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81.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残王的霸道子情的危机
    “等等等等。”原本在人群中的老头,身体一闪,竟然来到了子情的前面,拦住了她的去路,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看着面前这名兵器店的老者,子情目光微闪,淡淡的一笑,问:“掌柜,还有事吗?”这老者明显不是普通人,只是,怎么会在这焰城卖兵器呢?难道只是图个好玩?

    “呵呵,姑娘,老头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呢,不如,你把名字告诉我吧!”老者笑眯眯的眼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一脸笑意的看着面前一身白衣飘逸的绝色女子。

    周围的众名百姓听到这话,一个个都侧耳倾听,唯恐错过了她接下来的话。子情闻言,淡淡的一笑,看了面前的老者一眼,不紧不慢的声音这才从她的口中传出:“我叫墨清姿。”声音一落,她带着她的人便头的往前走去。

    “墨清姿?”老者低声呢喃着,这个名字是那样的陌生,几乎是从未听过。而听到了她的话后,周围的从人也开始低声的说着,而她则在众人的目光中,带着三十六各血狼成员和夜寒往城外走去……

    “什么?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女子收了血狼成员?这事不会听错了吧?怎么可能?”酒楼里,三五成群的人在喝着酒,聊着天,说起了最近像风一样的传遍白虎大陆的那一件令人震撼的事情,仍是有人不敢相信。

    “真的,这事现在都已经传开了,白虎大陆很多地方的人都在说,听说那是个长得很美的女子,名字叫墨清姿来着,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冷冰冰的护卫,不久前在焰城那里废了焰城城主,还收了血狼佣兵团,这事都已经传开了,怎么可能不是真的。”旁边那人边往嘴里夹着菜吃着,一边不时的说着。

    “哎?那血狼佣兵团不是听说残王打算收服他们,他们却不归顺吗?怎么这会却认了一个女人为主子了?这事要是传到残王的耳中,那就是无止境的追杀,想想残王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依我看呐,那血狼成员在这白虎大陆估计是呆不下去的了。”

    “说得倒也是,不过听说血狼的主子,那个叫墨清姿女子很是厉害啊!一招就把那焰城城主给制服了,要是真的碰上了残王,也许不会输得那么惨吧!”

    “哼!开什么玩笑啊?残王可是神迹天空四大强者之一,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吃你的东西吧!那些事跟咱们没关系,也轮不到我们去管。”另一人说着,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仰起头一口喝完。

    斜斜的坐在不远处一身华衣锦服的君邪宇听到了他们的话,半敛下的目光中闪过了一抺意味不明的幽光,嘴角邪肆的勾起一个弧度,一手端起面前的酒杯把玩着,慢慢的抿了一口杯中清酒。

    墨清姿?这才是她真实姓名么?如果不是听那些人说她的身边跟着一个冷冰冰的男子,他还真不会想到最近白虎大陆传得纷纷扬扬的那个女子,就是那个一身淡雅清冷的子情。不过她倒还真的好本事,竟然能让傲骨天成的三十六名血狼成员低下了他们高傲的头,成为了她的下属,确实是不简单。

    只是,此时的她,会去哪里了呢?她收了那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就如同众人所说,残王是不会放过她的,而她一众的人走到哪都是很惹人眼球的,他得快残王一步找到她,否则,他还真有点担心她不是残王的对手。

    心下想着,当即丢下了几两个银子后便大步往外走去。要找他们两人有点难度,但是,现在她的身边多了三十六人,要找到她可就不难了。

    与此同时,在残王殿中,一身黑袍着身目光阴狠约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斜斜的倚在宝座上,听着下面属下的禀报,他一身阴鸷压抑的气息让人倍感压抑,此时,他的手中把玩着两颗鸡蛋般大小的铁珠子,那把他半过脸遮住的面具,让人无法一窥他的全部容颜。

