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53.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命运的牵引
    见她娘亲欲言又止的不知说什么好,墨清姿走上前,来到他们两人的身边,对他说:“爹爹,娘亲失忆了。”虽然残忍,但她却不得不说出来。

    “失忆了?”墨成轩错愕的看着面前的雪柔,难怪当日在那大街上,她分明看到了他却还是转身离开了,难怪她看他的目光,不再似以前那样温柔中带着柔情,原来,原来她失忆了,她不记得他了……

    心,微痛了一下,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是残忍的,他心心念念着的心爱女子,此时的心里却已经没有了他,忘记了他与她在一起的情意,忘记了他们两人美好的一切,忘记了他们之间的山盟海誓,但,想深一层,他却觉得庆幸万分,因为,就算她已经忘记了他,忘记了他们两人以往的一切,但是至少,她还活着不是吗?

    想到这,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低沉的声音带着温柔的说:“没关系,忘记了我们也可以重新开始,就算柔儿你不记得我们以往的一切,就算柔儿你的心里已经没有了我,我也会让你重新爱上我!”他的话,带着自信,带着肯定,因为他相信就算她已经不记得他,不记得他们两人曾经的一切,他也一定可以让她再爱上他!一定会的!

    雪柔心中微震,看着面前的墨成轩,他的话,在她的心底掀起了小小的动荡,看着面前散发着男性魅力的他,有着男子的刚毅与成熟,沉稳中透着威严,但这样的一个男人,却会对她说出那样柔情万千却又带着自信与肯定的话来,不得不说,就算她此时对以往的一切没有了印象,但是,她的心却还是因他的话而跳动了。

    也许,正是这样的样的一个男人,在这十年当中,她才一直想要寻求心中的那个人影,才想离开灵蛇岛,来到这大陆当中……

    脑海里突然间闪过一个片段,似乎曾经在哪个地方,曾有一个男子信誓旦旦的对她说,他会让她爱上她。想要去看清那男子是谁,但那从脑海里一闪而过的画面,却是快得让她想捉也捉不住,然后,她的心,却他的话而跃上了几分的期待,如同初陷恋爱的少女一般,即兴奋,又期待着,她想知道,他会用什么样的方法,让已经忘记他的她再度的爱上他?绝美的脸上绽开了温柔的笑容,她轻声说着:“那我以后,就叫你轩吧!”

    虽然他是她的夫君,但是此时的她,忘却了过往,这一声夫君,她却是唤不出来的。

    墨成轩刚毅的脸上扬起了一抹柔情的笑意,对她说:“在天山时,你也是这么叫我的。”轩,以前在天山时的柔儿,就是这样叫着他的,后来嫁给了他,才叫他夫君,再次听着从她口中叫出来的名字,他似乎又回到了少年时代,那个美好而令人无法忘怀的少年时代。

    原本在院落中想着应该如何尽快的从墨成轩的身上取得凌天心法的林婉倩,因听到了下人们的话,说什么夫人回来了,她忍不住的跟了出来一看,当她挤开了众人,看到那一头银发绝美的女子时,心头蓦然的一惊!

    雪柔!当真是雪柔!她怎么还会活着?怎么会活着回来了?这、这、这怎么可能……

    看墨成轩那把她当成宝般捧在手心呵护着的模样,看墨成轩那激动而又狂喜着的神情,她知道,那个女人,真的是雪柔无疑了!试问,不近女色的墨成轩,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女子露出那样的神情?雪柔?雪柔!原来就是她了!难怪这些年来,墨成轩从来连正眼看她一眼都没有,今日见到了这雪柔,那被誉为天山第一美人的雪娘子,雪柔,她终于知道,她为何入不了墨成轩的心了!

