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38.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无奈上台
    只见,子情移步来到洛少翊和白锦的面前蹲下,伸手帮他们两个把了一下脉,目光轻闪,抬眸看了那台上的冷厉辕一眼,便从怀里拿出了一瓶药丸,从中倒出了两颗分别递给洛菁宁和凤歌,对她们说:“让他们服下,扶到一旁去休息,再请药师帮他们包扎一下伤口。”说着,把瓶子放回怀里,转身往回走去。

    台上的冷厉辕见她竟然一颗药丸就让两人的命给保住了,阴鸷的目光不禁半眯着,眼底的深处,掠过一丝凶残的光芒,目光紧锁着她那白色飘逸的身影,半响,他嘴角勾起一丝阴邪的笑意,阴鸷的目光扫向了底下的众人,带着自信而傲气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说出:“不知还有没人敢上台来跟我我比试?如果没有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当这四大名山最强的第一人。”

    雷战祈和霍逸两人闻言,眉头皆是一拧,那冷厉辕是金玄武神,如果只以一人之力,他们根本打不过他,就算是两人联手,能否胜出也是未知之数,毕竟,白锦和洛少翊的实力与他们不相上下,连他们两人都被重伤,他们若是蓦然上台,又岂会有胜算?

    想到这,原本拧着的眉头不由皱得更深了,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们断然不能蓦然上台,若不然,输了是一回事,在那冷厉辕如此狠厉的手段之下,能否留得住命还是一回事。

    看着底下没有一人敢上台,台上的冷厉辕目光一眯,带着轻蔑的声音又再一次的传出:“怎么?都不敢上台了?这么说,四大名山的弟子们,实力也不过如此。”他一脸张狂与傲慢,仿佛就知道这底下的这么多人当中,根本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似的。

    听到了台上冷厉辕的话,四大名山的山主脸色皆是一沉,这金玄武神的品阶,大陆上有几个人能修炼到这个地步?除了他们几个老头之外,估计也只有暗城的城主和冷绝辰的品阶在这个级别,其他的能修炼到白玄武尊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四大名山的弟子,实力最好的也就那么几个紫武神品阶的弟子,紫武神的品阶,若是换成一般人,根本无法在这二十来岁左右就达到,他们能达到这个境界,已经算是修炼天才了,只是,偏偏这冷厉辕也不是简单的人物,还不到三十岁的年纪,竟然就已经踏入金玄武神的境界!四大名山中的弟子,又有谁能与之匹敌?

    台下,暗城城主目光微眯,没想到他竟然也是金玄武神境界的强者,这么说,单单他们暗城这里就已经有三名金玄武神级别的强者了,不错,真是不错!想到这,暗城城主满意的勾起了嘴角,对自己的儿子拥有这般强大的实力感到很是的欣慰。

    见没人上台,台上的冷厉辕目光一转,扫过了那底下的雷战祈和霍逸以及白云飞,挑衅般的说:“几位少主,你们都是大家世族里的少主,如果不介意,就一起上来跟我较量一番,我是不会去计较你们以三敌一的,毕竟,就算是你们三人联手,想要将我打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的事情。”

    听到这话,几人眉头一拧,三人相视了一眼,被人如此当面的挑衅,他们若是不答应,他们的家族将来在大陆上如何立威?他们如果退缩,日后如何令他们家族的众人臣服?这冷厉辕,估计也是看准了这一点,非要他们无路可退!

    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则是上台与他较量,也许会被他杀死,也许会赢,二则是不敢应下来,在众人面前承认了他的第一,承认了他的强大,而他们的家族日后将一直无法在暗城的面前抬起头来,他们更是无法在家族中立威!

    想到这,几人目光微闪,相视了一眼后,同一时间跃上了台:“好!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来领教一下大公子的身手!”

    看到他们几人跃上了台,几位家主的面色不由一沉,眼中尽是担忧的神色,那冷厉辕的身手那样的利落,手段狠厉招招致人于死地,他们这样上台,这不是找死吗?

