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75.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她的狠绝
    繁华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各自忙碌着,街边的小贩吆喝的声音不绝于耳,孝嬉闹的在行人中穿梭着,这里,是白虎大陆的一个城镇,自子情离开了八岐岭后,第一个落脚的地方就是这里。

    两旁的酒楼商铺林立,坐在酒楼临窗桌边的子情,清幽的目光落在那底下热闹的街道上,心下则在沉思着,她爹爹他们,会是去哪里了呢?她娘亲此时又在何处?虽然那个萧说如果找到他落脚的地方,就会把她娘亲还给她,但是,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她却也是清楚的知道,只有强大的实力才能让对方履行诺言,遵守他所说的承诺,然而此时的她,却还无法强大到足以与之对衡。

    想到这,不由暗叹了一声,收回了目光落在面前的几个小菜上,拿起了筷子,不紧不慢的吃着。

    小二半弯着腰,在前面带路着,对着几名汉子笑道:“几位客倌,这边请,这边有位子。”

    “小二,好洒好菜给爷端上来!速度快点!”其中的一名汉子扬声说着,在小二的带领下,走到了一旁的空桌边坐下。

    “好嘞!马上就来,几位爷先喝口茶,小的这就去吩咐上菜。”小二一边陪笑着,一边帮他们几人倒了杯茶水,这才快步的退开。

    “大哥,听说那飞狼佣兵团和残王的人对上了,你说这是不是真的?”其中一名汉子问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三人中,为首的那名汉子冷哼了一声,说:“哼!那飞狼佣兵团的人若真的跟残王的人对上了,那就只有死路一条!谁不去得罪偏偏去得罪残王的人?他们是活腻了。”

    “不过飞狼那三十六个汉子,个个都是好手,品阶又都在紫武神之上,有的更是已经达到了白玄武尊巅峰的级别,再加上他们那一伙人又是在刀口上过活的人,实力一绝,就算是残王的人想动他们,也不是那那么容易的。”另一名汉子说着,见洒菜还没上来,不由用力的放下茶杯,在桌面上重重的敲出了一阵响声,大声的喊着:“小二!大爷们的酒菜怎么还没来!快点!爷们还有事呢!可没时间在这里耗着!”

    “来了来了!”小二一边喊着,飞快的托着两道菜小步快步而来,一边打着笑脸说:“几位爷,先尝尝这两道菜,后面的马上就上来。”说着,把菜放下后又退了下去。

    “不过我听说,残王似乎并不想做了他们,倒是想收了他们,你们试想想,飞狼的那三十六人,个个都称得上是条硬汉子,身手又是一流的,要是培养还不一定能培养出这样的一批人来,所以我听说,残王打算收了他们,不过这事兴许没那么容易。”

    “什么?这么好的事飞狼那三十六人还不干?真不知脑门是不是让驴给踢了,成了残王的人,那可是一座大靠山,别人巴结都巴结不上去,他们倒还不媳?哼!真是不知好歹!”

    坐在窗边的子情听着他们的话,目光轻闪了一下,她放下筷子,双手放在桌面上,目光则落在底下的大街上。残王,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人,能在这白虎大陆站稳脚步,得到那般尊称,实力到底会是多强?

    “哟!这里怎么坐了个小美人啊?来来来,爷亲一口。”

    突然间,一个喝得醉醺醺的男子手里拿着酒杯,脚步轻浮边走边晃的朝她这边而来,猛的一个扑身,撞上了子情的桌子,让原本沉思中的她回过了神,目光淡淡的打量着那面前喝得醉醺醺的男子,见他剑眉星目,眉间隐隐有着一股久居上位者的气势,身上衣袍华贵,只是一眼,就知此人并不简单,那双看似乎迷离的目光似乎毫无焦点,但是谁又知道他是真醉还是假醉?

