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4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辰的怀疑,回家
    当他来到凌峰山的小屋,却见屋子里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心头的那股不安逐渐的扩大着,他失魂落魄的来到桌边坐下,幽深的目光深处划过了一抺失落。

    子情,你还是走了,却连去哪也没跟我说一声,难道,我真的不曾走进过你的心吗?

    看着这间她生活了十年的小屋,这里有她的气息,有她的影子,坐在这里,就仿佛她依旧还在这屋子里一样,只是,气息虽然还存在着,依人却已经芳踪尽失……

    三日后的湖心小筑,一身白衣的子情和紫衣几人坐在那小筑中闲聊着,而子青仍是呆呆的看着那紫衣几人,以及那变了个容貌的子情,三天前,他听子情的话在后山等待与她会合,到了那里时才知道原本还有几个美貌女子在那里等着,他没有去看比武,不过却也听到了那一声声的惊呼声,事后才知道原来子情大战冷厉辕,赢得了第一之名,而也在同时,在那比武还没结束时,她就来到后山,几人便一同悄然无声的离开青山,这一恍眼,已经三天了。

    来到这湖心小筑时,他才知道,原来子情就是那大陆上名声赫赫的毒医,四名美貌的女子,则是她的四衣使,而最让他惊讶的是,原来子情竟然是易容的,这么多年来,她的真实容易一直都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根本没人知道,那张秀丽的容颜之下,竟然是一张绝色的倾世容颜。

    已经三天了,他在这湖心小筑已经三天了,却还是没能从这一件件令他震撼的事情中缓过神来,总觉得这似乎是一场梦,一场不可思议的梦……

    “子青,你怎么又愣在一边了?过来喝茶啊!客气什么。”红衣笑盈盈的说着,见他一个人坐在一边看着她们几个发呆,不由笑嘻嘻的站起身走到他的身边:“来,过来这边一起坐吧!”说着,拉着他就往桌边走去。

    被红衣拉着就走,他不自在的说着:“红衣姑娘,你、你放开我,我、我可以自己走。”很少接触女子的他,遇到这般不拘小节的红衣,总是弄得一脸张暴红。

    “嘻嘻,子青,你不会害羞吧?瞧你脸都红了,呵呵,真好玩。”红衣笑嘻嘻的说着,放开了他的手,便在桌边坐了下来,对子情笑盈盈的说:“小姐,你看他都在这湖心小筑住了三天了,却还动不动的就脸色,真是有趣。”

    被这么一说,子青的脸更加的红了,似乎很不自在似的,一双眼睛看了看左边,又看了又右边,却没在她们几人的中间坐下。

    子情看了一眼浑身不自在的子青,便笑说:“你们就别逗他了,他在青山里很少跟女弟子说话,现在被你们一人一句的,他哪里说得过来?”说着,又对子青说:“子青,你也坐下吧!我跟你们说一下接下来的事情。”

    “嗯。”听到这话,他这才点了点头,在她们几人旁边坐下。

    “小姐,比武盛会已经结束三天,大陆上的众人也都陆续的回去,小姐是打算也在这最近回家吗?”雪衣轻声问着,温柔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小姐,最近三天,可是不少人在找你呢!你如果就这样回家,会不会引起他们那些人的怀疑啊?”红衣开口问着,一手托着下巴,想了想说:“那个暗城少主冷绝辰似乎派了不少的人出来找你,昨日梅花林外也有他的人,不过进不来,估计他这近日一定会再来一次的,小姐,到时怎么办?”

    听着她们的话,她目光轻闪,顿了一下,便说:“以前我是易容的,出了青山除了你们几个之外没人认得出我,就算是他们,我想也是没人会认得出来的,所以这个不用担心。”她的声音顿了一下,目光落在子青的身上,对他说:“子青,你如果要跟我回家,那得易容才行,要不然你会被认出来的。”

    “这个没问题,你什么时候打算要回去,就帮我易容。”子青无所谓的说着。

    子情浅浅一笑,说:“那我等会先帮你试试,经我的手易出来的容,是看不出来的,而声音可以吃点变声的药,就万无一失了。”

    “嗯。”他点了点头,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子情,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你要走呢?其实他们对你都很好,就算是告诉他们,我想也是不会有什么事的。”从子情说要悄悄离开时,他就不明白,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几人?明显的他们几人都喜欢她,如果她就这样消失在他们的眼前,他们一定会捉狂的。

    闻言,她的目光轻闪,视线越过了她们几人,落在了那碧绿的湖面上,淡淡的说:“你在这里三天了,想必雪衣也是有把我的事告诉你的,十年前,我随我娘亲出门,却在那雨夜惨遭劫杀,随行的人护卫丫环全死了,而我娘亲也被那些人围攻,一剑穿心而过,倒在血泊之中,如果不是我娘亲的贴身丫环用她自己的年仅五岁的女儿代替我,把我藏在草丛之中,我也不可能会有活命的机会,当亲眼目睹那杀戮开始,我就发誓,一定要把出当年的主使人!一定要为当年死去的人报仇!”

