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66.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章 丑颜吓人
    次日清晨,正沉睡中的墨清姿被一股寒风吹醒了过来,她微微缩了缩身体,双手环抱着自己,只觉头有些晕,想要睁开眼睛,却觉得眼皮很沉很沉,朦胧中,脑海里突然间闪过一道灵光,闭着眼睛的她眉头微皱了一下,勉强的撑起沉重的眼映入眼前的,却是简陋的小屋。

    想起晕过去之前的事情,她目光轻轻闪了一下,从硬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太阳穴,打量了一下这简陋的小屋,见外面天色微暗,光线很弱,寒风呼啸而吹,似乎还没天亮。

    这里是哪里?她记得她被那个老者捉走了,正当她想反抗之时,却被一掌劈晕了,她晕睡了多久?她爹爹和辰不见了她,一定很担心吧!她沉思着,见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在,伸手在身上伸了一下,随身带着的几瓶救命的圣药都在怀里,她的凤吟剑也还缠在腰间,并未有人动过。

    当她站了起来,想要下午床看看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时,却觉得身体的能量似乎被封了起来似的,玄气竟然都被压制着,她心头一怔,连忙坐下运起体内的玄气能量,谁知果然无法运行,似有什么把她的玄气封了起来似的,这个发现,让她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如今落入什么人的手里,她还不知,那个老者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她也不知,这里是什么地方,她也不知,将要面对什么,她同样的不知,如今自身的实力被封,让她少了自保的能力,又是身处强者林立的神迹天空中,这样的她,是完全的处于弱势了!

    窗外的风吹来,让少了玄气护体的她感到微冷,身体微微缩了一下,看向了那窗口,怎么这里的风这么大?她见屋子的桌面上放着一套灰色的衣服,走过去拿了起来,见是一套新的衣袍,很是宽大,衣料虽然是粗糙的,但是却也可以在这时让她的身体暖和一点。

    她拿了起来,把那袍子披在了自己的身上,移步往那窗口走去,当看到那窗口外面的景色时,这才明白,为何时这风会这样的大了。

    原来这屋子是在崖边的,又处于高处,难怪寒风呼啸着。她心下沉思着,那人封了她的玄气,是不想她逃走么?可是却又为何捉了她来这里,却并没对她怎么样?刚才在运行玄气的时候,她感觉到火龙和扬都不在她的身边,看来是跟辰他们在一起了,而此时与他们的距离应该是很远,要不然他们是可以感应到她的所在地的。

    见门没有锁,她推开后便走了出去,天色还微暗着,东边的太阳还没升起,走出外面,寒风扑面而来,她站在崖边,看着面前的景色,青山绿树处于朦胧的雾气之中,放眼望去看不到尽头,除了山就是树,还有的便是那深不见底的悬崖,当她的目光落在另一边时,见那约莫百米的地方,也有着几间的小屋,明显的那几间屋子比这大上很多,外面还凉着几套华丽的衣袍,看到这,她的目光微微一闪。

    这时,天边的太阳缓缓的升了起来,像一名害羞的少女,娇羞的从天边走出,那美丽的彩霞染红了半边的云彩,温暖的阳光渐渐的驱散了空气中的雾气,也赶走了那午夜留下的寒气,让空气中多了一丝的温暖,让人少了一份的冰寒。

    她静静的站在那崖边,看着日出东方的美丽景色,没想到被捉来这里倒是让她有机会看到这么美的日出,轻风拂面而来,夹带着丝丝的温暖,吹动了她的发丝,扬起了她身上的衣袍,她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静静的,不言不语,只是一个背影,也让人感觉到了她的特别。

    在不远处,一名男子从屋里走了出来,才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眼角却瞥见那一抺站在崖边的身影,眉头不由一挑,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怎么他们这八岐岭会有陌生人?那是个女人吧?打哪里来的女人?

