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50.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亲密时刻
    见她看着他闪了神,他不由邪邪的勾起了嘴角,把脸靠近了她:“嗯?”

    她眨了眨眼睛,定了定神,在心底说了一声,真是妖孽,竟然连她都看闪神了。整了整心神后,她便说:“因为我在找当年的仇人,如果跟你说了,估计你又会帮我了,但这事,我想自己去做。”她的仇人,她要自己报,那样才对得起当年死去的那些人。

    闻言,黑瞳中掠过一丝幽光,他放开了她一点,上半身却还是压着她,让她无法起来,幽深的目光深深的看着她,说:“最后一个问题。”暗哑的声音微微一顿,问:“我在你心中,是一个怎么样的存在?”

    当他的声音一出,心口不自由主的紧张着,她在他的心中,有着无人能替代的地位,她是他最重要的人,因她的喜而笑,因她的悲而忧,那她呢?在她的心中,她是如何看待他的?她是否有将他放在心上?她的心中,又是否有他?

    听着他的话,感觉到他的紧张,她不自由主的露出了一抹柔和的笑意,看着近在眼前的俊脸,只是嘴角含笑的看着他,却并不言语。

    看到只笑不语的她,辰目光微闪,问:“什么意思?”她太过难以捉摸,他还真的摸不准她这笑,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清幽的目光中浮上了丝丝柔情,目光含笑的看着他,半响,她伸出了手,环上了他的脖子,同时微抬起了头,让自己与他的距离贴得更近,含笑的声音带着丝丝的柔情,轻声说:“这就是答案。”声音一落,在他怔愕的同时,樱唇吻上了他那性感的薄唇,轻轻的留下一吻。

    柔软而温热的樱唇在他的唇间留下了浅浅的一吻,她的芳香在那一瞬间扑鼻而来,让他不自由主的怔了怔,因她的主动,因她所说的话,她说,这,就是答案。然,却在他还没回过神的瞬间,她轻轻的推开了他,坐了起来准备下床。

    她的答案?这就是她给的答案!心头,瞬间被狂喜充斥着,他猛的回过神来,看着绝色的容颜浮上了一抹红晕的她,欣喜与激动在他的胸口处跳跃着,从来没有一回,他的心会被这样的狂喜充斥着,原来,得知了她的心意,那股喜悦,那样狂喜,竟然是这样的叫他难以自抑!

    幽深的目光错愕褪去,涌上了喜悦与温柔的神情,性感的唇色愉悦的勾起,他大手一捞,在她惊愕的瞬间又一次的把她给拥入了怀里,身体压在她的身上,暗哑的声音带着丝丝邪气的说:“刚才那可不叫吻,我来教你,什么样的才叫吻。”

    暗哑的声音一落下,性感的薄唇也随着吻上了她的樱唇,而她因怔愕而微张着的唇,正好让他的舌尖灵活的窜入,品尝着她的甜美……

    他温柔的,细细的,轻吻着她的唇,像一件稀世珍宝一般,小心而珍视,像是怕吓到了她,他压抑着自己的狂热,以着温柔的细吻,传达着他对她的情,舌尖留连在她的唇上,轻轻的挑逗着,细细的轻啃着,带着生涩而甜美的她,享受着这温柔而缠绵的细吻……

    从未有过这种感觉的她,心头扑通扑通的跳动着,呼吸似乎越来越急,他的吻,像毒药一般,轻轻的落下,细细的轻吻,却带着一股令她无法抵挡的魔力,令她浑身一阵的酥软,提不起一丁点的力道,她整个人倚在他的怀里,脑海里一片的空白,直到,快无法喘得过气来的时候,他才放开了她,而此时,她已经气喘喘的倚在他的怀里喘着气,绝美的容颜因为他的深吻而浮上着诱人的红晕,迷离的目光更是透着一股平时少见的美,让他不由看呆了眼。

    “小情儿,要不我们再来一次?”他意犹未尽的说着,愉悦的微勾起唇角,泛着丝丝灼人火花的目光落在那被他吻得微肿的樱唇上,心头弥漫着一股幸福的柔情。

    听到这话,她整个人一阵激灵,飞快的推开他说:“你放开我,等会紫衣她们要进来了。”说着,这才下了床,来到梳妆台前,看到自己那泛着红霞的绝美容颜,以及那被吻得微肿的樱唇,眼眸中不禁闪过懊恼,这让她怎么出门见人?

