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74.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离开,入世
    “不用!我就不信宰不了这两个老东西!”颜沐说着,手中的利剑一拂,一道骇人的气流咻的一声飞袭而出,凌厉的剑花带着嗜血的狠厉直朝那两人袭去,而那两人见状,当即横剑一挡,反正他们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既然如此,那就往死里拼!往里里战!打赢服他们可以活,找输了那就把命留在这里!

    “铿锵!铿锵……”

    刀剑相碰的声音,伴随着气流拂过的凌厉之声不停的响起,那一边,原本一身温和气息的蓝无极,在应战中,身上透着一股摄人的强者威压,那双总是带着温和笑意的眼眸,此时一片的幽深,伴随着手中利剑的拂过,眼中森寒的杀意也随着涌动。

    只见,他利落的身法远远的高出那围攻着他的那三名金玄武神级别的强者,以一敌三中,他仍是一派的悠闲,似乎根本不把面前的三人放在眼中一样,在应付着那三名强者的同时,他还一边注意着司徒南陵与颜沐那边的情况,以便有什么危险时可以出手相助。

    眼见与颜沐的那两名对手像不要命似的豁出去战斗着,那发狠了的招式,节节逼进的凌厉剑气,以及颜沐的节节后退,让他的目光不由微微的一闪,当下,手中利剑一转,一股金色的玄气气流注入他手中的剑里,蓦然,只见那夹带着凌厉之气的寒剑猛的折射出一股森寒而嗜血的寒光,快如闪电一般,带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分别从不同的方向猛的击向他身边的三名对手。

    “咻t!啊!”

    凌厉而嗜血的骇人剑罡之气在半空中划过,带起了一声强大的气流声,只见几声惨叫声不约而同的响起,原本围在蓝无极身边的三名金玄武神级别的强者竟然让他瞬间秒杀了!看到这一幕,司徒南陵微头微微一挑,暗忖,大师兄家传的这套鬼影剑法还真的是快如果闪电杀伤力十足啊!连三名金玄武神都可以秒杀,啧啧,厉害!

    当下,他也不甘落后于他,散懒的神色褪去,目光一眯,邪肆的寒光从眼中迸射而出,他猛的飞身而上,低喝一声:“流光无影剑!”随着他那蕴含着杀意的声音一落下,双手中的玄气气息瞬间凝聚在手中的利剑之上,原本那把泛着浓郁玄气的利蓦然一分为十,一道道泛着金色玄气的剑影在这夜色之下显得格外的清晰,被分散出来的十把形成了一股形体,咻的一声从他的手中飞射而出,在他的身前左右迅速的旋转了一圈。

    “啊……”

    只听,那凄厉的惨叫声划过了夜色,传入众人的耳中,只觉很是剌耳,也就在那几声惨叫声划过后,身体倒地的声音也随着响起。

    “砰砰砰……”

    蓝无极和司徒南陵相视了一眼,皆是一笑,两人的目光朝那边的颜沐看去,见他还在奋战着,也不知是不是因自己落后了,还是被激怒了,只听他低声咒骂了一声:“两个老不死的!看本少爷不把你们劈成两半!”随着他的怒喝声一落下,只见身形速闪,他在一瞬间改变了自己的速度,让自己飞身袭向了他们两人的中间,手起刀落,在他们一两人还没反应过来的同时,高举起的手利剑夹带着玄气一劈而下。

    “受死吧!咻!砰砰!”

    只听颜沐大喝一声,骇人的气流之声划过,砰砰的两声,那原本正朝他进攻的那就两名金玄武神级别的强者便在那一瞬间被他一举劈成了两半,鲜血从他们的额头上渗出,双目暴睁着,保持着那个姿势不会动,直到,那鲜血一滴滴的往下流着,滴入了地面的同时,他们的身体也随着往后倒去。

    “砰砰!”

