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44.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攀亲戚
    听到声音,她回头轻声说着:“都坐吧!”自跟她回了碧落山庄,子青用回了他的本名陆峭,也跟紫衣她们一样称她为小姐,帮他易了个容,现在的他,说是雷战祈他们在他面前估计也认不出他来。

    “这是在碧落山庄,这样不合规距。”陆峭说着并没开坐下。

    “是啊小姐,我们总不能一直没规距的。”紫衣也笑盈盈的开口说着。

    闻言,墨墨浅浅一笑,对他们说:“在我的院子里,没那么多的规距,都坐吧!”

    三人相视了一眼,这才点了点头,走上前在桌边坐下。见他们三人都坐下了,她这才说:“今天刚回来,就先休息一下,明日,陆峭你跟在我父亲的身边熟悉一下府里的状况,青衣和紫衣就留在我身边侍候着。”

    “好。”陆峭点了点头,说:“那我明日就开始跟在庄主的身边,熟悉一下庄里的事情。”

    她点点头,又对身边的两人说:“你们两人与我一个院子,这院子里还有几间房,呆会你们自己挑两间。”

    两人点了点头,紫衣便笑盈盈的说:“小姐,现在还早,我们陪你去外面走走怎么样?”这碧落山庄很大,她们还没完全熟悉这里的路线,要是不多走动走动,若没人带领,有可能会找不到回来的路线的。

    “也好。”墨墨轻应了一声,便从桌边站了起来,对她们笑说:“虽然我十年没回来,不过对这里却是很熟悉的,我带你们熟悉一下碧落山庄。”

    “好。”三人应着,便与她一同往外走去。

    另一边,本想着回院子里换一套干净的衣服再去看墨墨姐姐的,但谁知他们两人衣服才一换好,正打算悄悄溜出门,却被他们娘亲唤住了,听到那带着冷意的声音,两人同时身体一僵。

    “你们两个鬼鬼崇崇的要干什么去?”林婉倩目光一眯,盯着那两个无端换上干净衣服的成儿和双儿两人。

    两人慢慢的回过身来,看着那站在门口处的她,怯怯的说:“娘亲,我、我们……我们听说墨墨姐姐回来了,想、想去看看墨墨姐姐……”说着,怕被她骂,连忙低下了头。

    林婉倩一听这话,目光中掠过一道精光,突然神色一变,像一个慈母一样的换上了笑脸,笑着走向了他们两人:“原来是这事啊!瞧你们两个,这是好事啊!她是你们的姐姐,你们去见她是应该的,怎么一副生怕我生气的样子?”

    听着她一反常态的话语,两人心底有些不安,他们娘亲从来不会这样和颜悦色的和他们说话的,除非是有什么事情要让他们去做,她现在这样说,难道又在打什么主意?两人心底想着,却不敢问出来,生怕自己一个说错话,又会被她打。

    “来,衣服要穿整齐一点,不可让你姐姐笑话了,见了你墨墨姐,一定要让她能喜欢你们,你们要多问问她这些年过得好不好?怎么会这么久才回来,知道吗?”林婉倩边叮嘱着边帮他们整理着衣服。

    而成儿和双儿一动也不敢动的站在,看着近在眼前的娘亲,虽然说是他们最亲近的人,却让他们感觉那样的陌生,他们已经九岁了,并不是无知的孝,虽然不知他们娘亲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但是,她的话,却让他们觉得不安。

    “好了,快去吧!不用那么快回来的,你们可以在她那里多玩一会。”林婉倩对着他们两人说着,示意他们两人快点去。

    “喔,好。”两人点了点头,这才往外走去,一边走,不时的回头看了看那站在院子门口处对着他们笑的娘亲。

    当两人离院子远一点时,双儿拉了拉成儿的衣袖说:“成儿,你说娘亲她想干什么?”他们娘亲那样反常的行为,让他们心底有着一丝的害怕,虽然他们也希望墨墨姐可以喜欢他们,但是,这话从他们娘亲口中说出来,总觉得有几分不对劲。

    “双儿,我不想去见墨墨姐姐了。”成儿突然走着走着就停了下来,微垂着头说着。

    “你也觉得娘亲很奇怪是不是?”双儿问着,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嗯。”成儿点了点头,说:“虽然我不知道娘亲到底想干什么,但是,我不想墨墨姐姐也像爹爹那样讨厌我们,双儿,我们不要去见墨墨姐姐好不好?”

