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45.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滴血验亲
    墨清姿瞥了林婉倩一眼,便把目光落在成双两人的身上,见他们垂低着头,似乎很是紧张不安,连看也不敢抬头看她一眼,眼角瞥见他们两人的衣袖处,那袖下的浅浅瘀痕,目光不由轻闪。

    “秋意,请林夫人回去休息,成儿双儿两人留下,我想跟他们聊聊。”她轻声说着,轻柔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却让成双两人惊愕的抬起了头,怔怔的看着她。

    林婉倩见她竟然如此的无视她的存在,脸色不禁有些难看,强忍着心下的不满,笑道:“呵呵,不用送了,那我就先因去了,成儿和双儿两人留在这里陪小姐说会话。”说着,回头过来对两人说:“你们两个,可要好好的听你墨墨姐姐的话,不可惹事生非,知道吗?”虽然脸上是笑意盈然,可那眼底的深处,却是掠过一丝对两人的厌恶。

    一直静立一旁的青衣,恰巧捕捉到她眼底掠过的那丝厌恶,目光不由一闪,眼中闪过深思。

    虽然她不卖她的帐,不过她若肯接纳成双两人,倒也不是一件坏事,至少,她可以从成儿双儿两人口中知道她的一切。

    “知道。”两人小声的应着,有些不安的低下了头。

    “那我就先回去了。”林婉倩说着,便转身往外走去。

    待她离开后,成儿和双儿两人这才忐忑不安的说:“墨墨姐,对不起。”他们不该没来这里却骗说有来的,现在被他们娘亲说出来了,墨墨姐是不是会讨厌他们?

    “过来吧!”她说着,示意两人走上前来。两人相视了一眼,这才小步的移走往前走去,来到她的面前站好。

    跟在墨墨的身边多时,不用她开口,紫衣也知道应该做什么。只见她走上前,卷起了两人的衣袖一看,见上面布满了一条条新旧的瘀痕,美目中不禁闪过一丝错愕之色,静静的退到一旁。

    墨墨看了他们两人的手一眼,便问:“你娘打的?”声音一落,清幽的目光在他们两人的身上。

    “嗯。”

    “她经常打你们?为了什么?”她又问着。

    “娘亲她、她……”两人吞吞吐吐的说着,不知该不该说。

    墨清姿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轻声说:“说吧!我只是想知道。”

    闻言,两人这才说:“娘亲心情不好就会打我们,我们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一直打我们,我们只知道,爹爹不喜欢我们,娘亲也不喜欢我们。”两人说着,怀着期待的神色看着她,小心翼翼的问:“墨墨姐,你也会讨厌我们吗?”

    “怀着心思和目的接近我的,我就会讨厌,你们是吗?”她不答反问着,清幽的目光落在他们两人的身上,静静的看着他们的神色。

    “我们没有!我们真的没有!”两人急急的说着,生怕被她误会了:“墨墨姐,真的,我们真的没有。”

    “那,呆会你们回去了,你娘亲问起,你们在这里跟我聊了什么?你们打算怎么回答?”她轻声问着,好看的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

    两人想了想,成儿便说:“墨墨姐问我们平时在庄里都做什么,然后我们就告诉她,我们经常去练武场看护卫们练武。”声音一落,小心翼翼的看着她问:“墨墨姐,这样说可以吗?”

    墨清姿浅浅一笑,并没有回答他们的话,而是对一旁的紫衣说:“紫衣,挑两样石玉送给他们两个。”

    “好。”紫衣笑盈盈的应着,上前挑了两枚款式一样的玉佩递给他们说:“来,拿着。”

    两人一见那玉佩,不由摇了摇头说:“这个太贵重了,我们、我们不敢要。”他们长这么大,都没戴过这些东西,要是弄丢了怎么办?

    “你们不是叫我墨墨姐吗?这个就送给你们当见面礼吧!”她轻声说着,又道:“有空也可以过来玩。”

    听到这话,两人眼睛一亮:“真的?”

