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55.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隐约是她
    听着他们的话,林婉倩的目光中有那么一瞬间闪过一丝复杂,心下划过一丝奇怪的感觉,摇了摇头,看着他们两人往外走去,并没有开口叫住他们。

    他们是她的耻辱,是她不可抺去的污点,她对他们只有厌恶,没有别的,他们不用试图在她这里得到什么!除了厌恶,什么都不会有的!

    她转身回了房里,拿出了先前收起的东西,眼中闪过势在必行的光芒,成败,就看今天这一举了!但是她知道,就算是拿不到凌天心法,她也一定不会让他们一家人好过的!把东西藏在衣袖中,便悄悄的往外面而去,左右看了看,见周围都没有人,这才小心翼翼的往庄里的井走去。

    而就在她出门的时候,隐藏在暗处的两名暗影一个示意,其中一人飞快的往另一边去。而另一人则尾随在她的身后,看看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正陪着她娘亲说话的墨清姿,听见了暗影的话后,目光轻轻一闪,对她娘亲说:“娘亲,爹出庄去视察了,你要不先回院子去吧!我把这事处理了之后过会就去找你。”

    “好。”雪柔轻点了一下头,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准备往院子而去。

    “紫衣,你跟着我娘亲吧!陪陪我娘亲说话。”她轻声说着,示意紫衣跟在她的身边侍候着。

    “好,夫人,我送您回去吧!”说着,便跟在她的身边,笑盈盈的与她一同往外走去。

    见她们离开后,她这才说:“青衣,我们走。”声音一落,转身往外走去,而青衣则跟在她的身边。

    另一边的林婉倩,以为自己的一切还无人知晓,却不知已经落入了暗处的暗影眼中,当林婉倩来到那井口中时,见四下无人,便飞快的把衣袖上的药解开准备倒进井里面去,因这井水是整庄里的人要喝到的,而暗影也不知墨清姿就是毒医,因此,生怕被下了解药后无法解开,只有闪身从暗处出来,持剑袭向了她,同时一声低喝。

    “住手!”

    蕴含着玄气气息的一喝让林婉倩手一抖,那包役也顺势的全倒进了那井水里,那名暗影一看,不由一瞪眼,手中的利剑挥得更是凌厉,锋利的剑尖夹带着丝丝杀意的迸射而出,本以为可以袭中她的,谁知竟被她一个错身避开了。

    林婉倩目光一冷,少了平日刻意装出来的软弱,此时的她眼中迸射出杀意,手一伸,从腰间取出了一条软剑,迅速的迎上了暗影的攻击,心下则暗暗的心惊,怎么会有暗影跟踪着她?难道是他们对她起疑了?不可能!这么多年来她都不曾被发现,怎么可能会被发觉!

    “是谁派你盯着我的?说!否则,我杀了你!”林婉倩狠声威胁着,毒辣的目光带着丝丝杀意的落在那名暗影响的身上。

    “哼!就凭你?”暗影听了她的话,轻蔑的哼了一声,蓦然目光一变,眼中泛过凌厉的气息,沉声说:“碧落山庄供你吃穿不愁,你竟然敢暗中下药,我看你是的嫌命太长了!看杀!”一声音低喝一落下,黑色的身影迅速的一闪,倾身上前,手中的利剑一转,顿时化做凌厉的剑花迸射而出,猛的袭向林婉倩。

    林婉倩目光一冷,迅速的倾身上前,这暗影的话让她知道,她定然是暴露了!只是,到底怎么会暴露的?绝不会是墨成轩,因为她潜伏在这里十年,足足十年他都没有察觉,更不可能会在这个节骨眼中发现什么的!如果不是他,那,会是谁?脑海里蓦然闪过一道灵光。

    墨清姿?是墨清姿!除了她,还能有谁c个墨清姿,竟然想破坏她的计划,她定叫她死无葬身之地!心下恨意涌上,激发了她潜在的能力,一时间,狠毒的招式节节逼近!

    “铿锵!铿锵!”