    扶着洛少翊回到一旁的洛菁宁,见白云飞也上台了,灵动的大眼睛里不禁又浮上了担忧,一边低喃着:“他怎么也上台了?他根本就不是那冷厉辕的对手啊!这不是送死吗?”越想心下越慌,就要跃上台去把他给拉下来,谁知却是让身边的子情拉住了。

    “宁儿,他们已经上去了,就算你去阻止,他也不会下来。”子情淡淡的说着,目光落在台上那三人的身上。

    “可是,子情姐姐,白云飞、白云飞他……”她担心他会出事!

    看着她那焦急担忧的神色,心下一明,唇边扬起了一抺浅浅的笑意,轻声说:“先看看再说吧!”原来,宁儿喜欢白云飞,难怪看以他上台了会那样紧张。

    清幽的目光落在台上的几人身上,他们几人皆是紫武神级别的,而冷厉辕则是金玄武神,就是合在人之力,只怕也很难将他打败,这个冷厉辕在暗城被辰压着,看来是想趁这个机会出出风头,顺便解决掉几大家族的少主,让他们陷入混乱之中。

    “子情,他们身上的毒这样就解了吗?怎么刚才晕过去了现在还没醒过来?”凤歌看着那晕过去到现在还没醒过来的白锦,美目中盈满了担心。

    “是啊!我大哥到现在也还没醒。”洛菁宁也说着,看了那还晕着的大哥,只是见他的脸色没先前那么难看了,但是却没有醒来的迹象,心下不由担心着。

    “子情姑娘,我儿子没什么事吧?”洛堡主也忍不住的开口问着,一脸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子情姑娘,我儿子呢?我儿子怎么也还没醒?”听风楼的楼主也不由担心的问着,焦急的目光看向了子情。

    子情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便把目光落在那两个还晕着的人身上,对他们说:“你们掐一下他们的人中,应该就会醒过来的。”吃了她的药,毒是解了,不过他们被冷厉辕打伤,估计目前也不能运用玄气的。

    闻言,两人连忙往他们的人中气一掐,一吃疼,两人也慢慢的转醒过来,洛少翔一醒,映入眼前的是他爹爹和洛菁宁担忧的容颜,而白锦一睁开眼,却是被凑上前的凤歌给吓了一跳,看着那张放大的娇艳容颜如此近距离的凑在他的面前,他反射性的惊呼了一声:“啊!你是谁啊?”

    看到白锦的反映,子情不由微怔,看了看几乎整个身子趴在他身上的凤歌,唇边不由绽开了一抺笑意,凤歌不会又盯了新猎物了吧?

    一旁的听风楼楼主本以为凤歌跟他儿子是认识的,谁知道他儿子一醒来却是惊呼你是谁,当下也不禁有些怪异的看着凤歌,一边说:“少锦,刚才这位姑娘见你受伤可是紧张得很,我以为她是你的朋友,对了,你要好好谢谢子情姑娘,是她救了你。”

    听到他爹爹的话,他怪异的看了凤歌一眼,这才对一旁的子情说:“子情,你又帮了我一次了,我会记住的,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只要我能帮得上,一定不会推!”

    “好。”她轻轻的笑着,目光看向了有些不满的凤歌。只见她一边玩着自己垂落在胸前的发丝,一边说:“我说,白锦,可是我求子情救你的呢!你竟然这么把我无视了?你也太不像话了。”

    “呃?我好像不认识你吧姑娘?”白锦有些愕然的看着她。

    “我叫凤歌,是子情的好姐妹,你可要记住了,不要把我忘记了。”她说着,性感的红唇一勾,笑得妖媚的看着他。

    闻言,白锦神色怔然,不知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也没去细想,因为感觉体内似乎有些不对劲,一手抚向胸口,一边说:“那个冷厉辕真是狠,根本就是存心要杀了我们。”