    “小情儿,你说,我什么时候跟我未来的岳父提亲好呢?”辰倚在床上,暗哑的声音带着丝丝笑意,泛着柔情光芒的的黑瞳则落在她的身上。

    闻言,她回头看向了他,说:“我还要找出仇人。”在没揪出那幕后之人之前,儿女情长之事,她只会放在一边。

    “你真的不用我帮忙吗?”虽然事隔十年,不过如果他帮她的话,想找出幕后之人应该不难。

    “不,我想自己解决。”她说着,转过了身,对着镜子梳着墨发,看着镜子里倒映着的他的身影,突然间像想到什么似的,她回过头来看向了他,有些好奇的问:“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她无论是容颜还是身上的气息,都做了改变,他怎么还认得出她来?这一点她一直想不明白,难道真的只是直觉?

    听到她的话,辰勾唇一笑,起身走向了她,来到了她的身边,拿过了她手中的梳子,帮她梳着丝绸般的墨发,暗哑的声音带着丝丝柔情的说:“是你告诉我的。”他低低的说着,帮她梳着头发,看着镜子中的她不解的神色,他一手划过了她优美的颈部,修长的手指在她的颈部轻轻一勾,一条精美的项链便出现在她的衣襟之外,那颗紫色的水滴,依旧那样的晶莹,那样的美丽。

    看到被他手指从她衣襟中勾出的项链,她才知道,原来他是看到了她所戴的这条项链了,当日她离开青山,换下了一切,但是这条项链却并没取下来,因为她曾经答应过他,不会取下的,没想到当日他竟会因为这条项链而认出了她。

    “那日在院子中,你刻意的伪装让我无法确定你是否就是你,不过当我靠近你的身边时,正好瞥见了你那衣领下的项链,不过见你不想认我,我就只好装作认不出你的离开了。”暗哑的声音低低的说着,看着镜子倒映出来的绝美容颜,他的双手环过了她的身,低低的说:“子情,答应我,以后不要再离开我了。”

    “好。”她轻声应着。明白了自己的心,她又怎么会再离开他?

    听到她的承诺,他心满意足的笑了,她轻轻的一声应下了,他知道,这就是一个诺言,是她对他的承诺,而她是重承诺之人,应下了,就不会再离开他的身边,以后他不用再担心着她又会突然间消失了。

    “那我等你找到了仇人,报了仇之后,我再上碧落山庄来提亲。”他愉悦的说着,幽深的目光注视着镜子中的她,是那样的美,那样的迷人,那样的令他不释手……

    她的眼中浮上了几分的笑意与柔情,感受到他对她的无限宠爱,似乎只要她说什么,他都会答应似的,初尝爱情的甜蜜,让她的心里甜滋滋的,此时的她,当少平时里的清冷,多了一股小女人的姿态,清幽的目光泛动着丝丝柔情的光芒,透过镜子看着身后的他,她微微的一笑,拿出了那枚玉佩递给他。

    “这个给你。”她知道,她的决定不会有错的,他,从来都不曾让她失望过,而这枚玉佩由她亲手送出,那代表着,这一生,她只认定了他一人!

    他接过她递上来的玉佩,看了看,玉质是上乘的,不过这玉佩只是半边,上面雕刻着凤的图样,看了一下后,他把玉佩收入手中,低低的笑着:“这莫非就是你给我的订情信物?”