    另一个门打开,一名长着娃娃脸的锦衣男子没精打采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边捶着自己的脖子,一边抱怨着:“啊!昨晚没睡好,脖子酸死了,嗯,浑身都酸痛啊!今天还要练功,想想就觉得无趣了,唉?大师兄,你在看什么啊?”见身边的男子盯着那一边,他也不由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咦?女人?”那娃娃脸的男子惊讶的看着那站在崖边的身影,那分明就是一个女人的身影,他们这里怎么会有女人了?哪里来的?心下想着,嘴里也呢喃着:“不会是老头带回来的吧?难道老头开窍了?知道我们在这里的日子无聊透顶,下山找了个女人来给我们解解闷?”

    “什么女人啊?大清早的,难得老头没来扰人清梦,你们在这里说什么呢?”另一个门也打开了,走出了一个头发像个鸟窝一样乱糟糟的,身上锦衣松垮垮的男子出来。

    三人一个儒雅,一个散懒,一个随性,却都是难得一见的俊男,他们三人便是那老头的三个弟子,分别是蓝无极,颜沐,司徒南陵,三人都来自于大家世族,自小就拜在老头门下学艺。

    “二师兄,你看,我们这八岐岭竟然来了个女人,走走走,过去看看。”颜沐当即来了兴致,整了整衣领,一看到感兴趣的事情,那先前一直抱怨着的酸痛,立马就消失无踪了。

    “女人?什么女人?老头打哪里弄了个女人回来的?”司徒南陵一听,挠了挠那跟鸟窝有得一拼的头发,俊朗的面容不怎么感兴趣的顺着颜沐走去的方向一瞥,见原本站在身边的大师兄蓝无极也走过去了,他边打着哈欠,一脸的睡容也跟着走过去。

    三人都没有看到,在他们三人往崖边走去的时候,在他们的身后的某一处,一身宽大灰袍的老头抚着胡子偷偷的站在一旁看着,那双闪烁着狡黠笑意的双眼,有着恶作剧的邪恶光芒,脸上的笑容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此时一定是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哎,你是谁啊?怎么在这里?”颜沐快步的来到她的身后,停下了脚步问着,那声音问得轻快,似乎很开心见到了他们这里多出了个女人似的,眼中尽是兴奋的光芒。而蓝无极和司徒南陵则站在一旁看着,一个俊朗的脸上带着儒雅的笑意,一个脸上带着惺忪的睡意。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墨清姿微微一怔,慢慢的转过了身看了他们一眼,暗暗的打量着。

    “啊!”

    只是不想,她这才一转过身,那原本站得离她最近的顶着一张娃娃脸的男子却是被她吓了尖叫了一声,整个人连连往后倒退了好几步,而那浑身透着儒雅气息的男子眼中也浮现了错愕的神色,那名原本睡眼惺忪的男子猛的一个激灵,似乎在见到她后睡意全消,三人不同的反应,让她很是不解。她似乎,长得并不吓人吧?心下暗忖着,听着刚才那名男子的话,似乎他们并不知道她是被掳来的?

    “啧啧啧,这长相,真的,真的没话说啊!老头打哪里找了这么个极品?是打算整我们是吗?”原本一脸睡意的司徒南陵在看到她的容颜后,那睡意都被冷不防的吓跑了,啧啧称奇的打量着那静静的站在崖边的女人。

    颜沐拍了拍胸口,一边轻呼出一口气的说着:“吓死了吓死我了!瞧我这心被吓得扑通扑通的直跳,这也太吓人了!怎么有人长成这样啊!”

    而那躲在不远处的老头看到三人的样子,不由掩嘴偷笑着,眼中尽是睿智的笑意。这个丫头长得太美了,要是让她顶着那绝美的容颜在他这八岐岭上晃着,估计这三个臭小子会颠屁颠屁的跟在人家后面转着,于是他就动了动手脚,把她那绝美的容颜给换上了丑颜,这丫头可是他掳来打杂的,这样一来,还能顺带的可以整整几个臭小子,要是他们知道这是他掳来的,那他又少不了被他们一阵唠叨,所以他干脆就用药让那丫头暂时说不了话,等以后放她走了,再给她解药好了。

    她长得吓人?不会吧?墨清姿微愣,伸手抚向了自己的脸,当手触到那皱巴巴的脸皮时,心下一怔,她的脸让人动了手脚?

