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80.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震撼收服
    “前面打架关他们两什么事了?跑那么快去干什么?”老头低声的呢喃着,睿智的目光一转,一挑眉说:“难道他们也想掺上一份?嗯,老头也去看看。”说着,快步的往前面掠去,不想刚走没几步,回头看了看他的兵器店,没人看店?这样不行的,东西会被偷光的,想了想,当即大喝一声:“阿,给我出来看门!”

    他夹带着浑厚的声音一落下,只见身体里闪出一道精光,一只威猛的纹条老虎顿时出现在那兵器店的让前,蹲坐着那里看着老者飞一般的往前而去,似乎不满的低吼了一声,吓得从兵器店门前经过的百姓尖叫不已。

    “啊!老虎……老虎啊……”

    那威猛的纹条虎王轻蔑的睨了那些尖叫着的人类一眼,懒懒的在门口处趴下睡觉,原本宽阔的店门被它这么一趴在那里,顿时只剩下一条小小的小缝,有了这么一只猛虎趴在那里,此时,又有谁敢往里面走去?

    当子情和夜寒来到那围满了人的场地时,不由放慢了脚步,夜寒走在前面,挤开了围观着的人,让她可以走上前去,当他们两人来到前面的人群中时,看到那一幕,两人眼中皆浮现了诧异之色。

    前面,三十六名血狼成员一个个瘫坐在地上,一个个额头上都渗出了汗水,似乎浑身无力似的,软绵绵的相依着,然而,那夹带着凌厉之色的目光,则是带着愤怒的盯着那带着约百名护卫而来的焰城城主,而那名焰城城主,年约四十左右,一身锦衣华袍,头戴金冠,腰间系着玉带,黑色金龙靴,身边跟着四名身材槐梧的劲装汉子,周围还有约上百名的护卫围住那三十六名血狼成员,此时那焰城城主正双手叉着肥胖的腰,用着无比得意的目光看着那已经毫无反抗之力的三十六名血狼成员。

    “怎么样?给你们个机会,只要你们血狼成员归顺于本城主麾下,本城主向你们保证,不追究你们先前的过错,也原谅你们刚才的无礼,甚至,可以给你们很好的待遇!”那焰城城主微抬着下巴,看着那面前瘫倒在地上的三十六名血狼成员。

    “哼!想让我们归顺于你?你做梦!”其中一名血狼成员冷哼一声,一脸的不屑与鄙夷,连那残王他们都看不上,会看上这个小小的焰城城主?若不是他卑鄙的对他们暗中下药,他们怎么可能会毫无还手之力?若是他们没有中药,就凭他们就想当他们的对手?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听到那血狼成员的话,以及见他们一个个用着那种不屑与鄙夷的目光看着他,焰城城主不由怒火攻心,当即大步上前,抬脚就狠狠的往那名说话的血狼成员踹去,同时怒喝着:“不知好歹的东西!你以为你们是谁说啊?本城主要想收留你们,那是看得起你们!现在白虎大陆谁不知道残王正在对付你们?你以为一般的人就敢收了你们?本城主好声好气的跟你们说,你们倒是蹬鼻子上脸了!”

    “砰!”

    被那蕴含着暗劲的一脚狠狠的踹下来,那名血狼成员整个人往后滚了几个圈,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猛的一口鲜血从喉咙处涌出,噗的一声喷在地面上,顿时,腥红的鲜血洒落了一地,让一众的血狼成员见了愤怒不已!

    他们每一个都是拥有不俗实力的人,本身就有一身傲骨,从不行强势力低头,更不会落得这般毫无反抗之力的境地,但是如此,他们竟然因为大意而中了那小人的药,浑身虚软无力连要召唤出幻兽的玄气都提不起,此时看见自己的伙伴被欺,那胸口处的火焰如同火山般猛的涌喷上来,恨不得上前一剑砍杀了那个小人!

