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77.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挑衅上门
    “解开他们的衣服,先把他们的毒吸出来。”子情说着,看了那边的君邪宇和夜寒一眼,见他们两人和其他的血狼成员已经把那些黑衣人处理了差不多了,这才收回了目光。

    听到她的话,其他的血狼成员不疑有他,当下迅速的解开中毒成员的衣服,二话不说的便俯身而下,吸出伤口处的毒素吐在一边,直到伤口处的毒吸干净后,子情这才拿出解毒丸让他们服下,对他们说:“他们伤口处的毒被你们吸了出来,而体内的毒也有我的解毒丸化解着,不过最好还是进城让大夫开一些清血去毒的药熬了喝下,体内的毒素才会去得干净。”

    “小姐不仅出手相救,更为我中毒的兄弟解毒,这份恩情,我们血狼记下了,他日若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只要小姐一句话,我们义不容辞!”众名血狼成员沉声说着,看着她的目光尽是敬佩!他们都是道上行走的人,见过了各种各样的人,也曾救过不少的人,不想今日救了他们的,却是这位女子,今日这事若是换成别的,未必就肯出手相助,毕竟那残王可不是一般的劲敌,与他对上了,那必定是九死一生。

    “区区小事,不必放在心上。”她淡淡的说着,目光从他们的身上移开,对那边的夜寒和君邪宇说:“我们走吧!”这里血腥味过重,又是夜晚,很容易引来野兽,而他们想必不用她说,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

    “是!”夜寒应了一声,收起了剑,来到她的身边,恭敬的站着。

    “美人等等我啊c歹我刚才也出了不少力,你怎么还对我不理不睬呢?”君邪宇边喊着,瞥了那些血狼成员一眼后,也快步的跟上她。

    见他们三人都走了,血狼成员也扶起了受伤的成员离开了这个充满血腥味的地方,随着他们众人的离开,周围又渐渐的恢复了平静,只是那横七八竖的尸体却倒了一地,在昭告着这里先前激烈的厮杀和不平静……

    几日后人来人往的大街上

    “君邪宇,你不是说你刚下山吗?不用回家?”已经被某人跟了几天的子情,不禁有些不耐烦了,这几天他一直跟在她的身边,说白了就是那自来熟的人,一点也不生份。

    只见君邪宇一身锦衣华服,墨发高束,俊朗的面容带着邪肆的笑容,手里晃着他那把可以充当武器又可以扇风的扇子,一手负在身后,瞥了身边绝美的女子一眼,嘴角微勾,不紧不慢的说:“子情,再怎么说我们这几天也一直朝夕相处着,一起吃一起睡的,你怎么就总时想赶我走呢?你不会舍不得我,我可舍不得离开你,所以我决定了,目前就先不回家了,你去哪我就跟着你去哪!”

    跟在子情身后的夜寒,听到这话,不由冷冷的朝他瞥了一眼,见自家主子没有开口,他这才把目光移向别处,直接无视了君邪宇。这几日的相处,他已经渐渐的习惯这君邪宇口中所说出来的话,听着像是开玩笑着,但是男人的直觉,他觉得这个君邪宇对他家主子存着别样的心思,不过他家主子到底心里在想什么,却是无人得知,他有时总见她独自一人静静的看着天空,像是在想着什么人,不过却不敢问出声,毕竟他只是她的下属。

    子情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似的,目光落在前面的茶楼上,对他们说:“我们去前面喝杯茶吧!”这几天她不断的在打听着她爹爹他们的消息,但是却什么也没打听到,难道她爹爹和辰他们不在这白虎大陆?