    蓝无极目光微闪了一下后,却是温和的开口:“姑娘,你是哪里人?怎么会在这里?”在见惯了俊男美女的他们眼中,面前的这个女子,真的长得很丑,那一张脸有着一个巴掌大的红色胎记,而另一边脸则像是被烧伤的一样,比正常的皮肤要微红一些,而且那皮肤还有点皱,整张脸看起来几乎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没有心理准备的人冷不防的被这么一吓,还真的吃了一惊,而令他诧异的是,长成这样的女子,却拥有一双很是美丽的眼睛。

    听到他的话,墨清姿目光轻轻一闪,想要开口却发出张了张嘴也发不出声音,这更是让她错愕起来了。那个老头不会把她毒哑了吧?心下想着,不着痕迹的把向了自己的手脉,在探查到自己体内并没有毒素后,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她可不想变成哑巴,虽然还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药,但是至少她知道,这药对她的身体并没有什么残害,只要给她时间,她就可以自己配制出解药。

    见她嘴巴张了张却说不出话来,长着一张娃娃脸的颜沐当即惊呼着:“不会吧?你还是个哑巴啊?该不会是老头突然间善心大发从哪里捡回来的吧?”长得丑就算了,竟然还是个哑巴?这世上竟然有这样可怜的人,而且还是个女子,真的太可怜了。颜沐心想着,同情的看着她说:“你长成这样不说,竟然还是个哑巴,唉!真的太可怜了,你会嫁不出去的。”

    听着他的话,墨清姿的嘴角微微一抽,慢慢的敛下了眼眸,掩住了眼中闪过的幽光。

    “三师弟!”蓝无极见她垂低下了头,以为颜沐的话伤到了女孩子的心了,于是低斥了一声,阻止他再口无遮拦的乱说话,这才走上前一步,对着她说:“姑娘,我叫蓝无极,这边这位是我的二师弟,司徒南陵,这位是我三师弟,颜沐,这八岐岭居于高处,我见姑娘身无玄气气息,应该是上不了这里的,莫非姑娘是我们师傅带走来的?”说着,蓝无极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静静的打量着她。

    见她虽然面容丑陋,但是除去了面容,那气质却是很是出众,清雅中透着一股尊贵的气息,却又身无玄气,面容丑陋,真的很是让人不解。

    “我们师傅就是那个老头,白头发白胡子的矮矮瘦瘦的那个老头就是了。”司徒南陵双手环着胸,斜斜的站着,闲懒的神色中透着随性与不拘小节,此时也是一双眼睛落在她的身上打量着她。

    初见时冷不防的被吓了一跳,不过现在打量着这面前的女子,却见她的神态落落大方,虽然身上披着那宽大的灰色衣袍,但是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却是浑身散发着一股清雅的气息,让人很是诧异,有这样出众的气质,她应该来自于不俗的家族吧?可是她却长得这般的丑陋,而且身上又毫无玄气,根本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

    那躲在不远处看着的老头听到自己徒弟口中的话,气得吹胡子瞪眼的,直骂着这几个没良心的,也不想想他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们拉扯大!现在却是开口闭口就是那个老头,这个老头什么的,真是翅膀硬了,会飞了_!

    听到他们的话,墨清姿点了点头,她就是被那个老头带来的,在被打晕前看到的,就是那个白胡子的老头,只是,不是带,她是被强行捉来的。

    “还真的是老头捡回来的啊?他怎么突然间这么好心了?这可不像他的作风啊!不会是最近吃错什么药了吧?还是被谁给剌激到了?”颜沐怪异的说着,突然间朝周围看了看。

    而那躲在后面的老头没想到这颜沐会突然间回过头来,连忙往里同缩去,却不想一块灰色的衣袍还露在了外面。

    颜沐瞥见了那块熟悉的灰色衣角,眉头一挑,朝蓝无极和司徒南陵挤了挤眼,两人一回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果然看到了他们师傅的那条狐狸尾巴。

    墨清姿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也看到了那躲起来的人影,目光微微一闪,那个就是捉她来这里的老头?行为看起来有些怪异,他的几个徒弟和他相处的关系让她感觉不像是十恶不赦的恶人,可怎么就无缘无故的把她捉来了?还把她弄成现在这副鬼不像鬼人不像人的恐怖模样?难道只是顽童的心态?

