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41.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离开!辰的惊慌
    持着剑站在另一边的子情,听到这话,清幽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愕然,怪异的看着他那阴测测的神色,他不会是打算跟她比幻兽吧?心下想着,便问:“胜负已分,你还打算跟我比幻兽?”她可没他那般的狠绝,虽然招招杀意凛冽,却并没有置他于死地,如果这时他收手下台,那自然不会步步相逼,可谁知他丢掉了那截断剑,却是打算跟她比幻兽?

    “呵呵呵……怎么?怕了?这倒也是,神兽与普通的幻兽,那可不是一个级别,就算你是一名金玄武神,遇到了神兽,你也无计可施!”冷厉辕狠厉的目光半眯,似乎看到胜利在向他挥手似的,阴测测的低声笑着。

    听到他的话,她并没有开口,只是看着他的目光有些意味不明,总的看起来显得很是怪异,而这样的一个表情落在了冷厉辕的眼中,却被他理解成她根本就是怕了。

    台下的雷战祈的霍逸几人,听到了冷厉辕的话,不禁想起了那两个长得粉嫩可爱的孝,他们一个叫扬,一个叫火龙,似乎,两个都是上古神兽来的,这冷厉辕竟然想跟子情比幻兽?这不是自找死路吗?

    想到这,两人的面色皆显得有些怪异,神色古怪的看着台上的冷厉辕,他们着实也很好奇,他的幻兽会是怎么样的?神兽?就算是一只上古神兽估计也无法打得赢子情的两只兽兽,她可是两只都是上古神兽,而且还是雪与火两种属性的,两只上古神兽一联手,冷厉辕的一头神兽,又怎么打得赢?

    跟子情比幻兽?冷绝辰目光轻闪,性感的唇角微微的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幽深的目光睨了台上一脸洋洋得意的冷厉辕一眼,继而慢慢的敛下了眼眸。没见过的人,估计怎么也不会相信,他的小情儿,可是拥有两头上古神兽,虽然两只上古神兽还处于幼儿时期,不过,上古神兽就是上古神兽,可不是区区神兽就可以比得上的。

    冷厉辕自我中心那么强,输了死要面子,不愿放过这么好一个扬名的机会,到头来,估计只会落得个一败涂地的下场!他倒要要看看,他如何跟小情儿比幻兽?

    台下,墨成轩眼中闪过担忧之色,看着台上的白色身影。墨墨她有幻兽吗?她的幻兽能抵挡得住冷厉辕的神兽吗?如果打不过,那……

    四大山主目光微闪,看着台上的子情,见她神色中透着一股自信,似乎对他的话并不感到担心似的,其中的三大山主心下思忖着,便转过头来看向了青山山主,天山山主开口问:“老头,那台上的小丫头的幻兽是什么幻兽?到了什么品阶了?”

    台上两人都是金玄武神的品阶,明显的冷厉辕不是子情的对手,不过,如果唤出了幻兽,那胜负就很难说了,毕竟神兽可不是一般的幻兽,神兽级别以下的,就是一百头,也未必能打得过一头神兽,因为只要神兽的一个威压,普通的幻兽根本连站也站不起来。

    “呵呵,你们呆会看不就知道了。”青山山主讪讪的笑着,其实,他也不知道她的幻兽是什么?虽然对她比较注意点,不过却很少去凌峰山,但是他有听说过,好像说凌峰山那里有两孝,这事一相没放心上,不过现在想想,似乎……

    “看你的样子,你不会不知道吧?”灵山山主冒出这么一句,见青山山主笑容一僵,不由摇头笑了笑:“你这老头,果真是不知道啊?呵呵,自己青山出了这么个天才人物,竟然对她的一切如此不了解,你这青山山主,当得也够失败了。”

    “她师傅知道就好,我是青山山主,要管那么多的事情,哪里理得过来啊?别那么多废话,你呆会看不就知道了!”青山山主抚着胡子死要面子的硬撑着。

    几人闻言,只是是笑了笑,并不再多言,而是把目光落向了比武台上,看着那比武台上的两人。

    只见,台上的冷厉辕阴狠的目光一眯,大手一挥,凶残狠厉的声音一喝:“螣蛇!出来!”随着他阴狠的声音一落下,一道精光蓦然从他的体内飞窜而出,当那条长达五六米的螣蛇飞现在众人的面前时,台下的众人不由被那吓人的螣蛇给吓得倒抽了一口气,纷纷倒退了几步。

    “啊!”

