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76.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章 出手相助
    手腕处所戴的的手镯蓦然一动,一条银丝咻的一声飞袭而出,一把缠上了那名黑衣杀手持剑的手,用力一拉,把他拉向了地面,也正因为她的这一拉,君邪宇那一击足以令他致命的攻击打了个空,没击中目标,他目光微闪,诧异的看向静立在一旁处的子情,而那个黑衣杀手似乎也对她的举动很是错愕,没想到她会救下他,猛的一个回神,便打算飞闪而出离开,不过子情又岂容他就这样走了,当即手中银丝一出,缠住了他的脚,手中运力一扯,他整个人又跌倒在地面上,愤恨的用着一双冰冷的目光盯着子情。

    看到她捉住了那个黑衣杀手,君邪宇收回了飞袭而出的扇子,重新把那扇子别回了腰间,瞥了那被她捉着的黑衣杀手一眼后,这才把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等着她的解释。

    “这个人我要了。”她淡淡的开口说着,瞥了那一旁的君邪宇一眼,朝那名跌倒在地上的黑衣杀手走去。

    君邪宇一挑眉头,说:“美人,我这么个俊男摆在你面前你不理不睬,怎么偏偏看上了这么个杀手了?难道本公子长得比那傢伙差吗?”说着,他不由伸出手轻摸着自己的下巴。

    子情全当没见听他的话似的,走到那名黑衣杀手的面前,而那名黑衣杀手一见她靠近,猛的凝掌劈向她,她侧身一闪的同时,伸手扣住了他攻击她的手,同时脚迅速一踢,直中他的后膝盖处,让他整个人当即跪了下去,把他的手迅速往身后一拧,淡淡的开口问着:“你想死还是想活?”

    “废话少说!要杀便杀!”黑衣杀手冷声喝着,压根不惧死亡,只是心下却对她的身手感到很是惊愕,一个女子,竟然有那样厉害的身手,一出手竟然就让他毫无还手之力,当真是很让人意外。

    君邪宇也走了过来,双手环着胸斜睨着那跪倒在地上的黑衣杀手,一边对旁边的子情说着:“美人,留着他何用?还是杀了好,免绝后患,你要是不想动手,我不介意代劳的。”

    黑衣杀手只是冷冷的盯着他,想要挣扎着站起来,却又让旁边的女人给压制着。

    她只是淡淡的瞥了君邪宇一眼,然后又瞥了那黑衣杀手一眼,不紧不慢的开口说着:“是我在他的刀下救了你,所以,你的命已经是我的了。”声音一落,她一手扯开他脸上的蒙面黑布,一手往他的下巴一抬,另一手的手心微转,一颗药丸顺势弹入他的口中,这才放开了他,收回了缠在他脚上的银丝。

    “美人,你给了什么好东西给他吃?”君邪宇一挑眉,感兴趣的问着,看着那神色错愕脸色微白的冷面杀手,他目光一转,嘴角微勾邪邪的说:“不会又是那什么特制的春药吧?”看来她对药什么的挺在行啊!随时就有一颗药丸在手,还有刚才她的那速度,那速度竟然能在他的玄铁扇击落之前卷走了这名杀手,当真是令人意外,只是,她救了这个杀手,想要干什么?

    “啊!”

    子情没有开口,倒是那跪在地上的那名杀手痛苦的闷哼了一声,双手抱着头的滚落在地上,痛苦的打滚着,不一会,竟然昏死了过去,一动不动的躺在那漏水的地面上。

    “他怎么了?”君邪宇走上前,用脚踢了踢他,却见他没反应,蹲下去往他的鼻息一探,还有气。

    她走上前,蹲在那昏死过去的黑衣杀手面前,伸手脱去了他身上的黑色杀手服,而一旁的君邪宇见状,不禁叫了起来:“美人美人,你不会见他长得有几分美色,打算对他用强吧?这不太好吧?毕竟我也还在这里呢!”