    “瞪什么瞪?你们不是很厉害的吗?上来打我啊?上来啊?瞧瞧你们现在这个模样,一个个软趴趴的瘫坐在地上,还什么白虎大陆最强的佣兵团血狼呢!依我看,只不过是一群会吐血的狼!”那焰城城主不停的嘲讽着,一脸倨傲的看着他们,说:“不归顺本城主,那本城主也就不要你们了,免得收了你们之后还得想办法应付残王,直接把你们送给残王去处置,相信你们会比死更难受!而且,说不定残王还会因此而赞赏本城主呢!”

    听到这话,三十六名血狼成员不由感到无力,此时若是他们没有中药那根本不会处于这样的一个局面,可是,他们如今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如何去反抗?周围的人都是普通的百姓居多,就算真的有实力不俗的人,也不敢跟这焰城城主对着干,难道只能这样束手被擒?

    众人心下愤怒着,不甘着,想要站起来战斗,谁知还没站起来又无力的跌坐了回去,一股挫败感顿时传遍了全身。该死!他们竟然无法扭转这个局面!

    “怎么?不甘心了?愤怒了?哈哈哈哈,没用的,没人敢在焰城里跟本城主做对,知道吗?这焰城都是我的人,而且你们也不看看你们,你们现在可是烫手山芋,谁敢接下你们啊?要知道,残王的势力遍布白虎大陆,你们,在这白虎大陆本就是站不住脚的,迟早得落入残王的手里,现在,不过是由我把你们送去给残王而已。”

    听到这话,那三十六名血狼成员不由愤怒的咬着牙关,恨恨的盯着他。而站在人群中看着这一幕的子情,听到了那焰城城主的话,再看那三十六名血狼成员,目光不由轻轻一闪,好看的唇角扬起了一抺意味不明的笑意,只见,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她不紧不慢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带着漫不经心的声音不大不小的从她的口中传出,传入了那三十六名血狼成员的耳中,也传入了周围众人的耳中。

    “怎么每次见到你们,你们都弄得如此狼狈呢?”

    轻柔的声音,淡淡的,像是漫不经心一般的传出,当她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里,那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心头一颤,猛的回头一看,果然看到了那熟悉却又陌生的绝色女子,那个曾经救过他们的人,那个黑衣男子依旧跟在她的身边,而那名锦衣男子此时却是不见了。

    看到她,再听她的话,想到他们如此的这般处境,三十六人不由面带羞愧之意,两次了,他们两次在最狼狈的时候都遇到了她,那一回若不是她出手相救,他们三十六个兄弟不可能一个不少的还活到现在,而今,在这焰城之中,竟然又遇到了她,当即,他们只觉喉咙像被什么哽咽住了传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只是低低的唤了一声:“小、小姐……”

    想他们一个个都是铁铮铮的汉子,却一而再的被她所救,而今在这样狼狈的情况之下,竟然又遇到了她,他们,他们此时真的不知说什么好。

    而那焰城城主,一看到容颜绝美身影飘逸的子情出现在面前,眼中不禁浮上了惊艳的神色,当即扬起了笑脸,凑上前去唤着:“美人,美人你是外地来的么?怎么本城主没见过你?”说着,一边像急色鬼一样的咽着口水,那双眼睛不时的在她的身上流连着,猥琐的神色不言而明。

    “咦?那不是先前要酒楼的那个绝美的女子吗?她怎么就走出去了?那可是焰城城主,她不要命吗?”

    “就是,先前不是先跟咱们打听消息来的吗?这会怎么就跑这来了?看那焰城城主急色的样子,她是惹上不该惹的麻烦了。”先前在酒楼吃东西的几名汉子一看那绝美的白衣女子,不由摇头轻叹着。

    好端端的一个姑娘家,跑男人堆里去做什么呢?那焰城城主可不是一般的人,看那三十六名血狼成员都中了他的招,这个绝美的女子竟然敢这样走出去,难道就不怕惹祸上身吗?

    子情像是没听见那焰城城主的话似的,绝美的容颜上绽开了一抺淡淡的笑容,清幽的目光看向了那三十六名血狼成员,轻柔的声音不紧不慢的问:“可要我再救你们一次?”