    双儿想了想,脑海里灵光一闪,便说:“那我们去看庄里的护卫们练武,等天晚一点我们再回去,娘亲要是问起了,我们就说在墨墨姐姐那里玩了,这样娘亲就不会打我们了,你说好不好?”

    听到这话,成儿欣喜的点了点头,应道:“嗯c,我想去看他们练武。”爹爹没让人教他们学武功,娘亲也没教他们学武,他们只能偷偷的看护卫们练武,然后自己再去后山练习,虽然他们只懂得几下三脚猫功夫,但是他们学得很开心。

    “那我们走吧!”双儿也跟着扬起了笑容,牵着他的手往练武场走去。

    在他们两人走后,站在假山后面的墨墨和青衣几人这才走了出来,看着那两个走近了的孝,她目光轻轻一闪,清幽的眼眸中浮现一抺深思,看着那两个瘦弱的身影,心下有几分的复杂。

    那两个就是有一半她爹爹血脉的孩子?没想到他们会无意间在这里撞到他们,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只是,他们是那个林婉倩的孩子……

    “小姐,这两个就是那个林婉倩生的孩子,两人的容貌一模一样,一个叫成儿,一个叫双儿,先前在侧厅中吃饭的时候,我跟几个丫环聊了会,庄主不待见他们,他们在这碧落山庄里是没有进祠堂的,所以不能算是碧落山庄的主子,不过底下的护卫丫环们,有的叫他们两人小少爷和小小姐,也有的叫他们的名字。”

    紫衣把她探听到的消息告诉她,目光朝那已经走远的两抺身影瞥了一眼,又道:“我还听那些丫环们说,那个林婉倩对他们似乎不是很好,动不动就会打骂他们。”这一点她就不解了,既然是她生的,她干嘛不疼她的孩子?

    “听他们的话,总觉得那个林婉倩有些古怪。”陆峭开口说着,微拧了一下眉头,眼中一片沉思。

    墨清姿唇角轻扬,回过头来对他说:“你跟在我爹爹身边时,顺便查一下,这个林婉倩的来历,我要知道她的底细到底是什么。”

    “嗯,好。”陆峭点了点头。

    “我们到前面的亭子去坐会吧!那里可以看到周围的景色,很迷人的。”她轻声说着,带着他们几人往不远处的小亭走去。

    而另一边,来到练武场的成双两人脚下垫着石头趴在那墙上看着。这个练武场是露天的,周围的墙高两米,这个专门给碧落山庄里的护卫们练武用的,练武重地,闲人莫进,所以这成儿和双儿两人没人庄主的命令,是进不去的,练武场里的人知道他们两人总会趴在那墙头上看着,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没去理会他们,在他们心里,对他们两个还是会生出一丝同情心的。

    “成儿,你看,那边那护卫练的,就是你昨天学的那一招,不过你打得没人家好,他一拳挥出是带出风声的,那力道一定很强。”双儿小声的说着,一双眼睛紧盯着那里面的护卫瞧着。

    “他们有修炼那个心法的,所以有内劲,我们又没有心法可以修炼,当然打不出风声了。”成儿说着,语气中有着难掩的羡慕。

    “要是爹爹肯让我们和他们一起练武就好了。”双儿也开口说着,趴在墙头上看着。

    当天色渐渐暗下来时,他们两人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了院子中,本想悄悄的回他们的房间的,谁知才一进院子,就被唤住了。

    “成儿双儿,你们回来了?今天出去了这么久,怎么样?可有见到你墨墨姐姐?”林婉倩从房中走了出来,脸上带着笑容的看着他们两人。

    闻言,两人相视了一眼,有些紧张的点了点头说:“有、有。”放在身后的小手,紧张得拧成了拳头,生怕自己的说谎被他们娘亲知道了。

    那个墨清姿真的见他们了?林婉倩心念一动,便笑着问:“哦?那她跟你们聊什么了?”

