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57.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杀意起,成儿命危
    “让开!放我走!要不然我杀了他!”

    在庄里的假山边,两名暗影围着林婉倩,此时眉头微拧,手中持着剑,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只因林婉倩手中持着匕首,架在成儿的脖子上,而成儿显然被吓到了,整个人怔怔的,脸上尽是不可置信与悲凉的神色。

    “娘亲……”成儿低低的唤着,脖子上传来的剌痛,却不及他此时心头的痛,他的娘亲,竟然拿着刀子对着他,难道娘亲真的很讨厌他们吗?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们?

    匕首被林婉倩握在手中,深深的抵着成儿的脖子,因锋利的刀刃压着皮肉,成儿的脖子之处,被压出了一道浅浅的伤痕,鲜血从那伤口渗了出来,染红了那锋利的刀刃。

    “娘亲,娘亲,你放了成儿吧!娘亲,娘亲,求求你不要伤害成儿,要不,要不你捉我吧!你捉我吧娘亲!”双儿哭喊着,娘亲打小不疼他们,他们两人一直相依为命着,深夜里,被娘亲打得一身的伤痕关在房间里,他们两人相拥着而眠,互相鼓励着,总有一天会好的!总有一天,娘亲一定会对他们好的,但是,但是现在娘亲却拿着刀子架上了成儿的脖子上,看着成儿脖子上渗出的鲜血,她的心慌了……

    “闭嘴!今天要是我活不了,你们也活不了!别忘了你们是我生的,就算我要你们的命,你们也得给!”林婉倩放着狠话说着,阴狠的目光扫过那哭喊着的双儿,落在那两名暗影的身上,狠厉的声音带着咆哮的喊着:“你们放不放我走?放不放我走!”因她的大吼,她手中的匕首越是往成儿的脖子上压,鲜血,流得更凶了。

    两名暗影相视了一眼,对眼前这个情况不知应当如何解决,他们从没见过有人冷血成这样的,成儿和双儿可是她的孩子,是她十月怀胎所生的亲生骨肉,而她,为了自己能够活命,却拿着匕首架上她亲生孩子的脖子上,用来威胁着他们,让他们放她离开,这样的人,真的连他们都为成儿和双儿两人不平,枉他们两人还一直口口声声的唤她为娘亲,照他们看,她根本不配当他们的娘亲!

    “娘、娘亲,痛……”

    因匕首又加深了几分,成儿的脸色不由有些惨白,脖子上传来的痛,让他忍不住的叫了起来,却也不敢乱动,生怕他一动,那锋利的刀刃就会割破他的喉咙。

    血,一滴滴的顺着刀刃滴落在她的手中,如火焰一般的灼手,林婉倩的心,微微的一颤,持着匕首的手,不自由主的松开了一些,但,却没有放开成儿,依旧把他当成保命符般的紧紧勒在身边。

    “林婉倩,你是逃不掉的,如果你还有良心的话,快放了成儿,他可是你的亲生孩子!”其中的一名暗影沉声喝着,虽然看着成儿的脖子渗出了鲜血有些不忍,却也没有退开,因为这个女人太过歹毒,如果放她离去,不知又将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听着他的话,林婉倩发狠的吼着:“让开!让开!再不让开,我就杀了他!”然,她的手却在微微的颤抖着,在她的心中深处,虽然是不喜欢他们两个,但是要让她这样下手,却是有兄惧。

    “娘亲,娘亲,你快放了成儿吧!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双儿哭求着,看着那从成儿的脖子上渗出的鲜血越来越多,她心下惊恐着,成儿会不会死了?会不会死?