    “闭嘴!”她低斥着,微拧了一下眉头,对他的多话实在是有些受不了。

    被她这么一喝,君邪宇不由撇了撇嘴说:“我也是为了你好,你一个大美人,怎么可以动手去脱男人的裤子什么的呢?这家伙虽然是长得有几分俊朗,但也怎么说也是个杀手,你留着这么个人在身边,可不太安全。”说着,见她根本没有停下的,脱去了那冷面杀手的黑色上衣之后,又脱去了他的裤子,只让他穿着一条白色的长里裤,又见她从她的那个小包袱里取出了一个小瓶,往那家伙胸口处的伤口上洒下,奇迹般的,那些原本正要流血的伤口竟然就那样止住了血。

    “啧啧,美人,你这药效果真不错。”他蹲在旁边看着,这样的药,这白虎大陆上也不多见,没想到她竟然有这等神奇效果的止血药,只是,用这么珍贵的药给这么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治伤?不会太浪费点了么?

    她帮那杀手止了血之后,帮他把伤品包扎了一下,然后坐在一旁休息着,看着外面的雨还在下着,那吹进庙里的风,吹散了里面的血腥味,而那倒得横七八竖的黑衣人尸体,有的在雨水中冲洗着,有的倒在破庙的门口,鲜血被那雨水冲淡,似乎流成血河一般,伴随着雷电交加,那场景咋一看去,还真有几分的吓人。

    “美人,你救这个杀手做什么?”君邪宇好奇的问着,见她把那杀手的黑衣脱掉,又细心的帮他包扎伤口,愣是想不明白她打算做什么。

    “让他当我的护卫。”她淡淡的说着,目光落在外面的的雨水中。

    听到这话,君邪宇一挑眉,说:“美人,你不会不知道杀手一般都是不容易驯服的吧?你想让这个杀手当你的护卫?这不是给自己放个危险人物在身边吗?你就不怕他杀意一起,趁你不注意把你给杀了?再说,这个杀手的实力在这十几人当中算是强的,而且瞧他那双冰冷的目光,根本就是一个没人血性的冷血杀手,你想让他当你的护卫?那也得他肯啊!”

    子情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我的事不用你管,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吧!”这些人杀不了他,估计不会善罢甘休,真不知他是得罪了什么人,竟然这一路都被人追杀着,不过他的实力那样出色,那些想杀他的人想得手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君邪宇无所谓的笑了笑,说:“我君邪宇这条命硬得很,不会那么容易就死的。”说着,也找了个地方休息着,一边看着那外面还在下着的雨,一边注意着他们两个。

    约过一柱香的时间,雨水渐渐的小了,而那原本昏迷过去的黑衣杀手,此时也缓缓的醒了过来。只见他微微拧着眉头,一手抬起拍了拍有些疼的头,这才睁开了眼睛,当看到那映入眼底的破庙时,那杀手眼中不禁浮上了一丝的迷茫,他这是在哪?

    “醒了?头可还有不舒服?”坐在一旁的子情开口说着,清幽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你、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那杀手迟疑的问着,看着面前那绝美的女子,只觉脑海里一片的空白,愣是记不起一点事情来。

    “我是你的主子。”

    一旁的君邪宇挑着眉头诧异的看着那名杀手,他竟然忘记了?难道她给他吃的是什么失忆的药?这么厉害?不过,她这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更是厉害,也过这么一会,竟然就被成他的主子了,啧啧,这女人看着一身清冷淡然,却不想这么黑啊!

    “主子?”杀手有些错愕的看着她,问:“那我怎么一点也记不起来了?”他脑海里根本没有一点印象,她怎么就说是他的主子了?

    “你失忆了。”子情淡淡的说着,瞥了那一旁嘴角微抽的君邪宇一眼。

    君邪宇看到她朝他扫来的目光,当即说道:“是啊!她是你主子,你看,她从这些人的手中救下了你,而你也答应成为她的护卫,也正因为这样,她给你吃了失忆的药丸,让你忘记过去。”他也跟着胡扯着,说得像模像样的。

    那杀手有些微怔,似乎还没从这里面反映过来,不过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好,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问,:“主子,那属下叫什么名字?”脑海里一片的空白,连名字都不记得了。

    闻言,她看了看他,想了一下后才淡淡的说:“夜寒,以后你就叫夜寒吧!”见外面的雨停了,她便说:“雨停了,我们走吧!”

