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60.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四章 萧的到来
    “那好,紫衣就麻烦你们了。”青衣说着,向她们点了点头,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宁儿,你去看一下药好了没有,正好紫衣醒了可以喝。”她对着旁边的洛菁宁说着,见她一脸的干劲,似乎把照顾人当成有趣的事情了,嘴角不由微微扬起,她一个洛家堡的小姐,一点小姐的架子也没有,可爱而亲切得让人喜欢。

    “好,我现在就去。”她扬起了笑脸,对着子情说:“子情姐姐,要不要让人给紫衣煮些清淡的小粥?她从昨天到现在没吃东西,一定饿了。”

    “嗯,那就麻烦你了。”她轻声说着,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嘻嘻,不麻烦不麻烦。”洛菁宁说着,如一只轻快的小鸟一样,笑盈盈的往我而去。

    凤歌托着下巴,美目流转着,看着她们两人说:“那我干什么好呢?一直坐在这里没帮上什么忙我都不好意思了。”

    “其实也没什么要帮忙的了,青衣在这里照顾了紫衣一天,把该做的都做了。”她轻声说着,见紫衣微合着眼眸,似乎又要睡过去一样,便轻声对她说:“紫衣,呆会吃了药后再睡一会,只有吃药,身体才会好得快。”

    “好。”紫衣虚弱的应着,微睁开眼睛,因为觉得眼皮重重的,想要睡一会,但是她也知道,伤得这么重一定要配着中药一起吃才会好得快的。

    “那我去看看宁儿要不要帮忙吧!”凤歌说着,便起身往外走去。

    另一边凉亭处,冷绝辰与霍逸在亭中对饮,两人难得心平气和的坐下闲聊着,赏着亭外的风景,清风拂面,阵阵清爽,似人心一样,带着舒适与悠哉。

    “认识你这么久,这倒是头一回与我坐着对饮。”冷绝辰说着,又倒了一杯酒端起,一个示意,便端至唇边轻抿了一口,再缓缓的把酒杯放下。

    “子情都选择了你了,我还能怎么样?以前是见你总是接近子情而吃味,不过,她既然心系于你,我也只有放下对你的成见,再说,我们两人也并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自然是没必要弄得不欢而散了,现在这样,我倒是觉得挺好的。”霍逸邪邪的说着,桃花眼半眯,眼中流光泛动着,看着面前出众而卓绝的冷绝辰,不得不承认,他是一个很出色的男人。

    闻言,冷绝辰眼中幽光一闪,性感的唇角微勾着,说:“你倒是很想得开。”说着,端起酒杯向着他说:“拿得起放得下,那这一杯,就算我敬你的。”说着,一个饮尽了杯中酒。

    见状,霍逸的唇角也微勾着,端起了面前的酒,也一口饮了下去,放下酒杯,便再度倒满了酒,而在这是地,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身影也随着走了过来,他抬起半眯着的桃花眼睨了一眼,又看了面前的冷绝辰一眼,继续倒着酒。

    追风走了过来,来到了亭子里冷绝辰的身边,恭敬的说:“主子,事情已经办好。”主子命他回暗城一趟,他骑着飞行兽不曾歇下,去了神魔殿又去了暗城,把冷厉辕死了的消息带给城主,同时也把冷厉辕谋害城主的证据交给他,见城主气得当场命人把冷厉辕的娘亲废了赶出暗城,他这才回来向主子禀报。

    “嗯。”听到他的话,冷绝辰满意的应了一声。

    两日后,碧落山庄中,四处皆充斥着幸福与喜气的气氛,墨成轩与雪柔在一起,短短的几日间,因原本就是深爱着对方的,几日的相处,也让两人的心更加的贴近了,走到哪里两人都是在一起,而墨成轩还把庄里的事情交给陆峭去打理,让自己腾出更多的时间陪着雪柔。