    当墨清姿来到这里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丙名暗影围着林婉倩,而林婉倩则捉着成儿,用匕首抵在他的脖子处,鲜血渗出,染红了那把锋利的匕首,双儿则在一旁哭求着,看到这一幕,她目光轻闪,淡淡的开口说:“你们退下吧!放她走。”以林婉倩的狠,她还真的会为了保命而对成儿下手,虽然成儿是她的孩子,但是看到这样的一幕,她却不希望他会受到伤害,她相信,就算是放她走,她也是走不远的。

    听到墨清姿的话,两名暗影相视了一眼,这才应了一声:“是!”于是,两人收起佩剑,退至一旁。

    尾随而来的众人打量着两个孩子,尤其是那脖子被划出血痕来的成儿,见他小小年纪脸上浮现着悲凉的神色与伤痛,众人都不由暗叹了一声,如果不是知道这两个孩子是那林婉倩所生的,他们真的会以为林婉倩不是他们的娘亲,这世上,像这个林婉倩这样对待亲生孩子的娘亲,实在是少之又少。

    林婉倩目光微闪,看着那一步步朝她走来的墨清姿,她勒着成儿一步步的往后退着,因心下的产生的怯意,她不自由主的低喝着:“你别过来!”同样是女人,面前的她不过十五岁,却在无形中带给她一股强大的威压,让她忍不住的心底发寒的,对她打心底升起了惧意。

    “放了成儿,我让你走。”她淡淡的开口说着,看了一眼脸色惨白的成儿,目光微闪。成儿脸上的悲凉,莫名的让她心头升起了一股怜惜,毕竟只是九岁的孩子。

    “放了他可以,你们让开!不许跟来,到了后山,我自会放了他!若不然,你们不让我活,我死也要拉个垫底的!”林婉倩放着狠话的说着,全然不为自己所说的话而羞愧。

    “娘亲,你真的很想我死吗?”成儿怔怔的问着,脑海里只有着她刚才所说的话,就算死也要拉个垫底的,他的娘亲真的是这样想的吗?真的很想他死吗?

    “你给我闭嘴!”林婉倩喝着,勒着他就往后山而去,一边喊着:“不许跟过来!”

    “子情,那女人真不是人,竟然那样对待自己的孩子,真是太禽兽了。”凤歌开口说着,看着那林婉倩离去的方向,问:“真的不追啊?就这样放她走?”

    她看着那林婉倩离去的方向,说:“跟得太紧她不会放了成儿,等会吧!等会再追上去,她是跑不了的。”说着,看向了哭着的双儿,说:“双儿,你先回去院子么?”若真的对林婉倩下手,她真的不希望让成儿和双儿看见,否则血腥的一幕一定会留在他们的脑海里,久久无法挥去。

    “不!我要跟去,我要跟去看看成儿!”双儿哽咽的说着,擦了擦眼泪,便往后山的方向跑去。

    见状,她不由暗叹一声,飞身往前掠去。凤歌跟在她的身后,而冷绝辰和霍逸他们三人则因她叫他们去别处看看,所以分成了三路清理着庄里的那些黑衣人。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门派里,一身红袍的萧斜倚着人家门主的主位,大大方方的霸占了人家的门派,把底下的那些手一一律叫出去帮他找人,而他自己则留在这里等着消息。

    自上一回派出去的人说没消息到现在,已经又过了好些天了,却还没有那个银发女人的消息,他的耐性已经渐渐的消失了,随着一日一日的过去,他身上的气息也越发的阴鸷,强大的强者威压自然而然的从他的身上弥漫而出,涌动在他的周身之边,在他所在的地方,根本没有一人敢靠近,更没有一人敢上前,除非是被叫到了无可有奈何的情况下,才有人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来到他的面前。

    就像现在,原本威风八面的门主平日里只是动动嘴指挥底下的人去办事,看着那底下的的跪在他的面前恭敬而不敢放肆的禀报着事情,但是,现在这原本该威风八面的主门却是战战兢的跪在底下,唯恐自己一不小心说错了话惹怒了上面的人。

    “还没找到?”低沉而且带着威压的声音低低的从主位上的肃的口中而出,那双蕴含着无限威压的黑瞳,如同王者一般的睨着那跪在底下的人,神色中透着几分的闲懒,却带着令人不敢忽视的气势。