    被墨成轩拥着的她,曼妙的身段包裹在那一袭白衣之下,三千银发与那雪白的衣裙形成一色,绝美的容颜不见有一丝的老态,肌肤如初生婴儿般的嫩滑,涣发着迷人的光泽,岁月在她的身上并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却为她添了一股迷人的韵味,优雅中散发着高贵的气息,她,仿佛就是那高高上的的神女,散发着迷人的气质与尊贵的气息,她与她相比,根本就没得比,因为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阶级的人!

    妒嫉在心底涌了上来,指甲深深的剌入了手掌心中,她妒嫉她所拥有的一切,她想要毁掉这一切的碍眼,想要摧毁了那令她无法抑压的妒嫉!她想要毁掉他们的幸福!凭什么他们就可以那样的幸福?而她却如一个局外人一样的看着!

    看着他们两人,墨清姿绽开了一抹笑容,轻声说:“爹娘,我们进去吧!”真好,一家团圆的感觉真好,她的亲人都还在,她所重视的亲人都还在。

    “好,我们进去吧!”墨成轩说着,拥着雪柔就往里面走,可当一众的人回过头打算往里面走去时,却见那林婉倩站在那大门口处,一脸的不可思议看着他们,当时,墨成轩心头浮上了担心,担心柔儿会误会,正打算开口,却见那林婉倩已经走了上来。

    “这位就是雪姐姐么?我是林婉倩,雪姐姐,以后请多多照顾了。”她压下心头的妒嫉,轻声细语的说着,在她的面前轻身行了一礼。

    “滚开!谁让你出来的!退下去!”墨成轩厌恶的瞥了她一眼,沉声低喝着。

    “庄主,婉倩听闻姐姐归来,便想着来见见姐姐,庄主,就算您不待见婉倩,但婉倩怎么说也为您生下了一双儿女,虽然婉倩没名没份的在这庄里如同寄人篱下,但是,婉倩对庄主的心,十年如一日,未曾有变。”她轻声低语的说着,那模样,楚楚可怜,十足一个娇弱的女子一般,只是,在场的众人看着她的目光,却不曾有一丝的怜惜,只有着难以掩饰的厌恶与鄙夷。

    为他生下一双儿女?这话还真亏她说得出口。众人心下鄙夷的嗤了一声,多看她一眼也没有的移开了目光。

    听到了她的话,墨成轩担心雪柔会误会,刚想开口,就听身边的雪柔那不咸不淡的声音慢慢的传出:“我想你叫错了,我娘亲只生了我一个女儿,我并没有什么妹妹,非亲非故的,你的这声姐姐我可担不起。”雪柔不紧不慢的说着,睨了那瞬间惨白的脸色一眼,转而对身边的墨成轩说:“轩,我和墨墨坐了一天的马车,想进去休息了。”

    “好,我这就带你进去。”墨成轩回过神来,牵着她的手就往里面走去,看也没看那林婉倩一眼。

    看着她爹娘往里面走去,墨清姿这才走上前,清冷的声音淡淡的说着:“既然知道自己没名没份只是寄人篱下,那就安安份份的不要痴心妄想,有的东西不是你的,你怎么也无法拥有。”声音一落,睨了那僵硬着身体站在原地的林婉倩一眼,她这才与身边的辰他们一同迈步往里面走去。

    随着众人的离去,那大门口处,除了守着门口的两名护卫之外,就只有那林婉倩恨恨的站在那里,慢慢的抬起了头,阴狠的目光夹带着浓浓的怨念与恨意的看着那走了进去的一行人。

    而在这时,因听闻了消息从练武场中赶来的成儿和双儿两人,快步的来到大门口时,只见他们娘亲一个人站在那大门口处,便快步的走上前去:“娘亲,你怎么了?”他们在练武,听说夫人回来了,便想着出来见见,不过却没见到,只有他们娘亲一个人站在这里。

    “娘亲?你们还知道我是你们的娘亲?”林婉倩一改先前的柔弱模样,也不顾着还有那守门的护卫站在那里看着,一抬手就朝两人掴了过去,但因两人自在练武场学武后身手灵活了不少,本能的避开了,不料却惹来了她的大怒。