    “大哥,你怎么样?有没觉得哪里不舒服?”洛菁宁见他也醒过来了,连忙来到他的身边问着。

    洛少翊醒了后,看了身边的几人,最后把目光落在一身白衣的子情身上,说:“谢子情姑娘相救。”他与她并不熟络,也没交情,她会为他解毒倒是他没想过的。

    “我也是看在宁儿的面子上才帮忙的。”她淡淡的说着,听见台上剑气划过的声音,这才往台上看去。

    只见,台上三人夹攻着冷厉辕自己,然,三个实力相当出众的人却还无法占得上风,冷厉辕的身影闪窜得很快,他的速度之快,力道之重,出手之狠,一一的占据了上风,虽然雷战祈三人的攻击配合得天衣无缝,但是却也只能防守不能主攻,主攻的话就会让冷厉辕有机可乘伤他们三人之其一,如果三人缺一,那么接下来他要解决两人就容易多了。

    “风刃!”雷战祈一声低喝,手上的利剑挥出一道凌厉的风刃,带着肃杀之意的气流划过半空,以势如破竹之势的劈向了那一身黑袍的冷厉辕,风刃速度之快,如闪电一般,又因是旋流的风刃,在那一瞬间朝冷厉辕劈下。

    看到那夹带着破空之势的凌厉风刃向他而来,冷厉辕一边挡住另外两人的攻击,泛着漆黑光芒的利剑在自己的身侧一挑,狠厉的气流飞劈而出,狠狠的撞开了身边的另外两人,眼见那风刃就朝他劈落,他迅速的一闪,谁知衣角还是让雷战祈的风刃给削掉了一角。

    见自己的衣袍被削落一角,他阴鸷的目光半眯着,眼中掠过了一丝嗜血的杀意,低低的笑着:“呵呵……看来,我还真不能小窥你们几个。”夹带着阴测测气息的狠厉声音一落下,只见他眼中杀意一现,迅速的催动着体内的玄气气息,当金色的玄气气息弥漫在他的身上之时,强大的气流夹带着金玄武神的威压蓦然从他的体内迸射而出!

    一瞬间,台上的气息变得压抑起来,空气中流动着的玄气能量如利刃般划过脸颊,那剌痛的感觉,竟然如锋利的利刃一般,剌入皮肉,痛入骨髓!

    鲜血,因台上凌厉的强大气流的疯狂刮动而从他们的脸上渗出,那一道道细细的伤口,划伤了他们的脸,渗出了点点的血珠,他们身上的紫色玄气气息,在那股强大的金色玄气之色被压得无法涌动,因体内玄气的无法涌出,他们的周身之边似乎没有了保护罩似的,凌厉的风刃划过身体,衣袍被削裂,而他们的身体,也似乎在这一股强大的金玄武神的威压之下变得越发的沉重,就算是要抬起手中的剑,手中的剑也似乎重达千斤一样。

    “哗!你们看!竟然就连三个紫武神级别的强者竟然也无法伤得到他,那三位少主这下麻烦了,他们被暗城大公子的金玄武神威压给镇住了,你们看,他们的动作变慢了,而且闪躲的速度也有上些跟不上了!”

    底下的人们看到台上的一幕,不由惊呼出声,一双双睁大着的眼睛紧张的看着台上的比试,三对一,竟然还无法打败暗城的大公子,难道四大名山之中真的没有人能打败他吗?难道所有厉害的人都出在了暗城里面了?

    今日的这场盛会,被这暗城大公子一上台,底下的人哪里还有半个敢上去?本以为这十年一比的排名盛会,最后第一名的一定会是四山之中的弟子,却没想到,四山中那一个个实力强硬的弟子遇到了冷厉辕,竟然一个个都打不过他,看来,今天的大陆第一人,估计就是这暗城的大公子冷厉辕了!

    卧龙山庄的庄主看着台上惊心动魄的比试,不由紧张得手心直冒冷汗,他只有这么个儿子,他的卧龙山庄还要等着他儿子来继承的,可别出什么事才好啊!

