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71.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她的狠厉
    “你、你又给老头我下了什么?”痒了一整天,身上的红肿还没有退的老头,听到了她这话不觉的有些心惊,这丫头古怪得很,给他下的药他堂堂八岐老人竟然解不开,而且她竟然给他下得神不知鬼不觉的,想想心头就有些不安,这个臭丫头,太邪门了。

    “你先说说,你弄我脸上的这人皮面具怎么取下来?”她不紧不慢的问着,纤细修长的手指划过脸上那皱巴巴的皮肤,虽然只是薄薄的一层,但是指尖一触,却是能感觉其中的不同。

    听到这话,那在外面偷听着的蓝无极司徒南陵颜沐三人更是一惊!原来那是戴了人皮面具的?难怪她的气质那样出众,却长得那么丑,这个老头真是太过份了,让她开不了口就算了,竟然还给人家姑娘家弄了一张那么丑的脸,活该他一身红肿变得猪头!

    只是,如果那张丑颜不是子情原本的容貌,那她会是长着什么样子的呢?几人暗想着,心下越发的好奇,有着一种想要一窥究竟的兴致。

    然,老头听到她的话,却是扬起了眉,气哼哼的说:“你把老头弄成这个鬼模样,现在又不知给老头下了什么东西,还想老头告诉你怎么取下那面具?你想都别想,门都没有!”

    “是吗?那算了,反正只要再给我点时间,我也是找得到办法的,不过,我只怕你坚持不了多久。”她轻笑着,无所谓的语气让老头气得牙狠狠。

    本想让她低下头软下语气求他的,谁知她却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个臭丫头,就是吃定他拿她没办法的是不是!不过这丫头的玄气和武功都让他封住了,估计也折腾不出什么来,想了想,便说:“那行,把你给我下的解药拿给我,我就告诉你怎么取下面具。”

    “你先说。”子情淡笑着看着他。

    “你先说!”老头可不依,生怕她反悔。

    闻言,子情站了起来,说:“那算了,我要午睡了。”说着,打着吹欠站了起来,无视着那坐在那里干瞪着眼的老头,就往床边走去。

    老头一见连忙站了起来,大步一跨,三步一跳的就要拉住她,谁知被她错身闪开了,而就在他正为她那敏捷的身法错愕之时,突然间一股莫名的笑意从体内窜了上来,他一时忍不住的张开口就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外面听着的蓝无极三人,因看不见屋子里的事情,但是却听得见他们的话,只是奇怪于这老头无端端的大笑个什么?被下了夜这么乐腾着?三人相视了一眼,眼中皆有着不解。

    子情转过身看着那站在她三步之远的地方捧腹大笑着的老头,唇边的挂着似有若无的笑意,清幽的目光轻轻的一闪。她给老头下的药,是三步笑,每走三步就会笑,这一笑开头,就是笑得上气接不上下气,中间险嗅断气的那捧腹大笑,虽然不会怎么样,但是却会让他受不了,毕竟没有一个人能一直笑个不停,而,她的药,也只有她知道怎么解。

    “哎哟!笑死老头我了,哈哈哈……丫头,臭丫头,你、你快、哈哈哈……快把解药给我,哈哈哈……”老头捧着肚子大笑着,脸都笑红了,连说话都说得断断续续的,心下是气得个半死,然后那止不住的笑意却是从他的口中一直溢出来。

    “没事,这个三步笑是笑不死的。”子情轻笑着说着,对他说:“其实这个你要是不走路,不运气,不动怒,倒也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的,不过若是走了三步,那就会开始大笑不止,大约在笑了半柱香的时间后,就不会再笑了,不过,要是再走三步,那就会继续。”她凉凉的说着,悠哉的在床边坐下,看着那在那里笑得浑身无力的老头,她知道他实力雄厚,所以才想了这个出来对付他,这样一来,就算他想对她动手,也得看看他还有没力气了。

    屋子外面的蓝无极三人听到这话,再听里面老头传来的大笑声,眼中皆闪过不可思议的神色,她的本事还真是不小,竟然能这样用药治住了老头,还有她的这个叫什么三步笑的药,真的那么神奇?