    而子情和辰两人也甜蜜的在一起,时而牵着手去看日落,时而出去外面游湖,像今日,子情坐在秋千上,而辰则在后面推着她,时而高,时而轻,幽深的黑瞳带着深情与宠溺,他的眼中只有她的身影,只有她浅浅的笑容,看着她绝美的脸上总是带着幸福而开心的笑意,他的心中也充斥着满足与愉悦。

    经过这几日的调理,紫衣的伤已经渐渐的好了,现在已经可以下得了床走动,只是还得青衣在旁边照顾着,而让子情意外的是,这个追风自从回来后,因辰不用他跟在身边,他竟然是跑去照顾紫衣了,看着他有时傻傻的站在一旁看着被青衣扶着的紫衣那模样,她就忍不住的想笑。

    “辰,你家追风又哪去了?”她轻声问着,声音中含着掩不住的笑意。

    闻言,辰挑了挑眉,目光朝周围看了一圈,说:“没在这院子里,难道是去了紫衣的房里?”

    “要是追风想娶我家紫衣,那聘礼可是一点也不能少。”她轻声笑着,绝美的脸上带着如沐春风一般的笑意。

    “你就怎样就怎样。”他低低的应着,眼中尽是笑意。

    而在紫衣的房中,青衣给她梳好头发后,想扶着她下床走动,不过紫衣却说要自己试着走,于是青衣便站在一旁看着,而追风也站在那一旁傻愣愣的看着,想要上前扶着她吧!又怕被她说,不上前扶着她吧!又怕她走着摔倒了,原本挺机灵的一个人,在这时却显得有些束手无策。

    “追风,你这两天干嘛总往我房里跑?你不用跟着你家主子啊?”休养了几日,她虽然身体还虚弱着,但说话却已经有了些中气,这几日在她家小姐的玄气治疗下以及药物的治疗下,她的内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看着这两天一有时间就往她房里跑的追风,她愣是有些不解,这追风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她了?真是奇怪。

    闻言,追风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讪笑着说:“我、我家主子说,不用我跟着,嘿嘿。”

    一旁的青衣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紫衣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对他说:“追风,你帮我照顾一下紫衣,我去看看药熬好了没。”说着,便往外走去。

    “啊?喔c、好好。”追风应着,见房里只有他和紫衣两个人,不由有些紧张,心口扑通扑通的跳着,手心也渗出了不少汗水。

    紫衣怪异的瞥了追风一眼,说:“我说你怎么这两天怪怪的?我长得很吓人吗?你连说话都说不好了?”说着,慢慢的往桌边走去,扶着桌面坐下。

    “不是不是。”追风应该摆了摆手,走到她的旁边讪讪的说:“那个,紫衣,我、我、我……”

    “你什么你啊?有什么话你就说,怎么还结巴了呢?”紫衣瞥了她一眼,想要倒杯水喝,却不让旁边的追风抢过去了。

    “你要喝水啊?我来我来。”说着,便连忙帮她倒了一杯。

    看着他这两日怪异的举动,紫衣娇美的容颜上绽开了笑意,笑盈盈的看着他问着:“追风,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担心你家主子罚你,想要请我家小姐求情?”

    “不是。”追风说着,在她的旁边坐下,说:“其实呢!我是想问问你一些事的。”他讪笑着说着,目光四处瞄着,就是不敢对上她的眼睛。

    “问什么?”

    闻言,他想了想,问道:“那个,你和青衣都是子情小姐救回来的吗?那你们还有没亲人的?我听说毒医手下有四衣使,你和青衣各占其二,那另外两人现在守在湖心小筑么?”

    “是啊,我们都是小姐救回来的,没有亲人了,除了我的青衣,雪衣和红衣还留在湖心小筑呢!你问这个干嘛?”她点了点头说着,有些不明白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想,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我对你们却还不是很了解,所以就想问问,就问问而已。”他讪讪的笑着。

    “什么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们才认识没半个月好不好?你当然对我们不了解啦!”紫衣白了他一眼,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瞥见他欲言又止的神情,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放下了杯子,神秘兮兮的笑盈盈问道:“追风,你不会是喜欢青衣了吧?”

