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78.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子情,你得对我负责
    听到墨成轩的话,那赤城城主仰头大笑出声:“哈哈哈!”夹带着雄厚玄气气息的大笑声一出,肉眼可见的玄气在空气中往外荡开,只见他笑声猛的一收,阴鸷的目光中掠过凶残的光芒,带着杀意的声音阴沉沉的从他的口中而出:“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有没那个本事!”狠厉的声音一落下,只见他蓦然双手在黄金宝座上一拍,身体猛的往前飞掠而去。

    凝聚了浑厚玄气的手掌在半空中转动着,白色的玄气气息一划过,空气中的气流似乎也受到影响,气压猛的下沉,压抑的气息令一众的人胸口似压着一块巨石一般,隐隐有着不适,当即,霍逸一个挥手,示意他们往后退去,退离那弥漫着强大威压的空气之下,这才好受了一点。

    而站在他们前面的墨成轩目光一闪,见那赤城城主手中运足了玄气气息的向他击来,他猛的侧身闪过,避开了那一道气流攻击,只听砰的一声,他原本站着的地方被那赤城城主所挥出的气流所击毁,地面蓦然炸开,碎石飞弹而出,一个拳头深的窟窿顿时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墨成轩见状,体内的玄气气息也随着提起,身体弥漫而出的白色玄气气息让那赤城城主心下惊讶了一番,再看他那变幻莫测的诡异身手,顿时不敢大意轻敌,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与之对战着,两人以玄气凝聚着,上半空中交战,又跃到了屋顶上交手,虽然双方都没有拿武器,不过手掌拳头相碰撞击之时所发出的砰砰声,却是让底下观战的人心下紧张着。

    “白云飞,你说墨世伯会赢吗?”洛菁宁拉着拉身边的白云飞紧张的问着,目光却是不曾从那上面的打击中移开。

    听到身边洛菁宁的话,白云飞笑了笑说话“放心吧!他们两个皆是白玄武尊级别的强者,不过墨世伯已经是巅峰级别的了,那个赤城城主赢不了他。”若没两下子,碧落山庄又岂能在古武大陆上有着那样不可撼动的地位?更何况,他还是子情的老爹,他女儿都那么厉害,他又会差到哪里去呢!

    而雪衣青衣紫衣红衣她们虽然知道墨成轩的实力已经是白玄武尊巅峰级另的了,但是却还紧张着,担心着,她们没能保护好小姐,怎么也不能让庄主受伤,要不然她们就愧对小姐了。

    周围的百姓们见墨成轩竟然能与那赤城城主过了那么多招而不落败,不由纷纷称奇,以往有不少的人想挑战赤城城主,打算夺了他城主之位,不过却一直没人能成功,没想到这个穿着玄袍的中年男子竟然有这么好的身手,众人心下不禁期待着,他们这赤城的城主,会不会就在今天换人当了?

    “咻t!砰砰砰……”

    手掌带起的气流声,是那样的凌厉,夹带着强大威压的气流在空气中呼呼而响着,随着两人拳脚的相踢撞而发出蕴含着暗劲的撞击声,两人虽然都是一个品阶的,不过墨成轩却稍占上风,原因是他的武功招式比较诡异,变幻无常极难破解,尤其是他的九连拳更是具备了一定的杀伤力,他每一拳的击出,都是蕴含着强劲的力道,若是一不小心被他的九连拳所伤,必伤入肺腑重创筋脉。

    “砰!”

    猛的一声重重的撞击声传出,只见在屋顶上的赤城城主被墨成轩一拳击退,身上凝聚的玄气气息顿时一消,身体也跟着往后倒退,直到险险摔落屋下时才这站稳了脚步,然而,只见他一手捂住着胸口,一手紧拧着拳头,似乎在强压着体内窜上的巨痛和血气似的。

    “噗!”

    蓦然,他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脸色也因此而有些苍白,原本阴沉沉的气息在这一刻变得越发的阴鸷,凶残如野兽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前面不远处的墨成轩,似乎想扑上前把他撕了个破碎似的。

    墨成轩轻呼出一口气,稳住体内涌动着的玄气气息,目光朝前面的赤城城主看去,夹带着威压的声音缓缓而出:“你不是我的对手,让出赤城城主之位,我可以饶你不死!”

