到台上去了?那墨成轩又不是她什么人,他中毒了关她什么事?”底下的众人看到抺飞掠上台的身影后,一个个的议论着,目光中,有着好奇,有着猜测,也有着疑惑与不解。

    而原本站在子情身边的洛菁宁,怔怔的盯着那抺飘逸而绝尘的身影,看着那轻飘飘的白色身影,与记忆中的那抺白色身影渐渐的相叠成一个人,再细想两人之间的相像之处,脑海里一个念头划过,她不禁惊愕的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那抺白色的飘逸身影。

    不会吧?难道真的是同一个人?子情难道真的是她一直在找的那漂亮姐姐?

    想到有这个可能性,她心下是既激动又兴奋,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盈满了惊喜的神色,紧盯着台上的人,正想着要上去帮忙时,却见有人也飞掠上台,往那台上的两人而去。

    底下坐着的众人,几大家主目带深思的看着那台上的女子,打量着她,暗忖着,她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紧张墨成轩?

    而雷战祈和霍逸两人则微挑起了眉头,有些诧异的看向子情,以她的性格,若是不关她的事,她不会插手的,会上台救中了毒的墨成轩,便是很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洛少翔和白云飞以及白锦几人则目带深思,青山盛传她只是一名学艺求精的弟子,可刚才的那一捭轻功,却是那样的超凡卓绝,那快如闪电的轻功,就算是他们,只怕也比不上,而她,竟然使得那般的驾轻就熟,看样子一点也不与众人口中所传的修炼废物一样!

    在众人当中,暗城城主目光微闪,对子情刚才所露出的那一手轻功也很是惊讶,侧过头对身边的冷绝辰说:“你的目光就是不一样啊!那手轻功估计在座的那么多人没有一个是比得上的,这个子情丫头,确实是不简单。”说着,满意的目光落在了那台上的白色身影之上,似想到了什么一样,问道:“她与那墨成轩认识?”

    冷绝辰唇角微勾,磁性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的说:“我看中的女人,自然是不会差到哪里去,她与碧落山庄的庄主,好像是有那么一点关系,看到他中毒命在旦夕,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在冷绝辰的心里,一直以为子情是碧落山庄的当年遇难丫环所生的孩子,也就是碧落山庄的家生子,从没有想过,也许,她就是那碧落山庄的大小姐墨清姿,因为他不相信在当年那场厮杀中,那个丫环会为了护住主子的孩子而送自己的孩子去死。

    而子情上了台后,扶起他之后,二话不说的就从怀里取出解毒丸递上前:“吃下!”强硬而带着不可抗拒的声音仔细一听,就会察觉出里面有着一丝的紧张与担忧。

    墨成轩微怔的看着她,感觉到她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很是亲切,像是久不见的亲人一样,很让他安心,见到了她那眼中的担忧时不禁微愣,看了那药丸一眼,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就接过服了下去,直觉的,他知道她不会害他。

    看到她爹爹服下了那药丸后,她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还好她身上带了几瓶珍贵的药以备不时之需,若不然,今天就真的麻烦了!

    “哈哈哈哈……墨成轩,没用的!你死定了!我毒门的毒药,你以为是那么容易解的?哈哈哈哈……只要你走三步,三步之后你就会毒气攻心当场死亡!谁也救不了你!哈哈哈哈……”

    毒门门主放声大笑着,他对自己的毒药很有信心,这当今天下,估计也除了那神秘莫测的湖心小筑里的毒医可以解得了他的毒,不过那湖心小筑离这里这么远,那毒医更是不会随便出手救人,今天,墨成轩是死定了!

    听到他的话,底下的众人心思各异,有的担心,有的看好戏,有的带着探究,有的带着怀疑,毒门门主说的是当的?这墨成轩中了他的毒当真就救不活了?

    子情清幽的目光瞥了那毒门门主一眼,眼中深处划过一丝冷冽的杀意,见她爹爹微拧着眉头,她便轻声说:“先不要运气,我扶你到下面去休息吧!”她说着扶起他准备走下台,在众人的目光中,她扶着他走了一步,二步,三步,四步,墨成轩仍好好的被子情扶着,一点毒发身亡的迹象也没有。

    墨成轩是又惊又奇,毒门以毒闻名,而毒门门主那般恨他,更是会拿出最毒的毒药来对付他,不想他只是刚才吃了那一颗药丸,体内的不适渐渐的消失,似乎并不感到难受与痛苦,到底,这个少女是什么人?她为什么要救他?心下暗想着,抬眸看着扶着他的少女,见她素净的脸上一片的淡然,似乎看不出喜怒一般,见到那没有一点熟悉的容颜,心中微微失落着。