    刀剑相碰间,铿锵的声音不断的传出,也正是这刀剑相碰的声音,迅速的引来了庄里各处的暗影,当赶来的暗影看到平日里那个没有武功在身的林婉倩竟然身手这般了得之时,眼中难掩惊讶之色,迅速的加入战斗当中。

    而在这时,墨清姿与青衣也一同而来,看到寻被众名暗影攻击着的林婉倩,目光不由一闪,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不一会,便见她不敌众名暗影,很快的被他们制服了。

    “小姐,她在井里下了药。”那名跟着林婉倩的暗影走上前来,在墨清姿的面前恭敬的说着。

    墨清姿淡淡的瞥了那被人剌伤了几道伤口挣扎不停的林婉倩一眼,便走上前,来到那井里,旁边的青衣打起一些水递上前给她,她接过闻了闻,嘴角勾起了一丝冰冷的笑意:“五步散?看来,你跟毒门的关系也不错,连他们毒门至毒的五步散也肯拿给你,只可惜,你这五步散下错地方了,在我的眼里,这东西,就跟泥沙没什么两样。”

    听到她的话,林婉倩心下大惊,她怎么会知道那是毒门的五步散?那五步散是剧毒,若是服上了,五步之内必定全身血脉暴胀而死,这是毒门的至宝,极少在大陆上出现过来,她一个既不懂武功又没渗足江湖的小丫头,又是怎么会知道的?

    她淡淡的说着,看着她愤怒狠辣的目光中掠过一丝错愕的神色,从怀里取出了一个小瓶子,倒出了一小颗药丸,用手把它挰成了粉沫洒入井里,这才走到她的面前停下:“知道我为什么会没有让人杀了你吗?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你的一双孩子,本想让你多活些时日的,不过你非得自寻死路,你说,我该如何处置你?”她还以为她会想出什么办法来,原来不过就是下毒?在她毒医的家里下毒,那不是开玩笑吗?

    “你、你到底是谁!”一个没有点渗足江湖的人,怎么可能会知道五步散!而她的神色,似乎早就知道她会出手一样,五步散在她的眼里只跟泥沙一样,这怎么可能?她、她到底是谁?真的只是墨成轩的女儿这么简单吗?

    “说出你幕后的主使人,也许我可以考虑饶你一命。”她看着她,神色平静而淡然,却带着不可侵犯的威严。

    林婉倩恶狠狠的瞪着她,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要见庄主!我在见庄主!我是他的女人,你们谁敢碰我!放开我!放开我!”她挣扎着,就不相信,她不过才回来没多久就把一切都摸清了!她若不说,倒要看她能拿她怎么样!

    闻言,墨清姿微微扬起了好看的唇角,绽开了一抺浅浅的笑意,只是,这笑意却是未曾达到眼底,挂在唇边,甚至多了几分冰冷的味道。她看着挣扎着的林婉倩,淡淡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着:“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么?你是我爹爹的女人?是吗?我怎么从来都没听我爹爹提起过?”

    她的声音淡淡的,不紧不慢,却给人造成了一股浓浓的威压,清幽而带着冰冷气息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无端的让人心头微寒,只听她的声音微微顿了一下,说:“别的说不说了,单单你下药这一条罪,就已经可以把她杀了。”

    “你敢!我为庄主生了一双儿女,就算庄主不待见我,他也决不会杀了我!”她仰起了头叫嚣着,她以为,没人知道那一夜的事情,殊不知,这一切,他们早就知道了。

    “哦?你说是的成儿和双儿两人吗?你确定他们两个是我爹爹的骨肉?”墨清姿的声音微微一顿,倾近了她的身边,低低的说:“我不得不说,你拿掐住了我爹爹的缺点,他这个人就是太正义,太正直了,才会上了你的当,若是换成别人,你以为就这么一件事可以瞒上十年之久?也许,我忘了告诉你,在不久前我就知道成儿和双儿不是我爹爹的骨肉了,再说,他们的生父,不正是那一日你在后山中苦苦哀求的那一个吗?”

    她冷眼看着她的一张刷的一声惨白,毫无血色惊愕的看着她,那嘴巴张了张,却说不出半句话来。

    “哐!”