    见她又再度的无视他的话,君邪宇深邃的目光中掠过一丝莫名的幽光,快得令人无法察觉,看着她往前面茶楼走去,瞬间又恢复了平时的悠哉邪肆,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扇子跟在她的身边。

    “小二,上茶!”君邪宇唤着,收起折扇放在一边。

    子情见身边的夜寒静立在身后,便对他说:“夜寒,坐吧!”虽然说是她的护卫,不过她不怎么拘束于主仆之间的规距。

    “是。”夜寒点点头,便也在桌边坐下。

    看着一身散发着冰冷气息与杀气的夜寒,子情清幽的目光轻轻一闪,他虽然是失去了记忆,但是那由内透出的杀气与冰冷却是无法除去的,普通的百姓见了也许没察觉出什么,不过一般稍有眼力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个在刀口上行走的人,也许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这一路走来,麻烦少了不少。

    而在这时,刚坐下的几人则被地茶楼处闲聊的话题给吸引了,尤其是君邪宇,身上的气息似乎在一瞬间变了,变得很是骇人,与那平日里的闲散公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察觉他的异样,子情和夜寒自然也多留心了那些人所说的话题,心下也在暗自思量着。

    “你们听说了吗?君家好像最近在搞什么内讧,好像是底下的人要反了君老爷子,那君家可是白虎大陆的第一大世家,这家族大了,事也自然多了,不过那底下的人敢以下犯上,那胆子还真是不小啊!”

    “那君老爷子好端端的坐镇君家,底下的那些人怎么可能会造反?你不会听错了吧?这从哪里传出来的消息?我们怎么没听说过?”另一人似乎不太相信,毕竟那君家可是一大家族,怎么会闹出这事来了?

    “那是你们消息不灵通,你们不知道吧!君老爷子前阵子身体就一直不太好,不过最近似乎又加重了,请了很多大夫都没有用,君家家族那么大,君老爷子又娶了那么多房夫人,儿子好几个,现在一趁君老爷子病倒了,一个个都争着在这个时候接管君家的事务,那君家家族生意那么大,君老爷子的几个儿子又一人打理着一些,现在主心骨倒下了,不乱起来才怪。”

    听到这话,君邪宇的目光微闪,他半敛下眼眸,端起了茶轻抿了一口,像是在想着什么事情似的,神色中少了平时的随意,多了几分的阴鸷,身上那有意无意间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子情和夜寒心下很是诧异。

    “不是听说君家大公子十年前拜了神秘人为师吗?这么多年了,估计也应该学成归来了吧?那大公子是君家的长子嫡孙,如果他回来了,那君老爷子的另外几个儿子估计就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你也会说要是那君家大公子回来了另外的那几个公子就掀不起风浪,连我们都想得到的事情,你以为他们想不到啊?我估计啊,那大公子要么就是学艺不成不敢下山,要么就是已经下山了,不过下山看来也麻烦,大家族里面,最少不了的就是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了,谁知道那大公子有没命活着回到君家啊!”

    “回去看看吧!”子情淡淡的说着,也端起茶轻抿了一口,她神态淡然,举止优雅,一举一动皆散发出一股自然而然的美感,令人见之无法移得开眼。

    茶楼中,不少的男子都有意无意的把惊艳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不过却因惧于她身边的两名男子而不敢上前搭讪,那两个男子,一个锦衣华服,神态随意而悠哉,看似纨绔子弟,但那一身令人不敢忽视的气势却是难掩,而另一个一身黑色劲装,面无表情,浑身散发着冰冷的寒意,只是一看,就令人心生惧意,这两人怎么看都不像一般的人,普通人又怎么敢随意上前搭讪,要知道,美色固然令人垂涎,但是生命更是可贵。

    闻言,君邪宇抬眸瞥了她一眼,又半敛下了目光,并不言语,只是把玩着手中的杯子,似乎在想着什么时候。半响,他才开口说:“那里的一切,都是与我无关的。”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的冷意,似乎还有着恨意,也正是这份冷意与恨意,让子情的目光微微一闪。

    子情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半敛下了眼眸,每个人都有着不为人知的往事,看他的样子和听他的语气,似乎对君家很没好感,而他这一路所遇到的追杀,看来都是与君家脱不了关系,只是没想到,同是君家人,竟然也会弄得自相残杀,换做是她,想必也会心凉吧!