    “墨墨姐姐跟我们聊了很多,她、她……”成儿紧张又不安的说着,看着他们娘亲那张带笑的脸,不由说不下去了。

    “她怎么样?聊了什么啊?说给娘亲听听。”林婉倩笑着问,那模样,看起来就一温柔善良的慈母,只是,那张笑颜之下隐藏着怎么样的一个心态,那就不得而知了。

    旁边的双儿机灵的说:“娘亲,我们见到墨墨姐姐了,墨墨姐姐长得好美,跟天仙一样,笑起来很好看,她问了我们两人的名字,又拿糕点给我们吃,娘亲,墨墨姐姐很好人。”她说着,提起的心不敢放下,因为他们两人谁也没见过墨墨姐姐,只是听着丫环们说的,墨墨姐姐长得很美。

    闻言,林婉倩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她又问:“那,你们没问她这些人都是在哪里过的?”

    两人相视了一眼,垂低下了头说:“我们忘记问了。”他们连见都没见到,哪里会问这邪?

    “呵呵,好,既然她喜欢你们,那就好,其他的事情慢慢来,你们吃饭了没?我叫丫环给你们留了饭菜,你们呆会吃饱后早点休息,明天我亲自去谢谢她这么照顾你们。”林婉倩说着,便转身往房里走去,也不再看他们。

    听到她的话,两人又是惊又是喜,惊的是娘亲明天要亲自去见墨墨姐姐,那不就知道他们今天并没有见到她了?到时娘亲一定会很生气,一定又会打骂他们的,而喜的是,娘亲竟然会给他们留饭菜吃?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难道就因为她以为他们今天去了墨墨姐姐那里吗?可是,要是明天穿帮了,那,那怎么办?

    次日

    一身雪色轻纱着身的墨清姿坐在梳妆台前,紫衣在帮着梳着头发,这时,青衣从外面走了进来,说:“小姐,庄主说我们院子里侍候的人比较少,让管家带了十个过来,现在就在外面候着!”

    闻言,她轻应了一声说:“嗯,院子这么大,就只有我们三人是少了点,你们两个跟在我身边,可以进出内院,那就再挑几个在外院清扫什么的就好。”说着,看了铜镜里的她,见紫衣已经帮她梳好了头发,便站起来说:“出去看看。”

    她站起来,一转身,白色的衣裙轻轻的扬起一个优美的弧度,绝美的倾城容颜带着浅浅的笑意,柔和的目光褪去了以往的清冷淡漠,此时的她,婉约中带着优雅,纤弱中却又带着从容,少了淡漠气息的她,如同变了一个人似的,一股温婉纤弱的气息弥漫在她的周身之边,与之前的她,完全判若两人。

    当她走出房门,站在院子里的婢女们眼中皆闪过惊艳的神色,怔怔的看着那美得如天仙一般的人儿,那,就是她们碧落山庄的大小姐墨清姿?好美!她们从没见过一个这么美的人……

    只见她眉若远山眼若星辰,瑶鼻高挺樱唇不点而朱,精致的五官配上那如同上天精雕细刻而成的轮廓,好看的唇边带着似有若无的浅笑,浑身散发着一股婉约的美,美得如同仙子一般,高贵圣洁而不可攀……

    她,一身白色衣裙着身,曼妙而迷人的身影散发着一股优雅的气息,轻纱般的裙摆随着她的走动而轻轻的摇动着,如同仙子踏风从天上而来,来到她们前面时,这才停下了脚步,也在这时,众名婢女猛然惊醒,察觉到自己的失神,连忙垂低下了头。

    看着面前的十名婢女,一个眼神过去,紫衣会意的走上前:“把你们的头抬起来。”

    听到紫衣的声音,十名婢女这才抬起了头,她们来时就听管家说过,大小姐身边有两位姑娘,一位是青衣一位是紫衣,虽然说是大小姐的贴身婢女,不过据说与大小姐感情很好,让她们不可得罪了。

    清幽的目光从面前十名少女的脸上扫过,最后,她伸手点出了几个人,轻声对管家说:“管家,我就要这几个了,其他的你带走吧!”