    残王,一个手段极其狠厉的人,传闻他的一边脸是被烧伤的,惨不忍睹,凡是见过他真面目前的人都会吓得尖叫出声,曾传闻,他与一女子正在翻云复雨,不想面具不经意间脱落,吓得那名女子尖叫不已,而他也在瞬间出手,一手掐断了那名女子的脖子,更听说他性格喜怒无常,开心时赏底下的人东西,不开心时想杀人就杀人,就算是只犯下一点点的小错,也会剥了那人的让他生不如死的死去。

    “哦?这么说,那三十人都跟了那个叫墨清姿的女人了?”漫不经心的话语从残王的口中说出,他像是不经意间问起的一般,然而,那在他手中转动着的一对铁珠,却是在这幽静的大殿里,发出一声声细细的声响。

    “是!”跪在底下的护卫恭敬的回答着,不敢抬起头。

    “那么,那个女人是从哪里是来的?什么来路可查清楚了?”残王又不紧不慢的问着,那阴鸷的目光却不是看在那护卫之处,而是落在了她手中的两铁珠上面,像是上面有什么很值得研究的东西似的。

    那跪在底下的护卫紧张得手心都渗出了汗水,他硬着急头皮带着怯意的说着:“请主子怒罪!属下、属下查不到那个女子的信息!”他在事后让人去查,可是却查不到那个叫墨清姿的女子是从何处来的?只有硬着头皮前来报告。

    “是吗?查不到啊?查不到你来跟本尊说什么?本尊要的可是一切的详细信息,既然你无能,查不到本尊想要的,那留低低何用?”

    漫不经心的话语,此时却是带着狠厉的杀机,只见那坐在宝座上的残王阴鸷的目光一眯,蓦然朝那底下跪着的那名护卫扫去,夹带着强大威压的一眼顿时让那名护卫整个人定住了,丝毫动弹不了半分,在他惊恐万状的同时,手中的铁珠飞射而出,咻的一声直击向那名护卫的额头,铁珠从他的额头穿了过去,顿时鲜血飞溅而出,那名护卫在一声惨叫声中,身体猛的往后倒去,而地颗铁珠却仍嵌在他的额头之上,只是,此时已经染上了鲜血。

    坐在那宝座上的残王身体并没有动,他只是动动手指便轻易的杀了那名撤护卫,在他的眼中,人命可有可无,弱者对于他来说,想杀就杀,杀人,不过动动手指头的事情罢了,没多复杂,大殿的空气中,因这一幕而弥漫着鲜血的味道,浓浓的血腥味在这大殿中传开,而那倚在宝座上的人,却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拖出喂狗。”便见外面飞快的进走两人,拖起地上那死去的护卫便往外而去。

    “来路不明的女人么?呵呵呵,敢抢我看中的人,胆子不小。”残王低低的阴笑着,邪邪的勾起了嘴角,目光中闪过着一不明的幽光。

    几日后,当子情一行人在山道旁休息之时,突然看见了远处射上的信号弹,看到那个信号,她心下一喜,难道是蓝无极他们有辰的消息了?于是,她也拿出了当日他们给她的那枚信号弹放上了天空,当日他们说过,如果有辰他们的消息,他们就会放信号告诉她,是他们来了吗?这一刻,心情无凝是激动而又期待的。

    “主子,喝口水吧!”其中一名血狼成员走了过来,递上水囊给她。

    “好。”她淡淡一笑,接过水囊后走向他们说:“这阵子我们的路线是往玄武大陆走,只要再翻过前面两座山,就可以到达玄武大陆了。”她说着,走到他们的旁边坐下。

    “主子,这都怪我们,要不是因为我们主子也不用一直带着我们走山道,还要离开这白虎大陆。”一名血狼成员有着内疚的说着,都是的因为他们得罪了那残王,才惹来了这些麻烦。

    闻言,子情一笑,说:“这不关你们的事,我一直都是在找人,就算没有残王的追杀,也不会在这白虎大陆久留如果是一般的强者也许可以试着看看能否打得过,不过这残王既然是上了神迹天空十大强者之一的人,这实力想必非同一般,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不想冒险。”

