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8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六章 危在旦夕
    “呼!咻!”

    凌厉的掌风夹带着浓浓的威压朝她而来,她只觉胸口处的血气似乎被搅动了一般,猛的窜上了喉咙处却又飞快的往下沉,当即,她迅速的提起体内的气息试图抵挡那一股强大的威压,身体也是同一时间往一旁移去,剑尖一转,森寒之气迸射而出。

    “咻!”

    只见,当她凌厉的剑罡之气飞射而出之时,那残王目光一冷,手指微动,迅速的提起体内气息,透明的玄气气息一凝,手指蓦然往那道凌厉的剑罡之气弹去,咻的一声在空气中划过,当他飞弹而出的玄气与子情的剑罡之处在半空中碰撞时,蓦然爆发同一声响亮的爆破声。

    “砰!”

    两股玄气气息随着那股爆破而往外飞溅而去,子情只觉骇人的气流划过身侧,衣裙上顿时发出一声音撕裂般的响声,低头一看,裙子被那如利刃般飞溅而出的气流所划开,见状,眉头不由微微一拧,他的玄气气息果然是强大,竟然能破开了她身上所弥漫着的玄气进划破她的裙子。

    然,她只是一闪神,顿时感觉一股强大的逼压感向她而来,猛的抬头一看,却只见一只手已经越过了她的身侧扣住了她的双手,霸道的把她一拉,让她整个人顿时失去重心的扑进他的怀里,只感觉那胸膛坚硬而带着男性的气息,陌生的气味一扑进她的鼻息之间,秀眉不由皱了起来。

    “看来你也不是很排斥本尊的怀抱,这会都已经投怀送抱了,呵呵……”那残王阴狠的声音此时带着笑意的传出,怀里女人倒在他的胸口,温香软玉在怀,心情顿时好起来。

    一把怒火在胸口处猛的窜起,子情清幽的目光中此时尽是冰寒的杀意,浑身的怒火以及杀意一起,顿时混合成了一股骇人的气息,只见她原本贴在残王胸口处的手掌以掩耳不及之势狠狠的往他的胸口一击!

    “你是要付出代价的!”清冷而带着杀意的声音一出,那一掌在残王无法退开的同时,重重的击落在他的胸口。

    听到她的话,再感觉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残王目光一闪,狠厉的神色在眼底飞掠而过,正想迅速退开,不料那夹带上着浓郁玄气的一掌已经重重的朝他的胸口处拍了下来。

    “砰!”

    响亮的一记击撞声响起,残王的身体被这夹带着狠厉暗劲的一掌击退二步,与此同时,子情被扣住的手迅速的一转,伴随着身体的旋转,挣脱开了他的扣押之后,飞快的往后退去,与他保护一段距离,这一切,快得皆在一瞬间完成,快得让人措手不及!

    被她挣脱开了,残王目光中掠过了一道幽光,狠厉而散发着阴寒气息的目光紧盯着她,他一手捂着胸口处,以雄厚的玄气压下那胸口处猛的涌动着的血气,试图着让那股血气平复下去,纵然是如此,他却也因为这一掌的毫无防备而被重伤了内伤,嘴角一丝鲜血溢了出来,他个手抺去了嘴角的鲜血,神色邪肆而带着发怒的迹象,狠厉而阴寒的目光紧盯着她,阴狠的声音慢慢的从他的口中传出。

    “女人,你确实是狠!”声音一落,他瞬间提起了体内的玄气,身体猛的一闪,快如闪电的朝子情掠去。

    见他迎面而来,子情正想闪身避开,谁知手中的剑在一瞬间被他打落在地,与此同时,双手皆被他反扣在身后,只感觉他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手下一个用力,只觉一股巨痛传来,让她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气。

    “咔嚓!”