    “娘亲……”两人意识到自己本能的反应,再看她那气愤的神色,不由垂低下了头。他们也不想的,但是娘亲一直打骂他们,刚才那只是本能的想要避开,不料却惹娘亲更加生气了。

    “好啊!你们,你们真是反了!学了几天武功就会飞了是不是?胆敢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是不是?”林婉倩愤怒的指着他们骂着,快步的上前揪住了他们的耳朵往上用力的揪起,指甲更是深深的,毫不留情的剌入了他们的皮肉里,不一会,就见鲜血从他们的耳朵上渗了出来:“我看你们是不是真的反了!竟然还敢避开!给我听清楚了,我才是生你们的娘,别以为人家让你们去学武就把她当成亲人了,我才是你们最亲的人,听清楚了没有!听清楚了没有!”

    “娘、娘,好疼,好疼啊!”两人被她揪住了耳朵,她的指甲深深的剌入了他们的皮肉之中,痛得他们忍不住的哭了起来,一边求饶着,一边哭喊着。

    “没用的东西!难道人家不要认你们!像你们这么没用的东西怎么不死了算了!真是没用的东西!你们怎么不死了算了!”林婉倩似乎并不解气,无视着他们耳朵上渗出来的鲜血,一边咒骂着。

    守门的两名护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但是这事却不是他们能理的,两人不由相视了一眼,心下对这个林婉倩很是反感,刚才庄主还在这里的时候就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庄主才一进去就变成母夜叉了,她自己都会说她是她的两个孩子,却那样的打骂他们,虐待他们,真不知她这个当娘的是怎么当的。

    两个护卫相视了一眼,点了点头,其中一个快步的往里面走去。别说是他们看不过去这个林婉倩的所做所为,单单是在这碧落山庄的大门口这样打骂两个孩子,让人看了对他们山庄也不好,还时时骈禀报一下,看看小姐如何处理。

    “娘亲,娘亲,痛……好痛啊……”两人哭了起来,因她的咒骂而感到伤心,也因耳朵上传来的疼痛而哀叫着,虽然学有武功防身,却不敢对他们娘亲动手,只能在原地跳着,哭喊着,希望她可以松开手,不要再打骂他们两人。

    “会痛吗?会痛吗?会痛才好a痛你们才会记住今天的这一切,你们给我好好的记住了,我才是你们的娘亲!你们的娘亲!”她发狠的说着,手下的力道却是一刻也没放轻,因指甲剌入皮肉而渗出来的鲜血,染红了她的手,滴落在地面上,触目惊心,令人不忍多看一眼。

    “你也配当他们的娘亲?”

    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淡淡的传来,墨清姿来到了大门口,清幽的目光从成双两人的耳朵上扫过,眉头微不可察的一皱,这个女人未免也太狠了,就算成双两人是那个男人的孩子,但也是她怀胎十月所生的骨肉,她怎么就这样下得了手去虐待他们?

    “大小姐,我管教我的两个孩子,应该没有犯了什么错吧?”听到墨清姿的声音,林婉倩回过头去,带着怒气的目光看了她一眼,双手却并没有放开,还死死的掐在两人的耳朵上,似乎要把心中的怒火全发泄在他们两人的身上一样。

    “他们是你的孩子吗?我倒是不知,有这样当娘亲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你从哪里捡回来的,或者说,他们不是你的孩子。”她淡淡的让着,睨了两个还在哭着的成儿和双儿一眼。

    闻言,林婉倩勾起了一丝冷笑,说:“大小姐真是多心了,他们是我十月怀胎所生,怎么可能会是捡回来了,俗话说打是爱骂是疼,两个孩子没有父亲教,只有我这个当娘的可以教管他们,慈母多败儿,孩子是要严厉的教出来的,我这样也是为了他们好!”

