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70.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四章 难以置信
    那个把她娘亲带走的萧,会不会就是这四人中的其中一人呢?他的实力是那样的强悍,浑身的威压与嗜血的狠劲令人不寒而栗,久居上位者的气势让她觉得,他,应该是这几人中之一,只是,排除了那个妖姬,剩下的那三个到底哪个才是呢?书中只记载着神迹天空的众人对他们尊称,并没有记载着他们的名字,如果想要知道那个萧是哪个一,看来还得去查探一番才行。

    昨天晚上她把药配好后服下,声音已经恢复,但是这脸上的东西,她仔细摸了摸,见是一张人皮面具,不过这张人皮面具似乎是要药水才可以取得下来的,她试了了好几种方法皆拿不下来,看来得找那老头才行,等她了解了这大陆的分局与势力之后,就得离开了,她不能在这里久留,她还得去找她爹爹和辰,要不然他们会担心的。

    正沉思中时,突然听见林中传来了老头大叫的声音,她目光微闪,抬起了清幽的目光,看向了那声音之处,嘴角微微的上扬着。她下的药,除了她,谁解得了?这老头虽然没有害她之心,但是她却险些因他而丧命,所以苦头,他是要吃的。

    “臭丫头!臭丫头你在哪里……快给老头我出来!你到底搞了什么鬼!竟然把老头弄成这样了!臭丫头!快出来……”

    林中,传来了老头的声音,而她却是惬意的倚在树尖之上,看着手中的书本,听着那叫喊的声音渐渐的靠近了她这才,她屏住了呼吸,收起了身上的气息,静静的看着。

    只见,光溜着身体的老头只穿着一条四脚裤的从林中走来,后面跟着一脸无奈的蓝无极在喊着:“师傅,你先穿件衣服上去吧!你这样像什么样呢!要是让人看见了,会笑话你的。”蓝无极手里拿着他自己的外袍,想要让他披上去。

    老头闻言吹着胡子瞪着眼的说:“老头我痒死了,不穿不穿!我就是不穿!”说着,不时的挠了挠身上的皮肤,那原本小小的红点已经变得微肿,大大小小的布满了他瘦巴巴的身体,而他的那张脸,此时已经肿得跟猪头没什么两样,红肿中带着巨痒,挠也不是不挠也不是,让他都郁闷极了。

    想他堂堂八岐老人,竟然被一个小丫头弄成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了,要是让人见了他此时狼狈的模样,他哪里还用做人?越想越觉得郁闷,他到底捉了个什么人回来了呀?真是没罪找罪受的。

    树上的子情,静静的看着,看着老头那瘦得一身肋骨都清晰可见的瘦小身体,原来是脱去了那宽大的灰袍,他竟然是这样的瘦弱,本来身高就不高,再加上这骨格清瘦,看起来还真的像一个弱不禁风的老人,似乎一阵大风一吹,他就会被吹走了,但是,她却清楚的知道,这个老头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要不然也教不出三个那样优秀的徒弟来,更不能在辰的面前把她轻易的捉走。

    八岐岭,八岐老人,这书中同样的有记载着相关的事情,这八岐岭位居白虎大陆,这八岐老人虽然不是十大风云榜上的人物,但是却大有名气,在这实力为尊的神迹天空,他能让人尊敬着,想必实力自是不凡,这八岐岭是白虎大陆一大高峰,峰高万丈,云雾终天弥漫,与之比邻的是不远处的玉女峰,那里居住的是什么人,这书中就没有详细的记载,只是知道那也是个修炼学武的地方。

    “臭丫头!臭丫头你在哪里!快给老头我出来!”老头边走边喊着,不时的挠了挠身上的皮肤,越抓越痒,让他的心情也随着很是低沉了起来,那脸色更是黑沉得可怕,随着心情的郁闷,浑身散发出来的是骇人的气息。

