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85.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赤果果的她
    “是啊!怎么不见那个叫冷绝辰的男子?子情不是他所爱的人吗?怎么说起子情的事情,他却不在这里?”颜沐也疑惑的问着,目光落在他们几人的身上。

    听到这话,墨成轩这才说:“绝辰闭关修炼,还没出关。”在前阵子他们拿下这赤城之后,他就开始闭关修炼,他知道他也因为自己的实力比不上那神迹天空风云榜上的十大强者而想要潜修,心爱的人当着自己的面被带走,那种痛苦与内疚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绝辰在古武大陆的实力无人能及,但是到了这里,却屈居那十大强者之下,以他的性格,自然是不会让这样的事情持续下去的,而唯一能够改变一切的,就是实力!

    “闭关?那我们救子情这事,该当如何?”蓝无极说着,看着墨成轩说:“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残王的对手,面,而且残王的鬼卫也是一流的好手,想要救出子情,就一定得找一个实力与残王不相上下的人。”

    “几位一路劳累,我让人先带你们下去休息吧!这事我们得从长计议,救,是一定要救的,只是要怎么救,这又是另外一回事,在我们所有人当中,就绝辰的实力最强,而他闭关前就跟我说过,一个月,只要一个月他就会出关,而他闭关到现在已经半个月有多了,这件事我想等他出来,听听他怎么说,而且,我们也还在等墨墨的舅舅,等人到齐了,再一起商量吧!”

    闻言,蓝无极几人点了点头,说:“那好,我们就先下去休息。”说着,看了司徒南陵和颜沐一眼,颜沐见他那目光,当下笑了笑,走上前把子情的凤吟剑和包袱递上前说:“这是子情的东西,先放你们这吧!”

    霍逸几人见她竟然连从不离身的凤吟剑都落下了,不由心头一沉,有着不好的预感,而墨成轩见了,伸手接过,看到凤吟剑他脸上神色也异常的凝重。

    司徒南陵看了他们一眼,拍了拍颜沐的肩膀,与蓝无极一同往外走去。他们担心子情,那是无可厚非的,毕竟她现在可是落入了那残王的手中,会受怎么样的苦根本无人可以想像。

    “子情的凤吟剑从不离身,如今连凤吟剑都落下了,她的处境该是多久危险!墨世伯,一定非得等冷绝辰出来吗?我们也可以去救子情的!”霍逸说着,言语有些激动,眼中尽是掩不住的担忧。

    听到他的话,墨成轩叹了一声,说:“唉!我知道大家都担心墨墨,我又何尝不是呢?我也想马上就去白虎大陆那边救出墨墨,但是,那残王不是一般的人,我们蓦然前去,不但无法救出墨墨,还会让很多人无辜牺牲,若是让残王因此而有了警惕,我们想再救出墨墨就难了。”

    “霍逸,我们现在在这里担心也是没用的,听墨世伯的,人我们是一定要救的,但是的切不可打草惊蛇,否则那个残王有了警惕之外,我还担心会对子情不利,所以这事得从长计议,做到万无一失才行!”洛少翔沉声说着,站了起来,说:“我去看一下那些血狼成员。”说着便往外走去。

    “都散了吧!”墨成轩沉声说着,拿起那小包袱和凤吟剑也走了出去。没有墨墨的消息时,他日夜担心着,有了墨墨的消息后,他也同样担心着,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呐……

    另一边,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在墨府里住下,他们身上的伤口全都重新包扎,换过了一套新的衣服给他们准备了饭菜后,便让他们吃完休息一会,好好把身上的伤养好了,而血狼成员们也都知道,他们还要去救主子,必须先把伤养好,所以,一个个也都没有意见,只有先养好了伤,恢复了战斗力,他们才能救回主子!

    而另一边,凤歌和洛菁宁以及雪衣她们从外面回来,听到了说有子情的消息了,一个个都惊喜的往里面走去,想要问问她到底在哪?可有回来?

