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83.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丢进狼林
    蓝无极整了整神,沉思了一下,便对他们说:“这白虎大陆,我估计你们是不能呆下去的了,先去玄武大陆吧!子情的父亲在赤城那里,找到他们后再从长计议,残王是个可怕的对手,非我们的实力可对付的,先去与他们会合再说。”

    听到他的话,血狼成员眼中闪过惊喜的神色,问:“是主子的父亲?我们一路听主子说在找人,不过一直没有消息,原来是在玄武大陆,难怪在这边没有听到一点的风声,那我们马上就走,去赤城找到主子的父亲,把这事告诉他,再商量一下要怎么救出主子。”

    “走吧!前不久他们把玄武大陆的赤城拿下了,如今是赤城的城主,本来我们三人没打算一同前去的,不过现在子情被捉了,那就与你们一道同行吧!”蓝无极说着,示意他们扶起受伤的成员,整队往玄武大陆而去。

    “如此,我们就先多谢三位了!”血狼成员抱手拳沉声说着,相扶着站了起来,一名伤得较轻的,则背起了夜寒,一行人,这才往他们的目的地,玄武大陆的赤城而去。

    随着夕阳的西下,天空渐渐的暗了下来,如同一面漆黑的布,蒙住了天空,直到皎洁的明月在那漆黑的天空中出现时,周围点点闪烁着的星星也跟着冒了出来,原本漆黑的夜空,随着月色与星光的闪耀,变得美丽而迷人,皎洁的月光洒落大地,更是如同为这大地披上了一件神秘而美丽的面纱……

    此时,在残王的偏殿他的卧室里,窗口边的一张大床,床边四周的纱帐被窗口处吹进来的夜风轻轻的撩起,透过房间里墙上的鸡蛋般大的夜明珠,依稀看见了一名白衣女子静静的躺在那大床上面,她像一名沉睡中的仙子一般,双手交叠在腹部,墨发披散在床上,绝美的容颜与那红色的床单相衬托着,让她显得越发的美丽,迷人……

    倘大的一个房间气派而堂皇,一件件价值不菲的摆设都显出了主人的非同一般,房里,没有点灯,只有着墙上的几颗鸡蛋般大的夜明珠,夜明珠所散发出来的光芒是刺眼的,但因为上面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黑布,而显得昏暗柔和了一些。

    一身宽大华服着身的残王,推开了房门走了进来,他脸上戴着那半边铁面具,嘴角微勾,邪肆而狂放,一身强大的气势自然而然的从他的身上显示出来,只见他一步步的往床边走去,到来床边时停下了脚步,带着兴致的目光直勾勾的打量着躺在床上的女人,未了,他脱去了外袍在她的身边侧身躺下,一手托着头,一手把玩着她的发丝,神色玩味而邪肆的看着那还没醒过来的人。

    “墨清姿?”他微挑着眉头,低声的呢喃着,手里把玩着她的发丝,把她的发丝往鼻间一凑,一股自然的清香扑鼻而来,女人的香味,让他的目光眯了眯,看着就躺在他身边的女人,狠厉的深邃目光中跃上了一个簇灼人的火焰,直勾勾的盯着她如婴儿般熏的肌肤。

    这个女人,无疑是特别的,无论是胆识,还是她的气息,都让他不由为之侧眼,女人他是见多了,不过像她这么有趣的,却是很少见。他目光闪了闪,伸出了手指,慢慢的划过了她绝美的容颜,最后用指尖轻以一挑,微抬起了她的下巴,看着她那诱人的朱唇泛着魅人的光泽,他不由慢慢的低下了头,准备吻上那诱人的朱唇。

    陌生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让沉睡中的墨清姿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想起了昏倒前发前的事情,她猛的睁开了眼睛,正好看见那戴着半边铁面具残王一脸张在她的面前逐渐的放大着,当下目光不由一冷,猛然抬起了手用力的往他脸上甩去!

    “啪!”

