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48.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她的决定
    也在同时,雷战祈抱拳一拱手,沉声说道:“今日退婚之事,是我的不对,不过,还请墨小姐成全。”

    闻言,她缓缓的抬起了眼眸,绝美的容颜平静而带着温婉,清幽的目光看了身边的爹爹一眼,便落在了面前的雷战祈身上,好看的唇边轻轻扬起了一抺浅浅的笑意,轻柔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雷世伯所说的婚事,其实我也是今日才知道,就如同雷公子所言,那只是十几年前的婚约,是父母的意思,却并不是你我自己的意愿。”

    她的声音,不紧不慢,却有着一股让人心定神安的宁静,绝美的容颜上带着浅浅的笑容,神态温婉而柔和,她目光深处微闪过一道亮光,清澈的眼眸对上了他深邃的黑瞳,看着他那认真而正色的神色,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轻柔的声音又再一次的传出:“不过我还想再问一声,雷公子确定要把信物归还吗?”

    听到她的话,霍逸几人眼中掠过一道精光,这个墨家小姐,看来似乎并不是表面的那般简单。虽然说在实力的相比之下,名誉什么的并没被众人放在眼里,但是她的从容,她的悠哉,她的优雅,却是从骨子里透出来,她的再一次问话,让人莫名的觉得,如果雷战祈真的退还了信物,那,将来他一定会追悔莫及!

    几大家主的目光也都落在两人的身上,他们都是有地位有身份的人,其实这样的婚约,虽然说是先行定下的,但确实如他们所言,是父母定下的,并不是他们的意愿,如果他们双方皆是普通人家的子女,那么,一般来说今晚这一幕是不会出现的,但,他们皆不是一般的人,他们有他们独立的思想,有他们自己的处事能力,有他们自己的意愿,他们敢做敢为,敢顺从着自己的心走,世俗什么的,在他们这些人的眼中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所以,既然两人都这么说,那,他们无论做出怎么样的决定,他们都是会支持的。

    “请墨小姐成全!”

    雷战祈再一次的把话说出来,目光落在她绝美的容颜上时微微的一闪。她的美不用质疑,她的美让人初见那一刻忍不揍有惊艳的神色,但是,她,终究不是子情,虽然子情未必就会爱上他,但是,哪但只有一丝的机会,他也希望他还有追求的权力,而这正妻之位,便是他所能给予的,也是难为她保留着的,哪怕,到最后她还是选择了别人……

    闻言,她轻轻的扬起了唇角,轻柔的声音缓缓的从她的口中而出:“好。”

    轻轻的一个好字,让在这一刻改变了很多的事情,当这个字从她的口中说出起,她就没有了与他的婚约,没有了情感的束缚,而他,雷战祈,也将在日后为了今夜的决定而后悔终生……

    她收起了那枚玉佩,一边轻声对她爹爹说:“爹爹,虽然这婚约是当年娘亲所订下的,但是,从现在起,我与他的婚约将作罢了。”

    “嗯,好。”墨成轩点了点头,对她说:“那玉佩是一对的,当年我送给你娘亲的,后来因为这婚约,我们就把这玉佩一枚放在我们这里,一枚给了雷家,现在拿回来了,等以后你遇到心系之人,就把那玉佩送出去吧!”

    她轻轻的点了点头,轻身站了起来轻声说:“也请在坐的众位做个见证,虽然婚约作罢,不过这并不会影响到我们两家的交情。”

    “呵呵呵,好!墨兄,你养了个好女儿啊!这等胸襟就是男子也比不上,世侄女,这是我的儿子,霍逸,不是我自夸,我这儿子相貌实力什么的都是一流的,你……”霍堡主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世侄女,他家霍逸是不错,不过我家少翊也是少有的好男儿,你要是看得上我家少翊,我马上让他上门提亲来,说真的,我还真是越看你越觉得喜欢,要是你能当我洛家的儿媳,那可就是我们家天大的福份了。”洛堡主笑呵呵的说着,不忙着推销自己的儿子。

    而被点到名当东西一样的推销着的霍逸和洛少翊则无奈的相视了一眼,对于他们的父亲,他们是习惯了,只是没想到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他们当物品一样争着推销,他们又不是愁着没女人喜欢,用不用这样把他们推销着出去?再说,那墨清姿明显的并没把他们看在眼里,一般女子见到他们眼中会冒着羞涩之情,而她却是一片的清澈的坦荡荡。

    “扑哧!”