    见她只挑了四个人,管家不禁开口说:“小姐,你这院子这么大,只有她们四个会不会太少了?要不要再多挑两个?”庄主还让他把这十人都送小姐这里的,现在小姐才逃了四个,好像,有点少了。

    她浅浅一笑,迷人的笑容灼了众人的眼,只听她轻声说:“我的身边有青衣和紫衣就行了,她们几个,就留在外院里做些锁碎的事情,再说,有了这四人已经可以了,人太多了反而不好。”

    “好,那我把剩下的带回去。”管家笑呵呵的说着,又对那几个被挑中的婢女说:“从开始,你们要好好的侍候小姐,知道吗?”

    “是。”四名婢女轻声应着,再一转身,对着墨清姿行了一礼:“奴婢往后一定好生侍候小姐。”

    “嗯,起来吧!”她轻声应着,便问管家:“管家,我爹爹呢?”

    “庄主在书房里,他正打算找个机会让小姐见一见咱们庄里的暗影,小姐现在回来了,暗影们可都也得称小姐为主子的。”管家说着,又道:“小姐,今天绣娘会来给小姐订做衣裙,珍品钗也会命人送来手饰之类的东西,庄主让小姐尽量的挑,喜欢的就全收下。”

    “嗯,我知道了。”她浅浅的笑着。

    “那我下去了。”管家说着,在她的点头之下,这才带着剩下的婢女们离开。

    墨清姿看了几名小丫环一眼,这才问:“你们叫什么?”这几人看起来都是比较机灵的,院子这么大,让她们帮着青衣和紫衣,两人也不会那么累。

    四人相视了一眼,其中一人恭敬的开口说:“小姐,管家说如果奴婢们能被小姐挑上,那就请小姐为奴婢们重新命名。”她们没想到在十人当中,她们几人能被小姐挑上,能跟在这么美的小姐身边,她们心下也开心着。

    闻言,她看了她们几人一眼,想了一下便说:“你们四人,就叫春兰夏荷秋意冬雪吧!”

    “谢小姐赐名。”几人欣喜的行了一礼,脸上皆带着开心的笑意。

    “内院有青衣和紫衣,你们就在外院侍候着,以后听从青衣和紫衣的话就好。”说着,她对一旁的青衣说:“你安排一下她们。”

    “见过青衣姑娘和紫衣姑娘。”几人向她们两人行了一礼。

    “嗯,你们随我来这边,我告诉你们要注意些什么。”青衣说着,带着几人到另一边去,交待她们几人一些平常要做的事情,以及要注意的事。

    紫衣走上前,笑盈盈的说:“小姐,你今天早上想吃什么?我让人给你做性的。”

    “随便,早点清淡一些好,不要准备太多了,我吃不完的。”她轻声说着,在桌边坐下。

    紫衣帮她倒了杯水,递给她,笑盈盈的说:“那我让人熬些粥好了,小姐你先在这里等等,我去去就来。”她说着,就要往外走去。

    墨清姿看着她就要往外去,不由笑着开口说道:“你忘了院子里刚来了几人?随便叫一人去就好,不用你自己去。”

    听到这话,紫衣这才记起,笑盈盈的回过头来,对着她说:“小姐是怕我迷路了吗?呵呵,虽然庄里很大,但是迷路了我就叫人带我回来,很容易的。”说着,对着那几人中的一人喊着:“冬雪,你去交待厨房,让他们给小姐熬些粥。”