    “还、还没、没找到。”跪在底下的那位门主颤着声音说着,说到没找到时,那声音不由小了小,身体因恐惧而微缩了一下,喉咙上下滚动着,不停的咽着口水。

    闻言,萧的目光一眯,狠厉的光芒从眼中迸射而出,低沉的声音带着狠意的说:“你这是在考验本座的耐性?砰!”他的声音才一落下,砰的一声巨响起起,只见,那用坚固的石头制成的门主宝座,竟然硬生生的被他挰碎了一大半,缺了一大块角,那碎下的石头滚落在地上,而那被萧挰在手上的石头,却是在下一刻变成了一把粉沫的从他的手中慢慢的脱落,洒满了一地。

    “尊者请息怒,尊者请息怒,虽然还没找到那位女子的下落,但是,但是有人曾经见过一名银发的绝色女子在大街上走过,小人已经派人去追查,应该就快有消息了!”被这么一吓,那跪在地上的门主一浑身一抖,惊得连忙把还没说完的话说了出来。

    “应该?”似乎,萧对这个不肯定的话语不甚满意,那凛冽的目光扫向了跪在地上的门主,强者的威压直复而上,摄得他体内的血气翻滚无法动弹。

    原本正打算松口气的门主突然间被那股强大的威压袭了过来,身体根本无法动弹半分,就连呼吸也觉得有些困难着,体内的血气在翻滚着,脸色迅速的涨红,似乎就要爆体而破一般,惊得他双眼暴睁,以为必死无疑之时,那股强大的威压却又在一瞬间收入,重新得到呼吸的他,大口大口的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之后,这才连忙说道:“尊、尊、尊主请息怒,一定!一定会有那位女子的消息的!一定,一定!”这些日子以来,他总算知道了什么叫命就挂在悬崖上,稍有一丝的不慎,就会摔个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这个人,这个人,真的是太可怕了……

    “哼!”萧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若不是因这个人还有几分利用价值,他真会一掌取了他的性命,本来人命在他的眼中就如草介,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强者才能主宰一切!只有强者,才能决定一切!也只有强者,才能拥有一切!

    “报!”

    突然间,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倚在上面的萧冷冷的一扫,睨了那跪在地上的门主一眼,那主门连忙回过神,转过了身对着那外面的人喊着:“进、进来!”手心渗出了冷汗,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压下了适才的恐惧。

    “什么事?”那名护卫进来后,一直低着头,双脚颤抖着,身体的反应,让他一眼就看出了他此时的恐惧。

    “禀,门主,那位银发的女子已经有、有消息了。”那护卫颤声说着,在那股强大的威压之下,根本连头也不敢抬起。

    主位上的萧一听,当即低喝着:“说!”威严的声音一落下,带着一股无形的威压,深深的震撼着人心,令人忍不住的对他心生敬畏之意。

    “最、最新消息,那、那位银发女子是去了三大山庄之后的碧落、碧落山庄,属下查探得知,她是碧落山庄庄主墨成轩的夫人龙雪柔。”护卫连忙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

    “退下。”那跪在一旁的门主挥手示意着,让他快退下去,自己则战战兢的看着主位上的人,见他的脸色阴晴不定,心下不由又发寒着,他又怎么了?那个女人真的是墨成轩的夫人?这阵子一直叫他们找那个银发女人,难道是看上人家了?可那可是墨成轩的夫人,都已经名花有主了,他不会一气起来杀了他吧?

    当萧在上面脸色阴晴不定时,跪在底下的那门主是心惊胆战,冷汗湿背,只觉自己的小命分分钟都不保了,却又不敢随意的开口,唯恐一出声,扰了他的思绪他就惨了。

    原来她已经成亲了?是那什么三大庄之一的碧落山庄墨成轩的夫人?龙雪柔?目光微闪间,心下已经有了决定,他又不是那种被世俗束缚着的人,就算嫁了人又如何?他若喜欢,自然是不会去在意这些,再说,以他的实力,以他的身份,要博得美人欢心,让她心甘情愿的跟着他,那绝对不是问题!

    当下,嘴角微勾着,心情很是愉悦的瞥了那跪着的人一眼,说:“你起来吧!下去给本座奋马车,本座要去碧落山庄!”