    站在墨清姿身后的紫衣忍俊不住的笑出了声,好笑的看着那两个出色的男子竟然被着急的推出来,而他们那略显尴尬的脸色更是让人见了忍不住的想要发笑。

    就是随便往大街上一站,也会有女子对他们投怀送抱的人,竟然会被他们的老爹这样急急的推出,不过说真的也是,她们小姐,长得又美又优雅,实力又强性格又好,他们谁要是能娶到她,那是他们的福气,不过就她来看,他们几个虽然卓绝,却还是比不是暗城少主冷绝辰,似乎,也只有暗城的少主才配得上她们家小姐呢!

    “世伯,我才回家没多久,还想陪伴在爹爹身边,不急着嫁人,几位世伯和公子尽兴的喝酒吧!我不胜酒力,先回去休息了。”墨清姿轻声说着,带笑的容颜以及她那优雅而从容的神态,再一次的博得了在场众人的好感。

    身为强者,能让他们另眼相看的只有比他们实力强的人,而她,一个弱女子,虽然身上一点玄气气息也没有,但是那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优雅与从容,却是让人觉得她是那样的高贵,那样的典雅,无论是气质还是神态,她,都不输给任何一家的大家千金。

    众人心底想着,不由为雷战祈今日的退婚而觉得惋惜,这样美好的一位女子,就这样被他推开了,将来,也许他会知道,他今日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

    “来来来,大家继续喝酒,我们再继续聊。”墨成轩笑说着,举着酒杯示意众人再饮。而同时,清姿在青衣与紫衣的陪同之下,移步往回而去。

    雷战祈看着她离去的身影,总觉得有那么几分的熟悉,摇了摇头,暗想,也许是他喝多了,错把她的身影与子情的身影叠在一起了。只不过,这个墨清姿,倒是特别,婚约被毁,她竟然也能如此的从容优雅,当真是个很不一般的人。

    同样的,当她转身离开时,霍逸看着她那优雅的背影,半眯着的桃花眼中不禁掠过一丝幽光,他怎么觉得她的背影与子情的有几分相像?可是,这不可能啊!

    “霍逸,看什么呢?”坐在他旁边的白云飞撞了他一下,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到墨清姿那消失在外面的身影。

    “没什么。”他收回目光轻抿了一口酒,香醇的酒入口中,却因心不在焉而品不出其中滋味,他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半眯着的桃花眼渐渐的染上了几分迷离之色,似醉非醉,更添了一股邪魅的妖孽气息。

    “小姐,刚才听到说你居然和那个雷战祈有婚约,我都吓了一跳,那个雷战祈虽然没有正妻,但是家里有好几个小妾了,那样的花心男人,可是嫁不得的,照我说啊!只有暗城的少主才配得上小姐。”紫衣跟在她的身边说着,想到刚才听到的话,真的是吓了她一跳,好在这婚约竟然解了,呵呵,太好了,她还是看好暗城少主,也人有那样强大而尊贵的人才配得上她家小姐,而且,最重要的是,那暗城少主身边并没有女人,唯独对她们家小姐最是特别了。

    “紫衣,小姐的事情,小姐自有主张。”青衣开口说着,示意她不要多言。对于小姐的事情她们还是少插手,而且,以小姐的性格,如果不是小姐喜欢的,她是不会轻易下嫁的,这根本不用她们担心。

    “我这不也是关心小姐嘛!”紫衣微嘟着唇说着。

    墨清姿浅浅一笑,轻声说:“这桩婚约是我从没想到的,原来当年我娘亲还为我订下了这样的一桩婚约,只是,命运作弄人,让我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心境不同了,见识也不同了,而想做的事情也不同了,今日这婚退得也让我意想不到,不过正好,如此一来,我倒不必因娘亲为我订下的这婚约而费神。”

