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68.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二章 进入地玄尊者
    东西准备妥当,她熟练的动作让蓝无极和司徒南陵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的光芒,两人从房里搬来了桌子在不远处坐着,看着她在那里忙碌着,若有所思的目光不时的朝她看去。

    而躲在一旁偷看着的老头,见他们两个光明正大的坐在一旁闲聊着,不由轻咳了一声,负着双手挺着胸膛微昂着下巴大步的走了出来,像是不经间的朝那抺忙碌着的身影瞥了一眼,然后也跟着走到蓝无极两人旁边坐下。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她一边把煮熟了的米饭分别盛在四个大碗里面,把闷好的鸡肉淋到米饭上面,又夹了一些水煮饭青菜放在碗边,因为材料不怎么足够,她只能有多简单做简单,盛好了四碗米饭后,她示意着他们过来拿。

    “哇!这么快煮好啦?我都闻到香味了!”沐悦的颜沐换上了新的衣袍走了过来,闻着空气中弥漫着的香味,那张娃娃脸上不由扬起了笑脸,快步的来到子情的面前,端起了一碗就闻了闻,一脸欣喜的说:“哈哈!总算吃到热腾腾的饭菜了,要是让我娘知道我在这八岐岭常年吃着冷菜冷饭的,不心疼死才怪!”

    闻言,子情嘴角一抽,这些人真的是……她摇了摇头,给他们盛了一大碗汤,看着他们一个个端着肉饭胃口大好的吃着,她不禁想起先前那司徒南陵说的话,那砍鸡肉的剑,可是杀人用的剑,想想她就一阵恶寒,不过看他们似乎吃得……津津有味?

    她拿起另外煮的那一锅,端了出来,浓郁的香味四溢,让他们那正大口大口的扒着饭的几人皆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来,闻着空气中的那股浓郁的香味,几人皆是眉头一挑,朝那端着一个沙锅走出来的子情看去,直盯着她手中的那散发着浓郁香味的东西。

    那是什么?几人不约而同的想着,真香,比他们这个香多了。

    子情像是没有看见他们几人的表情以及眼中的好奇似的,走到他们的桌子自然而然的坐下,看着他们四人八只眼紧盯着她的食物,她原本正打算打开的手停顿了一个下,抬眸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在他们好奇的目光中,打开了她的食物。

    那是一只较小只的鸡,因她是整只放在里面闷熟的,所以鸡肉本身的油渗了出来,让那只闷熟了的鸡表面看起来很是香滑,她旁若无人的拿起用竹子取出来的筷子,往鸡背上一插,两手再用力一夹,顿时就看到了里面的白米饭,那白米饭因吸收了鸡肉的肉汁和油香,单单是闻起来就令人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看着那热烟往上冒着,香味四溢而出,几人不由对自己手中的饭没什么胃口了,只想着吃她那一碗的,但是蓝无极几人想了这样想,却并没有真的开口,倒是那老头忍不住的开口了。

    “我说丫头,你怎么能这样?给我们做的就是这样的,给你自己做的就那么香!”老头抱怨着,闻着那扑鼻而来的香味,使劲的嗅了几下,眼巴巴的看着。

    闻言,正打算开动的子情停下了手,睨了他一眼,手指沾了些茶水在桌面上写着:“你有意见?”

    看到那几个字,蓝无极几人目光微闪了一下,三人相视了一眼,似乎,这个子情跟老头有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若真的是老头带回来打杂的,怎么可能会给他们几人做着简单的饭菜,而她自己的却还要比他们几人的好?而且,面对他们几人,她总是不亢不卑,真的有点古怪。

    老头原本一肚子的话想要说出来,却见那三个臭小子六只眼睛直盯着他看着,不由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闷闷的说:“没意见,老头我怎么会有意见呢!”说着,这才端起碗大口大口的吃着,心里下暗想着,他得找个时间再下山去好好的吃几顿才行,留在这山上哪里有什么好吃的!再看这个丫头,竟然敢于跟他较劲,哼哼,看他不整死她!

