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67.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她的心思
    睡得正好的司徒南陵被这么一拉一摇的,一脸俊脸不由皱了起来,有谐燥的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低喝着:“颜沐,你干什么啊?还让不让人睡觉的你?”因睡眠不够,连脾气都暴燥了。

    “呵呵,二师兄,把你的那条水蟒蛇借来用一用啊!快点。”颜沐催着,见自己一双脏兮兮的手在他的衣襟上留下了两个手爪印时,连忙讪讪的放开了手,退到一旁站着。

    正打算开口的司徒南陵看到自己的衣襟上那两个脏兮兮的手爪印,当即瞪着眼睛低喝着:“颜沐!你搞什么鬼!你这一身灰尘是找哪里弄来的?你看看你看看,我的屋子被你弄成什么样了!我身上这衣服才穿了三天,你竟然给我弄脏了!你要给我洗啊!”

    颜沐撇了撇嘴,说道:“二师兄,衣服当然是一天换一次的了,谁像你这样一套衣服穿上好几天的?”他什么都是乱糟糟的,那顶鸟窝也不知多久没梳理了,估计想梳还不知会不会打结呢!

    “你说什么?”司徒南陵危险的眯起了眼睛,盯着那站在一旁的颜沐。

    见他似乎有发怒的迹象了,颜沐连忙打着笑脸说道:“二师兄,是这样的,子情在给我们做饭呢!热呼呼的饭菜呢!不过你也知道我们那厨房好久没用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所以就想借用一下你的水蟒蛇,清洗一下地方,这才吃了干净的东西才不会闹肚子,你说是不是?”

    闻言,司徒南陵这才恢复了原本来散懒的样子,双用往后撑着床,胸前的衣襟因被拉扯着,松松垮垮的露出了他结实精壮的胸膛,眼角微挑的睨了他一眼,这才说:“被你这么一搅和,我也睡不着了,好吧!那我也去看看她能做出什么东西来,想我的水蟒蛇可是堂堂神兽,竟然让它去清洗厨房?”说着,他从床上下来,迈步就要往外走去。

    颜沐看了看他那令人不敢维恭的形象,那顶鸟窝头和松松垮垮的衣袍,不由开口说:“我说二师兄,你到底多久没洗澡了?瞧你那顶鸟窝都都纠结成什么样了。”

    “我半个月前才洗了澡,身上干净得很呢!你若不信,来,给你闻闻,还有体香呢!”司徒南陵邪笑着拉了拉自己的衣袍,就要往他身边凑去。

    “免了免了9体香呢!你还是留着自己慢慢闻。”颜沐倒退三步,一脸嫌恶的说着。

    “走吧!去看看她到底会不会做饭,被你这么一搅和,我也觉得有些饿了。”司徒南陵说着,拉了拉衣襟便朝外走去。

    两人来到那破烂的厨房时,见她摆放了几个还算好的锅子在一旁,又把那倒下来的竹子捡起后放在一边,看到他们来了,这才走了出来。

    “二师兄,快点啊!把你那条水蟒蛇叫出来。”颜沐说着,又对一旁的子情说:“你先站一边过来,我二师兄的水蟒蛇可是很大条的,不过你不用怕,没他的命令,它是不会随便伤人的。”

    子情点了点头,玄兽而已,有什么好怕的?她还不至于会这么胆小。

    司徒南陵看了她一眼,往前走了一步,便唤了一声:“蟒,出来。”随着他的声音一落下,只见精光一闪,一条银白色约十米长的雪白蟒蛇就凭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稳稳的停落在司徒南陵前面,撑起蛇身,微低着头看着他。

    “把这个地方清洗一下吧!”司徒南陵示意着,目光落在那前面脏兮兮的简陋厨房。

    “咝?”那条十米多长的大雪蟒听到他的话时,似乎是愣了一下,微低着头,发出咝的一声,似乎在说:你没搞错吧?叫我堂堂神兽来清洗这破旧的地方?

    “愣着干什么?快去啊!把那地方洗干净了,可是要做东西吃的。”司徒南陵像是没看见它的不满与抗议似的,懒懒的说着,看向了一旁的子情问:“这里什么都没有,你准备做什么?”

    闻言,子情拿着树枝在地上写下几个字,便站在一旁看着那条大雪蟒不情不愿的往那厨房蠕去,然后张开嘴喷出一个道水柱清洗着那脏兮兮的地方。

    “你去打野味?”司徒南陵走上前,看着那地上的几个字念了出来,眉头一挑,指着自己说:“你叫我去打野味?”这女人胆子不小啊!连他也敢指使?