    “小二,把人扶开。”她瞥了那醉醺醺的男子一眼,便开口唤着。

    而也正因这男子的捣乱,二楼间原本没怎么注意这边的众人,皆把目光落在了那窗口处的桌边,惊艳的看着那一袭白衣容颜绝美的女子。

    “对不起对不起,小的这就把这位爷扶走。”小二急步而来,扶着那个醉醺醺的男子就说:“爷,来,小的扶你到客房去休息。”

    “滚开!爷是你、你这样的人能碰的吗?滚滚滚,滚远点。”那男子一把推开了小二,又扬起了醉醺醺的脸,冲着子情笑着:“美人,来,扶爷一把。”接着,二话不说的就朝她扑过去。

    子情微微拧起了眉头,站起来侧身一闪,让那男子扑了个空,一边放下几两银子,便对那小二说:“结帐。”声音一落,拿起自己的小包袱便移步往楼下而去。

    “美人不许走!过来陪爷喝酒!”那醉醺醺的男子说着,想要去追她,不料大步一跨,自己却跌了个五体投地,惹来了二楼间的众人哈哈大笑。

    而在这时,一名汉子见子情要走,一个闪身便挡住了她的去路,淫邪的目光上下的打量着她,有意无意的在她的胸口处留连着,咧开了嘴,露出了一口黄牙,淫笑着说:“小美人,不陪那醉鬼,那陪爷几个怎么样?”说着,就要伸手去拉她的手。

    听到这话,她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的神色,抬眸朝面前一脸淫邪的汉子瞥见一眼,又朝那坐在桌边的另外三名淫邪的汉子扫了一眼,心下一个邪恶的念头划过,她侧身一闪,避开了那男子伸来的手,扬起了一丝浅浅的笑意,轻声说:“这里人太多了,不如,我们进客房里聊吧!”

    一听这话,那几名汉子皆是眼中一亮,色心大起,连连应道:“好好好,那我们进房里聊,我们进房里聊。”说着,一个眼神示意,那三名汉子连忙起身叫小二开一间客房,备上酒菜。

    小二见状,不由看了子情一眼,欲言又止的,那几个汉子都不是什么好人,这个绝美的女子怎么就听他们的话说要进房里了?要是发生了什么事,那……

    除了那四个**熏心的汉子之外,二楼的不少人皆是打量着那名绝美的白衣女子,而原本坐在子情不远处说着话的那三名汉子,此时眉头皆是一挑,他们可都是出来道上混的人,这个女子长得这么美,遇事这般的冷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的人,试想若没两下子,她一个大美人的,怎么敢一个人出来走?那几个汉子是被美色冲昏了头了,要不然怎么会察觉不出其中潜伏着的危险?

    不过他们倒是很好奇,这个绝美的女子会怎么对付那几个**熏心的汉子?

    原本五体投地趴在地上的年轻男子,听到子情的话,那面朝地面的俊脸不由的勾起了一抺邪肆的笑意,深邃的目光中掠过一丝的好奇,一个翻身,一手托着脑袋的睡在地面上,一脸醉醺醺的看着那随着几个汉子进了房间的白衣女子,似乎还嫌不够热闹似的,一边拉长着声音喊着:“美人等等我,我、我也要进去。”说着,想要从地面上站起来,却是晃来晃去的,没能站稳,一屁股的坐在子情刚才坐的位子上。

    “这位爷,您府上哪里?要不要小的让人送您回去?”小二见那醉醺醺的男子站都站不稳的,连忙问着。

    “不要不要!走开,别挡着爷看美人。”那醉醺醺的男子伸手一推,推开了小二,一手托着头,迷离的目光却是紧盯着那关上了的房门,耳朵微动,似乎在仔细的倾听里面的动静。

    房里,四个眼中浮现着**的汉子紧围着子情,而子情则像没看见似的,淡淡的扫了一下这个房间,目光落在那窗口时,走过去看了一眼,听到身后传来的话时,这才回过了头。

    “美人,来来来,陪爷几个喝酒。”一名汉子端着酒杯递给她,伸手就要去搂她的腰肢,却是让她侧身一闪,躲开了。

    她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清幽的目光中流转着点点迷人的流光,看了那几人一眼,她轻笑着来到了桌边,端起了酒壶对他们几人说:“这当然得由小女子来给几位爷倒酒,怎么能劳烦几位呢!”说着,酒壶在他们几人面前的酒杯上晃过,为他们倒上酒的同时,无色无味的粉沬也随着洒入了酒杯中。