    “哼!休想!”赤城城主冷哼一声,蓦然抽出腰间的软剑,注入玄气气息,当浓郁的玄气气息注入手中的软剑时,原本不怎么起眼的软剑顿时变得锋利无比,那泛着嗜血气息的寒光一闪,顿时叫人心头一惊!

    “想要赤城城主之位?行!杀了我就给你!”声音一落,赤城城主阴鸷的目光中掠过一道幽暗的杀意,持剑飞身而出,手中利剑一转,凌厉的剑气顿时如同弯刀一般的飞袭向墨成轩。

    “那好!我就先杀了你!”墨成轩沉声一喝,同样的抽出腰间的佩剑,迅速的飞跃上前。只见他矫健的身手如同飞豹一般,每一剑的挥出,都蕴含着浓郁而强大的杀伤力,两人的利剑击出一道道如利刃般锋利的剑罡之气,剑气所击中之处,树枝被拦空砍断,墙壁被划出深深的剑痕,屋角被削落一大块,刀剑相碰的声音更是不绝于耳……

    看到那屋上面的两人激烈的战斗,赤城城主所带来的那八名身穿劲装的男子不由相视了一眼,一道光芒在他们的眼中闪过,暗暗的点了点头,其中一人一手微动,目光看着那在屋顶上激战着的两人,最后把狠厉的目光落在一身玄衣的墨成轩身上,手指一动,几枚泛着森寒光芒的暗器咻的几声蓦然飞射而出。

    原本把注意力放在上面的霍逸一行人,并没有察觉到那几枚飞射而出的暗器,所以当看到那快得令人无法阻拦的暗器猛的袭向墨成轩时,他们皆是一惊,霍逸和洛少翔他们更是低咒一声:“该死!”他们竟然大意了!竟然让那些人有机可趁!当即想要出手,却见已经无法阻挡得住那几枚暗器了,不由大喝着:“小心暗器!”

    听到他们的话,墨成轩回头一看,果真见几枚暗器夹带着嗜血的气息向他而来,当即想要避开,却见自己被那赤城城主给拦住了,根本无法闪避,眼见那几枚暗器就要射入身体,他一咬牙,狠狠的蹦了那赤城城主一脚,猛的一个翻身闪开了,然而,就在他闪开了那几枚暗器时,竟然又有好几枚紧跟着射来,正打算以剑挡落时,却见那些暗器皆被打落了,而击落了那些暗器的东西,竟然只是几片叶子,惊诧的朝那叶子射出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冷绝辰从里面慢慢的走了出来。

    远处的百姓们一见那走出来的白袍男子,眼中皆带着惊愕,看到他,就算是男子也不由多看了两眼,原因是这个男子不仅有着刚毅而俊美的容颜,更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的是他那一身的气质,飘渺而绝尘的气息尤若谪仙,然而,他令人无法忽视的强硬气势却又同至尊无上的强者,浑身散发着一股俯睥天下万物的气息,幽深的目光中深沉而不见底,眼中的摄人威压简直令人不敢直视!

    “动手吧9等什么?”冷绝辰瞥了霍逸他们一眼,幽深而带着寒意的目光随后落在了那赤城城主所带来的人身上,眼底,杀意浮现!

    闻言,霍逸朝他扫了一眼,桃花眼半眯,唇角微勾的说:“我可不是听你的号令才动的手,我想杀他们,很久了!”带着笑意的声音一落下,红色的身影一闪,只见寒光伴随着红影飞袭而出,杀气,顿时弥漫而开!

    “咻!”

    “啊……”

    寒剑所及之处,那肖卫一个个的倒下,惨叫声一声盖过一声,随着霍逸的动手,洛少翔他们也笑了笑,说:“谁发号令都无所谓,反正只要把他们都杀了就成了。”说着,唇边的笑意一敛,转而化浓浓的肃杀之气。

    “敢暗算墨世伯,看我怎么灭了你们!”洛菁宁娇喝一声,娇小的身影也随着闪出。而在她身后,凤歌抽出了腰间的弯月刀一抛,性感的红唇一勾,目光落在那八名身着劲装的男子身上:“啧啧,真是浪费了这么一张的俊俏的脸,不过放心,我下手你们一定是不会有痛苦的,绝对是死得很舒服!”