    “确实,能进入神迹大陆十大强者的人,他的实力是无须质疑的,残王的狠厉那是出了名的,不过听说是四个大陆的强者,是魔尊和煞神,他们的强大,就算是残王和妖姬也不敢去招惹。”说起那几个最厉害的强者,血狼成员脸上皆是认真而严肃的神色。

    “不过主子,我们是不能跟那些进了十强风云榜的人比,不过,能比上我们三十六人的倒也不多,再说了,我们兄弟三十六人一条心,其利更是可断金!再加上主子您,相信不用多久,咱们也的名号不仅能震撼白虎大陆,更是可撼动神迹天空!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其中一名血狼成员从地上站了起来,大声的说着。

    众人一听,当即不约而同的喊着:“是!”他们本就个个都是实力强硬的人,再加上他们的主子,扬名神迹天空那有多难?他们壮志雄心,三十六个兄弟更是一条心,还有什么能阻挡得住他们的?

    看着他们,子情不由笑了,而一旁的夜寒,见他们一个个人斗志昂扬,目光也不由闪了闪,看向了身边的主子。

    四月的天,偶尔吹过一阵阵凉爽的风,他们坐在山道旁,闻着的是青草的香味,大自然的气息,众人有的打野味,有的准备柴火,不一会儿,浓浓的肉香味便飘散在这山道中,随着那吹过的轻风而飘远……

    子情他们一行人在那山道边吃着东西,不时开心的笑语着,此时的他们仍不知道危险正在向他们逼近着,在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一身黑袍脸上戴着半边面具的残王此时正带着他亲自训练出来的三十六名鬼卫往他们而去,他们一个个屏起了自己身上的气息,隐藏了自己身上能量的涌动,悄然无声的靠近着他们的目标。

    残王的鬼卫,那是白虎大陆尤如传说般的一个存在,传闻这三十六名鬼卫是残王亲自训练出为的,陪着他打下这白虎大陆,在这白虎大陆建立下不可撼动的地位,如果此时有人看见残王自己出动不止,竟然还带上了他的亲卫三十六名鬼卫,估计会吓得下巴掉落地上。

    三十六名鬼卫,加上前面一袭黑袍的残王,一共也才三十七人,虽然他们身上的气息皆隐藏了起来,但是那无形的威压却还是摄人心魂,他们身形快如鬼魅,脚在地面上飞快的掠过,却又似根本不沾地面一般,而前面的残王,面容原本就是阴邪冷峻的,半边的面具更让他增添了一抺神秘的气息,男性的魅力几乎是令人无法抵挡!

    那阴鸷而冰寒的目光中,此时闪过着莫名的光芒,邪邪的嘴角微勾着,扯出一抺阴邪而带着魅力弧度,目光落在前面的不远处,感觉到到前面的气息越来越接近了,他蓦然一伸手,几个示意,原本紧跟在他身后的那三十六名鬼卫瞬间分散而开,悄然无声的埋伏在周围。

    他一步步往前面围坐着的人走近,看着那抺白色的素色身影,暗暗的打量着,心下暗忖,这就是那个收了三古六名血狼成员的女人?看起来确实像有几分能奈,要不然也不可能会让血狼成员看上眼。

    正与血狼成员说说笑笑的子情,突然感觉到一道毫不掩饰的打量目光,眉头不由微微一皱,蓦然站了起来,转身顺着那道目光看了过去,只见,在离她所站的地方十米之外的一棵树下,一名身着黑袍脸上戴着半边面具的男子负手而立,一身强大而摄人的气息让人看了忍不住心惊,尤其是那一双深邃看不见底的阴冷目光,让人见了浑身一颤,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如此强大的气息,如此强大的威摄力,一袭黑袍,半边面具,他,是残王!

    子情心下一凛,清幽的目光直视着他,没想到他竟然这才快就找来了,都说这白虎大陆是残王的天下,他这速度,确实是快,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了他们,要知道,她就是为了不让他的人找到,所以这些日子都是走山道的,根本连城都没进去过!