    “哎我大哥呢?有看见我大哥没有?”洛菁宁拉住了一名护卫问着。

    “洛公子去了偏院那边……”

    不等那护卫的话说完,洛菁宁便拉着她们就走:“快点,我们去找我哥问一下是不是真的有子情姐姐的消息了。”说着拉着雪衣和红衣飞快的往偏院而去,凤歌摇了摇头无奈的笑着,却没有跟上去,见青衣和紫衣她们也还没跟上去,便问:“你们两怎么不去啊?”

    “我们两个要回城主身边去侍候着,所以呆会问城主就好了呀!”紫衣笑盈盈的说着,拉着青衣就说:“青衣,我们走吧!今天出去外面一早上了,虽然城主不怪罪,但是我们得侍候好城主才行,不用主子担心嘛!”声音一落,朝凤歌扬起了一抺笑容说:“凤歌,我们先走了,呆会你见到雪衣和红衣跟她们说一声就行了。”

    “好,去吧!”凤歌笑应了一声,点了点头示意她们回去。

    这阵子她们四人一直侍候在子情的爹爹身边,因为担心他会顶不住这一连窜的打击,想在古武大陆那里,他与雪姨相遇没多久雪姨就被那个萧带走了,而刚来到神迹天空,子情又被人带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此时都不在他的身边,好在他的心够坚强,若是换成别人,只怕早就支持不住了。

    雪衣紫衣青衣以及红衣她们四人真的是很好,子情不在她爹爹的身边,她们就代替子情照顾着她爹爹,她有时与她们几人开起玩笑时,她们也都很是认真的说:小姐待她们如亲姐妹一般,小姐的爹爹,也是她们的爹爹,自然不能让他倒下了。

    身边的护卫刚要走开,却被她唤住了:“等一下。”

    “凤歌小姐何事?”那护卫问着,微低着头。

    “偏院住着什么人?那洛少翔去那里做什么?”她轻声问着,若有所思的目光看着那偏院的方向。

    “回凤歌小姐,偏院住的是三十六名受了伤的血狼成员和一个叫夜寒的护卫,属下听说,他们是大小姐收的下属,城主他们与那带着血狼成员他们来的那三位公子说了一会话后,便让他们先去梅院休息,而洛公子和白公子则去看那些受了伤的血狼成员。”那护卫一并把他所知道的都说出来了。

    “还有三个住进梅院了?”凤歌媚人的目光一闪,朝他挥了挥手说:“行了,你去忙你的吧!”

    “是!”护卫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凤歌顿了一下,随后也跟着往偏院而去。

    拉着雪衣和红衣往偏院走去的洛菁宁,还没到偏院就遇见了白云飞和她大哥,当下,她飞快的跑上前去,欣喜的喊着:“大哥大哥,是不是有子情姐姐的消息了?”

    “你们怎么来了?”白云飞笑看着她们说:“消息倒是很灵通,一回来就听到了是吗?”

    “洛公子,真的有我家小姐的消息了吗?”雪衣轻声问着,美目中有着欣喜与掩不住的激动。

    洛少翔听到了她的话,又见凤歌从不远处走了过来,这才说:“我们找个地方说话吧!”要是让她们知道子情如今落在残王的手中,只怕又会担心了。

    “那偏院住的是什么人啊?不能进去看看吗?”红衣好奇的问着,她们可是听说来了的,那些知道她家小姐下落的人,莫非就是住偏院里?

    “他们都受了伤,又连日赶路,此时重新包扎了伤口后已经在休息了,就不要进去打扰他们,你们想知道什么,我们到前面的凉亭去说吧!”说着,洛少翔便往凉亭处走去。

    见状,她们几人也跟着走了过去。几人在凉亭处坐下,洛菁宁等不及他开口,便问着:“大哥,子情姐姐现在在哪里啊?她怎么不来找我们?”洛菁宁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问着。

    洛少翔和白云飞相视了一眼,两人轻叹了一声。想开口,又不知如何开口。

    雪衣见状,心下不禁浮上了担忧,轻声问:“是不是我家小姐出什么事了?你们直说吧!小姐她现在在哪里?”