    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躲起来的身影那边,没有看到在他们身后,墨清姿眼中闪烁着的摄人神采。司徒南陵嘴角一勾,懒懒的喊着:“老头,你那狐狸尾巴没收好露出来了。”真是的,这都多大岁数的人了,竟然还玩这把戏。

    原本躲着的老头,没想到没藏到竟然被发现了,又听司徒南陵说什么他的狐狸尾巴,当即气愤的跳了出来,三两步的就来到他们的面前,指着他们的鼻子臭骂着:“什么狐狸尾巴?臭小子,没大没小的!一点也不懂得尊师重道!亏老头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们拉扯大,你们真是没良心的,现在长大了,本事好了,就只会欺负我老人家,老头我真是白养你们了!”

    听到这话,三人嘴角微抽,司徒南陵和颜沐两人还当着他的面毫不客气的翻了翻白眼。他们拜在他的门下,他们的家族每一年少不了进供一大堆的金银珠宝,说什么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们拉扯大,他们五岁上山,在这山上十几年,就被他当苦力使唤了了十几年,试想着谁会在大冬天穴纷飞的时候,脱光了他们的衣服只剩一条四脚裤的命令他们站在崖边扎马步?又谁会在像他那样没良心的趁着他们不注意在后面一脚把他们踹下悬崖,吓得他们尖叫不已就要摔个粉身碎骨的时候才救下他们?

    他们为了不被他折磨得不成人样,所以拼命的练武,十几年来的实力提升速度几乎可以用飞速来形容,没办法,要是他们不变强,指不定哪天被这疯老头玩死了也不知道,为了他们的小命着想,他们能不变强么?

    “得了老头,别人不知道你,我们几个可是对着你十几年了,还不清楚你么?”颜沐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别跟他们来这一套了,他的这一套啊,他们是不吃的。

    司徒南陵睨了他一眼,问道:“对了老头,你是打哪里捡回了这么个特别的女人?你捡她回来做什么啊?”虽然多养一个人不成问题,可是他们这里似乎不养闲人的吧?尤其还是个没实力又没长相的丑女人,真不知这老头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听了他们的话,老头这目光一眯,笑嘿嘿的说:“是这样的,这丫头是我在半路上带回来的,你们几个臭小子整天把这里弄得乌烟瘴气的,我可是你们的师傅,整天要老头我跟在你们的屁股后面收拾着,这怎么能成呢!所以在半路上遇到了,就顺便把这丫头带回来了。”

    敢情她是被他捉来打杂的?墨清姿的嘴角一抽,这老头脑袋没问题吧?要找人打杂不会去找一个啊?怎么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把她就给捉来了?还把她弄成这副模样?真当她好欺负不成?清幽的眼中闪过一丝幽光,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要她打杂是吧?没问题,不搅得他这里鸡飞狗跳她就不是墨清姿!

    她静立着,目光半敛着,掩住了眼底划过的幽光,似乎没听见他们的话一样,如一个局外人般的静静的站着。

    然而,她的冷静与淡定却是让那老头微挑起了眉头,他都把她绝美的容颜弄成那样了,还让她开不了口说不出话,她怎么就好像不着急似的?他这随手捉回来的丫头,到底是什么来头啊?这份冷静与淡然,可是一点也不输给他这三个来自大家世族的臭小子。

    目光闪了闪,他上前一步,来到她的面前,笑眯眯的对她说:“丫头,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这八岐岭的人了,他们三个你已经见过了,是我的三个徒弟,而你呢!就是我们这里打杂的,知道不?你放心,好好的在这里干,等老头我找到合适的人了,就送你下山,再给你一箱金银珠宝当做你在我这里打杂的酬劳。”

