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84.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八章 冷绝辰去哪了?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而在狼林中的子情,经过了一天的冥修,却仍无法冲破那被封住的玄气,虽然如此,她却因运用凌天心法运用而让体内多出了一丝的玄气气息,红色的玄气气息只到武士级别,这是她一天下来的成果,这么弱的玄气,根本无法与残王对抗,但却能让她在这潜伏着危险的狼林中不再处于被动的姿态。红武士的玄气级别,无法战胜残王的人,却能战胜这狼林里面的猛兽。

    眼见天色暗了下来,林中又开始传出了野兽们的低吼着,她目光闪了闪,从树上站起,伸了伸手脚,让盘了一天的双脚血气活动一下,利用新滋生的玄气气息,她轻轻的一跃,往林中跃去寻找着可以吃的东西。

    这狼林里杂草丛生,因没人清除的原因,这里面的杂草都长到半腰高,一棵棵的参天大树浓密的分布在这林子当中,她昨晚在这林子走了一夜,再加上今天早上四处去寻药,凭着她过目不望的本事,已经把这狼林摸了个六七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那围起我栏的地方,铁栏虽然是高,但是她可以得用身体里新生的玄气气息以及自己手腕上的银丝离开这里。

    往林中深处而去,见密林之中有着几棵野果树,绿色的果子只有手指头那般大小,没见过那种野果,不知是什么来的,她只是打量了一下,见是对身体没有害处的,便摘下一性着。

    夜色中,她穿梭要树枝上,而底下的林子狼群走动,猛虎也跟着出来晃悠,为了不引起野兽们的注意,她只能利用玄气在树枝上跳跃着。

    而另一边,残王带着一队人马亲自进入狼林找人,强大的气息让狼林中凶残的野兽四处的乱窜着,惊恐的嚎叫着,强者的威压是那样的强大,一般的幻兽都无法承受,更何况只是区区野兽?

    他们所到之处,野兽都飞窜离去不敢上前,也正是因为这股大阵荡,那此时在林中深处的子情也察觉到了,看着底座下惊慌失措的往林中深处飞奔而来的野兽时,她不由停了下来,回头若有所思的看着那漆黑的狼林。

    “难道是那残王进林了?”她低声呢喃着,目光中光芒一闪,想到有这个可能性,她当即飞快的往林中窜去。

    林中,残王阴沉着声音喝着:“快点!给本尊找!把人马分散开去,找到了放信号通知!”夹带着威压的声音在林中传开,那阴沉的声音中仔细一听,似乎还带着怒意。

    “是!”众人沉声一应,迅速的分散开去,往林中去找人。

    “你也不用跟着本尊,去,往那边去看看!”他伸手一挥,示意那跟在他身后的人往别处去找。

    “是!”原本跟在他身后的护卫沉声一应,迅速的往另一边而去。

    残王阴鸷的目光紧盯着面前漆黑的林子,阴沉沉的脸上以及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骇人气息是那样的强大,似有一股肉眼可见强大威压弥漫在他的身边似的,原本凶残的野兽遍布的狼林,因他们的出现而逃得一只野兽也不看见。

    “该死的女人!”他低声咒骂了一声,阴鸷的目光朝漆黑的周围一扫,大步的往林中走去。本想给那个女人一个惨痛的教训,谁知道她竟然还有本事在他的眼皮底下玩消失!这狼林对身有武功修为的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可怕的地方,但是,对于玄气气息被封和普通人无疑的人来说,却是致命的一个地方,他的一个暗卫进了这里不到一天,竟然只剩下一套衣服,她倒好,进了这里竟然给他玩起消失来了!

    哼!最好别让他找到了她,要不然,有她好受的!