    难得见到他们师傅竟然会吃鳖,蓝无极司徒南陵和颜沐皆是一挑眉,三人的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扫了扫,暗自思量着。

    子情淡淡的瞥了那老头一眼后,便自顾自的吃着。等她找时间在这周围转转,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治一治他,敢无缘无故的把她捉来,她一定会让他后悔的!

    见饭桌上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三人各自吃完后,便各去走开了,只留下那老头和子情同坐在一张桌子上。见他们三人都走开了,老头这才放下了碗,趴在桌面上吹胡子瞪着眼的说:“丫头,你到底想干什么!存心跟老头我对着干是不是?你知不知道跟老头我对着干是没好下场的!”

    原本蓝无极和司徒几人本就没走远,他们三人见他们两个的气氛不是很对,就觉得是有问题的,便假意的走开,然后躲在不远处偷看着,想看看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只见子情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似的,举止中透着优雅,不紧不慢的吃着,而那坐在一旁的老头见自己被无视了,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胡子不停的被气呼呼的吹起,直到子情吃饱了,她这才停下筷子,抬起清幽的目光冷冷的看着他。

    无需言语的表达,只是一个眼神,就直接了当的告诉他,她同样不是好欺负的人!虽然体内的玄气气息被封住了,但是她那从体内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是依旧还在的,一个没有玄气的人,一个面容丑陋的人,却有着摄人的冰寒目光与浑天而成的强者气势,远远的站在暗处看着的三人,皆被她那毫不掩饰的凌厉之气所震惊到了,不敢相信,她一个女子,竟然会有那样摄人的目光,竟然会着浑天而成的强者气势,这样毫不掩饰的她,真叫他们心下狂风骤起,骇浪惊拍,深深的震撼着他们的心灵!

    她,一定非同寻常!

    被她那样的目光直视着,老头不由有些心虚,好吧!是他强行把她捉了回来的,是他让她开不了口的,是他把她的容颜给弄成这副鬼模样的,但是,但是,他也并没有伤害到她啊!而且他也说了,只要找到合适的人选,就会送她离开了,她干嘛还用一副要杀了他一样的清冷目光盯着他啊?

    子情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后,便收拾起桌面上的东西,走到那简陋的厨房放着,无视着那坐在那里干瞪着眼的老头,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喂!丫头,你去哪啊!这八岐岭居于万丈高峰之上,就你现在这样,你是走不了的,听到没有?别打什么鬼主意!乖乖的留在这里打杂!”见她脚步不停一下,居然还真的无视他了,老头不由气呼呼的哼了一声。

    而躲在不远处的几人闻言,目光轻微了一下,三人收起了平日里的笑容,相视了一眼后走了出来,司徒南陵俊脸上带着认真的神色,看着那坐在桌边的师傅,微沉着声音问着:“老头,你老实告诉我们,子情是不是你捉回来的?”

    如果听了他的话,他们还没无察觉到什么的话,那他们这二十几年算是白活了,但是,他们却是不敢相信,他们的师傅,这个老头平日里疯疯颠颠的,却会做出不顾人的意愿把人捉到这里来的事情,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绝对不会允许他继续胡做非为下去的!

    原先还想着子情既然是老头带回来的,那应该对他会打心底尊敬才是,可是他们从她刚才的眼神中看出,她对他有着徹骨的冰冷,那毫不掩饰的冰寒之意,根本就看不出一丁点的感激,甚至还有着丝丝的杀意!对,就是杀意!