    她浅浅一笑,说:“这是我爹娘的订情信物,在不久前,这枚玉佩还存放在卧龙山庄中,是最近才取了回来的。”

    闻言,他一挑俊眉:“存放在卧龙山庄?”既然是订情信物,怎么会无端放在卧龙山庄中?难道是因为……心下一个念头闪过,他却并没开口问,因为就算如他猜想的那般,不过此时这枚玉佩落在他的手中,那就说明,其他的什么都是不算数的。

    “前阵子回家,才知道原来我与雷战祈有婚约在身,不过前几日已经解除了,所以蓉了信物。”她说着,回头看着他,浅浅的笑说:“这我爹娘给过别人一次的玉佩了,你还要吗?不要我就收回了。”

    “小情儿,送出去的东西可是拿不回的,尤其是你送给我的订情信物,更是没有拿回去的道理。”他笑说着,一边把玉佩收回怀里,一边说:“那雷战祈想必在得知你就是子情时,一定会追悔莫及,呵呵……”他愉悦的笑着。

    “你很开心?”

    “当然,你只是我一个人的,我能不开心么?”他低低的笑着,转过了她的身,双手捧住了她的脸,俯身在她的额间轻轻的落下一吻,幽深而盈满柔情的黑瞳对上了她的清眸,暗哑的声音深情的说着:“小情儿,遇见你真好。”

    闻言,她轻轻一笑,绝美的容颜上绽开了如花般的笑颜,蕴含着柔情的清眸深深的看着他,也轻声的说着:“遇见你,也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事情。”

    两人相视而笑,一时间,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脉脉温情,两人的眼中,只有着彼此身影的存在,把话说开,让对方明白了彼此的心意,幸福,来得如此简单……

    直到,房外的声音打破了房里这一刻的温情。

    “小姐今天怎么起晚了?平时早就起来了呀?青衣,小姐还没出门吧?”门外,紫衣问着身边的青衣,疑惑的看着那还紧闭着的房门。

    “没。”青衣摇了摇头,便与她一同往前走去,谁知不知从哪里闪出来的追风来到了她们的面前,开口笑说着:“青衣姑娘,紫衣姑娘,你们早啊!”他说着,却没有让步移步,反而挡在了她们两人的面前。

    看着挡在她们两人面前的追风,青衣看着那紧闭着的房门目光微闪,而紫衣则挑了挑眉头,看了他一眼,笑盈盈的说:“追风,你挡着我们做什么?”说着,目光一转,落在了另一边:“该不会是你主子跑我家小姐房里去了吧?”

    闻言,追风心下苦笑,他主子是半夜起来就跑到子情小姐的房里去了,这会也不知两人醒了没有,这样就去打扰?好吗?当下,讪笑着:“呵呵,紫衣姑娘,你这说的什么话呢?我家主子又不是外人。”

    紫衣一挑眉,斜睨了他一眼,笑盈盈的说:“这么说,那就是你家主子真的在我家小姐的房里了?”这暗城少主的胆子倒也大呀!竟然敢进她家小姐的房,而奇迹般的没被她家小姐赶出来,足见小姐是接纳他了,既然如此,那就没她们的事了。

    “呵呵,我可没说。”追风讪笑着,一步往后退去,谁知她却下一刻盈盈一笑,说:“好吧!那我去准备汤圆,让他们醒来可以吃,嘻嘻……”说着,便心情愉悦的往外走去。

    呃……追风愕然的看着怪异的她,她就这样走了?知道他家主子在她家小姐房里,却跑去煮汤圆了?

    青衣瞥了追风一眼,说:“你还站着干什么?别吵到他们了,到那边去。”说着,转身也走开了。

    房里的冷绝辰听到他们外面的谈话,不由挑了一下眉头,暗哑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的说:“你这两个婢女很识相。”

    “那你还不出去?我要换衣服了。”她说着,站了起来,走到衣柜中挑出一件素色的衣裙。

    “我在外面等你。”他笑说着,便打开了房门,转身往外走去。

    外面的追风和青衣一听房门打开,皆回过身来,追风见他春风满面的走了出来,当即快步的上前:“主子。”看主子的样子,不会是把子情小姐给吃了吧?