    她静静的看着他,见他走到她的面前,竟然还真的很矮,只到她的胸前,虽然瘦瘦的,但是气色却是很好,听完他的话后,她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既然都被捉到这样里了,这样的处境,她似乎是没有选择的,不过,这个老头明显的不想让他的三个徒弟知道她是他捉来的。

    “师傅,我们还不知这位姑娘怎么称呼呢?”一旁的蓝无极温和的笑着,目光落在那老头的身上。

    “啊?这个啊……”老头没想到这个问题,皱着眉头抚着胡子想了想,便说:“要不你们也叫她丫头吧!”这是他半路捉回来的,哪里知道她叫什么名啊!

    她听到老头的话,看了他一眼,便捡起地上的树枝,在地上写了两个字。

    “子情?原来你叫子情啊?名字倒是挺好听的。”颜沐笑说着,看着那地上两个清秀的字体,目光微微一闪,她竟然写得一手好字?

    看到她写出来的两个字,蓝无极的温和的目光也是微微一闪,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说:“那我们以后就叫你子情吧!你也可以叫我们的名字就好。”

    “好了,那我再回去睡一会,今天真的不想动了。”司徒南陵朝他们摆了摆手,伸了伸腰的顶着那鸟窝一样的头发往他的屋子走去。

    “子情,昨天不知师傅带了你回来,呆会我下山去给你买几床被子,这八岐岭居于高处,寒风呼啸,早晚都会比较冷,你没玄气护身,夜晚休息时记得把窗户关好。”蓝无极温和的说着,那看起来平易近人的眼眸落在她的身上,一点架子也没有,令人感到很是亲切温和。

    她点了点头,心下有些意外他的细心,这几人实力应该都不弱,按理说对着像她这样没实力又丑陋的女子,应该是有多远避多远的,再说,那个老头也说了,她只是一个打杂的,他们并不需要对她格外关照,不过这几人除了先前见到她被动过手脚后的容颜诧异了一下后,很快的就恢复正常了,这样的气度,这样的修为,倒还真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子情,你会做饭吗?我肚子饿了。”颜沐笑嘻嘻的说着,对她说:“要不你先给我们做饭怎么样?”

    她看了他一眼,这个叫颜沐的,长着一张娃娃脸,很是精致,脸上带着笑嘻嘻的笑意,心直口快的性子倒是让她讨厌不起来,从昨天到现在她也没吃东西,此时肚子也有点饿了,于是,便点了点头,毫无意外的见到颜沐欣喜的扬起了一张笑脸,让那张娃娃脸看起来越来越加的可爱了。

    “太好了,来来来,你随我来,做饭的地方在这边。”说着,便快步的带着她往另一处走去。

    老头见蓝无极盯着那丫头的背影看,不由凑上前去,嘿嘿的笑着:“小子,怎么样?老头给你们带回来的人不错吧?虽然长得丑了点,不过却是会做饭的,嘿嘿嘿……”

    他们这里一个个都是大男人,哪里会做饭什么的,平时的一日三餐都是他们特意下山去带回来的,不过因为这来回的路程太远,热乎乎的食物到了这里都凉了,所以他们这十几年,几乎都是吃着凉了的饭菜的,可是苦得他们不知说什么好了,虽然总是说要找个回来打杂包煮饭,但是却总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一般的女子见了他这三个臭小子,只会犯花痴,哪里还会煮饭了,男的又说什么妻儿啊什么的,根本在这里呆不下去,不过看样子这个他随手捉回来的丫头,似乎还是不错的。

    “师傅,我去给她买些东西回来。”蓝无极说着,转身唤出了他的飞行幻兽黑鹰就往山下而去。

    “臭小子,一个个把老头我凉在一旁,哼!”他双手叉着腰,气哼哼的冷哼了一声,睿智的目光一转,寻思着,那个丫头会做出什么样的东西来?于是,他也轻手轻脚的往那荒废了好些年的厨房走去,打算躲在一旁偷看着。