    他以为,会是他的女儿墨墨……

    被砍断了双臂倒在地上脸色惨白的毒门门主看着他们两人一步步的走着,竟然没有毒发身亡,他不禁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噗!”蓦然,他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乌黑的鲜血,溅落在台面上,一双眼睛因不可置信而瞪得大大的,浑身抽搐了几下,脑袋一歪,竟然当场死了过去。

    那毒门门主突然死亡,底下的众人惊愕不已,似乎不明白他怎么在一瞬间就死了?虽然墨成轩砍下了他的双手,但也不可能死得这么快啊?而且看他抽搐着的面容以惊恐暴睁着的目光,似乎在临死时受到了什么惊吓似的。

    然,在众人还没从毒门门主已死的事实中回过神来,突然见原本已经不会动了的尸体,竟然在下一刻又动了,他一双脚像脚筋被抽了起来一样,两双脚开始扭曲,原本他本躺着的身体也在下一刻缩成了侧面,头往后自动的弯下,直到听到咔嚓咔嚓的骨头断折声传来时,才停了下来,只不过眨眼间的时间,他的身体就缩成了孝一般,没有有骨头似的卷成了一团。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底下的众人又再一次的被吓到了,一个个惊恐的睁大着眼睛,不敢相信那已经死了的人竟然还会自动的把一身的骨头折断和筋抽起,继而缩成了一团!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那已经死去的人还要承受如此可怕而恐怖的折磨?

    众人心下生寒着,目光落在了那白衣女子的身上,会是她动的手脚吗?不太可能,她根本没碰过那毒门门主,更没走到他的旁边去,她又如何能做到这样的事?再说,他们也不相信,那一身淡雅的女子会做出这样恐怖的事情来!难道,是那毒门门主身体比较古怪所致?还是因为他常年研制毒药的缘故?

    底下的暗城城主和冷绝辰瞥了那毒门门主恐怖的尸体一眼,便淡淡的移开了目光,两人同时想着,他们还不知道子情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在用毒方面竟然也这么厉害……

    而站在他们身后的冷厉辕,阴狠的目光中闪过发现猎物时的兴奋光芒,目光紧盯着台上那白色的身影,唇角勾起了一丝阴测测的笑意。

    墨成轩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回头的一瞥,眼中也闪过惊愕之色,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子情半敛下的目光中冷冽的寒光渐渐的退去,对那身后惨不忍睹的人不屑一顾。竟然敢伤她的爹爹,就要付出惨痛的代价!她绝对不会再看着她的亲人,她所重要的人在她的面前死去!

    正当她扶着她爹爹要下比试台时,却在这时听到了一个粗重的声音传来,那声音中的不怀好意以及阴测测的气息,让她不悦的拧起了眉头,抬眸看向了挡在面前的人。

    “墨庄主,我铁老三也想与你过几招切磋一下,嘿嘿,不知给不给面子呢?”一名手提大刀的汉子一脸阴测测的笑着,目光紧盯着那因种了毒而脸色难看的墨成轩。

    若是墨成轩没有中毒,他还不敢上台来挑战他,不过现在可不一样,他都被那毒门门主的毒伤成这样了,只差一点就一命呜呼了,他自然不能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要知道,想打败他就要趁这个时候!要不然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

    “你有没搞错啊?他都中了毒了你还想跟他打?这不是趁人之危吗?”

    “就是!刚才不见你敢上台?毒门门主的毒那么厉害,那小姑娘能不能解开还是一回事呢!你现在跟他打,不就是存心要他的命吗?”

    “闭嘴!你们吵什么吵!老子要挑战的是他,又不是你们,关你们什么事了?”大汉恼怒的回头一喝,手中的在刀往肩膀上一扛,锋利的刀刃在阳光下泛着丝丝寒光,他怒目瞪着底下的众人,那架势,看起来倒是有几分的吓人。

    底下的青山山主看到台上的三人,睿智的目光不由一闪,抚着胡子却没有说话,像是等着看什么好戏似的。而旁边的天山山主看状,却是撞了撞身边的青山山主,笑呵呵的问:“那个小女娃看起来不错。”无论是气场,还是那冷静与从容,都很出众,尤其是刚才所露的那一手轻功,更是一绝!