    “臭、臭、哈哈哈……臭丫头!老头、老头哈哈哈……”老头想要把她大骂一顿,谁知一开口就是那止不住的大笑声,笑意止不住的溢出来,不止笑得浑身无力,就连嘴都笑酸了。

    “怎么样?说不说啊?”子情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一派的悠哉。

    “等、那三个臭小子回来,哈哈哈……你的皮就得痒了!哈哈哈……”老头也不肯示弱,不肯松嘴,依旧开口威胁着她。

    闻言,她目光微闪,清幽的眼中流动着摄人的光芒,淡笑着说:“是吗?那你就笑到他们回来吧!不过这会太阳还没下山,他们可能没那么早回来,不过,呆会可能会有人找上门来,你这个样子,能应付得了么?”

    有人找上门来?谁会找上门来?蓝无极和司徒南陵颜沐三人相视着,又听里面的声音再次传出。

    “哈哈哈……老头这八岐岭,可、可不是谁哈哈哈……都上得来的哈哈哈……”

    子情只是淡淡的笑着,看着他抱着肚子在那里笑着,算算时间,那些人应该也快到了吧?正想着,见老头气喘喘的直喘着气,一双眼睛却是紧盯着她,也不知是不是记着她刚才的话,那想要生气却压着不生气而又肿成那样的脸,让她看得忍不住的噗哧一笑。

    “臭丫头,你还敢笑,要不是你,老头也不用这样。”他怕自己动怒,又得笑个不停,于是放轻着声音,这话说得又不敢带着中气,所以听起来是一点说服力什么的也没有,软绵绵的带着几分的哀怨,像是饿了好些天似的。

    而在外面听着他们说话的蓝无极几人,听到了老头那柔软中带着哀怨的怪异声音时,三人皆是嘴角一抽,正想着要不要进去时,却感觉到有人来了他们八岐岭,于是,三人静观其变的退到一旁隐藏了起来。

    “八岐老头!你给我出来!”

    一个夹带着浓郁玄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屋子里的子情和老头听到这声音,前者是微微一笑,后者则是诧异的往外面看去说:“这声音不是玉女峰那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婆吗?她怎么跑老头我这里大吼了?”说着,他转过身大步的就往外迈去,然,刚迈了一步时,整个人顿时僵住了,就保持着那个姿势不敢乱动。

    “没事,只是迈了一步而已。”子情轻声的说着,催着他:“快去吧!外面有人找你呢!”说着,唇角微微的勾起,清眸中流动着丝丝笑意的看着他。

    老头怪异的看了看她,本想问是不是她搞的鬼,谁知外面又传来了那老女人的一声怒喝声,于是不敢再走路,想要运起轻功往外而去,却又想起她说不能运气,一时间,一张脸黑得跟墨水没什么两样。

    “怎么了?”子情微微一挑眉,看着他黑沉的脸和保持着刚才那动作没有动,这才想起自己刚才吓唬他的话,不由又是噗哧一笑:“你不会真以为不能运气不能生气吧?放心,那只是我随口说说的,这是三步笑,又不是别的什么东西,三步之内,你是不会再笑的,放心。”

    “你、你、你个臭丫头,竟敢戏弄老头!”闻言,老头中气十足的一声怒喝,吹胡子瞪眼的瞪着她,想他活了大半辈子,竟然让一个小丫头给耍了9好三个臭小子没在,要不知他这张老脸往哪搁啊!

    然而,他却不知蓝无极和司徒南陵颜沐三人在外面忍着笑忍得好不辛苦,若不是怕被他们发现了,三人真想大笑出声。

    “八岐老头!你给我滚出来!”