    “是!”听到这话,那门主当即松了一口气,连忙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与此同时,另一边,碧落山庄的后山中

    “快走!”后山,林婉倩勒着成儿边跑边喊着,没到安全的地方,她不能就这样样放了他,否则她还是会被捉回去的!

    成儿因脖子上的血一直在流,脸上从原先的苍白到现在的惨然,在一连番的打击下,他的精神已经渐渐的快支持不住了,被勒着跑着,脚下步伐踉跄着,几次跌倒被拖了起来。

    “沙沙……”

    林中传来沙沙的声音,树叶在风中摇摆着,杀气,突然间在林中窜起。拖着成儿一直跑着的林婉倩,察觉到了树林中的不对劲,不由放慢了脚步,警惕的看着四周:“谁!出来!”她低喝着,以为是墨清姿那几人追来了,把匕首抵在成儿的脖子上,不曾松开。

    “哼!你以为,你还能活得过今天?说了要你死你就得死!”

    后山中传来的阴测测声音,从四面而来,让人无法确实那人的藏书身之处,林婉倩听到那声音,却是身体一僵,当即警惕的看向周围,带着不确实的声音从她的口中传出:“左护法?”那声音中蕴含着杀意,竟然是跟那个男人一样,难道,是那个男人想杀她?

    “沙沙沙……”

    树叶再次传来沙沙的声音,这一回,一道黑色的身影从林中窜出,手持滴着鲜血的利剑,稳稳的落在林婉倩和成儿的面前,他的脸上,那鬼面具还拗着,身上的黑衣似乎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被划出了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从他的身上渗出,而他却恍若无察。寒剑斜指地面,阴鸷狠厉的目光扫过那脸上浮现惊惧的林婉倩,最后瞥了那神色有几分呆然的成儿一眼,接着一步步的走近。

    “你、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杀了他!”林婉倩颤声说着,勒着成儿一步步的后退着。

    “杀了他?你说的是这野种吗?用这野种来威胁我?哼!看来,你脑子还真是有问题。”左护法冷哼着,脚步不曾因她的话而停落,那阴狠中带着嗜血的目光,冷冷的扫了林婉倩一眼,又瞥了那成儿一眼,不带一丝的感情。

    闻言,林婉倩恶狠狠的瞪着他说着:“他是你的儿子!如果你不想你儿子死,那就给我让开!”话虽然说着,但是她心下却没底,左护法为人凶残而无情,他起了念头要她死,他又岂会因这个成儿而有所顾忌!难道,难道今天她真的非死不可?还要死在这个男人的手里不成?

    听着他娘亲的话,成儿原本有辛散的目光蓦然一亮,愕然的看着那正一步步朝他们走来的黑衣人,他的脸上,戴着鬼面具,他无法看得见他长着什么样,他的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口,鲜血流出,看起来触目惊心,这个男人,是他和双儿的爹爹?他们娘亲说,这个男人是他们的爹爹?真的吗?这是真的吗?然,亮起来的眼眸却在下一刻听到他的话后暗了下来。

    “我儿子?哼!就算是我儿子那又怎么样?我承认过吗?对我来说,他只是一个野种,你这女人生的,根本不配当我的儿子!”左护法阴沉着声音说着,蓦然声音一落,他手中的剑一动,飞掠上前。

    见他竟然如此无情,林婉倩心下一惊,当即推开了身边的成儿,手中的匕首把握着,上前面与他对战着,利刃相碰的声音,铿锵做响,凌厉的刀剑划过空气中,带起一声声凛冽的气流声,林婉倩手中的匕首本就短,与长剑对持之下,自是被伤,没几个人回合,她的身上就已经被那锋利的长剑划开了几道口子,鲜血渗出,血腥味在空气中随着清风弥漫着……

    被推开的成儿怔怔的看着那打在一起的两人,那两人,是他的亲生爹娘,但是,他的爹爹却说他是野种,说他不配成为他的孩子,而他娘亲,却是以他的性命相要挟,他们的话,他们的行为,深深的伤透了他的心,但,看到他们两人招招致命的攻击着对方,看着他们身上的伤口在流血,他却又是那样的不忍,那样的心疼……

    爹爹,娘亲,为什么你们不要我和双儿呢?为什么你们都想杀了我和双儿呢?我们也想有爹娘的疼爱,我们也想可以一家人生活在一起,可是,为什么你们都不要我们呢?为什么让我们觉是多余的?难道我们真的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不应该出生么?