    在听到与雷战祈竟然有婚约在身时,她的心头当即一提,道不清那心底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只知道闷闷不乐的,像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谁的事情似的,那一刻,她的脑海里浮现着他的身影,如果他知道她嫁了人,那,会如何?应该会很伤心吧……

    也正是这个念头在心底浮起,就算是当时雷战祈没有提出退了那婚事,她也会提出为,因为在那一瞬间,她突然明白了自己的心,自己心中的那个人,原来,是他,冷绝辰……

    她不希望他会因为她的嫁人而伤心,不想让他受到伤害,不想他独自一人孤独的在寒风呼啸的暗城山顶之上吹着寒风,不想落下了他一人,不想让他孤单着,直到那一刻,她才明白,原来他一直在她的心中占有了很重要的地位,一个无人能取代的地位!

    明白了自己的心,豁然开朗起来,这些日子因为那日的不辞而别而产生的内疚感,以及自己总是对他的拒绝,疏离,在这一刻,终于慢慢的放开了,她清楚了自己的心,清楚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等她找出了当年的那幕后之人后,一定会亲自告诉他,他,原来在不知何时起,就已经住进了她的心里……

    好看的唇角轻轻的上扬着,她好心情的微抬起头,看着那天上布满的点点星星,无声的在心底轻喃着:辰,他现在在做什么呢?那一天,他到底认出她来没有呢?

    与此同时,在神魔殿中,一袭白袍的冷绝辰手里拿着一坛酒,随意而散懒的倚在神魔殿的楼顶上,幽深的目光略显迷离的看着那天空中布满的点点繁星,一闪一闪的,是那样的耀眼,弯弯的银白色月牙斜斜的挂在夜空当中,天空,这样看起来是那样的宁静,那样的让人觉得舒适,在那无边无际的星空当中,他,变得何其渺小,仿佛一切皆不值得一提……

    手一扬,酒坛子一提,口微张,酒往口中倒去,洒落在了一大半的酒沾湿了他的衣襟,他抬起另一只手一擦,拭去了唇边的酒,把瓶子往一旁搁着,身体慢慢的站了起来,在那高处,他脚步虚浮的身影显得有形动,似乎没有站稳似的,时而往前倾去,险些从那高处摔了下来,却又似他脚下有着吸力似的,往前倾去的身影会渐渐的自己往回倒去。

    一直跟在他的身边不远处的追风看着又喝了酒的主子,眼中不禁闪过担忧之色,自那一天去了碧落山庄回来后,每当到了夜晚,主子就一直在这神魔殿的高处喝着酒,却又不让人靠近他,看着他那虚浮着的脚步,晃动着的身影,他都忍不住的担心着,从主子那迷离的目光可以看出,他应该是有点醉了,可却还在那高处那样的走动着,让人看起来想不担心都难。

    “子情,你的心里,当真没有我么?”他低低的呢喃着,迷离的目光看着那头顶上的弯月,因为迷离的目光,渐渐的那月牙之上似乎浮现了她的容颜,正对着他浅浅的笑着。

    蓦然,他抽出了缠在腰间的龙啸剑,凛冽的寒光在夜色中一闪而过,如同黑夜中闪过的一道闪电似的,修长的白色身影随着身影的晃动,手中的龙啸剑在空气中舞动着,看似招招随意,却剑剑蕴含杀机,看似简单易破,却叫人无从下手拆招。

    他的脚步虚晃不定,他的身影微晃似无法站稳,却又从未见过他倒下,手中龙啸在空气中划过,带起一股凛冽的寒光,丝丝骇人的气息从剑身之处迸射而出,透着强大的玄气气息,剑罡之气呼啸而起,随着龙啸剑的挥动,似有狂风在楼顶上呼啸着,久久没有停止……

    高楼之上,白色的身影如梦似幻,手中利剑飞袭而出,剑锋之中蕴含着丝丝杀机,诡异而高深莫测的剑法,舞得如行云流水一般的利落干脆,高楼之上,只有着骇人的剑罡之气在呼啸着,以及他那如鬼魅般的身影在夜色中移动着……

    另一处,一个散发着阴寒气息的地下城堡里,一身黑袍着身的冷厉辕坐在主位之上,这是地下城是他这些年一手一脚建立起来的城堡,这里有他培养的势力,有他的一切,在这里,他便是主人!所有人的都必须听从他的命令!