    外面又再传来了那女人气愤的声音,在子情屋子里的老头一听这声怒吼,不由皱起了白花花的眉头,目光一转瞪着眼睛看向外面,没好气的说着:“那个老姑婆,到底想要干什么?真是吵死人了!”不满的声音一落,身形迅速的往外一闪,飞身而出。

    “你这老姑婆,跑老头我八岐岭来做什么?大吵大闹的,成什么体统!”老头飞身而出,运用轻功一脚落地,双手叉着腰的瞪着前面那个四五十岁的老女人。

    “你、你、你这个死老头,瞧你就这点出息!这都多大年纪的人了,竟然、竟然打着赤身穿着那么一条破烂四脚裤就出来,你知不知羞啊你!”见老头竟然光溜着上身穿着条四脚裤子就跑了出来,那老女人不知是气红了脸还是怎么的,竟然结结巴巴的指着他骂着。

    老头白了她一眼,挺了挺那红肿的瘦弱胸膛,微抬起下巴说:“老姑婆,你跑我这八岐岭来,就是为了来偷看老头我这上好的身材?老头我穿四脚裤又怎么了?碍着你的眼了不成?要知道,有时候大热天的,老头我还就不淬子光溜着四处闲晃着,乐得一身凉爽。”

    听到这话,子情不由嘴角一抽,这老头真的是,太让人无语了。

    而蓝无极则是笑着摇了摇头,司徒南陵和颜沐则暗叹着,这老头真是一身“王八之气外露”啊!瞧那老女人涨得脸红,他们就忍不住的想要笑出声。

    “你!你这个死老头!无耻!就你这又矮又瘦现在又一身红肿和那猪头脸,老娘我用得着跑你这里来偷窥?少往你那脸上贴金了,恶心死人!”被气得火气直冒的老女人险些被气得炸毛了,平日里的修为在遇到老头这样乱来的人时,简直就被她全抛在脑后去了,哪里还记得此时应该保护着她一代宗师的风范。

    “哦?我以为你是嫁不出去把主意打到老头子我身上来了,原来不是啊t9好的还好,要知道,就你这母夜叉一样的母老虎,老头我还真的害怕你真的看上我了。”老头厚着脸气死人不偿命的说着,在那臭丫头尽是受气,这个老姑婆自己送上门来,他哪里轻易放过的道理。

    “你、你这个疯老头!你以为老娘喜欢来你这破鬼地方啊!老娘是来讨公道的!说!你到底对我那三个徒弟佬了什么?她们怎么一个个都说不了话浑身起了红点?”老女人气愤的指着他骂着,若不是因她那三个徒弟,她才不会上这个鬼地方来,他这八岐岭就没一个是正常人,都是有病的!

    闻言,老头目光一闪,那三个花痴?回去时不是还好好的吗?难道又是那臭丫头搞的鬼?想到她刚才说的话,他眼角一抽,这个臭丫头,他还想着她先前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原来是给他找麻烦来了!

    “怎么?无话可说了是不是?别以为你八岐老人了不起,今天,我就要为我那三个徒弟讨回个公道!”那老女人大声的喝着,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把剑,目光紧盯着那站着不动的老头,身形迅速的闪出,夹带着凌厉的剑气往那老头劈去。

    “哎呀呀!老姑婆,今天老头我不跟你打,你快住手快住手!那不关老头我的事!不关老头我的事啊!”看着那利剑夹带着凌厉的杀气往他而来,老头不由惊呼连连,想要闪开,却又迟疑了,他不想再大笑个不停啊!

    看着那个老女人持剑飞袭向老头,颜沐本想着出去帮忙,谁知却让蓝无极和司徒南陵阻止了,两人冲着眼他摇了摇头,示意着看看再说,因为,他们也想知道,子情若是见到了老头的生命受到威胁,又将如何?是会冷眼旁观?还是会出手阻止?

    子情目光微闪,看着那前面的一幕,那个老女人杀气重重,老头若是不想死,那就得移步闪开,就算是他再不想移步,人在生命受到威胁时,身体都会本能的做出反应的,所以她根本不用担心老头的安危。

    “啊!你这老姑婆,还真的想杀了老头我啊!”

