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37.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爹!
    当子情帮她爹爹清除了毒素后,她收回了掌心之处的金色玄气气息,这才抬眸轻声说:“好了,只要休息片刻,就无大碍。”

    “多谢小姑娘相救,不知小姑娘如何称呼?”墨成轩站了起来,抱拳说着,感觉自己身上的不适已经消失,不禁惊叹于她的医术之好,能力之强!青山真是卧虎藏龙之地,竟然出了这样一名实力卓绝出众的小姑娘,真是太让人惊讶了。

    子情清眸带笑,柔和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深深的了看了一眼,顿了一下,最后伸出了手在他诧异以及众名护卫不解的目光中,用手指在他的手心处写下了一个字。

    当墨成轩感觉出那是一个什么字时,顿时震惊的抬起头看着她,那眼中尽是激动与喜悦之情,竟然真的是墨墨?真的是墨墨?

    因激动,他的手不由轻轻的颤抖着,脸上尽是难掩的激动与欣喜之色,他紧紧的反手握住了她的手,紧紧的握着,久久的没有放开,想到开口唤出声,却知此处人多复杂,在场的都是实力雄厚之人,就算是再小声,也还是会被人听到!于是只有把满怀的激动与欣喜压了下来,无言的看着她。

    墨墨,爹爹终于又看到你了!墨墨!

    眼眶因为激动,不禁有热泪盈出,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点点头,只是说:“好,好,很好,太好了!”他的女儿,终于回来了!他与柔儿的女儿,终于回来了!

    周围的二十几名护卫不明所以的看着两人,不知道那个小姑娘在他们庄主的手心里写了什么字?为什么他们庄主会那么激动?而正当他们在沉思着时,耳边传来了一声带着好奇与兴奋的低唤:“子情?姐姐?子情姐姐?”

    他们回头过头去,见洛菁宁挤着想要上前,看了她一眼,正打算开口,就见里面的白衣少女已经走了过来,于是他们便让开了一条路,再次的站到后面去,也让周围的众人看见他们这里,看见了他们的庄主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已经恢复如初。

    “宁儿,怎么了?”子情走了过来,见她一脸兴奋的朝她冲了过来,兴奋的挽着她的手,漂亮的大眼睛里尽是期待的神色,嘟着嘴有些不满的说:“姐姐,你明知我在找你,你怎么也不认我?”

    如果不是看到了她的那手轻功和那熟悉无比的身影,她还真的不知道她竟然就是她一直念叨着的漂亮姐姐,只是,她记得以前姐姐的容貌可是长得很好看的,难道是因为她易了容?想到这,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不由在她的脸上打转着,里头充满了好奇与探究。

    听到她的话,子情微怔,继而一笑:“我不是一直在这里吗?怎么说我不认你了?”

    “我都知道了,你不用不认,子情姐姐,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好久,不过没关系,现在找到就好了,这一回,我知道了你是青山里的弟子,也知道了姐姐叫子情,就算你再不见了,我也一定可以找到你了。”她笑盈盈的说着,总算知道漂亮姐姐的落角地了,这样一来,她就再也不怕找不以她的人了,呵呵,真好。

    闻言,她浅浅一笑,并不言语。回头看了她爹爹一眼,这才把目光落在比武台上,在她为她爹爹治疗的这一时间里,台上的比武已经换了好多批,一些实力强硬的人弟子也被列了出来,从最先的挑战试到现在的淘汰比试,不少落败的弟子被扶到了一旁,而几大世家的少主们,在此时也将上台一较高下。

    在众人中脱颖而出的十人,将再进行排名比试,谁打赢了谁?谁不是谁的对手?那第一名又将是谁人所得?这,皆是要用实力来分出的。

    只见台上的一名男子目光落在底下,扬声道:“谁想上来挑战的,大可上来与我一较高低!”

    周围的弟子们看了看,这台上的人已经连赢了好几场,不少的弟子都不是他的对手,这蓦然上台,只怕也会落得个战败的下场。

    四大山主坐在台下,看着台上的人,天山山主对灵山的山主说:“你这名弟子的实力很不错啊!”说着,睿智的目光带着笑意的又看了台上的人一眼。

    “呵呵,他的实力还算行的。”灵山山主笑呵呵的说着,也把目光落在台上的弟子身上,暗想,会是谁想上台挑战他呢?