    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原本说说笑笑的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当即站了起来回头看去,当看到那个人负手而立站在树下的黑袍男人时,众人脸上的笑意当即一敛,一个个警惕的看着那浑身散发着强大威压的男人。

    残王!他竟然找来了!是打算对主子不利吗?他们就知道他不会善罢甘休的!该死!这回他们竟然连累了主子!

    夜寒早在子情站起身的那一刻便站在她的身后,面无表情的打量着那个一袭黑袍的男人,那样强大的气息,那样摄人的威压,走得这么近而他们竟然无人察觉,可见他的实力到底是多么的恐怖,他屏起气息的能力又是多么的强,这样的一个男人,绝对是一个可怕的敌人!

    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和夜寒几乎在同一时间脚下步伐一移,往她的身前一站,把她护在身后神色严肃的说:“主子,您先走!”残王是个可怕的对手,就算他们主子的实力真的不弱,却也很难敌得过他,她,绝对不是残王的对手!

    见他们一个个把她保护了起来,子情心头不由一暖,清幽的目光中泛过了笑意,开口说道:“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是不会丢下我的伙伴而独自逃走的,而且,我的生命里,一直都没有这个逃字。”

    “主子……”众人听到这话,心头不由划过一阵感动。

    有趣,一个女人,竟然也敢直视他的目光。残王嘴角微勾,阴冷的眼中浮现了一抺玩味的神色,看着他们一个个如临大敌般的把那个女人给护了起来了,他不由冷哼了一声,夹带着玄气气息的声音蓦然从他的中品中而出:“墨清姿?胆子不小,连本尊看中的人都敢抢,看来你是做好了承受本尊怒火的准备了。”

    “你的人?”听到他的话,子情微冷的声音传出,伸手推开了把她护起来的人,移步往前走去,清幽的目光无惧的直视着他,清冷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着:“残王这话说得有点过了,我的属下,什么时候就成了你的人了?虽然说白虎大陆残王的势遍地,但也不是残王看中的,就必须得归顺于你!”

    这男人,无疑是危险的,那一身的摄人的威压,霸气的气势实在是太强大了,都说神迹天空强者林立,虽然到现在为止她遇过不少人,但是实力真正强大的,而本身又极具威压的,除了那个人叫萧的强者之外,就数这个残王了,残王尚且如此,那,煞神和妖姬又将如何?

    这时,她不禁暗想着,那入了十大风云榜的强者,他们的实力到底是多么的强大?

    “女人,你要弄清楚,你现在是跟谁说话!”残王阴冷的声音传出,那夹带着强大威压的声音一出,不远处的绿树叶子缓缓的飘落,强大的玄气气息震得不少的血狼成员胸口血气涌动着,额头隐隐有冷汗渗出。

    见那股肉眼可见的强大威压夹带着玄气往下他们这边而来,子情目光微闪,这个残王,果真是厉害,竟然只是一个威压便如此强大,感觉到身后不少的血狼成员在这股威压之下隐隐面露痛苦之意,她当即运起体内的玄气气息,伸手一拂,为他们挡去了那股强大的威压!

    残王阴冷的目光一闪,见她伸手化去了他迸射而出的威压与玄气,嘴色不由勾起了一抺阴邪的笑意,突然间改变了要把她诛杀的想法,反而开口说:“女人,你很有趣,也很有胆量,本尊已经好久没见过像你这样的女人了。”他的声音微微一顿,接着又说道:“不归顺本尊的人,却归顺了一个女人,本人尊原本打算来看看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竟然能让血狼成员看得上眼,不得不说,你确实是很不错,所以本尊改变了主意。”

    “当本尊的女人,本尊放过他们!”霸道的声音像王者一般的宣告着,没有商量的余地,他只是在说出他的决定,他的决定,更是容不得她反悔,容不得她不愿,她能做的,只有答应!