    “我刚问了护卫,他说只有三个男的带了那血狼成员他们回来,却不见子情,难道子情真的遇什么事了?”凤歌问着,此时的她,一脸皆是正色。

    洛少翔看了她们一眼,这才说:“我们在这里也有些时日了,白虎大陆的残王,想必你们也听说过,子情现在在他手里。”若是不告诉她们几个,她们也是有办法知道的,到时还不知会弄出什么事来,想了想,他还是如实的告知了。

    “残王?”几人皆是一怔,雪衣微皱着新月般的般眉,开口问道:“是那风云榜前四名强者之一?”她们虽然来这里不久,但是对神迹天空的事情却是有些了解,他所说的残王,若非就是那手段极其狠厉的残王?小姐落在了那样的人手里那、那……

    她的心一沉,原本心底涌现的不安渐渐的扩大着,不敢再往下面想下去,残王,那样手段狂厉凶残的人,他把小姐捉了去,那、那会对她怎么样?她们应该怎么做?应该怎么做才能救回小姐?

    “不错,就是他。”

    “那个残王手段那样凶残狠厉,子情姐姐落在他的手中,那会不会被她折磨得生不如死啊?不行!我们得去救她!”洛菁宁激动的站了起来,脸上尽是担忧与焦急。

    “住下!”洛少翔沉声一喝:“你拿什么去救她?你是那残王的对手吗?告诉你,不是单是那残王的实力深不可测,他的鬼卫更是非同一般,你以为就你想去救她吗?我们大家都想去救!但是,我们不能做没把握的事情,如果打草惊蛇让那残王有了警惕,我们想救出子情就难了,所以一定得稳住!此事我们与墨世伯已经商量过了,等绝辰出来和墨墨的舅舅来子再说!”

    “可是……”

    凤歌伸手一拉,拉着她坐下,说:“他们说得对,我们不能打草惊蛇,她现在是落入了残王的手中,非同一般,我们应该更加的小心才行,要不然不但救不了子情,还会害了她。”

    “这件事我们会商量一下怎么做的,你们就不要担心了,放心吧!她会没事的。”洛少翔说着,只是,话虽是这么说,但是他是不敢保证,子情落入那残王的手中,是不是真的不会出什么事。

    几人点点头,她们知道,如今也只能这样了,一切都要再从长计议。

    夜色悄然而至,墨府里面的众人,此时都是心下担忧,却又无可奈何,有的静坐院中沉思,有的去了练武场,有的躺在床上无眠,在墨府的后山,那里有一个玄,湖水清澈见底,尤其是在夜色之下,泛着粼粼波光的湖水更显迷人。

    凤歌因担心着子情的事情而无法入眠,闲步走到这后山湖边,看着那在夜色中很是迷人的湖水,感觉着这宁静的空气以及平静的湖面,突然间一个兴起,想下水去游几圈,于是,闭着眼睛用神识感应一下这周围可有人,在确定没有人后,她这才伸手脱去了身上的红衣。

    红色的外衣脱落地面,露出了她浑圆的削肩以及熏的肌肤,她面向湖面,褪去了身上的衣服后,当她一丝不挂的站在那月色之下,湖水之前,那性感的身段以及雪白的肌肤让林中某一棵树上的男子目光微微一闪,只见她慢慢的走向湖水中,让自己的身体沉了下去了,又解开了束着的发丝,游向了湖中间。

    随着她的游动,原本平静的湖面荡开了一圈圈的水纹,轻轻拍响的流水声细细的传开了,她像一条红锂鱼一样的在湖水中游着,时而面朝上的浮着,轻轻的拍动着双手和双脚,时而静静的躺在水面上,闭着眼睛任由那透着冰凉的水浸泡着她的一丝不挂的身体,此时的她,还不知在这某一棵树上,一名男子正饶有兴趣的看着水中的她。