    “师傅,你这样喊着,就算子情真的在这附近,她也不会出来的,其实,你现在应该做的是去找些药擦一下,我看你身上的红肿越来越厉害了,再这样下面,可不行。”蓝无极跟在他的身后,看着前面像猴子一样边走边挠着的瘦小老头,暗自摇了摇头。

    他觉得子情不是随便给人下药的人,如果真的是她下的,那一定是师傅对她做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她才这样对他,要不然怎么会他们都没事,唯独他一人浑身肿成这样?只是,子情真的有这样的本事吗?还有昨夜那在深山中死去的那一群野狼的尸体,是不是真的是她动的手呢?心下有着一个个的疑问得不到解释,但是从她的神色中,他也知道,她似乎并不想与他们有过多的关系,如果不是她想说的,他就算问了也问不出什么来。

    两人在下面走过去,老头边喊边四处瞧着,却都没有发现,他们正在找的人,此时正倚在他们头顶上茂盛的树叶中,手里抱着手书,惬意而悠哉的看着他们渐渐的走远。

    直到看不到他们时,她才释放出身上的气息,静静的倚在树上看着书,轻清柔柔的抚过,让她心头一片的清爽,直到,快接近正午时分,她才合上了书本往屋走去。

    回到屋子,把书放在桌面上,然后便转身出了外面,动手做饭,约莫一柱半香的时间,她把炒好的几个小菜和熬好的汤端上桌面,把米饭也拿了过来放着,准备好了饭碗,正收拾着东西时,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刚开始以为是司徒南陵他们回来了,但是仔细一听,那脚步声却是轻盈而细小,并不是他们那几个男子的沉稳而有力,于是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准备回过头看看来人是谁?然而,她还没回过头,却听见了那身后毫不客气的声音传来,那带着敌意的声音,让她的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八岐岭上的?是不是哪里来的狐媚子,专门来诱惑蓝大哥他们的!”带着敌意的女声传入她的耳中,她回过头,目光平静而淡然的看向了来人。

    只见,那是三名容貌一绝的女子,一个娇俏,一个美艳,一个妩媚,玲珑的曲线惹火的身材,配上她们那精致的容颜和美艳的衣裙,初一见,让人有一种惊艳的感觉,直叹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三人三种风情,美目中流转着的敌意与傲慢,在看到她的容颜时,却是吓得花容失色,一个个惊叫着。

    “天啊!哪里来的这么丑的丑八怪?”那名娇俏的女子惊呼着,连连退了两步,似乎靠近她一点都觉得让她恶心,那美目前中原先的敌意,在此时皆化为厌恶之情。

    那名美艳的女子瞥了子情一眼后,嫌恶的说着:“真丑,长得这么丑也能叫女人吗?看着都让人吃不下饭了。”这么丑的女人,怎么会在这里的?

    “呵呵呵……若不是有她这样的丑陋,哪里能显得出我们的美丽动人?人家长成这样都难过死了,你们两个就不要再嫌弃人家了,要是一个想不开自尽了,那可就是我们的错了。”那妩媚的女子娇笑着说着,美目流转间,嫌恶的神色不言而明。

    子情静静的打量着她们三人,这三人要是站着不说话,那倒还让人觉得赏心悦目,不过这一开口,就真的让人倒尽了胃口,女子的美,是由内散发而出,容颜上的美,只是一时的,由内散发而出的气质美,那才是永恒不变的,才更是吸引人,她们三人自持美貌,但是比起宁儿的娇美灵动,凤歌的性感妖媚,雪衣的清雅温柔,红衣的活泼热情,青衣的内敛清冷,紫衣的娇俏可人,根本就是没法比。

    淡淡的瞥了她们三人一眼,便转身继续着手头上还没收拾好的东西。刚才还以为是哪里来的女子,不过听她们的话以及举止,估计是那玉女峰的人吧!只是,蓝无极他们会好这一口?怎么看都不太像。

    见她竟然无视她们三人,三名女子相视了一眼,面色带着不悦,那名美艳的女子嫌恶的开口问着:“丑八怪,司徒大哥他们呢?”原本以为是哪里来的女子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住进了这八岐岭,不过看到她那丑陋的容颜,估计也只是在这里打杂的人吧!只是,怎么会找了个这丑的女人来这里?不过这样正好,她们不用担心有女人窥视她们看上的人。

    子情把手头上的东西放好后,看了看头顶上的太阳,这会,估计他们要回来了吧!

