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6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四大强者
    “呜……”

    那狼群惧于凤吟剑,看着那头被砍杀了的灰狼,其他的竟然生出了几分惧意,踌躇不前,一只只咧开着中此低呜着,锋利的獠牙滴着口水,见那凤吟剑后面的人类已经睁开了眼睛,它们壮起了胆子,仰头嚎了一声:“嗷!”一道道高低不一的狼嚎声一落,十几只灰狼咻的一声猛的扑窜上前。

    子情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此时的她已经恢复了实力,这十几头凶残的野狼对她而言根本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不过看目前这状况,似乎不用她动手,凤吟剑就可以帮她解决了这些狼群。

    “咻!”

    见十几只凶残的野狼飞扑上来,凤吟剑咻的一声飞闪而出,锋利的剑身泛着丝丝冰寒之气,凌厉的剑气一过,只见了寒光一闪,一声声的哀嚎声顿时在这夜间的山林中响起,空气中的浓浓血腥味随着清风而散发,弥漫在林中……

    解决了那些野狼后,凤吟剑回到了子情的面前,在她的面前半空飘浮着,少了先前的锋利,那剑身软软的在她的面前动来动去,像是很兴奋一样的扭动着。

    凤吟,谢谢你救了我。她一手握住了凤吟剑,无声的在心底说着,凤吟剑本就具备灵性,自从认主以后就是与她心灵相通,就算不用开口,她想,它也是会感受到她的心意的。

    凤吟剑收起了剑身上的寒气,锋利的剑刃软软的缠上了她的手,接着又咻的一声回到了她的腰间。子情看着面前一地的野狼尸体,闻着这空气中的浓郁血腥味,知道若是不离开,这血的味道一定会引来更多的野兽,于是,她运起了体内的玄气,跃上树尖看了看如今身处的地方,当立于身参天大树之顶端时,远远的看到在左边有着灯光的闪烁,她知道,那应该就是屋子的所在地了,于是脚下踏着轻风飞快的往林上掠去,有了玄气在身,运起轻功而行,不用一柱香的时间,便已经回到了屋子处。

    嗯?怎么他们几人都不见了?连那个老头也没在这里?她见四周无人,感觉不到他们几人的气息,不由心下诧异着,不过几人的身手非同一般,他们就算是去了那山中深处,在那野兽遍地的深山中,估计他们也是不会出什么事的。心里下这样想着,她便往自己的屋子走去,把采回来的药草放在了桌面上,然后拿起一套干净的衣服,往后山走去。

    在回来的时候,她看到后山那里有一个温泉,今天一身的疲惫,去那里泡泡温泉也好。

    而在子情正舒服的泡在后山的温泉里头时,蓝无极和司徒南陵他们几个却是遍大山的找着她,找了大半个晚上的,却连个鬼影都没见到,身上的衣袍在杂草中从挤来挤去的,弄得一身的脏兮兮,脚下踩着急泥巴,不时的大喊着:“子情!子情你在哪里……”

    几人分成了几队去找着,同时还命令着自己的幻兽在山中四处查看着,当几人集在一起时,皆看着对方摆了摆手摇了摇头示意没找到人,而在这时,蓝无极那头在天空中飞旋着的黑鹰在夜色上鸣叫了一声,底下的蓝无极听见,便对他们几人说:“有发现,走!去看看。”声音一落,提起体内的玄气追着黑鹰往林中掠去。

    而老头和司徒他们几人也没停下,跟着往前面而去。然,当他们越来越接近山中深处时,闻着空气中所弥漫着的浓浓血腥味,几人心头微突,不会真的出事了吧?其中就数老头最为惊慌,他掠过他们几人,以最快的速度往前而去,生怕慢了一步见到的会是她被野兽撕成碎片下场,这一刻,他的心里是后悔的,如果不是他封住了她的实力,她应该会有办法面对野兽的围攻才是!