    “来,小女子敬几位一杯。”她端起面前的酒,轻笑着。

    “哈哈哈,好!来,干了!”几名汉子一听,顿时大笑开了,端起面前的酒仰头一口喝尽,酒杯放下时,便笑嘿嘿的说:“美人,你会不会觉得很热?来,爷帮你脱少一件凉快一点。”就着,伸手就要去扯她的衣服。

    子情目光中寒光一闪,脸上却还带着浅浅的笑意,说:“嗯,这房间里确实是热了,不如,你们先脱吧!”

    “好好好,我们先来!”几个汉子一脸的猪哥模样,三两下的就扒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只是,刚一脱下一件,却觉得身体似乎渐渐的热了起来,像是有一团火在体内烧着一样,脸色也一片的火辣辣,不由让他们几人皱起了眉头。

    “怎么好像身体里有一把火在烧一样?你们会吗?”其中一人问着,渐渐的觉得脑袋有辛,意识渐渐的模样了,但是身体却是如火烧一样的热了起来。

    “是啊!我们也一样,这是怎么回事?”几人说着,不明所以的看了看,当视线落在子情身上时,不由心下一惊:“是你?是你搞的鬼?”

    “嗯,不错。”子情轻轻的点了点头,一脸淡笑的看着他们。

    “你、你对我们做了什么?”几人心下大惊,这时终于知道怕了。

    她目光轻轻一闪,说:“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在你们的酒里加入了特制的春药。”她不紧不慢的声音微微一顿,看着他们惊愕的目光,又接着笑说:“这个是特制的,跟普通的是不一样的,你们运气真好,成了第一批试药的人。”说着,她走到了房间的门边,把那边给锁了起来,让他们开不了。

    “春药?春、春药?”几人错愕的说着,这个女人给他们下春药?体内的热气不断的上升着,渐渐的吞噬着他们的意识,四名汉子的目光泛着青光,如狼似虎般的盯着这里唯一的一个女人,恨不得此时扑上前去扒光了她。

    看着他们的目光渐渐的涣散了,子情唇角微勾,不紧不慢的说着:“嗯,春药,还是特制的那种,药效强到可以让你们持续三天三夜,当然,这只是在动物的身上试验过,人的身上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不过,中了这特制的春药,估计你们以后会从攻转为受了。”

    这如此邪恶的东西,可不是她研制出来的,这个可是她那个闲着无聊的爷爷研制出来的,说什么要是哪天遇到了对她起了色心的人,直接就让那人由攻转为受,让他生不如死的活着,她这遗在身上好久了,一直没用着,这几个人自动送上门来,这么好运气的成为了第一批试险品,她也想看看这药是不是真的那么有神效。

    “你!你!”那四个汉子一听,顿时又惊又惧,体内的火焰猛的往上窜的,猛的飞身扑上前去。

    见他们都她而来,她嘴角微微一勾,抬脚就是一踢,把他们踢到了一边去,失去理智的那几人因刚才身上的衣服就已经脱掉,只剩下裤子,现在身体一碰一起,顿时如同**一样的燃烧起来,竟然也不管抱住的是他们的同伙,就是一阵上下其手,看得一旁的子情有些目瞪口呆,直叹她爷爷的这药也太猛了。

    本来还打算看下去的她,见到其中的两个已经忍不住的去脱掉对方的裤子,吓得她本能的转过了身,飞身一跃往窗口处离开。再怎么说她也是女子,这样的场面,还是少见为妙,要不然若是让辰知道她竟然盯着几个男干那事,估计得剥了她的皮不可。

    而在她走后不久,酒楼处,那在外面等了半天的人不见里面有打斗的声音,反倒是传出了一声声很是奇怪的淫邪声音,外面的人皆是一挑眉,原本醉醺醺的那名年轻男子,君邪宇听到那声音,眉头一挑,眼中闪过诧异之色,晃着有些不稳的脚步,随手拿了别人桌面上的酒壶,边走边喝着,来到了那关着的房门处,倚在那外面听着那时面传来的声音,越听心下越是好奇。