    见她竟然对她的话不理不睬,那名美艳的女子面子有些挂不住,不由大步上前,大声的喝着:“本小姐叫你呢!丑八怪!你哑巴了不成!不会回话啊!”她咄咄逼人气势没有一刻消停,以着傲慢的姿态,微抬高着下巴轻蔑而嫌恶的睨着她。

    “哪里来的疯狗在这里叫个不停?真是吵死人了。”子情不紧不是慢的说着,轻柔的声音不大小,像是在自言自语,却足以让那三人听见,她的目光朝周围看了看,就是不看向那气得脸色铁青的三人。

    听到了她的话,三名女子当即怒斥着:“你竟然敢骂我们三人是疯狗!”随着三人的生气,身上的玄气气息也在隐隐涌动着,那美目中所浮上的杀意,直视着面前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

    她们都是来自大家贵族,从来只有人巴结她们的份,哪里有人敢这样当着她们的面骂她们,把好们比成了疯狗,这个丑八怪,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见她们三人竟然接下了她的话,子情不由一笑,清幽的目光看向了她们三人,带着笑意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从她的口中而出,那云淡风轻的语气,只差没把三人给气死了:“我有指名道姓的说你们吗?不过你们自己喜欢承认是疯狗,我也没办法。”

    “你!”那名美艳的女子气结,大步一上前,扬起手就要往她脸上掴去。

    见状,子情目光微闪,眼中寒光一闪而过,伸手捉住了她的手往下扣着,另一只手一扬:“啪!”响亮的一记巴掌声落下,当场震得三人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别在我面前动手动脚的,你们,没有这个资格!”她声音微冷的说着,扣住她的手的手把怔住的美艳女子往后一推,清冷的目光扫了她们一眼。

    “你、你、你竟然敢打我?”那挨了子情一巴掌的美艳女子不可置信的说着,捂着**辣的脸,胸口处的愤怒让她当即大声的怒骂着:“你这个丑八怪!竟然敢打我!我杀了你!”愤怒的声音一落,她拔出腰间的佩剑,泛着寒光的利剑在阳光下迸射出锋利的光芒,咻的一声带着浓浓的杀意向她而来。

    子情静静的站着,没有闪躲,因为,他们已经回来了,就算她不出手,这个女人也伤不了她。

    而司徒南陵和颜沐正闻着饭菜香往这边走来时,远远的就见到那一个女子持着剑带着浓浓的杀意袭向子情,而子情站在那里不躲也不闪,看到这一幕,两人微微皱了下眉头,司徒南陵手指凝聚一道玄气飞袭而出,而颜沐则低喝一声:“住手!”同时身影也飞掠而出,向她们这边而来。

    夹带着强大威压的一声低喝声一出,震得三名女子心头一凛,那持剑袭向子情的美艳女子还来不及收回手,一道凌厉的气流夹带着强大的暗劲咻的一声击向了持剑的手腕,震得她虎口一麻,手中的利剑哐啷的一声掉在地上,而她也因这手腕上的痛意而痛呼了一声。

    “啊!”