    清脆的一声咔嚓声响起,她只感觉自己的其中一只手顿时失去了力道,软绵绵的根本运不起玄气,也就在这时,那残王放开了她那软绵绵无力的手,未了,肩膀上的巨痛还没缓过来,另一只手同样的传来咔嚓的一声。

    “啊!”她忍不住的低呼了一声,额头上渗出了点点冷汗,因自己的双手硬生生的被他缷了下来,痛得一脸绝美的脸上多了一抺的苍白。

    “主子!”

    听到了她痛得低呼的声音,血狼成员和夜寒猛的往她那边看去,却见她被残王扣住,双手被缷了下来,软绵绵的垂落在身侧,而她的身体此时因被残王搂着,根本无法逃开他的身边,看状,众人心下不禁一急,就要冲上前去救她。

    被残王缷下了双手,身体又被搂住无法挣开,她的背贴着他的胸膛,却也让她看见了血狼成员和夜寒此时的处境,只见他们一个个身上尽是大大小小的伤,玄色的劲装在厮杀中被划破出一道道的口子,鲜血从伤口处渗了出来,一个个却还浴血战斗着,丝毫没有停下来,反观那残王的鬼卫,虽然身上也受了伤,却没有血狼成员他们严重,双方的实力残王的鬼卫本就稍强,再加上他们的狠厉,这一战下来,处于下风的只是血狼他们,若是再战下去,血狼和夜寒势必会死在这里!

    想到这,她目光如炬的看着他们,冷沉的喝着:“别过来!”他们若是过来了,根本抵不上残王的一击,既然落入他的手中,她不希望他们为了她而失去了性命!

    “主子!”

    血狼成员一边厮杀着,一边要往她那边而去,却总被那那些鬼卫拦住了,心下不禁又急又愤,他们跟在主子身边虽然不久,但是却没见过她这样的处境,此时,她的双肩被那残王残忍的缷了下来,那股疼痛,非常人所能忍受,若不是因为他们,主子也不会受困于残王的手中!

    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在这周围,空气中,除了那肃杀之意之外,便是那刀剑相碰的铿锵声,玄气流动的气流声,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和夜寒见子情被捉,还被硬生生的缷下了双肩,一个个愤怒的目光怒瞪着那残王,手中与鬼卫厮杀的利剑也因这股愤怒而变得越发的凌厉,越发的骇人,几个回落间,竟然砍杀了几名残王的鬼卫。

    “走!马上给我走!”子情当即喝着,现在走,他们还有一线生机,若是落在这残王的手中,那下场绝对只有一个!

    听到她的话,三十六名血狼成员目光坚定的大声喊着:“主子!我们不走!我们不能丢下主子不管!”他们怎么能丢下主子?不!不能!就算是死!他们也要把主子救出来!绝不能让主子落入了残王的手中!

    “你倒是挺心疼你的下属,不过,你觉得他们走得了吗?”残王一手挰起她的下巴,低下了头直视着一脸冰冷的她,嘴角不由缓缓的勾了起来。

    子情用力一甩头,挣脱掉了那挰着她下巴的手,目光无比认真的看向了那些正在奋战中的血狼成员和夜寒,冷声的下达着命令:“马上离开!记住我跟你们说过的话,马上离开这里!这是命令!”

    闻言,血狼成员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脸上尽是冰寒与冷静的神色,其中一人不由咬牙沉声一喝:“走!”声音一落,带着众名血狼成员浴血奋战,杀出重围而去。

    见与血狼交手的鬼卫死了几个,其中还不泛受了重伤的,残王目光微闪,血狼佣兵团果真是名不虚传,竟然连他的鬼卫都杀得了,这等实力就是培训也培训不起来,若是能收了他们,那将是一条锋利的杀人武器,若是就这样杀了,倒还真是可惜了。

    “回来!不用追了!”他蓦然开口,阻止了那些鬼卫追上前去,阴狠的目光往那血狼成员奔走的方向看了一步,又低下头看向了被扣在他怀里的女人:“本尊放他们一马,女人,你是不是应该感激本尊呢?”