    但愿她不要出事吧!要不然他的良心真的会不安的。只因一时的兴起,恶作剧般的把她捉了来,若真的因他而死,那他真的无法原谅自己……

    越是往里面,那血腥味就越是浓郁,当他们几人看到那横七八竖的倒在杂草丛中的野狼尸体时,几人皆是一怔,本以为会看见子情一身血淋淋的倒在地上,不想见到的却是这样的一个场面,那倒在杂草丛中的野狼,少说也有十几二十只,他们弯下腰检查了一下它们的死因,见全都是一剑毙命!那伤口细细的一条,却是深可见骨,一剑从狼头划过,几乎让狼头与狼身分家。

    老头见这里没有子情的身影,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没见到了总是好的,代表着她还安全着,要真的见到她在这里,那估计就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局面了。

    看到这一地的野狼尸体,几人相视了一眼,蓝无极说:“我们八岐岭从未有外人踏进过,这些野狼是被谁杀死的?难道会是子情?”他沉思着,心下有些不解,毕竟,他可是用神识查探过她的,她体内根本没有玄气气息,怎么可能会有能力杀得了这些狼?

    “除了我们几个之外,极有可能的就是她了,但是最没可能的也是她,你们想想,她根本没有玄气啊!如何杀得了这些嗜血凶残狼?”颜沐开口说着,一手抚着下巴,娃娃脸上难得的出现严肃的神色:“会不会有人闯进了我们八岐岭?”

    闻言,司徒南陵睨了他们一眼,说:“八岐岭是什么地方?你以为是谁想来就来得了的?”他说着,走到了老头面前,邪邪的问着:“老头,你说这事会不会是那个女人干的?”人是他带回来的,他应该最清楚的不是吗?

    “回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要是没出事,她应该已经回去了吧!”老头说着,那个丫头本就不简单,岂会那么容易死翘翘?说不定她已经回去了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那就回去看看吧!”蓝无极说着,运起玄气气息,踏着清风往回掠去,在这八岐岭生活多年,就算是不用看他们也找得回回去的路线,不过外人可就不好说了。

    泡了泡温泉后,子情便抱着洗好的衣服回到了屋子,困意袭来,让她眼皮微沉着,把衣服凉好后便推开屋子进里面睡觉,床上床被的床,睡起来很是暖和,她脱去了外衣,只剩下里衣盖着被子只露出一个头,舒服的睡着,很快的便沉沉的进入梦乡……

    在雪衣紫衣她们几人的巧手之下,她梳上了新娘的头,盘上了一头的青丝,经过精心描绘的绝美容颜,在一身火红的凤冠霞帔衬托之下,显得越发的美丽动人,倾城之姿浑天而成,那垂落在她面前的凤冠珠帘,轻轻的摇曳着,让她那绝美的容颜在那若隐若现之下更添魅人的神采。

    “小姐,你今天真美!”紫衣笑盈盈的说着,看着镜中倾国倾城的她,娇美的脸上尽是欣喜的笑意。

    “那当然了,今天可是小姐与姑爷成亲的日子,能不美吗?”红衣笑嘻嘻的附和着。

    青衣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轻声说:“我去看看姑爷到了没有。”说着往外走去。

    “小姐,你和姑爷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今天终于可以成亲了,看到小姐和姑爷共结连理,我们几个真的很开心。”雪衣温柔的说着,柔美的脸上带着欣喜的笑意。

    看着镜中的她,一身火红的嫁衣,绝美的容颜在她们几人的巧手之下越发的美绝美伦,今天是她和辰成亲的大喜日子,救回了她的娘亲,他们都回到了古武大陆,在这里举办着他们的盛世婚礼,房中的一切,因这大喜的日子而精心装饰着,一个个大大的喜字贴着窗口和房间,空气中弥漫着的是一阵阵喜悦与欣喜的气息,坐在房里,似乎还能听到外面热闹的声音。

    “姑爷来了。”青衣快步回到房中,雪衣连忙把红盖头拿了起来,正准备给她盖上时,却让一个声音阻止了。

    “让我来吧!”一身新鄌服的冷绝辰走了进来,刚毅而不失俊美的脸上带着魅惑人心的笑意,性感的唇角微微勾起着,他看着坐在镜子前面的子情,一步步的近,接过雪衣手中的红色盖头,盈着柔情与宠溺的目光深深的看着她,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而出:“子情,你今天真美。”

    看着她娇羞的低下了头,他轻拉着她的手,微弯下腰,在她雪白的手背上轻轻的落下一吻:“子情,你准备好当我的娘子了吗?”