    虽然她小时候是吃了不少苦,但却也是极其幸运的,至少,她的亲人都还活着,而且都非常的疼爱她,她不止有至亲的亲人,还有推心置腹的知己朋友,更有着生死相随的心爱之人,想到他们,她目光不由一柔,不知他们现在可好?他们可是像她一样,也在寻找着她呢?

    与此同时,远在玄武大陆的冷绝辰他们,也在不停的打听着子情的消息,只是却没有听到有关于她的一点消息,在这强者林立处处充斥着危机的神迹天空,他们想要在其中站稳脚步建立势力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过好在他们的实力皆是不弱,自遇到的对手,大多数都是能够应付的。

    在玄武大陆已经有好些日子的冷绝辰他们,经过商量,他们打算在这玄武大陆这个赤城落脚,这里虽然不是玄武大陆最大的一个城镇,却是最繁华的一个城镇,选在这里落脚是因为这里来来往往的人多,无论是商人,还是佣兵团什么的,或者是流浪汉,大多数的都会经过这里,在这里落角,他们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可以打听到从各处而来的消息,而选在这里落脚。

    在这赤城里买了一座院落,以墨府而居,而霍逸他们不时的在城中走动,寻找可以冷势力的机会,一边更是打探子情的消息,还有雪柔的二哥,龙铭哲的消息。

    这一天,正在他们一行人在墨府里商量着事情时,却见追风快步而来,进了大厅,来到冷绝辰的面前:“主子,外面来了一帮人,把我们府上全围住了。”

    “是什么人?”冷绝辰问着,一边端着茶,不紧不慢的抿了一口。

    墨成轩和霍逸他们一众的人也都看向了追风,他们刚在这赤城落脚,怎么会有人找上门来?

    “他们说是赤城的龙头,赤城城主的的人,说什么我们在这里落地生根,必须上缴什么孝敬费。”追风说着,心下有一团火在烧,想他们在古武大陆哪个敢这样欺上门来?没想到来到这神迹天空,才在这玄武大陆落脚,一个小小的城主也敢把主意打到他们的头上来了,若不是主子还没发话,他早就跟他们干起来了!

    “孝敬费?”霍逸勾起唇角,妖孽般的容颜带着似笑非笑的笑意,媚人的桃花眼半眯,伸手把垂落在身前的墨发往后一拨,说:“那就让我去孝敬孝敬他们吧!”

    “我们不是正想着弄点大阵势出来吗?既然这个什么城主自己送上门来,干脆就把他的城主之位给夺了过来。”白云飞也笑笑的说着。

    “好主意!”凤歌一拍手,站了起来说:“这样一来,我们的名声一扬,子情也能知道我们就在这里。”

    “嘻嘻,好!我们就把那个城主的城主之位给抢过来!”洛菁宁也兴奋的站了起来,想到可以活动活动手脚,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净是灵动的神采。

    见他们一个个都斗志昂扬,墨成轩笑了笑了,看向了一旁的冷绝辰,问:“辰,你怎么看?”

    冷绝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低沉的声音带着性感的磁性,不紧不慢的说:“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机会,我们把这赤城占领了,用来扩大势力是极好的,既然他自己送上门来,那就把赤城的城主之位给夺过来吧!在这神迹天空,实力决定一切,武力解决得了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了。”

    “既然如此,那走吧!我们去会会他们!”洛少翔也站了起来,都说神迹天空强者林立,他还真想会会这玄武大陆的人,看看他们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走!我们就去会会他们!”墨成轩站了起来,带着他们一行人大步的往外走去。来到这里还没多久,他们也就原先的那些人,虽然他们现在人数并不多,但是,个个都是实力一流的好手,而且还有火龙和扬两只上古神兽在,一般的人根本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墨府门外,此时围了约上百名的护卫,一个个腰间带刀,神态傲慢,为首的两名汉子双手叉着腰,挺起胸膛抬高下巴,一脸的傲慢神态,看着那紧闭着的墨府大门,两名汉子中的其中一人沉声的一喝:“都死到哪里去了?还不快给老子滚出来!再不出现,老子就让人拆了这破鬼墨府的招牌!”