    她既然非普通人,那自然不可能会留在这里做着打杂的事情,老头强行把她留在这里,于谁都不利,他怎么就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了!真是越来越乱来了。

    “你们几个臭小子,竟然躲起来偷听?”老头瞪了他们几人一眼,却是不回答他们的问题。

    “师傅,子情真的是你捉回来的?”蓝无极微拧着眉头问着,温和的神色带着一丝的凝重,目光直视着他,想要从他那里看出点什么来。

    “老头,人家子情一个姑娘家长得那么丑又就不了话已经很可怜了,你怎么还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你真是太让我们失望了,我们怎么就会有你这么个师傅呢?”颜沐叹了一声,摇了摇头说着,娃娃脸上少了平时的笑意,多了一抺的认真。

    被他们三人一人一句的问着,老头的脸皮似乎有些挂不住,气哼哼的就站到桌面上去,让原本还及他们胸前的矮小身板一下子高出他们许多,这才双手叉着腰大声的喝着:“臭小子,你们还知道我是你们师傅吧?有你们这样跟师傅说话的吗?老头我做事用你们几个臭小子教?到底是我是师傅还是你们早师傅啊!”

    “师傅,如果你真的强行把人捉来,那怎么说都是你的不对,若真要个打杂的,我可以让家里派个人过来,这根本不是什么难事。”蓝无极说着,企图说服他。

    司徒也中跟着开口说:“就是,做什么都得人家自愿的,你这样把人强留在这里,像什么样呢!”

    “老头,你这一回就真的过份了,真的,不是我们要说你,是你真的做得不对,你从哪里捉来的人,快点给人家送回去吧!”颜沐说着,朝那崖边的屋子看了看,见子情刚进去后就没出来,也不知在里面干什么呢?

    “你们、你们、你们一个个都只会欺负我这个老头儿!”他不知被他们在人这样说羞愧了,还是被气得脸红了,双手叉着腰吹胡子瞪眼的看着他们。

    “我们去问问子情吧!问问她是打哪里来的,我们把她送回去。”颜沐说着,娃娃脸上扬起了笑意,快步的朝那崖边的屋子走去。蓝无极和司徒南陵见状,也跟着往前面走去。

    确实,如果真的是捉来的,那自然得送她下山,岂能这样强行留她在这里。而老头见他们一个个的往崖边的屋子走去,哼了一声后,也跟着走过去。

    子情回到屋子后,见原本什么东西了没有的屋子里同,添了不少东西,床上多了好几张被子,边上还放着几套女装,她目光微闪了一下,这个蓝无极,竟然连这些都想到了?不过在这里她只是一个所谓打杂的,他这样的细心,倒是叫她有了一丝的好奇,是真的温文尔雅呢?还是跟辰一样,也只是顶羊皮的狼?

    呵呵,要是让辰知道她把他比喻成狼,不知会如何?想到他,目光中泛过了一丝柔和,唇角也微微的扬起,有他跟在她爹爹他们的身边,她相信他们是不会有事的,这神迹天空虽然大,不过要找到他们,应该也不是很难的。目前她得先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先,再离开这里打听那个萧和他们的下落,尽快的找到她娘亲。

    突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她整了整神色,转过了身,看见蓝无极他们几人站在那门边。

    “子情,我们想跟你聊聊。”蓝无极说着,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她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几人进来,便在桌边坐下,静静的看着,想知道他们到底要聊什么?

    “子情,你是不是被老头捉来的?”颜沐坐下,开口直接问重点。而听到他的话的两人,则看向了她,虽然这是他们猜测的,但也希望听到她自己亲口说出来。

    听到颜沐的话,她看了他们三人一眼,眼角瞥见那老头双手环抱着倚在门口处,便对着他们三人点了点头。

    “啧啧,老头这回真是玩过火了。”司徒南陵说着,一边摇了摇头。

    “你家住在哪里?我们送你下山吧!我师傅其实并没有什么恶心,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蓝无极温和的说着,在代替老头赔不是。

    “是啊是啊!那老头心肠是不坏,只是性格有些古怪,脑子也有点问题,而且喜欢虐待人,你看我们几个就知道了。”颜沐笑呵呵的说着,耳边听到那身后传来的冷哼声时,当即回头说:“这本来就是事实啊!老头,你不用不承认的,想想当年,我们还是毛头孝的时候,你不就是让我们几个光着身子在雪天里扎马步吗?有时还趁着我们不注意一脚就踹过去,把我们踹下悬崖只差没吓个半死。”

    听到颜沐的话,见到子情诧异的目光,蓝无极似乎有些不自在,颜沐怎么可以当着一个女子的面说他们光着身子在扎马步呢?这真的是太、太损他们的形象了。

    “咳、咳!老头我那是用心良苦!”老头子瞪了他一眼,睨着子情对她说:“丫头,他们几个说要送你离开,你要不要离开啊?”真是的,他不过就是把她捉来了,又没对她怎么样,怎么就都是他的不对了!