    清冷的声音微微一顿,因记得了往事身上的气息也冷了几分,她收回了落了湖面上的目光,看向子青说:“在十年前,能培养出那一批实力卓绝的杀手,以及能得知那天我和娘亲出门,那背后之人一定是大陆的几大世家之一的人,在没调查清楚当年的事情之前,我不会让他们知道青山的子情就是碧落山庄的墨清姿!”

    听到她的话,子青这才明白,原来她不告诉他们,是因为她怀疑他们的家族参与了当年的事情。想必,她也应该是知道当年那事应该是与他们几人是无关的,毕竟当年他们也身上青山之中,如果有可能,那,应该会是他们的父亲……

    如果真是这样,那,子情会怎么做?

    “铃铛铃铛……”

    就在这时,梅花林中传来一阵银铃的响声,几人相视了一眼,子情的子青起身进了小筑里面,而雪衣几人则戴上了面纱,不多时,从那梅花林中,走出了一抺白色的身影,看到出现在梅林中的那人,几人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竟然是冷绝辰?他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这位公子,不知如何称呼?”雪衣轻声开口问着,温柔的声音夹带着一丝玄气能量在空气中传开,不大不小的声音,却是清晰的传入了那湖边的冷绝辰耳中。

    “冷绝辰。”幽深的目光瞥了那几抺身影之后,便说出了自己的名讳,目光越过她们几抺出色的身影,而落在那小筑之中,低沉的声音带着独特的磁性从他的口中传出:“我想见见你家主人,毒医。”

    三天了,她消失得很徹底,连一点线索都找不到,直到不见了她踪影的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他对她的了解真是太少了,她会去哪里?她的家在哪里?她是否还有亲人存在着?他皆一无所知。而最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她的离开,竟然是瞒着所有的人,唯独带上了那个子青,这一点,让他很是愤怒,难道他对她是怎么样的她不知道?有什么样的理由不能告诉他她要离开?

    三天前,当他找不到她的踪影,唯一想到的,就是凌成,也许他会知道她的去处也不一定,但是,凌成却说她并没有告诉他要去哪,只留下了一句话给他,那就是,她叫他不要找她!

    不要找她?这怎么可能!他怎么能允许她的消失?他怎么能允许她不告而别!他怎么能允许她如此的绝情!

    本以为她会跟随着墨成轩一起回去碧落山庄,但是他亲自前去截行,却见那墨成轩根本不知那是怎么一回事,一脸的愕然与不解,当时他就知道,她,并没有回碧落山庄,毕竟,她是当年幸存下来的唯一一个人,但是以她的性子,定然不会做那种寄人篱下的事情,可,她没去碧落山庄,那会是去哪里?想来想去,便前来这湖心小筑一探。

    湖心小筑里居住的毒疑名五年之久,会不会是她呢?这是他第一次前来这被大陆众人传得带着神秘色彩的湖心小筑,这里的境色很是迷人,这里的机关很是危险,单单那遍梅林,一般的人就无法进来,如此神秘又具危险的地方,那毒医,会不会就是他要找的人?

    雪衣几人听到他的话,相视了一眼,最后还是由雪衣开口说:“原来是暗城少主,只是不知冷公子找我家主人有什么事呢?是想看诊?”

    冷绝辰瞥了她们几人一眼,突然运起体内玄气气息,白色的身影瞬间飞闪而出,脚尖轻点湖面,带出点点波纹,他踏水而行,眨眼间的功夫,便已经越过了那约百米之远的距离,飞身落在那湖心小筑之上。

    见他竟然没有任何借力的就从水面上踏水而过来到湖心小筑,几人对他的身手不由暗暗惊讶着,这百米之远的距离,竟然不能任何借力,只如蜻蜓点水般的从湖面上点过,而脚尖竟然不沾湿一分,着实是让她们惊讶。