    追风见紫衣也加入战斗中,连忙跟上前去,一众的人只有冷绝辰站在墨府的大门前,观看着面前混乱的战斗,目光不时的扫过那屋顶的两人,见墨成轩稳占上风,这才放下心来。子情的亲人就是他的亲人,子情不在,他就有义务照顾好她的亲人。

    “发生什么事了啊?”、

    在那退得远远的围观百姓中,火龙和扬两个小不点挤了老半天才挤到了前面,两人的脑袋被推来挤去的百姓们夹得紧紧的,身体还在后面,也就只冒出了一个头往前面看着,当看到他们的新家,墨府前面竟然打成了一片时,两人不由眨了眨眼睛,眼底跃上了兴奋的神采。

    “扬扬你快看,前面在打架!”火龙兴奋的叫着,想要挤上前,谁知身体却被挤得紧紧的,想要挤出来都难。

    “我看见了,那些人是什么人啊?怎么跑我们家门口来了?咦?主人的爹爹跟上面那个人在打呢p龙,我们快去帮忙啊!”宴说着,当看到那屋顶上激战着的两人时,顿时就要挤上前去。

    “挤不出怎么办?我被夹住了,他们总是推来推去的,我挤不出来啊!”火龙不禁有朽恼的说着,因为他们两个比较矮小,钻在人群中也就是在他们的脚边挤来挤去的,现在被卡住了,不由左手抱着一条大腿,右手抱着一条大腿,使劲的往两边拉开。

    “谁谁谁啊?抱我的大腿做什么?”一名汉子被抱住了一条大腿,不由诧异的叫了出来,低头往下一看,竟然是一个孝,不禁问道:“孝,你干什么呢?快去别处玩,前面很危险。”说着,把火龙往后面一挤,不让他上前。

    好不容易挤到前面来的火龙被这么一挤,不由生起气来了,只见他嘟起了小嘴,鼓起了粉嫩嫩的小脸,生气的喊着:“都给我让开!再不让开我喷火烧了你们!”

    然而,一个小屁孩的话谁会去在意了?众人的注意力全被前面的打斗吸引去了,有的是根本没听到,有的是听到了不少一回事,反正就是没人理会。见状,火龙真的生气了,也不顾得会不会烧到他们,左脚往一旁大跨一步,让了个八字马,小手往腰间一叉,深吸了一口气,猛的一吹!

    “呼……”

    蓦然,火红的火焰还真的就在百姓当中烧了起来,吓得一众的人四处的乱窜着,纷纷惊叫出声。

    “啊!着火啦着火啦!快救火快救火!”

    “烧死我了……快点救救我啊!”

    原本挤在一起的百姓们,随着这大火的一冒,瞬间散开,有几个被火焰烧到了衣服,一个劲的在地上打滚着,惊呼着,而火龙慢站在那火焰的旁边,摆着那个架势,看着那些被火烧着的人,气哼哼的表示着他的不满。

    扬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走到火龙的身边,见他嘟着小嘴双手叉腰的摆着架势,也不收回那火焰,便邪邪的说:“要是主人知道你烧的是普通的无辜百姓,一定会打你屁屁的。”

    闻言,火龙心下一惊,当即夹紧短短的小腿一跳,小嘴一吸,在众人惊愕与不可思议中把那些人身上的火焰给收了回来,然后讨好的看着扬说:“扬,不要告诉主人我又乱喷火喔!以后我要是有好吃的,通通都给你留一份,好不好?”