    听到这话,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和夜寒皆是一怔,错愕的看着那个一身黑袍浑身散发着阴鸷气息的男人,残王,他竟然看上了他们主子?这白虎大陆上谁人不知,残王年约三十却未娶妻,但是身边的女人却是从来不少的,他看上他们主子?他们主子可不一定看得上他!再说了,这一路的同行,他们都知道,主子心仪的是一个叫冷绝辰的男人!

    站在前面的子情在听到他的话后也是微微一怔,清幽的目光中闪过了一道光芒,心下很是不解,怎么来到这迹天空后,总有男人对她说看上她了?她做了什么招惹了这些烂桃花了吗?这个残王,明显的不是重美色的人,从他看见她的那一眼,眼中并没有浮现惊艳的神色就知道了,只是,既然不是肤浅的看中了她的容颜,他又是看中了她的什么?到底她身上有什么引得他们一个个的目光停落在她的身上?

    “我真有点好奇,到底残王看中了我的什么?美貌?这么肤浅的东西,未必入得了你的眼才是。”清冷的声音从她的口中而出,心下已经做到了随意战斗的准备。

    闻言,残王目光一眯,阴冷的目光往她那张绝美的容颜上一扫,嘴角微勾,说:“美貌?呵呵呵,本尊看中你的什么?你会知道的!跟本尊走!”他霸道的阴狠声音一落,黑色的身影一闪,快如鬼魅,手一伸就朝子情掠去,意欲把她扣入怀里。

    “跟你走?笑话!”子情目光一冷,清冷的声音夹带着浓郁的玄气气息一出,手往腰间拂过,泛着冰寒光芒的凤吟剑当即出现在她的手中,冰寒的气息弥漫在剑刃之上,凌厉的寒气迸射而出,她白色的身影一闪,锋利的剑尖带着冰寒的肃杀之意以掩耳不及的速度袭向前面的残王!

    她知道,残王是个狠厉的角色,实力更是在她之上,所以她必须用十二分的精神来对待着,与他交手,她不敢轻敌,以他的狠厉,怎么可能放过血狼他们?想要活命,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杀了他!想到这,她清幽的目光顿时泛过冰寒的杀意!

    残王一见她锋利的剑尖夹带着凌厉的杀意闪电般的向他袭来,脚步步伐一换,虎躯一移,轻松的避开了她凌厉的一剑,同一时间身体往后一退,黑色的衣袖一拂,阴狠而冰寒的目光看着面带杀意的女人,嘴角勾起了嗜血的气息:“女人,本尊想做的事情,从来没有做不成的!本尊看上了你,那是你的福份!既然你不识好歹,那本尊也不会手下留情!”

    他的阴狠的声音一落,突然冷喝了一声:“把他们都给要本尊杀了!一、个、不、留!”狠厉的声音,一字一字的说着,那眼中的嗜血气息令人心头猛的一震!随着他狠厉而嗜血的声音一落下,原本潜伏在周围的三十六名鬼卫咻的一声窜出,锋利的剑尖夹带着森寒的杀气猛的袭向了那些血狼成员。

    “残王的鬼卫!”

    看到那三十六名一身黑色劲装手臂上有着鬼字标记的男子,血狼成员不可思议的惊呼了一声,眼见他们泛着杀意的锋利剑尖往他们而来,猛的回过神,抽出腰间的佩剑,迅速的迎上前去。

    没想到残王竟然出动了鬼卫!这些鬼卫,三十六名,一个个都是残王百里挑一亲自训练的,他们的身手,他们的实力,那根本不是一般人可比的,饶是他们血狼成员一直以来都被称之为白虎大陆第一佣兵团,但是面对残王的鬼卫,他们却也不敢有一丝的大意!

    听到血狼成员的惊呼声,子情也知道这些黑衣劲装的护卫就是残王的那些鬼卫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动用了鬼卫来找他们,看来他还真是看得起他们!目光一闪,她手中运足了玄气气息,配上凤吟剑本身的冰寒之气,白色的身影猛的往那负手而立的残王袭去。

    残王的鬼卫三十六名,与她的人差不多,既然如此放手让他们去战,而她也好把整副精神放在这残王的身上!什么看上她了?当她是物品不成?喜欢了就带回去?笑话!