    “嗯。”她轻声的就着,盈着幸福的目光带着深情的透过面前垂落的珠帘而落在他的脸上。从认定他开始,她就已经告诉自己,这一生,她只会嫁给他……

    闻言,冷绝辰满足的一笑,拿起红盖头盖在她的凤冠上面,带着磁性的声音盈着深情的对她说:“来,我们去拜堂,拜了堂后,你就是我的娘子了。”说着,牵着她的手,往外面走去,而雪衣几个则跟在了他们的身后,娇美的脸上皆带着欣喜的笑意。

    他牵着她的手,小心翼翼的,像是牵着整个世界一样,陪着她一步步的,慢慢的走着,到了门槛时,体贴的扶着她,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小心点。”

    大堂里,坐着墨成轩和雪柔两人以及暗城城主和辰的娘亲,几人脸上都带着欣喜的笑意,看着一对新人缓缓向他们走来。大堂的两旁坐着他们的亲朋好友,大堂上一派的喜乐融融,待他们两人来到大堂中间时,他们这才停下了脚步。

    “新郎新娘一拜天地!”

    毒老头扬着声音高喊着,响亮的声音夹带着兴奋的笑意在大堂中传开,今日的他,一身的红色莹新大袍,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双脚却是并没有踩上地面上上,而是以玄气凝聚着飘浮在半空,因他说不再踏足大陆,所以脚并不踩在地上。

    随着毒老头的声音一落下,辰扶着子情,转向了大堂外面,两人微弯下腰,行了一礼。

    “二拜高堂!”

    毒老头又是兴奋的叫着,这一回,声音一落下,他便快速的往旁边务他准备的位子上坐下,接了他们这一礼。

    两人正转过身准备拜高堂,谁知在这时,砰的一声夹带着吵闹声传出……

    “你们看你们看,这房里有灯,她已经回来了!”从山中回来的老头一见崖边的屋子有灯光,快步的带着他们几个往屋子走去,手大力的一推,也不敲门的就推门进入,重重的推门声以及他们说话的声音,顿时把子情从梦中惊醒。

    原来是做梦?当她醒来,看了看周围,才知道原来自己是做梦了,只是想想真是好笑,她竟然梦见与辰在成亲……

    暗自摇了摇头,她看向那推门进来的人,见老头大步一跨,三两步的就来到子情的床前,瞪着从床上坐起来的子情,怒气喝着:“你这丫头!大晚上的跑哪里去了?知不知道我们几个满大山的跑着找你,还以为你是被野兽给叼了,谁知道你竟然在这里舒服的睡着大头觉?”气死他了!亏他们还担心着她会不会被野兽撕了,谁知道她根本不用他们担心!

    她目光微闪,看了她一眼,目光越过站在她床头的老头,看向了那站在门口并没有进来的三人,透过房里的灯光,她见他们几人身上的华衣锦服弄得很是狼狈,脚上的靴子也沾满了泥巴,见状,目光不由轻轻一闪。

    “子情,原来你没事啊!我们都以为你出事了,所以去山里找你,却只找到一群野狼的尸体,好在你没事回来了,要不然我们得担心死了。”颜沐说着,站在门口笑了笑,娃娃脸上扬起了乐呵呵的笑意,看着那坐在床上身上盖着被子的子情,心下很是奇怪。