    “是。”夜寒应了一声,把衣服穿上,而后看了那一旁的君邪宇一眼,这才跟着他往外面走去。

    君邪宇一见他们往外而去,连忙跟上喊着:“美人,等等我啊!”

    “你跟着我们干什么?”她停下了脚步,微微一拧眉,这个人很麻烦,要是跟着她,估计不知又会出什么事情了,她可不想给自己惹上那些麻烦事。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路上一起做伴而行啊!这样一来才不会无聊。”他厚着脸皮说着,又道:“你不用担心那些麻烦事情的,我不会麻烦到你的,真的,而且那些人派了那么多人出来空手而归,估计也不会再来了。”

    子情瞥了他一眼,想了想便问:“你常在白虎大陆上走动吗?最近可有听说出了什么特别的事情没有?”

    见她没再继续刚才那个话题了,他不由一笑,说:“特别的事情啊?有啊,前阵子不是说那个白虎大陆与玄武大陆交界的那个森林出了什么宝物吗?不少的人都赶去那里瞧着去了,本来我也打算去走走的,不想麻烦事情太多,就没有去了。”

    闻言,她半敛下眼眸,静静的走着,又问:“那人呢?有没听说什么势力之类的出现?”

    “这个倒是没有,因为我了是刚下山没多久的。”他笑说着,瞥了旁边的她一眼,便问:“美人,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和你认识很久了吗?”子情抬眸睨了他一眼说:“不过就是碰巧遇见了两次罢了,好像还谈不上很熟。”说着,看着前面那被雨水淋过的山道,走起来脚下湿渌渌的,感觉很不舒服。

    “再怎么说我们也算得上是有缘啊!再说,我都把名字名字告诉你了,礼尚往来,你也很应该把名字告诉我啊!”

    子情走着她自己的路,像是没听见他在旁边说个不停似的,而夜寒则跟在她的身后,不时的打量着她,说她是他的主子,怎么看,都似乎有些不太像,总感觉怪怪的,却说不上来那是什么。

    沿着山道一直走,清风夹带着雨水的气息扑面而来,那空气中弥漫着的淡淡青草香,让人感觉很是舒服,像身处大自然中一样,在这夹带着青草香和雨水气息的清新空气中,整个人身心都放松了下来,走了好久也不见城镇,眼见天色渐渐的暗下来,她便对跟在身后的夜寒说:“今晚我们在树下休息吧!你去附近找些树枝,生个火堆烘烘。”

    “是。”夜寒应了一声,这才去周围捡些树枝。

    看着夜寒那一路上都是冷冰着的脸,君邪宇不由开口说:“我说美人,你看,他就算是失忆了也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真不知道你怎么就让这么一块冰块跟着你。”说着,便也在旁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子情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并不言语。

    天色暗下来时,夜寒捡了树枝回来,在树下生起了火,热气一烘,在这夜色中不由多了一丝的暖和,子情从包袱里拿出了干粮,递给了夜寒一些,瞥了那旁边的君邪宇,也拿了一些给他,然后自己才拿出一小块吃着。

    “呵呵,多谢美人赏我一块干粮吃。”君邪宇笑得开心,也跟着拿起干粮就咬了一口,虽然没有大鱼大肉的好吃,但是在这肚子饿的时间,却是觉得这硬磞磞的东西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主子,我去打些水回来。”夜寒说着,起身往先前捡树枝时看到的溪边走去。

    “美人,虽然这块冰冷是冷了点,不过还是有点用的。”君邪宇把干粮吃了,舒服的往后面一靠,翘起了二郎腿,双手垫在了脑袋后面。

    闻言,她淡淡的朝她扫了一眼,说:“他是有名字的,不要冰块冰块的叫。”说着,咬了一口手中的干粮,看着面前的树枝燃烧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君邪宇撇了撇嘴,把目光落在别处,黑瞳的深处浮现着一抺的深思,似乎也在思考着什么事情一样。

    “铿锵!”