    “我不是来看诊的,只是来看看,毒医,是不是我要找的人。”低沉的声音低低的从他的口中而出,幽深的目光越了过那挡在他面前的四名女子,而落在那小筑里面。

    “冷公子,没有我家主子的应允,她一般是不见客的。”雪衣开口说着,几人并排着挡在他的面前,不让他越前半分,虽然她们知道,如果他想强行硬闯,就凭她们四人是挡不住的。

    “如果我今天一定要见呢?”冷绝辰不紧不慢的说着,只是那声音中,已经透着一股冷意。

    “如此,我们只有得罪了!”雪衣声音一落,正打算抽出兵器时,却听小筑里面传来了声音。

    “不可无礼。”

    清冷的声音略显低沉,不紧不慢的从小筑中传出,听到了这话,雪衣几人当即应声道:“是。”声音一落,四人恭敬的站在一旁,微垂着头。

    听着那清冷中略显沙哑的声音,冷绝辰眉心微微一拧,这声音,并不是子情的声音,难道是他猜错了?想沉思着,又听小筑里的声音再度传出。

    “暗城少主冷绝辰,可畏是大陆上最具风头与盛名的人,只是不知,我这湖心小筑是吹什么风了,竟然把你这样的大人物刮到这里来了?”

    听着这话,雪衣几人垂低着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小姐这话说得还真的像模像样,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她不认识这冷绝辰。

    “久闻毒医盛名,今日才知,原来神秘的湖心小筑主人,毒医竟然是名女子,真是让人惊讶。”冷绝辰负手而立,幽深的目光落在那小筑里面,只闻得其声,却不见其人,她,到底是不是她?

    “虽然大陆以武为尊,不过世人却皆重男轻女,而我只是略懂医毒,更是无法与大陆众英豪相比,保持神秘,也是一种自我保护不是吗?”漫不经心的话语,带着几分的散懒,略显低沉的声音,让她的声音听起来多了一股魅惑之意。

    闻言,他目光微闪,眼中掠过一丝幽光,唇角微微的勾起,不紧不慢的问:“哦?那不知,我可有幸与毒医对坐而谈?”如果她真的不是她,那,这毒医倒也不失为一个奇女子,毕竟,能让湖心小筑闻名大陆,毒医之名大陆众人敬畏,她的能耐,自是不小。

    小筑里的子情面纱下的唇角微微扬起,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的说:“公子专程来我这湖心小筑,为的不就是想知道,我是不是就是公子所找之人吗?”她的声音微微一顿,接着又说:“只是,就连前来求诊的人也没从见过我的面,就这样见公子,似乎,有些不妥。”

    听到这话,他眼中掠过一丝精光,问道:“那依毒医言下之意,是不打算让我见上一见?”

    “要见我一面,倒也不是不可,只是,公子就算是不是来应诊,也得拿得出入得了我眼的东西,毕竟,我可不是谁想见都能轻易见到的。”她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出,那语气中的自信,却是那样的明显,仿佛她若不愿与冷绝辰见面,那他就见不了她一样。

    冷绝辰勾辰一笑,说:“既然毒医知我是暗城少主,那应该也知道,我若想做的事情,没人阻拦得了。”

    “呵呵……”

    小筑里,传来了她的轻笑声,只听那带着一丝慵懒的声音又再次的传出:“暗城少主的实力,自然是不用质疑的,不过,你似乎忘了这是我毒医的湖心小筑,进了我湖心小筑的,不管你是大陆上多么厉害的人物,进了这里就得守我这里的规距,从你踏进这里开始,就已经没有张狂的本钱,若是不信,你可以运气试试。”

    闻言,冷绝辰眉头一拧,试着运气,谁知这一刻他竟然无法运用体内玄气,心下惊愕连连,她到底何时下的手?竟然能在他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让他体内的玄气无法运行?此时,他才知道,为何大陆上对着湖心小筑也盛传着一句话。

    如果是龙,进了湖心小筑你也得盘着,如此是虎,进了湖心小筑你也得卧着,不管是多厉害的人物,进了这湖心小筑,那就得守这湖心小筑的规距!否则定会叫你进得来出不去!

    一个小小的湖心小筑,竟然也能让大陆众人惧它如暗城,这毒医,当真是不简单!

    目光一闪,当下便说:“能无声无息的对我下药,而我却浑然不知,毒医之名,果然是名不虚传,只是不知,毒医想要什么见面礼呢?”他问着,幽深的目光落在那小筑里面,神色若有所思。

    “暗城珍宝多不胜数,随便一样都是价值连城之物,暗城少主只要日后随便让人送上几样便可。”

    听到这话,他眉头微微一拧,难道她真的不是她?大陆上传闻,想请毒医治疗,一定要拿得出入得了她眼的珍物,而此时,她的意思是不反对与他见面,但是却要他为此而拿出见面礼,这等势利眼,一点也不像子情的作风,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今日一定要见上一见这让大陆众人敬畏的毒医!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她!