    “嗯。”她轻声应着,虽然那林婉倩让她没好感,不过这两个孝倒不像她。

    两人接过玉佩,脸上堆满了笑的说:“谢谢墨墨姐。”太好了,墨墨姐让他们以后可也过来玩,那就是不讨厌他们了,真是太好了!他们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收到礼物,竟然是墨墨姐送的,呆会回院子里去,娘亲看到墨墨姐送他们的礼物,一定不会打他们了。

    “小姐,先吃些粥吧!凉了就不好吃了。”紫衣接过冬雪端上来的粥,放在桌面上笑盈盈的说着。

    “好。”墨清姿应了一声,示意她们把桌面上的玉石收起。

    “墨墨姐,那我们先回去了。”成双两人笑眯了一双眼,脸上尽是欣喜的笑容。

    “嗯。”她点了点头。见他们脚步轻快的往外走去,目光中不由划过一丝深思。

    示意秋意几人下去后,紫衣便走上前:“小姐,那林婉倩真不是人,竟然把自己的孩子打成那样,真是太狠心了,一点也不像孩子的娘亲。”

    墨靖姿目光轻闪,唇角轻轻的往上扬,轻声问:“青衣,你怎么看?”

    “我觉得有些奇怪。”青衣说着,冷漠的声音听不出起伏。

    “哦?怎么奇怪法?”

    “刚才在她对成双两人说话时,眼底掠过一丝厌恶的神色,那是一种打心底对两人产生的厌恶之情,这种目光出现在一个娘亲看自己孩子的身上,有些不太对劲。”青衣平淡的说着,她虽然少言,但是她会观色,那林婉倩对两个孩子的神色,让她心底有些起疑。

    墨清姿轻声问着,神色中透着一股漫不经心:“你在怀疑那成双两人不是她生的?还是在怀疑成双两人的身份来历?”这个林婉倩,虽然心机深,但却不善掩藏,对成双两人的打骂,可以说是整个碧落山庄里的人都知道,如果说她想以这个来引起她爹爹的注意,那不得不说,她的心确实是狠。

    “小姐怀疑他们两个不是庄主的孩子?”紫衣不由惊讶的眨了眨眼睛。

    “你们觉得他们两个哪点像我爹爹?”

    她轻声问着,一边摆弄着那桌面上的粥。她刚才细细的打量着他们两人,觉得他们两人的容貌没有一点是像她爹爹的,如果说话是她爹爹的孩子,那怎么说眉宇间也会有几分的神似,不过,在他们的身上,她却看不到一点相似的地方,而那林婉倩更是三句不离的说他们是他爹爹的骨肉,一直在强调着这一点,却不知,让她生出了几分的疑心。

    闻言,两人回想着他们的容貌,再与庄主的对比,确实是没有相像的地方,一个念头在心底浮起,青衣开口说着:“小姐,我让陆峭查一下当年的事情,让他把庄主如何遇到这个林婉倩的经过再重新调查一下,如果他们两个不是庄主的孩子,那,这个林婉倩就非常可疑!”

    “嗯,去吧!”她轻声应着,清幽的目光中闪过一丝幽光,如果真的不是,那,这个女人出现的时间,足以说明她与娘亲当年遇害一事一定有关!

    只是,这个女人在这里也有这么多年了,为何爹爹一直没有起疑?她一边想着,吃了几口后,便站起来说:“你们留在这里。”说着,便起身往外走去。

    青衣和紫衣两人相视了一眼,见她移步往外走去,便留在院子中,一边想着,小姐是想到什么了吗?

    墨清姿往主院走去,一路上见到她的侍卫和婢女们皆恭敬的向她行礼,不想进了主院没找到她爹爹,正好碰上了管家,便问:“管家,我爹爹呢?”