    本想着就着夜色,在这后山中静静的赏赏月的蓝无极突然见有人闯入了这片宁静的地域,定睛一看,竟然是名美艳的红衣女子,一个女子这大半夜不睡的跑这里来做什么?他挑着眉头暗想着,感觉到有神识的搜查,他当即隐起了自己的气息,不料那女子突然间在他的面前脱起了衣服,他微怔了一下,却没有移开目光,反而看着她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当她那性感而完美的身段呈现在他的眼前时,他眼中不由闪过了莫名的火花,一双深邃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那一丝不挂性感迷人的背影看着,虽然没见到她前面的风景,不过从那女子丰满的身段来看,前面肯定是更有看头。

    想到这,他不由微微勾起了唇角,好整以暇的倚在树上,欣赏着月下美人在湖中戏水,心下暗自思忖着,这里是墨府的后山,不是墨府的人进不来,而此时夜色已晚,想必她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以为不会有人来这里,只是她却没料到,他在天色暗下来后便一直在这里呆着,不过没想到会这么凑巧的看到这一幕罢了。

    听子情所说的人,这个女人一身红衣,性感美艳,看来就是那个叫凤歌的女子了,只是没想到白天没见到她,反而在夜色下这样的场景见到了她,要是的让她知道自己一直坐在这里看着她脱去衣服下水,会不会气得挖了他的眼睛?

    原本微勾着的嘴角渐渐的加深了,深邃的目光中闪烁着莫名的幽光,看着那在湖水戏水的美人,此时的他,哪里有平日里人前所见的温文尔雅?

    在湖中游着的凤歌,突然间停了下来,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周围,她怎么感觉像是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有人在盯着她似的?可是这不可能呀!她下水前都用神识探查过了,这周围没人,而且,洛少翔他们几个男的知道她总是喜欢到这里游水,所以便下过命令,不许护卫进入这边,而宁儿她们此时应该在休息时,更不可能到这里来,虽然看着没有人,可怎么总感觉有人在盯着那她似的?

    原本想着放松一下心情的,谁知那一道赤果果的视线让她根本游不下去了,浑身一阵不自在,她虽然是喜欢调戏美男,但可还没开放到把自己的身体一丝不挂的呈现在别人的面前。

    “谁?是谁在这里?”她把身体往水中沉去,只冒出个头,一双眼睛警惕的看着周围,不放过一丝的动静。

    呵呵,小野猫发现了?

    蓝无极目光中闪过笑意,看着那沉在水中不动的女人,正准备先行离开,谁知感觉到不远处有人出现,他目光微闪,看了那还在水中的凤歌一眼。

    “奇怪,洛公子干嘛下令不许我们晚上到后山来啊?这后山也没什么啊!”一名护卫在说着。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这后山好像一般没什么人进来,也没让人守着,真是奇怪。”另一人说着,不时的往周围打量着。

    “不过我白天来看过,前面不远处有个湖,那水可清着了,咱们这会换班了,我特意跑来这里泡澡。”

    “那就磨叽啊!走快点,要是让人发现了,还以为咱们来干什么的呢!”

    “没事,咱们不就是泡个澡吗?又不做什么坏事。”

    听着那声音越来越近,在湖中间的凤歌看着自己那在湖边的衣服,心下不由一急,现在要是游过去,只怕来不及了,可是不穿衣服就走?她怎么回去啊!

    该死的,那两个护卫谁让他们来这里的了!让她开口喝住他们不成?蓦然脑海里灵光一闪,正准备把她的幻兽叫出来时,却见从湖边的一棵树上蓦然掠出一抺快如闪电的身影,她还没看清那人是谁,就见她放在湖边的衣服被他顺手捉了起来,继而他脚尖踏着水面向着她飞掠而来,这快得让她无法反应的一幕,硬生生的让她愣住了,看着那名俊朗的男子深邃的目光中带着笑意,微勾着嘴角,她猛的清醒了过来!