    扬一挑眉,看着一脸讨好的他,粉嫩的脸上因先前冒上了火气而红通通的,模样煞是可爱,这才点了点头说:“好吧!看在是你的份上,我就不告诉主人了,走吧!我们去帮主人爹爹的忙。”说着,运起体内的能力,牵着他快步的往前面飞去。

    看着两个孝一个不仅会喷火,还会飞,周围的百姓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因为惊愕,下巴险些掉到了地下去:“那两个孝到底是哪里来的啊?怎么、怎么会飞?怎么可能会飞?还会、还会喷火和吃火,人类的孝,怎么可能会这样?”

    而站在墨府大门前面的冷绝辰,看到火龙和扬两个飞向屋顶时,嘴角不由勾起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暗忖,子情没在她爹爹的身边,不过守护着她爹爹的倒是不少,就连这两只调皮的上古神兽也知道要护短,想到她,心下不禁轻叹一声,她此时会是在哪里呢?

    “敢动我们主人爹爹,我烧死你烧死你t!”火龙来到那赤城城主的身后,小嘴一张,就是一团火焰喷出。

    那赤城城主一边忙着应付墨成轩,谁知会突然跑出两个会飞的孝,正当心下惊愕之际,身后一热,身上的袍子竟然烧了起来,惊得他猛的挥剑一削,把那袍子给削掉了,也正因为回过身的这一瞬间,一道泛着肃杀之意的凌厉剑气蓦然袭来,肩膀上一吃痛,不由倒抽了一口气。

    “嘶啊!”

    “削掉了?再来!”火龙一见自己喷出来的火被他削掉了,没烧到他,当即大喊了一声,小嘴一张,一团火焰瞬间把那赤城城主整个人都给包了起来,火焰的燃烧顿时让那赤城城主惨叫不已。

    “哼!看你这回怎么削!”火龙双手叉着腰,抬高着精致的下巴说着,然后飞快的来到墨成轩的身边,问:“主人爹爹,你受伤了没有?”

    听到火龙的话,墨成轩露出了一丝笑容,手中的剑一个转,反握在身后,说:“没有,没受伤。”说着,便把目光落在那被火焰烧着的赤城城主的身上,看着他在惨叫中摔到了地面,不停的在地面上打滚着,直到,身体的烧焦味传出,惨叫声一声声的低了,到最后,他整个人被火焰吞噬。

    “我们去下面帮忙。”扬说着,拉着火龙便加入下面的战斗,随着那赤城城主被烧死,底下的人不用多久也全被他们歼灭了,当横七八竖的尸体倒了一地时,他们一行人这才收回了手中的武器,扫了那些死去的人一眼,目光落在了墨成轩的身上,杀了那赤城城主,夺了他的城主之位,建立起新的势力,就在这赤城开始!

    墨成轩飞身落在墨府的大门前,看着那周围围着窃窃私语的众名百姓,带着玄气气息的声音这才从他的口中传出:“在这世界,强者为尊,赤城城主之位,能者居之,今日,赤城一战,这赤城城主已死,从今日开始,赤城城主由我,墨成轩担当!我知道赤城的百姓常年受到这前赤城城主的逼压,我墨成轩在此承诺大家,赤城日后在我的带领下,只会越来越好!越来越繁荣!绝不会再出现像以前那样强行收取保护费之类的事情!也希望赤城的百姓们,拥戴着我,让我们一起带领着赤城走向高峰!”

    夹带着玄气气息的威严声音一出,周围的百姓们都从怔愣中回过神来,顿时宾一阵兴奋的欢呼声,一声高过一声的欢呼声带着百姓们打心底涌上来的欣喜,目前,他们不知道这新的赤城城主墨成轩是否能做到像他所说的一样,但是,那打压着他们的前赤城城主死了,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件值得欢呼的事情!

    这一天,玄武大陆的赤城换上了新的城主,这消息一传开,赤城十几万的百姓们欢呼声不断,这一夜,赤城的每一处都传出兴奋的欢呼声……

    然而,远在白虎大陆的子情,却是对那玄武大陆的消息一点也不知道,两地相隔十万八千里,谅算是一城换主,这样的消息也不可能这么快传到这白虎大陆来。

    夜,悄然无声的降临,三月的天,时不时的就下着朦朦细雨,今晚正好是十五,不过却因那朦朦的细雨,天上的月亮看不见,也没有一颗的星星。

    在客栈中落脚的子情,静坐在房里的窗边,看着外面的朦朦细雨,听着外面的雨水滴落的声音,神色有行惚,似乎在想着什么似的,突然间,门外传来了夜寒冷漠的声音。

    “主子,君邪宇似乎有些不对劲。”

    房里的子情听到这话,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站了起来走到门边,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口处的夜寒,淡淡的问:“怎么回事?”