    “好,本尊就来陪你玩玩。”见她持剑凌厉而来,毫不掩饰的杀意让他的目光一冷,唇角勾起了冰寒的笑意,目光紧盯着那面色清冷的女人,黑色的身影在声音一落的同时也跟着飞闪而出。

    这个女人,容颜确实是世间少见的,不过,更让他感兴趣的是,这个女人的大胆与她的那份从容与冷静!他居于高处,身边从来不缺女人,但,一直以来女人在他的眼中只是发泄的用具,就算是前一刻与他翻云复雨的女人,他下一刻也可以毫不犹豫的掐断了她的脖子!

    不过,相对于那些胆小没用的女人,这个叫墨清姿的女人,确实是引起了他的注意了,在那一刹间升起的那个念头,把这个女人带回去,似乎现在想想也觉得不错,不过,这个女人跟一般的女人不同,想要驯服她,看来还得花些时日!

    阴寒而狠厉的目光中泛过了一丝莫名的幽光,眼见那夹带着杀意的利剑往他而来,他蓦然伸出了手,体内玄气一运,透明的玄气气息弥漫关他的手指之中,双指一夹,竟然硬生生的夹住了她那夹带着浓郁玄气而又带着冰寒气息的凤吟剑客!

    “女人,你不是本尊的对手,乖乖随本尊回去,免受皮肉之苦。”森寒的声音带着邪肆的说着,那双泛着狠厉光芒的深邃眼眸,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女人,似要把她看透一般。

    看着他两指间的透明气息,子情心下不禁一惊,透明的气息?只有天玄尊者以上的品阶,玄气气息才会变得透明,这个男人,竟然已经达到了那样可怕的境界了么?猛的伸手打算抽回被他夹紧着的凤吟剑,却见那剑刃在他两指之间根本无法动弹,剑身上的冰寒之气还在往外涌出,翁翁的剑罡之气之声从凤吟剑的剑身之处传来。

    “女人,你这是什么剑?很不错。”

    带着一丝欣赏的声音从那残王的口中而出,他有些诧异的看着那把散发着冰寒气息的利剑,就算是再好的宝剑也禁不住他手指间的这股强大的玄气而折断,而她的这把剑,竟然在他的两指间还想着要动,而且那股从剑刃之处涌出的冰寒之意,竟然让他的两指感到了一股冰冷的气息,似有寒气往体内窜去一般,本还想折断了她的这把剑,却不想夹住她这把剑的手,玄气无法再注入半分,当下,只能伸手一拂,将她击退!

    被他运用玄气一弹,身体不由猛的往后退去,一个旋身站稳了脚步,手中凤吟斜指地面,清幽的目光冷冷的看着前面一派悠哉的残王,带着冰寒杀意的声音冷冷的传出:“杀人的剑,自然是不错!”语毕,白色的身影一闪,剑花飞转而出。

    见她剑式一变,手中的利剑顿时化为数十道凌厉的剑影,泛着冰寒之气的剑影迸射出骇人的杀意,直奔他而来,残王不由哼了一声:“女人,本尊已经说过,你,不是不本的对手!不过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学乖的,既然你不肯乖乖的跟本尊回去,那本尊只有用自己的办法把你带回去!本尊说过,我想做的事情,没有做不到的!我看中的人,得不到,那就只有杀了!”他眼中狠厉的光芒一闪,黑色的身影迅速的一变强大的威压顿时向她袭去。

    霸道而狠厉的声音一出,让子情心下升起了一股不安之意,他那认真而狠厉的神色,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正当心下微怔之时,一股雄厚的威压顿时从正面铺天盖地的袭来,在无形中形成了一股强大的逼压感,让她整个人的动作在那一瞬间皆缓慢了下来!

    ------题外话------

    亲爱滴们,最近冒泡的人少了哟,看来是文文不够剌激了,嘿嘿,既然如此,那我可就要下重药了哟!你们要顶得住哈~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