    突然间,一声细弱的铿锵声传入了他们两人的耳中,两人同时回过神,看向了那发出声音的声音,听着那声音,似乎离这里还有一小段距离,子情站起身,因为没见夜寒回来,打算去看看,不想刚站起来,就见夜寒一身黑衣的在夜色中快步走来。

    “主子,前面有两批人在打斗。”夜寒走了过来,把手囊递给了她。

    “什么人在打斗?我们去看看吧!”君邪宇说着,不等他们两人反应过来,便运起了玄气,悄悄的往那前面而去。

    见状,子情顿了一下,便说:“我们也去看看吧!”说着,往前面走去。

    而在那不远处的山坡下,夜色中,约上百名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围着中间的三十几名玄色劲装的男子,那上百名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约四五十人与那三十几人在战斗着,剩下的四五十人则手持弓箭瞄准着中间的那些人,不过因为两批人正在激烈,那些弓箭手并没有射出手中的利箭,只是保持着他们射击的姿势,一声声刀剑相碰的铿锵声在这夜色中显得格外的清晰,在那两批人激战的周围,浓郁的玄气气息弥漫而开。

    站在山道上看着的子情三人,因在夜色中和与那下方相隔还有段距离,所以底下那些一心放在战斗中的人并没有发现他们,因此,几人也在上面静静的观看着,甚至旁边的君邪宇更是摸着下巴时不时的点评两句。

    “嗯,那些玄色衣服的男子实力不错,身法变换极快,出剑快而又准,招招带着杀机,利剑一出,势必夺人性命,反观那些穿黑衣的人,人数虽然占于多数,不过实力与之相比却是逊色不少,虽然是杀机腾腾,却无法伤到那些玄衣男子分毫,此战持续下去,一定会是玄衣男子胜出,这等稳扎实打的实力与敏捷的身手,真不愧为白虎大陆第一佣兵团。”

    “你说他们就是那血狼佣兵团?”子情微讶的看向一旁的君邪宇。

    君邪宇点了点头,说:“不错,人数正好三十六,个个都是好手,除了那被誉为白虎大陆第一佣兵团的血狼之外,还能有谁?”

    闻言,子情这才把目光落在了那底下的那些玄衣男子的身上,大概的点了一下,确实是三十六人无疑,没想到这个君邪宇竟然随便一看就看出了他们的身份,她心下不由稍微对他有些改观,原本看他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没想到实力不错之余,观察力也很强。

    “唉!不过他们若是真能赢了那百来人,估计也会有一大半的成员受伤,毕竟那些弓箭手可都在那里盯着他们。”君邪宇不紧不慢的说着,一副看戏的姿态蹲坐在那草地上,一手托着下巴,看着底下的那两批人在激战。

    底下的铿锵声,不断的传出,杀意弥漫而开,空气中,随着夜风的拂过,就连他们在这上边也闻到了那股浓浓的血腥味道,不多时,只见那原本与血狼成员激战的那些黑衣成员已经全部倒在地上,而那些围在外面的的弓箭手则瞄准着他们,从他们当中走出了一名汉子,那汉子夹带着玄气的声音传出,连他们在这上方也听得到。

    “血狼!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劝你们乖乖的投于残王的麾下,只有这样,你们才能有活命的机会,否则,今夜就是你们的死期!”

    “哼!想要我们血狼臣服?那是不可能的!”其中的一名血狼成员冷声一哼,丝毫不妥协,面对生死,他们依然挺直着腰杆,抬起了胸膛!

    “对!想我我们血狼臣服,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异口同声的喝着,一个个身上都因激战而沾满了鲜血,有的是敌人的,有的是他们的,面对此时被四五十名弓箭手包围着,他们依旧一身豪气万千,一个个中气十足,一个个抬头挺胸,一个个战意凛冽!