    响亮的巴掌声在这夜色中显得格外的清脆,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止了一般,那原本准备吻上她的唇的残王,僵硬着身体因被她冷不防的甩了一巴掌而微侧着脸,而墨清姿在甩了那一巴掌后,才想起自己原本的手是被他缷下来的,刚才没细想,不想她的手竟然又接回去了。

    “女人,你竟然敢掴本尊?”阴沉而狠厉的声音从残王的口中而出,他阴沉着一张脸,身上散发着骇人的气息,一手紧紧的掐住了子情的下巴,阴狠的目光紧盯着她那清冷的容颜。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掴他耳光!这个女人,当真是胆大包天了!她是想死吗?他倒是不介意成全了她!

    “我不止敢掴你,我还想杀了你!”她冷冷的说着,因被他用力的掐着下巴,她的脸微抬着,冰冷的目光直视着他,该死的男人,他的强行把她带到这里来,让她想起了她的娘亲也被那个萧强行带走!这神迹天空的人都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怎么一个个都喜欢做这些抢人的勾?

    “哦?是吗?想杀了本尊?”残王阴狠的目光一眯,掐着她的下巴阴测测的说着:“你觉得你有那个本事吗?你是本尊的对手吗?若是打得过本尊,你也不用被本尊捉来了。”他说着,突然间放开了掐着她下巴的手,睨了那被他掐红了的下巴一眼,说:“本尊给你一个机会,成为本尊的女人,只有这样你才有好日子过,若不然,哼哼!本尊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墨清姿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并不言语,她暗暗的想运起体内的玄气气息,却发现体内的玄气气息像是突然间没了似的,不由心下一惊,拳头一拧,还是感应不到一丝的玄气,不由思忖着,难道她的玄气又被封住了?想到这,心下不禁一阵恼火,刚到神迹天空时被捉,被蓝无极他们的师傅封住了一身的玄气,现在被这个残王捉了,又被封住了玄气,这些人,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喜欢封住别人的一身玄气!

    察觉到她的举动,残王冷哼了一声:“若不是本尊封了你一身的玄气,你以为本尊会帮你接回两手?告诉你,本尊的这个地方,一般人是找不到的,而你现在一身玄气被封,就连本尊身边随便一个人,都有能力杀了你,本尊劝你最好别起什么逃走的心思,既然被本尊带回来了,没有本尊的批准,你,是逃不掉的!”

    “我最不耻的就是你这样的人了,想要我当你的女人?下辈子也不可能!”她冷冷的说着,一个翻身,从床上起来,站落在地面上,退离了他的身边。

    听到这话,残王仰头一阵大笑:“哈哈哈……是吗?话别说得太早了,本尊会让你自己来求我,本尊会让你乖乖的爬上本尊的床!”他阴狠的目光半眯,紧盯着她,突然大喝一声:“来人!把她关进狼林!”他的声音一落,便见两名黑衣男子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女人,本尊的狼林养的可都是凶残的猛兽,其中以狼最多,告诉你,在那里林子里面的猛兽,都是自相残杀的,弱肉强食这个道理,不止是人类,就连猛兽也是如此,如你一身玄气被封,进了那里可是必死无疑!你可要想清楚了,如果现在求本尊,本尊兴许还会收回这个命令。”残王倚在床上,一脸阴邪的看着她。

    “狼林吗?我倒是想见识见识你残王的狼林!”她冷声的说着,移开了目光不去看他。不就是猛兽林么?呆在那里怎么也比呆在这里强,这个残王,太过危险了!

    闻言,残王嘴角笑意一敛,脸色一沉,阴沉着一张脸喝着:“带下去!”不知好歹的女人!既然如此,那就让她去狼林里面见识见识,他倒要看看,她会怎么个狼狈的跪求着他!

    “是!”两名黑衣人听令,上前就要押着她往外走,墨清姿冷眼一扫,冷漠的说了一句:“我自己会走!”语毕,便自己迈步往外走去!

