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65.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子情被掳
    而在林中休息的墨成轩他们一行人,听到了这声音,不由都朝周围看了看,看来,还真的有人来了。】

    “你们都觉得怎么样?缓过来了没?”墨成轩问着,看着众人。

    “嗯,都好点了,都只是受了一些小伤,包扎一下就没事了。”众人说着,见一个个虽然是没什么事,不过那模样却是显得有些狼狈,虽然如此,却还是不掩他们出色卓绝的风采。

    “我看有人来了,不如我们现在就寻着出了这林子吧!到城里先找个地方落脚。”墨清姿说着,站了起来拂了拂衣袂,扫去裙角沾到的落叶。

    “嗯,走吧!顺着这条路出去,应该可以找到出林的路的。”冷绝辰也说着,站在她的身边,目光则朝周围看了一眼,只见林中似乎有着玄气能量在弥漫着,那从林中传来沉而有力的事脚步声,一声声的传入他们的耳中。

    听了他们两人的话后,众人点了点头,便站了起来了,一同往前面的路走着,寻找着出林子的路,然,没走多久,却是遇到了一帮气势汹汹的大汉,一个个虎腰熊背煞气骇人,有的手里提着利剑,有的肩上扛着大刀,当看到他们一行人时,只见那为首的人横眉一喝,当即命令他身后的人把他们围住了。

    “一定就是他们了!别让他们跑了!都围起来!”为首的那汉子沉声的一喝,浓浓的威压一顿,那声音不由令地面一震。

    “是!”他身后的众名汉子沉声一喝,虎躯一震,迅速的把他们一行人重重包围了起来。

    “把宝物交出来!”为首的那人大步上前,一双凶残的目光紧盯着他们一众的人,当看到他们一行人中,竟然男的俊女的俏,更有几个美得如天仙一般,不由色心一起,眼中浮现了淫邪的光芒。

    被围起来的墨成轩一行人,看到那些汉子们眼中浮现的淫邪光芒,一个个都冷下了脸来,不怒而威的气势一点也不输给对方那些人,墨成轩扫了那些人一眼,以神识探查了一下他们的的品阶,见他们的品阶皆在蓝武圣左右,威严的目光微微一闪,上前一步,沉声问道:“你们是何人?为何挡我们的去路?”

    “哼!别跟老子装蒜了,别以为老子们不知道,先前林中的那声震撼,以及那股强大的光芒,一定要有什么宝物降临了,你们拿走了是不是?在这林中,老子们找了这么久只遇到了你们这几个人,除了你们还有谁那么大胆敢跟老子们的抢东西!识相的就乖乖的交出来,兴许还能饶你们一命!”为首的那名汉子大声说着,阴邪的声音透着凶残的气息,但是那双带着淫邪的目光,却是直勾勾的往那几个女子身上瞧着,最后落在那衣着最为性感的凤歌身上。

    瞧见那汉子淫邪的目光放肆的在她的身上打转着,凤歌媚人的美目中闪过了一丝寒光,半掩着性感的红唇迈着修长而雪白的长腿,越过了墨成轩,来到了那名汉子的前面,娇媚的妖艳容颜上带着魅惑人心的媚笑,低低的说着:“哟!原来你们是来找宝物的啊?你看我长得像宝物吗?嗯?”说着,在他面前转了一个圈,媚眼勾勾的瞅着他。

    见凤歌往前走了上去,墨清姿众人都只是嘴角含笑的看着,凤歌岂是吃亏的主?这个猥琐的汉子一双淫邪的眼睛直勾勾的往她的身上瞧着,她不给他点颜色瞧瞧,那还真不像她的作风了。

    美人见多了,却没见到像她们这几个一样这样美如天仙的女子,一个个别具风情,令他们看了都忍不住的心猿意马,只想着要把她们给抢回去,见这一身妖艳妩媚的性感女子在他的面前转了一个圈,那雪白妖娆而又性感丰满的身段让他看得眼睛都直了,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伸出手就想要去搂着她,一句轻佻的话也随着从他的口中而出:“美人,你当然是宝物,还是少见的性感尤物,来,只要跟了大爷我,保管你吃香的喝辣……啊!”谁知,他的话还没说完,一声惨叫声就已经在这林子里响起。