    子情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说:“这么说,我还得感激你缷了我的手?捉了我?”实力的悬殊,竟然是这样的让她无力反抗,已经到了地玄尊者级别的她,却总还是遇到比她更强的人,而且这些人还总是她的敌人!

    “如果不是你不乖乖听话,本尊所必如此?再说,你一身的利爪,如果不先缷了你的双手,本尊如何把你带回去呢?”残王阴沉沉的声音响起,凌厉而冰寒的目光落在她那如冰霜一般的绝美容颜之上,突然一抬手便打晕了她。

    看着晕倒在他怀里的女人,残王目光闪了闪,抱起她一个回身,冷声的说着:“把他们几人的尸体带回去。”语毕,带着子情迅速的消失在原地,随着他们的离开,周围又恢复了一惯的平静,只是那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却是久久无法散去,而那被残王从子情手中打落的凤吟剑,也静静的躺在那地面上……

    而也就在他们众人离开不久后,三道矫健的身影飞掠而来,闻着那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味以及看着那地上残留的血迹,三从脸上不禁闪过诧异之色。

    “这里怎么会有打斗?该不会是子情出了什么事了吧?”一身锦衣华服,却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的颜沐快步的上前,往周围看了看,想从这残留下来的场地找出一丝的线索。

    同样一身华衣,墨发随意的披散着的司徒南陵目光往那溅着血溅的地面一扫,又看了看那地上凌乱的脚步,不由看向了一旁的蓝无极,开口问着:“大师兄,你怎么看?”他们因为打听到了那个叫冷绝辰和墨成轩的消息,所以三人特意下山来告诉子情的,其实说白了,也是因为自从她走后,几人在八岐岭上吃不惯冷饭冷菜,所以便都趁着这个机会下来。

    一身浅蓝色华衣的蓝无极负手而立,俊脸上带着严肃的神色,深邃的目光看着那地面上所留下的脚印,以及那溅了一地的鲜血,当目光触及不远处的一个信号弹时,走过去捡了起来看了看,这才沉声说道:“那信号是子情放的不会有错,这里留下了激烈的战斗痕迹,我估计在我们来之前,她应该是被什么人围攻了。”

    “铿锵……”

    细细的铿锵声传出,颜沐朝周围一看,目光被那地面上的一把剑所吸引了,只见那把原本没有光芒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剑,在这时竟然泛出一股细细的冰寒气息,剑身微微的颤抖着,拍打着地面,发出了那一声声细细的声音,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大师兄二师兄,你们看,这好像是子情的剑!”颜沐指着地面上的那把剑说着,想要伸手去拾起,却让他们两人同时伸出拦住了,当下,不解看着他们两人,问:“怎么了?”

    “这剑身上泛着冰寒的气息,若不小心会被剑身上的寒气所伤。”蓝无极沉声说着,目光看着那地上的那把剑,这既然是子情的剑,那剑离她身,看来她是真的出事了,只是,她的实力已经那么厉害了,怎么会栽在别人的手中?看这现场没一具尸体也没有,她应该是被捉走了,会是何人所为呢?

    旁边的司徒南陵双手环抱着,摇了摇头说:“看来她这回是遇到对手了,这白虎大陆能当她对手的我估计也没几个,只是会是谁把她捉走了呢?捉了她又要干什么?难道是看中了她的美貌了?”说着,不由挑起了眉头看向他们两人。

    “一般上不了台面的人才会看中女人的美貌,像能打败她的人,估计实力定在她之上,那样的强者,要什么样的美人没有?还用看中她的美貌?我倒是担心着她不知会不会出事,连随身的剑都落下了,看来她的处境应该是很危险!”颜沐说着,可爱的娃娃脸上也不由凝重了起来。

    “我是想,若对方真的是看中了她的美貌那倒还好,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若不是看中了她的美貌,那可就麻烦了。”司徒南陵懒懒的说着,声音一顿,又道:“咱们好不容易打听到她要找的人的下落,本想着来告诉她,谁知碰上这事了,你们说,现在怎么办?”