    “君邪宇关在房里,里面却传来摔东西的声音,还有像是痛苦的闷哼声,掌柜的在外面着急却不敢进去。”夜寒冷漠的说着,冰冷的声音尤如初见他时那样,依旧是不带一点情绪。

    闻言,子情微微拧起了眉头,说:“去看看吧!”君邪宇的房间离她的隔有一段距离,不过却在夜寒的旁边,看来是出什么事了,要不然夜寒也不会过来。

    两人往君邪宇的房间走去,远远的就见他的房间外面围满了人,指指点点探头探脑的看着,还有那掌柜的在门外焦急的走来走去,看见他们两人来了,连忙快步走了过来:“小姐,你快看看那位公子是怎么了?他怎么在里面摔东西啊?我这客房里的摆饰什么的,都是上好的物品,他这样摔,里面哪里还能剩下什么啊!”

    “要是摔坏了什么,我们会赔给你的。”子情淡淡的说着,瞥了那围在门外打算看热闹的人一眼,对那掌柜说:“不过还请掌柜的把那些人都请回去。”

    “好好好,我马上就请那型人们回去。”掌柜的一听摔坏的东西他们会赔,当下也就放心了,不再担心着被摔坏的东西,连忙往那门边走去,把那些围着看热闹的人都给请走了。

    子情走到那房门外,听着里面传来的噼里啪啦声,开口问了一声:“君邪宇,你怎么了?”这君邪宇一路上都没像现在这样不正常,怎么会突然间就乱摔东西了?

    “我没、没事,你走开、回去、回去睡你的觉!”里面传来君邪宇断断续续的声音,听那声音,似乎还夹带着痛苦,他似乎在压抑着,不想让她知道什么似的。

    听到他的声音,她伸手推了推门,见是反锁着的,便往一旁退了一步,示意夜寒撞开,夜寒上前一步,一脚踹开了房门,映入眼的,是那一地的狼藉,而那君邪宇则整个人倒在地上,额头渗出了豆粒般大的汗水,手上更因那些碎了一地的花瓶碎片而划伤,鲜血渗出,滴落在地面。

    看到这房里的这一幕,看到这样狼狈的君邪宇,子情不由目光微闪,对一旁的夜寒说:“把他扶起来。”说着,微皱着眉头看着那紧咬着牙关的君邪宇一眼。

    “出去!我叫你们出去!”君邪宇低吼着,不想让她看到他此时的狼狈,他的拳头紧紧的拧在一起,似乎在压制着什么似的,强撑着让自己站起来,就要推他们出去。

    这些天的相处,她见过玩世不恭的他,见过邪肆张狂的他,见过深沉狠厉的他,也见过嬉皮笑脸的他,却没有见过像现在这样的他,看他的样子,像是在忍受着什么,这些天的相处,她看他的身体也没什么不对劲啊!怎么现在会弄成这个模样?

    一旁的夜寒听到子情的话本想上前扶起他,不想他自己倒是站起来了,不过见他要推他们出去,于是冷不防的一出手,一记手刀劈落在他的后颈,让他晕了过去,自己上前一步,接住了倒下前还愤怒的瞪着他的君邪宇,把他扶到了床上,这才退到了一旁。

    “去我房里把我的小药箱拿过来。”她说着,便走上前,坐在床边伸手把向君邪宇的手脉,静静的聆听着,而夜寒则转身走回她的房间。

    半响,她清幽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诧异,收回了手,看着那脸色苍白额头上渗出汗水的君邪宇,心下有些好奇,怎么他的体内有着那样的东西?断肠,那应该算是毒吧!虽不致命,却能叫人生不如死,是谁对他下了这样歹毒的药?看他的样子,似乎这断肠在他的体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主子,药箱拿来了。”夜寒无声的来到她的身后,把手中的小药箱递给她。