    他们与她也不过一天的相处时间,竟然会为她的安全感到担心,而她的那张丑陋的容颜,也不过才见了一天而已,竟然似乎已经渐渐的习惯了,并不觉得有多么的丑陋,他暗自甩了甩头,也许是她身上的气质过份的出众,直到她那丑陋的容颜给掩盖过去了,以至于让他们都自动的去忽略着那张丑颜。

    “你真是面子不小啊!竟然让我们几人为了你大半夜的在深山中大喊着满山找人,自己却舒服的在这里睡着大头觉。”司徒南陵倚着房门,双手环着胸口,身上沾满了草屑顶着一个乱糟糟的头发却丝毫不损他的出色,反而浑身透着一股桀骜不驯的气息,他的声音懒懒的,却不难听出此时心中的不满。

    蓝无极目光微闪了一下,见她只穿着里衣盖着被子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他们,便关心的问道:“子情,你有没受伤?”因男女有别,而她又只穿着里衣,于是三人都没有走进里面去,毕竟女子与他们男人不同,怎么都得顾着点,他们虽然性格随意而不拘小节,却也不能像他们师傅一样,大步的跨到她的床前去。

    听到他们的话,知道他们都去林中找她了,想想自己此时舒服的睡着,而他们却是弄得一身的狼狈,除了对老头之外,对他们几个心下倒是有几分歉意,于是听到蓝无极的话后,她微微的摇了摇头,示意着她并没有事。

    “既然没事,那我们就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吧!”蓝无极说着,示意他们几人应该离开了,自己转身便也往外面走去。

    “丫头,你是存心无视我的是不是!老头知道是我不对,不应该一时手痒的把你捉来这里,不过老头我并没有想过要害你,这你应该也是知道的!今天晚上找不到你,我们几个都急死了,满大山的找你就怕你被野兽给叼了,你倒好,竟然回来了也不吱一声,连一个好脸色也不给老头看,你真以为、真以为……”

    他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了,因为此时子情正冷着一双眼冷冷的看着他。吱一声?若不是他,她怎么会开不了口就不出话来?今晚若不是有凤吟在,她早就葬身于那些野狼的腹中,他竟然还敢在这里指着她的鼻子说她的不是?她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后,收回了目光,拉起被子当他不在的就睡下,把脸转向了里面,懒得去看他。

    “你、你、你……”

    见她还真的不把他当一回事,老头不由气结了,气呼呼的哼了一声,瞪了她一眼的也跟着转身离开。因为她把玄气压下隐藏了起来,老头根本没发现,不过几个时辰不见,她身上的气息就已经不同了……

    待老头走后,她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走下去把房门关好,然后到来了桌边,搅弄着今晚采回来的各种药草,不错,他确实是没有加害她的心,若不是因为这一点,她根本不会对他手下留情,今天采了不少有用的草药,也许,明天可以拿他来试药也不一定,想到这,唇角微微的上扬,在烛光下,她把药草分开,挑选出有用的……

    次日,她早早的就起床了,今天,她煮了清淡的小粥给他们吃,又炒了几个小菜,摆放在桌面后,兴许是热腾腾的香味把他们几人都给唤醒了,一个个睡眼迷蒙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子情,你一大早的,这么快就做好了早饭了?”颜沐打着哈欠,伸了伸腰走了出来,闻着空气中弥漫着的香味,顿时精神起来。

    “味道不错。”不知何时已经坐在桌边吃了起来的司徒南陵喝了一口粥,又拿起筷子夹起了菜,吃得津津有味。

    听到他的话,颜沐嘴角微抽,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说二师兄,你不是还没洗漱吗?这样就坐下来吃了?”他还真是一个怪胎啊!像他这副模样,说出去谁会相信他是那司徒家的大公子?