    听到这话,三十六名血狼成员相视了一眼,知道她这么问,定然不会是她单单出手那么简单,前阵子她已经救了他们一次了,他们欠她的恩还没报,如果现在又要她救他们,那,他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奉她为主!跟在她的身边听其差遣!见过了她的实力,若是归顺于她,他们倒是不反感,只是,如今的他们就如那个小人所说,残王正在追杀他们,他们是烫手山芋,谁接了他们,谁就有麻烦,他们又岂能因此而为她惹来麻烦?

    想了想,其中一名血狼成员这才沉声开口,说道:“小姐已经救了我们一次,若是这次再救我们,只怕我们会为小姐带来麻烦。”她,可有认清这一点?若是要接收他们,那就得一并的接收他们所为她带来的麻烦,她又是否敢面对那残王势力追杀?

    “虽然我讨厌麻烦,不过,你们值得我惹上麻烦。”子情淡淡的一笑,在他们错愕的目光中,移开了清幽的视线,转而落在了那面前一脸**的焰城城主身上,所说出来的话,却是对一旁的夜寒说的:“夜寒,去拿几坛烈酒给他们喝。”

    虽然不明白主子这是何意,但是夜寒却是恭敬的点了点头,转身往最近的酒楼而去,在老板惊愣的瞬间,提起好几坛烈酒就往那血狼成员走去,把手中的酒坛子抛给他们。

    血狼不解她这是何意,正想着时,便听她的声音传来:“喝吧!烈酒可让你们失去的力量回来。”听到这话,他们微怔了一下,当即抱起手中烈酒仰头就喝了几大口,接着递过去给旁边的兄弟。

    原本把注意力放在面前的绝色美人身上的焰城城主,一听这话,猛的一回神,瞪了面前那绝色女子一眼,当即冲着周围的护卫喝着:“快!把他们酒坛给打碎了!”该死的,这个女子怎么知道解除药的方法就是喝烈酒?

    听到那焰城城主的话,百来名护卫当即动手想要上前打烂那血狼成员手中抱着的酒坛,不料黑色的身影一闪,夜寒手中的寒剑瞬间一出,凌厉的剑罡之气一过,咻的一声,夹带着杀意的剑锋寒光一闪,鲜血顿时飞溅而出。

    那焰城城主一见,阴沉的目光中浮现嗜血的杀意,大手一挥怒声一喝:“给我上!”只见他一把抽出腰间配剑,迅速的提起体内玄起气息注入手中的利剑,肥胖的身影一闪飞身就要袭出,然而,在这时一道不紧不慢的声音却传入他的耳中。

    “你的对手是我。”子情唇角一勾,绝美的脸上绽开了浅浅的笑意,清幽的目光浮现了一抹清冷的寒光,在那焰城城主错愕的瞬间,开口说道:“这一脚是还给你的!”语毕,蕴含着强大暗劲的一脚飞踢而出。

    “砰!”

    只见那凌厉的一脚踢出,焰城城主肥胖的身体猛的飞出数米之外,重重的摔倒在地面发出痛苦的闷哼声,那焰城城主没想到会突然被踢飞,猛的想要想站起,却不想身体才一动,体内的血气一涌上来,喉咙一甜,猛的喷出一口鲜血。

    “噗!”

    毫无预警的一口鲜血飞喷而出,溅落地面,与此同时,连带着那焰城城主的身影也站不稳的跌坐在地面上,周围的百姓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没想到她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竟然一脚就把焰城城主给踢飞了。

    在人群中,那老尾随而来的老者兴奋的看着那一身白衣的子情,看着她缓缓的走上前去,一脚踩上了那焰城城主的身上,看着她用着不大不小的声音在说着:“都给我住!”只听她的声音一落,原本正在朝那名黑衣男子攻去的百来人,不由停下子攻击,一个个顺着那声音看去,当看到他们的城主竟然被她踩上地面上时,不由愤怒的瞪起了眼睛。