    “我们一起上!一定要速战速决!”霍逸沉声的一喝,妖孽的容颜上面也被凌厉的风刃划伤了两道口子,血珠渗出,更为他添了妖邪的气息。

    “你们前后夹攻,我攻左边!”白云飞也沉声喝着,手中泛着凌厉剑气的利剑因几股能量的涌动而发出咻咻咻的气流声,随着他声音的落下,剑罡之气从他的剑身迸射而出,猛的劈向了被他们三人围着的冷厉辕!

    “喝!”

    三人齐声一喝,三道攻击从三处迸射而出,紫武神的实力结合在一起,化成了一股强大的气息把中间的冷厉辕包围了起来,台下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不则紧张的屏住了呼吸,目光紧盯着台上的战斗,他们能打赢吗?合他们三人之力,能打赢一名金玄武神级别的强者吗?

    台下,几位长老目光半眯着,也一直注意着台上几人的战斗,台上的几人,不止是他们几大名山的得意弟子,更是大陆上几大世家的少主,若是在这今日的比武盛会上出了什么意外,那大陆一定会乱成一团,虽然冷厉辕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但是他们身为四大名山的山主,却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到了紧要的关头,该出手的,他们一定会出手的。

    被扶到一旁休息着的洛少翊和白锦两人,看着台上激烈的战斗,目光中不禁浮现复杂的神色,那冷厉辕的实力那样的强,只怕就算是他们三人联手,也未必打得赢他,输了是一回事,一般人比武,输了不会伤及对方的性命,但是这个冷厉辕,他是存心想要借这个机会杀了他们几人的,他们还真的替台上的三人担心。

    洛菁宁紧张的捉紧了自己的衣角,目光一直注意着白云飞的身影,生怕他会被冷厉辕所伤,因为极度的担忧,就连站在她身边的子情一直注意着她紧张焦急的神色她也不知道。

    “我估计他们三个还是打不赢那个冷厉辕的,金玄武神的实力,岂是三名紫武神就可以超越的?看那冷厉辕招招狠厉,剑剑夺命,他们几个要是有一个闪神,那就会成为冷厉辕的剑下亡魂,那样的攻击速度,就算是有人想救,也未必能在冷厉辕的剑下救是了他们,当然,如果冷绝辰出手的话,那倒是另外一回事。”凤歌双手环着胸口一脸悠哉的说着,台上的几人,跟她可一点关系都没有,虽然是长得不错,不过还是没有白锦来得合她的口胃,所以就算他们是死是活,她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因为不关事。

    听到这话,原本就已经担心的洛菁宁心下更是担心了,连凤歌都这么说,那就是说他们三个是真的打不赢那个冷厉辕的了,怎么办?那应该怎么办?他们打不赢的话那会不会被他给杀死的?

    台上,当三人用紫色的玄气把他包围了起来后,三股能量混合成一团,形成了一股强大的玄气气息在他的身边呼呼而响着,冷厉辕阴测的黑瞳一眯,嘴角勾起了一抺讥讽的笑意,阴沉沉的声音带着嗜血的杀意从他的口中传出:“你们就这么点本事?不会以为,凭这样就能把我打败吧?呵呵呵……原来四大名山的得意弟子,几大世家的少主,也不过如此。”

    他那带着嗜血杀意的声音一落下,只见他黑瞳一眯,杀机四起,蓦然,金色的玄气气息猛的从他的身上迸射而出,迅速的复上了他身边的那股紫色的玄气气息,当金色的玄气气息往外弥漫而出时,只见身处金色玄气之中的他,猛的挥起了手中那把泛着漆黑光芒的利剑,锋利的剑刃带动着空气中的气息,飞一般的在自己的身边旋转了一圈,金玄武神的威压一出,强大的剑罡之气猛的把几人给弹了出去,同一时间,当几人还没来得及反映的同时,众人只见那黑色弥漫着金色玄气的身影猛的飞击出几道重重的掌风,呼呼而过的掌风刮过,气势骇人而强大无比!

    “啊!”