    有的忍不住的惊呼出声,就算是在台下,看到那条巨大的螣蛇,那恐怖骇人的模样,还是让他们心惊不已,不自由主的咽了咽口水,一双眼睛紧盯着那台上巨大的螣蛇。

    就连雷战祈和霍逸洛少翊几人,看到那恐怖的巨大螣蛇也忍不住的惊讶了一番,他们没想到,那厉辕口中所说的神兽,竟然会是这螣蛇!

    螣蛇,最为阴险狡诈狠毒的幻兽,身长而卷曲,身上长着一又翅膀,是蛇类,却是唯一一种会飞行的蛇类,色泽为除了有黄色,还有黑白色,而这冷厉辕的这一条螣蛇,就是黑白色相间的,凶残的蛇眼迸射着狠毒的光芒,锋利的毒蛇在阳光下泛着丝丝嗜血的寒光,血红的蛇信子一伸一缩着,发着一声声咝咝的声音,光看它的模样以及听它的声音就已经觉得很是骇人。

    身为神兽,在螣蛇的周身之边,一股强大的神兽威压弥漫而出,似气流般的飞旋在它的周围,台上的气压随着神兽的出现而一度的变得压抑起来,几股能量在空气中相互挤压着,似乎有那么一声声的爆破声在空气中响起。

    冷厉辕一身阴鸷的站在台上,凌厉的气流把他的黑袍掀起,呼呼而响,只见,他阴测测的紧盯着前面一身白衣的子情,突然间,衣袖一动,一把五爪铁勾瞬间从他的衣袖中滑出,出现在他的手中,锋利而尖锐的铁勾在阳光底下泛着丝丝森寒的光芒,阴鸷的气息,嗜血的寒光,一时间,杀意,在他的身上四起!

    眼见他杀意四溅而出,一定要取她性命,子情清幽的目光中掠过一丝清冷的寒光,好看的唇角轻轻的扬起了一个浅浅的弧度:“既然如此,那我就奉陪到底!”清冷的声音一落下,只见她开口唤了一声:“火龙,扬,出来吧!”

    “咻!咻!”

    当她的声音一落下,只见两道精光从她的体内飞射而出,那夹带强大气流从她的体内飞闪而出的两道光芒一现,底下的众人不由震惊的大呼:“你们看!那是两道光芒!她不会是有两只幻兽吧?”

    众人心头震惊,睁大了眼睛怔怔的看着那两道从她体内飞射而出的精光,只见那两道光芒在半空中划过了一个弧度,紧接着落在了子情的面前,当众人看清那出现在台上的两抺小小的身影时,一个个的嘴巴错愕的大张,下巴险些掉到了地上。

    “不是吧?怎么是两个孝?”

    “她怎么叫了两个孝出来了?”

    “那两个不到三岁的孝,不会就是她的幻兽吧?”

    “就两个孝怎么跟那螣蛇打啊?”

    “就是就是!这怎么打得过那冷厉辕啊!”

    底下的众人见那从子情身体里飞闪而出的两道精光竟然化成了两个粉嫩嫩的小男孩,一个个都错愕的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这不会就是她的幻兽吧?哪有幻兽是两个孝的?这不会搞错了吧?

    然,四大山主和几大家主以及暗城的城主却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惊奇的看着台上的那两个小小粉嫩的小男孩,那两个小男孩长得粉嫩嫩的,模样煞是可爱,但是,他们那异于常人的发色以及眼眸,就已经表明了他们并不是普通人!不!正确来说,应该是不是人!如果他们没有猜错,那应该是上古神兽!

    只有上古神兽才能变幻为人的模样出现!可是,上古神兽千载难逢,她怎么可能拥有上古神兽还不止一只?而是两只?这、这、这也太让人震惊了!