    “跟我斗_!我怎么可能斗不过你们!”颜沐冷哼了一声,一派得意的看着那两个在他面前死去的人。

    蓝无极笑了笑,温和的说:“我们把这里收拾一下吧!”说着,目光落在那倒了一地的尸体上面,今晚的战斗他们是赢了,赢在出奇不意之间,而那些人,明明都是金玄武神级别的强者,却在生命走到尽头的瞬间心生恐惧之意,也正是这份恐惧,让他们有机可趁,他们赢得轻而易举。

    “这个交给我就可以了,大师兄二师兄,你们去睡吧!”颜沐笑说着,对着他们两人挥了挥手,示意两人回去吧!而当蓝无极和司徒南鴕点点头后,却是连忙开口说:“二师兄,把你的那条雪蟒借给我用用。”

    “你要我那条雪蟒干什么?”司徒南陵挑了挑眉,打着哈欠的看着他。

    “清洗一下这里的血迹啊!要不然到明天太阳一出,这里难闻死了。”

    闻言,司徒南陵这才把雪蟒叫了出来,这才懒洋洋的说:“好了,我去睡觉了,你记得处理干净一些。”说着,这才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蓝无极看了看崖边那始终没有动静的木屋一眼,目光闪了闪,这才往自己的屋子走去。颜沐则忙抬脚一踢,把那些尸体直接了当的踢进崖底,而后又让雪蟒用水清理了周围的血迹,不多时,原本染上了鲜血的八岐岭,在一人一蟒的忙活下,又恢复了平时的干净,空气中的血腥味渐渐的消失了,地上的那些尸体也没了,周围又恢复了夜间的宁静,似乎,那厮杀的一幕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次日

    清晨里的风,轻轻的吹过,拂过脸颊,凉爽而舒服,八岐岭上的云雾弥漫着,太阳还没出来,夜间的那一份凉意思还在那轻风中夹带着,崖边的木屋里,床上的子情缓缓的转过身,浓密而黑长的睫毛轻轻的颤动着,不多时,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迷朦中带着睡意的双眸,让她看起来多了一份的慵懒与迷离,美得如同误落凡间的仙子一般,令人着迷……

    看着外面的天色,她从床上起来,梳洗好后,这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站在崖边静静的看着那弥漫着云雾的山峰,清晨的轻风吹过,拂起了她的衣裙,让她的裙摆轻轻的扬动着,她收回了目光,微低着头,把玩着那戴在手腕上的镯子,昨晚才知道,她的这个镯子是个很好的武器,镯子里面藏有着细如发丝的透明丝,那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但是却坚硬无比,只要运用得当,那透明丝还是一个很好的杀人武器。

    想到昨晚,她目光微闪,她留她一命,那个老女人却找人来杀她,既然如此,她岂能让她好过?目光中寒光一闪而过,她正打算运起轻功去玉女峰找那个老女人算帐,却听见身后的声音传来,于是回过头看去。

    “子情,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崖边风大,早上还是不要站崖边的好。”

    不知何时来到她身后五步之外的蓝无极,站在那里温和的说着,当看到她转过身来,那张绝美的容颜映入他的眼底时,目光微闪了一下,开口笑说:“原来子情长得如此美丽,难怪师傅会把你的美貌藏了起来。”饶是见过不少美人的他,见到这样绝美倾城的她,仍少不了惊艳一番。

    她的美,美得出奇的和谐,那绝美的容颜像是经过上天精雕细刻而成的一般,加上她那清雅淡然的气质,更是让人见之难忘,而这样的倾城绝美的她,更让他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的,是她那处变不惊的冷静气度以及那份清冷的姿态,那自她身上有意无意散发出来的气势,是那样的令人无法忽视,总觉得她,非同寻常。

    “啧啧啧,确实是很美,赏心悦目的,也不枉我今天这么早起来看美人。”

    司徒南陵的声音传来,子情顺着那声音看去,竟然见他从不远处的树上翻了下来,一派散懒的走了过来,而听到他的话,她则嘴角微不可察的一抽,敢情他们都在这里等着看她的真实容颜不成?