    “是啊!我们送你回去吧!”颜沐说着,他也想下山去转几圈,要是送她下山,老头应该没话说了。

    闻言,子情嘴角微扬,那双眼睛却是不带一丝笑意的看着那个老头,目光中闪过了一道幽光,继而对他们三人摇了摇头,用手在桌上写着:“被他带来,亲人失散了,我想在这里住些天。”

    “这个没问题,我们可以帮你找到亲人的。”蓝无极说着,温和的道:“你想在这里住多久都可以,要是想离开了,跟我们说一声,我们送你下山。”

    她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他们几人。敛下的清眸中闪过一抺幽光,她想,她应该在这里不会很久的,不过,在走之前,她一定会给老头一个教训的,她要让他知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捉回来的。

    “那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以告诉我们,这八岐岭地势险峻,你不要走得太远,有的地方是有野兽出没的。”蓝无极说着,站了起来对另外两人说:“我们走吧!”

    “子情,那你要是在这里住着,能不能帮我们做饭呢?”颜沐笑嘻嘻的问着,娃娃脸上带着一抺期待。

    闻言,她点点头,应了下来。反正她自己也是要吃饭的,顺手给他们做,并不难。

    “太好了,子情,就冲着你这一点,你放心,就算你以后下山了,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我颜沐不会推辞的!”他拍着胸脯许下承诺的说着,脸上尽是难掩的兴奋。

    听到这话,她目光微闪,她看他们几人的行为举止,应该不是一般的人,为何会留在这山上,倒是让她很是奇怪,更让她诧异的是,只不过几顿饭而已,他就说出这样的话来,此时倒是有些好奇,将来若真的有事请他帮忙,他又是否真的帮得到?

    几人随后离后,她把床上的被子铺好,然后脱去了那件灰衣,从床上拿了蓝无极刚买回来的披风,这才出了房门,往山中走去,山中这里杂草丛生,应该会有她需要的草药。

    而蓝无极几人,在离开了她的屋子后,便各自往自己平日里练武的地方走去,他们虽然常年在这八岐岭之中,但是每年却都有下山回到家中打理家族的事情,但是今年却是因为要挑战神迹天空十强风云榜,所以都把时间留在这里继续练武,只为当那一天到来时,他们可以在那风云榜上争得一席之地!

    老头则回到了屋子继续睡他的大头觉,对他们的事情可说是不怎么理睬,平日里他们三个的练武,他也只是从旁指点一二,现在他们已经在他的身上学到了不少的东西,他也没什么好教他们的了,能不能再进一步,就只能看他们自己的了。

    往山中走去的子情,在山中寻找着可以用到的草药,山路崎岖不平,不过对于她来说纵使是没了玄气,依旧不觉得吃力,因为在青山时,她可没少走山路,目光在杂草中寻找着,当看到一株红叶的药草时,她的眼睛不由一亮,想不到这杂草丛中竟然有这极其少见的草药。

    她走过去,在旁边找到一树枝连根把它挖了起来,这血丹红她可只是在药书上看见过,以前在青山找遍了也不见一株,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血丹红,具有提升实力的功效,如果再混合另外几种珍贵的药草,即可制成圣丹,对练武之人最有帮助了!

    她怀着兴奋的心情继续往里面走着,连这血丹红都会,会不会还有其它少见的药草?因为越走越深,她又一心放在寻找着药草上面,所以没看周围的地方,当她采到了不少的草药时,一抬头却见自己身处于密林之中,周围除了长到半腰高的杂草之外,就是那一棵棵参天的大树以及那弥漫着的蔓藤。

    迷路了?