    “怎么样怎么样?里面怎么了?”那三名也等着看热闹的汉子也凑了过去,耳朵趴在那门外听着,当听到里面传出的喘气声时,几人皆是一脸的古怪,因为只听到了男人的喘气声,却没有女人的声音。

    “我来看看。”其中一人好奇的说着,用刀子在那屋子的门边开了个口子,凑上前去看着,这一看,整个人顿时一僵,像是不会动动了一样的定在了那里,嘴巴大张,双眼死死的瞪着那房间里的一幕。

    “怎么了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另一名汉子问着,推了推他,却见他咽了咽口水,拍了拍胸口一脸的惊愕,久久的说不出半句话来,只是用着手指着那个洞口,示意他们自己看。

    见到他那怪异的模样,那一名汉子也跟着凑上前去看,这一看,不由骂出了声:“他奶奶的,这样也行?恶心死老子了!”说着,连忙倒退了几步,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说:“好像那个女的不见了。”

    君邪宇听着他们的话,再听着那里面传来的声音,用脚趾也想到里面是一个怎么样的场面,目光不由闪了闪,没想到那女人动起手来这么狠,竟然让几个男的搞成一团了,不在里面?是从窗口走了?呵呵呵……真是个有趣的女人。

    “没有美人,咱也走了。”他懒懒的说着,打了一个嗝儿,微晃着脚步,手里提着酒壶,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那几个汉子朝他看了一眼,见他脚步虽晃,但是虚中带稳,身上衣袍华丽中显富贵,自有一股非同常人的气息,不由想起他先前调戏那女子时的醉意醺醺,此时再朝他看去,除了那微晃着的脚步之外,哪里有见半点醉意?

    另一边,从窗口处离开的子情往出城的方向走去,她现在可以说是没有目的的,走到哪就到哪,沿边打听着她爹爹他们的消息,不过想要在这么大的神迹天空里找到他们,还真的是具备了一定的难度,她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去酒楼或者茶摊上坐一坐,听听人们闲聊的话题,不过,八卦话题虽多,却并没有她所要的。

    走在山道边,迎面而来的清风缓缓的吹着,扬起了她垂落着的墨发,也让她雪白的裙角轻轻的拂动着,裙带纷飞,加上她清雅飘逸的身影,走在山道间,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美得令人侧目。

    不时从她身边经过的百姓们,见到了那样绝美的她,总是会停下脚步多看两眼。三月的天,如同孝一样,说变脸就变脸,原本太阳还高挂在那天空之上,周围的空气还带着炎热的气息,一转眼,乌云遮住了那头顶上的阳光,刮起了呼呼大风,一道道的闪电在那瞬间布满乌云的天色中闪过,不过眨眼间的时间,在雷声打响的同时,雨水哗啦啦的直下。

    没想到会突然下雨的子情见山道边不远处似有一处破烂的山神庙,连忙运起轻功往那前面掠去,来到那里时,见那山神庙实在是太破烂里,里面漏水的地方丝毫不比外面少,站在里面,也只是比没瓦遮头好了一点点,她收回了打量的目光,伸手扫了扫身上沾到的雨水,抬头见那乌云密布的天空闪过一道道的闪电,一记记轰隆的雷鸣声不时的打响,如豆粒般大的雨点哗啦啦的下着,看这场雨,似乎一时半刻是停不了的。

    她走到里面,找了个不会漏水的地方坐下,运气烘干了身上有些微湿的衣裙,接着倚在一旁闭目休息着。

    “呼!真是出门没看黄历,竟然还碰到这大雨。”突然间,在风雨中猛的飞掠进一个人影,他边扫着身上沾到的雨水,边抬起头往这破烂的山神庙扫了一眼,当看到那倚在一旁闭目养神的绝美人儿时,不由眼睛一亮,惊喜的说着:“哎?美人?咱们又见面了。”