    底下的众人看见台上的一幕,忍不住的惊呼出声,那夹带着金色玄气的掌风,竟然叫他们看了胆战心惊,那样狠辣的眼神,那样狠厉力道,那样毫不掩饰的杀意,让他们心头止不住的升上了一股寒意,如同身处冰霜之中一般,对台上那目光凶残浑身散发着阴鸷气息的黑袍男子打心底感到了恐惧。

    “砰砰!”

    二声重重的掌风击落,分别将雷战祈和霍逸给击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台面上,两人中了冷厉辕一掌,只觉胸口处的血气猛的翻动着,胸口剧痛无比。

    “噗!”

    蓦然,两人同时喷出了一口鲜血,因为刚才都用尽是体内的力气去战斗,现在被他的一掌重重的击伤,整个身体的力量像是被抽离了似的,倒在地上喷出了一口鲜血后,想要用的支撑着起来谁知却站不起来,这个发现,让两人同时心头一沉。

    该死的冷厉辕!他的那一掌竟然带着取他们性命的念头,金玄武神的境界,他用尽全力的一掌岂是他们两个紫武神可以抵挡得住的?若非他们有雄厚的功底,这一掌打落在他们的身上,他们根本不可能活命!

    台下的卧龙山庄庄主和霍家堡堡主看到自己的儿子被重伤在台上,惊得从座位上弹了起来,担忧的目光看着两个,想要上台,可这比试没结束,他们却不能上台!而若是就这样跃上台,那就表示他们想要挑战冷厉辕,以他们的实力,根本不是冷厉辕的对手,这样蓦然上前,根本没有什么用!

    想到这,两人的目光不由落在四大名山的山主身上,能打赢冷厉辕的,除了暗城的人之外,估计也只有这四大名山的山主了。心下有了主意,便越过了那围开着的红绳,两人皆来到了四大名山山主的面前。

    “几位山主……”他们才一开口,就听到台上的低喝声传来,本能的反射性回头一看。

    只见,台上雷战祈和霍逸趴在地上起不来后,只有白云飞一人独战着冷厉辕,而冷厉辕似乎并没有打算一掌就击败他似的,反而当着众人的面不停的戏耍着他,时不时的抬脚踢他一回,而他的身影在白云飞愤怒的挥剑劈落时,却是一闪就避开了他的攻击。

    “有种就不要闪来闪去的!跟我正面过几招!”白云飞气愤的低喝着,他本以为他的速度是很快的了,谁知对上了金玄武神,他竟然连对方闪避的身影都捕捉不到,自己还在台上被他这样的戏耍着,真是心头一把无名火在往上窜着!

    “呵呵……他们两个都不是我的对手,你以为,就凭你一个人能打得赢我?”轻蔑的声音带着几分的不屑从冷厉辕的口中传出,只见他目光半眯,阴测测的说:“既然你想要跟我正面的过几招,那我就好好的奉陪,不过你可是小心了,我下手的力道总是压制不好,会不会在不经意间伤了你的性命,我是无法保证的。”

    “少说废话!”白云飞冷声喝着,不是输就是赢,不是死就是活!从上台时他就知道了,哪里还用得着他冷厉辕来提醒!就算是输,他也要输人不输阵!

    想到这,目光中涌现了熊熊的战意,手中的利剑斜指台面,那原本干净的台面,在经过了几番的战斗后,已经洒上了点点的鲜血,就如同冬天里雪地里盛会的红梅,在那台面上很是显眼。

    紫色的玄气气息随着他的催动而重新涌动在他的身体之上,迅速的复上了他手中的利剑,呼呼而响的凌厉气流声在空气中划过,因战意的涌动,除了眼神中的凌厉变得与先前不一样之外,身上的紫色气息也越发的浓郁,战意助威了气流,实力也随着提升!

    看到竟然在这么一瞬间发生了这样变化的白云飞,冷厉辕阴测测的笑了:“真不愧是名剑山庄的少主,手中的剑竟然也是十大名剑之一,只是,虽然有名剑相助和熊熊的战意又如何?你的品阶低我二个级别,胜负早就摆在那里了,只是你们太不自量力了,以为三人联手就可以打败我,呵呵……我会让你们知道,你们三人上台来,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狠厉的声音一落下,只见他黑色的身影飞闪而出,凌厉的攻击猛的对白云飞发起,节节逼进,招招夺命,毫不留情!