    “青衣,进去侍候你家小姐。”辰对着那一旁的青衣说着。青衣点了点头,便移步往房里走去。

    冷绝辰回头看了房间一眼,对追风说:“我去见见墨庄主,呆会她出来你跟她说一声。”说着,便迈步往外走去。

    不多时,紫衣端着汤圆回来了,却见房门已经开着,追风站在院子里,青衣不见了,便问:“他们起来了?”边说着边把汤圆放在桌面上。

    “嗯,主子说去拜访一下墨庄主。”

    “喔!”她应了一声,便往房里走去,一边唤着:“小姐,出来吃汤圆了,我给你们煮了汤圆,嘻嘻……”

    墨清姿一回头,便见她走了进来,当下笑说:“你这大清早的,煮什么汤圆啊?”

    紫衣鬼灵精怪的凑近她,笑盈盈的说:“当然是有好事啦!”说着,便帮忙准备着洗漱的东西,让她洗漱后就与她一同往院子里走去:“对了,追风说冷公子去了庄主那里了,说去拜访一下庄主,小姐,冷公子不会是去提亲吧?”她好奇的问着,一张美丽的容颜堆满了笑容。

    “就你事多。”墨清姿摇头笑了说着,在桌面坐下,对她们说:“你们吃了吗?没吃一起吃。”

    “嘻嘻,我们早就吃过了,不过追风还没吃。”紫衣说着,端起一碗对着一旁的追风说:“这是给你的,我煮了你的份了。”

    “呵呵,谢谢紫衣姑娘。”追风接过,笑着道谢着。

    “不用拘束,坐吧!我这院子里没那么多规距的。”墨清姿笑说着,示意他坐下吃。

    “不用了不用了,我站着就好,三两口就吃完了,不用麻烦。”他说着,连忙三两下的把碗里的汤圆吃了,让他与子情小姐平起平坐,不知主子会不会宰了他呢!他还是小心一点好,别拿他的小命开玩笑。

    就在几人说说笑笑间,突然间一名暗影来到墨清姿的院子里,看了追风一眼后,便恭敬的向墨清姿单膝跪下:“小姐,那个女人有动静。”

    闻言,墨清姿目光轻闪,放下了手中的碗,抬眸问:“有人跟她接头?”

    “昨晚她放出信号,今早起来悄悄的去了后山,属下已经让人暗中跟着,立即前来禀报小姐。”暗影恭敬的说着。自从知道她是一名金玄武神之后,他们碧落山庄的暗影们皆对她打心底尊敬,要知道,她不仅是一名金玄武神级别的强者,还是他们碧落山庄的大小姐!他们的主子!

    “去看看。”她站了起来,对追风说:“你留下吧!”说着,便带着青衣和紫衣随同那名暗影,往后山而去。

    林婉倩小心翼翼的来到后山中,却不知自己的行踪早已经落入了暗处暗影的眼里,当来到后山没人的地方时,她放出了衣袖中的信号,然后在一旁不安的等待着,不多时,一名黑衣男子从林中闪了出来,走到了她的面前。

    而随着暗影来到后山的墨清姿以衣青衣几人,隐身于树木之中,紧盯着那前面的一幕,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当看到那名戴着鬼面具的黑衣人出现时,她的目光轻轻一闪,暗忖,这人会是什么人?

    “参见左护法。”林婉倩一见到那黑衣人,连忙跪地向他行了一礼。

    黑衣男子面上戴着鬼面具,看不见容颜,只见他一双狠辣的目光紧盯着跪在地上的林婉倩,阴沉着声音说:“主人有令,限你在十天之内取得凌天心法,要不然,你这条命也不用留着了!”