    突然间,东西打烂的声音传来,墨清姿一回头,见成儿和双儿两人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们,一步步的向他们走了过来,来到了林婉倩的面前:“娘、娘亲,墨墨姐说的是真的吗?我们、我们真的不是爹爹、不是庄主的孩子?”两人痛苦的看着他们的娘亲,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好想从她的口中得到证实,但,她说出来的话却徹底的粉碎了他们的希望。

    见墨清姿竟然已经知道,她当即低低的笑了起来,厌恶的目光冷冷的扫了成儿和双儿一眼:“你们?哈哈哈,不错,你们不是墨城轩的骨肉,你们就是野种,你们就是野种!哈哈哈……野种!你们是野种!”

    墨清姿眉头微拧,她没想到他们两人怎么会来到这里,看着林婉倩那毫不留情的话语,再看他们两个那怔愣着的神情,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任由着泪水夺眶而出,滴落在他们的衣襟上,心,不免有一丝的怜惜。

    再怎么说,他们也是无辜的,大人犯下的错,却要让他们去承受着,他们不过才九岁,小小的心灵,可否承受得住那来自亲生母亲的辱骂?野种?这两个字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与从他们最为重视的娘亲口中说出来,却是不一样的。

    “娘、娘亲……娘亲……”

    两人颤声唤着,看着那被暗影捉了起来的娘亲,看着她身上的伤口,以及听着那从她口说骂出来的话,这一刻,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们的爹爹不接纳他们了,原来,他们并不是这碧落山庄的人,与这里一点关系也没有,难怪,难怪他们的娘亲那样的恨他们,只是因为,他们是野种吗?

    他们刚才在练武场那边练武,听到了刀剑相碰的声音,便好奇的跑过来看,却不想,竟然会见到这样的一幕,他们站在那一旁好久了,听到了暗影们说,他们娘亲对着那井里下毒了,为什么会这样?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墨墨姐,墨墨姐,求求你不要杀我们娘亲好不好?求求你不要杀她好不好?墨墨姐,墨墨姐,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两人当即跪倒在她的面前,对着她磕头哭喊着,就算他们的娘亲再怎么不是,但是他们也不能就这样的看着她被杀死,可是,他们能怎么做呢?他们只能救墨墨姐高手贵手放过他们娘亲,但是,墨墨姐会吗?会放过他们娘亲吗?

    “砰砰砰……”

    两人的头重重的磕在地面上,发出了一声声的撞击声,因地上有沙粒,很快的,他们两人的额头便渗出了鲜血,一声声的哭求以及那重重的撞击声,让人看了很是不忍。

    林婉倩微怔的看着他们两人,为什么?为什么她那样对他们?他们却还要这样的为她求情?为什么?就因为她是他们的娘亲吗?可是,她从来都没有尽到身为娘亲应尽的责任,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做?为什么?看着他们两人因磕到了沙粒而渗出的鲜血的额头,一时间,心里掀起了一股股让她心慌的异样,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做?

    墨清姿清着他们两人,清幽的目光中浮上了不忍,她实在是没想到他们两人竟然会过来,现在这样的一幕,是她最不想见到的,成儿和双儿两人的单纯,两人的毫无心机,让她很是喜欢,但是,放过林婉倩?

    “成儿双儿,你们先起来吧!”她开口说着,扶起他们两人,正欲开口说话,却见一名护卫匆匆来报。

    “大小姐,不好了,突然间有一伙黑衣人把我们庄里团团围住了,那些黑衣人一个个身手很厉害,夫人的院子里,此时已经打起来了!”那名暗影焦急的跑来报信,因一路过来被人截杀,身上已经被划开了好几道口子。

    听到这话,众人心头一惊,同时把目光落在墨清姿的身上,墨清姿闻言,神色蓦然一变,当即冷静的说道:“派人出庄把我爹爹他们找回来,带上林婉倩,跟我走!”清冷的声音一落,素色的身影如风一般的往她娘亲的院子掠去。众人看到她那快如闪电的身影,心下微怔,快速的跟了上去。