    只见,在那只咸猪手就要摸向凤歌精美的下巴之时,却是被凤歌反手一握,再往后面一转,咔嚓的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随着那人痛苦的惨叫声顿时在这林中传开,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惊得那十几名大汉一个个目瞪口呆,只见他们的老大在被那性感的女子折断了手指后,那女子竟然几个利落的抬膝一顶,正中男性最脆弱的部位,痛得他们老大脸色苍白的痛苦的闷哼了一声,也让他们见了忍不住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胯下,有些胆寒的看着那笑得一脸妩媚的可怕女子。

    “砰!”

    一声重重的落地声响起,凤歌抬膝重击了那汉子的重点部位后,抬起修长的美腿往他那半弯着的背部用力一使,让他整个人面朝下的趴在了地面上,随着那双红色的靴子也跟着张狂的踏上了那汉子的背,她半弯着腰,手顶着自己的那踏在汉子背上的腿上,美目中带着厉色的一眯,声音中带着杀意的说着:“本姑娘是你这种人可以随意打量的吗?真的色心不小啊!你说,是挖了你的眼睛好呢?还是断了你的子孙根好呢?嗯?”随着她的声音一落下,那踩上汉子背上的脚加重了力道,让他当即又痛呼了一声。

    “啊痛……你们还站在那里做什么9不快给老子上!把男的都给杀了!女的捉回去让她们生不如死!”地上的汉子猛的激起体内的玄气气息,身体的玄气一涌出,再加上力道的关系,当即弹开了那踩在他身上的凤歌,猛的从地面上跃了起来,怒喝一声:“老子饶不了你!”说着,拔出腰间的大刀,猛的劈向凤歌。

    “哼!是本姑娘饶来了你!”凤歌冷哼一声,轻蔑的睨了他一眼,她就说像那个萧那样的变态强者绝对不是遍地都是的,瞧这群人,实力可都比她还低呢!谁说这神迹天空就一定是强者林立了?就算强者真的不少,但也不会是面前的这些人。

    她妖艳的容颜带着魅惑的气息,性感的红唇微微勾起,一手从腰间抚过,她的那把弯月刀就出现在她的手中,嘴角勾起了一抺妖邪的笑意,妩媚的声音却是夹带着令男人心头一惊的话语:“本姑娘就发发好心,解救一下被你残害的如花少女们,断了你的子孙根,让你去乐呵乐呵!”

    随着她的声音一落下,她猛的倾身上前,手中的弯月牙泛过一丝森寒的光芒,顶开了那男子朝她劈来的大刀,弯月牙快如无影一般在在她的手掌心飞转着,凌厉而森寒的气息直袭那面前的汉子,只见一道道的寒光闪出,在那汉子惊呼连连的瞬间,把他的衣服削了个破碎不堪,美目一眯,手中的弯月牙一勾,拉住了汉子手中的大刀,带引着那把大刀在那一瞬间往他的胯下挥去。

    看到这一幕,那汉子惊得尖叫出声:“啊……不、不、不要……”看到自己那锋利的刀刃向着他的胯下而来,他浑身一个激灵,想要退开却退不走,因为被按住了,又腿上瑟瑟发抖着,双目惊恐的大睁,张大着嘴叫喊着。

    “咻!”

    “啊!”