    颜沐的房门也在这时打开,他一边打着哈欠的走了出来,睡意迷朦的问着:“在哪?美人在哪?”说着,朝周围看了看,见到那崖边站着的子情时,眼睛顿时一亮,睡意全消快步的跑了过去,一边笑呵呵的问着:“子情,你订亲了没有?要是没有考虑一下我怎么样?”

    “订了。”她开口说着,不紧不慢的两个字,打破了颜沐的希望。

    “啊!订了啊?不过也难怪,你长得这么美,怎么可能没有人喜欢,不过子情,你的那个能有我长得英俊吗?”颜沐笑嘻嘻的说着,还故意的挺了挺胸膛,扬起了他那张可爱的娃娃脸。

    看着他那张可爱的娃娃脸,她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说:“将来若是有机会,你见了他不就知道了。”说着,像想到什么似的,目光一扫,不见老头,便说:“你们师傅还没起来?”

    “丫头,找老头我干什么啊?”老头拉开门,伸了伸腰的走了出来。

    “我想问一下,你当日捉我来这里的那个地方,是属于哪里的?”她要找到她爹爹他们,就得先知道他们会是在哪个大陆,原本以为这神迹天空只是一个大陆,却不想这里竟然是如此的布局,四个大陆分布而开,她此时在白虎大陆,那他们又会是在哪里呢?

    听到这话,老头就知道她是想去找她的亲人了,想了想,这才说道:“丫头,估计你想找到他们没那么容易啊!我捉你回来的那个地方,是在白虎大陆和玄武大陆交界的一个森林,出了森林有两条路,一条是通往白虎大陆,一条是通往玄武大陆,别说是白虎大陆了,你可知,单单的一个大陆有多大?想在这里面找人可不容易,更何况,还不知道他们是去了白虎大陆还是玄武大陆的,你说你要怎么找?”

    闻言,她心下微沉,确实,如同他所言,要在一个大陆里面找人本就不是容易的事了,更何况还要把范围扩大,想到主这里,她眉头不禁微微一拧。

    “若是找人,我们倒是可以帮忙。”蓝无极温和的声音传出,他俊朗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的看着她。

    颜沐点点头说:“是啊!如果你想找人,我们可以帮忙的,我们的家族在这白虎大陆怎么说也是数一数二的,想要找几个人只要放出消息,这还不容易吗?”

    “嗯,我也是可以帮忙的,只要把你要找的人,长什么样,叫什么名说出来,我们会让底下的人去寻找,怎么说都比你一个人如同无头苍蝇的寻找要好。”司徒南陵倚着木屋,也懒懒的开口着。

    听到他们的话,子情这才一笑,说:“那我先谢谢你们了。”若是有他们的帮忙,也许能早点找到他们也不一定,不过当前她要做的,是先处理了那个老女人,她可不会一而再的放过想要加害于她的人!

    “我打算明天离开这里了。”她说着,往那简陋的厨房走去,说:“今天再给你们做一天的饭,明天你们就得自己想办法了。”她笑说着,开始忙碌着,打算今天的饭菜给他们做丰富一点,算是谢谢他们的帮忙吧!

    “子情你这么快就要走啊?”颜沐有些不舍的说着:“你才在这里住了几天,这么快就要走。”虽然只是几天的相处,却让他对她生出一股不舍之情,也许是喜欢她做的菜,也许是喜欢她的这个人,她是那样的特别,轻易的走进他们的心,让他们接纳了她的存在,看大师兄和二师兄就知道了,他们都不是什么善良的人,但却对她和颜悦色待以真心,也正是因为她的特别吧!现在听她说要走,真的是打心里的不舍。

    而蓝无极和司徒南陵听到她的话,目光也不由落在她的身上,蓝无极品顿了一下,一如既往的温和声音问着:“这么快就要走,不多住些天吗?”听到她说要离开,心里竟然有着一丝的怅然若失。