    难道是那些人?该死的!她竟然失策了!她以为那人若是中了她的毒,一定会上湖心小筑去寻医,却不想他意然到碧落山庄来寻仇了!她的娘亲好不容易才回来,她绝对不容许有人再伤害到她!心下杀意四起,身上的气息也在那一瞬间发生了冰寒的变化,飞掠而行的身影从半空中掠过,快得如风似影,根本让后面的人追不上她。

    而在主院中,紫衣与雪柔两人被众名黑衣人夹攻在其中,而身错大黑袍的冷厉辕脸上戴着一个鬼面具,坐在一旁着着底下的人与她们两人交战着,令他意外的是,不止那个银发的雪柔身手了得,竟然连那名不小的婢女也有那样不可小窥的身手,久见他们还没拿下那个雪柔,他已经不耐烦的开口:“都给我退下!没用的东西!连两上女人都解决不了!”声音一落,黑袍一拂,寒光一闪,黑色的身影飞掠而出,手中的寒剑夹带着凌厉的杀意飞袭而出。

    “让我没了一条手臂,我就先砍下你的一条手再说!”阴测测的声音响起,强大的金玄武神气压扑面而来,令人无法作出抵挡。

    本就与紫衣一同对战好几名黑衣人的雪柔体办渐渐的不支,而如今他金玄武神的威压如同猛风一般的当面袭来,更是让她无法站稳身体,手中的剑被打飞,脚下几个踉跄,身体也顺势的往后倒去,眼见那带着狠辣杀气的一剑就要劈向她的手,她心头一惊,却无法避开!

    “夫人!”

    紫衣惊呼一声,顾不得强行上前会被那金玄武神的威压所伤,顾不得体内的气息在那股强大的威压之下不停的翻滚着,她猛的飞身扑上前,以自己手中的剑挡下了那鬼面人劈下的一剑,同时迅速的出手推开了雪柔,谁知在她才把人推开的瞬间,她手中的剑被那夹带着金色玄气的利剑硬生生的砍断了。

    “铿锵!哐!”

    铿锵的一声传出,紧接着的是断剑掉落地面所发出的哐当声,同时而来的,还有着他的一声阴测测的怒吼声:“找死!”

    “嗖!”

    “啊!”

    一声利剑穿过**的声音剌耳的传来,与此同时,一声惨叫声也随着响起。只见,冷厉辕手中的剑一个反转,把握在手中,狠狠的剌入了紫衣的大腿,嗖的一声是那样的明显,那样的剌耳,当利剑拔出之时,一道血柱也随着喷出,紫衣的身影在同时被他一脚踢飞,重重的撞落在地面上。

    “噗!”

    一口鲜血猛的从紫衣的口中喷出,她试图着想站起来,但是,身体才一动,却痛如割心!

    “紫衣!”

    雪柔惊呼着,不顾那面前的危险,飞掠来到她的身边,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语气中带着惊慌的问着:“紫衣,紫衣你怎么样?你怎么样?”

    “夫、夫人、你、你没事就好,要是、要是你出事了,小姐、小姐会很伤、伤心的,噗!”紫衣断断续续的说着,她庆幸着自己护住了夫人,若不能,小姐要是看到夫人受伤了,一定会很伤心的,她不想小姐伤心,就算是用她的命,换夫人的命,那也在所不惜!

    “傻紫衣,你怎么这么傻!”雪柔抱着她,看着她伤得这么重,心下不由揪痛着。

    “哼!命还真是大,竟然一脚还要不了她的命!雪娘子,我劝你乖乖的交出凌天心法,要不然,我一剑了结了你,再找你的女儿下手!”冷厉辕阴测着声音喝着,一步步的走近她们两人,那把被他持在手中的利剑,泛着嗜血的光芒,一滴滴鲜红的血迹顺着那剑刃而滴落地面。

    “想拿凌天心法?那得看看你有没那个本事!”雪柔抬起头冷冷的说着,拿起了紫衣的剑,白色的身影迅速的一闪,往前掠去,手中的软剑在玄气的注入之下,也在那一瞬间变得锋利无比,丝丝涌动着的玄气能量弥漫在剑锋之上,呼呼而响!