    冷厉辕错愕的瞪着那两个突然出现在台上的小男孩,见两人一个一头火红色的头发,一个一头金色的头发,两人的眼睛也十分的怪异,可是他们两个的身上,却是涌动着两股强大的威压与气焰,一个一身冰寒之气令人如置身于寒冰潭之中,丝丝寒气因空气中的气流刮过,剌入骨肉,寒入骨髓!令人打心底涌上了一股冰寒之意!

    另一个一身火焰气流呼呼而转,灼热的能量随着他的出现而让台上的气息也受到了明显的影响,他们两个就那样站在那里,小小的人儿,一脸无害的神情,却带给人一种无法忽视无法轻视的恐怖威压!

    他们、他们、他们不是人!他们是上古神兽!

    这个发现让他的心头大惊,原本得意的心情随着这两个会幻化成人形的上古神兽的出现而压抑到极点!似乎整个人站在最高峰上,却突然被人摔了下来,一颗心蓦然沉到了谷底!不愿相信,这面前的一幕,这不可能会出现的一幕,竟然会是真的!

    这个女人!这个该死的女人!他咬紧了牙关,拧紧了拳头,一身的阴鸷气息因他的愤怒而变得越发的阴沉骇人,凶残如野兽的目光紧盯着那不远处的白色身影,恨不得能当场把她杀了!

    “啊!那是上古神兽!只有上古神兽才会幻化为人!他们两个竟然是上古神兽!”底下有的惊呼出声,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台上的两个人类模样的孝。

    “什么?那、那是上古神兽?”

    “不会吧……”

    听到那话,众人皆震惊的说不出半句话来,一个个皆呆愕的看着台上的一幕,据他们所知,这整个大陆也就冷绝辰拥有一头上古神兽,而这叫子情的青山女弟子,竟然拥有两头?这、这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原本还在幻兽空间睡觉的火龙和扬两个,本能的听到主人叫它们,便从幻兽空间里出来了,还没弄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两人出现在她的面前,一边打着吹欠,一边揉着眼睛,完全无视着台上那杀机四起杀意凛冽的气息,回过头脆生生的问着:“主人,你叫我们出来做什么啊?”

    看着两个睡意朦朦的小家伙,子情露出了一抺淡淡的笑意,说道:“我被欺负了,叫你们出来帮忙,可以吗?”说着,带笑的目光落在他们两个粉嫩的小脸上,看到他们瞬间清醒了过来,粉嫩的小脸上尽是怒气时,唇边的笑意不由更深了。

    听到这话,台上的众人表情怪异,似乎从她一上台就只有她伤别人的份,那冷厉辕一身的伤可都是好的所为,虽然说都是皮肉之伤死不了,但是那切皮割肉之痛,已经叫那冷厉辕受了好一场罪了,现在到了她的口中,竟然被说成了她被欺负,众人还真的觉得有些无语……

    原来强者也是可以把话反过来说的,他们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什么是借刀伤人了,两只上古神兽的实力,就算是两个冷厉辕,估计也不是对手!这一刻,他们不禁为那冷厉辕感到悲哀,什么人不去惹?偏偏想要去惹她了?

    “什么?哪个小免宰子敢欺负我们主人?给我们站出来!”火龙和扬一听主人被欺负了,当即同时怒气一喝,中气十足的一声怒喝中,夹带着上古神兽的强大威压,顺着两人的声音往外扩散开着,那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一**的往外荡去,如同平静的湖面被投下了一块大石头,激起的一圈圈水纹一般。

    同一时间,两人原本的睡觉在那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原本天真无邪的目光蓦然的一变,凌厉的目光蕴含着强大威压冷冷的扫向了台下的周围,越过了众人后,最后落在了那台上的冷厉辕和那条拍着翅膀浮漂在半空中的螣蛇身上。

    杀意,在火龙和扬的眼中迸射而出!上古神兽的威压,透过那锐利的目光直直的射向了那一人一兽,周身之外,原本涌动着的强大威压变得越发的浓郁,越发的骇人!