    “没人要跟他比啊?那我来,我来试试。”一个带笑的声音轻佻声音传出,只见白锦从众名弟子中走嬉皮笑脸的走了出来,脚尖一点,跃上了比试台。

    “我来跟你过几招怎么样?”白锦嬉皮笑脸的看着面前的对手,目光一扫,随意的打量了他一番。

    “请!”那名男子打量了他一眼后,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之色,仍装做很有风度般的对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咱们呢!点到即止就好,我很怕受伤的,尤其怕见血,你要手下留点情哈。”白锦笑眯着一双眼睛,未战就已经在说着这带着几分怯意的话,听得底下的众人有的哈哈大笑,有的摇头暗叹。

    认识白锦的人,都知道他是一重门的弟子,虽然整天嬉皮笑脸的,但是那一身的实力却是不容小窥,可不是谁想伤他就能伤得到的,他的实力足以与雷战祈和霍逸白云飞几人相比,但是他却总是一副小生怕怕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胆小如鼠贪生怕死,可谁知这样嬉皮笑脸的他,在对待对手之时,却是招招狠厉剑剑几乎夺命!

    子情的目光落在台上白锦身上,却见他突然间回过头来一脸笑意的冲着她挥了挥手大喊着:“子情,你可要给我加油啊!要是我倒下了,你可一定要救我!”

    旁边的洛菁宁无语的瞥了那白锦一眼,摇了摇子情的衣袖问:“姐姐,你认识那个人啊?怎么看起来脑袋好像有点问题似的?”

    “他的性格就是那样的,人倒是不错,自从几年前他也离开青山后,这是第一次见面。”她轻声说着,慢慢的敛下了眼眸。

    “来吧!”台上,白锦摆好了架势,抽出了腰间的佩剑,笑眯着眼看着自己的对手说:“不要客气,放胆子过来,我顶得住的。”说着,手心一转,身上的玄气气息一涌动,迅速的注入手中的利剑之中,当剑刃泛上一股咻咻的凌厉之气时,他整个人的神色也随着一变,锐利的目光泛过丝丝寒光,似乎在一瞬间变了一个人似的。

    男子见他瞬间气息一变,心下微愣了一下,问道:“你的名字?”此人看起来不是那么容易对付,至少,比起前几人不一样。

    “呵呵,我在青山,叫白锦。”他笑说着,声音一落,笑意一敛,身影飞闪而出,凌厉的剑气顿时在空气中划过,朝他飞袭而去。

    白锦?男子心头一惊,一个闪神,见他已经持剑飞袭而来,连忙挡起手中利剑抵挡,当两剑相碰撞时,铿锵的声音顿时在台上传出,台上的气流也在一瞬间因两人身上的玄气而压了下来。

    台下周围的人,有的在观看着台上的比试,有的在打量着周围的人,而墨成轩自知道她就是他的女儿墨墨后,一双眼睛不时朝她看了过去,激动的心情让他巴不得今日这场盛会早点结束,他可以早点把墨墨接回家里去。

    而在天山的弟子当中,一双带着怨恨的目光从盛会开始就一直在盯着子情,那目光中的歹毒,恨意,是怎么也掩不住的,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五年前那在比武台上被子情打败的天山女弟子吕冰雁。

    自从当年被子情打败后,她一直刻苦修炼,为的就是有一天把当日的耻辱全部还给她,让她知道得罪了她是没有好日子过的!不过她有些异讶,那个子情竟然懂得医术,竟然可以碧落山庄的庄主墨成轩解去了毒门门主的毒,而她刚才飞上台的那一手轻功,更是让她知道,原来这几年,不止她在刻苦修炼,就连她,这个被青山众弟子说成是废物的子情,也在刻苦的修炼着,要不然,怎么可能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就练就了那一身好轻功?