    “好,奴婢马上就去。”冬雪应着,轻快的往外面走去。

    “紫衣姑娘,绣娘和珍宝钗的人来了,要让他们进来吗?”站在院子处的秋意问着,看着那在外面的几人。

    紫衣闻言,便走上前去,打量了那候在院子外面的人一眼,便说:“你们进来吧!”说着,便领着他们往里面而去。

    低着头随着紫衣往里面走去的几人,当一看见那抺白色的身影时,眼中皆闪过惊艳的神色,那珍宝钗的老板迅速的回神,走上前向她行了一礼:“见过墨大小姐,我们奉庄主之命,拿了店了最上等的玉石饰品前来,请小姐挑选。”说着,他一个示意,让身后的人把东西端着的托盘端上,他取下上面的红布,让那一件件精致的饰品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墨清姿扫了那些饰品一眼,便开口说:“紫衣,你挑些留下吧!”说着,继续喝着她的水。

    “好。”紫衣应了一声,便上前一步,准备挑选。

    而那珍宝钗的老板听到这话,不由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她,又看了那那身着紫衣的姑娘,最后笑着对她说:“这位姑娘,请挑选。”昨日墨庄主让人叫他今日带着玉石金饰之类的东西来,说是墨家那已经死去的大小姐回来了,听得他是一愣一愣的,本来可以让底下的人前来的,不过他想着到底墨家大小姐还活着是不是真的?便亲自过来一趟,没想到还真的有这么个人,而这位墨家大小姐墨清姿,长得真是美如天仙,气质更是温婉迷人,当真是当见的贵族小姐。

    紫衣看了那些玉石一眼,挑了一些比较典雅大方的,金的一律看都没看一眼,多数挑了些碧玉和翡翠之类的东西。

    珍宝钗的老板见她挑的都是一些典雅贵气的东西,眼中不禁闪过赞赏之色,难怪墨家小姐会让她上来挑选,这小姑娘的眼光不错。

    “好了,就这些吧!”紫衣说着,目光扫了一眼那挑选出来玉石,貌似她挑了不少呢!

    “呵呵,好,好。”老板笑呵呵的说着,对她们说:“墨大小姐,那我就先退下了,以后若是想买玉石之类的饰品,也可以到我们珍宝钗的店面来,每个月我们都会有新的产品。”

    “嗯。”她轻声应着,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他一脸笑意的带着他的那几个人退了出去。

    “小姐,请来这边,让我可以为您量一下身。”

    墨清姿看了说话的妇人一眼,便起身走过去,双手张开,让她为她量身做衣裙。不一会,量好了身后,妇人又拿出了十几样丝绸样板来,递上前说:“小姐,这是我们店里最好的丝绸,您看看喜欢哪种颜色的。”

    “随便每一种做一套吧!”她只看了一眼,便开口说着。

    “好,那三日后我就把衣裙给小姐送来。”她笑颜逐开,没想到墨家大小姐这么好说话的,就算是一般的大家小姐,做个衣服不是要挑款式就是嫌衣料,像她这样随和的贵族小姐,还真的少见。

    秋意把妇人送出后,却见院子外来了让她意外的人,看了看那带着成儿和双儿两人来到院子外面的林婉倩,林婉倩在这庄里是个特殊的存在,底下的众人对她的称呼皆是林夫人,因为没有庄主的允许,所以大家都会在夫人前面加上她的姓。

    “林夫人,你这是?”秋意上前问着,目光在她和成双三人身上看了看。

    听到林夫人这三个字,林婉倩脸色略显难看,只有她院子里的几个奴婢,在她的命令之下才会对她简称夫人,而这庄里的其他人,一个个见了他不是无视就是以林夫人相称,她暗暗的咬了咬牙,扯出了一丝笑意的说:“我们听说大小姐回来了,怎么说都是住在一个庄里的,便想着过来向大小姐问安。”

    成儿和双儿两人跟在她的后面,略显紧张的垂低着头,怎么办?他们昨天没有来墨墨姐姐这里,如果等会娘亲知道了,回去之后我们又难逃一阵毒打了。想到这,不由摸了摸衣服下那泄没消去的瘀痕,想到那藤条打落在身上时的疼痛,身子不由微缩了一下。

    听到她的话,秋意轻声说:“那请林夫人稍等,奴婢进去通传一声。”说着,便转身往里面走去。

    “小姐,林夫人带着成儿和双儿两人来了,就在院子外面候着,小姐可要见她们?”秋意来到她院子里问着。

    坐在桌边把玩着那些玉石的墨清姿手微顿,抬起了清幽的目光说:“林婉倩?让她们进来吧!”