    林中,四处都有着残王的人在寻找着子情的下落,然而,因狼林很大,非一队人马就能仔细的搜索到每一个角落的,而且再加上现在是夜晚漆黑的夜色成了一个很好的保护色,只要屏住自己的呼吸,隐藏好自己的身影,在她有防备的情况下,想要找到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就像此时,子情躲在浓密的树叶之中,夜色和树叶把她的身影遮挡了起来,又屏住了呼吸,那从底下走过的人根本没能注意到她就在这树上面。

    看着那底下的事两名黑衣人,她静静的朝周围打量了一下,见这附近只有他们两人时,目光闪了一下,无声的跃下树落在地面迅速的隐藏于杂草丛中,而似乎感觉到有异样的其上一人猛的回头一看,却是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没看到,也不见有一丝的异常,周围还是只有着那半腰高的杂草在夜风中轻轻的拂动着。

    “你看什么啊?这里什么也没有,连只野兽也没看见。”前面的一名黑衣人回头说着,继而又往周围打量着。

    “刚才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回头一看却是什么也没有。”那另一人说着,打量着四周。

    而此时,子情正趴在那半人高的杂草丛中,注意着他们两人的一举一动。此时她只有着红武士的玄气,若是与他们硬碰那根本不可能制服他们,所以她只能智取,利用药物出奇不意的对他们致命的一击,绝不能让他们有机会通知别人。她想着,此时自己除了一瓶紫灵丹放在身上之外,也只带了一样药散在身上,不过对付他们,那药散应该已经足够了。

    “也许是这林子里的什么小动物,那个女人被主人封住了玄气,她只是一接近,我们第一时间就能发觉。”那人不以为意的说着,挥了挥手对他说:“我去前面小解一下,你等我一会。”说着便往前走了过去。

    看准时机,子情慢慢的往那人靠近着,捡起地上的一颗小石头往前面那人丢去,轻微的声响让那人警惕的一回头,与此同时,她一个闪身把把役往他脸上洒去,那人瞪着双眼想要喊出声,身体却是不受控制的往地上倒去,子情见状上前接住他倒下的身体,同时利用手镯中的银丝缠住了他的脖子一勒,直到他断气了这才悄悄的靠近那另一名。

    刚才那药散只能让人在短时间里失去战斗能力,但是却不致命,所以她只能再用银丝把那人勒死!她悄然无声的解决了一个后,趁着那人在绑裤带的时候,迅速的一个闪身上前,银丝咻的一声缠上了那人的脖子,用力一勒,只听一声闷哼声音响起,那原本挣扎着的黑衣人也随着断气了。

    迅速的解决了那两个黑衣人后,她这才飞快的往林中而去,没想到残王的人这么快找来了,她得尽快找到那铁栏的所在地趁早离开这里。

    夜色中,残王的人在狼林中寻找着子情的身影,而子情则在躲避的同时寻找着那可以离开的铁栏,这一夜,狼林中无疑是潜伏着危机的,野兽们惧怕那散发着雄厚气息的人类,残王的人在寻找子情的同时,在逐渐的减少着,至少次日清晨,找了一夜的残王仍没有找到子情突然藏身于何处,于是发出信号集中人员,当众人集中在一起时,原本的三十多人到现在竟然只剩下不到二十人,看到这些人数,他阴鸷的目光不由一眯,嘴角勾起了一抺狠厉的笑意。

    “呵呵呵,好好!那个女人,果然还活着!她不仅活着,竟然还能杀了本尊的人,果然是非同一般!”阴狠的声音的带着笑意低低的说着,任谁此时都看得出他浑身散发着一股浓浓的怒气与令人心惊的骇人威压,只听他蓦然阴沉着声音一喝:“来人!给要尊把鬼卫叫进来!让他们全面搜索那个女人的踪迹!在今天天黑之前,本尊一定要把她揪出来!”

    “是!”一名黑衣男子沉声应着,迅速的往外而去。

    “你们五人一小队,分散寻找!”残王阴冷的声音传出,狠厉的扫过那些黑衣人,阴沉沉的说着:“给本尊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如果你们当中再少了一个人,其他的人都得跟着陪葬!听明白没有!”