    颜沐一听,当即说道:“那当然得救子情了c歹她也跟咱们相识一场啊!她现在有危险,我们又怎么能弃她不顾呢!大师兄,你说是不是?”

    “人是要救,只是,我们得先知道,是谁把她捉走了。”蓝无极说着,看着周围的打斗场地,突然发现有的血迹是顺着走的,于是走过去看了看,又回头对他们说:“这周围的脚印有很多,也许子情身边还跟有人也不一定,你们看,这血迹是往那边而去的,我们顺着这血迹找找,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大师兄,那子情的剑怎么办?”颜沐喊了起来,本想着自己伸去去捡起来的,但是细想,他的内息没有大师兄的强,要是被伤到那就麻烦了。

    正打算向前而去的蓝无极听他这么一喊这才想起那还在地上的那把剑,便走了过去,顿了一下,运起了体内的玄气气息,当手掌上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玄气能量之后,他手心用劲一吸,想把地上的那把剑吸起来,谁知那把剑却只是动了几下,根本无法把它吸入手掌心,反而因运气吸剑而把剑身上的寒气给吸了上来,幸得他连忙收回气息,方免被那寒气所伤。

    “哇!子情的剑果然是非同一般,竟然连大师兄都拿不起来吗?难怪那一回我让她再挑一把防身的匕首什么的她都说不用,这么好的剑,确实是一把就够了。”颜沐惊讶的大叫着,有性惊以他大师兄的修为,竟然也无法拿起主这把剑,当真是稀奇了。

    司徒南陵睨了那地上的凤吟剑一眼,脚下一抬,踢了块石头撞了过去,谁知地上那把剑微稍微一动,就避开了那颗小石头,见状,他这才开口说道:“名剑可都是有灵性的,既然是有灵性的,你应该知道你主人现在可是很危险,我们可没时间跟你在这里耗着,你要不要跟我们走?不走我们可要走了。”

    当他说完这话,原本泛着丝丝寒气的凤吟剑,竟然剑身上的寒气在这一刻皆收回了剑身,隐了起来,看到这一幕,三人不由相视了一眼,颜沐更是惊讶的说:“二师兄,你这招真厉害!”

    “快点把它收起来。”司徒南陵说着,心下也很是诧异,他不过就是随便试试,谁知这把剑竟然还真的这么有灵性。

    “我们快走吧!”蓝无极说着,顺着那血迹寻去,司徒南陵跟在他的身后,而颜沐一见两人都走了,这才连忙捡起了地上那把收起了寒气的剑,快飞的跟着他们而去。

    树林里,此时,血狼成员他们相扶着在这里停下了脚步,因为他们全都受了伤,血一直在流着,如果不尽快的止血,不少的兄弟是会撑不住的,所以他们也只能冒险在这里停下来先包扎伤口。

    “快,先扶着伤得重的兄弟坐下,几个伤得没那么重的,跟我去周围采些止血的草邑来!大家捉紧时间包扎伤口!”其中一名血狼成员说着,带着几个受伤较轻的快步往林中周围而去,寻找着可以止血的草药。好在他们都是常年在外跑的人,对一些山草夜是有一定的认知的,而且简单处理伤口的方法,也都是知道的。

    一身黑色劲装的夜寒身上也被划出了好几道口子,有的深可见骨,但因为身上的衣服是黑色的,所以就算是一身的鲜血也看得不那么清楚,他身上还背着子情的小包袱,因为知道这里面有着她的药箱什么的,所以从打斗开始,他就一直背着。

    看着自己身上的鲜血从那伤口处渗出,夜寒撕下了自己的衣摆,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浅的伤口,而两道被砍得较深的伤口血一直在流,流得他的衣服一片的湿渌渌的,也许是因为失血过多再加上运气飞掠的原因,眼前的视线不禁有些模糊了,却又因坚强的意志强忍着没让自己晕过去。

    周围倚着树休息着的血狼成员一个个在这时都显得有些狼狈,他们身上皆是伤,鲜血染红了他们的劲装,但是一个个却都一脸的愤怒与凛冽,想到他们的主子被那残王硬生生的缷下了双肩,那椎心之痛连他们大男人都未必受得了,而她却咬着牙一个痛字也不喊,还让他们离开,让他们保住性命!他们身为她的属下,到了紧要关头竟然变成了她在保护他们,他们实在是心里有愧!