    天!她现在可是一丝不挂的在水中!这打哪里来的色狼?竟然敢偷看她游泳?胸口一把火猛的窜起,还没等她开口,那人竟然长臂一捞,把她从水中捞了起来,锦蓝的衣袍一卷,把她紧紧的搂在怀里,让她不着片裸的身体与他散发着男性气息的温热胸膛紧紧的贴在一起。

    她只觉轰的一声,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害羞,一张美艳的妖媚容颜顿时一片的火红,那双眼睛似要冒出火一般,因被搂着,她无法动弹,头靠着男人的肩膀,她一发狠,张嘴就冲着男人那肩膀狠狠的咬了下去,直到鲜血渗出,血腥味在入鼻息之间。

    该死的男人!敢占她的便宜!

    “嘶!”

    冷不防的被她狠狠的咬了一口,蓝无极不由微抽了一口气,看着那趴在他肩膀上一点也不留情的咬着的女人,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沉声说:“小野猫,你也太狠了,都流血了还不放开?”

    “你放开我!”凤歌怒目瞪着他,见不过一会儿的时间,自己被他从水里捞上来后,竟然已经到了湖的另一边,当下飞快的挣扎着,想要离开他的怀抱,谁知几下挣扎,男人的身体却是微僵了起来。

    “别动!”带着压抑的声音变得有些沙哑,蓝无极紧紧的搂着怀里的女人,心下暗骂着,这个女人,难道不知这样是在玩火吗?光溜着身体在他的怀里扭来动去的,真当他的定力有那么好不成!

    男人微僵的身体以及沙哑的声音让凤歌顿时不敢乱动,她可没蠢到不知此时自己是多久的危险,这个男人到底从什么时候就躲在那湖边的她竟然一无所知,而刚才那样的速度快得让她无法看清,可见实力远远在她之上,此时自己又不着片裸,周围又没有人,要真的他起了什么歹念,吃亏的可是她!

    想到吃亏,她胸口处的火气又再次的冒了上来,这个男人竟然偷看那脱衣服务!这个男人竟然把她给看光了!该死!她居然这么的不小心!

    感觉到怀里女人的怒火,蓝无极笑了笑,说:“怎么?生气了?我可还救了你,要不是我,你得被那两人看光了。”这个女人,要去那里游水也不知叫个人帮她把把风吗?今晚要不是他,她还真的被人看光了。

    “是啊!我还得谢谢你,谢谢你躲在湖边正好帮了我!”她咬牙切齿的说着,伸手扯过了自己的衣服,同时抬脚狠狠的往他的胯下一顶,只听他闷哼了一声,身体顿时弯了下去,一张俊脸涨红,瞪着一双眼睛盯着她:“小野猫,你好狠啊!”

    凤歌拉过自己的衣服挡住了胸前的风光,同时飞快的退离男人的身边,这边一边迅速的穿上衣服,同时冷声说着:“我还想挖了你的眼睛呢_!最好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对你不客气!”声音一落,衣服一穿好,顾不得其他的迅速往回掠去。

    “呵呵,没想到子情的朋友都这么有趣。”蓝无极低低的笑了,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又低头看了看自己那用来包着她的身体的外袍,因从水中把她拉了起来,外袍全都沾上了水痕,又因与她先前紧紧的相贴着身体,此时怀里还有她留下的气息。

    他整了整衣袍,微勾起了嘴角,深邃的目光带着势在必得的光芒,低低的说着:“小野猫,你逃不掉的。”声音一落,他双手负于身后,迈步往回而去。

    该死的!到底是哪里来的男人!竟然跑到墨府的后山去了!凤歌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一直低声咒骂着,想到自己竟然让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给占去了便宜,她就气得牙狠狠的,从来只有她占人家的便宜,哪里有人家占她便宜的9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