    林中,树叶吹过时沙沙而响,鸟儿停落在树头鸣叫着,头顶上的阳光,透过那浓密的树叶洒落在地上,如同点缀一般,随着树叶的摇动,变幻着不同的小碎点。她先把草药用蔓藤扎起来后拿在手里,看了看周围,然后选了一个方向走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当高挂在天上的太阳缓缓的从西边落下时,当练了一天武功的三人齐齐的回到屋子前面,却是见子情的房中一片黑暗,而周围也不见她的人,三人不由相视了一眼,颜沐问:“子情呢?怎么不是见了?”

    “不会是走到山里去了吧?这么晚了,那山里可是有野兽的。”司徒南陵微拧着眉头说着,虽然她长得是丑了点,但是并不讨厌啊!要是死了可不好。

    闻言,蓝无极说:“我先去问问师傅有没见过她。”声音一落,身影往前面的屋子掠去,飞快的推开了门,谁知里面的老头睡得迷迷糊糊的正打算开门,冷不防的被这么用力推开的门撞了一下,只觉鼻子一热,两行鼻血流了出来。

    “臭小子!你在搞什么!”老头大声的咆哮着,抬头瞪着那站在门边的蓝无极。

    蓝无极没想到他师傅会这么巧的站在那里,见他流出了两行鼻血,连忙歉意的说:“师傅,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这里面。”他说了一声,连忙问:“对了师傅,你有没看见子情?我们找遍了周围都不见她,你今天可有见到她往哪里去了?”

    “谁知道那丫头去哪了!老头我刚睡醒呢!”他擦了擦鼻子流了来的血,推开了他一边皱着眉头说:“那丫头不会进山去了吧?要是没走远,应该会回来,不过要是走远了,进了深山里可就不太好找了,这天都开始黑了,估计山里的野兽还会出来走动着。”说着,想了想,回头见蓝无极还站在那里沉思着,当即喝道:“还站着干什么啊?快去找啊!要真的被野兽叼了去了,我们到时去哪找个人还给人家?”说着,自己也往山中走去。

    几人进了山,分头去找着,边走边喊的声音传遍了夜间寂静的林子,他们的声音,一声声的在山中回荡着,然后身处深山之中的子情,在玄气被封的情况下,根本听不到他们的声音。

    “子情……子情你在哪?子情……”

    “丫头!丫头快出来!听到快应一声,丫头……”老头边走边喊着,进山找了这么久没见到人,他都有些担心了,要真的出了人命可不好,他虽然把那丫头捉了来,可是却不希望她死啊!

    “丫头……丫头你在哪里啊……丫头……”

    “嗷!”

    这时,山中的野兽低嚎声传出,让他们几人更是心下不安,她身无玄气气息,一介弱女子,毫无自保之力,若真的遇到了野兽,她根本逃不掉!想到这,几人不由加快了脚步,同时还唤出了他们的幻兽帮忙寻找着。

    而身处深山中的子情,眼见天黑寻不到出山的路,本想着到树上休息一个晚上明天才走的,谁知体内毫无玄气,她又不会爬树,连树都上不了,只是怪异的站在树下仰着头看着那四五米高的大树,若是平时,她只要轻轻一跃就上去了,但是现在这么点高度却是把她难倒了,果然没了实力做什么都不方便。

    夜间风吹冰寒入骨,三月的风,带着丝丝的冰凉,少了玄气护体,就这么点冰寒之气也让她有些受不了,她拉了拉身上的披风,仍旧无法取暖,于是找了个地方,盘膝在树下坐下,运起了体内的凌天心法,她把辰教给她的凌天心法和她的混合在一起,试图冲破那封住她体内玄气的障碍,当凌天心法开始在她体内运行之时,她感觉到了一丝弱弱的玄气气息慢慢的在体内弥漫着,心下一喜,静下心来运行着。