    “噗!”

    刚端着杯子喝水的追风一听这话,嘴里一口水当即喷了出来,他连忙站了起来,说:“你、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喜欢青衣!”青衣冰冷冷的,哪里有紫衣可爱啊!

    “没有?没有你打听我们的事干什么?看你那神情,别以为我不知道,分明就是喜欢她。”紫衣笑盈盈的说着,神秘兮兮的凑近他的身边说:“我跟你说,你要是喜欢青衣,我可以帮你们拉好线,只要你们到时别忘了我这个大媒人就好了,嘻嘻……”

    闻言,他又气又恼的瞪着她:“你胡说什么呢!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真是的,你这脑袋到底是装什么的?笨死了!”

    “哎?你居然敢骂我笨死了?你这呆头鹅,是不是欺负我现在身体还没恢复打不过你啊!我好心要给你牵红线你居然还骂我,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紫衣也毫不示弱的还嘴着。

    见青衣端着邑来了,追风不由有些脸红,瞪着紫衣说:“你、你、你就是笨死了,哼!我不跟你说了。”声音一落,便大步往外走去。

    “怎么了?”青衣把遗在桌面上,怪异的看着气哼哼的紫衣和走出去的追风,眼中尽是不解,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吵起来了?

    然,在这时,先前走了出去的追风却又走了回来,不等紫衣开口,从怀里掏出了一包东西,便说道:“东西我放这。”说着,不等她们两人反应过来,又迈步往外走去。

    “他怎么了?”青衣疑惑的问着,看着桌面上的那包东西,便伸手把它拆开。

    紫衣贼兮兮的对她说:“青衣,追风喜欢你,谁知他脸皮却薄,我就说给你们牵红线,他就气得脸红了,你看,还学人有爆走,真是的,喜欢就喜欢喽,有什么难为情的。”说着,看着那碗放在前面黑漆漆的中药,不由皱起了一脸娇美的小脸,厥起了红唇苦哈哈的说:“又是这中药啊c苦,还要喝多久啊?”

    听着紫衣的话,青衣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原来是这样,难怪把追风气走了,这紫衣平时看起来很是机灵的模样,一碰到这感情的事却是迟钝的,真不知她从哪里看出追风是喜欢她的。

    她在桌面坐下,平时冰冷的脸在对着自己的姐妹时,露出了一丝笑意说:“原来是你把追风气走了,你看,他放下了什么给你。”她说着,把追风留下的那包东西推上前给她看。

    “糖莲子?”紫衣欣喜的叫了一声,拿起了一颗丢进嘴里,甜滋滋的感觉让她笑开了:“追风那呆头鹅怎么会去买糖莲子啊?青衣,一定是你叫他去的是不是?这里都没有糖莲子,要到城里去才有,少说也得两柱香的时间来回。”她说着,又拿起一颗丢进嘴里,有了这甜甜的糖莲子,她才不怕喝那黑漆漆的中药呢!

    青衣露出了一丝笑意说:“我昨日无意间说起,你吃药时总是一脸苦哈哈的样子,追风听了,就去给你买了包糖莲子回来,看你受了这么重的伤他三天两头的往这里跑,你还想不明白?”

    闻言,紫衣眨了眨眼睛,有些愕然的说:“啊?你、你、你什么意思啊?”

    “就是追风喜欢你,而你却以为他喜欢我想帮他牵红线,他当然是气走了。”青衣说着,把糖莲子包了起来递给她:“好好收着,吃药的时候可以吃,这可是追风的一点心意。”说着,便转身往外走去。

    “这、这、这……”顿时,紫衣瞪着一双眼睛盯着那包糖莲子,青衣说,这是追风的一点心意,她还说,追风喜欢她?不会吧?她跟他也不过认识没多久,虽然两人闲时有在一起聊天,但是,但是他怎么就喜欢她了?