    听到这声音,子情不由睁开了眼睛朝他瞥了一眼,见来人竟然是那个在酒楼里喝得一塌糊涂的年轻男子,此时的他,没有了那时的醉意,一身的爽朗,微勾着的嘴角带着一丝的邪肆,那双深邃的目光此时正落在她的身上。

    瞥了他一眼后便淡淡的收回目光,不与理会,这人一看就知道是不简单的,还是少招惹为妙。然,她是不打算招惹他,不过他却似乎对她很感兴趣似的,竟然大步一跨来到她的面前,也在她的身边盘膝坐下。

    “美人,你叫什么名字?”君邪宇嘴角微勾,邪邪的看着她,没想到这么有缘,竟然会在这里又遇见她了。见她对他不理不睬,他又自顾自的说:“美人,你要去哪里?我们一起结个伴同行如何?两个人一起的话路上也可以聊聊天,才不会无聊,你说是不是?”

    “美人,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觉得我太过英俊迷人了,见了我你说不出话来?”君邪宇自恋的说着,俊朗的脸上带着邪肆的魅惑笑意,深邃的目光泛着丝丝流光的落在她的身上。

    “美人,你……”君邪宇又打算开口,谁知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她淡淡的声音打断了。

    “你好吵。”子情不耐烦的说着,瞥了他一眼后又朝外面还在下着的雨天看去,见那天色不见有一丝的明亮,雷鸣声一声大过一声,闪电不时的飞闪着,轰隆的声音不绝于耳,不由微微的拧起了眉头,这雨,要下到什么时候?

    突然间,外面传来的不寻常的气息让她眼中光芒一闪,同时的,她也感觉到身边感觉说个不停人男子似乎气息也微变,变得微冷,杀意似乎在他的身上弥漫而出,见状,她淡淡的朝他看去,问道:“找你的?”听那气息,约莫十几人,而且还都是一流的杀手,是冲着这男子来的?

    “嗯,你先躲一会吧!”君邪宇点了点头,收起了先前那副玩世不恭的态度,多了一抺的认真的站了起来,看向了外面的哗啦啦直下着的大雨,没想到那些人这么快又追上来了,还真的是阴魂不散啊!半敛下的目光中掠过了一丝冰寒的杀意,嘴角邪邪的勾起,既然来了,那就让他把他们送入地狱吧!

    子情只是瞥了一眼,并不言语,那些人是找他的,与她又有何干?她只是一个看客,在一旁看着,最好别动到她头上来,否则她不介意拿那些人来练练手。

    不过眨眼的时间,那股杀意渐渐的靠近了,十几个蒙面的黑衣人手持泛着锋利光芒的利剑踏着风雨而来,咻咻咻的十几道身影立于破庙外面,把这破庙团团住,剑尖斜指地面,杀意弥漫而开,一双双泛着嗜血光芒的眼眸紧盯着那破庙里面的锦衣男子,君邪宇!

    原本手中空无一物的君邪宇,不知何时,从腰间取出了一把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邪邪的睨着外面的那些黑衣人,蕴含着玄气气息的声音懒懒的说:“真不知道你们到底收了多少的好处,竟然这样一路不停的追杀本公子,要不咱们打个商量如何?公子我出三倍的价钱,你们去把那个想杀本公子的那个人给杀了。”

    “杀!”

    为首的那个黑衣人冷眼盯着他,冰凉嗜血的一个杀意从他那蒙面黑布之下而出,杀字一出,周围的杀意顿时一变,变得凌厉而骇人,变得杀机重重,似乎带着不致对方于死地而不休一般。

    子情站了起来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十几名黑衣人像是经过训练的杀手一样,浑身都散发着嗜血的气息,冰冷的目光中不带一丝温度,在他们的眼中,只有着他们要杀的人,那个锦衣男子。听那锦衣男子的话,像是这些人已经不是第一回截杀他了,经够在这些杀手的手中一次次的活命,这个锦衣男子的实力也不简单。

    她站在一旁看着,看着那十几名黑衣人联手对付着那名锦衣男子,而那锦衣男子手中的扇子不知用什么材料制成的,竟然

    能抵挡得住那泻着浓郁玄气的利剑,当锦衣男子手中的扇子与那些利剑碰撞在一起时,竟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铿锵声,点点火花在其中迸射而开,肉眼可见的玄气能量往外荡去,让这小小的破庙弥漫了一股压抑而强大的气息。

    “咻t!”