    气愤的声音夹带着尖叫,在那一剑正向面门而来时,老头本能的侧身一闪,躲开了那致命的一致,与此同时,在他神色一怔愣的时候,突然间捧着肚子哈哈大笑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见老头竟然在那里捧着肚子放声大笑着,老女人以为他是在笑她的技不如人,无法伤得到他,当下脸色黑沉,气狠狠的说:“疯老头,你!你!你该死!”她倒要看他怎么得意着!该死的疯老头子!今天她就不信动不了他!

    “哈哈哈哈哈……你、你才该死!哈哈哈哈哈……”老头子大笑着,笑得他肚子好痛,脸上也好酸,就算他想压制住这笑意,也压不过来,只能这样放声大笑着,其实,如果可以的话,他是比较想哭的,为什么他一个老头这么凄惨?被一个小丫头给耍得这般狼狈?

    “该死的疯老头!”老女人徹底的被激怒了,玄气一提,手中的剑蓦然泛上了一股锋利而骇人的剑气,她目光微红,愤怒的火焰在眼瞳中燃烧着,心中的那团怒火,让她只想把面前的疯老头子给杀了!于是,手中的剑毫不留情的飞袭而出,招招带着狠厉而致命的杀意。

    “哈哈哈哈……你这老姑婆,真的、哈哈哈要杀我啊……哈哈哈……”

    老头边闪边躲着,因笑得实在是有些无力时,总是险险的躲过,看得那暗处的蓝无极三人目光微微一闪,颜沐更是想冲出去帮上一把,但是却还是硬生生的忍下来了,人家子情都忍得了,他们一个大男人,怎么就忍不了了?只是,仔细想想,他们可是老头的徒弟,子情却是被捉回来的,这好像其中的关系是不同的。

    “疯老头!我让你笑!让你笑!”老女人发狠的攻击,让老头避无可避,一个脚下踉跄,整个人往后倒了下去,而在这时,那老女人手中的利剑顺势而上,锋利的剑尖直指老头面门。

    “啊……救命啊……哈哈哈……老头我快顶不住了,哈哈哈……臭丫头、臭丫头快救命啊……”又笑又惊的声音让人听了额头上划过几条黑线,老头整个人倒在地上,因为笑意止不上的溢上来,笑痛了肚子,笑得一身虚软无力,只能大声的喊着,叫着,因为他知道那个臭丫头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死的。

    “你这疯老头!死到临头还敢大笑不停!我杀了你!”老女人气得双眼发红,运足了玄气的一剑以着掩耳不及之势咻的一声猛袭而下,这带着浓浓杀意的一剑,还真让老头吓了一跳了。

    “啊……死了死了……哈哈哈……”

    老头大叫着,又叫又笑,眼见那一剑袭来,心下不由苦笑着,不会真的就这样挂了吧?就算那臭丫头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眼他被杀死,但是这老姑婆的一剑这么猛,玄气如此之强,她又岂能救得了他?那三个臭小子又没在这里,这回,他真的玩过火了,连自己的老命也搭上了,悔不当初啊!

    蓝无极司徒南陵颜沐三人见状,眼瞳微深,正准备出手,却在看到那气息顿变的子情时三人皆顿住了,有些诧异的看着那气息在一瞬间发生了天翻地覆般变化的子情身上,那清冷的气息从她的身上弥漫而出,冰寒而令人心惊,那看着前面的清幽目光中泛过摄人的寒光,只见她一手微动,衣袖下玄气涌动,手指一转,凝聚着一股浓郁的玄气咻的一声飞弹而出。

    “咻!”

    “哐啷!嘶!啊!”

    只听,凌厉而骇人的气流声咻的一声在空气中划过,当老女人的那一剑即将穿过老头的眉心时,那道凌厉而骇人的气流在那一刹那间准确无比的袭中那个老女人的手,气流从她的手心穿透手背而过,她手中的剑哐啷的一声掉在地上,一道血柱瞬间从她的手心中飞溅而出,手心中的巨痛让她当场倒抽了一口气,痛呼了一声猛缩回了手。

    这一幕仿佛电光火石一样,快得让人无法看清,却是在同时令蓝无极司徒南陵颜沐三人震惊了,他们三人不可思议的看着那缓缓的从屋子旁边走出的子情,心中如同掀起了波滔滚滚的涛天骇浪一样,深深的被她震撼了!