    听到这话,林婉倩心头大惊,扑上前拉住了他的衣角连忙开口求道:“左护法,求你向主人求求情,再多给属下一些时间,属下一定尽快的取得凌天心法!”十天,十年她都还无法取得凌天心法,十天的时间她怎么可能做得到?她知道主人等着凌天心法已经很久了,但是,她却是无从下手,对那墨成轩,她已经是无计可施了。

    那名戴着鬼面具的左护法一脚把她踢开:“滚开!”阴沉沉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厌恶,他毫不留情的一脚把她踢开后,冷冷的说:“主人已经给了你十年的时间了,十年,你不但连墨成轩的身边都接近不了,更是连凌天心法的下落一直也没能从墨成轩的口中探查出来,你还想主人给你多少时间?再来个十年?哼!真是没用的东西!十天!如果十天之后你还无法从墨成轩的身上得到凌天心法,那你就等着我来取你的命吧!”

    他阴测测的说着,冷冷的瞥了她一眼后就打算要走开,却不想被林婉倩抱住了脚:“不,你不要走,你不能这样对我!”她哭喊着,抱着他的脚不肯让他走。

    看到这一幕,林中的墨清姿几人脸色不由有些怪异,她这是在做什么?抱着男人的大腿求情?那个面具男分明就是一个阴狠无情的人,他会被她这招留住脚步?

    不过,这竟然只是一名左护法?紫武神级别的强者,身为下属,这实力当真是不弱,而他的实力都能到了紫武神这个级别,那,他们口中的那个主人呢?实力会是怎么样?一个强者,为何还想要取得那凌天心法?

    墨清姿暗暗的思忖着,清幽的目光泛过着丝丝流光,却在听见那林婉倩接下来的话时,眼中闪过错愕之色,而她身后的紫衣和青衣以及两名暗影,眼中更是浮现了惊愕之色,不敢相信他们所听到的。

    “左护法,你不能这样对我,虽然我一直潜伏在碧落山庄里,可是,可是你别忘了,我也是你的女人,我还为你生了一双儿女,我是你的一双孩子的娘亲,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死!不能!”林婉倩哭喊着,哀求着,希望可以打动得了这个冷血的男人,可惜,这个男人根本没把她放在心里。

    鬼面男子回过身来,蹲下了身,一手挰住了她的下巴,抬起了她的脸,阴测测的声音无情的从他的口中传出:“别在我面前提起这件事,告诉你,如果当年不是主人的命令,你以为我会去碰你?就是碰你一下我都嫌脏!”他说着,手下一用力,把她推向了一旁,冷冷的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跟在墨成轩身边这么多年,谁知道他碰了你几回?你这女人水性杨花,三番四次的自动为他送上门,现在就想把那两个野种裁在本护法的头上?哼!要不是你还有一丝利用的价值,我一定亲手取了你的性命!绝不会让你再多活十天!”他冷冷的说着,声音冷血而无情,深深的撞入了林婉倩的心口。

    “墨成轩根本从来都没碰过我,你是知道的!”她喊着,双手因被如此无情的辱骂而愤怒的拧成了拳头,指甲深深的剌入手掌心中,痛入她的心扉。

    “哼!就算墨成轩没有碰过你,那又怎么样?我就得认下你的那两种野种?告诉你,别妄想,你,连暖床的资格都没有,你所生的孩子,那只能被人叫成是野种,知道吗?是野种!”

    她怔怔的看着,美艳的容颜带着心酸与哀伤,泪水顺着精美的脸颊流下,看着那个冷血的男人,说不清心底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当年为了可以潜伏在碧落山庄中,可以让墨成轩留下她,主人让他破了她的处子之身,怀了孩子,可是,那几乎是强迫性的一夜,却是让她一直心生厌恶与反感,就算是生出了两个孩子,她也从不多看一眼,稍有不顺心她就打骂他们,把一身的怒气出在他们的身上,在她的眼里,那两个孩子不是她的孩子,是野种,是耻辱!

    可是,今天,她不得不倚借着两个孩子以及那一夜情来保命,可谁知,这个冷血的男人同样的对她心生厌恶,这样冷血无情的话当头当面的砸下来,让她清楚的知道,她是活得多么的失败……

    整了整心神,心下浮上了狠厉的念头,她拭去了脸上的泪水,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绽开了一抹笑颜,妩媚而妖艳的说:“我知道了,请左护法放心,十天,十天内,我一定会设法拿到凌天心法的,如果没有拿到,到时我的命,就请左护法来取吧!”