    看着她挺直着纤弱的身影往外走去,一身的清冷与高贵容不得人侵犯半分,残王目光不由微闪,阴沉着一脸张看着,直到,她的身影随着消失在门外,他这才开唤了一声:“暗中跟着,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是!”没有看见人影,只听见空气中传来一声恭敬的低应声,房间里再度的静了下来,窗外的月色斜斜的射入了地面,那躺在床上的残王双手垫着头,微勾着阴邪的嘴角,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被那两名黑衣人带着来到一处以铁栏围起来的密林前面,看着那锁着的铁栏,她心下微沉,本想既然是林,那能不能看看在林中有没别的路线可以离开,谁知这放眼看去,周围竟然全都是铁栏,看样子应该是全部围起来的,只是这个林有多大,那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是夜晚,面前那用铁栏围着的林子一片的黑漆漆的,却仍可见到那一双双冒着绿光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一声声低低的狼嚎声在低嚎着,一棵棵参天大树挺立在夜色之中,依稀看见绿叶随着夜风而轻轻的摇动着。

    铁门被打开,身后的两人把她往前一推:“进去!”她一个冷不防的,脚下踉跄了一下,险些跌倒在地。

    铁门重新锁上的声音传来,她回头一看,那两名黑衣男子锁上门后便走开了,而那看守着这里的那两名男子,侧从刚才到现在依旧是目不斜视的保持着一个姿势,似乎对这一切看都没看见似的,听见耳边传来的一声声我狼烟嚎声,她顿时警惕了起来,她现在没有玄气护身,但是,战技却还是有的,想要杀了这些猛兽,应该是不成问题,只是可能会麻烦一些。

    趁着夜色,她飞快的往黑暗中跑去,夜间的林子,野兽出来掠食,所以她是极其危险的,一个不小心,真的会把命也搭在这里,现在她孤身一人,唯一能靠的便只有她自己!伸手摸了摸手上的镯子,好在她的镯子还在,只是不知凤吟剑会落在何处?她的实力比起残王他们,真的是太弱了,面对他们,竟然是束手无策!

    林中的那些野兽,不知是尚未发现她还是怎么,竟然都没有在那第一时间飞扑上来,而她也正好利用这个时间,快步的跑向黑暗中隐藏起自己的气息,夜色中,林子里没有灯火,一片的漆黑,她的身影在这夜色中本应是不易察觉的,但却因为她身上所穿的是白衣,所以就算在黑夜里,也依然让人一眼便看出来。

    “嗷……”

    野兽的叫声,不时的在林中传出,那从四面而来的声音,让她不由警惕了起来,此时的她,对付一只野狼是没问题,但是对付多,那却是很大的一个问题,而狼是群体野兽,这林子又叫狼林,估计这里面的狼更是非同一般,她应该小心一点才行。

    “沙沙……”

    她倚着一棵大树,目光注意着周围的一切,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沙沙的声音,当下飞快的往身后看去,却只看见一头凶猛的野狼飞扑而来,那幽绿而泛着嗜血光芒的狼眼,在这夜色中显得很是骇人,她迅速的往一旁闪去,一时手紧拧成拳,重重的挥出,只听砰的一声传来,她击中了那只野狼,只是,少了玄气气息的拳头,根本没有什么攻击力,她的一拳击落在狼身上,根本就是不痛不痒。

    反而她反抗的举动,引起了狼的野性,那微张着的狼嘴流咧着锋利而嗜血的獠牙,口水往下滴着,猛的一个飞扑上前,锋利的利爪一张,狠狠的往她的身上抓去。

    “嘶!”

    因野狼的速度极快,那矫健的身影又是猛的飞窜而出,再加上此时的她没有玄气气息,就算是的躲开,速度也有点力不从心,手中又没有可攻击的物品,一个不小心便被那头野狼抓伤了胳膊,白衣的衣袖被撕了下来,几道深深的血痕染红了她白色的衣裙,而空气中所弥漫着的血腥味一传开,不远处更是传来了一声声兴奋而带着嗜血的狼嚎声。

    “嗷……”

    那头抓伤了子情的狼,像是在呼叫着伙伴似的,昂头高嚎了一声,而子情此时根本容不得她有一丝的松懈,见自己被抓伤了,而那头野狼又似乎在呼叫着狼群,于是,她顾不得那流血着的胳膊,猛的飞扑上前,伸手时紧的扣住了野狼的脖子,在野狼奋力的挣扎的同时,她迅速的扣动手镯中的机关,一条银丝无声无息的缠上野兽的脖子,一用力,当即把它活活的勒死!