    “来,先用草药止住血包扎一下伤口!”去采草药的几人回来了,手里拿着采回来的草药,快步的来到众人的面前,分给他们。

    “用手搓搓,然后贴着伤口包扎起来,兄弟们打起精神来!别忘了主子的话了!我们能保住一命,这都是因为主子!如今主子还在那残王的手中,单凭我们的力量是救不了主子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尽快的找到主子说的人!一切从长计议!”其中一名血狼成员说着,一边帮着重伤的兄弟包扎伤口。

    听到他的话,一个个点了点头,相互着包扎着伤口,其中一人来到夜寒的身边,见他的因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无力的倚着树,像是随时都会昏过去一般,连忙飞快的搓着草药帮他包扎着伤口,一边喊着:“夜寒兄弟,你顶着!我现在就帮你包扎伤口!”说着,从自己身上撕下布条,飞快的把他那深可见骨的伤口给包扎了起来。

    夜寒的伤,伤得最深的地方一处是肋骨,几乎就要看见骨头了,一条是肩骨处,这两处的血流得最多,那名血狼成员见他神色有点模糊,不禁担心了起来,这里前不着村后不见店的,想找个大夫给他看看也办不到,如今,也只能靠他自己的意志撑着了。

    突然间,沙沙的声音传来,血狼成员顿时警惕的看着周围,其中一人沉声喝着:“什么人!”语落,凌厉的目光紧盯着周围,注意着周围的一举一动。

    “咦?原来是血狼佣兵团的人啊!”颜沐看到那三十六名血狼成员时,可爱的娃娃脸上不由浮现了诧异的神色,本来还以为会是谁呢!谁知竟然是血狼佣兵团的人。

    “你们是什么人?”其中一名血狼成员沉声喝着,警戒的目光看着那三个从树后面走出来卓绝不凡的男子,三人的气息是那样的内敛,沉稳,一看就知绝非池中之物!若是敌人,以此时的他们的状态,根本无法与之对抗!

    慢慢的走出来的司徒南陵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手里把玩着刚才从树上摘下来的叶子,一派散懒的模样,看着他们开口说着:“我们是什么人,你们就不用管了,倒是要问一问,刚才在那山道边战斗的,是不是你们?除了你们之外,还有的另一伙人是谁?你们可有见过一个长得绝美的白衣女子?她叫子情的。”

    听到这话,血狼成员不由相视了一眼,暗想,难道他们说的是主子?这三个人,莫非是主子的口中的朋友?只是,主子不是叫墨清姿的吗?怎么叫子情了?

    倒是那快晕过去的夜寒强睁着眼睛看了他们三人一眼,开口问:“你们、你们可是蓝无极司徒南陵和、和颜沐?”

    “不错!”蓝无极沉声应着,目光落在他身上,问:“你知道我们?这么说,你认识子情了?”语毕,他打量着这个失血过多的黑衣男子,饶是此时一身重伤,但是那一身杀气却是那样的明显,当目光落在他紧紧的抱在怀里的包袱时,目光一闪,那是子情的包袱!

    “子情,也是、也是墨清姿,她、她是我们的主子,她……”夜寒说着,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晕过去了。

    “夜寒!夜寒!”旁边的那名血狼成员焦急的唤着,看着晕过去的他,此时竟然是束手无策!