    正喝着酒等待实力恢复的血狼成员,见她竟然只是一招就让那焰城城主毫无反抗之力,心下不禁又升起敬佩之意,想他们一个个大男人,竟然也敌不过她一个弱女子。

    “你、你到底是谁?”被踩在地上的焰城城主心惊不已,看着笑得不带一丝暖意的她,身体不由泛过一阵冰寒之意,在那双清幽而冷漠的眼眸之下,竟然打心底生出了一份惊恐与畏惧。

    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年轻竟然有这么厉害的修为?想他身为一城之主,实力已经达到了白玄武尊的巅峰级别,就是随便一个威压也足以令人无法动弹,但、但是,他堂堂白玄武尊的强者,在她的目光之下,竟然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逼压感,那股让人无法喘得过气来的强大威压让他都忍不住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

    “我是谁?”子情轻声的呢喃着,清幽的目光蓦然一转,不紧不慢的说:“我是谁,低估还没有资格知道。”

    “快放了城主!否则饶不了你!”那四名原本跟在焰城城主身边的汉子,此时怒喝出声,距离子情身边甚远的他们,根本不知道那焰城城主此时心底的惧怕,以为焰城城主只是一时不察才让她有机可趁。

    子情微勾唇角,目光一转,清冷的寒光扫过了那几名劲装汉子,淡淡的声音随着从她的口中而出:“夜寒,杀了!”漫不经心的话语,却透着嗜血的杀意,令人闻之心头一凛。

    “是!”夜寒得令,手中的利剑顿时注入一股浓郁的玄气气息,杀意顿时从他的身上迸射而出,冰冷的气息,嗜血的眼神,泛着锋利寒光的利剑,弥漫着浓郁肃杀之气的气息一出,顿时叫一众的人心生骇意,只见他长剑斜指地面,黑色的身影如鬼魅般的飞掠而出,寒光一起,利剑顿时朝那四人飞袭而去。

    “铿锵!咻t!”

    刀剑相碰时,清脆的铿锵声不绝于耳,凌厉的剑罡之气带起一阵阵弥漫着杀气的风刃,呼呼的在空气中划过,那退得远远的众百姓们惊愕不已的看着,心头如掀起了狂风骇浪一样,看着面前嗜杀的一幕,不由久久的怔在了原地,双眼睁得大大的,只听见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不停的跳动着。

    “啊!”

    惨叫的声音,伴随着腥红的鲜血飞溅而出,洒落一地,浓浓的血腥味顿时在空气中弥漫而开,只见,夜寒狠厉的剑法在半空中折射出几道寒光,利剑飞劈而下,一剑把一名劲装汉子持剑的手臂给砍了下来,断臂顺势飞滚而出,掉落在那一名护卫的面前,惊得那名护卫大叫了一声,整个人猛的往后跳去,惊恐不已的看着滚落在他面前染满了鲜血的断臂。

    相对于那些人的惊骇,夜寒面色如常,手中那斜指地面的利剑染上了腥红的血迹,鲜血顺着那剑尖一滴滴的滴落着,在地上绽开了一点点剌目的红梅,他半敛着眼眸,微微一抬头,冷冷的一扫,手中的利剑一转,锋利的剑刃与头顶上的阳光相折射着,迸射出一道森寒而嗜血的寒光,不待那些人从惊愕中反应过来,黑色的身影已经飞闪而出,手起剑落,杀意四起!

    “啊!咻!”

    几声惨叫声落后,铿锵而响的是利刃落地的清脆声音,周围一片静悄悄的,不止是那些周围观着的百姓,就连那焰城城主所带来的那上百名护卫,此时也只能用惊恐来形容他们的心情,都是在刀尖上行走的人,血腥的场面又岂会没见过?然,他们却没见过有人像那黑衣男子一样的冷漠而嗜血,手段之狠厉,让他们见了心头为之发寒……

    只见,那四名汉子此时已经无一幸存,一个个都浑身是血的倒在地面之上,有的被砍断了手臂一剑穿心而过,有的被砍断了头一剑毙命!有的被拦腰劈成了两截,身体分别飞落于东西方向,有的被一剑从头顶劈下,鲜血顺着那脑门渗出,双眼惊恐的看着前方……

    饶是他们都是刀尖上行走的人,见了这样的一幕,也难掩心头的震撼以及恐惧,这样的手段,招招致命,步步逼杀,狠厉的气息以及嗜血的杀意,真的让他们错以为,那个黑衣男子是一名经达训练的冷血杀手,也只有冷血的杀手才会有如此让人心惊的手段与杀气,只是,杀手?可能吗?