    她托着下巴一脸不解的想着,美目盯着那包糖莲子,似乎要把它瞪出个洞来。心下暗想,也许他才不像青衣那样说喜欢她,应该只是朋友之间的喜欢,嗯,对,就是这样。于是,想开了,她娇美的脸上又盈上了笑容,伸出拿起一颗糖莲子丢进嘴里,再一口把那药给吃了。

    主院中,雪柔与墨成轩两人坐在院子里闲聊着,清幽雅静的院子,弥漫着温馨的气息,墨成轩的眼中盈着柔情与爱意,平日里刚毅威严的容颜在这一刻浮上了丝丝笑容,一双盈着爱意的眼眸落在面前心爱的女子身上,失而复得的心情让他格外的珍惜与她在一起的时间。

    “柔儿,我真的没想到,你还能出现在我的面前,与我闲坐在院子里,聊着天,品着茗,有你在我的身边,这样的日子对于我来说,是最幸福的。”他深情款款的说着,双眼凝视着面前的她,那一头银发,让她更是美得出尘,美得脱俗,真教他移不开眼。

    闻言,雪柔温柔的一笑,美目中盈着笑意的说:“我也没想到在这大陆上,有着我的夫君与女儿,轩,我想找个时间,一家人回去灵蛇岛看看我爹娘,他们都以为墨墨死了,如果如何她还活着,一定会很高兴的。”

    “好,那我跟墨墨说一下,然后找个时间,一家人一起去。”他笑说着,低沉的声音中带着笑意,听起来心情很是愉悦。

    “嗯。”她轻应了一声,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对于现在的这个生活,她真的很满意,在他的陪伴之下,记忆在一点点的恢复中,很多的事情她渐渐的想了起来,对两人往日的情义,也渐渐的记起,而她也清楚的知道,就算是记不起往日的一切,他的温柔,他的深情,他的体贴,也同样会让她再度的爱上他的。

    而在这时,那千里迢迢寻着雪柔而来的萧,经过几日的路程,此时,已经来到了碧落山庄的大门口,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他红色的衣袍一拂,便从马车上下来,微仰着头负手而立的看着那碧落山庄气派十足的大门。

    “这就是碧落山庄?”他低声呢喃着,蕴含着狠厉与威严的目光微闪,瞥了那两个守门的护卫一眼,便迈步走上前去。

    “来者何人?”守门的护卫沉声喝着,警戒的看着他,这个人浑身散发着可怕的气息,强大的威压更是让他们心头一跳,到底是什么人?他们碧落山庄可从没接待过像他这样的人物。

    前路被挡,萧微微的皱起了眉头,狠厉的森寒目光冷冷的一扫,带着强大威压的目光一出,那挡在前面的两名护卫当即被弹了出去。

    “砰砰!”

    “噗!”

    两人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竟然,竟然只是一个眼神,一个眼神就那么厉害……这个人,这个人到底是谁?当下,其中一人壮着胆子问:“你到底是谁?到我们碧落山庄来有何事?”

    “龙雪柔在这里吧!”萧沉声的开口,瞥了他们一眼说:“去,叫她出来,就说是来接她了。”说着,唇角微勾,脸上的神色邪肆不明。

    听到他的话,两名护卫皆是一怔,龙雪柔?那不是他们的庄主夫人吗?这个人到底要干什么?心下想着,两人相视了一眼,其中一人捂着胸口站了起来,飞快的往里面跑去,不管如何,都要先通知庄主他们。

    见那护卫往里面跑去,萧唇角一勾,红色的衣袍一拂,也大步的走了进去,不请自入的他,仿若是这里的主人一样,闯得那样的大方,他四下看了一眼,院子里有不少的婢女在走动着,却没有一个敢上前来,于是,他自顾自的来到碧落山庄的大厅,就那么的往主人家的主位上斜斜的坐下。