    “小姐,庄主在书房里。”

    “嗯,好。”她轻应了一声,便往书房走去。

    管家看了看她白色的身影,便也跟在她的后面往前走去。

    来到书房,见房门开着,她便走了进去,见陆峭站在他的身侧,而她爹爹则坐在书桌边,便朝陆峭点了点头,对着她爹爹轻唤了声:“爹爹。”

    “墨墨,是你啊!来,过来这边坐吧!”埋首在书桌上的墨成轩一见是她,便笑着招呼她过来一旁坐着。

    “陆峭,你帮我去外面守着,不要让人进来。”她对一旁的陆峭说着,声音一落,便见他点了点头,往外走去,连带的关上了房门。

    “墨墨,什么事?”墨成轩走了下来,来到她的面前问着。

    “爹爹,今天我见了成儿和双儿两人,以及那个林婉倩。”她轻声说着,见他听到这几人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他们去烦你?真是太不像话了!我等一下就下令,让他们不准再接近你!”在他看来,定是几人想要讨好她而去了她的院子,那个林婉倩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以前还不会这个样子,近年来,更是变得让他更加的厌恶。

    “不,爹爹,您先听我说。”她轻声说着:“今日见了他们两人,我心里有个怀疑,这个林婉倩当时进庄的时间,与当年我与娘亲遇害的时间,虽然相隔三个月,但是我总觉得像是有人刻意安排的,我怀疑那个林婉倩当年是刻意接近您的,也许,她与那当年那场袭杀的幕后人有关系,她在这庄里也有几年时间,难道爹爹就不曾怀疑过?”

    闻言,墨成轩微拧起眉说:“这个我当年也有怀疑,不过我派了人去查找她的底细,探查到的却是身家清白的女子,果真是如她所说,因为落难才流落街头的,于是我倒打消了怀疑,这些年她在这庄里也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我的精力也从没放在她的身上过,对她的事也不是很清楚。”

    “那成双两人呢?爹爹觉得,如果他们是您的孩子,他们怎么没有一点与您相像?刚才林婉倩去了我院子,一再的强调他们是爹爹的孩子,倒是让我有谐疑,他们不是爹爹的孩子,也许,爹爹当的,并没有做出对不起娘亲的事情。”她把她的猜想告诉了他,见他听到这话后,眼中涌上了惊喜的神色。

    “你说什么?也许我真的没有做出对不起你娘亲的事情?他们两个有可能不是我的孩子?”听到这话,他心头涌上了狂喜,因为一直对他们提不起喜欢,更是从没正眼看过他们一眼,自是不会去注意这些,虽然只是墨墨的猜测,但是,却叫他心头狂喜,这些人他一直觉得自己愧对柔儿,如果真的不是他的孩子,那该多好!

    见到他的神色,她轻轻一笑说:“爹爹,这还只是猜测,如果要证实,只要滴血验亲,自然一清二楚,不过这事在未能证实之前不能张扬。”从她怀疑开始,她就打定主意,要验成双两人是不是她爹爹的孩子,而这滴血验亲,是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前提是,不能打草惊蛇,如果真的不是,那她还要顺着这条线索追查下去,找出当年幕后之人,将他碎尸万段!以祭当年死去的众人!

    “好!那你安排,秘密的进行,如果真的不是,那林婉倩这个女人,我饶不了她!”墨成轩厉声说着,目光中迸射出一股寒光,突然感觉头又有些偏痛,不由微微皱了下眉头。

    “爹爹,您怎么了?”察觉到他的不对劲,她边防扶住了他关切的问着。

    墨成轩摆了摆手,说道:“没事,这只是老毛病。”声音一落笑了笑,示意她不要紧张。

    “来,我扶您坐下,把手伸出来我看看。”她说着,扶着他坐在一旁的座位上。

    “墨墨不用紧张,这只是老毛病,偶尔这头会偏疼,不过一会就好,没事的。”这头痛的毛病都跟了他好多年了,从起初的不习惯到现在的习以为常,他已经不把那当一回事了。

    “还是看看好,又用不了多久的时间。”她轻声说着,伸出手把上了他的手脉,仔细的倾听着,半响,没察觉出什么来,便问:“爹爹,您说这头总会偏疼,这大约有多久了?可有看大夫?”