    因野狼的力道极大,她只能用整个人的力道去压去它,在它挣扎的过程中,身上又被它的爪子划出了几道口子,见它一动不动的死去后,她连忙放开了它,快步的起身往林中跑去,远离那血腥味极重的地方。

    而在她往林中跑去后不久,夜色中闪出一名黑衣男子,蹲在地上检查了一下那头死去的狼,当手指触到狼脖子那一深深深细细的血痕时,目光微闪,飞快的跟上了她的脚步,隐身于夜色中继续的观察着。

    “撕!”

    她一边往林中跑去,一边毫不犹豫的撕下了自己的衣袖把手上的伤口包扎起来,因伤到一只手,所以只能用嘴咬着打了个结,简单的处理了一下后,她便四处寻找着可以防身的东西,刚才与那野狼的一战,让她知道以她没有玄气的拳头去战,那绝对是自寻死路之举,如果不是有手腕上的镯子,根本没有东西可以杀得了那头凶残而矫健的野狼。

    边走着,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低头一看,见是某种动物的骨头,估计是肉被这林子里的野兽给吃了,只剩下这些骨头在这时里,看着那些骨头,她脑海里灵光一闪,迅速的在地上找了找,最后捡起其中一条骨头,再用旁边的石头砸成了两截,因被砸断,刚好露出了锋利的尖刃,虽然比不上利剑什么的,但却比树枝要好很多,用这个来防身,总好过她空手赤拳。

    把其中一截放入怀里,其中一截握在手中,她继续往前走去,没多久,她不由放慢了脚步,因为她感觉身后似乎有人在跟着她,那股被人盯着的感觉是那样的明显,泛着寒意的目光不由轻轻一闪,是那残王派来的人?进了他的这个狼林,还怕她跑了不成?

    她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去,心下却是思量着,如何甩了那跟着她的人?

    “嗷……吼!”

    这时,听着狼嚎的声音刚落下,林中竟然还响起了一声猛虎的吼叫声,她不由有些诧异,除了狼与虎,这里面究竟还会有什么?捡起了地上的一条树枝以备不时之需,她边走着,突然感觉那狼嚎的声音似乎离她这里渐渐的远了,倒是仔细一听,竟然能听到一声声咝咝的声音。

    是蛇?她目光一闪,停下了脚步,仔细的听着那声音是来自于何处,而那暗中跟着她的黑衣人见她停下了脚步便也隐藏在她身后的不远处,静静的观看着。

    毒蛇么?如果是毒蛇就好了,她身上有辰送的那条项链,什么毒对她来说都是起不到作用的,若真被毒蛇咬了,也只是有性疼罢了,但是,若是那暗中跟着她的人被毒蛇咬了,那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嘴角在夜色中微微的扬了起来,此时的她虽然身上白衣已经弄脏,还带着血迹,但是却依旧显得那样的清冷淡漠,那亮如明星一般的清眸,泛过着点点摄人的神采,在仔细听了那蛇吐信的声音后,她移着脚步,慢慢的往那蛇群中而走。

    而那跟在不远处的黑衣人见她往蛇群而去,不由微怔,暗想,主人命他跟着,定是不想她死,若是被这林中毒蛇咬了,那必死无疑,此时她若再往前走,一定会引起群蛇攻击,到那时……

    想了想,他只好再跟近一点,却不想身影才往前掠去,突然间迎而扑来的就是吐着蛇信子的毒蛇,惊得他连忙拔出剑飞砍着,然而,那些毒蛇却像是自己会飞似的,一条条的往他飞窜而来,有时就是好几条一起窜过来,饶是他的身手再快,在心惊之中手自己也会有信乱,一个不注意,脖子被咬了一下。

    “啊!”