    “上茶!”他沉声喝着,威严的声音传出外面,那外面的婢女听了,不由浑身一抖,连忙为他送上茶,这才飞快的退下。

    主院中,雪柔和墨成轩正在说话,突然间护卫急急的跑了进来:“庄主,夫人,不好了,外面来了一个穿红袍的男人,我们问他是来干什么的,他一进门就用威压伤了我们,还说让夫人去见他了,说什么他来接夫人了!”那护卫急急忙忙的说着,因为心知那人来者不善,在跑来主院的时间,他已经让人去小姐的院子通知小姐了,他们知道小姐是金玄武神级别的强者,再加上暗城少主也在他们这里,如果真有什么事起来,有他们两人在总会好一点。

    听到护卫的话,雪柔咻的一声站了起来,惊问:“你说什么?外面真的来了一个穿红衣袍的男人?那人是不是大约四十来岁?”心,在这一刻一惊,听到了护卫的话,她想起了那一次在青山所遇到的那个红袍男人,那个危险的人物,实力是那样的强大,他说他看上她了,但不想,隔没多久竟然又再次来了,难道,难道他真的想要把她带到那神迹天空去?

    “是的,那人的气耻是强大,看样子不是一般的人!”护卫连忙说着,夫人的神色似乎在说,她认识那个人?

    墨成轩见状,便问:“柔儿,那人你认识?”那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柔儿一听到他,反应竟然是一惊?

    闻言,她看向了他,说:“那个人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我只见过他一次,他说他叫萧,是来自神迹天空,那一回在青山的比武盛会上看见过他,而他说他看上我了,说要带我去神迹天空,但是当时我就拒绝了,没想到他竟然又来了,而且还找到了这里来。”他的实力那样的强大,如果他要强行带她走,无论是她,还是墨墨他们,都是阻止不了的,难道,难道她一家人刚刚团聚,现在又要分离?

    听到了她的话,墨成轩眉头一拧,沉声说:“你留在这里,我去见见他!”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说出这般狂妄的话来!说着,大步就要往外走。

    雪柔担忧的拉住了他,不安的说:“轩,那个人很危险,他的实力深不可测,他的强大是我至今未见,你不能一个人去,我陪你一起去!”那个萧亦正亦邪,如果让他一个人去了,还不知会弄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她得跟去看看才行。

    “柔儿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你留在这里,我去看看。”说着,便大步的往外走去。

    见状,雪柔连忙问着:“可有去通知小姐?”心下的不安,渐渐的扩大着,她感觉,今日的这事不会那么容易平复。

    “有,属下过来时已经让人去通知小姐和暗城少主。”护卫连忙说着,那一日冷厉辕带着一大群黑衣人来袭,夫人都不见一丝惊慌,但是现在,他见夫人神色不定,眼中难掩惊慌之色,难道,那个红袍男子真的很强大?连小姐和暗城少主都不是他的对手?

    “走!跟我去看看。”说着,也快步的往外走去。

    当墨成轩来到大厅里,就见那一袭显眼的血色红袍倚在主位之上,一身强大的气息弥漫在他的身上,那从无形中散发出来的气势与威压,让他这个白玄武尊级别的强者都忍不住的心头一惊,难怪柔儿说这人的实力深不可测,说他的强大是前所未见,单单他倚在那里,那身气势就如此的磅礴,由此可见,此的人修为定然在金玄武神的级别以上!若是与他为敌,他们哪里有胜算可言?

    整了整心神,他大步走上前,抱拳一礼,沉声问道:“不知阁下如何称呼?”说着,抬眸不着痕迹的打量着他。

    萧微微一挑眉,瞥了他一眼,黑瞳中带着轻蔑与不屑,神色懒洋洋的说:“你就是墨成轩?”他说着,同样的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墨成轩。只是白玄武尊的级别,这样的男人她也喜欢?也太弱了点了,这么弱,真的是连他的一拳都挡不住,啧啧,真不知道那女人到底看上他哪一点了,论相貌,他可一点也不逊色于这个墨成轩,论地位,在神迹天空他可也是有着无人可以动摇的势力与地位,论实力,他更是比不上了,这样的人当他的对手,真是对他的侮辱。

    见他不回答他的问题,墨成轩也不恼,同样不失礼节的沉声问着:“不错,我就是墨成轩,不知阁下来问我碧落山庄,是有何事?”