    “我昨晚洗漱了,今天干净得很,你小子要吃就吃,不吃滚远点。”司徒南陵说着,理也不理他,反而吃了几道小菜后,神色很是认真的抬头看向子情:“其实你要是留在这里也不错,至少我们天天都能吃到热腾腾又可口的饭菜,子情,要不你就先在这里住上一年半载的如何?你只要告诉我们你的亲人叫什么,我们可以帮你去找,等找到他们了,你再下山也不迟的。”

    闻言,她只是浅浅的笑了笑,自己也盛了一碗,坐在桌边静静的吃着。

    “哇!老头我在睡梦中就闻到香味了,嘿嘿嘿,来来来,坐过去一点。”老头快步的走了过来,挤了挤司徒南陵,然后自己也动手盛了一碗吃了起来,一边夹着几个虽然不怎么出色却味道不错的小菜。

    “我去洗漱了再来。”颜沐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往回走去。让他跟他二师兄一样,他还真的做不到。

    “早。”蓝无极走了出来,温和的对他们几人说了一声,也在桌边坐了下来,不一会,颜沐也走了出来,快步的在桌边坐下,说着:“子情,我们吃完了会去练武,正午才回来,你要是有什么事可以去找我们,我们三人练习武的地方不同,不过离这里却是不远的。”

    她点了点头,手指沾了些水在桌面上写着:“这里有没书?”她想了解这个神迹天空,最好的办法就是看书,只有这样才能知道这里的分局与时势。

    蓝无极见了,点点头说:“有,我屋子里面有书,你要什么书可以自己进去拿。”

    闻言,她朝他点了点头,眼欠瞥见老头一连吃了好几碗,目光不由轻轻一闪,嘴角微微上扬着,却是巧妙的用碗挡住了,没有一人见到。

    吃过早饭后,几人各自离开了,而她收拾好东西之后,便来到了蓝无极的屋了里,见里面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都是一些日常用到的物品,不过让她意外的是,他的书竟然有很多,找到了她所要的,神迹大陆的地图以及游历,抱了两本书后她也跟着离开了,走到了没人的地方去看着,因为她给老头下药,为免呆会他来找她麻烦,所以还是走远点好。

    看着子情抱着两本书也往后山走去,老头抚了抚胡子,有些无聊的来回走动了几圈,其实这八岐岭的旁边,是玉女峰,那里住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和她的十几个女徒弟,不过他们与她们却是没什么交情,如果说唯一有来往的,那就是那玉女峰上的十几个女弟子有时总是会趁着她们师傅不在而偷偷的跑他们这边过来,目光很明确,就是为了他的那三个臭小子,不过那三个臭小子却是眼高于顶,对那一个个娇滴滴的美人却是多看一眼也懒,可是碎了她们一众少女的心。

    不过说起来也奇怪,那几个臭小子对这个子情丫头却是和颜悦色的,本想着把她弄得那么丑好让他们早晚见了也好吓上几下,谁知他们像是没看见她的长相似的,一个个倒是被她的一手好厨艺收得贴贴服服的。

    “咦?怎么有点痒?”突然间,他停下了来回迈着的脚步,伸手捉了捉背后,一捉背后,又觉得身上也跟着痒了起来,不由像一只虫子似的,扭来扭去的摆动着,时而捉着前面,时而挠着后面,越挠越痒,最后直接边跳边叫着:“哇哇哇!痒死了痒死了!痒死老头了……”

    只见,他扯开了身上的灰色衣袍,手不停的在上面捉着,突然间一顿,惊愕的看着那身上蹭蹭蹭的冒上来的红点,那一个个的红点像是被什么虫子咬了传的,痒得他恨不得剥下一层皮来,随着他的手一挠,那红点却是渐渐的变大着,似乎还有些红肿起来。

    “哇!到底怎么回来啊?好痒好痒!痒死了!”老头不停的跳着,脸上也觉得巨痒无比,连忙跑到厨房那边,提起满满的一桶水就往自己的身上浇,却是怎么也止不住那痒。

    “怎么回事啊怎么回事啊?急死老头我了!哎呀呀c痒啊……”他边喊边叫着,越想越不对劲,连忙跑回了自己的屋子里,找出了药膏往自己的身上涂着,冰凉的感觉一涂下去,顿时一阵舒爽,身上的那股巨痒这才消停了下来。