    冷厉辕一边后退,同时抬起手中的利剑与她交战在一起,两人在对战着,不时发出铿锵的声音,而那些黑衣人见紫衣没人护着了,持剑打算把她了结了,这时,她的幻兽猛的从她的身体里飞窜而出,一只身上布满黑点的黄金豹咧开了凶残而嗜血的利齿,利爪一亮,紧紧的护在了紫衣的身边,不让那些黑衣人靠近半分。

    “吼!”

    见有黑衣人从后面攻击,黄金豹仰头一声怒吼,矫健的身体猛的往前撞去,一击就把那意图靠近的黑衣人给撞成了重伤,锋利的豹牙一咧开,豹嘴大张,一口咬断了那些黑衣人的脖子,鲜血的浓郁气息,一时间充斥在这空气之中,久久无法散去,黄金豹猛的一个回头,那染上了鲜血的豹嘴以及锋利的豹牙出现在众人人的面前,让那些原本打算上前的黑衣人心头不由一惊,竟然有那么片刻的胆怯。

    “铿锵!铿锵!”

    前面一远处,雪柔奋力的抵挡着他节节狠厉的杀机,每当两全不相碰撞在一起,那暗劲十足的撞击不由让她持剑的虎口一麻,险些无法握得住剑,两人实力相差太多。饶是她再怎么奋力抵挡,也挡不住那凌厉的杀机。

    “咻!”

    咻的一声对方的利剑从她的手臂上划过,利剑划过皮肤,带来一阵剧痛,她嘶的一声倒抽了一口气,见手臂上鲜血渗出,染红了她白色的衣袖,咬了咬牙,奋力的挥着剑抵挡着,她知道,墨墨就要来了,只要支持到她来就可以了!

    “哼!不自量力!”冷厉辕阴测测的冷哼了一声,面具下阴鸷的目光迸射出一丝杀意,手上的利剑一直飞转,强大的剑罡之气夹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猛的袭向了她的门面,意在一举废了她!

    “不!”

    飞掠而来的墨清姿看到那一幕,惊得一颗心险些跳了出来,但,就算她的速度再快,离那里也还有**米的距离,根本无法救下她!这一刻,她再度的偿受到了惊慌与恐惧的滋味。

    听到墨墨的声音,雪柔反射性的朝她看去,看到她惊慌的神色,心头不由一痛,难道要再次让她经历这样的一幕?她用尽了身体的力量想要避开,但是却在那金玄武神的威压之下无法动弹半分,感觉到那杀气腾腾的剑气扑而而来,雪柔心下一突,也就是那一剑朝她袭来的一瞬间,突然有人把她从那危险下面带开了。

    “连我未来的岳母大人都敢伤,你真是嫌命太长了!”

    低沉的声音带着特有的磁性从冷绝辰的口中传出,只不过此时他的声音,比平时多了一丝的森寒与杀意。刚才他们与追风在院子里休息,却感觉到气氛不对,出来一看才知道出事了,当下便往这边而来,唯恐子情的娘亲出什么事了,没想到,当他赶到这里却看见这样的一幕,子情的那一声惊呼,让他感受到她那一刻的惊慌与恐惧,当年她亲眼看见她娘亲倒在血泊之中,现在,他怎么也不能再让那样的一幕重新出现!伤了她重视的人,就是伤他重视的人!从认定她的那一刻开始,她的亲人就是他的亲人!

    看到她娘亲被辰救下了,墨清姿那提高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那一刻,她真的怕极了c在,好在有辰在这里!轻呼出一口气,当下,清幽的目光蓦然一变,森寒冰冷的目光落在那鬼面人的身上,当目光触及他那少了一条手臂的身体时,目光轻闪,看来,她还真的小看了这人的狠绝和警惕了,她还在想,怎么雪衣她们没有传来信息,原来,他是把毒逼到了手上然后砍下了他自己的手!

    狠!当真是够狠!不仅对敌人狠,就是对他自己,也够狠!

    本以为必定一剑击杀了那雪柔的冷厉辕,没想到竟然会杀出一个程咬金!而当听到他的声音,他猛的回对看去,面具下的目光不由一缩!冷绝辰?竟然是冷绝辰!该死!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怎么会在这碧落山庄中?