    刹那间往外扩散而开的上古神兽威压,在那一瞬间震得台下的众人体内血气翻滚耳膜生疼,感觉着体内的血气在那股强大的威压之下如同滚烫的开水一样的往上冒着,胸口处的猛的浮现着一股压抑的感觉,似乎头顶上的天空在往下压,直叫他们喘不过气来。

    在那股直射他的上古神兽威压之下,冷厉辕竟然浑身被摄住了,无法动弹半分,体内的血气澎湃的在涌动着,不停的拍打着胸口,似乎要从体内喷出一般,除了体内血气的涌动所带来的不适,就连周身之边的金玄武神的威压也无法抵挡得住上古神兽的威压,一股强大的威压从头顶上压下来,直叫他喘不过气来,身体也在渐渐的颤抖着,两腿发软,最后支持不住的跪了下去。

    “砰!”

    膝盖撞落地面,发出一声重重的响声,当底下的众人看到台上的冷厉辕竟然因受不住那上古神兽的威压而跪倒在子情的面前时,一个个皆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巴,上古神兽的威压,竟然是如此的厉害!未战他就已经先输了!

    台下,暗城城主震惊的看着台上的子情,又看了看那跪倒在她面前的儿子,嘴巴张了张,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他能说什么?他能说什么吗?现在,他终于知道刚才绝辰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冷绝辰微勾着性感的唇角,幽深的目光带着温柔的看着那台上的子情,从他那加深了的唇角,可以看出他的心情似乎很是不错,周围的众人都受到上古神兽威压的影响,也只有他,神色依然如初……

    “小蛇!我们两个都站在这里,你敢飞那么高让我们得抬头望着?你是想找死?”扬红色的眼眸一眯,狠厉的神色在眼中一闪而过,本身强大的威压透过目光直射那飞在半空的螣蛇身上。

    原本飞在半空的螣蛇,凶残的模样早在他们两个的出现就收敛了起来,只见它垂低着头,合上了那亮出锋利毒牙的蛇嘴,乖乖的从半空中飞了下来,收起了翅膀,趴倒在地面上,蛇头不敢抬起,只用那半垂着的目光偷偷的瞥了火龙和扬一眼。

    “就是你这小东西欺负我主人?”火龙迈步上前,挺起小胸膛,一副大丈夫的模样,下巴微抬起,来到那螣蛇的面前,金色的眼眸居高临下的睨着那只趴在台面上瑟瑟发抖的螣蛇。

    “跟它废话那么多干什么?先踹了再说!”扬瞥了那螣蛇一眼,目光一眯,眼中闪过狠厉之色中,随着声音的一落,身形迅速的一闪,来到了那螣蛇的面前,双手一挥,一股冰寒之气瞬间把那螣蛇的双翼以及身体冰封了起来,只剩下那一个蛇头没有冻结它。

    “嘿嘿嘿,就你这么条小小的小蛇,也敢欺负我主人,真是找死啊!”扬低低的笑着,那声音带着几分的邪气,莫名的让人心底发寒。

    被上古神兽的威压摄住,螣蛇虽然是神兽,却也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如今又被冰封住了身体,更别想着可以回到主人的体内,看到那扬冰寒的目光,那螣蛇惊恐的缩了缩头,却找不到可以躲藏的地方。

    “咝咝……咝咝……”不关我的事的,我也只是刚出来,不关我的事的……

    螣蛇咝咝的叫着,一边撇开着关系。而除了螣蛇的主人冷厉辕之外,能听懂幻兽的话的,也只有幻兽之间,所以火龙和扬都听懂了,但是,两人却是没把它的话和求饶当一回事,敢欺负它们的主人,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咔嚓!”

    只见,扬上前一步,两手紧握住了那被冰封住的螣蛇翅膀,双手一用力,咔嚓的一声那长在螣蛇身上的翅膀就断掉了,当翅膀一折下,鲜血顿时涌出,流满了台面,血红的蛇血散发着一股腥味,那可怕的一幕,令底下的众人心头一惊,惊恐的目光看着那台上的两个小男孩。

    那,那根本就是两个小恶魔……

    “咝!”