    当子情随着颜沐来到那被称之为是厨房的地方时,她的嘴角不由微抽着,这哪里是什么厨房了?一个简陋的用几块砖头围起来的就被他们称之为炉子,那生了绣破破烂烂被丢弃在一旁的东西被他们称之为炒菜的锅,蜘蛛丝沾满了那几乎要倒塌下来的棚子,她看着颜沐飞身一跃折下了不远处的一大束树叶,胡乱的扫了扫,扫掉那些蜘蛛网,迟迟没有走进去,因为,在她看来那随时就可能会倒塌下来的棚子,真的是太危险了。

    “噗c多尘啊!你等会哈,我把这些蜘蛛网扫一下你就可以进来做饭了,我们这里已经好久没有过了,所以有点乱,也有点脏,不过随便处理一下,做饭什么的,应该还是没问题……啪!”

    这哪里只是有点乱有点脏?这根本就是非常乱非常脏,不清洗一下,做出来的东西谁吃得下去?子情正想着,突然听见一声响亮的声音传来,本能的一抬头,看到前面的那一幕时,错愕的微怔着。

    颜沐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他因拿着那树枝胡乱的挥扫着,一不小心打到了那棚子的中间的一条被虫子蛀空了心的竹子,整个棚子就那样毫无预警的倒下下去,原本一身干净锦服的颜沐,顿时被这倒塌的棚子弄成一身一脸的灰尘,蜘蛛丝缠满了他一头,模样看起来极其的狼狈。

    “呸c多尘啊!”

    颜沐呸了几声,扫了扫身上的厚厚的一层灰尘,一张娃娃脸皱成了一团,一抬头,见子情站在一旁错愕的看着,这才连忙笑嘻嘻的冲着她摆了摆手:“没事没事,倒了好,现在倒了呆会你做饭时才不会倒,呵呵,你等等,我把这个棚子搬开你就可以做饭了。”说着,像是生怕她被吓跑了似的,也顾不得自己身上那厚厚一层的灰尘了,连忙把那倒下来的棚子给搬到了一边,来回的忙活了好一回会,觉得肚子更饿了。

    “咕噜……”

    肚子咕噜叫的声音在这时响起,原本正四处扫着灰尘的颜沐一愣,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肚子。

    “咕噜咕噜……”

    见真的是自己的肚子在叫,他不由讪讪的笑了:“呵呵呵呵,肚子饿了。”说着,手似乎是本能的,有些讪讪的挠了挠头,谁知挠了之后才记起他的手是脏的,连忙放了下来在自己的身上擦了擦,谁知越擦越脏……

    看到这里,子情忍不住的笑了,嘴角弯起了一个深深的弧度,就连眼中也染上了几分的好笑的笑意,看着那滑稽的颜沐,走上前,拿起一条树枝在那灰尘上面写着:“你们有没水系幻兽?”

    “水系幻兽啊?我是没有,但是二师兄有,不过要水系幻兽做什么啊?”颜沐不解的问着,灰头土脸的看着她,浑身上下像是正在地上打滚起来的一样,一层厚厚的灰尘。

    “把这里清洗一下才可以做吃的。”她又在在那灰尘上面写着,解释着。

    “哦,这样啊!那我去找二师兄,把他的那头水系幻兽借来用用。”颜沐咧嘴一笑,娃娃脸上的笑容加上那厚厚的一层灰尘,此时看起来让人忍不住的也跟着笑开了,他的声音一落,也不等子情再写什么,转身快步的就往司徒南陵的屋子火速的跑去,像是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似的,一把撞开了门,直跑到他的床边,一把揪住了睡死在床上司徒南陵的衣襟,把他给拉了起来:“二师兄二师兄,快把你那条水蟒蛇借来用一用。”

    ------题外话------

    文中新出的三个美男的名字是我在后台读者的名字中找出来的,客窜哈,要是几位不喜我用你们的会员名,可以留言跟我说一声,我也可以换掉。另外,我见亲们给力投人气评选票,所以今天有二更哟!亲们给力,我也是很给力滴,呵呵……对了,新出的美男要领养的火速冒上来留言,三人皆是实力不俗戏份不少的哟,慢了可就没有了。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