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5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应下亲事
    她情不自禁的轻吟了一声,那带着魅惑的妖媚低吟,深深的撩动了冷绝辰的心,他看着映入眼底的美景,眼中灼人的火花轻轻的跃动着,喉咙上下的滚动着,性感的薄唇微勾,低低的笑着:“真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随着他的声音一落,他火热的吻也随着烙下。

    被褪去外衣的墨墨,露出了半截雪白的削肩,她玲珑的身段在那里衣之下若隐若现,胸口随着她的呼吸而起伏着,她坐在他的大腿上,浑身虚软无力的倚着他,感觉到他身上灼人的体温以及那属于男性的气息,当他的手不规距的在她的身上四处点火,她脑海间瞬间清醒了过来,捉住他的手微喘着息:“别……”

    “呵呵,小情儿,迟早你都是我的人,现在,我可只是在收取利息,你说过要补偿我的,你可是不能反悔。”他低低的笑着,在她迷离的目光之下,吻上了她的唇,引得她身体一阵酥软无力娇喘连连。

    “别、别这样……”

    她又羞又恼着,听着那情不自禁的从自己的口中溢出的轻吟,不由羞红了脸,又不敢叫得太大声,怕被外面的人听到了她以后可没脸见人了,而他的大手却像带着令人无法抵挡的魔力一样,被他游走过的地方,皆滚烫无比,原本清明过来的神智,在他柔情的攻陷下又渐渐的迷失了……

    吻,一路而下,最后停留在她的胸前,看着那雪白的肌肤上烙下了他的一个个印记,他满意的眯起了眼眸,性感的唇角勾起了邪邪的笑意,看着这一个爱的吻痕留在她雪白的娇躯身上,觉得很是的赏心悦目,感觉到体内的的火焰越发的往上升,他知道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于是,他强自压下体内的火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心情渐渐的平复下来,因玄气以及他的意志力的关系,很快的,眼中灼人的火焰退去了,恢复了清明与邪魅。

    虽然他很想现在就要了她,但是还不行,他要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让她接受众人的祝福,再让她成为他的女人,她的美好,自然要等到那最美好的一夜,所以现在,他只能忍了。

    看着怀里迷离而娇媚的人儿,妩媚的神态带着勾人的魅惑之色,他唇角含笑黑瞳盈着柔情的轻叹一声,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啊!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否把持得住了,轻轻的帮她把褪下的外衣穿好,看着她雪白优美的颈部上那掩不住的吻痕,他心满意足的勾起了一丝笑意,要是谁见了她如今这模样,估计都会以为他们两个怎么了。

    渐渐缓过神来的她看着面前的他,看着他温柔的帮她把外衣穿好,绝美的容颜上不由泛上了一抺红晕,为他的狂热,为他的柔情,心,砰然跳动着,她放心着,因为她知道他不会就在这里要了她的,所以,便也放开了心,与他一回热吻,放纵着自己的情感,而他果然也没让她失望,就算是**难以舒解,他却还是忍了下来。

    “要不要我命人给你准备冷水降降火?”她嘴角含笑的问着,打趣着看着他。

    闻言,他眉头微挑,唇角微勾的邪肆的看着怀里的她说:“你想与我来个鸳鸯戏水么?如果你愿意,我倒是很乐意奉陪。”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暗哑低低的说着,那双盈着柔情蜜意的黑瞳夹带着温柔与宠溺的落在她那绝美的脸上。

    “你倒想得美。”她轻嗔了他一眼,旋身从他的大腿上站了起来,看着有些凌乱的衣裙,抱怨着说:“你看你,把我的裙子弄成这样,要是让人看见了,我以后怎么见人。”说着,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裙,她也真是的,似乎一碰到他,她就没反抗的能力了,竟然任由他为所欲为。

    因这里没有镜子,所以墨墨看不到她脖子上的吻痕,但是冷绝辰却看到了,就算她的衣服再怎么整理,那深深的吻痕却是那样的显眼,让人一见就见到了,他幽深的目光微微一闪,唇角勾起了若有似无的笑意,站了起来对她说:“子情,现在仇也报了,是不是可以提亲了呢?”说着,搂着她的腰就说:“走吧!我们去主院走走。”声音一落,与她一同往外走去。