    她,她竟然如此轻易的就化解了那杀气腾腾的危机,她竟然能那样纯熟的运用着玄气气息,以气为器,发之无形,攻之不备,伤人于电光火石之间,令人措手不及毫无反抗之力!如果在那一刻,她有心取了那老女人的命,估计那道凌厉而骇人的气流所袭向的,就不是她的手掌心,而是她的眉宇之间,脑门之处了!

    如此强大的实力,竟然是一个看起来柔弱纤纤的女子所拥有,当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们自认为自己拥有强悍而扎实的实力,但是若与之相比,竟然是要稍逊她一截,子情,她真的叫他们太惊讶了!

    比起他们三人心底的震撼,那倒在地上狂笑不止笑得出眼泪的老头更是震惊不已,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用了多强的玄气把她的玄气给封了起来,她的实力被他压制着,她怎么可能在没有玄气能量的情况下,又在没有外力帮助的情况下,自己能解开得了他对她所施加的封印!

    这个丫头,真的一次又一次的给了他震撼,刚才那一道凌厉而骇人的玄气,他看得分明,那股玄气的气息,远远在金玄武神之上,难道,难道这个小丫头的实力品阶,已经到达了地玄尊者的强者品阶?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要知道,他那三个臭小子在他非人道的鞭策之下,也才进金玄武神的品阶不久,她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怎么可以这样变态的强?

    “哈哈哈哈……哎哟……老头快受不了了,哈哈哈……”他笑得眼睛都流出来了,在地上打着滚着。六十几岁的老头,瘦巴巴的,一身红肿,浑身上下却只穿着一条四脚裤,像只泥地猪一样的在地上打滚着,弄得一身的泥,模样极为狼狈,直到,他接近笑了半柱香的时间后,这才气喘喘的躺在地上喘着气。

    “呼……差点笑断气了。”老头躺在地上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累得他想动都不会动了。

    “你是什么人!”那个老女人捂着手,紧盯着那慢慢走出来的子情,在见到她那丑陋的面容时,目光微微一闪,却是不敢轻视于她,从刚才她的那一手来看,这个丫头不简单!于是,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想看清她的修为,谁上知释放而出的神识,却是探查不到一点信息。

    子情缓缓的走了上来,瞥了地上的老头一眼,便把目光落在面前的那老女人的身上,不紧不慢的声音带着几分的随意:“你不是来找我的吗?你的那三个徒弟,是我动的手脚,事情没弄清楚就乱发疯,这一点你跟你的徒弟倒是很是相像,若说你们不是师徒,估计也没人信了。”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却带着气死人不偿命嘲讽,听得那老女人眼中的火焰又在冒起。

    “是你害得我三个徒弟说不了话浑身起红?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三个如花似玉的弟子现在倒在峰里翻来滚去的生不如死,也不知那红点是什么来的,一点点的往上蹭着,连带着又说不了话,叫她无从得到她们到底是怎么了?本以为是这八岐老人搞的鬼,不过现在看来,是这个丑丫头无疑了,只是,这个丑丫头到底是谁?竟然拥有这么强的实力!当真是让人惊讶!

    捂着流着血的手掌心,那里被气流击伤了,划出了一个深深的口子,她身为玉女峰的峰主,还从没遇过实力这样变态强大的小丫头,这个丑丫头,到底是什么人?怎么白虎大陆上没听说过有这样一个厉害的人物存在着?