    “从那年你们遇害后不久就会了,找了大夫看,大夫都说没什么事,我便也没再理会,以前一年也就痛个几次,不过这两年好像加重了,每个月都会痛上一次,有时还不止一次。”墨成轩说着,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眉宇间有着几分的疲惫。

    闻言,清幽的目光轻轻一闪,又问:“那爹爹,您有没感觉自己的身体有哪些不对劲的?”她看他揉的是左边的太阳穴,难道,是左脑?如果是左脑,那就不是没问题了。

    他想了想,便说:“有时似乎总是有些事情会不记得,人也容易累,一睡下去就像睡死了一样,警惕性比较低,墨墨,有什么问题吗?”

    听到这话,她目光轻轻一闪,眼中掠过一丝幽光,她站了起来,走到他的身边说:“我来帮你看一下头顶上的穴位。”希望她想的不是真的,要不然,那绝不会轻饶了那人!

    墨成轩点了点头,便由着她。因为知道她就是那闻名大陆的毒医,所以对她的医术他是很相信的,一般的大夫查不出的原因,也许她会查出来也不一定,而这头顶上的穴位,这些年来那些大夫们倒从没说起过,大部份的都是只为他把了把脉,说他是操劳过度才会头痛,让他多放松一下就会好,因此他自己也并没怎么把这事放在心上。

    墨墨一双手,仔细的在他头顶上寻找着,轻按着,检查着他头顶上的穴道,他爹爹正值壮年,又是白玄武尊级别的强者,不应该身体的条件那样差的,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她神色认真,纤细修长的手,一寸寸的从他的头顶上摸索着,当来到头顶上的百会穴时,感觉着手指下所摸到的似乎有什么东西似的,她手一顿,问道:“爹爹,这个地方头疼的时候会痛吗?”

    “会有点痛,那不是百会穴吗?有什么问题?”墨成轩问着。

    “这里面应该有银针。”她说着,松开了手,绝美的容颜上带着严肃的神色,以及一丝的担忧。

    “什么?这怎么可能?”他惊讶的说着,他从不知竟然有谁在他的头顶上扎了针,在百会穴上扎针,虽然不会立刻毙命,但是却会慢慢的死去,到底是谁下的手?竟然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出?

    她来到他的面前,神色凝重的说:“这针扎入头皮中,根本不容易找出,头皮长过针顶,那根针已经完全没入头里,无法取出,只能用玄气把它逼出。”真该死!到底是谁?竟然敢对她爹爹下这样的毒手!银针入头,若是再晚个一两年,她爹爹命在旦夕!

    “以玄气逼出,势必会耗了大量的玄气,而且想要在头顶上的银针,只怕也没那么容易。”他沉声说着,人的身体结构如此复杂,更何况是头部?她虽然是金玄武神,但是想要逼出他头顶深入皮肉里的银针,只怕不是简单的事。

    “爹爹放心,我一定会把银针逼出来的。”她坚定而冷静的说着,走到门口打开了书房的门,见管家也在门外候着,神色严肃的对陆峭和管家说:“好好守着门口,不要让打扰到我们。”

    管家和陆峭相视了一眼,点了点头应道:“是。”看小姐的神色,应该是出了什么事了,只是会是什么事呢?

    重新关上门,她走向她爹爹:“爹爹,我现在就帮您把银针逼出,停留在您头中多一刻,你就多一分的危险,相信我,我可以做到的!”