    凌厉的气流声划过空气,带起一声如利刃般的气流,咻的一声击向了那名锦衣男子,那名锦衣男子飞身在那十几名黑衣人的身边窜动着,手中的那把扇子一拂,扇子的外端竟然成了一把把锋利而尖锐的利刃,咻的一声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猛的袭向那些黑衣人,只见锋利而尖锐的利刃划过那些黑衣人的身体,鲜血顿时飞溅而出,而被击伤的那几名黑衣人迅速的往后一退,手捂住那深可见骨的伤口,很快的,一只手皆染上了腥红的鲜血,见此,那些黑衣人眼中的杀意更甚了!

    君邪宇半眯着掠过杀意的黑瞳,唇角微微的勾起一丝邪肆的笑意,说:“既然想取本公子的命,那可得看看你们有没那个本事了!不过,本公子自下山,这一路来少说也杀了你们七八十个兄弟了,就算是武功再不济,也都被你们这一连环的追杀而训练成一流高手了,你们想取本公子的性命,可得再加把劲才行。”

    听到这话,子情嘴角微抽,这个人真不知他是自信还是自大,虽然实力是不错,不过哪里有人这样激发对方的战斗力的?要是到最后打不过真的挂彩了,那可就有好戏看了。

    “上!”

    为首的那人冷喝一声,手上利剑一转,一个飞身一跃,又往他飞袭而来。子情看着那名黑衣人,似乎,他是这一行人中的为首人,不过她从书中和听蓝无极他们说起,知道这神迹天空有不少的势力为了培训杀手,自小就寻找孤儿培养着,进行杀人淘汰,实力强悍者留着,劣者自然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而这些人只是一颗棋子,没人自我,只有服从命令,因为他们是喂以毒药使其听命于主人的,就算是这十几个黑衣人中,那个男子为首,那也不是他们的首领,充其量也就只是这一行人当中的队长而已。

    见那黑衣人杀意凛冽的而来,君邪宇目光一眯,手中的扇子猛的注入一股玄气,蓦然从手中飞袭而出,在半空中转着圈的朝那些黑衣人袭去,锋利而尖锐的扇子边缘泛着丝丝嗜血的寒光,咻咻咻的声音在空气中划过着,骇人而森寒。

    只见,当他那把夹带着锋利尖刃的扇子飞袭而出,除了那名为首的黑衣杀手躲过了之外,其他的人皆被那利刃划伤,有的甚至是利刃划破喉咙,一击毙命!看到这锦衣男子敏捷的身手与稳扎的实力,子情不才唇角微勾,还真有两下子,难怪会说出那样自大的话来,确实,以他的实力,在场的黑衣人中没有一人可以杀得到他!

    为首的那名黑衣杀手眼见自己的人一个个的减少了,目光中的冷意越发的森寒,因在与他交战的同时,身体已经被他手中的那把扇子划伤了不少,然而,他却似乎视那些伤口而不见,目光只盯着那一派轻松的锦衣男子君邪宇!眼中只有着嗜血的杀意!

    杀!主上的命令就是杀了这个人!就算是付出他们的生命也要杀了这个人!

    好冷的眼神,除了杀意别无其他,子情不由多看了那名拼尽全力去攻击锦衣男子的黑衣人一眼,那样的目光,很冷,很嗜血,也很空洞,似乎在他眼中只有着执行命令杀了那个人一般,饶是她见过不少的杀手,也从没见过一个像他这样。

    外面的雨,还一直在下,甚至时不时的打响一记雷鸣声,不过一柱香的时间,那十几名黑衣人已经被锦衣男子杀死了,只剩下那个很冷的黑衣杀手还在与他不死不休的激战着,眼见锦衣男子那锋利的扇子就要一击击中那黑衣杀手的脑门,她目光不由轻轻一闪。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