    一时间,心头恨意与愤怒相交燃烧着,他根本不是冷绝辰的对手!本怀着必杀的决定来到这一碧落山庄,谁知却杀出了这么个程咬金来,等等,他刚才说什么话来着?未来岳母?他的?心头蓦然一轰!猛的朝那一旁的绝美女子看去,那个就是碧落山庄的大小姐墨成姿?冷绝辰不是看上那个子情的吗?怎么会看上这个女人了?难道……

    心下,一个念头隐隐在脑海里浮现,他不可思议的看着站在那里一身冒着冰寒气息的绝美女子,除去了那一脸容颜之外,这股气息,他太熟悉了!正是这种目光,正是这股气息,在那四大名山的比武台上,将他狠狠的打败了!这个女人,竟然就是青山的子情!青山的子情,竟然就是碧落山庄的大小姐墨清姿!

    该死!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事情却没人禀报他!如果知道墨清姿就是青山子情,如果知道冷绝辰也在这碧落山庄里,他绝不会就这样蓦然前来!

    另一边,暗影飞快的去找回来的事墨成轩与陆峭两人急匆匆的赶回了庄里,原本守着大门的护卫,此时已经加入了战斗中,庄里面,浓浓的血腥味在弥漫着,随着一阵阵的清风拂过而传得更远,让那急急赶回来的墨成轩心下大急。

    “柔儿!墨墨!柔儿!墨墨!”他惊慌的叫喊着,飞一般的往主院掠去,而陆峭跟在他的身后,不时的帮他解决那些窜出来来截杀的黑衣人。

    押着林婉倩的暗影也跟着往主院而去,成儿双儿两人更是跟在身后,不知这到底是出什么事了?为什么突然间有一帮黑衣人把碧落山庄都给围了起来?

    而来到碧落山庄的凤歌和洛菁宁,见大门口处一个守门的人也没有,不由怪异的看了看周围,凤歌媚眼一挑,说:“奇怪了,按理说,这碧落山庄为三大庄之一,不可能连守门的人也没有吧?只是,这人是跑哪里去了?”

    洛菁宁探着脑袋看了看那里面,正好这时一阵清风扑面而来,闻着那空气中的血腥味,她不由跳了起来惊呼着:“啊!不好了!有血的味道,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快,凤姐姐,我们进去看看!”说着,一手拉着她就往里面的跑去。

    “哇哇哇!真的打起来了!怎么会打起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哪里来的黑衣人?快!我们找找雪姨在哪里,她不会出事了吧?”洛菁宁看着庄里面地上死去的护卫以及婢女们,不由惊呼连连,那些倒在地上穿着黑衣的,看起来就不是好人!碧落山庄是得罪了什么厉害的人物了吗?要不然好好的山庄,怎么会被人弄成这样?明显的,那些黑衣人根本就是的毁庄和杀人,竟然连不会儿武功的婢女都下得了手,看来不是一般的人,而是杀手!

    “走,我们四处看看。”凤歌看了地上那些死去的人一眼,正打算往里面走去时,却听见身后的声音传来。

    “这里出什么事了?你们两个怎么也来了?”一身红衣的霍逸飞掠而来,皱着眉头看着那一地的尸体,他本想着来看看那个墨大小姐到底是不是子情,谁知却见到了这样的一幕,而且还在这里碰见了凤歌与洛菁宁两人,看来,那个墨清姿,极有可能就是子情!

    听到声音,两人皆转过来头去,见是霍逸,洛菁宁不由好奇的问着:“怎么是你啊?你怎么也来了?我们也是刚到这里,对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也不知道,正打算四处看看呢!”

    正当他要开口时,见一道黑色的身影往里面飞掠而去,那身影,分明就是雷战祈那家伙。见状,霍逸目光微闪,对她们说:“走!进去看看,连雷战祈都来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墨家大小姐墨清姿,应该就是子情了!”声音一落,红色的身影一闪,迅速的往里面掠去。

    听到他的话,凤歌和洛菁宁一怔,同时喊着:“哎!等等我们!”说着,也飞快的跟了上去!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