    “嗯,爹爹相信你。”

    墨成轩露出了一抺笑意,衣袍一拂,在书房的地面上席地而坐。她也跟着在地上盘膝坐下,运起了体内的玄气气息,两人的手掌相抵在一起,蓦然,一股金色的玄气顿时透过她的手掌心而流向他的体内。

    随着金色玄气的涌动,书房里的气息也一度的变得凝重起来,金色的玄气能量把他们两人的身影包围在一起,在他们两人的身上涌动着,墨清姿身上的金色玄气通过手掌而传送到墨成轩的体内,让他的身体也复上了一股金色的光芒,随着玄气的消耗与涌动,汗水从他们的额间一滴滴的渗出,滴落在地面上。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着,守在外面的两人看着书房里的金色光芒,陆峭是神色如常,而管家却是诧异的瞪大了眼睛,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他知道庄主是白玄武尊的强者,还没有到进阶为金玄武神,可这书房里的金色玄气是怎么回事?难道,难道是小姐?

    好在他早在小姐命他们守着时就已经让庄里的暗卫守着书院的四周,不让闲人靠近,否则是,看到这股金色的玄气光芒,定然吓死一大票的人。

    书房周围的暗卫们,看见那房里的金色光芒,一个个眼中皆浮现着震惊的神色,他们都守在这周围,自然知道刚才进了书房的,是他们的大小姐墨清姿,可是,看大小姐那副娇柔婉约的样子,怎么可能会是金玄武神?

    书房里,汗水一滴滴的从两人的额头渗出,滴落在地面,墨成轩的头顶在墨清姿的金色玄气之下,渐渐的冒上了一缕缕的白色轻烟,看到那股轻烟,墨清姿眼中幽光涌动,蓦然催动了体内的玄气气息,猛的用力汇入她爹爹的体内,再透过神识的探查,准确的找到了那根银针的所在,用力的一击。

    “噗!咻!”

    噗的一声,银针穿破了皮肉咻的一声猛的射出,因那股气流所蕴含着的暗劲而射在了房顶的横木上,入木三分只留一小截在外面。

    看到银针终于逼出,她暗暗的松了口气,轻呼了一声,收起了身上的玄气气息笑说:“爹爹,银针已经逼出,我再开些药让你调养一段时间,以后就不会再头痛了。”她真庆幸,当初跟爷爷学医毒,如果不然,她根本无法找出她爹爹头顶上的银针。

    “墨墨,你耗了那么多的玄气,身体一定也很虚弱,来,我扶你起来。”墨成轩说着,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扶起她。

    “我没事的,只要回去休息一会就可以了。”她轻声说着,在座位上坐下。墨成轩看了看她,便便对外唤了声:“陆峭,你进来。”

    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他推门而进:“庄主。”他唤着,目光却是落在墨清姿的身上,见她脸上略显疲惫,不由问:“小姐怎么了?”

    墨成轩看了看他,见管家也进来了,便说:“来来来,陆峭你扶她回去休息,管家,你让人给墨墨炖些补品,让她可以补补身子,好好休息一下。”

    “好。”陆峭应了一声,便上前扶起墨清姿:“小姐,我送你回去吧!”

    “嗯。”她轻声应了一声,冲着他绽开了一抺浅浅的笑容,转而对她爹爹说:“爹爹,那我先回去了。”

    “去吧c好休息一下。”他挥手示意着。

    陆峭扶着她回了院子,紫衣和青衣一见她出去了一趟回来整个人像是累成什么似的,不由紧张的迎了上来:“陆峭,小姐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陆峭说着,看着神色疲惫的墨墨,眼中有着担心。

    “没事,你们扶我进去休息一会就好了。”她轻声说着,对着他们几人笑了笑。不过就是耗了太多的玄气能量了,休息一下再吃颗药丸她就可以恢复了,这对她来说是没什么大碍的。

    “我们来吧!”紫衣说着,与青衣一同扶着她进了房间,而陆峭则站在院子里,不一会,见紫衣出来了,便对她说:“你们好好照顾她吧!我去看看庄主。”

    “嗯,不用担心,小姐吃了参丸,体力很快就会恢复的。”紫衣说着,送他离开外面后这才回来。

    另一边,找了这么久也找不到子情去了哪里的雷战祈,这一日坐在他的卧龙山庄中,一脸的沉思,猜想着她到底会去了哪里?该找的地方他都找了,就是没找到她的人影,就连冷绝辰和霍逸也都还在找她,连他们两人都找不到,她到底会去了哪?