    锋利的利刃一划过,咻的一声响起,一声尖锐而痛苦的惨叫声也随着划破了空气,传入了天空,让那林中另一处的那一帮人,也忍不住的惊了惊,暗忖着,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了?竟然叫得这般凄惨?于是,率领着众人快步的往那边跑去。

    解决了他们的头头后,凤歌唇角一勾,收回了弯月刀,身影一旋,回到了紫衣她们几人的身边站着,那神色,一派的悠闲,似乎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只是小意思。

    追风咽了咽口水,看着那站在离他不远的凤歌,忍不住的说道:“凤歌,你还真的很狠。”

    “所以说,惹到了我,都是没好下场的。”凤歌媚笑着说着,看着那汉子凄惨的在那地面上打滚着,身体在一阵抽搐后,便静静的躺着不动了。

    “大哥?”其中一名汉子惊恐的上前喊着,推了推他,见他没反应,便伸着手往他的鼻息间探了探,这一探不由惊得一屁股跌坐在地面上:“大、大哥死、死了?”他大哥竟然死了?那汉子惊恐的看着那断了气的人,猛的回过头扫向了那一行人,咻的一声从地面上站了起来,怒声喝着:“杀了他们!给大哥报仇!杀了他们!”说着,便率先的冲上前去。

    “火龙扬,出来。”墨清姿淡淡的唤了一声,两道光芒咻的一声瞬间从她的体内闪出,落在她的面前。

    “主人。”稚嫩的声音软绵绵的,似乎刚睡醒一般,两人人站在她的面前,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问着:“主人,什么事啊?”

    “这些人给你们解决。”她说着,示意着那携这边冲过来的汉子。

    听到有架可以打,两人顿时精神了起来,漂亮的大眼睛闪动着灵动的神采,看着那些汉子,当即兴奋的说:“好懊啊!给我们来玩就好了,主人你一边看着。”说着,两个小奶娃咻的一声便往前窜去。

    “那我们也叫幻兽出来帮忙。”红衣见状,也笑盈盈的说着,美目中盈着兴奋的神采,似乎很想看热闹似的,随着她的一声轻唤,一道光芒一闪,一头雪狼当即出现在她的面前。

    “雪狼,快,上去帮忙,把他们都杀了!”红衣叫着,指着那些汉子喊着。

    “嗷!”雪狼一得令,当即仰头低嚎了一声,矫健的身影迅速的往前飞掠而去,锋利的爪子一出,猛的划向那些汉子,一爪子过,就是留下几道深深的血痕。

    见到墨清姿他们一行人唤出了幻兽,那些汉子们也都各自唤出了幻兽,一时间,林中的玄兽低吼声不断的传出,惊得那林中的野兽四处逃窜着,那一声声不同的玄兽低吼,让那原本要往前面跑着的一行人当即使顿下脚步。

    “老大,怎么了?”另一伙的不解的看着突然停下来的头头,不是说要去看看那是怎么一回事吗?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为首的那人看着那前面不远处的林子上空,那里弥漫着强大的玄气威压,玄兽的声音来断的传起,嗜血而凶残,让他心下隐隐生出不妙之意,猛的回头对身后的一行人说:“我们不能去!快!往后面退!有多远退多远!”

    “老大,这是为什么?”其中一人不解的问着,这明明就在前面了,为什么现在却不去了?

    “是啊!就要到了,我们再往前走不用多久就可以到了,怎么不去了?老大不是要找宝物吗?要是让他们那一伙人抢先了怎么样?”另一人也跟着说着。

    听到他们的话,为首那人一脸的严肃,说道:“你们听那玄兽的声音那么多,恐怕不止那一伙的人,应该还有另一伙人的,那上空的威压那样强大,摆明了那些人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若真的去了,要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被他们纤灭了那可怎么办?在这神迹天空生存,要懂得生存的规则,我们的实力不如人,自然得躲了!”

    “喔!那我们快躲远一点,强者的脾气都是很古怪的,要真的碰上强者了,也不知会不会把我们都杀了。”听到了他们老大的话后,那些人一个个皆是一惊,连忙往后面退去。

    见到他们一个个连退好几米,为首那人不由嘴角一抽,再看了一眼那弥漫着强大威压的上空,咬了咬牙,还是带着他的众名部下退开了。打不过人家,他们躲还不成么!