    “好!若是毒医不是我想找的人,我自当让人送上见面礼!”

    “雪衣,请冷公子进来。”小筑里,传来了她的声音。外面的雪衣一听,轻身上前,来到他的面前为他引路:“冷公子请。”

    冷绝辰迈步走上前,随着那雪衣进了小筑,当进了小筑,便看见在碧空的后面坐着一名黑衣女子,而她的身边,还有一名男子。

    雪衣走上前卷起了珠窜,这才恭敬的退到一旁,走出外面准备茶具,送上几杯茶。

    而当珠帘卷起,他这才看清,那黑衣女子一身黑色的衣裙着身,脸上戴着黑色的丝质面纱,一双美目十分勾魂,在那一身黑色衣裙的衬托之下,她浑身散发着一股亦正亦邪的气息,与子情那淡然优雅的气息完成是两个极端的表现。

    而她身边的那名男子,身材高大,面容俊郎,一身锦衣华服着身,腰玉缠着碧玉锦带,目光炯炯有神,暗藏凌厉锋利,在那一身锦衣华服的衬托之下,浑身散发着一股贵气与稳重,与那面色总是带着几分赫然与憨厚的子青也是两个极端的人物。

    看到两人,他原本微拧着的眉头不由加深了几分,竟然不是她?

    “不知毒医,可否取下面纱让我一见?”他沉声问着,幽深的目光紧盯着那坐在桌边的她。

    然,这一回,她还没开口,那一旁的男子倒开口了,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暗沉与不悦的说:“哪有人像暗城少主这般,竟然一开口就是取下面纱让你一观?你不觉得此要求有些过份了吗?”

    “你是何人?”冷绝辰的目光从她身上移开,落在男子的身上打量着。

    男子正欲开口,一旁的子情便笑着说:“大哥,无所谓,既然冷公子本就是来找人的,不见一见我的容颜,他又怎会知道我是不是他要找的人。”子情笑说着,目光落在冷绝辰的身上,说:“冷公子,你可看好了,我毒医的面纱,可是从不轻易取下的,今日来的人若非是你暗城少主,别说是上这湖心小筑了,就是我的一面,也绝对没机会见到。”

    “哦,那是我荣幸了。”他自然听得出,她的意思是说,以她毒医的手段,一般人自然是没资格见到她一面,而他冷辰是个不容易对付的对手,所以为了日后的麻烦,才会如此!

    只见,她一手轻抚上脸侧,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手一拉,面纱滑落,容颜跃入冷绝辰那幽深的目光之中,也在见到她容颜的那一刻,他眼中浮现了失望的神色,同一时间,那面纱再度的被戴了回去,快得如一阵风一样。

    “今日打扰了,改日我定当命人送上礼物。”他开口说着,看了她一眼后,便转身往外走去,连多坐一会也没有。

    子情目光轻闪,面纱下好看的唇角微微扬起,手一弹,一颗药丸落在雪衣的手中,同时开口说:“送冷公子出梅林。”

    “是!”雪衣应声,拿着药丸随着那冷绝辰走了出去,来到外面,便对他说:“冷公子,请上小船。”

    冷绝辰看了那停下底下的小船一眼,便跃了下去,稳稳的落在上面,雪衣也跟着跃下,送他出了梅林后,这才把手中的药丸拿给他:“冷公子,这是解药。”

    他看了看那颗小小的药丸,伸手接过丢进嘴口,这才转身离去。毒医,竟然不是她?那她会去哪?他应该往哪里去找她?

    直到他离开湖心小筑后,子情和子青这才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他们两人身上的衣服和易过的容,紫衣不由惊叹着:“哇!小姐,你穿了黑色的衣裙简直就像变了个人一样,还有他,不止是容貌变了,就连气势也变得不一样了,难怪他刚才没有看出来。”

    “原来小姐让我们准备的这些衣服就是为了主这样用的,我现在总算是知道了。”红衣笑盈盈的说着,一边看着他们两人说:“果然是衣服不一样了,人也变得不一样了。”

    “子青,你穿了这身锦衣,比你穿的那素衣好看多了,就像是哪个大家族的少爷一样,眼神的气势都变了,真厉害啊!”红衣凑近子青的身边笑说着,谁知她这才一夸他,下一刻他就现出原形了。

    “呵呵,哪里,子情让我换这套衣服,还叫我要壮大着胆子看着冷绝辰,你们别看我刚才说得有模有样的,我都紧张得手心冒汗了,就生怕他会认出我来,还好子情的易容术厉害。”他讪讪的笑着,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又变回了那憨厚的神色。

    “他不是容易应付的人,如果没有让他确认两人不是同一人的话,他还会再来的,不过今日之后,我想他应该不会再觉得毒医就是我了。”子怀轻声说着,只是,目光看向了那梅花林时,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幽光。

    他,到底为了什么这般执着?如果一直没找到她,他是否会一直找下去?