    她抬眸看了他一眼,眼中带着笑意的说:“我们一家才团聚没多久,你就想跟我爹娘提亲,这事可没那么容易。”

    “呵呵,你就知道你爹娘不会同意了?虽然你娘还没以完全记起以前的事,不过我听她说,多多少少对以前的事有点印象了,我看你爹娘两人现在恩爱得很,指不定再过不久就会再给你生个弟弟或者妹妹出来,我们两人自然也不能落后,你说是不是?”他低低的笑着,深情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墨墨看着周围从他们两人身边经过的那肖卫与婢女,似乎每一个都会多看她两眼,护卫则会笑着对她说恭喜小姐,而婢女则会一脸笑意的上前来与她请安,看着他们那怪异的行为,她不由问身边的辰:“他们都怎么了?怎么一个个那么奇怪?恭喜我什么呢?”怎么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自是知晓那肖卫和婢女都因看了她脖子上的几道吻痕而说出的话,但他却没有指出,而是笑说:“当然是恭喜我们男才女貌的成为一对了,连庄里的下人们都知道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子情,你还敢说,这婚还不能成?”现在连她的仇都报好了,此时不成亲,更待何时?

    听着他又是叫她子情,似乎一直以来都没变过,她不由问:“怎么你一直唤我子情?以前是不知道我的名字,现在知道了,怎么还是一直叫子情?”

    闻言,他停下了脚步,柔情万千的黑瞳深深的凝视着她,伸手牵起了她的手,放在两人的面前,低沉的声音缓缓的说:“执子之手,与子之情,子情,这名字,也代表着我对你的承诺和永远不变的爱。”

    她的心微微一动,清幽的目光浮上了柔情与笑意,绝美的脸上绽开了浅浅的笑容:“这名字是你起的吧?”其实她早该想到了,在那一回的见面,他就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只是当时的她,并不是很明白,这么多年来,他的守护,他的温柔,他的一切,一直都不曾变过,就如同那一天在林中对她说,执子之手,与子之情一样……

    心下尽是满满的感动,她轻声说:“辰,我其何有幸,遇到了你。”

    听到她的话,他心下也充斥着幸福与满足,对她说:“那,现在可以去提亲了吗?我可是急不可待的想要把你嫁回家里去了。”他想让她成为他的新娘,成为他的女人,给她世上最好的一切,让她幸福着,快乐着。

    “嗯,如果你能让我爹娘答应的话,那我就嫁了。”她轻笑着说着。

    “好,这可是你说的。”他低低的笑开了,牵着她的手,往前走去。

    她走在他的身边,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喜悦与欣喜,心下也很是愉悦,她要的其实很简单,只是宁静的生活,家人平安而幸福的生活着,而她,也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就这样,她已经很满足了……

    走着,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于是放慢了脚步,看着身边的他问:“辰,你父亲会不会阻止我们的婚事?”

    “为什么这么问?”他也回过头,眉头微挑的看着她。

    “冷厉辕是被我杀死的,虽然你与他不和,但,他却是你父亲的儿子,他若知道是我杀了他,又是否会接纳我?”

    “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他露出一丝笑意的说:“冷厉辕的死,是他咎由自取,若非他想得到你们的凌天心法,又岂会引来杀身之祸,而他本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这一个次再次到碧落山庄里来,若非是有你我在此,你的家人估计又难逃一死,再者,在昨日我就命追风回神魔殿,让人把他下毒欲害我父亲的证据拿给他看,估计他知道害他的人竟然是他的儿子,一定会对他很是心寒,哪里还会去管他的死活,所以,你是不用担心这件事的,再说,与你成亲的人是我,到时成亲后也不是与他们住在一起,我可是很早就安排好了,神魔殿才是我们以后的家。”