    “你那三个徒弟,跟疯狗似的,一来那张嘴就骂个没停,说的话那么难听,为免扰人清幽,我不过是做做好事,让她们开不了口罢了,至于她们身上的那个红点,其实跟这个老头的是一样的,估计这会也变得面目全非了。”子情不紧不慢的说着,实力恢复了的她,根本不把面前的这个老女人放在眼里,因为,这个老女人的品阶只是在金玄武神的七阶,如果真的要动起手来,她根本没有胜数可言。

    那屏起呼吸躲在一旁的蓝无极三人,听到了她那气死人不偿命的话,总算是知道老头为何不是她的对手了,子情她是不开口则已,若是得罪了她,一开口根本就是存心要把人活活气死方肯罢休,奈何她那不俗的实力又让人不敢随便轻举妄动,也就只有被气得内伤的份。

    “你!”听到她的话,老女人气结,捂住伤口恶狠狠的瞪着她:“八岐岭从来没有女弟子,你不是这八岐岭的人,凭什么多管闲事!又凭什么教训我的徒弟!”

    子情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说:“我刚才不已经说了吗?是你那三个疯狗一样的徒弟在这里乱吠,我都不与她们一般见识,好好的放她们回去了,你还想怎么样?”

    “解药拿来!”老女人喝着,冷眼盯着她。

    “解药?”子情轻声喃呢着,抬眸看着她,淡然的一笑:“真不好意思,我还没调配出来。”

    “噗哧!”

    憋了好久的颜沐,终是忍不住的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他这笑声一出,几人的藏身之地也随着被发现了,三人六道目光全朝他们三人看去,老头是气愤的骂着:“你们这几个臭小子,看着你师傅我险些被人杀了也不出来救,竟然都躲在那一旁看戏,好啊!你们好样的啊!臭小子!真是没良心的臭小子!”

    而子情则是目光微微一闪,目光从他们三人的脸上扫过,继而便收回了目光,缓缓的往屋子走去,同时不紧不慢的说着:“既然你们回来了,那这里就交给你们吧!”三人倒是好本事,竟然藏在暗处而让她无法发觉,这隐藏气息,倒是一流,不过有他们在,老头估计也不会有事了。

    老女人见子情竟然转身离开,不由开口喝着:“你给我站住!把解药交出来!否则我饶不了你!”说着,那没受伤的手往地上一吸,把那把剑吸入了手中,猛的注入了玄气气息,身影迅速的飞窜而出,锋利的剑尖朝她的背后狠狠的剌去。

    蓝无极司徒南陵和颜沐三人目光微闪的看着,从刚才子情出手的那一瞬间,他们就知道这个老女人不会是她的对手的,若是她知道收手,也许事情不会到不可挽回的地步,若是不知进退一味的想要找她的麻烦,看子情身上有意无意散发出来的冰寒气息,一定不会对她手下留情的。

    感觉到身后传来的浓浓杀意,子情清幽的目光微闪,在那一剑即将剌入她背后的同时,只觉她的身影步伐在那一瞬间转变了起来,轻移而闪的身影,快如鬼魅,飘渺轻盈的脚步,如同踏风而行,只见她的身影往一侧转去,脚下步伐的一个转变,原本在老女人剑尖之前的她,只是一个转身,在无法阻止的急快速度之下,她已经闪身来到了老女人的身后,纤长白晳的手指如同鬼魅般的掐住了老女人的脖子,冰寒而清冷的杀意蓦然从她的身上传开。

    “我不是这八岐岭的人,与这里也没有任何一点关系,杀了你,对我而言轻而易举,你若是不想死,我奉劝你不要自找死路的惹恼我,我不是善良之辈,不会一而再的放过对我起了杀意的人的。”

    冰寒的声音,透着阵阵令人寒入骨血的气息,那声音中所蕴含着的浓浓杀意,是那样的明显,那掐在脖子上的手,白晳而美丽,看着像毫无杀伤力,但是,谁都知道,只要她手下一用力,那个老女人的脖子一定会被掐断,这纤细白晳的手,并非是毫无杀伤之力,而是带着致命的杀意……

    ------题外话------

    亲爱滴们,今天有二更!求人气票,各种求,嘿嘿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