    他痛呼了一声,猛的挥开了那中交住他脖子的毒蛇,然而,毒素已经透着那伤口窜入他的体内,只是一瞬间,他的身体蓦然一僵,整个人也随着倒落在地上,不一会,就被那群蛇给围上了。

    子情坐于树上,冷眼的看着他的身体被群蛇一点点的吞噬,最后,目光落在他那丢落在一旁的剑上面,手一动,银丝飞掠而出,缠住了那把剑后把它拉了回来,这才迅速的往林中而去……

    漆黑的夜色中,潜伏着无限的危机,对这林子尚不熟悉的子情,只能先保住自己,再慢慢的看看这林子有多大?哪里有水源?自己如何解决吃的问题,在这狼林里,她不仅要与众多凶残的猛兽周旋,更要在这里生活下来,首先便是水源的问题,以及她如何在这充满危机的生存。

    夜,在一声声野兽的低嗷声中渐渐的过去了,随着黎明的到来,那野兽的声音一声声的静了,蕴含着无限危机的林子,随着天亮一切都归于平静,晨风轻吹,林中的树叶沙沙的响着,轻轻的摇着……

    一夜没睡的子情一大早的便在这林中走动着,寻找着水源,随着天明的到来,她才发现这个林子很大,因昨夜一直往深处走,如今除了刚进这林子里看到的那个铁栏之外,现在根本就没看见有铁栏的存在,也正因为这样,她才在想着,这个林子能否通往别处?

    突然间,耳边听到了流水的声音,她心下一喜,快步的往前方走去,要知道水是活下去必不可少的物品,她可以几天不吃东西,但是却不能几天不喝水,身体缺了水,就会支持不下去的。

    走了约十来米,看见在那几块石头之间,冒出着几道水源,是泉眼!她惊喜的上前,看着那清澈的泉水把周围的几块石头冲洗得很是干净,便先洗了洗手,再洗了一把脸,然后用手捧起那泉水喝了几口,入口清凉的感觉让她喉咙一阵舒服,喝了水后,她便解下了手上绑着的布条,清洗了一下胳膊上的伤口,见那被狼爪抓出来的几道深深的伤痕,她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

    因伤口过深,又没有妥善的包扎与清洗,现在已经有点发炎了,她得找些草药才行。想着,便站了起来,往林中走去,这林中杂草丛生,却是有不少她用着着的草药,她可以先包扎一下伤口,再采些制成防身可用的药物,以防不备之需。

    与此同时,在残王的宫殿里,此时他正阴沉着脸看着那跪在地下的男子:“你说昨晚本尊派去跟着的那人没回来?”

    “是。”跪在底下的那名男子恭敬的应着,心下很是诧异,主人让人跟着那个女人进了狼林,盯着她的一举一动随时禀报,但是那名暗卫进了狼林后却一直没有出来,更没有传来一丁点的信号,真的是太奇怪了。

    “那就让人进去找!给我盯紧了那个女人,伤着可以,不要死了就行!若是她有开口说要见本尊,你们就把她带出来。”残王把玩着手中的铁珠,漫不经心的说着,他本就不相信那个女人能在那狼林里面撑得住几天,没有了玄气的她,如同一只猛兽断子锋利的爪子,这样的她,又怎么可能在那狼林里活得下去?她的求饶,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倒是他派去跟着的那个,怎么就突然不见了?