    总感觉有一双带着恨意的目光在瞳处盯着她,每当她回过头去时,却又没看到是谁?她半敛下的目光轻轻一闪,再一抬头,正好对上了辰那深幽的黑瞳,那泛着不明光芒的黑瞳,让她看了不禁别开了目光,似乎在为自己即将的不告而别而感到心虚似的。

    如果自己真的不告而别,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他会如何?想到这,清幽而平静的眼眸中闪过一抺幽光,道不明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而雷战祈和霍逸看到两人的视线相碰,以及两人那高深莫测的神色,目光中不禁掠过一丝精光,看了两人一眼,便移开了目光,把视线落在台上的比武上。

    同一时间,台上的白锦一个利落的旋身,一股紫色的气流在他的身上猛的窜起,手中利剑上的蓝色玄气能量瞬间变成紫色的光芒,在众人惊愕的瞬间,一道紫色的剑气从他的利剑中飞袭而出,以掩耳不及之势朝对手袭去。

    男子惊见他竟然是紫武神强者,还来不及惊呼出声,就见一道凌厉的剑气已经向他迸射而来,心头大惊,急急的趴向台面再迅速的在台面上打了几个滚,这才避开了那足以致命的一击,待站起来,却听白锦带笑的声音传出,听得他又是气是羞。

    “哎呀呀,你怎么这么大个人了还学人家孝在地上打滚?虽然这是在台上,但是经过了那么多场的交战,这台面可比台下的地面还要脏。”

    “你!”男子怒极,如果他刚才不是那样避开,自己有可能已经死了!他竟然还敢在那说风凉话!

    “我很好啊!你瞪着我干什么?再瞪你也是打不赢我的,好了,咱们来个分出胜负吧!”白锦那气死人不偿命的声音一落下,只见在众人的目光中,他的身影飞闪而出,速度快得看不清他的招式,只见一道道的紫色剑气在空气中划过,中间还伴着一声声衣服撕裂的声音传出,待他的身影再一度的回到另一边站好时,收起玄气与手中的利剑,看到台上的那名灵山弟子,众人嘴巴惊愕的足以塞下一颗鸡蛋,紧接着一个个忍俊不住的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这、这都是什么啊?”

    “哈哈哈哈……那个叫白锦的,也太行了,竟然把人家灵山弟子的衣服都给划得破烂不堪,瞧他上身光溜溜的,下身竟然只挂着那么一块遮羞布,哈哈哈……这都成什么了?”

    底下的众人大笑着,看着台上名又气又羞的男子,好不容易忍住的笑意又再一次的从口中溢出,原本带着压抑与杀机的盛会,在这么一个场面之下,随着众人的大笑而变得轻松了起来,笑声充斥在周围的空气中,一声声的往外荡开。

    子情看到这一幕,眼中也浮上了一丝的笑意,看着那依然喜欢搞怪的白锦,不由无奈的叹了一声,这点到即止就点到即止,他这样把那名灵山弟子当成众人的笑料,只怕那人可不会轻易放过他。

    人群中的凤歌看着台上那光溜着上身和下身只有一条遮羞布的男子,不由也笑喷了,一双美目中尽是笑意,像是找到了什么好玩的,发现了什么新的猎物似的,闪烁着精光的美眸紧盯着那面容俊朗的白锦,一边低低的说着:“嗯,这个比子青那木头要好玩多了,呵呵呵,白锦是吧?我凤歌可是盯住你了。”声音一落,性感的红唇边当即勾起了一抺邪恶的笑意。

    而台上的白锦,不知怎么的,竟然感觉心底浮上一股寒颤,鸡皮疙瘩也蹭蹭蹭的窜了上来,似乎被什么人给盯住了一样,他不由警惕的朝底下的周围一扫,却没发现有什么不同的,不由微挑起俊眉,暗忖,难道是我多心了?

    “我来跟你过几招。”洛少翔飞跃上台,来到白锦的面前说着。

    “你是天山洛少翔,洛家堡的少堡主?”白锦眉头一挑,一手把玩着手中的剑,斜斜的看着他。

    “正是。”洛少翔沉声应着,取出了自己的佩剑,一个抱拳:“请!”声音一落,凌厉的剑气已经飞袭而出,只见如风一般的身影一闪,顿时,不同于先前的战意与杀气在台上涌动着,咻咻而响的剑罡之气带着破空之势的在空气中飞闪而过,两人的交战,不是儿戏,虽不招招致命,却也没有丝毫保留!

    因为他们都知道,想要真正的发挥出自身的实力,就必需没有保留的使出自己的实力,在最快的时间里把对方制服!而节节逼进的招式,正是可以激发出对手真正的实力,让他没有退缩的可能,让他发挥出最大的实力来与他对战!

    看着台上的比试,先前出现的笑料一幕渐渐的被众人遗忘了,台下的众人都把目光专注在台上的两人身上,看着他们不相上下的实力,看着他们招招凌厉的气剑,众人眼中不禁浮现了赞叹的神色,忍不住的喝彩:“好!”