    那名美艳的女子迅速的握住自己被击中的手腕,只见那手腕处,迅速的肿了起来,痛得她眼睛哗啦啦的往下掉着,朝那边看去,泪眼婆娑的看着司徒南陵:“司徒大哥,你、你为什么要帮着那个丑八怪伤我?好痛……”握着自己的手腕处,看着那一脸冷漠的走过来的司徒南陵。

    “子情,你怎么样?有没受伤?”颜沐来到她的身边问着,看了看她浑身上下没有受伤,这才放下心来,真不敢想象要是他们来慢一步,那会发生怎么样不可挽回的场面。

    只是,此时的他们,根本不知道就算是他们没有出现,子情也能自己处理这件事,而且还是在毫发无伤的情况下。

    原本散懒中透着随性的司徒南陵,此时身上的气息微变,变得让子情有些认不出,那冰冷的气息,冷漠的目光,竟然是那样的令人心头一凛,只见他大步的走了过来,瞥了静立在一旁的子情一眼后,冷漠的目光便落在那一脸楚楚可怜的美艳女子身上,冰冷的声音带着浑天而成的傲气沉声质问着:“谁准你们用剑对着我们的人的?你们有什么资格伤我们八岐岭里的人?都给我滚回去!”霸气天成的声音中透着强大的威压,低沉而带着冰冷的声音一出,令那三名女子皆是一怔,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他竟然为了一个丑八怪骂她们?他竟然为了一个丑八怪这样对她们?另外的两人心下就算是不服,也不敢出声,但是,那个被子情掴了一巴掌又被司徒南陵击伤了手的美艳女子却是咽不下这口气,气愤的说着:“是她打我先的!是她先骂我们的!司徒大哥,你、你怎么可以偏帮她!”

    听到这话,两人怪异的目光皆看着那美艳的女子,脸上神色带着古怪,看了看一脸气愤的她,只见她的脸上确实是有一个红红的巴掌印,可以看出打这一把掌的人可是没留一点情的,他们两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子情,却只见她静静的站在那里,看见他们打量与探究的目光,竟是对他们扬起了一个浅浅的笑意,那张丑陋的脸再扬起一个笑意,牵动了她脸上那皱皱的皮肤,看起来还真的有点吓人,让他们两个同时忍不住的眼角微抽了一下。

    虽然说看着看着习惯了,但是向来看惯俊男美女的他们,看着她这张丑得有点恐怖的脸,还真的让他们一时间有些忍俊不住。只是,说她会骂人?这可能吗?她来这里可是老头亲口说的,她是说不了话的,而且,她自己也一直用写字来与他们溝通,若是她说得了话,又何必这么麻烦的用写的呢!

    只是,她竟然会动手打人这一点倒是叫他们很是诧异,毕竟那三个女的可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人,她在她们的手里竟然没有吃亏,这一点倒是很让他们意外,然而,他们两人还没开口,就听一个气哼哼的声音传来。

    “你们几个要说谎也得找个好点的借口,说那丫头打你们还一回事,说她开口骂你们?这怎么可能!哎哟!痒死了,臭丫头,你到底在老头身上下了什么?痒死我了!”老头光溜着上身,下身只穿着一条四脚裤的走了出来,只是,那瘦弱身上却是肿起了一层厚厚的红斑,脸上更是肿得像猪头一样,若不是他的声音,根本认不出他就是那个瘦巴巴的老头。

    蓝无极在他的身后走出,看了那几个女人一眼,便随着来到了司徒南陵他们的身边,问:“这是怎么回事?”他满山的跟着老头在找子情,谁知没找着,想着回来看看,谁知会看见这样的一幕。

    “大师兄,我和二师兄一回来就看见她们拿着剑指着子情,要不是我们两人正好回来了,估计子情得让她们给杀了。”颜沐说着,双手环着胸,扫了那三个女人一眼。

    “颜大哥,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们,我们没有。”其中一个女的委屈的说着,咬着唇用着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他,谁知颜沐根本懒得看她一眼。

    蓝无极看了司徒南陵和颜沐一眼,又见子情静静的站在一旁,半垂着眼眸,让人看不见她眼中的神色,于是回过头,对着那三个女的说:“你们回去吧!今天的事就不追究了,但是,以后别再往这八岐岭来了。”他的声音听起来与平常一样温和,但是那其中的不悦,却是很是明显。

    “蓝大哥,那个丑八怪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护着她?刚才她明明开口骂我们三人是疯狗,是真的!她真的骂了我们!为什么你们就是不相信我们!”那个挨了一巴掌的美艳女子急了,边抺着眼泪哭诉着。

    “噗哧!”

