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4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因为想你,所以我来了
    听到她的话,护卫只好点了点头,应了下来,坐在马车上看着她们三人的身影没入了热闹的街市中,他才收回了目光,静静的坐在马车上。

    “小姐,以前我们也没像现在一样的出来游玩,今晚一定要好好玩玩。”紫衣笑盈盈的说着,她与青衣两人随侍在墨墨的身边,尽量的让周围的人不会挤到她。

    “要是看到喜欢的小东西,那就买回去吧!”墨清姿轻笑着,看见两人愉悦的神色,她也不由轻扬起唇角。火龙和扬两人在她的空间里修炼,要是出来,估计也得乐翻了,他们两个虽然是上古神兽,但却有着孝的个性,这样热闹的夜市,他们最是喜欢了。

    “小姐,这边人比较多,我们去西湖那边,那边的景色很美,岸边的灯火倒映在湖面,与月色相衬托着,很是迷人。”青衣指着不远处的湖边,那里柳树随风而摇,一艘艘的小船停泊在湖面上,灯光随着小船的摇动而轻轻的晃动着,倒映在那湖水中,远远看去,夜色下的的西湖,很是美丽。

    “嗯,也好。”她轻声应着,与她们一同往那湖边走去。

    夜色下,灯光虽然明亮,却也有的地方略显幽暗,当她们三人来到湖边,站在柳树之下,迎面的夜风轻轻的拂过,带来一阵阵的凉爽,轻风吹动,让她们三人的衣袂轻轻的飘动着,墨清姿的容颜本就是绝美无双,再加上身边容颜同样出众的紫衣和青衣,三人曼妙的身影站在那湖边,便形成了一道美丽而迷人的景色,在湖边赏月的众人的目光从她们三人的出现便一直紧紧的随着她们移动着,眼中的惊艳是想掩也掩不住。

    “那穿白色衣裙的是谁家的小姐?真是美得如同月下仙子,白衣在月色下轻轻飘扬着,墨发随风而起,绝美而脱俗的容颜,美得优雅,美得高贵,她就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浑身也散发着一股清雅迷人的气质,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啊!”一名锦衣男子赞叹着,惊艳的目光一直锁定了那抺在夜色中绝美而曼纱的白色身影。

    “你们还不知道吗?听说碧落山庄的大小姐墨清姿当年没有死,现在已经回来了,那位小姐无论是容颜还是气质都是那样的出众,定然不是一般人家的千金,我估计啊!她应该就是碧落山庄的大小姐墨清姿了,听碧落山庄里的人说,那碧落山庄的大小姐绝美无双,除了她,这城中还有谁能拥有这样的优雅的气质与天仙般的容颜?”另一名男子说着,手中的扇子一边轻轻的摇动着,一派风流公子的模样。

    “那是碧落山庄的大小姐?”

    “要不然你以为呢?”风流男子睨了那说话的人一眼,继续欣赏着那不远处的美人。要不是看她是碧落山庄的大小姐,他哪会放着这么个美人而不上前搭讪的?碧落山庄可是三大庄之一的大家族,可是不能轻易得罪的。

    听到是碧落山庄的大小姐墨清姿,有的人不仅是见色心起,更是见势而起了念头,其中一名自以为英俊帅气的锦衣男子整了一整衣领,咳了声说:“正所谓苗条淑女,君子好逑,这碧落山庄的大小姐长得美如天仙,哪有见了美人而不上前的道理?你们不敢去,我去。”他说着,睨了周围的众人一眼,大步的往她们那边走去。

    “小姐,要不要到湖上的小船上去赏月?”紫衣开口问着,指着那停泊在湖边的小船。这些小船皆是可以租的,只要给了银子,就可以到湖面上去赏月,置身夜色当中,静坐小船里面,看着那布满点点美丽星星的夜空。

    墨清姿浅浅一笑,说:“你不就是冲着这个来的吗?”她倒是无所谓,随便怎么都好,倒是紫衣,还没出门时就一直提着这西湖,估计是听庄里的婢女们说起这个地方景色最好,所以这一路上都念叨着。