    倘大的一个城堡弥漫着一股阴森森的感觉,丝丝寒气在空气流窜着,这个地下城堡是建立在地底下的,因是在地下的缘故,气息本身就比地面上要阴森,再加上现在又是夜晚,那股寒就就更加的令人寒毛直竖了。

    周围的墙壁上点着一把把的火把,照亮了地下城堡的景色,也因火气燃烧的缘故,多了一丝丝的暖和,地下城的各处皆站着一名名身着黑色劲装的护卫,腰间佩带着佩剑,每一个人的神色中都透着一股阴狠的气息。

    坐在主位上的冷厉辕半眯着阴狠的目光,看着那底下跪着的黑衣人,阴沉着声音问:“你说什么?碧落山庄的大小姐墨清姿还活着?”他的手掌中,转动着两个鸡蛋大的黑色铁珠,听到这话时,手中转动着的动作微微一顿,眼中闪过一丝阴寒的光芒。

    “是,据回报,是这阵子才回碧落山庄的,潜伏在碧落山庄的人请示主人,我们下一步应该如何做?”黑衣人恭敬的问着,他一直低着头,不敢抬起来看那阴鸷着一张脸的主人一眼。

    闻言,冷厉辕的目光半眯,手中的铁珠又继续转动着,似乎在想着什么似的,问:“潜伏在碧落山庄的那个女人,似乎也有好些年了,这么久的时间却拿不以凌天心法,你传话给她,半个月内若是还没消息,那她也没有必要再留在这个世上了!”阴狠的声音低低的说着,带着一骇人的杀意,似乎人命在他的眼中,如同蝼蚁一般,想要扼杀就扼杀!

    “是!”黑衣人恭敬的应了一声,迅速的往外而去。

    “碧落山庄墨清姿?原来当年竟然没有死,看来,她的命还真是大。”他阴测测的勾起唇角,阴狠的目光中闪过一抺阴寒的光芒,诡异的低低笑声在这大殿中传起,一声声的回荡着,令人寒毛直坚心底发寒。

    次日,一身白色衣裙的雪柔走在天山之中,绝色的容颜与那头丝滑的银发,引来了无数天山弟子们的好奇与诧异,众人看着她在天山中走动着,却没人敢上前去与她攀话,因为是她身上散发着一股强者的气息,他们不敢随意与她交谈。

    “那个女人是谁啊?她好像不是我们天山的人,怎么到天山这里来了?”

    “就是,不过看她的样子,应该也有三十左右了吧?长得还真美,还有那头雪白的发丝,真是很特别。”

    “她的容颜很年纪,怎么却有一头银发呢?真是奇怪。”

    众弟子们等她走远了,这才小声的议论着。而雪柔走在天山之中,看到的天山景色,却是熟悉中带着陌生,似乎有着什么被她遗忘了一样,想要仔细去想,却总是记不起来,只知道,这天山这里,有着她美好的回忆。

    “这位前辈,请问,天山山主在吗?”雪柔看见前面有一个六十几岁的老人蹲在坡上摘着什么东西,便走上前去,轻声的问着。

    老人回过头来,看了看她,却是眼睛越睁越大,最到竟是浮上了不可思议与不敢置信,他伸出手有些颤抖的指着她:“你、你、你不是雪柔吗?”