    听到他的话,她不由一笑,原来一切他都安排好了,根本不用她担心,当下,心头不由暖暖的,有他在真好,似乎一切都不是问题。

    “走吧!去看看娘亲和爹爹在不在主院。”她轻笑着说着,牵着他往前走去,轻快的脚步与唇边愉悦的笑意,不难看出她的心情正好。

    谁知,两人还没来到主院,就遇到了雷战祈,看着他神色有些憔悴的站在那里看着她,她不由暗叹了一声。这雷战祈到底是从何时开始喜欢她的?她真的是一点也不知,现在看到他这样子,她真的不知该与他说什么好。

    冷绝辰看了那面前的雷战祈一眼,便对身边的子情说:“子情,你跟他聊聊吧!我先进去。”也许,他们两人的事,应该让他们说明白,他相信子情一定会处理好这事的。

    “好,我等会就进去。”她轻声说着,向他点了点头,便看着他往主院走去。

    而雷战祈看着她脖子上那吻痕,心,不由揪痛着,如果不是当日他退了婚,她应该是他的女人!当下,大步的走上前,来到她的面前,问:“为什么?为什么当日你不告诉我,你就是子情?”她可知,他的心里有她?他的心里一直有她!

    “雷战祈,你应该明白,就算当日你不退婚,我也不可能就那样嫁给你,因为我们根本就不合适。”她淡淡的说着,没了先前与冷绝辰说话时的柔情,她的声音,淡漠中带着疏离,还有着冷意,正是这份疏离与冷意,深深的剌痛了雷战祈的心。

    “你可知,我的心里一直有你?”他沙哑的声音低低的问着,染上了血丝的眼眸,不难看出他昨晚是一夜无眠。

    “那你也应该知道,我的心里没有你,你与我而言,最多只是朋友,别无其他。”她淡漠的说着,清幽的目光看着面前的他,说道:“今日我只想跟你说,我不欠你的,你也不欠我的,我与辰的事情已经定了下来,他已经准备跟我爹娘提亲,而我也答应会嫁给他,我该说的都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着,她越过了他的身边,往主院走去。

    他怔怔的回过身,看着她渐渐远去的身影,他知道,他是失去她了,不,正确来说,他从未得到过她,根本谈不上什么失去不失去的,他与她之间,从来都没开始过,就如她所言,他对她而言,顶多就是朋友……

    道不出心下的苦涩,只知道心揪痛得紧,蓦然,黑色的身影一闪,他转身出了碧落山庄,既然与她有缘无份,他是应该要放手,就算再不甘心,也无可奈何着……

    “呵呵,雪姨,你别听宁儿这小丫头乱说,我才没有一遇到可爱的孝就去挰人家的脸。”凤歌媚笑着的声音传来,院子里似乎还不止她一人的声音,听起来很是热闹,让走到院子门口的墨墨也不由绽开了一抺笑意,这样的生活真好。

    “哪里!我才没有乱说的,是真的,你玩哭了人家的孝,最后还是我买糖去哄人家不哭。”洛菁宁笑盈盈的说着,眼角瞥见那往这边走来的墨墨时,欣喜的跳了起来,往她的身边跑去:“子情姐姐!你来啦!”说着,亲昵的挽住了她的手,突然间瞥见她脖子上像是被什么给咬了什么,有几个地方都红红的,不由关心的问着:“子情姐姐,你的脖子怎么了?怎么红红的?痛不痛?”说着,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她。

    听到她的话,墨墨一怔,想起了这一路上下人们古怪的目光,心下顿时一明,朝那抺正与他爹爹说话的身影瞪了一眼,在看到他眼中闪过的笑意时,更是明白他这是故意的,看着宁儿那纯净的大眼睛,她有些不自然的笑说:“没事,被一条虫子给你咬了几口,我呆会回去抺点药就好了。”