    台下,凤歌看着白锦那卓绝的身影与俊朗的面容,美目不由一眯,红唇微勾,低低的笑着:“真是越看越觉得合眼,容貌过得去,实力过得去,这性格也对我胃口,呵呵……”

    “姐姐,你说我大哥赢,还是那个白锦赢?”洛菁宁看着台上的两人,拉了拉子情的衣袖问着。

    清幽而平静的目光朝台上的两人看了一眼,便说:“实力相当,很难说。”两人都是紫武神品阶的强者,实力相当,要分出胜负估计没那么容易。

    “哦?是吗?我倒觉得我大哥会赢。”洛菁宁笑嘻嘻的说着,她自己的大哥嘛,当然要对他有信心才行。

    闻言,子情只是轻轻的笑了笑,看着台上的比武,只见,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台上的两人却仍没有一方有落败的迹象,而在这时,那一直站在暗城城主和冷绝辰身后的冷厉辕,看了周围的众人一眼,又瞥了台上的两人一眼,压低着声音对暗城城主说:“爹,我打算上台陪他们过几招。”阴鸷的目光微闪,斜斜的视线落在了台上的两人之处。

    暗城城主目光微闪,回头睨了他一眼,再看看台上的那两人,便低低的应了一声:“嗯。”若他打败了台上的两人,那自然是好,就算是输了,也没有关系,毕竟,他不是暗城的少主。而他也想看看,在四大名山当中,除了绝辰之外,有没人的实力能超得过他?

    冷绝辰听到冷厉辕的话,幽深的目光微闪,眼中掠过了一丝幽暗的光芒,瞥了台上的两人一眼,一手托着下巴,神外悠哉而清闲的看着,完全以一个局外人的姿态在观看着比试。

    得到他的应允,冷厉辕嘴角一勾,阴鸷的眼中掠过一道精光,十年前的四大名山比试,他并没有参加,而当年暗城的少主之位比试,他输给了冷经辰,世人只知道暗城的冷绝辰,大陆上的众人也鲜少知道他的存在,今天,这场四大名山的比武盛会,他就要让他冷厉辕的名字震响大陆,让各大门派的人都知道,暗城,并不止冷绝辰一个人!他冷厉辕同样是不可小窥的!

    他走上前,黑色的衣袍在风中扬起,阴鸷的目光落在了台上两人的身上,眼中浮现了势在必行的光芒,只见他脚尖一点,如一只展翅飞翔的老鹰一般飞掠而上,在周围众人错愕的目光中,跃上了比武台,稳稳的落在了一边。

    看到突然上台的冷厉辕,台下的众人皆是不解,有的甚至疑惑的在问:“那人是谁啊?怎么突然上台了?他想干什么?”

    四大名山的山主看到突然上台的冷厉辕,几人的目光也不由微微的一闪,冷厉辕,暗城的大公子,冷绝辰的大哥,他们几人对他的事是略有所闻的,怎么他这时会上台?他想干什么?

    几大家族的家主见冷厉辕跃上台,眉头皆是微微一皱,这台上的人在比试,他这样蓦然上台是打算做什么?就算他暗城的势力在大陆上是无可取代的,但是这样也未免太不把众人放在眼里了。

    看到那一身阴鸷气息的冷厉辕跃上比武台,子情的目光轻轻一闪,这个冷厉辕,从第一次在暗城里见到他时,她直觉的就对他没有好感,甚至可以说还有一股排斥与厌恶,那一身阴鸷的气息,那一双带着邪气的目光,很难让人想象他与辰竟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只是,台上的两人在比试,他这时候上台,到底打算做什么?

    “子情姐姐,那个冷厉辕是暗城的大公子,冷绝辰同父异母的哥哥,他是个很危险的人,一身的气息很让人觉得可怕,以前很少听说过他的事情,更是很少见到他出暗城,你说他这会上了那比试台,到底想干什么?”洛菁宁皱着眉头看着台上一身阴鸷气息的冷厉辕,那台上有她的大哥,而那个厉辕那么危险,她大哥会不会有危险?

    子情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因为她也不知道那个冷厉辕到底要做什么。

    而雷战祈和霍逸以及白云飞几人一见,同样不解的目光也是落在那冷厉辕的身上,这暗城的大公子冷厉辕,他想干什么?