    而在前面不远处那里,冷绝辰他们一行人悠闲的站在一旁看着,由关他们的幻兽去打着,他们众人都是有幻兽的,而且品阶还不低,当那些汉子们见他们唤出幻兽后,也跟着唤出幻兽时,那一只只的幻兽在火龙与扬的上古神兽威压之下,根本就无法动弹,连冷绝辰的那条龙都不用叫出来吓人了,那高低不一大小不同的凶猛幻兽便皆颤抖着趴在地面上,任由它们的主人怎么命令,它们就是不敢抬头站起来去战斗。

    “哼!小样的!跟我们斗?你们斗得过吗?”扬与火龙两个飘浮在半空,几岁的奶娃儿看起来根本就如同人类的的孝一般,这些品阶较底的人,根本看不出他们两个是上古神兽幻化而成的,心下皆不明白,为什么被那两个孝的目光一扫,他们的幻兽皆趴着不敢乱动了?

    而在火龙与扬的身后,霍逸他们的幻兽和雪衣他们的幻兽皆跟在其后,等待着前面那上古神兽的一声令下,它们就打算来个群抠!给他们这些无知的人类点颜色瞧瞧!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终于察觉到不对劲的那些汉子们,沉声的喝着,怎么可能他们的幻兽皆不敢于与他们战斗?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那样轻易的将他们的头头给杀了,还唤出了一只只那样强悍的幻兽出来?

    “我们不是人!”火龙双手叉着腰,很直接了当的说着。

    “噗哧!”

    那在一旁看着的红衣她们,听到了两个小不点的话,一时忍俊不住的笑出来。不过倒也是,他们两个本来就不是人,是上古神兽嘛!

    而那些汉子听了这话,同样的嘴角微抽了一下,看着那两个飘浮在半空的孝,心下沉思着,孝会飞吗?难道真的不是人?但是他们可没听说幻兽会化成人形的,除非是……猛然想到那一层,众名汉子不由脸色一白,再一看那趴在地面上颤抖着连头也不敢抬起一下的幻兽们,颤抖着指着火龙和扬:“你、你、你们是上古、上古神兽?”

    “嘿嘿嘿,无知的人类,你们现在才知道啊?太迟了!都给我上!”扬阴测测的笑着,那天使的般的面容,却笑出了那样奸诈的声音,听着那身后的墨清姿不禁摇了摇头。

    “吼!嗷!”

    随着扬的一声令下,身后的幻兽猛的飞窜上前,锋利的爪子一扬,带起的是血花飞溅而出,浓浓的血腥味顿时在这林中随着清风而散开,幻兽哀嚎的声音,那些汉子惨叫的声音,声声不断……

    “砰砰砰……”

    只见,霍逸的那虎王低头一撞,把些汉子一个个的撞向了树枝,又重重的摔向了地面,发出一声声重重的响声,凤歌的那头外表很是强悍似牛非牛的幻兽一顶,把人撞向了半空,猛的又抛给了别的幻兽,似乎把那惨叫着的汉子当成了玩具一般。

    然而,在此时,空气中却突然流动着一股强大而不同寻常的风,这风由细慢慢的转强,像是有什么在空气中打转着似着,搅动着这空气中的能量,吹得那树叶沙沙作响,地面上尘土纷飞,一时间,吹落了一地的落叶,在狂风与落叶纷飞中,众人只觉根本无法睁开眼睛,一睁开眼睛那沙土就吹入眼中。

    在狂风中,原本与冷绝辰站在一起的墨清姿只觉身边的几人被那股狂风吹得撞来跌去的,又叫又喊着,场面一度的混乱,他们两人也因被众人撞来拉去的,两人分散了。

    “子情?”冷绝辰唤着,想要挣开眼睛,谁知一睁开沙土入眼,剌痛得他当即本能的合上眼睛,一边抬手挡在面前,一边唤着:“子情?你在哪?”