    “不了,我还打算到处走走,虽然有你们帮我寻找,但我也不能在这里呆着只等消息。”她头也没抬的说着,一边熟练的做着早点。

    “呆会把你要找的人的外貌什么的跟我们说一下,我们才能让底下的人去寻找,对了,如果你要走,到时给你几个信号弹,这样一来也方便我们能找到你。”司徒南陵说着,心下打着主意。

    “嗯,好。”她应了一声,便没再说话。

    而他们三人和老头则在那桌边坐着,一边看着她在那里忙碌着,不多时,热腾腾的早饭就被端了上来。闻着香味弥漫的早饭,看着这比平时多出来的几个小点心,他们胃口大开,毫不客气的便吃了起来。

    早饭过后,他们各自去练武,老头则去后山闲晃着,而子情则按着从书中看到的地图,提起轻功往玉女峰而去,轻盈的身影在那云雾之中跃动着,几个回落,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她停落在一个山峰之上,看着那不远处写着的几个红色大字:玉女峰。

    当下,脚尖一点,轻盈而飘逸的身法瞬间飞掠而出,停落在那玉女峰之内,她如鬼魅般闪过的身法,旁若无人般的在里面掠过,快得让人无法察觉,目光往峰里一扫,见除了一两个较早起床的少女之外,其他的人似乎还没起床,目光越过了七八间木屋,最后落在了其中的一间,因为这一间比其他的要大上一些,如果她猜得没错,这应该是那个老女人的屋子无疑。

    她轻掠而过,收起了身上的气息来到了那屋子间,悄然无声的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果然看到了那个老女人在床上睡着,似乎是发现有人闯入了她的屋子,床上的老女人猛的睁开眼睛,就要大喝出声,却让子情以银针封住了她身上的穴道,无法开口之余,更是浑身无力的倒在床上。

    “没想到你还这么能睡,就不怕我来找你?”子情轻声说着,那轻柔的声音此时却让躺在床上无法动弹的老女人心惊胆战的,想要开口喊人,却怎么也叫不出声音来。

    这个女子是谁?竟然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来到了她的屋子,她是怎么做到的?看她的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修为,当真是可怕,只是,她什么时候招惹了这样的人了不成?她怎么说出那让她不明不白的话来?

    “怎么?不知道我是谁?”看到老女人眼底的惊恐与疑惑,子情浅浅的笑着,轻声说:“我就是那八岐岭你口中的臭丫头,这才一天没见,这么快就忘记我了?”

    什么!她是那个臭丫头?怎么可能?老女人虽然此时开不了口,但眼底的震惊却是那样的明显,显然是无法相信面前绝美的女子就是她要致之死地的那个臭丫头!

    再说,那个臭丫头不是死了吗?她明明已经放出了消息,让那些强者去对付八岐岭的那些人的,她又怎么可能还活着?谅算那八岐岭的那几个臭小子和疯老头的实力不弱,但是面对那么多的强者,他们也只有死路一条!本想着呆会再过去看看他们凄惨的下场,谁知此时自己却被这个来头不明的绝美女子给定住了,还开不了口浑身无力!该死的!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人?

    “我可以放过你一次,却不会放过你两次,你说,想要我怎么对付你了呢?”子情不紧不慢的说着,轻柔的声音带着一抺令人心底发寒的冷意,听到了她这话,那个老女人这才相信,这个女子,真的是那八岐岭那边的那个臭丫头。

    “对待敌人,我一向都是不会留情的,因为怕麻烦,所以,我准备让你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人寻不到找不着,你说好不好?”她浅笑着,眼底的寒意却如同夺命的罗刹一般,透着令人心惊的杀意。