    “哦,原来这样啊!来,子情姐姐,我们正在陪雪姨聊天呢!”不懂男女之事的洛菁宁当真相信了,拉着她就往里面走。

    不过那一旁的霍逸和凤歌,却是微挑了一下眉头,玩味的看着她,分明的,她的唇还有些红肿,虽然不怎么看得出来,但是对于他们而言,自是知道是发生什么事了,两人皆朝那正在一旁与墨成轩说话的冷绝辰看了一眼,更是确定了心中所想。

    霍逸心下复杂,这一回来到碧落山庄见到子情,他敏感的感觉到她与冷绝辰之间的关系已经有了很深的进展,也许应该说,子情已经接受了冷绝辰,虽然他并不相承认,但是看到子情那与以往不同的神色,那清幽的眼眸中时而盈着的柔情与幸福,他深深的知道,这是冷绝辰所带给她的,因为她的心中有他的存在,所以才会如此吧?

    本以为自己会有一丝的机会,但是不想,早在不知不觉中,他就已经出局了。看着现在眼中盈着柔情与笑意的她,感受到她的幸福,她的喜悦,他的心下一阵释然,他爱她,但,他更希望她可以幸福开心的过着每一天,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拥有她,只要静静的守候在她的身边,这已经足够了。

    当下,他扬起了笑意,桃花眼中流光闪动着,似真似假的说:“子情,你这没良心的,也不知人家想你,上回来了这庄里竟然还给我装不认识,你真是太伤我的心了。”说着,作西子捧心状的瞪着她,一脸受伤的表情。

    “得了,就你这模样,还真的比女人还女人了,我都快受不了了。”凤歌掩着红唇媚笑着,看着霍逸他那故意装出来的逗人模样,美目中尽是笑意。

    “上回没请你在庄里住几日,那这一回,你就别那么快回去了,在这里住几天吧!”子情轻笑着,她知道霍逸喜欢她,但他也知道她一直只是把他当成朋友,现在他能以笑语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他是想开了。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是赖在这里不走了。”霍逸笑说着,对着一旁的雪柔笑道:“雪姨,你说好不好?”

    “呵呵,当然好,你们能留下来,庄里也热闹一些。”雪柔温柔的笑着,看着他们几人,心下很是欣慰,墨墨在青山这么多年,虽然吃了不少苦,但她有这些知己朋友,她也为她开心着,看到墨墨那脖子上的吻痕,她唇边的笑意更深了,看来,这庄里应该也快办好事了。

    “哇!子情,这条虫子真是可恶,真是太好色了,竟然专挑你这样的美人来咬,还这么不会怜香惜玉的把你咬成这样了,啧啧,你应该拿把剑把那条这么好色的大虫子给咔嚓了,给它一个痛快。”凤歌意有所指的说着,美目朝冷绝辰那边瞥去,却见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目光,竟然叫她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师叔,您老人家这是怎么了?怎么笑得这么,这么阴森?您也心疼子情被那虫子咬了是不是?可惜那咬了子情的那条虫子不知跑哪里去了,要不然,我一定把它捉回来交给您老人家处置。”凤歌掩着红唇笑说着,虽然他那似笑非笑的笑容让人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但是她也知道,这么多人在,他是不会对她怎么样的,所以放大着胆子说着,存心气死他。

    冷绝辰似笑非笑的睨了她一眼后,便把目光落在了子情的身上,站起身朝她走了过来,牵着她的手,对着墨成轩和雪柔说:“其实,今天我还有一件事想要说的。”他的声音郑重而认真,看着墨成轩和雪柔说:“我与子情真心相爱,我想娶子情为妻,希望你们两位可以答应。”

    听到冷绝辰的话,墨成轩和雪柔相视了一眼,两人脸上皆浮上了笑意,墨成轩走了过来,来到了雪柔的身边扶起她,对冷绝辰说:“我和柔儿都希望墨墨可以幸福,所以只要她答应,我们两人是不会反对的,最重要的是你们两人真心相爱。”

    雪柔看着自己的女儿,慈爱的问:“墨墨,你答应嫁给他吗?”