    倒是蓝无极走上前,看着他们说:“放心,我们不是你们的敌人,我们是子情的朋友。”说着,他看向晕过去的夜寒,说:“他伤得很重,又失血过多,如果不吃药的话,他撑不下去了。”

    “可是我们这里没药啊!”血狼成员焦急的说着,脸上尽是担忧的神色,虽然他们与夜寒相处不久,但是怎么说也是一起出生入死的,而且又是跟着同一个主子,他要是死去了,他们怎么跟主子交待?

    “他怀里抱着的那个是子情的包袱,子情的包袱里有可以救命的药。”说着,上前一步,取下了那被夜寒紧抱在怀里的包袱,然后打开,看着里面那一个个的瓶子,他查看了一下,最后拿起了一瓶写着雪参丸的瓶子,从中倒出了一颗塞进了夜寒的口中。

    “能有用吗?”血狼成员问着,那么小小的一颗白色药丸,真的能救得了夜寒?

    原本站在一旁的颜沐听了,笑呵呵的走上前说:“放心,子情的药很厉害的,只要不是毒药,那准是救命的药没错,随便吃下一颗他也死不了。”说着把那个包袱包起来后,背上自己的身上说:“这个就由我来背吧!等以后见了子情,也好找她讨几颗丹依防身。”

    血狼闻言,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倒是蓝无极和司徒南陵看着颜沐摇了摇头,继而,蓝无极这才问道:“对了,你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们在前面捡到子情的剑,能跟我们说说是出了什么事了吗?”他没想到不过短短的时日,子情就收了白虎大陆有名的佣兵团血狼,原来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墨清姿,就是她,她还真是会一次又一次的给他们惊喜,只是,在知道了她是墨清姿后,他们却也在为她的安危担心,若说先前无法确定是谁捉了她,那现在,准是残王无疑了!

    残王追杀血狼佣兵团的事情白虎大陆谁人不知?没人敢收下的队伍,她倒是接收下来了,现在却给自己惹上了这么大的一个麻烦。

    “是残王亲自带了鬼卫截杀我们,就在刚才那山道上,我们的人被残王的鬼卫伤成这样,而主子也被残王捉住了,而且,而且还……”说到这,那名血狼成员只觉喉咙一堵,说不下去。

    蓝无极和司徒南陵以及颜沐听到这话,再看他们的神色,眉头不由一拧,问:“而且怎么了?莫非是残王伤了她?”残王是出了名的手段狠厉,落在残王的手中,她将受什么样的苦?她一介女子,又怎么忍受得了残王的手段?想到这,三人心下不由担心着。

    “残王硬生生的缷了主子的双手,让主子毫无反抗之力!”

    听到这话,三人俊脸上浮现了凝重的神色,缷了手可以再接回去,并不算是什么严重的伤,但是,这缷与接之间的痛楚,却是连男子都承受不住的,不过以那残王狠厉的手段来说,对她下这样的手却算是轻的了,若是换成别人,根本不可能会在残王的手下活命,只是,残王既然要追杀他们,又为何把子情活捉了回去?

    “那残王,为何把子情捉回去?以残王的手段,他是不可能会如此费心思的活捉一个人的。”蓝无极问着,眼中带着不解之色,看着面前的血狼成员。

    闻言,血狼成员相视了一眼,顿了一下,这才说:“这一点我们也觉得奇怪,但是我们听见那残王对主子说,看上主子了,要主子跟他回去,但是主子不肯,还动手打了他一掌,所以残王动怒,但缷下了主子的双肩。”

    三人错愕的看着血狼成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又问了一句:“你们说那残王说他看上子情了?”这事也太悬了吧?谁不知那残王手段阴狠毒辣,身边女人向来不少,但是却也只是他的发泄工具,女人,在那样狠厉霸道的人眼中,根本就只是的玩物,就算是因为子情真的很出色,但是,让他动心?这怎么说都让人不太相信,如果真的要说,那他们也顶多只相信他是因为子情的奇特而一时对她的感兴趣,若是这样,那子情的性命可就真的危险了。

    一旦他对她失去了兴趣,或者是子情惹怒了他,他随时都有可能下手杀了她!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