    血狼成员看了前面的这一幕,神色不由一怔,然而,他们很快的就回过了神,因为感觉身体失去的力量正一点点的回来了,原本虚软无力的稳中有身体,此时在那烈酒的牵引之下,似有一团火热的气息在体内流走着,火辣辣的感觉让他们顿时精神了起来,当下迅速一运气,熟悉的感觉重新回到了身体,让他们一个个下由扬起了欣喜的笑意,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实力果然恢复了!”他们一个个惊喜的说着,拳头拧了拧,只觉干劲无比!体内似乎有着用之不完的能量一般,当下,众人的目光一凛!随着其中一名成员的沉声一喝:“杀!一个不留的灭了!”的声音一落下,三十六道矫健的身影蓦然飞闪而出,锋利的寒光夹带着杀意又在众人的眼前浮现着,只听那一声声的惨叫声扬起,那百来名护卫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无一幸存……

    血狼成员,果真不愧为白虎大陆第一佣兵团,这等扎实的实力确实是少见。那在人群中看着的老者,睿智的目光中浮现着欣赏之意,看着那一个个敏捷矫健的身影,不由暗暗的点了点头,继而,他把目光落在那抺清冷的白色身影之上,这个丫头,轻易的把一名白玄武尊给打败了,看来,实力定然是白玄武尊之上,只是,会是什么样的级别呢?真是个奇怪的丫头,竟然连他都无法看出她的品阶来。

    不知人群中那老者在打量着她的子情,见血狼成员已经恢复了实力,当下便抬脚一踢,把那名肥胖的焰城城主踢向了那血狼成员的面前,对他们说:“这个人要如何处置,就交给你们自己了。”

    血狼成员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其中一人大步上前,一把拧起了地上的那名肥胖的焰城城主,沉声说:“这人作恶多端,卑鄙无耻,今日就让我们把他给废了!看他日后还能如何为恶!”声音一落,在那名焰城城主惊恐的目光中,一剑挑断了他的手脚筋,一举废了他的玄气气息,让他从一个白玄武尊级别的强者,瞬间变成了一个比普通人还不如的废物!

    “啊……”

    凄厉的惨叫声在那名血狼成员利剑一过的瞬间扬起,传入了天空,直达云霄,久久的在天空之处回荡着,看到那焰城城主被废,周围的百姓们忘记了惊恐,反而爆发出一阵兴奋的欢呼声。

    “好!太好了!太好了……”

    也许是焰城的百姓们被压榨太久了,现在一见那整日为恶的人被废,此时的兴奋掩盖了他们对面前一幕的惊恐,反而一个个欣喜的叫喊着,一时间,原本气息低沉弥漫着血腥味的场地,被这一阵又一阵的欢呼声包围着……

    解决了那焰城城主以及他所带来的人,三十六名血狼成员相视了一眼,皆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认可与决定,当即,三十六人排列成六队,每一队六人,整齐的站列好之后,冲着那站在前面一身白衣的子情单膝跪下,恭敬而郑重的声音铿锵有力的响起:“我三十六名血狼成员蒙小姐再次相救,无以为报,只愿跟随小姐身侧,听候小姐差遣!从这一刻起,我三十六人将奉小姐为主,忠心不二!若有违今日之言,我等将受五雷轰顶之罪!”