    “是!”众人心下一凛,当即沉声应着,各分成五人一队,迅速的往林中跑去。

    他阴鸷的目光往周围一扫,半敛下眼眸沉思了一会,蓦然抬起了头低声说着:“本尊就还真不信你能插上翅膀飞了!”声音一落,他衣袖一拂,大步的往林中走去。

    与此同时,在经过一天一夜的赶路之后,蓝无极司徒南陵以及颜沐他们,和三十交名血狼成员以及夜寒,已经抵达了玄武大陆的赤城,一大队人浩浩荡荡的进入了赤城,走在大街上,百姓们都不由驻足观望着。

    “哎,这些人是什么人啊?一个个一身劲装,打哪里来的?”

    “谁知道呢!不过看他们那样子,像是奋战后不久的,你们看他们的衣裳都是破的,不过那一个个的气势倒还真的是不赖,咱们这赤城里,也就城主那里的人比得上他们了。”

    “你们看,那走在前面的三人长得真好看,那个蓝衣锦服的男子,一向儒雅的气质,应该是哪家的公子吧!怎么会跟那些一身都包扎着伤的人在一起呢?”一名少女好奇的说着,一双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看着那面容俊朗儒雅出众的蓝无极。

    蓝无极几人带着血狼他们走在大街上,周围百姓们的话他们自然是听在耳中,旁边的颜沐扬起了他那张娃娃脸,笑道:“大师兄,你英俊儒雅的外貌真的是很受用,走到哪都是少女们目光集中的所在,唉!要是他们见过你杀人时那冷血无情的样子,不知还会不会说你一身儒雅气质呢!”

    闻言,蓝无极嘴角含笑的看了他一眼,温和的说:“大师兄突然记起,很久没与你过招了,要不等我们有时间时来几招?”温和的声音带着笑意,不紧不慢的,异常好听,可这话听在颜沐的耳中,却是让他脸上的笑容一僵,讪讪的笑着:“大师兄,你日夜操劳,这过招的事,我看就免了,免了。”

    “日夜操劳?”司徒南陵一挑俊眉,嘴角勾起了邪肆散懒的笑意,半眯着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幽光,对着身边的蓝无极问着:“大师兄,最近你有去逛青楼什么的吗?怎么会日夜操劳了?”

    “二师兄,你别陷害我,我哪里有说大师傅兄去逛青楼了啊!”他们是什么人?哪里用得着逛青楼?颜沐撇了撇嘴说着。

    蓝无极瞥了他们两人一眼,并没有言语,目光往前面看去,见前面是三叉路口,便走到一旁一名老汉面前温和的问着:“老人家,请问城主的府上应该走哪条路?”

    面对蓝无极温和的笑容,老汉微愣了一下,连忙指着前面左边的一条说:“走左边的那一条,一直走就到了。”

    “多谢老人家。”蓝无极笑说着,这才带着众人往前面左边的路上走去。

    “这公子真不错。”

    “是啊,多有礼貌呢!跟些富家子弟不同,不会看不起穷人。”

    “就是就是,多好的一个人啊!”在蓝无极他们走后,不少的百姓们都在说着。

    而前面,当他们一行人来到那赤城城主气派堂皇的大门前时,看着那上面高挂着的墨府两字,颜沐不由笑说着:“你们看,到了,墨府,就是这里了。”说着,打量了一下那守着门的两名护卫一眼,快步的走上前去:“我们要见你们墨城主,快去通报一声。”

    “见我们城主?你们是什么人?找我们城主有什么事?报上名讳!”那守门的其中一人说着,看了他们那一行人一眼。

    “你只要说我们有他女儿的消息就行了,他自会出来见我们。”司徒南陵双手环着胸懒懒的说着,漫不经心的瞥了那两名护卫一眼。

    听到这话,两名护卫相视了一眼,便对他们说道:“你们稍等一下。”说着,快步的进里面去通报。

    大厅里,此时墨成轩正与霍逸和洛少翔和白云飞三人在商量着事情,坐在一旁的洛少翔喝了口茶水,说:“墨世伯,最近我和云飞招入了不少的护卫,这批护卫现在由追风在训练着,昨天看了一下,他们当中资质上乘的不多,所以只打算从中挑出一些留下,其他的淘汰了让他们回去。”