    “前辈认识我?”看到老人的惊愕与眼中的不可思议,她心下微怔,疑惑的问着,对这天山的事情,她似乎忘记了很多,也有很多的人不记得了。

    “你果真雪柔?你、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是药老啊!天山的药老啊!”老者略显激动的说着,也顾不去摘那些草药,拉着她的手左右的看了看,惊问:“雪柔,你的头发怎么变成银丝了?你当年不是遇难死了吧?怎么会还活着?来来来,到这边坐下,快讲给我听。”

    听到这话,她眼中浮现了疑惑之色,她死了?她一直活得好好的啊!怎么可能会死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说她遇难死了?

    “是这样的,我好像出了一场意外,然后我有些记忆记不起来了,对很多的事情都忘了,所以这次来天山是为了找天山山主,问他一些关于我在这天山的事情,不过我在天山走了一圈也没找到他。”她轻声说着,心下思索着他所说的话。

    “原来你失忆了,难怪竟然连我也不认得了。”老者恍然的点了点头,说:“山主自四大名山的比武盛会结束之后就闭关了,没个一年半载他不会出关的,你若有什么想要知道的,我可以告诉你,对你和墨城轩的事情,这天山里没人比我清楚了。”

    “我和墨成轩?”雪柔愕然,墨成轩?那不是那个碧落山庄的庄主吗?她跟他有什么关系?

    “雪柔,你不是连墨成轩也忘记了吧?他可是你的夫君。”老者怪异的看着她,她与墨成轩两人的感情那么深,怎么说忘了忘了?

    “什么?他、他是我夫君?”她惊愕的呼出声,不敢相信的看着他,神色怔然,难怪,难怪那一天在大街上看见他时,她的胸口会疼,难怪,难怪在比武盛会上看到他置身危险时,她的心会担心,原来,他竟然是她的夫君,他,就是那一直在她梦里出现的人?那个一直让她无法看清长相的人?那个她一直心心念念着的人……

    “就算是失忆了多多少少也会有点印象啊!不可能像你这样说对这些都不记得,来,把你的手伸出来,我帮你看看。”他说着,示意她把手伸出来让他给她把一下脉。

    闻言,她伸出了手,心下则暗想着,那个墨成轩是他的夫君?她真的是成亲的了?那她有没孩子?她的孩子呢?她的孩子多大了?

    药老一边给她把着脉,却什么也把不出来,本以为她在那场意外中伤到了头,却不想诊断不出,不由放开了她的手说:“你这失忆症真的很奇怪,竟然连我都看不出到底是什么原因,看来如果要记起,一定要靠你慢慢的去寻找你脑海的记忆了。”

    “已经很多年了,还能记起来吗?”她轻声问着,心头涌上了一股奇妙的感觉,似乎有什么要跃上心头似的,却又被压下了。

    “可以的,人的大脑记忆存在着,只是被压挤到另一个角落中,当记忆与现实的相碰撞时,也许就会记起来,你可以去碧落山庄找他们,有他们在你的身边,你应该很快就会记起以后的事情的。”

    闻言,雪柔点了点头,问:“那你能告诉我关于我的一些事情吗?”

    “可以。”药老点了点头,把她如何与墨成轩相识,相恋,到相爱,到成亲,一一告诉了她,以及她那年的遇难……

    听完了药老的那一邪,泪,顺着她的脸颊滑了下来,想起她那已经死去的女儿,她,心口泛着剧痛,痛得揪心……原来,她的有一个女儿的,叫墨清姿,只是在那年的遇难中,她死了……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远在另一边的碧落山庄中,墨清姿还活着的消息已经渐渐传开,只是,四大名山里的人却还并不知晓罢了。

    “多谢你告诉我这些,我想去碧落山庄,就先告辞了。”她轻拭去脸上的泪水,转而对药老轻声说着。

    “去吧!”药老挥了挥手,看着她站了起来,转身离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林中时,他这才收回了目光轻叹了一声,大陆的事情就是复杂,想当年因凌天心法她遇难了,不想十年后竟然还能活着回来,世事就是奇妙,似乎在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当夜色降临,另一边,碧落山庄中,墨清姿里闲坐着,喝着紫衣让人煮的糖水。几大世家的人已经在今天早上就起程离开了,碧落山庄里,林婉倩那里有人暗中盯着,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而成双两人现在每日都在练武场里习武,有专人指导他们,因为不想他们两人会被教坏了,所以在她的安排下,两人重新入住了一个院子,她把他们两人与林婉倩隔离开了,现在林婉倩就算是想要见他们,没有她的批准也见不到。