    螣蛇吃痛的大呼着,叫出来的声音却是咝咝声,翅膀被折断,骨连着肉一起的痛入骨髓,只见那螣蛇因受不了这股剧痛而滑下了两行泪水,一副可怜状的趴在台面上。

    “也许用火烤烤会更好,只是不知这螣蛇能不能拿来吃?”火龙喃喃的说着,手一挥,一簇火焰顿时凭空而出,在螣蛇的身上燃烧着,冰与火两种极致的惩罚,冰寒之气随着火焰的燃烧而越加的渗入螣蛇体内,寒意入体,让本就属于寒体质的螣蛇连蛇头也冒上了点点冰霜,而随着火焰的燃烧,灼热的火焰窜入蛇身,与冰寒之气相互冲撞着,直痛得那螣蛇在台上面打滚着。

    众人咽了咽口水,看着那被火包淄被冰封住的螣蛇,那可是神兽!就算金玄武神都得惧它三分的神兽,此时竟然如此惨不忍睹的在台面上打滚着,那两只上古神兽的威压与实力,真的太让他们惊恐了……

    冷厉辕愤怒的看着自己的神兽竟然被折磨成那样,心头的愤怒无法言比,想要挣开那压着他的上古神兽威压,却一而再的无法挣扎开,那两头上古神兽的威压全朝他而来,让他体内的筋脉也在澎湃的扩大着,血气涌动,却又因那股强大的上古神兽威压而打心底涌上惊恐之意,双腿无法站直起来,趴跪在地上,根本无法动弹!

    好强大的上古神兽!竟然只是幼儿时期就有这么大的能耐,当真是不简单!想他堂堂暗里大公子,今日竟然输在了一个女人的手里,而他的幻兽,竟然被折断了双翼,好好!这个叫子情的女人,他记下了!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仇恨的种子在心底种下,落地生根,连带的发了芽。而此时的他却还不知道,他与她之间的仇恨,早在十年前就已经种下了,这,只是一个刚开始……

    “主人,这个讨厌的人要怎么处置?是用火把他烤熟了?还是用冰把他冰起来?”两人回头看着那站在一旁的子情问着,原本凌厉的目光,一落在她的身上时,那就只剩下纯真,似乎他们不是那令人畏惧的上古神兽,而只是纯真的孩童罢了。

    听到这话,台下的暗城城主目光轻闪,看了那无法动弹的儿子一眼,心下暗叹了一声,虽然这个儿子的处事手段狠辣了点,但毕竟也是他的儿子,要他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受死,他还真的做不到。

    见旁边的绝辰并没有打算插手的意思,他只得自己站起来,冲着那台上的子情说道:“子情丫头,胜负已分,你留他一命吧!”如果他先前不那么一而再的对另外几大家族的少主下杀手,而是见好就收,他就不会落得如今这样的下场了。

    闻言,子情目光轻闪,深深的看了那暗城城主一眼,眼中闪过了一抺意味不明的幽光,她看了那坐在一旁并没有开口的冷绝辰一眼,顿了一下,这才收回了目光,对着火龙和扬说:“你们两个先回去吧!”

    听到主人的话,火龙和扬皆看了那暗城城主一眼,便咻的一声化做两道光芒回到了子情的身体里,而在同时,子情收起了手中的凤吟剑,轻身跃下了比试台,来到了霍逸和雷战祈的身边,对凤歌和洛菁宁说:“先扶他们去药谷吧!他们都受了很重的内伤。”

    “好!我们现在就扶他们去药谷找药师看看。”洛菁宁说着,帮忙扶起受了伤的几人往人群中走去,子情也跟在他们的身边往药谷而去,而随着子情的离开,周围顿时爆发出一声声喧哗的声音,一个个都在议论纷纷着。

    待子情几人离开后,冷绝辰这才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了那比武台下,看着那因强大威压的解除而坐在台上喘着气的冷厉辕一眼,低沉的声音带着他特有的磁性,低低的说着:“我还以为你多有本事,原来,也不过如此。”声音一落,唇角微勾,白色的衣袂一拂,转身离开。

    听到他的话,冷厉辕愤恨的紧盯着他那抺离开的身影,暗暗的在心底立誓,他若不杀了他们两人,势不罢休!伸手一挥把那受了重伤的螣蛇收入幻兽空间,蓦然,黑色的身影迅速的一闪,几个飞跃便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而另一边,当扶着雷战祈几人来到药谷交给了几名药徒后,洛菁宁和凤歌回头一看,却不见了那抺白色的身影,不由怔了怔,上哪去了?她刚才还明明在她们身后的啊!