    墨成轩点了点头,说:“嗯,这事你们办就好,我们在这赤城落脚没多久,虽然说如今已经大致的掌握了这赤城的一切,不过在人力方面还是大大的不足的,眼下人才最为最要。”

    “这赤城的管理也没什么问题,外来的一些人自从我们接手管理赤城后,便没有在这赤城闹事,现在最乐的,我想也就是这赤城的百姓了。”霍逸斜斜的坐着,一手托着头,桃花眼半眯着,嘴角勾着邪邪的笑意,还是那副妖孽惑人的模样。

    那坐一旁喝茶的白云飞也说着:“对了,我们在找的龙铭哲有消息了,他就在朱雀大陆那里,我已经派人送去请贴,请他过来一趟,相信不用多久就可以见到他了。”那是子情的舅舅,因为他在朱雀大陆的名声很是响亮,就算是在这玄武大陆只要稍微一打听也能打听到他的消息,所以在在不久前确实了他就是他们要找的人之后,他就让人请去请贴了。

    “嗯,若是有了他的帮助,我们要找出墨墨和她娘就方便多了。”墨成轩点了点头说着,敛下了眼眸,心下不禁有些愧疚,自己当年无法保护她们母女,如今又让她们母女经历这样的事情,现在还得找柔儿的二哥帮忙,他真的是……

    “报!”这时,外门传来护卫的声音。

    坐在主位的墨成轩整了整心神,沉声问:“何事?”

    “城主,外面来了一队人马,他们说他们知道小姐的下落!”城主在找人的事情他们是知道的,一直都没有消息,只是不知那些人是否真的知道而已。

    听到这话,大厅里的几人都抬起了头,眼中带着惊喜之色,原本斜斜的坐着的霍逸更是咻的一声站了起来,飞一般的往外而去,问:“那些人在哪?”有子情的消息了?是真的吗?他们找了这么久都没有子情的下落,真的有子情的消息了?这么久没见,她还好吗?

    墨成轩也快步走了出来,语气中带着激动的问着:“那些人真的这么说?他们现在在哪里?”墨墨,真的有点墨墨的消息了吗?可怎么她没有回来?

    “他们在门外。”护卫恭敬的说着,因为自打他接掌赤城之后,赤城的百姓都过上了富裕而安定的生活,不再有欺压的事情出现,而他也更是爱民如子,因此深处赤城百姓的爱戴,听说城主缺人用时,不少的男丁都自动的前去报名,只为可以为赤城出一份力。

    护卫的话才一落下,霍逸红色的身影已经如闪电一般的飞掠而出,迅速的往门外而去,而墨成轩和洛少翔以及白云飞则也怀着激动的心情快步的往外走去。

    当霍逸来以外面时,最先看到的是那站在前面的三名出色的男子,其后才是那三十六名身着玄色劲装腰带佩剑的男子和那名面无表情的黑衣男子,看了他们一圈后,这才把目光落在那前面三名男子的身上,沉声开口:“不知几位如何称呼?”三名男子皆很出色,一身玄气修为更是在他之上,子情在外总是能遇到一个个出色的男子,他都不禁有性味了。

    在霍逸打量他们的同时,众人也都打量着霍逸,见他一介男子,身着红衣,容颜妖孽而邪魅,一身修为内敛,以神识一看,是白玄武尊级别的强者,见他开口带着礼数,蓝无极这才沉声说道:“在下蓝无极,这是我的两位师弟,司徒南陵和颜沐,而他们,则是子情收的下属,血狼成员和夜寒。”他一并把众人介绍着,目光落在了那快步走出来的几人身上,最后定睛在那名身着玄色华袍的中年男人身上,见他眉宇间带着一股久居上位者的威仪,便上前一步,抱拳说:“这位想必就是子情的父亲墨城主了。”