    颜沐一个忍俊不住笑了出来,见他们一个个看着他,他不由笑了笑,对他们挥了挥手说:“我去吃饭了,肚子饿了,子情,我们吃饭吧!老远就闻到你做的饭香了。”说着,示意着子情往那边桌边走去。

    子情笑了笑,也跟着走了过去,在桌面坐下,端起已经盛好的饭就准备开动,然而,老头却是突然跳到她的面前来:“臭丫头,你给我下了什么鬼东西?为什么老头我会一身痒起这样?你看你看,都红了,都肿了,痒死了!”老头没停的换着脚跳着,双手不时的挠着身上,抓出了一条条的手爪痕。

    闻言,半敛下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笑意,再抬起皮眸时,却是带着不解,很是茫然的看着他,像是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似的。

    “老头,你上哪弄成这副模样回来了?是被虫子咬了吗?”颜沐边吃着边问着,又看着那边的蓝无极和司徒南陵,冲着他们两人喊着:“大师兄二师兄,你们不过来吃饭吗?再不过来我把你们的份也吃了。”

    闻言,司徒南陵一挑眉头,瞥了那三个女的一眼,又恢复了那一惯的散懒,伸了伸腰摸着胆子懒洋洋的说着:“吃饭喽!”说着,便也跟着往那桌面走去,看了看那饭菜,口气轻快的说:“嗯,今天的饭菜很丰富呢!”

    蓝无极瞥了她们一眼,也跟着走了过去,在桌面坐下。而那三人见他们竟然一个个都无视她们,气得拳头紧拧在一起,可是却又耐何不了,另外两人深深的看了坐在桌边吃饭的子情一眼,眼中闪过恶毒的光芒,上前拉着那个美艳的女子转身往崖边走去,唤出了飞行兽,跃上离开。

    “丫头,你到底给老头我动了什么手脚?这个有没什么东西可以擦?老头把上等的药膏擦完了都起不到效果,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来的?老头我快受不了啦!”他边喊着,看着他们一个个坐下吃饭,自己也想坐下吃饭,但是身上的痒却是让他根本停不下手来,更别叫他坐下好好的吃饭了。

    “老头,你是不是被什么虫咬了?这关子情什么事了?你说什么我看她都一脸的茫然,像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一样。”颜沐说着,有点同情的看着老头那一身的红肿。

    听到颜沐这么说,他不由跳了起来,瞪着眼睛说:“怎么可能不关她的事?老头我又没碰别的什么东西,就是吃了她的早点后就这样的!”

    “她的早点我们也吃了,又没事,我看是你自己去哪里被虫咬了,不过都肿起这样了,还很痒吗?”司徒南陵瞥了他一眼,边吃着饭,心下暗自好笑着,这老头总是整他们,现在弄成这样,让他也尝尝滋味,当真是不错呀!

    “痒!怎么可能不痒!”老头说着,突然间,似乎不痒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见一片的红肿,厚厚的,浑身动起来都不舒服,但是却已经少了先前的那股巨痒,不由欣喜的说:“好像这会又不痒了。”他说着,盯着子情问着:“丫头,真的不是你对老头动了手脚?”

    她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便继续吃着她的东西。见状,老头瞪了她一眼,也跳到桌边坐下,端起饭就吃着,而坐在旁边的司徒南陵却是往一旁挤了挤,像是生怕被老头传染了似的。

    蓝无极看了子情一眼,温和的眼中闪过若有所思的神色,继而什么话也没说,便也跟着端起饭吃了起来。而子情半敛下的眼眸中,则闪过了一抺幽光。她给老头下的,是她调配出来的痒痒粉,其实她并没有下在他吃的东西里面,不过,却是不着痕迹的下在他的身上了,这个无疑解,必须痒到药效全部发挥出来,浑身红肿之时才不会再痒,但是这肿,却是不是那么容易消的,他没顶着个猪头脸三五天是恢复不了的。