    “呵呵,那是当然,我青山出的弟子,都不错。”青山山主一脸得意的说着,笑呵呵的看着台上的一幕,旁边的两位山主见状,问道:“现在这事你不出面解决?任由他们就这样乱来?”

    “放心吧!他们自己会解决,用不着我们。”青山山主笑眯着眼说着。

    闻言,另外的三大名山山主眼中闪过深思,这青山老头的话,是什么意思?

    “让开!”子情看着挡着他们路的汉子,清幽的眼中出现了不悦的神色,真是下三滥的小人,想要跃上大陆排名之列,竟然挑选在这个时候上台,真是不自量力!

    “哎?你是哪里来的女人?这关你什么事了?老子我要挑战他,你挡着干什么?”汉子目光一眯,色眯眯的打量着子情,一脸猥琐的说:“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不过这身段倒是**。”

    听到这话,底下的众人脸色微变,雷战祈与霍逸目光半眯,眼中闪过狠厉的寒光,目光紧盯着那台上的汉子,杀意从心头涌起。

    而洛少翔和白云飞白锦几人,则是用着深思的目光看着那台上的子情,被那汉子这般调戏,她会如何?站在人群中的凤歌和洛菁宁,一个半眯着媚眼看着台上的那名汉子,唇角勾起一抺讥讽的笑意,一个气愤的紧拧着拳头怒视着台上的汉子。

    暗城城主则有些意外的看着身边坐着的儿子,见他身上寒气迸射而出,半敛着的眼眸并没有看着台上的人,而是以着一种漫不经心却带着肃杀之意的语气不紧不慢的唤着:“追风。”

    “属下在!”一身黑衣有的追风不知从何处闪出,恭敬的在冷绝辰的身侧低声应着。

    “呆会那人若没死,你就帮我了结了他,记住,要让他死得惨一点,不然我会不舒心的。”漫不经心的声音中夹带着森寒的嗜血气息,性感的薄唇边,那抺似有似无的笑意却让人感觉到无边的森寒之意。

    “是!”追风恭敬的应着,朝台上的那名汉子瞥了一眼后,继续消失在众人眼前。

    被子情扶着的墨成轩眉头一皱,威严的脸上浮现不悦之色,蕴含着强者威压的目光锐利的扫向那名汉子,正打算开口,却感觉扶着他的手加重了几分的力道,似乎在说,让她来处理。

    侧过头朝身边的少女看去,见她对着他扬起了一抺浅浅的笑意,清幽的目光中蕴含着柔和的光芒,那目光,竟然让他产生了几分的错觉,想要唤声:墨墨,是你吗?却还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就你也想挑战碧落山庄的庄主?未免也太不自量力了。”淡淡的声音夹带着一丝的清冷,睨了面前目光带着**的汉子一眼,清冷的目光比以往多了一丝的冷冽,而那面前的汉子,却是不把她放在眼中。

    “你个臭……啊……”汉子才骂了一个字,余下的话就全变成了惨叫的声音。

    台下周围的众人有些愕然,因为那一身淡雅的女子,竟然冷不防的抬起一脚就把那强壮的汉子踹下了台,那利落的一脚,干脆而直接,一脚踹出,竟然把那人踹至台下几米之远。

    “砰!”

    当那汉子的身体摔向地面上时,重重的一声响声响起,地面上的灰尘被他的身体带动了起来,待那灰尘散去,只见他一身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怒气冲冲,要冲上台去与子情较量着,然,当他大步的走出两三步后,正打算运用轻功跃上比武台时,玄气一提动,胸口处血体顿时翻滚着。

    “噗!”

    喉咙一甜,一口鲜血猛的从他的口中喷出,也因这一口鲜血的喷出,他的脚步也在同时微晃了一下,似乎有些站不稳一样。

    感觉到胸口处的一大片剧痛,体内的血气似乎还在涌动似着,嘴角的鲜血又止不住的溢了出来,汉子不由心头大惊,震惊的指着台上的面色清冷的女子:“你……”

    她、她到底是什么人?那一脚竟然踹得那样的冷不防!那样快的速度,竟然叫他无法闪避无法闪躲!那一脚的力道,竟然是那样的重,胸口处的剧痛,连呼吸都会感觉到的剧痛,让他知道胸骨一定是断裂了!他可是一名蓝武尊巅峰级别的强者!就是一名紫武神想一脚踹断他的胸骨都不太可能,而她,一个女人,竟然只是一脚就把他的胸骨给踹断了!

    台下周围的青山弟子看到子情的这一脚皆是一愣,她好像突然间变得不太一样了?那可是一名蓝武尊级别的强者,她竟然无惧的与他对视,还能一脚就把他给踢下了台?她打哪里来的这胆子?