    “是。”秋意轻声应着,转身往外走去。

    “林夫人”秋意把她们三人请了进来。林婉倩跟在秋意的后面,心下愤然不已,这墨清姿好大的架势,连进她的院子都得通传,她今日倒要看看,这墨清姿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跟在林婉倩后面的成儿和双儿两人既是不安,又难掩好奇的打量着这从没进来过的院子,见这院子里周围种着美丽迷人的鲜花,精美的布置以及那清幽的景色,让他们心下叹为观止,这跟他们和娘亲所住的院子简直就是两个区别,难怪他们听说,碧落山庄除了爹爹的主院之外,就是墨墨姐姐的院子最好看了。

    边往里面走着,当看到那几抺美丽的身影时,两人眼中皆浮现了惊艳的目光,好美,那个穿着白色衣裙的,难道就是他们的墨墨姐姐了?原来丫环们真的没有说谎,墨墨姐姐真的美得跟天仙一样,就连她身边的几人也长得很好看。

    而当林婉倩见到了墨清姿,身为女人,她嫉妒着那样绝美的容颜,看到那张容颜,她可以想象那从没见过的雪柔是怎样的一个绝世美人,难怪那墨成轩这些年来对她一直念念不忘着。

    收起了心下的恨意与嫉妒,她如同一个娇柔的美妇人一般,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轻身向她行了一礼:“林氏见过大小姐。”如果不是她在这碧落山庄没有身份,她岂须向她行礼?可恨!

    “嗯。”墨清姿淡淡的应了一声,清幽的目光打量了她一下,便移开了眼,视线落在了那垂低着头站在一旁的成双两人身上停顿了一眼,便移开了,慢慢的敛下了眼眸,对着那林婉倩漫不经心的问道:“你就是林婉倩?来我的院子,有事吗?”

    闻言,林婉倩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明显的,从她的态度来看就是对她没有好感,而她一副纤柔的样子,神色平静,让她看不出她到底在想什么?当下,心思一转,便笑说:“大小姐十年未归,想必对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婉倩已经在碧落山庄中有十年之久,一直侍候在庄主身边,还为庄主生下了一双儿女。”说着,她推着一旁的成双两人上前:“这就是成儿和双儿两人,他们身上流着庄主的血,大小姐的弟妹。”

    听着她的话,青衣和紫衣两人鄙夷的瞥了她一眼,说是小姐的弟妹?这庄主都没承认的事情,这个女人不会想要从她们小姐这里下手吧?真当她们小姐是那样无知的人不成?昨天偶然间听了这两个孝的话,虽然觉得他们并不那么讨厌,但毕竟是那林婉倩生的孩子,想要小姐接纳他们,可没那么容易。

    她们跟在小姐身边多年,自是知道小姐对这事的态度,如果这个女人打算利用这两个孩子来让小姐接纳她们,那就真是打错主意了。

    墨清姿瞥了他们三人一眼,神色平静而淡雅,她不紧不慢的说着:“林夫人怕是说错了,我娘亲与我爹爹只生了我一人,我是独生子女,并无弟妹,而且,我爹爹也从没跟我提起过,我有弟妹之事,莫非这一大早的,林夫人带着他们两个来我这,就是为了说这事?”

    闻言,林婉倩脸色一僵,瞥了那垂低着头的两人一眼,又笑说:“虽然庄主没有让成儿和双儿入祠堂,不过他们是庄主的孩子,这一点是不用怀疑的,想必小姐回庄来,也有听说庄主并不待见他们,虽然他们是我生的,但是,身上流着庄主的血,也算得上是小姐的弟妹,而且我听成儿和双儿说,昨天来小姐这里了,小姐还很照顾他们,所以今日便带着他们过来问大小姐安好。”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