    戴着鬼面具的男子看了她一眼,哼了一声便转身离开,见状,墨清姿打了手势,示意他们几人跟着林婉倩,盯紧她的一举一动,而她自己则尾随着那个鬼面具男而去。

    “小姐自己跟着去会不会有事?”紫衣担心的问着,那个什么左护法的实力都那样的强,也不知他们的主人到底有多厉害,到时要是被发现了,她自己应付得来吗?

    “放心吧!小姐有把握的,而且,火龙和扬还在小姐的玄兽空间里,就算有什么事,它们也会帮忙的。”青衣说着,看着那已经往回走去的林婉倩,对几人说:“小姐让我们紧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你们先跟着她,小心不要被她发现,我去把事情跟庄主说一下。”

    “好。”紫衣点了点头,便与两名暗影一起跟着那林婉倩而去,十天,她口中的那个主人给了她最后十天的限期,那这十天里,她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原来成双两人根本不是庄主的骨肉,难怪庄主从不认他们两人。两名暗影相视了一眼,终于明白了为何庄主对成儿和双儿向来都是不理不睬。

    当青衣来到主院里时,墨成轩正与冷绝辰在喝茶闲聊,当听到了青衣的话后,两人的眉头皆是一拧,墨成轩开口问:“你说墨墨自己跟着那个鬼面人去了?”

    “是,小姐让我们不用担心她,她会处理好的,主要是注意着林婉倩的举动,她应该在这几天里会有什么行动。”她们跟在小姐身边多年,只要她的一个眼神,她们就知道她想说什么。

    见墨成轩眼中浮上了担忧的神色,他便开口说:“以她的实力,她是有能力自己应付,不用为她担心。”虽然他也不放心,但是他知道,她是有能力自己处理好的,就如同她所说,她并不是躲在他背的女人,她是可以与他并肩傲视天下的女人。

    “嗯。”墨成轩点头应了一声,墨墨的实力已经到了金玄武神,这大陆上能伤到她的人应该是极少的。

    冷绝辰顿了一下,沉声说:“本来我打算过会就回去的,不过她既然跟着那鬼面人去了,那我留在这里等她回来再走,可以吧墨庄主?”

    “这是自然,冷少主能在我碧落山作客,也是我碧落山庄的荣幸,我立即让人打扫一个院落出来,让冷少主可以居住。”他说着,就要命人去打扫一个院落出来,不过却被冷绝辰阻止了。

    “不用麻烦了,她的院子里还有空的房间,现在她没在,我在里面住几天就可。”

    闻言,墨成轩点了点头,说:“那好,青衣,你带冷少主先下去休息吧!”

    “是。”青衣应了一声,便对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冷少主”

    冷绝辰向墨成轩点了点头后,便随着青衣回去院子中。而在另一边,尾随着那名鬼面人而去的墨清姿,凭着绝佳的轻功跟在那人的身后,只不过,因那鬼面人用的是飞行兽,所以就算她的轻功再快,也快不过飞行兽的速度,因此两人相隔的隔离有好一段,只能不跟丢,却无法让距离拉近。

    跟着那鬼面人一直而去,竟然渐渐的远离了碧落山庄的方向,看着那飞行着的身影压根没有停下的打算,她不由暗想着,那人到底想要去哪里?他们的落脚点,又是在什么地方?从早上到跟在天黑,当那鬼面人停下休息时,她也停在他的不远处休息,紧盯着那人的一举一动,直到天亮之际,那继续骑着飞行兽而行时,她也跟着运用轻功紧随在后面。

    她原本以为,自己一直跟着那个鬼面人,就可以知道他们的落脚点以及他们的势力,从中找出他们口中的主人,那骑着飞行兽的鬼面人飞在半空中,而她的身影则飞闪在树林中,然,当她无意间的往树林下的山坡处看去时,看到那抹站在下坡处随风而立的白色身影时,她整个人蓦然一怔,脑海里轰隆的一声,眼中,只有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容颜……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