    “本座是来找我的女人的,龙雪柔呢?她怎么没出来?”他沉声说着,声音中的散懒却叫人不敢轻视,因为那语气中的危险是那样的让人无法忽视,那威严而强大的气势充斥在这大厅之中,让人有一股压抑的感觉。

    听到这话,饶是以礼相待的墨成轩,此时也不由微微拧起了眉头,声音中带着不悦的说:“阁下这话可说错了,雪柔是我的夫人,岂又成了你的女人了,阁下这话,不仅是对雪柔的侮辱,更是对我的侮辱!”这当真是是好大的胆子,竟然当着他的面说柔儿是他的女人!真是放肆!

    “呵呵呵……”萧低低的笑了起来,只是是,那声音中,却是带着危险的气息,他冷冷的一抬眸,狠厉而森寒的目光轻蔑的瞥了站在大厅中间的墨成轩一眼,漫不经心中夹带着与生俱来的狂妄:“你的夫人又如何?只要本座看上了,本座就可以把她带走!你不会以为,就你这区区白玄武尊品阶的小喽喽,就能当本座的对手吧?”哼!真是不自量力的家伙!

    “你大胆!”墨成轩怒喝一声,白玄武尊的威压在这一刻从他的身上迸射而出,强大的气息弥漫在他的身边,充斥在空气之中。任谁也无法忍受,一个男人这样的挑衅!

    “放肆!”

    同样的,在听到墨成轩的那一声怒喝后,萧也阴测测的低喝一声,只见红色的身影一闪,一股强大的气流在空气中拂过,在墨成轩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他已经倾身来到他的面前,一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神色阴鸷而狠厉,森寒与嗜血的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从来没有人敢用这样的语气怒喝本座的!墨成轩,你明知实力不如本座,却还如此大胆,当真是放肆!”他的手,紧紧的掐住了他的有脖子,似乎只要手下一用力,就可以轻易的结束墨成轩的性命一样。

    两人近距离的靠近着,他身上强大的气势迸射而出,竟然叫他险些喘不过气来,心下更是震惊于他的身法竟然是那样的快,他从刚才就一相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但是明知他刚才向他而来,他却在那一刻无法避开,他的实力,当真是恐怖!虽然自己的性命掐在他的手中,他却没有一丝的恐惧,反而很镇定的说:“那你应该知道,没有一个男人会忍受得了这样的挑衅!而我,就算你把我杀了,我也不可能会用我心爱的女人来换我的性命!你的实力很强那又如何?强大的实力虽然可以做得到很多的事情,但是却不是万能的!”

    “你当真不怕本座杀了你?”萧眉头一挑,狠厉而嗜血的目光紧盯着他,看着他的脸色在他的力道加重下,渐渐的涨红,而心下,却是对他有一丝的欣赏,这墨成轩,倒不像那些贪生怕死之徒,在他的威压与气势之下,竟然还敢直视着他的眼睛如此镇定的与他说话,确实是有几分气魄!

    “杀我?你不会。”墨成轩肯定的说着,无惧的看着他。

    闻言,萧狠厉的目光一眯,阴测测的问:“为何不会?要知道,对于本座来说,杀人不过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要杀你,更是易如反掌,只要本座这手,稍微的用点力道一挰,你这脖子和你的脑袋就分家了。”

    “呵呵……对于你这样的强者来说,杀人确实只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同样的,我也相信,你这样的人是不屑对女人用强的,你倒是可以试试把我杀了,不过我相信,你若是杀了我,柔儿只会恨你一辈子,你根本不用妄想可以得到她!”墨成轩胸有成竹的说着,以他对柔儿的了解,她,是不会爱上这样的人的,更不会对这样的人屈服,这个人的实力虽然是强大,但是想要得到柔儿,那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