    “嗯。”她轻声应着,绝美的脸上绽开了一抺浅浅的笑容。

    见状,墨成轩上前一步,牵起墨墨的手和冷绝辰的手,把他们两人的手相叠在一起,笑着对冷绝辰说:“我把女儿交给你,要好好的对她。”

    闻言,冷绝辰刚毅而俊美的脸上露出了愉悦的笑意,郑重的对他们两人说:“我会的!”

    “那我们找个日子,约你父亲母亲一起商量一下你们的婚事。”墨成轩笑说着,墨墨的婚事,自然是不能马虎,他要给她办一个盛大的婚礼,让她接受众人的祝福。

    “嗯,我会跟我父亲商量一下,再挑个日子上门来下聘。”他沉声说着,声音中带着喜悦的气息,因能娶心爱的人为妻,心中尽是满满的幸福。

    而一旁的霍逸看着他们两人,站在一起是那样的般配,心下涌上了一丝酸涩,脸上的笑意也有些勉强,他整了整心神,走上前来到子情的面前,深深的看着她,对她说:“子情,我祝福你们。”只要她快乐,只要她幸福,这就已经足够了。

    闻言,她心头微微一动,看着面前笑容中带着一丝苦涩的霍逸,轻声对他说:“谢谢你,霍逸,你永远都会是我的朋友。”是的,她的朋友,她的知己,她的伙伴,她会像对待亲人一样的对他,只因他值得,值得她以真心相待……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他笑着说,这才看向了冷绝辰,对他说:“子情选择了你,你是何其的幸运,希望你好好的珍惜她,不要让她有伤心难过的机会,如果让我知道你对她不好,就算我打不过你,我也一定会把她带离你的身边的!”

    “你放心,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的。”冷绝辰说着,霸道性的搂着子情的腰,向所有人宣誓着他的拥有权。

    看着把她搂在怀中的辰,她唇边绽开着一抺浅浅的笑意,对他们说:“我去看看紫衣的伤怎么样了,你们聊着吧!”紫衣伤得比较重,虽然有她的药,但却还下不了床,她得去看看今日她的伤可有好点。

    “嗯,你去吧!”雪柔轻声说着:“紫衣伤成这样都怪我,今天早上我去看她,她还没醒过来,呆会晚一点我再过去。”

    “没事的娘亲,紫衣有青衣照顾着,而且有我亲自给她治疗,她很快就会好的。”她轻声安慰着,知道她心下自责。

    “是啊雪姨,子情姐姐可是毒医,很厉害的,大陆上很多的人都想找她治疗,你不知道,都在说,就算是刚死的人毒医也有救活,由此可见,子情姐姐是多么厉害了,所以不用担心,紫衣她是不会有事的。”洛菁宁笑盈盈的说着,好奇的凑到了子情的面前问着:“子情姐姐,刚断气的人,你真的能救活啊?”

    “那要看是什么情况了。”她轻笑着,看着一脸纯真的她说:“如果是因内伤而断气的,身体还有体温,只要服下我的一颗紫灵丹,那就可以活过来,如果是一剑穿心而过的,伤了致命的心脏,那是救不活的。”

    “子情姐姐,我陪你去看紫衣吧!”听了雪姨说起了她的另一个身份,她们才知道原来她就是大陆上闻名的毒医,这另一个身份,又叫他们震惊不已,她还真的是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啊!藏得这么深,若不是雪姨说起,她们都不知道。

    “嗯,走吧!”她轻声应着,转身就往外面走去。

    “我也去我也去。”凤歌喊着,回过头对着雪柔说:“雪姨,我也跟着一起去,你跟庄主好好培养感情,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说着,朝霍逸挤了挤眼,快步的朝外面走去。