    那一丝玄气温暖了她的身体,驱散了她的寒冷,在夜色中,弱弱的光芒弥漫在她的身上,很浅很浅,随着她心法的运行,这一丝玄气在两股心法中慢慢的扩大着,能量渐渐的涌了出来,汇聚成一团,入了血脉,慢慢的往那被封印着的印结而成,她体内的玄气是被封印了,但是,当两股凌天心法形成一股时,却是涌出了新的玄气气息,如此极速的能量涌动,让她又惊又喜!丹田之处更是在这一股新的玄气流动之下,隐隐有着突破新的品阶的感觉。

    难道今晚可以解开释放她的实力之余,还可以得到进阶?金玄武神再往上进一阶,那不就是地玄尊者了?想到这,她心中大喜,稳定下心神来专心的引导着这一股在她体内新生而出的玄气,只要解开了那被封起来的玄气,两股玄气合而为一,一定能突破新的品阶的!到那时,她的实力就再进一步了!

    玄气的气息随着她的运行而在不断的变换着,一种颜色接着换上一种,直到最后,金色的玄气气息弥漫在她们身上之时,她体内的气息也随着来到了丹田之处,然后,就在她既将要解开身上的玄气之时,在要冲破这个金玄武神突破地玄尊者的品阶时,杂草丛中却是传来了一阵沙沙的声音,随着那声音越来越近,那杂草丛中突然冒出一双双幽绿色的眼睛。

    是狼!

    她心下一凛,微微一沉,在这个时候竟然会引来狼群!离突破还差一点,此时她根本就是不上不下,腾不出手来对付这十几只恶狼,眼下,她该如何是好?

    “嗷!”

    狼群仰头高嚎着,狼嚎的声音长得长长的,在这寂静的夜间,更是令人听了心惊胆战,那些狼发现了猎物,凶残的眼中露出了嗜血的光芒,一步步的朝她走近着,狼嘴微张,尖锐而锋利的獠牙微露着,滴着点点的口子,看起来让人很是恶寒,它们一双双凶残的狼眼紧盯着那盘膝坐在那里的猎物,前面的一只灰狼猛的一个飞身狠狠的扑了上前,锋利的爪子一亮,在夜色下让人心惊!

    该死!她在心下低骂一声,正打算收起玄气拼力一博之时,突然只觉腰间一动,心下一怔,那原本缠在她腰间的凤吟剑蓦然飞身而出,锋利而冰寒的剑身在夜色中闪过,带起一丝丝冰寒之气,只见寒光一闪,咻的一声凌厉的剑气声划过,那只扑向她的灰狼低呜了一声,狼血飞溅而出,狼身重重的倒在草地上,浓浓的血腥味也随着夜风的轻拂而在山中吹散着……

    凤吟剑?子情错愕的看着那飞旋在她面前,护着她的凤吟剑,她知道凤吟剑是有灵性的,但是却不知,就算不用她的玄气注入,不用她的意念,凤吟剑也是有自己的意识的,它竟然懂得在这样危险的关头保护她……

    凤吟剑飞浮在半空,泛着丝丝寒光的剑尖软软的回过头来示意着。子情见了,嘴角一扬,她知道,有凤吟剑在这里,她可以放心的冲破那封着的玄气,突破金玄武神,进入地玄尊者!

    放下了心微合着眼睛,她以念引导着那股新生的玄气打开了封住的玄气,当两股玄气合而为一之时,猛的又引导着它们往丹田处冲去,如同被堵住的火山蓦然喷发一般,轰的一声她猛的睁开眼睛,只觉眼前一片清明,原本在夜色中看得不怎么清楚的视线,随着实力的回归,随着品阶的上升,眼前顿时一片的清明,体内的血脉顿时豁然贯通,丝丝温热的气流在体内弥漫着,她轻呼出一口气,慢慢的压下体内的玄气,嘴角也随着扬起了一抺愉悦的笑容。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