    “凤姐姐,你有看到子情姐姐吗?”洛菁宁开口问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朝四处看了看,却还是没有见到她的身影。

    “刚才明明还在这里的,她是什么时候走的?我竟然也不知道?”凤歌喃喃的说着,对着洛菁宁说:“她也许是刚才跟冷厉辕交手累过头了,所以回她的小屋去休息,我们等会过去凌峰山的小屋找她,她应该就在那里的。”

    “嗯,好。”洛菁宁点了点头,觉得她说的有道理,便也没有多想。

    而被几名药徒扶进去的雷战祈几人,则由药师亲自为他们治疗,检查了一下他们的外伤后,又拿出一些治疗内伤的药丸给他们吃,忙碌着的药师看见那在外面等着的两人,又看了看一个个像累了一大场似的没有精神头的几名男子,不由摇了摇头。

    那比武盛会他也去看了,自然也看到了那一幕,也知道了他们这几个的人皆是被那冷厉辕所伤,而之所以会早他们一步回到这里,那是因为方便子情丫头的行事,估计这会大家各忙各的,没人会去注意,她已经悄悄的离开青山了。

    能让她出手相救,这些人与她应该是有些交情的,只是他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要离开,竟然也瞒着众人,等这些人的伤都好了,却找不到她的人影时,那时就真的乱成一团了。

    “药师,我大哥所中的毒都解了吗?会不会还有毒素残留在他的体内?”洛菁宁走了进去,看着那躺在一边闭着眼睛休息的大哥,心下担心着他所中的毒是否已经解了?

    “放心吧!子情丫头的解毒丸,那可是非同一般的,只要一颗,无论是什么样的剧毒,也可以压制得住,如果还不放心,呆会再用玄气逼出他的血液,不过我相信是没什么事的了,只是他们现在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最好不要移动,让他们可以休息一会,恢复一下体力,过个几天,他们的身体自然就可以恢复跟平时一样了。”

    药师一边说着,一边帮他们几人把了把脉,眼角瞥见那朝这里走了进来的白色身影,目光不由一眯,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的光芒。

    怎么他也来了?不会也是来找那子情丫头的吧?速度这么快?

    看到药师的异样,洛菁宁和凤歌皆回头看去,见到来人是冷绝辰,脸上浮现了一丝诧异之色,凤歌媚笑着开口问:“冷师叔,您老人家怎么到这里来了?”

    冷绝辰平静无波的目光瞥了她一眼,便移开了目光,视线在周围一扫,没看见子情的身影,便问:“她去哪了?”刚才不是往这边来了吗?这会怎么不见了?

    闻言,洛菁宁开口说着:“子情姐姐没在这里,应该是回凌峰山的小屋休息去了。”

    回小屋休息?冷绝辰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幽光,眉头微微拧了一下,暗忖,莫非是她在刚才的对战中受了伤?要不然这个时候她怎么会回小屋去休息?想到这,白色的衣袍一拂,转身往外走去。

    只是,没想到心头突然剧烈的跳动了起来,那心慌的感觉,让他错愕的怔住了,一手抚上了他那不受控制的胸口,感觉着那颗心扑通扑通的乱跳着,心中生出了一股不安,似乎,有什么要离开了一样,生平第一次,他感觉到那从心底浮起的惊慌,像是有什么在脱离着他的掌控,那样的不安,那样的惊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子情?”

    低呼的声音带着一丝的颤抖,蓦然,脑海里灵光一闪,白色的身影失去了往常的稳重与内敛,惊慌失措的往凌峰山的小屋飞一般的掠去……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