    听着她把一番话说得堂而皇之,墨清姿唇角不由轻扬,不紧不慢的声音带着一丝嘲讽的说:“看来林夫人还真是用心良苦,只是,在我碧落山庄里,这样的事情却是不容许发生的,林夫人也知道自己只是寄人篱下,现在在这碧落山庄的大门口打骂着两个孩子,若让人看去了,还以为我碧落山庄有虐待孩子的倾向,更会以为你这亲娘,会是后母。”

    她缓缓的说着,淡淡的声音从她的口中而出,莫名的令成双两人心头一安,似乎有她在,他们就不会再受苦一样,一时间,心里复杂万分,一个是他们的亲娘,却那样的打骂他们,一个是他们同父异母的姐姐,却会看不过去的为他们出头,心下既是感动又是悲凉,为什么他们的娘亲,要这样的打骂他们?她也会说他们是她十月怀胎,为何她却这样狠得下心来?

    听着她那一点情面也不留的话语,林婉倩恨恨的咬了咬牙,寄人篱下寄人篱下!她林婉倩花费了十年的青春,十年的岁月,换来的只是这两个让她每次一见到就想掐死的两个孩子,以及他们口中那一声声的寄人篱下!她恨!她好恨!

    但是,此时她却还不能与她闹翻,她还要把他们的幸福,他们一家搅得天翻地覆才开心!他们不让她好过,她也不会让他们好过的!心头的恨意如同火焰般的在她的胸口里四处的窜动着,血气直冲脑门,却又硬生生的被她压了下来。

    “大小姐说得是,是我有欠考虑了。”她压下胸口处欲喷窜而出的恨意与火焰,轻声细语的说着,松开了掐着他们两人耳朵的手,敛下了蕴含着恨意的目光。

    “你们两个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上点药。”她说着,睨了那林婉倩一眼,转身往里面走去。

    成儿和双儿两人相视了一眼,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娘亲,又看了看往里面走去的墨清姿,两人顿了一下,擦干了眼泪,快步的往里面跑去,紧紧的跟在她的身后。

    直到他们离去,林婉倩这才抬起了眼眸,恨恨的朝里面瞥了一眼,又抬头看向了那大门口上面的几个大字,碧落山庄!只觉得那几个金壁辉煌气势磅礴的四个大字映入眼中是显得那样的碍眼!

    墨清姿把他们领到了侧厅,让人拿了些药来给他们擦一下,看着垂低着头,脸上还带着泪痕的两人,她在心底轻叹了一声,为他们有那样的一个娘亲而感到怜惜,当侍女为他们两人上好药后,她轻声问道:“恨吗?”

    他们的娘亲那样对待他们,在他们的心底,可有恨意?

    听到她的声音,他们两人抬起头来,看了看她,摇了摇头,说:“不恨。”说着,抬起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为何?”

    “因为她是我们的娘亲,就算她再怎么打我们,骂我们,她也是我们的娘亲,我们不会恨她的。”两人齐声说着,声音中,带着哽咽,他们不会恨她,但是,他们却为她狠心的行为而感到心痛,悲凉着。

    他们多想可以拥有母爱,多想他们的娘亲可以好好的抱他们一回,让他们感受娘亲怀里的温暖,但是,自他们有记忆以来,他们的娘亲从来都不会抱他们,更不会对他们说过一句好听的话,除了要他们去帮她做什么事时,才会对他们稍微的和颜悦色,每个人都有娘亲,为什么别人的娘亲那样的疼爱她的孩子,而他们的娘亲为何却总是打骂他们?