    听他说出子情两字,几人不禁心下一喜,看来他是知道了子情的下落。墨成轩威严的脸上露出了笑意,说:“各位里面请,我们里面说话!”说着,做了一个请的的手势。

    “好!”蓝无极应了一声,带着他们众人往里面走去,而霍逸几人当下也随着往里面走,进了里面,墨成轩吩咐着底下的人带血狼成员他们先下去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以及换洗一下,然后与蓝无极他们走进了大厅。

    “几位请坐。”墨成轩坐下后,示意他们也坐下,又让人端上茶水,这才开口问:“不知几位公子,是如何认识小女的?她如今人在何处?怎么不随你们一起来回来?”这几人无论是气质还是气息都是人中之龙,看来非池中之物,只是不知,墨墨是如何结识他们的?

    听到这话,三人相视了一眼,司徒南陵和颜沐暗忖着,要是直说子情是被他们老头子捉去的给他们煮饭的,不知他们会不会怒火冲冠?想了想,两人笑着对他们旁边的蓝无极说:“大师兄,这事还是你来说吧!”说着,他们两人装做不知道的,各端起了茶水轻品细尝着,全当没看见墨成轩他们几人探究的目光。

    蓝无极瞥了他们一眼,继而温和的笑道:“是这样的,我们三人来自八岐岭,我们的师傅是八岐老人,他们老人家性子古怪,有时总是做着出乎意料的事情,有一回他下山回来便带回了子情,于是我们就认识了。”

    听到这话,司徒南陵和颜沐嘴角一抽,心下直叹着,大师兄就是大师兄,三两句话就把这事推到老头子的身上去了,估计就算是他们发怒,也是冲着老头子,而不是冲着他们。

    而墨成轩和霍逸他们听了这话,果真是当即沉下了脸,霍逸口气不善的问着:“当日捉走子情的人是你们师傅?”这些人胆子倒还真不小,竟然还敢上门来了!

    “我们代家师向你们致歉,这事确实是家师的不对,不过几位不用担心,子情去了我们那里,并没有受苦。”蓝无极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歉意的说着。

    听到子情没有受苦,他们的脸色这才缓了下来,白云飞看了他们一眼,问:“那你们来这里是子情让你们来的?她现在在哪里?怎么她自己不回来?”

    “其实子情在我们八岐岭只呆了几天便离开了,因为家师把她带回去了,所以她与你们失散了,在八岐岭呆了几天后她说要下山找你们,不过因为当时你们所在地方是白虎大陆和玄武大陆的交界处,不知你们会去哪里的她,便托我们几人帮忙打听消息,而她自己则下了山,往白虎大陆而去,寻找你们的下落。”蓝无极温和的说着,说到这里,他微微的一顿。

    霍逸闻言,问:“那她如今呢?你们说了这么久,还没有说她现在在哪里?为什么不回来?”这几人从一开始就这个叫蓝无极的在说话,另外两个目光一直只顾着喝茶,像是渴了八百年似的,怎么看都有点不对劲,不会是子情出了什么事了吧?

    “是啊!你们从刚才说到现在都没说到子情现在在哪里,不会是她出什么事了吧?”洛少翔微拧着眉头开口问着,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

    听到这话,墨成轩眉头微微一皱,看着他们说:“几位就请实话相告吧!我的女儿,她现在在哪?可是遇到什么麻烦了?”自来了这神迹天空,有很多的事情他都感觉到很无力,在古武大陆那里,修为能到白玄武尊以上的强者没有几个,而来到这神迹天空,金尊武神级别的强者比比皆是,此时听他们几人的话,似乎,似乎子情是遇到麻烦了,要不然又怎么会不随他们回来呢?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也只有直说了。蓝无极轻叹了一声,说:“几位都身处玄武大陆,可能与白虎大陆那边的消息不太灵通,刚才你们所看到的那猩员,是白虎大陆数一数二的佣兵团,血狼成员,他们在不久前归顺于子情,奉她为主,然而,因为白虎大陆的残王同样看中了那血狼成员,如今他们却选择了奉子情为主,这对残王来说,无疑是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于是他在几天前带人打算歼灭血狼成员和子情。”

    “什么?白虎大陆的残王?那子情现在怎么样?她怎么样了?”墨成轩紧张的问着,在这玄武大陆落脚也有些时日了,自然知道这神迹天空几个最厉害的人物,那残王就是其中之一,以子情的实力,她怎么可能会是那残王的对手?难道是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了?