    子情淡淡的瞥了那底下的汉子一眼,这才扶着她爹爹说:“走吧!我送你下去。”声音一落,运起轻功带着他往底下而去,当两人一回到台下,碧落山庄的护卫这才迅速的围了上来,扶住了他们的庄主。

    “庄主,你怎么样?”护卫担忧的问着,因为是在比武台,他们不能上去,所以刚才才没有上台去,只是没想到这名白衣女子竟然会上台救下了他们的庄主。

    “没事。”墨成轩沉声说着。

    闻言,众护卫这才上前一步,向子情抱拳齐声说道:“多谢姑娘救了我们庄主!”说着,皆单膝向她跪下。

    “各位不必如此,先扶你家庄主过去坐下,我还要为他清除体内毒素。”子情说着,目光看向了她的爹爹,见他的面色虽然没有变乌黑,不过毒门门主的毒,也不能小看的,她能让不会在一瞬间毙命,但却必须尽快清除体内的毒素,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是!”护卫们闻言,这才快步的扶着墨成轩往回走去,子情跟着走了过去,当即,二十多名护卫就把他们两人围了起来,以防周围的人会趁机暗算。

    子情取出衣裙上的几根银针,分别扎入他身上的几个大穴中,一边慢慢的转动着,再运用玄气把他体内的素从那先前被他自己划破的手指上逼出来。

    当金色的玄气气息从她的体内涌出,推动着的血脉逼出毒血时,墨成轩不由震惊的抬眸看着她,她也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竟然已经到了金玄武神的境界?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他修炼了大半辈子到了这白玄武尊都已经是大陆少有的强者,而她竟然是金玄武神!

    同样的,周围的二十几名护卫看到她的这股玄气气息一个个皆是面容古怪,因为这肖卫皆是实力相当出众和忠心的,平时一个个都是板着脸,一脸的冷漠模样,这回看到这救下了他们庄主的少女竟然是一名金玄武神时,那目光中带着震惊,带着不可思议,带着震惊!而几种神色汇聚在一起,在他们那冷漠而板起的脸上,此时看起来就成了一个个古怪的脸色,完全看不出他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因被二十几人围得密不透风,外面的人根本看不见这里面的一幕,再加上子情只让一只手掌向下的的推动着她爹爹的血脉,金色的玄气气息皆在她的手掌之下,就算处于高处的人也看不到。

    外面,众人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的打量着那被围起来的地方,每每看去,却总是什么也看不到,本想着看不到就不看了,可看到那一名名护卫那十分怪异的脸色时,众人却又好奇着,那里面到底在干什么?怎么连那些神色冷漠严肃的护卫竟然也会露出那样的神色?

    而那被子情踹了一脚后的那名汉子,怔怔的在台下站了好一会后,众人竟然也不知他是从什么时候消失无踪了,看着一度冷了场的比武台,四大名山的山主相视了一眼,最后由青山山主站了起来。

    只见他装模作样的咳了几声,一双睿智的眼睛却也带着一丝好奇的往那二十多名护卫那里看去,想知道那里到底在干什么?那个子情丫头又搞什么鬼?连那二十多名护卫看得那脸色都古怪了?

    “各位,不知接下来还有没人门派想挑战几大世家的?有的大可上台,如果没有,那接下来就让四山的弟子来个比武论名的比试!”夹带着浑厚玄气的声音从青山山主的口中传出,肉眼可见的玄气能量像一圈圈外荡着的水纹,在空气中扩散着,传入了周围众人的耳中。

    也不知是台上的一幕吓到了众人还是怎么的,竟然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的,却没人敢上台,能跃入大陆排名的家族,身为主掌人,实力又岂会是弱的?他们若无十足的把握就上台,有可能会落得那毒门门主一样凄惨的下场,再说,他们还没有毒门门主那样的实力与身手,蓦然上台,只有送死的份!

    见众人没人再开口,青山山主这才扬声说道:“既然没有英雄想要挑战几大家族,那几大家族的排名就与往年一样,他们的地位,他们的势力,他们的声望,还是没有人可以撼动得了,接下来,就是四大名山众弟子的排名比武!与往年一样,这比试不止是四大名山的弟子可以较量,就算外面的也可以,只要你们的实力够强悍,只要你们有足够的信心可以打赢,皆可上台一比!”