    从两人不得林婉倩的心来看,就算是想透过他们而打探到林婉倩的事情,那也是没什么可能的,而且她也不屑利用着两个孩子来达到目的,她相信,只要盯紧林婉倩,她一定会有所行动的,尤其是在她的逼压之下,她不可能会无动于衷。

    “小姐,今晚的天气看起来不错,我们出去走走吧!我听说城里的夜景很美的,在西湖那边还有小船,可以在湖面上赏月。”紫衣开品说着,端起她面前的碗递给身后的冬雪她们。

    “嗯,也好,就出去走走吧!”她轻声说着,站了起来轻抚了一下衣裙。

    “青衣,一起去吧!让秋意她们留下就可以了。”墨清姿说着,柔和的目光落在一旁的青衣身上。

    “好。”青衣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外面人多复杂,小姐要出去,她还是跟在她身边的好。当紫衣和墨清姿往外走去时,青衣却是往房里去,取来了面纱放在衣袖中,这才跟了上去。

    “小姐要出门吗?”管家一见她们三人,便笑问着。

    “嗯,我想去外面走走。”她轻声说着。

    “从碧落山庄到城里还有一小段路,我这就让人备马车。”管家说着,快步的往外走去。

    几人相视一笑,慢慢的往外走去,当她们三人来到大门口时,管家的马车已经备好,驾车的是一名护卫,看见她走了过来,恭敬的向她行了一礼:“见过小姐。”

    “嗯。”她微微点了点头,那护卫把踩脚的小凳子取下放在地上,让她可以踩着上马车。

    紫衣率先的跃上了马车,对着她伸出了手:“小姐,来,我扶你上来。”

    墨清姿浅浅一笑,把手放在她的手心中,踩着那小凳子上了马车,而青衣则在最后才走了马车,当她们三人上了马车后,护卫这才拿起那放在地上面的凳子,驾着马车往城里而去。

    约过一柱香的时间,她们来到了城里,马车渐渐的放慢了下来,在一处人烟较少的地方,紫衣让护卫停下了马车,叫他在这个地方等着她们就好,因为夜晚出来游玩的人不少,前面大街的人多很多,有的地方马车根本过不过去。

    马车里,青衣取出了面纱递上前问:“小姐,戴上面纱吗?”她的容颜那样的绝色,如果不戴上面纱的话,不知会引来多少的人窥视。

    “不用了,夜间清风凉爽,而且在夜色之色,没人会去注意我的,把面纱收起来吧!”她轻声说着,这才站起来下了马车。常年戴着人皮面具,所以有机会,她还是让她的脸可以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这样对皮肤也会好点。

    “就是,青衣,你不会担心小姐的绝美容颜会引来登徒浪子,如果有人敢调戏小姐,我一定把他打得满地找牙。”紫衣笑盈盈的说着,一边挥动着拳头,那模样,像是说笑,但是,墨墨与青衣却知,她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人。

    “小姐,要不然跟在你们身边随行保护吧!”那名驾着马车的护卫说着,他只是庄里的一名普通护卫,并不知道几人本就是有武功在身的,见她们几人容颜皆是那样出色,这又是夜晚,还真的难免会遇上什么轻佻之人,而她们几人皆是女子,若真的遇到什么意外,恐怕无法自保。

    墨清姿浅浅一笑,对他说:“不用了,你就在这里等着吧!不过就是游玩一番,不会有什么事的。”就算真的有什么事,有人能伤得到她们吗?

    ------题外话------

    亲爱的们,你们的意见我也是会采纳的,所以,有什么都可以提出来,不用羞涩哈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