    心头泛着酸涩与悲凉,心寒的感觉让他觉得身体好冷,好冷,忍不住的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身体,企图能温暖一些。泪,一滴滴的从他的眼中涌出,滴落在他的膝盖上,看着前面那欲置对方于死地的两人,视线因泪水而渐渐的模糊了,只听着那耳边传来的凌厉剑声,那骇人的气流声在空气中划过,呼啸着……

    好冷……好冷……

    因脖子上一直在流血,虽然伤口不大,但流着血的时间长了,失血过多,渐渐的体力也有些不支,但因他的爹娘就在前面撕杀着,他却又不敢就这样晕过去,勉强的撑着站了起来,擦了擦眼睛,却不想看到的却是他娘亲被他爹爹一掌拍了出去。

    “砰!啊……”

    林婉倩被他一掌狠狠的拍出,重重的摔倒在成儿面前的不远处,此时的她,一张脸因体内血气的翻滚而皱成一团,想撑起身体,谁知胸口处的血一下涌上喉咙。

    “噗!”

    “娘亲!”成儿一见,连忙跑了过去:“娘亲,娘亲你怎么样了?娘亲,你没事吧?来,成儿扶你起来。”小小的人儿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一张小脸上尽是惊慌失措的神色,九岁的他,小小的身板,想要扶起倒在地上的林婉倩却是很吃力,她使足了力气,却总是扶不起,不由着急的喊着:“娘亲,娘亲快起来。”

    受了重伤倒在地上的林婉倩怔怔的看着面前的成儿,那张小脸上,此时还带着未干的泪痕,脖子之上,那道渗着鲜血的伤口映入底眼,很是剌眼,他使足了力气想要扶起她,不时回头看着那缓缓朝这边走来的左护法,看着他那抺滴着鲜血的剑,小脸上尽是惊慌的神情,这一刻,她的心松动了,不自为主的颤抖着,眼中尽是想不通的不解。

    为什么?为什么他还愿意喊她娘亲?她打他骂他,从来都有一天给过好脸色他们看,她用他的命来要挟他们,她拿着匕首抵着他的脖子,她甚至想过,想过要杀了他!但,他却还在喊着她娘亲,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刻,她一声声的在心底自问着,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看着他爹爹持着剑一步步的往这边走来,成儿心慌了,虽然他才九岁,虽然他还小,但是从他爹爹身上散发出为的杀意,却是那样的骇人,那双凶残无情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他的娘亲,让他清楚的知道,他的爹爹,他想杀了他娘亲!这个认知让他的心恐惧着,不安着,无措着,然,他却没有能力可以在这一刻保护他的娘亲。

    于是,他飞快的转过了身,挡在了他娘亲的面前,向着他爹爹跪下,哀求着:“爹爹,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杀娘亲好不好?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悲痛的声音带哭意在这后山的林中响起,深深的剌痛了林婉倩的心。她怔怔的看着那挡在她面前的小小身影,那身板才那么小,却把她护在了身后,挡在了她的身前,为了她,一声声的放了下哀求着,这一刻,她的心是揪痛着的,如刀子在挖着她的心一样,在滴着血……

    “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想救我?为什么你还要唤我娘亲?我是那样无情的对你们,为什么你还要这样的为我?为什么……”她怔怔的问着,无视着那一步步朝这边走来的左护法,她只想从他的口中知道答案,她想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听到她的话,成儿回过了头,泪水滑落的脸上,带着悲凉与伤心,含着泪水的双眸看着她,哽咽的说:“娘亲,你是我们的娘亲,就算你再怎么打骂我们,你也是我们的娘亲,娘亲,成儿不想你死,成儿不想你死……呜呜……”他哭喊着,泪水一滴滴的流下,那跪着的身体,有几分的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会倒是下一般。