    随着子情的声音一落下,她伸手一捉,提起她就往外面飞掠而去,那极快的速度根本无人能够了发觉,就算觉得有猩疑的回头往周围看看,却也只是看到跟平时没什么两样的玉女峰。

    而那被子情捉走的老女人,使劲的想要冲破被压制住的玄气气息,奈何她使出了全力也冲不开,见被她拉着离开了玉女峰,放在高高的山峰顶上,让她面朝下的看着底下那万丈的悬崖,心,不由惊得直颤着,脸上的冷汗直渗了出,想要挣扎,却又怕自己稍不小心就会掉了下去。

    子情一脚踩在她的身上,轻声说:“你说从这里摔下去会不会死?”声音一顿,她又不紧不慢的说:“从这里摔下去,也许被半山中的树枝什么的阻拦了一下,或者会有一丝的生机,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在把你推下去之前,我会先废了你的玄气,断了你的筋脉,确保万无一失不会让你再给我添麻烦才行。”说着,运起玄气就要动手,谁知在这时,老女人身上猛的迸射出一道精光,那剌眼的光芒让她连忙以手遮住眼睛。

    也就在这个时候,她感觉到一股嗜血的杀意往她而来,当即摸到出腰间的凤吟剑,运起玄气气息的顺着那股杀间民而袭去,同时抬眸往前看去,只见那是老女人的幻兽,一条以黑白分段的巨蛇,躲过了她的攻击,此时正盘在老女人的身边,弓起蛇头用着那凶残而嗜血的蛇眼紧盯着她。

    “咝咝……咝咝……”

    “原来是幻兽。”子情唇角微勾,目光落在那条黑白分段的巨蛇身上,轻声说:“既然出来了,那我就先解决了这条幻兽再说。”声音一落,手中的凤吟剑蓦然迸射出一股冰寒的气息,凌厉的剑气划过,随着她飞身而出而袭向了那条巨蛇。

    那条蛇一见她手中持剑带着杀意而来,当即飞窜而起,口中的毒液喷出,溅落在地上时,那一旁的草地顿时发出一声声嚓嚓的声音,不过眨眼的时间就枯萎了。

    子情目光一闪,朱唇轻启的说:“拿了你的蛇胆来制药,也许不错。”说着,提剑飞身而出,凌厉的剑气摄人的威压一出,顿时把老女人的那条巨蛇给摄影住了,空气中弥漫着的强者威压区区的一条幻兽又岂能动弹得了?那趴在地上的老女人就算是此时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轻而易举的一剑直中蛇身的七寸之处,剑尖一挑,一颗绿油油的蛇胆伴随着蛇血就从蛇身飞出,蛇血飞溅到老女人的脸上,顿时让她原本凌乱的面容看起来越加的恐怖。

    “咝……”

    只听那巨蛇咝听了一声,身体直直的掉入深不见底的悬崖,而那颗从蛇身挑出的蛇胆,则被好收入手中,利剑一收,直指地上的老女人,手指微动,几道寒光闪过,连惨叫都叫不出的老女人浑身是血的趴着,身体微微的抽搐着,随着子情冷漠的一抬脚,把她奄奄一息的身体踢入悬崖之后,周围除了那弥漫着的血腥味之外,就只有弥漫着的云雾以及青翠的树木……

    解决了那老女人,她这才飞身往八岐岭而去,回到八岐岭,见老头站在崖边,似乎在等着她。她还没开口,就听见老头的声音传来:“丫头,你去玉女峰了?”老头问着,目光在她的身上打量了一圈。

    “嗯。”她淡淡的应了一声,问:“有事?”

    “你杀她?”老头又问着,目光看着她,让人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

    “不能杀她?”她朝他看了过去,轻声问着。

    “她的那些弟子也都是来自于名门家族,我只是担心你惹上不必要的麻烦了。”老头说着,又道:“再说,那个老女人的实力也并不弱,你自己这样蓦然前去,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我可不好跟三个臭小子交待。”