    闻言,紫衣笑盈盈的挽住了她的手:“还是小姐了解我,嘻嘻,那我现在去叫船家过来。”说着,就往前面走去。

    青衣看着紫衣愉悦的走开了,也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而在这时,却因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而冷下了脸来,脚下步伐一移,身影就挡在了墨清姿的前面,让那还想继续上前走的男人不得不停下脚步来。

    “这位小姐,莫非你就是碧落山庄的大小姐?”那名自以为是的锦衣男子装模作样的来到她们两人的面前,本想正面对墨清姿的,不想却被另一名女子给挡住了,心下不由有不分的不悦。虽然这女子长得也十分美丽,不过估计应该也就是婢女之类的,竟然这样的挡在他的面前,当真是太放肆了。

    墨清姿看也没看那锦衣男子一眼,依旧把清幽的目光落在那湖面上。而青衣则冷着声音说着:“这位公子,请离开,不要打扰我家小姐赏月。”

    被一名婢女这样当面说着,锦衣男子脸上神色有几分挂不住,讪讪的笑了笑说:“在下是……”谁知,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走过来的紫衣给打断了。

    “你谁啊你?干什么呢?要赏月就去边上赏着,跑这边来做什么?”真是的,这些上不了台面的男人就是见色心起,见她家小姐长得美,就眼巴巴的凑上来。

    瞥了那个锦衣男子一眼后,她便挽着她家小姐说:“小姐,我已经跟船家谈好了价钱了,我们走。”说着,几人便看也没看那男子一眼,转身往停在湖边的小船走去。

    男子见她们三人离开,又听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阵笑声,不由恼怒成羞,衣袖重重的一甩,大步的离去。对方是碧落山庄的人,他自然是得罪不起。

    青衣见小船上没有船家,便问:“船家呢?”紫衣该不会把船家叫开了吧?

    “嘻嘻,我让他先走了,我们自己来。”撑船,又不没撑过,这个是难不倒她的。说着,她跃上了小船,对她们二人唤着:“小姐,青衣,快上来,我们到湖中间去,那里没什么人。”

    两人闻言,也跟着跃上了小船,上了船后,才知道里面还有着一张小方桌,小船虽小,不过三人坐在里面还显得很宽阔,青衣和墨清姿坐在船头,而紫衣则站在前面撑着船,当她把船撑到中间时,便放下船桨,来到她们两人的身边坐下。

    “小姐,这个地方是不错吧?你看,到了湖中间这里真静,这个地方虽然比不上咱们的湖心小筑,不过却跟咱们湖心小筑一样有个湖,只是这湖还是没有我们那个美。”紫衣看着周围的湖面,见湖面上泛着粼粼的波光,月影在湖面上轻轻的晃动着,看样子,就像是月亮在水中一样。

    几人在小船里闲聊着,聊着是最近发生的事情,看着周围优美的景色,心情也一度的放松了下来,当夜色渐渐的深了,周围的人渐渐的离去,而她们三人的湖面上,听到周围柳树所发出的沙沙声时,三人皆相视了一眼,不动声色的朝周围看去。

    明明刚才没有风吹过,哪里来的柳树被风吹动而发出的沙沙声?只是,她们才回碧落山庄没多久,谁会这么快的对她们出手?三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一个地方去,难道是……

    “见机行事。”墨清姿低声说着,似乎并没有发觉周围的不对劲似的,继续与她们两人闲聊着。

    紫衣和青衣两人轻应了一声,青衣脸色依旧平静,紫衣脸上带着盈盈笑意,站起身说:“小姐,这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说着,把船划向了岸边,准备靠岸。

    当她们的船靠近湖边时,几人下了船,正准备往回走去,也就在这时,暗处沙沙的声音再次的传出,十几道身影在下一刻从周围的草丛中飞窜而出,凌厉的寒光扑面而来,十几人把她们三人团团围住,让她们无处可逃。

    三人佯装惊慌的四处闪避,险险的跌倒避开了那扑面而来的利剑,紫衣的身影四处飞窜着,看似惊慌如无头苍蝇一样的乱窜,实却在乱窜中,一时推着那个黑衣人撞向剑锋,一时把另一名黑衣人推入湖中,一边惊呼着:“小姐、小姐,你在哪里啊?你没事吧?小姐?小姐?救命啊!”