    闻言,她轻轻一笑,两人的纯真,是那样的美好,并没有因他们娘亲的打骂与虐待而产生了恨意,虽然他们从未感受到亲情与母爱,但两人的心里,却一直向往着,希望着他们的娘亲,有朝一日可以像别人的娘亲那样,用着宠溺的目光看着他们,也许正是因为这份期待,让他们两人的心灵一直保持着美好与纯洁,然而这样的他们,也让她感到了怜惜。

    以那林婉倩的手段,从她打骂两个孩子的神色与举止来看,她对他们两个是打心底的厌恶,想要她以一个娘亲的身份去对他们好,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去吧!去练武。”她说着,示意他们回练武场去。也许在这样的一个大陆,只有实力,才能让他们成长起来。

    “嗯,那我们出去了。”两人说着,走了一步,又回过头来对她说:“谢谢墨姐姐。”说着,这才快步的往外走去。

    在两人走后,她也往外面走去,她不是回院子 而是去了大厅。当她来到大厅里,他的爹娘正在里面说着话,辰则坐下方,看见她回来了,墨成轩便问:“墨墨,怎么回事?”

    “就是林婉倩在打骂成双两人,没事了,他们两个现在已经去了练武场。”她走了进去,在辰的旁边坐下。

    “墨墨,你追着那个鬼面人去,那有没发现什么线索?”墨成轩问着,把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虽然他的妻女还活着,但是为了他妻女日后的安全,那帮人却是不能放过的。

    闻言,墨清姿淡淡一笑,说:“我跟着那个人到了林子,便在下坡处看见了娘亲,就没有追着那个人,因此失去了他的踪迹,不过,我与娘亲在林中闲聊的时间,又有一批黑衣人前来袭杀,那批黑衣人与我所跟踪的那个是一伙的,我在他的身上下了药,只要他的主人接触到他,必定也会身中奇毒,到时就算我们找不到他们他们的幕后主使人,他们也会自动的送上门来。”

    “这么说,你要回湖心小筑里去等他们自动送上门?”坐在她旁边的辰一挑眉,微勾着唇角看着身边的她。

    “嗯,我所下的毒,除了我之外,无人能解,他们若想要解毒,必定要找到湖心小筑的毒医!”到那时,就算她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会自动的送上门来!

    “小姐,你给那个人下了什么毒?不会当即死的吗?”紫衣好奇的问着,她们知道她平时在青山时总是喜欢研究些奇奇怪怪的毒药,现在竟然给那个逃走的人下了药,好让毒药过到的接触的那个人身上去,真是让她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毒药?

    “一种会让他生不如死的药。”墨清姿勾唇笑着,只有那样,才能让他在受尽折磨间,却又不会立即的死去,而又会自动的找上她。

    “那,林婉倩如何处理?”青衣问着,她们都知道那个林婉倩一定会在这几日搞出什么花样来,是要先把她杀了,还是先不管她?

    墨清姿目光微闪,说道:“等揪出了那幕后的主使人,再一并处理了,现在让暗影盯紧一点,看看她到底有什么举动。”

    “嗯,那就按你说的去做吧!”墨成轩点了点头,他知道墨墨有足够的能力处理好这事,就把这事全权交给她去处理。说着,对一旁的雪柔说:“柔儿,你也累了,我带你去院子里休息一下吧!这些事情你就不要担心了,墨墨会处理好的。”原先还担心她会有所误会,不过没想到墨墨早就把庄里的事情告诉了她,看到身边的她,他多么的庆幸,当年并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来。

    “好。”雪柔温柔的应了一声,对她女儿说:“墨墨,你不要太累了,要注意休息,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开口。”

    “嗯,娘亲,你放心吧!我绝不会让当年杀害我们的那些人逍遥法外的!我一定会把他们揪出来,为当年死去的人讨一个公道!”同时,也是为了保护她的亲人,保护她所重视的人!她,绝不会再让当年那样的事情发生!

    墨成轩与雪柔走后,辰这才开口问:“要不我帮忙?”看着她已经一步步的揭开当年的事情,他也为她开心着,同时心里也有他的打算,打算等她把这些事情处理好之后,就向她提亲,把她娶回去,所以要是她肯让他帮她,那他抱得美人归的日子就更早了。

    闻言,她回过头看着他,说:“你在这里也有好几天了,不用回去?”似乎,他身为暗城少主很闲?