    青山山主的声音顿了一下,又道:“这场比武,谁想挑战谁都可以,不过,这比武刀剑无眼,往往会出现很多的意外,我还是希望你们可以点到即止,不要轻易伤人性命,这以武论名的比武,比的不仅是你们的实力,更是你们的胆量,你们对自己的信心!接下来,大陆新秀榜前十名的强者比试,现在开始!”

    随着青山山主浑厚的声音一落下,四大名山的弟子们明显的有些兴奋,这是十年一回的十强诞生,他们为了这一天已经准备了好久,今日,就是一试自身实力的机会!各大家族与各大势力的人依旧没有离开,因为他们也想知道,这四大名山之中,最终会诞生哪十名强者?他们的实力又将强到什么样的地步?

    台上的比武,在青山山主的一声开始后,就已经陆续的展开,有胆量的,对自己有信心的,皆上台一试,众弟子的比武明显的比那几大家族的在好一些,因为他们并没有招招致命,一出手就为取对方的性命,反而,他们点到即止,虽然有不少人受伤,但却都是不伤及性命的伤。

    台下的四大山主看了,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边说:“这些年轻人实力皆在上上之选,手段也不会太过狠辣,比武点到即止不轻伤对方性命,不错,不错!”

    天山的山主见那碧落山庄处的护卫仍守着,仍无法看清里面的一切,目光一转,笑呵呵的问着身边的青山山主:“老头,那个白衣少女是你们青山的弟子,你对她应该很了解吧?她的实力到哪里了?竟然有那样一手漂亮的轻功,真是比得上我那最得意的弟子冷绝辰啊!”

    “呵呵……”青山山主笑眯着一双眼,轻抚着胡子一边说:“那个丫头我也不太知道她,不过呢!她确实是不一般,我这青山的众弟子,却一直说她是修炼的废物,她的品阶已经到了哪里,这个我也说不上来,你要是想知道,你可以用你的神识探查一番,不就知道了?”

    闻言,天山山主唇边笑意一僵,说道:“要是探查得出来,我还用问你这老头儿?”这老家伙,存心的知道他们探查不到才这么说的,从最先注意到那白衣少女时,想必几位山主都用神识探查过了,谁知却是一无所得,也许正因为这个,才对她更加的好奇吧!

    “是啊!那个丫头有些古怪,竟然探查不出她的修炼,真是太让人想不通了。”另外的两名山主也费解的说着,目光朝地护卫之处看去,却还是什么也看不见,而那肖卫们怪异的神色,更是让他们心头痒痒的,好奇不已,到底,他们看到了什么?

    “呵呵……”青山山主呵呵的笑着,笑得像一只老狐狸一般,一脸神秘的说:“看台上的比武吧!如果她能上台的话,你们不就能知道她的修为到了哪里了?不过想必你们也看出来了,那丫头对这十大强者的排名比试并不感兴趣,要让她上台还真的不太容易啊!老头我坐在这里想了大半天了,也没想出个好一点的办法,要不,你们几个也给出出主意?想想怎么样才能让那丫头上台?”

    听到这话,三大山主皆是一愣,继而又是一笑,天山山主笑呵呵的说:“那还是算了,看你的样子,你是把所有的宝都押在那小丫头的身上了,刚才还在说着什么一定让青山跃身为四大名山之首,我看呐,要是这小丫头不上台,估计你剩下的那些青山弟子是很难跟我天山的比较了,要费心你自己去费心,我就看着好了。”

    “呵呵,你们就不想知道那丫头的实力?我可告诉你们,那丫头的实力一定会吓你们一大跳的,而且,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要是今天没能让她上台,估计以后都不会有机会了,她呀!就要离开青山了,以后你们要是心血来潮好奇不已,也找不到她的人。”青山山主不紧不慢的说着,睿智的目光带着笑意的看着台上的比武,与子情丫头的实力比起来,台上比武的弟子看起来实力是不错,不过却还是差远了。

    而一旁的三名山主听到这话,一个个微挑着眉头,其实,这四大名山谁居第一,他们倒是不怎么在乎,这青山老头的话,倒是将他们的好奇心给勾了起来,到底那小丫头有多大的能耐?竟然能让他如此的看重与赞不绝口?

    想到这,几人相视了一眼,最后皆是一笑,天山老人笑呵呵的说:“既然如此,那我们几个就一起想想办法不就得了?我们也想看看,你口中赞不绝口的小丫头,到底有多厉害,竟然能得你这老头如此的看重。”

    闻言,青山山主睿智的目光一眯,只笑不语的轻抚着胡子:“呵呵……”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