    听着她惊慌失措的求救声,青衣的嘴角不由微不可察的一抽,在外人眼中,也是惊恐而慌张,而在她的眼中,她却是玩得不亦乐乎,这些黑衣人的实力一般,如果她们要动手,只须一人,便可将其解决了。

    而在那湖边,原本就因美人还没离去而久久未散去的几名锦衣男子,见到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猛的一惊,看着她们三人四处的闪躲,看起来根本就是不会武功的,而那些黑衣人招招狠厉,目标盯紧关那身着白色衣裙的墨清姿,当下,几名锦衣男子相视了一眼,争先恐后的往那边掠去。

    “墨小姐不用怕!我来救你!”几名锦衣男子不约而同的喊着,瞬间抽出腰间的佩剑,迅速的加入战斗中,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个难得表现的机会,他们自然是不能错过,没想到久不离去的在这里等着,竟然能等到了这样的一个机会,也许,他们救了她之后,她会因为感激而来个以身相许也不一定。

    众人心下想着这个念头,手下的招式越发的凌厉,冲着那个极有可能的念头,他们拼了!

    “铿锵!铿锵!咻!”

    刀剑相碰的铿锵声,不时的传出,有了那几人的加入,墨清姿三人退到了一旁,静静的观看着,这些黑衣人的实力并不是顶尖的,如果那幕后之人想要取她性命,应该会派出一流的杀手来,而不是这些三流的人物,所以,极有可能派这些人只是想试出她们几人是否有武功在身。

    她不动声色的朝周围扫了一眼,用灵神外放的探查着,却没探到有什么不对劲的,目光慢慢敛下,眼底闪过一丝光芒,不多时,那十几个黑衣人竟然全部撤退了,只是眨眼间的时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几个锦衣男子以为是他们把那些黑衣人给打跑了,一个个一脸的神气,大步的来到她们三人面前,一脸得意的说:“墨小姐不用怕,我会保护你们的,你看,那些黑衣人都被我打跑了。”

    听到这话,紫衣忍俊不住的噗哧一笑,掩着小嘴暗笑得肚子痛,一边的青衣一个眼角示意,让她收敛点。虽然她也觉得这几人有些太那个了……

    墨清姿浅浅的一笑,看了紫衣和青衣一眼,便对几人轻声说:“多谢几位公子出手相救。”

    “呵呵呵,小意思,墨小姐放在心上就好。”其中一名锦衣男子说着,旋即似乎想到什么似的,连忙改口说:“我的意思是,墨小姐不用放在心上,不用放在心上,呵呵呵。”他讪笑的说着,一个不留神,竟然险些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好险,好险。

    “几位公子,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要回去了,就此告辞!”紫衣笑盈盈的说着,对身边的墨清姿说:“小姐,我们走吧!晚了庄主会担心的。”

    “嗯。”她轻声应了一声,正准备往前移步时,又听见那几人的声音传来。

    “墨小姐,这天都晚了,不如,我们几个送你们回去吧?如果还有刚才那样的事情发生,我们也好随行保护你们。”

    “不用了,我们的马车就在前面不远处,几位公子,就此别过。”她轻声说着,便再也没多看一眼的与紫衣青衣两人往回走去。

    而看到她们三人就这样离开了,几名锦衣男子不由面面相觑。就这样走了?不是吗?他们救了她就只换来了一句多谢啊?她不应该感激得以身相许的吗?