    “属下遵命!”那名黑衣人沉声应着,迅速的往外而去。

    “女人,不过就是一个女人,能翻出什么样的浪来?本尊倒要看看,你如何在手无寸铁毫无自保之力的情况下,在那危机重重的狼林里生存下去!”残王低声的呢喃着,嘴角勾起了一抺阴邪的笑意。

    对于一名强者来说,想要得到一个女人实在是太简单了,所以,他们要的是征服感,征服的快感才让他们更为的兴奋,更加的期待……

    狼林中,子情找了草药包扎了自己的伤口后,本想制些药丸可放在身上防身,但是却因少了很多的东西所以没有去制,倒是放了一些止血草药在身上,而还有一样就是脆骨香,脆骨香,是研制**药的主要材料,用的时候不用多少,一点点就有惊人的效果,她在找草药的时候无意间见到,便折下了一截插在她的墨发里面,只要把脆骨香碎洒出,闻到的人哪怕只是一点,也会当场地失去知觉。

    现在她玄气被封住了,得到个地方再冲开被封住的玄气,只是这回她心底没什么把握,因为上回以玄气冲开并且进阶,是因为她当时是金玄武神巅峰级别的了,而这一回,她却才进入地玄尊者没多久,就算是加以修炼,此时也不过才是地玄尊者三阶的修为。

    狼林中有洞穴,但却是狼虎之穴,她进不得,所以就算她想找个安全的地方打开自己被封住的穴道却也找不到,白天她还能稍微安全一点,因为没有野兽出没,所以她得抓紧时间才行。

    目光朝周围看了看,最后落在了一棵大树上,没有洞穴,那她就上树去,好在当时在八岐岭时拿了这个手镯,若不是这个手镯,她在没有玄气气息的情况之下,根本无法上树。

    手一伸出,手镯上的银丝飞袭而出,缠上了树枝她借力一跃而上,扶住了树枝后在茂盛的叶子中坐下,背后刚好有一条树枝顶着,身侧还有较小的一条可以当扶手,她所坐的树枝,又是三叉分开,于是盘膝而坐,背靠树枝倒是很稳。

    她闭上眼睛,轻呼出一口气,双手置于丹田之处慢慢的运起凌天心法,随着凌天心法的运行,原本没有玄气的体内又渐渐的生出了一丝丝的玄气气息,弱弱的,如气流一般的在她的筋脉中流动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头顶上的天空,太阳越发的猛了,而她坐在树叶之中,倒也阴凉,只是,此时的她却是额头上渗着汗水,约有了几个时辰的时间,她身上的那股气息依然只是弱弱的,并没有一丝的增强,但她不愿就此放弃,如果不能冲破被封住的玄气,她将如何取那残王的性命?如果不能让实力更进一阶,若是遇到比她强的对手,她又拿什么与人交手?那残王既然派人跟着她,定然不会让她死去,而那人没回去复命,自然会让他起疑,她的时间并不多,她得赶在他们找到她之前让实力恢复!

    “什么?只找到了他的一套黑衣?”残王阴狠的目光一眯,他把玩着铁珠的手微顿着,因听到了底下人的禀报,身上的气息一片的阴鸷,浓浓的骇人气流从他的身上弥漫而出,让大殿上的气息也随着压抑了起来,而跪在那底下的人更是大气不敢喘一声。

    “是的!在蛇群旁边找到的,估计是被群蛇攻击。”

    残王目光一眯,阴沉着声音问:“那个女人呢?可有找到?”死了?那可是他身边的暗卫,竟然就这么死了?身为暗卫,他的隐藏实力是一流的,以那个女人玄气被封来看,是不可能发现他的,难道真的只是因群蛇的攻击而死?连他身边的暗卫进了那里都死了,那个没了玄气气息的女人呢?是否也死了?

    想到这,他目光一眯,随手把捭中的铁珠往一旁一放,突然间站了起来阴沉着声音喝着:“带上人跟本尊走!把那个女人给本尊找出来n要见人死要见尸!”蕴含着强大威压的声音一落下,只见他的身影一闪,已经出了大殿往狼林而去。

    而跪在地上的那几名黑衣人闻言,不由相视了一眼,眼中皆闪过不解之色,主人把那个女人丢进狼林,不就是要她生不如死吗?怎么不过才一个晚上,就想去把她带出来了?连主人身边的暗卫都被群蛇攻击而死,她一个没有玄气气息的女人进了那里,现在还能活着?

    然而,他们不敢有任何的意议,迅速的起身往外掠去,主人的心思岂是他们猜得透的,总之主人说什么,他们做什么就对了!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