    “呼9好还好,这是怎么回事呢?怎么突然会像被虫子咬了似的,浑身都起了红点?还这么痒?”老头喃喃的说着,正当他才松了一口气时,身上冰凉的感觉消失,那股巨痒又再度的痒了起来,几乎让他受不了的在地上打滚着。

    “啊!怎么回事啊!怎么会这样啊!老头我快受不了了!”他大喊着,飞快的往后山掠去,因为涂药膏时身上的衣服都被他脱掉了,只剩下一条四角裤穿着,双手不停的在身上挠着痒,一路叫喊着飞扑向后山,来到后山的瀑布那里时,不分三七二十一的纵身往往下跳去,从二十几米高的地方跳下水。

    “噗通!”

    只听噗通的一声巨响响起,那盘膝坐在瀑布下练着内气的蓝无极顿时睁开了眼睛,错愕的看着那在水中胡乱的划动着的老头,那瘦巴巴的老头,不是他的师傅那还会是谁?只是,他不是在前面呆着的吗?怎么跑这里来了?这三月的天,水还比较冰凉,他怎么就这样跳下去了?也不怕身体会受不了?

    “师傅,你怎么了?”蓝无极微怔的问着,看着那在水里泡着不肯起来的老头。

    “呼9是水里舒服啊!”老头轻呼出了一口气,说着:“不知怎么的,老头我浑身痒死了,挠得快受不了了,只能泡在这水里了,没事,你练你的,老头我在这里泡着就好,不会打扰到你的。”他说着,感受着冰凉的水拍打在身上,减轻了身上的巨痒,很是舒服,虽然这水有点冷,不过他却是不愿起来的。

    听到他的话,蓝无极微愣了一下,看着他脸上那些红点,以及身上的那些渐渐扩大的红点,似乎在慢慢的变肿着,他微拧了一下眉头,说:“师傅,是被什么毒虫咬了吗?怎么不擦点药膏?”那些红点似乎并不寻常,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还没出过这样的状况,怎么他会突然这样?

    “擦了,没用,把我的一支上好的药膏都擦光了,还是没用,我看了一下,好像是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了,但是老头我今天早上起床到现在,除了吃了那丫头的几碗粥之外就没有别的了,更没有去碰过别的什么东西,怎么会突然间这样呢?”他想着,蓦然间灵光一闪,错愕的喊着:“难道是那丫头搞的鬼?”

    闻言,蓝无极眼中闪过沉思,说:“师傅,她的粥我们几个都吃了,不过我们并没有什么事,而且她自己也吃了,都不见有什么不良的反应,也许不是她弄的,再说,她一个小小弱女子,又怎么会有本事给你下药呢!”子情做的早饭,他们都吃了,但是他们却是没事的,唯独老头这样,说上来,这事还真有点奇怪,但是,她会有这个本事吗?

    蓦然,想起昨晚在她房里看到的草药,她似乎昨晚就是去采药的,莫非,她对医术有研究?而且老头这一身的红点,也是她弄出来的?

    惬意的倚在后山某一棵参天大树上抱着书本在看着的子情,听着瀑布那边传来的响亮声音,嘴角微微的勾起,继续看着手中的书本,从书中,她知道这神迹天空竟然以着四个大陆划分着,青龙大陆,玄武大陆,白虎大陆,朱雀大陆,这四个大陆各据一方,而这神迹天空三年一回所得出来的十大强者风云榜的前四名强者,分别各在这四个大陆中有着无人可以动摇的势力,余下的那六位榜上有名的强者,更是分布这四个大陆之中,上得了这十强风云榜的那些人,品阶竟然是无人可以得知到底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那位被世人称之为魔尊的强者,统领着青龙大陆,而玄武大陆则被一个叫煞神的强者统领着,白虎大陆的那一位是一个叫残王的人,而朱雀大陆却是由一个叫妖姬的女人主宰着,根本书中记载,这几人的实力都是顶尖的,其中以魔尊和煞神两人的实力最为深不可测,而他们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手段凶残而嗜血,狠厉而冷情!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