    郑重而中气十足的声音铿锵有力的从三十六名血狼成员的口中传出,夹带着玄气气息的声音一出,顿时在周围传开,传入了周围百姓们的耳中,让众人又惊又羡的看着那郑重而庄严的一幕,血狼成员,那可是他们白虎大陆最有名的佣兵团,他们三十六人,不止实力雄厚,一个个更都是铁铮铮的真男人、铁汉子!他们重义气,重承诺,从不归顺于谁的麾下,今日竟然愿意奉那一身白衣绝美的女子为主,可见那女子是多么的不简单!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了这名白衣女子的能奈,他们绝不会相信血狼成员会愿意奉一名女子为主,但是,那名白衣女子是那样的非同一般,她在血狼成员处于危难之时出手救了他们,又轻易的把焰城城主制服了,这样的实力,这样的气势,绝对有资格成为三十六名血狼成员的主子!

    此时,在惊羡的同时,他们更想知道的是,这个绝美的白衣女子是什么人?她是来自于哪里?名叫什么?她的气魄,她的威摄力,深深的震撼了他们的心灵,男子尚且没几个能做到如此,而她,仅仅只是一个眼神,竟然就叫人感受到了她那蕴含着的威压,感受到了她的强大,她的强,不是用武力让人臣服,不是用实力让人惧怕于她,她的强,强在于让人打心底对她浮现着敬佩之意……

    子情看着那那单膝跪在她面前的三十六名血狼成员,他们一个个神色认真而庄严,眼中皆带着对她的尊敬,那像宣誓般铿锵有力的声音,以及那跪下的膝盖,都在向她证明着他们对她的忠心。

    她知道,身为男子,还是拥有着雄厚实力的男子,他们有着不容折屈的尊严,而他们不比一般的男子,他们三十六人皆是铁铮铮的真男人,更有一身的傲骨与热血,想必从没向人下跪过,而今为了表示他们对她的尊敬以及忠心,他们一个个跪得那样的干脆,那样坚定而信任的目光,让她心头涌上了暖意,他们这是把生命交托给她。

    “你们以忠心相报,我自当以真心相待,我会让你们知道,你们的选择,不会有错,在不久的将来,你们更将为今日的决定而骄傲!”

    蕴含着玄气气息的声音一传出,让人顿时心头一震,那强大的威压以及玄气气息,都让周围的百姓们心头血气往上一窜,正当心惊不已之时,那股强大的威压却又瞬间消息,然而,郑重而带着自信的声音,却在他们的耳中,在他们的心头,久久的回荡着,震撼着……

    听到她的话,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心头一凛,看着那站在他们前面,白衣飞扬墨发纷飞的绝美女子,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摄人气势是那样的令人不敢直视,她身上所弥漫着的威压是那样的强大,她那眉宇间的自信,她那眼中所闪烁着的摄人神采,让人不自由主的信服着,毫无理由的相信,她,绝会说得出做得到!而他们更相信,今日的选择,是正确的,是骄傲的!

    当即,他们三十六人双手抱拳,半低下头,恭敬的声音不约而同的响起:“我等叩见主子!”中气十足的声音,铿锵有力的响起,在这一刻,震人心魂,夺人心魄!

    这一刻,这一幕,让这焰城的百姓们,看在眼里,记在脑海中,也在不久的将来,迅速的传遍了神迹天空……

    “起来吧!”子情开口说着,绝美的脸上绽开了一抺浅浅的笑意,这一刻,一身威压收起,一身摄人的气势隐藏而起,少了先前的清冷凌厉之气,多了一抺柔和以及亲切。

    “是!”三十六名血狼成员一听,当即沉声应了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

    “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们走吧!”在这里闹出了这么大的震荡,此地是不可久留的,那残王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她还不清楚,以她如今的实力,对付一般的强者还行,对付这白虎大陆最强大的人,那可就没把握了。

    听到她的话,血狼成员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于是便点点头,整理队伍跟随她离去。反正他们也是走到哪就到哪的人,从没有一个固定的落脚点,现在他们已经认她为主,自然是主子去哪里,他们就去哪里了!只不过才走没几步,却传来了一个阻拦的声音。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