    台下,冷绝辰看着那对几人起了杀意的冷厉辕一眼,幽深的黑瞳中闪过一不明的幽光,慢慢的收回了眼眸敛了下来,一边把玩着自己修长优美的手指,低沉性感的声音不紧不慢的问着:“他们几个皆是几大世家的少主,爹是准备与他们几大世家结怨?”

    听到这话,暗城城主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再看了那台上的几人一眼,这才说:“大陆上的几大世家与我们暗城一直井水不犯河水,不过,这是比武盛会,你大哥若在今天能成为这排名盛会上的第一人,对我们暗城也是没有什么坏处的,再说,你大哥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出手,一向都狠辣的,不过到目前为止,他也并没有杀死任何的一个,不是吗?”

    听到这话,冷绝辰只是微微的勾起了唇角,看来,他爹爹是对冷厉辕能威摄全场而感到满意,不错,就目前来看,这四大名山中确实是没人能与冷厉辕的实力相比,大陆众人也从对冷厉辕的一无所知到现在的震惊万分,那眼中对他的惊恐,对他的敬畏,已经是那样的明显,相信,这也是冷厉辕今日会上台比试的目的吧!

    “爹,还是见好就收好。”磁性的声音低低的说着,似漫不经心,又似看透一切,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却是让人听不明白,摸不清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闻言,暗城城主朝他看了一眼,又看了台上的冷厉辕一眼,他之所以地让他上台,是因为他若能震得住四大名山的众人,那,暗城的威名将更加的响亮,在大陆上的地位将更加的稳固,这不是说他怀疑绝辰的实力,而是这也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他大儿子成名的机会!

    两个都是他的儿子,两个都是那么的优秀,虽然他比较偏心于绝辰,却也希望通过这次的比武盛会,大儿子在大陆上的名声也能够响亮起来,目前来前,这几大世家的少主就是几大名山身手最好的了,只要打赢了他们,别说那什么十强了,众人只会知道,那最厉害的一个,是他暗城城主的大儿子!十年前的第一由他三儿子夺得,十年后的第一,还是由他的儿子夺得!

    “咻!”

    蓦然,台上骇人的气息瞬间拉回了众人的思绪,往台上看去,只见冷厉辕手上的利剑带起一股森寒的嗜血气息狠狠的劈向了白云飞,而白云飞奋力的用手中的宝剑相挡,勉强的能让他的剑无法伤到他,可谁知他越往下压,力道越发的重,那把漆黑的剑身之上迸射出来的骇人剑气更是在一瞬间爆发出摄人的气流,在两股强大的气流相压之下,只见一声清脆的声音在这时传出。

    “咔嚓!”

    听见这声音,底下的洛菁宁一颗心几乎跳出了胸口,一边低喃着:“他的剑、他的剑竟然快断了?”当咔嚓的那一声传入她的耳中时,她的心也跟着在那一刻惊得停止了跳动,没有细想,几乎是出自于本能的,粉色的身影在咔嚓声响起的那一瞬间飞掠而出,迅速的往比武台上而去!

    “宁儿!”洛堡主和洛少翊见状,不由惊呼一声,目光看着那飞掠而去的粉色身影,台上气压之强大,她那样上去,不是找死吗?

    “她不要命啦?”凤歌错愕的看着那飞掠上台的洛菁宁,有些怔愕的看着,就她的实力上台去,那只有死路一条!

    与洛菁宁站在一起的子情没想到她为了白云飞竟然连命都不想要了,竟然在那么一瞬间就冲了上去,心下无奈的叹了一声,对那准备去追洛菁宁的洛堡主和洛少翊淡淡的说:“放心吧!她就交给我。”声音一落,白色的身影在众人错愕的瞬间,如闪电般的飞掠而出,往台上而去。

    ------题外话------

    亲们,你们一个个说要养文。我都木有码字的动力了…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