    收回思绪,整了整心神,便对几人说:“我打算明日起程回碧落山庄,从这里去碧落山庄的话,少说也要好几天的时间,青衣先去准备马车,我们明日就回去。”

    “是。”青衣应了一声,唤出了她的飞行幻兽出了梅林。

    “小姐,你一定要有时间就回来看我们,要不然我们一定会很想你的。”红衣挽着她的衣袖说着,一听到她们要离开了,心里很是不舍。

    “嗯,我会的。”子情轻轻的应了一声,柔和的目光落在她们几人的身上。她们与她,虽然说是主仆,但实则跟姐妹没什么两样,与她们分开,心底也着实是不舍。

    “小姐,你放心吧!我和红衣会守护好我们的家的,我们会一直在这里等你们回来。”雪衣轻声说着,温柔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嗯。”子情轻声应着,看着她们几人浅浅的笑了。

    次日,一辆普通的马车缓缓的走在山道上,驾车的是一身朴实素衣的子青,而马车里坐着的,则是子情和青衣以及紫衣三人。

    “小姐,我们这样突然就去碧落山庄,那庄主会不会把我们赶出来的啊?”紫衣眨着漂亮的大眼睛问着,看着那倚着窗口的主子,一脸的好奇。小姐也十年没回家了,就这样回去,他们会认得她吗?

    “你这脑袋,想的是什么呢?”子情失笑的说着,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笑说:“不过你们不要忘记了,到了山庄后,收起你们的实力品阶,不要让人看出你们的实力来。”

    “小姐放心,我和紫衣已经把小姐教的口诀背熟,隐藏实力绝不会让人发现的。”青衣开口说着。

    “嗯,那就好。”她轻声说着,又道:“回到家中,你们无需听从任何人的命令,除了见我爹爹要行礼之外,其他的都可以无视。”

    家,她终于要回去了,只是,等着她的,又会是什么呢?

    伸出纤长白皙的手挑开了车帘,看着那外面的天空,不由在心底轻声说着:娘亲,墨墨要回家了,娘亲,你在天上看着吗?娘亲,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我们的家的,不会让别人破坏了我们的家,一定不会……

    然,此时的雪柔,却是比武盛会结束后就往天山而去,她要去那里寻找记忆,寻找她所熟悉的人……

    而因子情的消失,雷战祈和霍逸两人皆和辰一样,几乎找得捉狂,寻遍了一切她有可能会去的地方,却还是没有她的踪影,而就连她的师傅,竟然也是不知她的去处,找了好些天皆没有她的消息,他们渐渐的也放弃了,因为他们知道,她是有心要避开他们,若不知,就不会只带走了子青,而对他们却是连一句话也没有留下,只是让他们惊讶的,竟然是她连冷绝辰也没告知……

    青山之中,凌峰山里,子砚不知怎么的,又走到了子情的小屋那里去,推开她的小屋,里面却是空无一人,四天了,已经失去她的消息四天了,所有的人都在找她,但是却没人找得到她。

    她在比武盛会扬名天下,大陆上的家族和门派皆想要拉拢她,想要知道她到底是哪个家族的子弟?但,众人皆寻不到她的踪影,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是,他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在临走的时候替他解毒了五年前种下的毒,这五年来他一直跟在他的身边,本以为还会再跟在她的身边五年,却不想,她根本不希罕他当她的护卫,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被她丢下了……

    几日后,当子情他们的马车缓缓的来到了碧落山庄的大门口时,驾车的子青这才勒紧了马绳停了下来,第一次来到这碧落山庄,他抬头看了一眼那气派的大门一眼,这才回过头对马车里的几人说:“到了。”

    马车里的几人听到子青的声音,青衣和紫衣率先从里面走了出来,跃下了马车,这才掀起了车帘对里面的子情说:“小姐,到了,下来吧!”

    马车里,一身湖绿色轻纱着身的子情戴上了面纱,这才从里面走了出来,搭着青衣的手,下了马车,十年后的再次回来,心头激动万分,看着那既熟悉又陌生的气派大门,看着碧落山庄的几个大字,心,轻轻的颤抖着。

    回家了,她终于回家了,这里,有她儿时的欢乐,有她熟悉的气息,有她娘亲的影子,这里,是她的家,是她心里一直的渴望,十年了,她终于回来了……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