    “你们应该知道,若是你们不臣服,残王绝对不会容许你们活在白虎大陆上!这是给你们最后的一次机会,你们却不懂得珍惜,好,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只有执行残王最后的命令,杀无赦!放箭!”

    那人一声令下,抬手一挥,围着血狼佣兵团的那四五十名弓箭手咻的一声手中的箭如雨点般飞射而出,夹带着凌厉的气息咻咻咻的射向了被他们围在中间的那三十六人。

    “大家小心!”血狼成员沉声一喝,一个个以剑抵挡着那如雨点般浓密的利箭,他们手中的利剑有的把那些箭击了出去,有的把那些箭砍成两截,有的以剑气迸射而出,诛杀那射箭的人,也有的在那乱箭之中被射中闷哼一声,在紧急关头,不少的成员唤出了他们的幻兽,打算对那些人进行诛杀,然,他们唤出了幻兽,那些黑衣人同样的不落于后,一只只的幻兽被唤了出来,一时间,幻兽低吼的声音一声声的在这夜间震响,高低不一的传入山坡上子情他们的耳中。

    “这血狼倒不失为铁铮铮的汉子,三十六人同心,这样的团队已经不常见了。”子情淡淡的说着,目光却是注意着底下的那一幕,若是这三十六人就这样死了大半,倒也是可惜。

    “正因为这样,那个残王才会想要收服他们,他们的雄厚的实力是一回事,那一致的团结精神才更为让人敬佩,不过,像他们这样实力雄厚的团队,没有雄厚的势力可以倚靠,谁见了都会想要收服了他们,让他们成为其部下,要知道,他们可是一支培养也培养不出的团队。”君邪宇懒懒的说着,瞥见下面有不少的血狼成员已经被箭所伤,不由摇了摇头说:“啧啧,看来他们三十六人也撑不了多久了,那些箭,应该也是带毒的,看已经有不少的的失去了战斗力了。”

    闻言,子情看着底下的那一幕,唇角微微的勾起,眼中闪过了一丝莫名的幽光,淡淡的对身边的静立着的人说:“夜寒,我们去走走吧!”说着,提起轻功往下掠去,而跟在她身边的夜寒听到她的话,那双没有波动的冷漠目光微微一动,便也提气跟在她的身后,往底下掠去。

    “美人,你想干什么?等等我啊!”没想到她说走就走,君邪宇连忙起身追上前去,看着前面的那抺白色的飘逸身影,深邃的目光中掠过一丝笑意。

    当他们三人突然出现在充满着杀气的战场周围时,双方的人员皆是一怔,原本对着那血狼成员射箭的黑衣人停下了手,防备的看着那突然出现的三人,黑衣人中为首的一人阴鸷着声音冷声喝着:“你们是什么人!速速离开,否则,别怪我们对你们不客气!”

    不远处,那忻兽在厮杀着,各自使出自己的绝招,轰隆的声音伴随着凄厉的哀嚎声不断的传入众人的耳中。一身白衣的子情不紧不慢的走上前,在离他们三米之外的地方停下了脚步,瞥了那三十六名血狼成员一眼,见其中有的嘴唇发紫,隐隐有中毒的迹象,想必若非他们玄气雄厚,当那毒入体时,估计也就没命了,根本无法支撑到现在。

    “哦?不知你想对我们怎么不客气法呢?”子情的声音淡淡的传出,带着几分的漫不经心,又带着几分的傲然,清幽的目光从那三十六名成员的身上移开,落在了那名说话的汉子身上。

    “找死!”那汉子岂容被一名女子这般挑衅着,当即怒喝一声,一把拔出腰间的利剑,挥剑而出,当夹带着玄气气息的剑气朝子情袭去之时,原本站在子情身后的夜寒瞬间飞闪而出,手中利剑一挑,一把挑开了那名汉子手中的剑,凌厉的剑罡之气从那剑尖之处迸射而出,只是一招,便击杀了那名汉子,也在那名汉子双目暴睁僵硬着身体往后倒去之时,他的那只在战斗中的幻兽,也跟着咻的一声化为一道精光消失在空气中。

    主人一死,幻兽自然也跟着灭亡了。

    看到这一幕,那些黑衣劲装的汉子们不由一惊,重新审视着面前的三人,却见除了那一剑击杀了他们的人的那名黑衣男子身上有着掩不住的杀气之外,另外的两人却是看不出他们的气息,但却正因为如此,都对他们起了防备之心,不敢心生轻视之意,在道上走的人,都清楚的知道,越是厉害的人,越是深不可测!