    俊眉微拧着,深深的叹了一声,这时,一名美貌的女子端着茶水轻身走进了院子:“祈,喝杯茶吧!”娇柔的声音带着丝丝妩媚气息,只见她一身华丽的衣裙,身段玲珑有致,腰间束带把她的细腰束得不堪一握,每走一步,飘逸的衣袂随着轻轻拂动着,整个人散发着媚人的风情。

    她,是雷战祈的妾,名唤柳媚儿,是在他三位妾室当中,最得他喜欢的。

    “嗯。”雷战祈看了她一眼,在见到那眉宇间与子情有几分相似的柳媚儿时,伸手把她手里端着的茶放在桌面上,再一拉,把她往自己的怀里带。

    柳媚儿顺势的一个旋身,从在他的大腿上,娇柔的身体倚入了他的怀里,娇媚的声音带着丝丝的妖媚之意,轻轻的说着:“祈,是不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雷战祈只是静静的看着她,伸手抚着眼也美艳的容颜,最后落在了她的眉宇间,这里,有三分像子情,当初,他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留了她在他的身边,几近痴迷的轻抚着她的眉,突然俯身吻上了那张娇艳的红唇。

    柳媚儿两条柔软无骨的手顺势的缠上了他的脖子,把自己丰满的身体压向了他的胸膛,享受般的与他缠绵热吻着,雷战祈一个热吻顺势而下,吻上了她那雪白性感的颈部,留连在她的胸前,一双大手指在她的身上揉挰着,院子里除了他们两人略显沉重的鼻息声之外,就只有那柳媚儿低低的轻吟声……

    这时,一个不识趣的护卫突然出现在院子门口,见到院子里的一幕时,连忙低下了头,沉声说:“少主,庄主有请。”

    听到这声音,雷战祈这才放开了怀里娇喘连连的女人,看也没看一眼的推开了她:“知道了。”略显沙哑的声音一落下,人也随着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早就习惯了他时而热情时而冷漠的柳媚儿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裙,看了那已经走出院子的男人一眼,轻抚了自己那红肿的嘴唇,妩媚的勾唇一笑。

    来到大堂中,雷战祈走了进去,见大厅中别无他人,只有身着锦袍的父亲坐在主位上,手里似乎拿着什么在看着,他走上前,便唤了声:“爹,您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说着,走到一旁的座位最前方的一个位置上坐下。

    “是有一件事要跟你说一下,碧落山庄的庄主派人来通知,那原本以为已经死了十年的墨家大小姐墨清姿,当年被人救下了,竟然没有死,如今已经回到碧落山庄有些时日了,墨庄主请几大世家的人到时去碧落山庄,对外宣布墨家大小姐回来了。”

    闻言,雷战祈目光一闪,想了想,说道:“那墨清姿当年不是说已经死了吗?怎么又会活过来了?如果活着,又怎么这么些年都没有回来?”

    “这事我问了一下那个来送信的人,他说,墨家小姐说当年被一农家人救下后,却因受了剌激而失去了记忆,直到了最近才想起来,便寻着回来了,至于到底是怎么样,这个还得到时问问墨庄主才知道,不过爹叫你来,是有另外一件事要跟你说的。”

    听着他爹的话,雷战祈眼中闪过深思,那墨家大小姐在这个时候回家,未免也与子情消失的时间也太巧合了点,这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呢?不行!就算是只有一丝的希望,他也要去看看,那个众人都以为死了十年的墨家大小姐墨清姿,会不会就是子情呢?

    想到有这么个可能,他心里不由浮上了一丝的激动,找了好些天都没找到她,会不会是她呢?子情,会不会是你呢?

    “战祈?你可有在听?”见他似乎走神了,雷庄主又唤了一声,有些奇怪的看着他,想什么想这么入神?连与他说话也会走神?

    听到他爹的声音,他回过神来,沉声问:“爹,你说有另一件事要对我说,是什么事呢?”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