    听到她的话,雪柔微怔,笑着看着身边的墨成轩一眼。而冷绝辰和霍逸见状,也说道:“那我们也出去走走。”说着,两人便往外面走去,把空间留给他们夫妻两人。

    另一边,院子里,墨墨和凤歌以有洛菁宁三人来到了紫衣的房间,青衣正在里面照顾着,一见她们来了,青衣便唤了一声:“小姐。”说着,站到一旁,让她们可以走上前。

    “青衣,紫衣有没醒过?”墨墨问着,走到床边坐下,看着脸色苍白的紫衣,眼中浮现了心疼,虽然她们以主仆相称,但是却情同姐妹,一有危险,她们对她更是以命相护,她们知道她失去了娘亲多年,好不容易得知娘亲活着,为了不让她伤心,紫衣这个傻丫头在那一刻却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她娘亲的命,当听她娘亲说,紫衣为了救她被重伤后,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担心她娘亲受伤了,她会伤心,她听后只觉心头泛酸,紫衣这个傻丫头,真的让她又气又感动。

    “小姐,夫人早上也来看过紫衣,不过她从昨天到现在都还没醒过来,我刚给她看了一下,她的气息已经没有昨天那么弱了,只是不知为何还没有醒。”青衣说着,清冷的声音中带着掩不住的担忧。

    闻言,墨墨伸手为她把了一下脉,静静的聆听着,半响后,这才放开了她的手,对青衣说:“青衣,你把雪参丸拿过来,倒一颗给她吃,她的气息比昨天强了不少,只是受的伤很重,所以才会没那么快醒过来,不过雪参丸是疗伤圣药,只要一天三颗,不用几天,我相信她就会好起来了。”

    “好。”青衣应了一声,转身去拿放在柜子里的雪参丸,她知道这是暗城少主送的那根千年雪人参制成的,里面加了很多珍贵的药物,小姐把它制成了雪参丸之的,给她们四人一人一瓶放在身上以防万一,不过平时她们都很少用到,所以几人的雪参丸都还好好的放着。

    墨墨把紫衣扶了起来,机灵的洛菁宁则倒了杯水在一旁等着,凤歌则坐在旁边看着,青衣从柜子中拿出了雪参丸走到床边,倒出了一颗放在手心,墨墨拿起后,把她放进紫衣的口中,接过宁儿送上来的水,喂她喝下一些,不过因为紫衣昏迷着,那喂进去的水却从她的嘴角溢了出来,见状,她把水递给宁儿说:“她喝不了,来,你们帮我扶着她,我运气帮她消化那颗参丸,再给她治疗一下体内的伤。”

    “好。”洛菁宁连忙应着,放下了水后,走上前与青衣一同扶着紫衣。

    坐在桌边的凤歌问:“子情,你要运气帮她治疗么?我也来帮忙。”说着就要上前。

    “不行,两股不同的玄气她会承受不了的,没事的,我一个人就可以。”她说着,盘膝坐在紫衣的身后,双手运起了玄气气息,当金色的玄气复上了她的手随着她一转,双手抵住了她的后背,用玄气为她运气疗伤。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她才缓缓的收回了手,身上的玄气气息也回到了她的体内,微合着的眼睛还没睁开,便听宁儿惊喜的声音传来:“子情姐姐,紫衣醒来。”

    闻言,她睁开眼睛扶着紫衣,让她靠在她的身上,看着缓缓睁开眼睛的紫衣,轻声问着:“紫衣,你觉得怎么样?”

    “小姐?”紫衣睁开眼睛,看着围着她的几人,最后目光落在了扶着她的墨墨身上:“小姐,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她的声音很是虚弱,却还勉强的扯出了笑容,想让她们放心。

    “紫衣,你这傻丫头,虽然我娘亲受了伤我会伤心,但同样的,你伤了我也会心疼,会担心的,你知道么?记住了,下回可不能再这样了,你伤得很重,要好好休息才会好。”她轻声说着,看着她微干的嘴唇,说道:“来,先喝点水。”

    宁儿连忙转过身去倒水,送上前去给她。墨墨接过后,对一旁的青衣说:“青衣,你先去休息一下吧!从昨天到现在你一直照顾着紫衣没有休息,身体会吃不消的。”

    “小姐,我没事。”青衣说着,看到紫衣醒了过来,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是啊!这里有我们照顾着就好了,你去休息吧!放心,我也会照顾人的。”洛菁宁笑盈盈的说着,拍了拍胸脯一脸明媚的笑意。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