    久战未分出胜负的洛少翔与白锦,见突然一抺黑色的身影跃上了比武台,两人相视了一眼,同时停下了手,回过身看向了那冷厉辕,洛少翔沉声问:“暗城大公子,不知你这时上台来,意欲为何?”

    “就是,这样打扰我们分出胜负,是很不道德的。”白锦也撇了撇嘴说着,斜斜的瞥了他一眼。

    冷厉辕嘴角勾起一抺邪气的笑意,走上前说:“我看你们两人久战不下,想必也很难分出胜负,而我看了你们的较量,也很想上来与你们比划几招,所以就上来了。”他那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阴鸷,一双如野兽般的目光紧盯着面前的两人,声音一顿,又道:“这十强的诞生,我也很感兴趣,不知你们两位,可有兴趣与我过上几招?”

    闻言,台下的众人眼中皆不服现诧异的神色,看向了暗城城主与冷绝辰,却见他们一脸事不关己的坐在那里,神色悠哉的看着,几大家族的家主目光中则掠过复杂的神色,这冷厉辕的身手,只怕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台上的两人,他们的实力也就到了紫武神的品阶,但是就算是相差一阶,实力的差别也是很大的,他们与冷厉辕交手,胜负……

    “你要我们两人对付你一个人?”白锦眉头一挑的瞥了那一身黑袍的冷厉辕一眼,暗暗的打量了他一番,却只知道他的一身气息很是浓郁,根本不知他的实力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只是,他敢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是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赢得了他们两人?

    “不错,两个一起上,比较省事一点,再说,我比较喜欢干脆利落的。”冷厉辕一副自信的样子,那言语,似乎并没有把两人放在眼里。

    看到自己被他如此轻视着,两人相视了一眼,同时开口说:“好!既然大公子想与我们两个较量一番,那我们自当奉陪!”低沉的声音一落,带着一丝的玄气气息,传入底下众人的耳中。

    听到台上三人的对话,台下的众人心思各异,而四大名山的山主相视了一眼后,则没有开口,这本就是比武盛会,他们谁胜谁负,谁能成为最后之最,也只有在实力之上一较高下,再者,这冷厉辕如此嚣张,竟然让两人同时上台,他们也想看看,他的实力到底强到什么样的地步?是否真的能在同时对战两名紫武神强者?

    台下的众人听到台上的三人接下来的较量,以二敌一的戏码还没见过,今天有机会一见,还是两名紫武神对战暗城的大公子,他们也好奇着,到底是那大公子会赢?还是洛少翔和白锦会赢?

    “子情姐姐,糟了!那个冷厉辕很厉害的,就算是我大哥和白锦联手,估计也无法打败他,怎么办?我听说他手段是很凶残的,要是他等下打赢了还要杀了我大哥,那怎么办?”洛菁宁一张小脸尽是担忧,漂亮的大眼睛里盈上了不安的神色看着台上的三人,不是她对自己的大哥没信心,而是对手是冷厉辕,暗城的大公子,他可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

    “有这么多人看着,不用担心,应该他们也就是分出胜负,不会致对方于死地的。”毕竟,在场的这么多人在,他就算是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

    听到子情的话,她这才点了点头,可一颗心却还是提着,毕竟没到最后,谁也无法知道到底会是怎么收场?而那冷厉辕的行事手段,又不是一般人可以猜测的。

    台上,冷厉辕自己站在一方,而洛少翔和白锦则站在一方,两人手持长剑,目光紧盯着那对面的冷厉辕,随着体内玄气的涌动,紫色的玄气气息从他们的身上涌出,弥漫在他们手中的剑上,骇人的剑气迸射出丝丝凌厉气息,一瞬间,台上的空气随着两人身上的战意涌动而变得压抑起来,呼呼的风声在半空中窜动着。

    而对面的冷厉辕,看着对面的两人,阴鸷的目光一眯,从腰间抽出了他的佩剑,当那把泛着漆黑光芒的利剑出现在众人的眼前时,底下的众人的眼中不禁浮上几分的惊愕,那把剑……

    冷厉辕的剑,剑身漆黑,而剑刃之上,竟然是一个个的齿印,那尖锐的利刃在阳光下泛着漆黑的光芒,看到那股漆黑的幽光,底下的子情清眸半眯,那把剑身之处的漆黑,黑得诡异,像是泡浸过毒液一样的,难道……