    其中一名锦衣男子轻叹了一声,说:“回神吧!人家可是三大庄之一的墨家小姐,能得她一句多谢就好了,你们还想怎么样啊?唉!我可要回去了,没有美人欣赏,这夜色就少了一抺亮点啊!”说着,摇着扇子自顾自的走开了。而另外的几人相视了一眼后,也都散开了。

    走在大街上,因夜色渐深,大街上的人已经没有多少了,她们三人走着慢,神色悠哉而轻松,一点也没有因先前的那一幕剌杀而吓到,三人边走边聊着,青衣开口问着:“小姐,你说今晚这事会不会跟那个女人有关?”

    墨清姿心下明白,青衣口中所指的那个女人,便是林婉倩,她目光轻轻一闪,说:“**不离十,看来,她已经忍不住的想要动手了。”若不是她,谁知道她们几人今晚出门了?不过,在这个时候探她的底,这林婉倩的忍耐力也并不怎么样,真不知道她这些年来,在这碧落山庄里是怎么熬过来的。

    然,当她的声音才落下,一抬眸时,看到那从站在人群中看着她的那抺熟悉的身影时,不觉一怔,当即停下了脚步,清幽的目光泛着一丝莫名的光芒,静静的看着他。

    青衣和紫衣两人看到那站在人群是的冷绝辰时,不由回头看了她们小姐一眼。冷绝辰,他怎么又来了?难道是来找她们小姐的?

    清幽的目光落在他那有几分憔悴的刚毅容颜上,她的心头微微一揪,他是伤心了吧?虽然还是一身的卓绝的风华,但是却难掩他那眉宇间的憔悴,以及那眼中的血丝。

    移步缓缓的向他走去,轻轻的来到他的身边,静静的看着他,轻柔的声音轻轻的开口问着:“还好吗?”心口微微的揪痛着,看着面前的他,明显的,就是好几天没有睡好的憔悴模样。

    幽深的黑瞳锁定着面前的这张绝美的容颜,深深的看了她半响,手一伸,一把把她拥入了怀里,紧紧的抱住,沙哑而低沉的声音低低的在她的耳边问着:“你还会关心我吗?”子情,他的子情,一声不吭的走了,消失在他的视线中,让他找不到寻不着,仿佛就此失去了她一般。可当他找到她时,她却并不与他相认,为何要推开他呢?是他待她不够好么?这几日,他一直在自问着,于是,他又来了。

    闻言,她心口一震,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心伤,她慢慢的伸手抱住了他,轻柔的声音带着歉意的说着:“对不起。”是她考虑不周,是她太冷情了,是她一次次的推开了他……

    两人相拥着站在大街上,让那为数不多的百姓们纷纷侧眼,看着两个同样绝色而出众的男女拥抱在一起,神色是那样的安静,那样的祥和,那样的和谐,让他们都不忍出声打响那一刻的宁静,只有静静的走开了。

    感受到从她柔软的身上传来的温暖,以及那熟悉的气息,他的身心不由放松了下来,唇角勾起了一抺由内心涌上来的笑意,听到她的那一声对不起,他知道,她不会再推开他了,于是,任由着自己沉重的身体倚在她的身上,合上了沉重的眼心满意足的沉沉睡去……

    “辰?”

    当他身体的重量压了下来,她连忙稳住了脚步才免于让他摔倒,一手环在他的腰间,一手按着他的背,而他的头则靠在了她的肩膀上,她微微一侧脸,见到的是他那信任而心满意足的睡容,心头轻轻一动,划过了一股陌生的暖流,目光也随着柔和了下来,好看的唇角也跟着轻轻的扬起。

    “追风。”她轻声唤着,因为她知道,追风一定跟在他的身边,保护着他的安全。

    一抺黑色的影子从暗处闪了出来,在她的面前抱拳恭敬的向了一礼:“子情小姐。”虽然容颜不一样了,但是他知道,能让主子这样相信而毫无防备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子情小姐。

    她淡淡的抬眸,看了追风一眼,轻声问:“他多久没睡了?”同一时间,一手微转,点住了他的睡穴,让他可以睡得沉一点。

    “自子情小姐失踪,主子一直没有睡过,前几日去了趟碧落山庄见过小姐后,就一直喝酒到天亮。”追风恭敬的说着,对她,他是打心里敬佩着的,不止是因为她是主子所爱的人,更是因为她值得他敬佩。

    闻言,她目光轻闪,对身后的青衣说:“青衣,去把马车叫过来。”

    “是。”青衣应了一声,看了那追风一眼,便往前面走去,不多时,她们的马车缓缓而来,停落在她的面前,那名护卫跃下马车,看了看追风,又看了看那搂着他们小姐倚在她肩膀上的男子,沉声开口:“小姐,是现在回庄吗?”