    听到辰的声音,她连忙喊着:“辰,我在这,风沙太大,我的眼睛睁不开。”到底是什么?竟然带起了一股这般强大的风流量?感觉到那空气中的能量刮痛了脸上的肌肤,强大的能量在空气中涌动着,她不由心下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哈哈哈……哈哈哈……”

    一个中气十足的大笑声夹带着强大的威压从那天空中传来,那分散在四面八方的声音,让人无法确定那声音到底是来自于何方,只是听着那声音,似乎是六十来岁老人,因为就算是那声音中充斥着强大的威压与其中气,却还是与那正值壮年的中年人是不同的。

    这时,在风沙中,一名身匆袍的老者盘着膝坐在一张会飞的软榻上,正从天空中飞了下来,看着那底下在风沙中叫喊着的众人,睿智的目光一转,便往下面飞去,随手的一捉,也不知道是谁,拉起一个人手刀一落就把人打晕了,浑厚的声音带着强大的威压从来他的口中而出,传入底下众人的耳中:“老夫正好缺个打杂的,这人老夫就带走了,哈哈哈……”声音一落,在众人还没反映过来的瞬间,竟然就带着他所捉到的人坐在软榻上离开,咻的一声,消失在天空之中,不见了踪影……

    听着这话,众人心下一惊,到底是谁给带捉了?那人又是什么人?众人想着,想要睁开眼睛看个究竟,谁知一睁开眼风沙就吹得眼中,痛得他们根本无法睁开,只得喊着:“你到底是谁?你把谁捉走了?快放他下来!”

    而冷绝辰听到了那老者的声音,心下突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顾不得眼睛被风沙所伤,以衣袖挡着睁开眼睛,却只能在风沙中看到那咻的一声离开他视线的背影,以及那张会飞的红色软榻,心下感觉到不安,慌张的唤着:“子情!子情?子情你在不在?快应我一声!”然而,听以了其他人的声音,却唯独没有听到子情的声音……

    随着那人的离开,那股强大的威压渐渐的散开,那像是压住了他们让他们无法动弹的威压一解开,众人顿时跌坐在地面上,微喘着气,而当他们回过神来,想起了刚才冷绝辰在喊着子情,不由皆朝周围看去,却只看到玄兽们凌乱的趴在地面上,冷绝辰则失神的看着那天空之处,而子情,却是不见了……

    子情……他竟然让人在他的眼皮底下,竟然让人从他的身边把子情捉走了……该死的!到底是谁!那人到底是谁!他阴鸷着心情,一身令人压抑的气势十分骇人,那微红着的双眼,像极了发怒的野兽,死死的盯着那天空之处,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咔嚓而响的声音清脆而剌耳。

    他竟然没能护住子情!他竟然没能护住自己心爱的人!该死的!浓浓的自责如同滚烫的火焰一般的在他的心头滚动着,心底不断的自责着,他说过要护着她,他说过要牵着她的手,陪伴在她的身边,与她一同在这里开拓出一片天空,与她一起在这里建立起他们的势力!但是,今天不过刚到这神迹天空,竟然就让她在他的眼皮底下被人捉走了!而他却连那人长什么样子都没看见!他该去哪里寻她?她一人被捉走,会不会遇到什么事?那人说要他缺个打杂的,难道是想让子情去做着打杂的事情?

    脑海里闪过一千一万个画面,想着她会儿不会被人锁着铁链刁难着,想着她会不会被人虐待着,想着她一个人在这陌生的地方,会不会感到孤单?想着那人的实力如此强大,她会不会被打?会不会受伤?会不会被人欺负?

    “墨墨被捉走了?”墨成轩惊愕的看着周围,寻遍了周围,也不见女儿的身影,当下心头一惊:“墨墨被刚才那个人捉走了?”这、这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他失神的跌坐在地面上:“墨墨怎么会被捉走了……”到了这里,他们才知道,他们是多少的弱小,那个人,刚才那个人,他们竟然连看都看不见他是谁,他竟然就捉走子墨墨,他捉走了墨墨去干什么?