    同样的,三十六名血狼成员看到他们三人竟然是帮他们的,眼中皆闪过错愕之色,因为他们都不认识他们几人,素未谋面,他们为何要出手相助?当下,三十六人相视了一眼,其中一人开口沉声说着:“几位,这些人是残王的人,我们与你们素不相识,你们还是不要插手这事的好,若不然定会因此而惹来杀身之祸。”

    “把他们都杀了,谁还会知道这事?”子情漫不经心的声音一出,清幽的目光中寒意一闪,在他们因她带着杀意的话而怔愣的瞬间,已经见她快如鬼魅般的白色身影一闪而出,寒光闪动之余,只见一声声的惨叫声在众人错愕中响起,那极快的身法,如同闪电,快得令人捕捉不到,更别说想要去躲开她致命的攻击了。

    夜寒一见她出手了,那闪电般的身法与凌厉的攻击让他冷漠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讶,本以为他的主子没什么本事,却不想竟然这么厉害,一出手就是取人性命于无形,那样极快的身法竟然是他都比不上的,当下,黑色的身影也随着一闪,手中注入玄气气息的利剑猛的朝那些身着黑色劲装的人而去,不用任何理由,主子做的事,他照做就是了。

    一旁的君邪宇则在众人错愕间,深邃的目光朝地上倒下的那些人看去,只见他们的事致命伤竟然是脖子上的一条红红的血痕,他在破庙里见过,她身上似乎有那么一条银丝,不想那么一条细细的银丝在此时也能成为这样骇人的杀人武器,他当真是开了眼界了,虽然知道她的实力应该不低,不过看到她这快如闪电的利落身法,心下还是难免惊讶一番,甚至在暗中思量着,若是与她较量,谁会更胜一筹呢?

    想归想,他却也没有落下,取出了腰间别着的扇子,锦衣一拂,也跟着往黑衣人袭去,一边笑喊着:“美人美人,不用怕,我来帮你!”带笑的声音,俊脸上带着轻佻的笑意,然而那深邃的目光中此时却是蕴含着嗜血的杀意,紧盯着那些黑色劲装的人,一出手,势必取人性命!

    因他们三人的加入,血狼成员也迅速的从怔忡中回过神来,一肖着受了伤的成员,一些则趁着有他们三人的帮忙和现场的混乱那些人无法放箭而杀出重围,一时间,刀剑相碰所发出的铿锵声,凌厉的剑气划过所扬起的气流声,利剑剌入身体时的惨叫声,一声声的在这夜色中传开,不过眨眼的时间,情势就逆转了过来,那些黑色劲装的汉子节节大败,一个个的倒向地面,随着那些人的死去,他们的幻兽也一只跟着一只的消失在空气之中……

    见情况大致的逆转过来,子情收回了手,转而走向了那些中了毒箭的那些血狼成员的身边,因他们而得救助的血狼成员对她自然是没有抗拒之心,见她走了过来,护着受伤的成员的那些男子皆抱拳向她道谢:“多谢小姐几人出手相助,我血狼成员衷心感激!”

    “我也只是看不过去才出手,把你们中了箭的成员扶过来吧!他们都中毒了,我帮他们看看。”她说着,先蹲下看了一名中了箭的成员的伤口,又把了把脉。

    听到她的话,血狼成员心下大喜,连忙扶着中了箭的同伴过来,担心的说:“小姐,这毒好像很厉害,他们用玄气压着还阻挡不了毒素的弥漫,该当如何是好?”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