    “嗯。”她应了一声,接过夜寒递上来的药箱,打开后从里面取出了她的那一套银针放在床边,看了看君邪宇,便站了起来,对一旁的夜寒说:“你把他的上衣脱了。”

    “是。”

    夜寒应了一声,便上前把他的上衣给脱了,当脱去了他的上衣,君邪宇那布满着伤痕的身体出现在两人的面前时,两人皆是微怔,看着他那因岁月的长久已经无法褪去的伤痕一眼,很是异讶,他的武功并不弱,怎么就弄得这一身的伤?若不是脱去了他的衣服看到这一幕,他们还真不敢相信,像他这样的人也会受这么多有伤,留下这么多无法抺去的伤痕。

    整了整心神,她抽出了一根细细的银针,在手指尖中缓缓的转动着,剌入他的胸前的穴位,当他的身上的几位大穴都扎上银针后,她这才拿出两根扎入他头顶的穴道中,这断肠她现在不知如何解,不过她倒是可以用银针缓去他的痛苦。

    “夜寒,你去休息吧!”她开口说着,少说她也得在这里再坐上两柱香的时间才能取出银针,反正他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

    闻言,夜寒看了她一眼,冷漠的声音依旧不带一丝感情的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对主子的声誉不好,属下留在这里候着,主子若是有什么吩咐,也可让属下去做。”

    子情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这些天他可是一直尽职的当好一个护卫的职责,对她的话从没意议,没想到这会倒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想到这,不由淡淡一笑,说:“我还以为你只会服从命令呢!没想到你也会说出这样的话,那坐吧!不用一直站着。”说着,走到桌面边坐下,打算喝杯茶的,却见桌面上的茶壶什么的都让君邪宇给摔碎了。

    “属下让人再送壶茶水过来。”说着,他转身便往外走去。

    看着他转身往外而去,子情勾起了唇角,跟在她身边些时日,总算是多了一丝人气了,想前阵子就算是失去了记忆,他也是冰冷冷的,一身杀气甚浓,跟原本的冷血杀手没什么分别,会说出意见,是一个好的开始,跟在她身边的人,总得多一丝人气才行。

    次日,清晨,当床上的君邪宇缓缓的醒来之时,猛的惊觉自己的房间里有人,当即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到那坐在桌边背向着他的人时,眼中不禁闪过诧异之色,想到昨晚她和夜寒似乎来过,不过后来他却让夜寒给打晕了,但是打晕了怎么就没感觉到那股生不如死的巨痛了?他深邃的目光中闪过不解,低头往自己身上一看,却见自己上身没穿衣服,因刚坐起来时速度极快,原本盖在他身上的被子滑下,露出了他精硕却布满伤痕的上半身。

    “醒了?”坐在桌边的子情优雅的喝着茶水,吃着桌面上摆着的糕点,并没有回头。

    只要一想,就知道定是她昨晚帮了他,当下,君邪宇目光中闪过一道幽光,嘴角勾起一抺邪肆的笑意,双手撑在床上,斜斜的倚着,任由着精硕的上身露在被子之外,却用着带着一丝委屈的声音说着:“子情,你脱了我的衣服,看了我的身体?从今以后,你得对我负责。”

    闻言,坐在桌边的子情轻抿了一口茶水,不紧不慢的说:“是夜寒脱了你的衣服,而且也是夜寒看了你的身体,你要是想找人负责,我可以叫夜寒对你负责的。”说着,嘴角微微一扬,目光中闪过一丝笑意,对那站在门外的夜寒唤了一声:“夜寒,进来一下。”

    在门外候着的夜寒听到里面两人的谈话,嘴角不由一抽,却还是走了进来,目不斜视的看着一脸悠哉的主子,恭敬的唤了一声:“主子。”然后静立在一旁。

    “夜寒,君邪宇说你脱了他的衣服,看了他的身体,要你负责呢!你怎么看?”子情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静立一旁的夜寒。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