    霍逸心下微沉,看了墨成轩和冷绝辰一眼,走上前扶起了墨成轩,对他们说:“你们不要担心,我想子情不会有事的。”见他们两人皆抬起头来看向他,他这才接着说:“你们应该也听到,刚才那人说要打个打杂的,我想应该只是捉了子情去帮他做些打杂的事情,如果真的要伤害她,以刚才那人的实力,估计就是把我们这些人杀了都是不费吹灰之力,所以我认为,子情是不会有事的,再说,以子情的聪慧,她是有办法应变的,我们不用为她担心。”

    “对,霍逸说得不错,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先进城,迅速的了解这里的一切,只有知道这里的一切,我们才能找到子情与雪姨的下落。”洛少翔冷静的就着,分析着目前的状况。他知道子情在他们这一行人当中,是不可缺少的主心骨,少了她在这里,墨成轩和冷绝辰都心下不安,为她担心着,但是他们初到此地,纵使知道是的谁捉走了她也不知对方的底细,唯有先一划清楚这神迹天空的一切再说!

    “你们看,火龙和扬也在这里,它们是子情的幻兽,应该可以找到她才对。”白云飞见在众多趴在地上的幻兽当中,火龙和扬也在其中,它们钻在霍逸那头虎的肚皮下面,似乎在避着那先前的风沙。

    听到白云飞的话,众人连忙看去,果然见它们两个还在,于是,冷绝辰快步上前,沉声说道:“火龙,扬,你们可否感应到子情如今在哪?”如果走不远,也许他们可以找到她也不一定,但是如果走近了,那……

    “主人?”两个小家伙一听这话,猛的朝周围看了看,不见他们主人的身影,当即跳了起来:“主人呢?主人怎么不见了了?”

    “小姐被刚才那个人捉走了。”雪衣轻声说着,娇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忧愁,眼中的担心是掩不住的。

    “什么?怎么会?”火龙和扬听了皆是一惊,连忙以神识感应,谁知闭着眼睛感应了半天,也没感应到他们主子在这附近,不由有些气馁的说:“没有,我们没感应到主子的气息。”也许是太远了,太远的话,他们是感应不到的。

    闻言,冷绝辰眼中微黯,却是迅速的收拾心情,来到墨成轩的身边,对他说:“放心吧!子情不会有事的,我们也一定会找到她的!”他应该相信子情,相信她无论在于什么样的环境,她都可以很快的适应,好好的活着!而她,也不是随便的人就能压得住的,她一定会想办法来找他们的!

    同在神迹天空中,他相信,不用多久,一定可以再遇上的!

    墨成轩点了点头,知道自己是不能气馁的,他的实力太弱了,那就努力的修炼,在这强者林立的神迹天空中,若是不想处于被动的姿态,那就只有让自己变强!他要在这里建立起势力,他要在这里闯出一片天地!他要找到柔儿和墨墨!所以他绝对不能放弃!

    当下,整了整心神,恢复了平日里的威严神色,沉声对他们说:“好,我们先进城!要想在这里落脚,就要先了解这里的一切!只有这样,我们才知道在这里的生存规则!在这强者林立的神迹天空站稳了脚!”他的心头燃上了熊熊斗志,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少年时期一般,只是,此时的心中,他所想着的一切,却皆是为了他心爱的女人和女儿!他想为她们遮风挡雨!他想为她们撑起一片天!

    而那敲晕了子情把她带走的那灰袍老者,带着她坐在飞榻上在天空中飞行着,周围是白茫茫的浓雾,风吹动着衣袍发出啪啪啪的声音,银白色的发丝在空气中凌乱的飞舞着,老者一手抚着胡子,一双闪烁着睿智光芒的目光半眯着打量着那晕着的子情,一边啧啧称赞着。

    “长得真是养眼啊!比起老夫那几个弟子可是一点也不差,怎么刚才随手的一捉,就捉到这么个长得绝美的小丫头了?嗯……老夫那山里女的都没这小丫头长得好看,要是让这小丫头打杂,这小丫头会不会被欺负?”

    他一边低声的呢喃着,一边顺着那白花花的胡子,又自言自语的说:“只是不知,那几个臭小子见了这么个美丫头,会不会弄出点什么事情来?嘿嘿,似乎终于找到一些好玩的了……”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