    四大名山的山主,看到了冷厉辕的那把剑,睿智的眼中也不由闪过一丝诧异之色,紧接着是皱起了白花花的眉头,那把剑上面,不会是沾上了毒的吧?如果真是这样,那……

    “呵呵呵……你们要小心一点,拿出些真本事来,我的剑,可不一般,若是被我的剑齿划伤,后果可不堪设想。”冷厉辕半眯着眼睛,阴测测的说着,像是抚摸着心爱的宝贝似的,轻轻的抚着他手中的剑刃。

    听到他的话,洛少翔和白锦目光中闪过一丝精光,两人相视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警惕与凝重,他的实力他们还不知道,现在再加上他手中的毒剑,如果一个不小心,那下场可想而知!看来,这个冷厉辕,可不单单只想与他们一较高下这么简单,他应该是想,趁这个机会把他们都给除了!

    蓦然,冷厉辕的神色一变,黑色的身影瞬间飞闪而出,手中那把泛着漆黑光芒的利剑在空气中袭出,带着嗜血气息的凌厉剑气猛的袭向他们两人,一时间,杀机四起、寒光凌厉,似乎意欲置对方于死地一般,杀意凛冽而夹带着凶残!

    见状,洛少翔与白锦同时飞闪而出,紫色剑气涌动,两人一前一后夹攻,洛少翔正面攻击,泛着紫色凌厉剑气的利剑与他的利剑碰撞在一起,两剑相碰,丝丝火花迸射而出,清脆的铿锵声在台上响起,一瞬间,冷厉辕手中的利刃往洛少翔的剑上一压,同一时间,金色的玄气气息从他的剑身之处飞溅而出,猛的击退了前面的不洛少翔后,一个回身利剑迎向了白锦。

    “铿锵铿锵!”

    “那暗城的大公子竟然是金玄武神!”

    “天啊!真是太厉害了!金玄武神!他的实力竟然已经到了金玄武神的品阶!”

    “就是,没想到暗城不止出了冷绝辰一个天才少主,连这大公子冷厉辕竟然也是个人物,暗城的人这么厉害,难怪他们的势力能如此的强大!”

    “整个大陆上,众人所知的金玄武神也就四大名山的几位山主,他竟然也是金玄武神,洛家少主和白锦,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对手!”

    “就是!一名金玄武神的实力,可是比他们两个高上了两个品阶,就算是一个品阶两人要赢他也没有可能,更何况是两个品阶,他们两个,是没有胜算的了!”

    底下的众人在看到冷厉辕的金色玄气后一个个议论纷纷的,直叹着他们两人不会是那冷厉辕的对手。而洛家堡主此时也是目光中带着担忧,那冷厉辕竟然已经是金玄武神,那样的实力,岂是他们两人可以打败得了的?只所到底就算是输了,那冷厉辕也不会让他们毫发无伤的下台,这、要如何是好?

    三人的身影在台上迅速的移动着,嗖嗖嗖的剑罡之气夹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气,洛少翔与白锦两人夹攻着冷厉辕,实力悬殊太大,根本无法占得上风,底下的人看见台上的那三抺凛冽的身影,一颗心不自由主的提起,每当见冷厉辕那泛着漆黑光芒的利剑就要劈下他们的身体时,不少的人皆紧张的屏住了呼吸,待见两人险险的避开时,这才轻松了一口气。

    子情看着台上的几人,清幽的目光轻闪,那冷厉辕招招致命,看来真是打算趁这个机会以失手之名杀了两人,这般歹毒的心肠,如此的明目张胆,她本以为有这么多人在底下看着,他不会有那个胆量,不想他竟然敢如此的张扬,毫不掩饰他动起的杀机。

    旁边的洛菁宁焦急的看着台上的几人,不安而担忧的咬着嘴唇,金玄武神!那个冷厉辕竟然是金玄武神!怎么办呢?他会杀了她大哥的!