    “没事,我已经让她消息了。”她说着,把手中的蛇胆往他那边一扔说:“这个给你,她的那条幻兽的蛇胆。”说着,便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看着手中接住的蛇胆,老头撇了撇嘴,蛇胆,这臭丫头,好东西那么多只给他这么个蛇胆。抬头见她已经进了屋子,便暗叹了一声,起身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夜,悄然无声的降临了,另一边,此时在玄武大陆中的冷绝辰负手站在院子中,抬头看着那天上高挂着的明月,似乎透过那一轮明月在看着子情一般,看着她在那月亮里对着他笑,看似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想要去碰触她,却是怎么也碰不到。

    “子情,你此时在哪里呢?过得可好?”他低声的呢喃着,心下轻叹了一声。自那一日他们出了森林,便来到了这玄武大陆,几天的时间,他已经把这神迹天空的局势弄了个明白,心下更是对那四个无人可以超越的四位至尊者者有着浓浓的兴趣,他本是居于高位之人,在古武大陆里鲜少有人是他的对手,而自从遇到那个红袍的男子萧,让他知道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来到这里之后更是深刻的体会到,以前的见识确实是少了。

    原本只想要帮子情找到她娘亲的他,现在心里更是有着一股干劲,想要在这里闯出一片天地,只是,子情此时会是在哪里呢?她一个人过得好不好?每当他一想到她是在他的面前被捉走的,他心底就有着浓浓的自责,他在怪自己没有好好的保护好她,竟然让她被那个老头捉走了。

    这神迹天空如此之大,那个老头会把她带去哪里?这几天他反复的想了又想,想要在这神迹天空寻得到她,让她知道他们在哪里,首先要做的就是让他们的名声在这神迹天空中扬名,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早一点见面。

    夜,渐渐的夜了,而他却还独自一人站在那院子里,仰着头看着那布满点点星光的夜空,无声的在心底说着:子情,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次日,八岐岭中

    打算今天离开的子情,早早就起床了,走出房门便见到他们几人已经在外面了,就连老头也坐在桌边看着她。

    “子情,今天你要下山,我们送送你吧!”颜沐说着,笑嘻嘻的朝她走了过去,来到她的身边。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下山。”她轻声说着,绝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蓝无极看着一身白衣的她,温和的说:“你打算去白虎大陆还是玄武大陆?可有什么目标?”今日的她,一身的白衣,在轻风中墨发飞扬白衣飘逸,很是出众。

    “我想先在白虎大陆走走,看看有没他们的消息,如果没有,再去玄武大陆找找。”她觉得辰一定会有什么提示的,只要她多注意新起的消息,一定会找到他们的线索。

    “呐,看你的样子,估计也是没钱的,这些先拿去用吧!”司徒南陵说着,把一袋银子丢给她,又说:“我这里还有一个信物,也给你吧!要是你没钱了,或者有什么需要可以去打着司徒家标记的酒楼商店什么的找他们帮忙。”

    “我收下这钱就可以了,那个信物就不用了。”毕竟她与他们也不过几日的相处,又岂能承他这样的情,她最怕的就是欠人人情了,钱债容易还,人情债可是不是那么容易还的了,而且,她相信自己可以解决的。

    见她一脸的认真,司徒南陵无所谓的说:“那好吧!随你。”说着,把那个信物收了起来。

    “丫头,别说老头没东西送你,呐,这张飞毯就送给你了,只是用玄气运行就会飞了,不过这东西可是宝贝,外面一般的人可是没有的,你可要小心收好了,要是让人看见了,这东西可是会给你带来麻烦的。”老头拿出他的那张飞毯递给她说:“收着吧!这神迹天空这么大,老头知道你轻功好,但是轻功再快也快不过这个,这才是好东西,一点也不比会飞行的幻兽慢。”

    闻言,她抬眸看了老头一眼,这才说:“好,那我收下了。”说着,接过他递上来的飞毯,对他们说:“虽然被老头捉来了,让我跟亲人失散了,不过认识你们真好。”说着,绝美的脸上绽开了一抺真心的笑意,在他们怔愣间,打开了飞毯注入玄气,跃上了飞毯往山下而去,不过眨眼的时间,便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