    “嗯。”她应了一声,便对追风说:“你把他扶上去马车,我带他回庄里休息。”

    “是。”追风应了一声,扶着昏睡过去的主子上了马车。

    而她们几人也进了马车,追风和那名护卫则坐在外面,马车一调头,就往碧落山庄而去。

    马车里,紫衣和青衣各坐在一边,墨清姿则与冷绝辰坐在一边,只是,冷绝辰是倚在她的身上睡着,约莫一柱香后,马车缓缓的来到了碧落山庄的大门口,马车一停下,管家就迎了出来。

    “小姐,你回来啦?今晚玩得可还愉快?”管家笑呵呵的问着,却在见到那没见过的追风时,目光微闪:“这位是?”

    “管家,我们今晚遇袭了,有人要杀我们。”紫衣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管家一听,顿时惊呼了一声:“什么?遇袭了?那小姐没事吧?小姐呢?”

    墨清姿掀开了车帘,露出了浅浅的笑容:“管家,我们没事,不用担心。”她轻声说着,从马车上下来,示意追风把冷绝辰背下来。

    “他、他不是暗城少主吗?”管家看到那昏睡过去的冷绝辰,脸上不禁浮上了惊愕的神色,暗城少主?他怎么跟他们小姐在一起啊?

    “青衣,你把他们带到我们院子去,那里还有几间空房,挑一间给他好好休息。”墨清姿交待着,示意她们先进去。

    “好。”青衣应了一声,便带着他们往里面走去。

    管家示意那名护卫把马车先去停好,待那护卫走后,他便问:“小姐,他?”小姐怎么把暗城少主都给带回来了?

    “管家,他是我朋友,我让他在这里休息一晚,你不要声扬。”她轻声说着,绝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

    闻言,管家点了点头,说:“那,我知道了,那小姐,你快进去吧!这么晚了你们可有吃东西?我命人准备些送到院子里去。”说着,便快步的走开了,并没有多问。

    她看着管家往里面走去,这才与紫衣一同往里面而去。回到院子,屏退了几人,她来到辰的房间,看着已经睡下的他,为他拉高了身上的被子,这才转身往走去。

    “小姐,秋意她们已经准备好了沐浴的水,小姐先去沐浴吧!”青衣说着,来到她的身边。

    “嗯。”她点了点头,对追风说:“你也去休息一下吧!我这里还有几间房。”

    “不用了,我要在这房外守着主子。”追风说着。

    “那好吧!”她说着,对紫衣说:“紫衣,给追风准备性的。”说着,便转身进了房。

    待子情进了房后,紫衣笑盈盈的凑上前,打量了追风一下,说:“你叫追风?你的实力好像很强?”先前在大街上,小姐就那么一唤,他竟然就出来了,可见他的隐藏功夫是多厉害。

    “不,我很弱的。”追风摆了摆手说着。他可不敢称强,要知道他在好几年前就打不过子情小姐,以他的实力,能强到哪里去?