    正在众人都担心着的时刻,只见渐渐的,洛少翊与白锦两人渐处下风,金玄武神的速度与他们紫武神的速度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如果他们的速度在众人眼中是风速,那金玄武神的速度则是神速!快得几乎令人捕捉不到他的身影,更别说挡下他的每一招了,他们两人能在台上与他持战这么久,这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

    眼见两人的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每一击也只能勉强的接住,冷厉辕不由勾起了唇角,阴鸷的目光中掠过一抺嗜血的杀意,寒光一闪,手中利剑一转,同时黑色的身影以着一掩耳不及之势的向两人飞闪而去,剑刃一转,咻的一声划过两人的手臂。

    “咻!咻!”

    骇人的剑气声在空中响起,两人本能的以手中利剑相挡,谁知冷厉辕的那一剑杀气腾腾,气势狠绝,因两人的利剑险险的挡下了他的剑刃,虽然不至于一整条手臂都被他砍下,却也还被他那泛着漆黑光芒的剑刃给划伤,利剑划开皮肉,剧痛传来,两人同时倒抽了一口气,只觉那被他的剑刃划过的伤口,痛中带着火辣9没来得及避开,两人同时被他一掌拍下了比武台!

    “砰砰!”

    因他那一掌的力道与速度之快,两人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被拍下了台,身体重重的摔落在台下,同一时间,周围的惊呼声响起,只见几抺身影迅速的窜上前。

    “翔儿,翔儿你怎么样?”洛堡主以着极快的速度冲上前扶起倒在地上的儿子。而在同一时间,原本站在子情身边的洛菁宁也飞一般的跑上前去:“大哥!大哥!”

    听风楼的楼主也在同一时间飞闪上前,来到白锦的身边将他扶起,担忧的唤着:“少锦?少锦你怎么样?”

    人群中的凤歌见到白锦受了伤的倒在地上,一瞬间的从人群中跃出,快步的来到他的身边担忧的问着:“喂?白锦?白锦你怎么了?”

    “噗!”

    “噗!”

    被扶起的两人同时喷出了一口鲜血,只是,当鲜血喷出,那乌黑的鲜血却让几人齐齐脸色一变,再看脸色已经渐渐的变成黑紫色的两人,心口蓦然一沉。

    “那剑上竟然有毒!”几人同时惊呼着。

    凤歌一个激灵,猛的想起子情,当即站了起来迅速的寻找着子情的身影,大声的喊着:“子情?子情?快救救他们!”

    听到凤歌的话,洛堡主和洛菁宁这才想起,刚才墨成轩中了毒门的毒是子情解开的,她一定有办法救他们的!当即,洛菁宁连忙快步的跑向了子情的面前,因惊慌而带着哽咽的声音带着无措的从她的口中传出:“子情姐姐,你救救我大哥,子情姐姐,你救救我大哥吧!”

    “子情,快,快救救白锦,他快支持不住了,那毒很厉害!”凤歌也来到子情的面前唤着。

    一时间,周围众人的目光都落在那一身白衣的子情身上,今日的比武盛会,这个叫子情的女子一而再的救了人,到目前为止,与那比武盛会相比,她那厉害的医术更是叫他们为之佩服,连毒门门主的剧毒都能解得了的人,应该救得了他们吧?

    看着面前紧张不已的两人,再看那脸色已经变色的洛少翊和白锦,她目光轻闪,她与这两人没什么交情,却偏偏来请她出手救人的是洛菁宁和凤歌,她以毒医之名救人,能被她救的人屈指可数,除了要让她看得顺眼,还要拿出罕见的珍品,不过今天她救了她爹爹,她的医术一而再的在众人的面前展露,倒是让她成了众人眼中的活神医了。

    心下无奈的叹了声,看着面前焦急而担忧的两人,这才轻声说:“不用紧张,死不了的。”在她的面前,就算是断气了,她也救得活。淡淡的声音一落,在众人的目光中,她移步往两人走去。

    台上的冷厉辕半眯着眼睛看着那走上前的白色身影,那那淡然素雅的身姿,优雅从容的举止,让她整个人从骨子里自然而然的散发出一股别样的迷人风姿,只是,这样出色的女人,却是冷绝辰的心上人!想到这,他半眯着的阴鸷目光中闪过一丝狠厉的寒光!

    托着下巴一脸悠哉的冷绝辰,抬眸看了那朝两人走去的子情一眼,那幽深而淡漠的目光,在落在他身上时,浮现了一缕温柔的神色,当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那缕温柔瞬间消失,半眯着黑瞳扫向了那台上迎风而立的冷厉辕身上,黑瞳的的深处,掠过一道不明的幽光。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