    夹带着玄气气息的声音一出,顿时在周围传开,这赤城本就是一热闹繁华的城镇,看见这城主的人围着墨府这院子摆出了这么大的阵势,一个个都好奇的围在周围看着,不少百姓窃窃私语的对那些人指指点点,他们这赤城的百姓,在这赤城城主的淫威之下,一个个都敢怒不敢言,作为玄武大陆最繁华的一个城镇,百姓们在这里生活却也不容易,除了每个月要上缴的费用之外,时不时的城主的那些什么亲信,还要上他们那里拿东西,但是碍于赤城城主的强悍实力,根本没人敢说什么。

    附近的几个城镇都各有城主,每个城里面都有着一些富贵家族,不过要论富贵家族最大的,还要数这赤城,这赤城的人口约十几万,其中的富贵家族占了大部份,这也是为何比起那些人口有二三十万的大城镇,这赤城却能这么繁荣的原因。

    “哦?是吗?就凭你也有这本事?”

    一道邪魅的声音在这时传了出来,当众人朝那声音之处看去时,跃入眼底的就是那一身张扬的红衣,只见一名妖孽般的男子大步走了出来,邪魅中散发着惑人的气息,那双半眯着的桃花眼一扫,附近围观着的不少年轻的女子们都眼冒红星,一个个的目光紧落在那妖孽般俊美的男子身上,带着惊艳的声音也不时的在人群中响起。

    “哇c俊的男人,那双桃花眼让人见了三魂都不见七魄了。”

    “这墨府到底是从哪里搬来的?怎么里面会住着这么俊美的男子?”

    “是啊!赤城里好久没见过这样出色的男子了,我从还见过哪一个男子穿红衣穿得像他这么有味道的,真俊。”

    “你们快看,那后面还有!哇c多美男!”

    这时,另一个惊呼声响起,又再一次的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听到了那话,众人纷纷朝那红衣男子的身后看去,果真看到一个个出色的年轻男子,而在这小美的男子当中,竟然也有着风情不一的美艳女子,这一看,不少的女子眼中浮上了妒忌的神色,妒忌那些女子的美,妒忌那些女子竟然能与那婿色的男子一起。

    而周围的中年汉子们,年轻男子们,看到那一个个风情不一的美丽女子时,眼中皆是惊艳之色,一个个的目光都落在她们的身上打量着,同时也很是好奇,这墨府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出来的人男的俊女的俏?

    那百来名护卫以及为首的两名汉子听到霍逸的话后,正打算怒喝他,不料看到他身后走出的那一个个美丽而性感的女子,一时间眼中浮上了惊艳的神色,盯着她们玲珑有致的身段,咽了咽口水,心下升起了淫邪的念头,打算把这墨府的人给捉起来,把那些性感迷人的女子都给带回去。

    “还以为是什么人呢!原来是两只死肥猪啊!”一身火红劲装的凤歌睨了为首那两个一脸猪哥模样的汉子一眼,嘲讽的声音就从红唇中而出。

    而听到她那毫不留情的话语,周围的不少人皆掩着嘴偷笑着,那两个汉子体形肥胖,那大肚腩像是怀了五个月身孕的孕妇一样,又吃得肥头大耳的,还真跟猪没什么两样,不过这样的话,普通人却是不敢当着他们的面说出来的,没想到这个性感的美艳女子一出口就是直击要害的话。

    被一个美艳女子这样说,那两个汉子当即怒了起来,怒声大骂着:“臭婊子,你找死!”说着,拔出腰间大刀,大步往前一跨,扬起锋利的大刀,一刀飞劈而下!