    几人吃完后,又各自去练功,而子情收拾好东西便也回到了屋子里,准备休息一下,不过她才一进屋,就见老头也跟着过来了,她嘴角微微的一扬,走到桌面坐下。

    “丫头,你说,是不是你给老头下的役?老头在这里过了大半辈子,还没试过像今天这样的。”老头大步的走了进来,不客气的在桌边坐下,见她倒好了茶水,也不客气的拿起就喝。

    看着他二话不说的喝了她倒出来的茶水,她停下了手,坐在桌面静静的看着他,嘴角的笑意微微的往上扬着,却是不言语。

    见她那嘴角诡异的笑容,老头心头一突,问道:“怎么了?”她的笑容怎么那么奇怪?难道这茶不能喝?当即用神识查探一下,却并没觉得身体有哪些不对劲的,这才放下心来,轻呼出了一口气。

    蓝无极和司徒南陵颜沐三人,本来打算各自去练功的,但是,想起今天的不对劲,三人都不约而同的折了回来,在路上遇见上时不由一笑,司徒南陵看着他们两人说:“你们也觉得今天这事有些不寻常?”

    “嗯。”两人点了点头,沉声应了一声。老头身上的那些红肿,看起来像是被什么虫咬了一样,不过见他的样子,估计也就是受点罪,并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但是让他们好奇的是,这真的是子情动的手脚吗?他们都是实力不凡的人,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动手而不被他们所知?于是,心下好奇着,想知道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要怎么做?”颜沐问着,看着他们两人,他们虽然好奇着,但若是去问她,估计她也是不会说的,而她真的会说话吗?那三个女人说的又是不是真的?子情真的说得了话?

    “回去盯着她的举动,要是她进山了,我们暗中跟随着,总会有发现的。”司徒南陵说着,神色中透着散懒,但是此时的目光中却是带着新奇的神采和一股想要探究的兴趣光芒。

    “走吧x去看看,不过我觉得,她并没有恶意的。”蓝无极说着,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便运起轻功往屋子掠去。

    “我们当然知道她没恶意,要是有,也不会留着她到现在了。”司徒南陵说着,同样的运起轻功往前而去。

    颜沐见状,喊着:“哎!你们等等我啊!”说着,也飞快的跟上。

    在悬崖边的木屋里,子情悠哉的坐着,静静的看着面前的老头,嘴边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不紧不慢的声音透着惬意的问着:“怎么样?这水好喝吗?”

    听到她竟然说话了,老头错愕的站了起来,震惊的指着她:“你、你、你怎么说得了话了?我明明给你吃了无声散的,没有老头我的解药,你怎么可能说得了话!”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难怪先前那三个女的说她会骂她们,原来,原来她真的开得了口了!只是,她到底是怎么解了他所下的药的?

    而那躲在木屋外面听着的蓝无极和司徒南陵颜沐三人,听到了屋子里面传来的轻柔女子声音,目光中皆浮现了错愕,原来她不是哑巴,而在听到老头的话时,更是惊愕,她前两天开不了口说不出话竟然是老头动的手脚?这么说来,他们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老头今天会肿成那样了,只是,没有老头的解药,她怎么解得了他所下的药?难道是她自己配制出来的?她当真有那么大的本事?心下越是好奇,几人屏住了呼吸,静静的听着。

    “昨晚去深山里找了不少有用的草药,随便配制一下吃了就解了,很简单的解法啊!”她淡笑着说着,那云淡风轻的语气,像是在说着什么极其容易的事情似的,但是她不知道,那无声散这药不是毒,但是中了的人,没有解药的话却是无法解除的,而正是因为这一点,先前三个女的说她会开口骂她们,老头才压根不信!

    “比起这个,我以为你会更好奇,刚才那水里面有什么东西呢!”她轻声说着,不紧不慢的声音却是让老头心头一惊。

    ------题外话------

    妞们,觉得子情这次下的,会是什么呢?呵呵……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