    霍逸听到了这话,一脸的凝重,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都是实力!这一切都是实力!如果他有足够的实力可以保护子情,那子情就不会独自面对了!

    “当时的战斗场面如何我们没看见,因为当时我们打听到了你们的消息,正想着把你们的消息告诉子情时,却遇见了浑身是伤的血狼成员和夜寒,这一切是他们告诉我们的,他们说,子情被残王捉走了。”蓝无极说着,见他们一个个脸色凝重,眼中尽是担忧之色,不由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若对方不是残王那样的人物,他们也许就可以救出子情了,但是那不是别人,那是残王,手段狂厉实力深不可测的残王,四大强者之一,他们若是蓦然前去,只会落得个有去无回的下场,毕竟他们的实力虽强,却还强不过那风云榜上的前四名强者,所以也只有先把子情的事情告诉他们,再商量一下应该怎么做。

    深邃的目光在大厅的几人身上扫过,除去子情的父亲,大厅的几人都是出色的男子,但是却不是子情中口中所说的冷绝辰,其实他对子情口中所说的冷绝辰还是有点好奇的,像子情那样出色不凡的女子,能被她爱上的男人,会是怎么样的呢?

    “残王我们虽然没见过,但是他狠大的手段却是闻名四个大陆的,墨墨落在他的手中,只怕,只怕是凶多吉少……”墨成轩担忧的呢喃着,心下痛苦万分,他的女儿竟然落入了那手段凶残的残王手中,会被如何的对待?

    司徒南陵瞥了他们一眼,见他们一个个面带担忧之色,便懒洋洋的开口说:“那倒不用担心,我们听血狼成员说,那个残王不知发了什么神经,说看上子情了,我想,苦头可能是会有的,至于性命在短时间里我估计还是有保障的。”只是那残王的手段凶残狠厉,不知会怎么对待子情而已,是生不如死?还是……

    “是啊!而且子情随便就会制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药来,她又那么聪慧,一定会有办法应付那残王的。”颜沐也跟着说着,虽然这话是实话,只是此时却说得有些底气不足,要知道那人可不是一般的人,那可是残王,风云榜十大强者的前四名之一,实力与智慧,又岂会一般?

    “但愿如此吧!”墨成轩低叹了一声,敛下了眼眸,不知在想着什么。

    而底下坐着的霍逸,听完了他们的话后,那妖孽般的容颜上一片的阴鸷,看上子情了?以他们所知道的,那残王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看上了子情,可会对子情用强?如果真的这样,那……他紧拧起拳头,妖孽般的容颜一般的阴鸷,桃花眼中尽是骇人的杀意,一副恨不得杀了那残王的样子。

    该死的!他只要一想到这里,心头一把熊熊的火焰就猛的往上窜起,不敢再往下想去!

    而一旁的洛少翔和白云飞两人脸上也是一片的凝重神色,看着墨成轩和霍逸,两人相视了一眼,心下暗叹着,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几位,我想问一下,是否还有一位叫冷绝辰的?我听子情提起过他,怎么在这里没有看见他?”蓝无极温和的开口问着,照子情所言,那冷绝辰绝非一般的人物,而此时说到的是子情的事情,他应该是出现在这里的才对,但是从刚才到现在都不见那个叫冷绝辰的男人,子情说起他时眼中总会不自觉的流露着柔情,他还真想见识一下,那是一个怎么样的男子?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