    轰的一声在林婉倩的心头炸开,她怔怔的看着哭喊着的他,看着那哭得可怜的他,心头涌上了无限的后悔与怜惜,他的话,深深的震撼着她的心,他用着小小的身体,挡在了她的面前,一声声的哀求着想要他放过她,为的,只因她是他们的娘亲,他们不管她是否做恶多端,不管她是否丧尽天良,他们只是知道,只是记住,她是他们的娘亲!

    泪,无声的从她的眼中涌出,心疼,后悔,怜惜,一一的在她的心里涌现着,她后悔着,为什么要执迷不悟到了这一刻?为什么要到了这一刻才明白两个孩子是多么的好,多么的孝顺,多么的贴心?她不该把心里的怨恨都发泄在两个孩子的身上,她不该把全部的恨意都加注在他们的身上,她不该在这些年中,一直无情的打骂虐待他们,她不该啊……

    “爹爹,爹爹,成儿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你不要杀我娘亲好不好?不要杀她好不好?”成儿转过身,去求着那带着杀意而来的男人,今日才知道他竟然是他和双儿的爹爹,但是,他们对他却是陌生的,带着杀意的爹爹,让他的心里感到了恐惧,感到了无措。

    “闭嘴!”左护法冷声的一喝:“谁是你爹爹?记住!你只是一个野种!只是一个野种!”

    他无情的话语,像一条浸泡过辣椒水的鞭子一样,重重的打落在成儿的身上,痛入心灵的深处。他跪在他的面前,仰着流着泪的小脸,怔怔的看着面前高大的身影,那是他的爹爹,是那样的高大,那样的威武,他多想可以像墨墨姐一样,看到庄主慈爱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唤着她的小名,但是,他却不认他,说他是的野种,娘亲不喜欢他们,爹爹不喜欢他们,这一刻,他真的事觉得,他真的是多余的……

    左护法阴狠的目光落在那神色有些怔忡的林婉倩身上,居高临下的睨了那跪在他的面前,仰着头看着他的成儿身上,突然间,阴测测的笑了起来:“也许,我应该让你看看,这个野种在你的面前死去的模样,我想,你一定会很乐意见到的,不是吗?”阴鸷的无情而冰冷,那凶残的目光如禽兽一般的盯着那怔愕着的成儿,眼中浮上了一丝冰冷的杀意,迈开了步伐,一步步的向前走去。

    他爹爹要杀他?成儿怔怔的看着那来到他面前的高大身影,那在地上拖着的长剑,上面泛着浓浓的杀意,鲜血染红了那剑刃,令人忍不住的心头发寒着,然,这一刻的成儿,心里却感觉不到什么,今天对他的打击,真的很大,那一件件接着来的无情事情,已经让他的心灵无法再承受了,从伤心到伤痛,再由心寒到悲凉,到这此的麻木,他已经不知道还有什么能伤得到他了,反正爹爹和娘亲都不喜欢他,反正爹爹和娘亲都想杀了他,那就杀吧!他已经无所谓了,真的无所谓了……

    “爹爹,你杀了我吧!但是,你杀了我之后,能不能放过娘亲呢?”成儿仰着小脸问着,希翼的目光看着他,却只能从他眼中,看到了冰冷的无情。

    “既然你这么为你娘亲想着,那,我就先解决了你之后,再把你娘亲也了结了,送她到下面去和你继续做母子!”左护法阴测测的说着,无情的声音一落下,手中的剑抬起,狠狠的,毫不留情的剌向了那跪在他面前的成儿。

    “不!”

    ------题外话------

    亲爱滴,今天情人节哟,玩得开心哈,情人节嘛,怎么说我也得意思意思,毕竟你们可是我的老情人了,哈哈,今天给你们来个二更如何?二更让墨墨和辰也甜蜜一下,来点jq什么的也许会更好,嘿嘿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