    “弱?”紫衣怀疑的看着他。

    “嗯,我很弱的。”他点了点头,对她作了个襟声的动作说:“紫衣姑娘,你小声一点,我主子在里面睡觉。”主子难得睡上一觉,他可不想吵醒他。

    紫衣撇了撇嘴,睨了他一眼后就走开了,不一会,冬雪端着食物来到院子中的桌面,请他过去吃。而还没吃东西的追风,此时也确实是饿了,便也不推辞的走到院子的桌边坐下。

    次日,清晨,阳光暖暖的洒落在大地,晨风轻轻的吹拂着,带来一阵阵的清爽,在墨清的房中,此时,一身白衣神色中透着优雅与贵气的冷绝辰以手托着脸颊,躺在床的外边,而在他的身边,就要的里面,睡着的则是只穿着白衣里衣的墨清姿。

    幽深的黑瞳在看到她那毫无防设的睡容时,性感的唇角不由微微的勾起了一抺好看的弧度,只是一个晚上,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神色中有着心满意足与发自心底的愉悦之情,看着她躺在他的身边,甜甜的睡着,他的心底就有一股幸福的满足感,多想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多想往后的日子里,都有她陪伴在他的身旁。

    正缓缓苏醒过来的墨清姿,感觉到一道灼热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以及那空气中弥漫着的男性气息,她猛的睁开了眼睛,却不想映入眼底的竟然是那张刚毅而俊美的带笑容颜。

    她错愕的怔了怔,问:“你怎么在我房里?”正确来说,她是想问,他怎么会在她的床上?他不是在另外的房间睡着的吗?怎么跑她这里来了?而她的警惕性竟然如此的低,没有发觉?

    “醒来没看见你,以为你又跑了,所以我就找来了。”把她的错愕收入眼底,他愉悦的勾起了唇角,因早晨起来,声音带着一丝的暗哑,听起来多了一股魅惑般的磁性,丝线扣人心弦。

    闻言,她目光轻轻一闪,说:“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她说着,就要坐起来,难怪刚才总觉得有道灼热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原来是他。

    “等等,我有话要问你,等你回答了我的话后,我再让你下床。”他伸手拦住了她,手从她的身上环过去,将半个身体压在她的身上。

    如此近的距离,男性的气息扑鼻而来,让她整个人顿时不自在的别开了眼,绝美的脸上泛上了一股红晕,说:“你想问什么?起来问吧!我可以回答。”两人这样的姿势,真的太让她不自在了。

    看到她绝美的脸上浮上了一股红晕,他愉悦的勾起了唇角,很满意自己让她产生了羞涩的神色,那样清雅的绝美素颜,多了那抹羞涩的神色,让她看起来越发的美得令人无法呼吸,心口微微的一滞感觉自己的呼吸也加重了几分,但他却并没有松开手,反而继续那样环着她,把她困在自己身下无法动弹。

    幽深的黑瞳中闪过一抹幽光,他倾身靠近了她,他的上半身压在她的身上,两人中间只隔着那薄薄的被子,当他有意的把男性气息喷洒在她的耳后时,她微不可察的一缩,身体也在那一刻有些僵硬,不敢随便乱动。

    “这才是你的真实容颜?”暗哑的男性声音低低的在她的耳边传起,幽深的黑瞳注视着身下那绝美的容颜,眼中,掠过丝丝灼人的火花。

    “是。”她并没有去看他的眼睛,如此近的距离,让她清楚的明白到,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不同,也让她清楚的明白到,他带给她的那股强势的感觉。

    闻言,他目光轻闪,难怪,小时间的她,那容颜已经是很精致,只是随着时间的移动,随着她一年年的长大,她精致的容颜却是越来越普通,原来是用了易容术,只是他没想到她的易容术竟然是这样的精湛,连他都能骗过去了。

    “为什么要离开也不跟我说一声?”暗哑的男性声音再一次的传出,这一回,他并没有让她再逃避着,而是转过了她的脸,让她的目光与他的对上,让她无处可逃。

    当两人的目光相碰撞,如此近的距离,似乎有股电流在身体里流窜而过,让两人心头皆是一麻,墨清姿看着面前的他,刚毅而俊美的容颜如此近距离的出现在她的面前,那性感的唇边似有似无的笑意,以及那微勾着的唇角,所带着的魅惑之意让她一瞬间有行了神。

    ------题外话------

    哈哈哈,亲爱滴们,想看jq么?想让他们再进一步么?嘿嘿嘿,想看的要告诉我哟o(n_n)o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