    子情点点头,想吃东西自然得动手,她虽然是被捉来的,不过可不是他们使唤的对象。

    见状,司徒南陵又朝那就正清洗着的雪蟒吩咐着:“蟒,洗完了去打几只野味回来。”说着,懒悠悠的跃到一旁的树上倚着,一副散懒的样子。

    又听到被指使着干这干那的,那雪蟒幽怨的朝司徒南陵瞥了一眼,无声的抗议着,谁知它的主人鸟也不鸟它,竟然闭着眼睛在那树上养神,它只有继续清洗干净那地方,然后飞窜而起,往林中窜去。

    “那我去后山沐浴,洗干净了再来吃饭,子情,我先走了喔,对了,要不要帮忙什么的?这样吧!我把我的幻兽叫出来给你使唤怎么样?用不用再去捉多几只野味什么的?啊!我们这里没有米,那怎么煮饭啊?”似乎才想到这个问题,颜沐不由大呼了一声,他可是想吃白米饭呢!

    “不用,你去吧!”子情在地上写着,然后走过那已经被清洗干净的地方,捡起先前放在一旁的树枝,本想生火来的,却找不到打火石,微微皱了下眉头,见颜沐已经走近了,而这周围似乎只有那睡在树上的司徒南陵,于是走过去拿着树枝敲了敲树身。

    “又怎么了?”司徒南陵睁开眼睛问着,看着那站在树下披着灰袍的女子,这样一睁眼望去,映入眼底的就是她那丑得不能再丑,连带着有些吓人的面容,让司徒南陵都不由的皱起了眉头,还真的是丑啊!怎么她自己好像完全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似的?女子生得这样一副丑颜,不都得自卑什么的吗?怎么他从她的身上完全没有看到自卑的神色?甚至那双眼睛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流露出摄人的光芒?

    她扬了扬手中手树枝,比划着,示意他点火,以前有火龙扬它们在身边,哪里用烦着这点火的问题,现在玄气又被封,幻兽又没跟在身边,也只能事事叫人帮忙了。

    “麻烦!”司徒南陵皱了皱眉,伸手一弹,一簇火焰当即点燃了她手中的树枝,没好气的问着:“还有没有别的事?”这一大早被人吵醒本就不爽了,现在连闭目养神都找不到地方,肚子又有点饿了,却还没东西吃,想想就有谐燥,于是,他目光一转,从树上跃了下来,来到她的身边打量了她半响后,双手环着胸懒懒的说:“甚至你长得还真丑,真的是太丑了,还总是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我突然想到,你会不会就时老头特意带回来整我们的?”

    闻言,子情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并不言语的走开了,走到那简陋的所谓厨房,点起了火,把几样要用到的东西先清理了一下,烧开了水等着,就听咝咝的声音传来,那头雪蟒嘴里咬着几只野鸡往这边而来,放在她的面前后,盘坐在一旁盯着她看着。

    她把那几只是野鸡去之后,示意站在旁边看着的人把那野鸡切小了,而司徒南陵似乎对她大胆的行了为已经是见怪不怪,伸手在身上摸了摸,没找到匕首什么的,只有他随手佩带着的剑,拔出了剑他对她说:“没有刀,只能将就着用我这把杀人的剑来切了,你没意见吧?”说着,挑着眉头邪邪的看着她。

    她摇了摇头,表示没意见,反正是他们吃又不是她吃,她才懒得管他那把剑是杀人的还是杀猪的,他们吃得下就行了,与她何干。

    见状,司徒南陵目光中闪过一丝诧异,有些怪异的看着她,她还真让他用杀人的来切鸡?真是个怪异的丑女人!既然她都没意见了,他们那是随便。于是,一手丢起几只光鸡,几道寒光闪过,便切成了小块的落在她的面前,见她面前还有一只没切的,便问:“那只也拿来,我顺便切了。”

    闻言,她指着那只一整只的鸡对他挥了挥手,示意着,她这只是不用切的,这是她自己吃的,她才不要用那杀了人的剑来切她吃的肉。

    “我回来了。”

    这时,温和的声音传来,两人皆回对看去,见蓝无极手里提着一些东西走了过来说:“我去买东西,记起我们这里没米也没菜,所以就顺便买了胸来。”说着,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们。

    见状,子情微微的笑了,这蓝无极果然是细心,连这都想到了,要是没有米,他们就只有肉可以吃,不过有米有青菜那就不一样了,目光中流光微微一闪,她状似无意间的瞥了某一处一眼,嘴角勾起了一抺似有若无的笑意。

    敢强行把她捉到这里来,还想她做出好东西给他吃?那个老头,他是想得美……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