    看着那把锋利的大刀在半空泛过一股嗜血的寒光,周围的不少人惊呼着以手遮住眼睛,不敢看那即将出现的血腥一幕,在场的不少人都只是普通的百姓,百姓们不敢看,而一些有些武功底子的人,则是感兴趣的看着,因为他们看那些人似乎都不是普通人,若没两下子,岂敢挑衅赤城城主的人?

    “嘴巴真脏!”凤歌冷哼一声,美目中泛过一丝寒光,看着那把大刀朝她劈下,她蓦然抬起一脚踢向那汉子持刀的手腕,夹带着玄气气息的一脚一踢出,只听咔嚓的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瞬间响起,传入周围众人的耳中,惊得众人皆是一怔,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名性感美艳的女子。

    只见,凤歌那夹带着暗劲的一脚踢断了那人的手腕骨之后,猛的一旋身,狠狠的踹向了那名汉子的下巴,一口鲜血伴随着被踹掉的几颗牙齿从他的口中飞喷而出,而那汉子的整个人也因这一脚的力道而猛的往地面上扑去,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与此同时,凤歌身体一旋,穿着红色靴子的脚便重重的踩上地上那名汉子的大肚腩,这一连窜的动作,皆在一瞬间完成,快得令人措手不及。

    “这么没用也敢上门来收什么孝敬费?真是找死!”洛菁宁上前,也跟着一脚重重的踩向那名躺在地上的汉子。

    “噗!”

    被洛菁宁这么一踩,那汉子不由的又喷出了一口鲜血,五脏六腑像是痛成一团,一张脸都揪了起来。

    “你们、你们快放开他!”另一名汉子见到这一幕,心下不由一惊,单单一名女子就有这样的身手,那那些没出手的男子呢?这什么墨府的,到底是打哪里来的人?怎么这么能打?心下虽惊,却又不愿失了气势,当下大喝着:“你们、你们知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可是赤城城主的人,识相的快放了他,要不然有你们好、好受的!”

    “什么?你们是赤城城主身边养的狗啊?难怪这么会狗仗人势。”红衣撇了撇嘴,一轻轻蔑的睨了他们一眼。

    紫衣扬起了下巴,双手叉着腰睨着他们说:“别说你们只是那什么赤城城主身边的狗,就是赤城城主来了,我们照样不怕他!”

    看着她们两人,雪衣和青衣只是站在一旁淡笑着,而其他的人则一副看好戏般的看着那些人,白云飞和洛少翔扫了一眼周围的那把墨府团团围住的护卫,两人打了个眼角,瞬间飞掠而出,而追风见他们动起手来,但也拔出了腰间的剑,咻的一声飞掠而去,往那肖卫而去。

    那百来名护卫也不过都是实力一般的人,与普能百姓相比,他们确实是很强,但是与他们相比,却是怎么也比不上的,随着他们的动手,场面变得有徐乱起来,刀剑相碰的铿锵声传出,惊得周围的百姓们纷纷往后退去,生怕被无辜波及。

    “铿锵!咻!啊……”

    “上!都给我上!该死的!把他们都给杀了!”为首的那名汉子大喝着,拔出腰间的佩剑就要冲上前去,却让红衣咻的一声抽出腰间软剑,凌厉的剑花一出,寒光闪过,鲜血飞溅而起,只见那汉子惨叫了一声,喉咙之处被利刃划开,双目暴睁着身体笔直的往后面倒去,瞬间毙命!

    因他们的厮杀,场面变得有徐乱,那肖卫一个个的倒下,浓浓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渐渐的弥漫而开,因这里的动作太大了,那些路过赤城身有武功的人,皆都走过来看看,对于见过世面的,在道上行走的,血腥的场面他们常见,所以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他们好奇的是,是什么人竟然会在这赤城动起手来?跟赤城城主的人较劲?这不是找死吗?