    “怎么?你想赶我走了?”他一挑眉,唇角含着宠溺的笑意看着她。知道了她的心意,他可不想就这么离开,当说也得跟在她的身边,与她好好的培养一下感情。

    墨清姿浅浅的一笑,语带笑意的说:“这几日我应该还会留在这里与我爹娘在一起,再过几日再去湖心小筑,你若想帮忙,到时也可以一起去,要是到时我打不过那幕后的人,也可让你帮帮忙。”

    青衣和紫衣闻言,不由掩嘴轻笑,而陆峭则笑着看着他们两人,看来,冷绝辰果然已经得子情的心,不过也是,试问像子情这样出众不凡的女子,大陆上除了冷绝辰之外还有谁能配得上她?

    “小姐,我们先下去了,你们好好聊聊。”紫衣笑盈盈的说着,与青衣和陆峭往外面走去,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人。

    “看来子青在这里很得你爹的看重,这两天你不在,我看着他跑出跑外的,对这碧落山庄的事情倒是很是上手。”辰看着走出去的几人说着,神色中透着悠哉与遐意,那微勾着的性感唇角,不难看出他的心情似乎很是不错。

    墨清姿一笑,说:“嗯,他现在帮着我爹爹处理着庄里庄外的事情,我爹爹很是信任他,打算把庄里的事情,交一些给他打理。”对于子青,也就是陆峭,她是很是信任的。

    “那两个孝,你打算怎么处置他们?”他问着,幽深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这两个他对这碧落山庄也有一些了解,那两个孝与她根本没有一丁点的关系,到时杀了他们的娘亲,如果处理不当的话,会让两人记恨他们的。

    闻言,她目光轻闪,想起那两人单纯的性格,心下有几分不忍,但是,那个林婉倩也是参与了当年的那件事的人之一,而这些年又潜伏在碧落山庄里,更是对她爹爹用了那样的狠毒的手段,把针剌入他的头骨之中,若不是她当日发现,再过不久有可能会性命不保,对于想加害她爹娘的人,她是绝对不会手软的!

    “成双两人的并不像他们的娘亲,我打算到时让他们去青山学武,至于林婉倩,秘密处决了她,让她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轻声说着,心下在思量着,如果他们日后知道是她杀了他们娘亲的,又会怎么样?这真的是件麻烦的事情。

    看着敛着眼眸沉思的她,他想起了这两日知道的一件事,原来与她有婚约在身的那个人,竟然是雷战祈,而那雷战祈因不知墨清姿就是子情,在那当日就退了婚,据他所知,霍逸已经没有在找她了,似乎知道她若不想让他们知道落脚点他们是找不到的一样,反而那雷战祈却是一直没有放弃的在寻找她,然而,他却不知,他所寻找的那个人,正是与他解除了婚约的那个人。

    性感的唇角微微的勾起,幽深的目光划过了一丝的笑意,他的手拂过那两根垂落在脸侧的墨发,把它别在了耳后,心情愉悦的想着,要是哪一日那雷战祈知道墨清姿就是子情,估计会懊悔莫及,呵呵呵……

    “你在笑什么?”抬眸看向他的莫清姿,见他神情愉悦的勾唇笑着,那神色,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似的,让她有几分的莫名其妙。

    “我在想,我何其有幸,能得你心。”他低低的说着,独特的磁性声音夹带着一丝笑意,弥漫着柔情与宠溺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深深的凝视着她。

    听到他的话,墨清姿露出了一丝柔和的笑意,看着面前刚毅中不失俊美的他,轻声说着:“也许,从我们相遇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你我之间的牵绊。”若是没有他在雨夜中救下她,也不会有今日的她,所以,她的命,也可以说是他的,而往后所发生的一切,他的照顾,他的宠溺,他的柔情,点点滴滴的渗入她的心中,深深的印在她的心头,就算她不想去承认,也容不得她不去承认,她与他,也许,是早就注定好的,是命运的牵引,让她遇见了他,也让她爱上了他……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