    有他们出手,墨成轩根本不用动手,他负手而立,站在墨府的大门前,身边站着的是青衣和雪衣,自从子情被捉走后,她们几人便紧跟在墨成轩的身边,保护他的安全,而火龙和扬两个家伙,一大早的就出门去玩了,到现在还没回来,连这里被人找麻烦找上门都还不知道。

    “那些人是什么人啊?好厉害!竟然以少少的几个人就把那上百人给杀了?这些人是什么时候来这赤城的?打哪里来的啊?”人群中,不少的围观者见他们的身手一个个都是一绝的,不由心下很是震惊,他们不过只是十来人,却能轻易的把那上百人给杀了,这等实力,真叫人惊讶。

    “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不过听说刚来这赤城落脚没多久,这不,赤城城主的人找上门来要什么费用,双方就打起来了。”

    “哪里来的大胆狂徒!竟然敢在我赤城闹事!”

    在那上百名护卫快被杀光之时,一道夹带着浓厚玄气的阴鸷声音蓦然传来,肉眼可见的玄气气息一出,似波纹一般的在空气中荡开着,顿时震得周围的百姓皆抱头蹲在地上,痛苦的叫喊着。

    感受到那空气中传来的强大威压,墨成轩众人当即朝那声音之处看去,只见不远处,一大队的人马浩浩荡荡的往这边而来,沉稳的脚步声,每走一步皆是整齐而有节奏的,而在中间,八名护卫抬着一张气派十足的从宝座,那金光灿灿的黄金宝座让人一看就知道那是百分百纯金打造的,而走在这宝座前面的,是八名一身劲装的黑衣男子,那狠厉的嗜血气息以及沉稳的脚步,都让墨成轩一行人知道,这八人的实力想必非同一般,而能弄出这么大阵势出场的,那坐在黄金宝座上面的那名汉子,估计就是这赤城的城主无疑了。

    当空气中的那股威压渐渐的散去,周围的百姓那痛苦的感觉缓了一点,连忙都躲得远远的,似乎对他很是敬畏。随着周围百姓的退开,墨府前面空出来的地方也越加的大了,那倒在地上的护卫尸体,那飞溅在地面上的血迹,那弥漫在空气中的浓浓血腥味,都让那坐在黄金宝座上的赤城城主眼中的森寒之意越加的骇人。

    随着气势浩荡的队伍来到那墨府的大门前,他一个挥手,示意停下,坐在黄金宝座上的他阴沉着一张脸冷冷的扫了那前面的一行人一眼,暗暗的打量着,当见他们一个个竟然都是一把好手时,目光微闪了一下,眼底掠过了一抺嗜血的幽光,夹带着强大威压的阴鸷声音也随着从他的口中而出。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在我这赤城闹事?胆敢杀了我的人,你们可知道激怒我的后果!”

    墨成轩负手而立,蕴含着威仪的凌厉目光落在那赤城城主阴沉的脸上,对上了他阴鸷而凶残的目光,毫不逊色于他的威严声音同样的夹带着雄厚的威压缓缓而出:“我们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宗者,若非你的人欺上门来,岂会落得这般下场!惹怒你的后果,我们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惹怒我们的后果,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夹带着强者气势与蕴含着浓浓威压的声音一传开,顿时叫一众人的心头猛的一颤,那退得远远的百姓们震惊的看着那名一身玄衣华服的中年男子,他负手而立,一身气息内敛,刚毅而俊朗的面容带着久居上位者的威严,厚实的嘴唇微抿着,浑身散发着强者的气势,他抬头挺胸,目光如炬,毫不惧于赤城城主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阴沉气息,赤城城主坐在黄金宝座上,而他负手站在墨府大门前,两人的目光相视着,咋一看去,那负手而立的玄衣男子的气势竟然比起赤城城主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一发现,顿时叫众人心下大惊!

    从那一行人的身手以及其气质来看,就知道不是一般的人,不想当双方的人一对比,那玄衣男子的一行人在气势上竟然是居于上风,丝毫不逊色于那浩荡而来的赤城城主一行人,这样非同一般的一行人,他们竟然是什么人?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