    “死男人臭男人!别让我再看见你!”她恨恨的骂着,重新换下了衣服这才往床上走去,一被子拉起连头盖上,谁知却气得睡不着觉,双手拉着被子气哼哼的从床上翻坐了起来又往床上躺了下去,双眼瞪着床顶一夜无眠……

    次日清晨,凤歌早早的便在院子里坐着,揉着眼睛走出房间的洛菁宁见了她,一边打着哈欠走了过去:“凤姐姐,怎么了?你昨晚没睡啊?”她问着,便在她的旁边坐下。

    “昨晚遇鬼了,没睡。”凤歌一副疲倦的样子,一手托着下巴,双眼要睁不睁的,眼下一圈明显的黑圈。

    原本揉着眼睛还一脸睡意的洛菁宁听到她的话,顿时睡意全消,惊愕的跳了起来问道:“什么?遇、遇鬼了?凤姐姐你昨晚遇鬼了?鬼长什么样子的?你怎么会遇鬼了?”

    “昨晚遇见一只色鬼,害得我一晚上睡觉不着。”凤歌睡眼迷朦的说着,此时的她,美艳的脸上带着睡意,三分的散懒,七分的妖媚,看起来别有一番风情,她本身就是带着媚人的魅惑风情的,随意的一个眼神,皆散发着惑人的魅力,她一手托着下巴,发丝垂落在胸前,削肩上的红衣微微下垂着,露出着熏而诱人的香肩,连一旁看着的洛菁宁都忍不住的看呆了。

    她与子情是两种美,子情的美是清冷、典雅、淡然、飘逸的,而凤歌是妖媚的,是魅惑的,是美艳的,是性感的,两人的美,各有风情,各有韵味,同样的令人着迷。

    一听她的话,洛菁宁眨了眨眼睛,惊奇的问着:“什么?凤姐姐,你真的遇到色鬼了?色鬼长什么样?有没对你怎么样?”

    “色鬼长得青面獠牙,有着一张血盆大口,好在我逃得快,要不然准被色鬼给吃了。”凤歌懒懒的说着,一夜无眠,此时好想睡觉……

    “你们在说什么色鬼?这大清早的,怎么就说这个?”

    一个带笑的声音传来,洛菁宁抬头看去,见是白云飞和她大哥,便欣喜的喊着:“大哥,白云飞,你们怎么来了?”等她问完,才见她大哥的身边还跟着一个蓝袍锦服男子,长得很是出色,不由好奇的打量了一番,问:“他是谁啊?”

    “呵呵,我是蓝无极,子情的朋友,姑娘一定是洛菁宁洛姑娘了,我听子情提起过你。”蓝无极温和的声音带着笑意的说着,而那目光,却是越过了前面的洛菁宁,落在那正打着瞌睡的凤歌身上,看到她那副睡不够的样子,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笑意。

    眼皮正在打架的凤歌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谁在说话,仔细一听,那带着笑意的声音怎么听着有点熟悉?当下猛的睁开眼睛抬头一看,正好对上了蓝无极那带着笑意的目光,整个人嗖的一声从桌边站了起来,美目怒瞪着他,伸手直指着:“你、你你、你!”该死的男人,竟然敢跑这里来了!

    “凤歌,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他是蓝无极,是子情的朋友,这次子情的消息就是他和他的两位师弟带过来给我们的,对了,你们刚才在说什么色鬼?”白云飞笑问着,有些奇怪凤歌看到蓝无极时的极大反应。

    凤歌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菁宁笑盈盈的说:“大哥,白云飞,我告诉你们,凤姐姐说她昨晚上遇到色鬼了,那色鬼长着一副青面獠牙的恐怖样子,还有着血盆大口,凤姐姐说还好她跑得快,要不然就被那色鬼给吃了。”

    听到这话,洛少翔和白云飞两人皆是哈哈一笑,白云飞笑道:“哪里有什么神鬼之说,凤歌是说遇到色狼是吧!不过她的身手那么好,而且从来都只是她调戏别人的份,怎么可能会被别人占了便宜,宁儿别听她胡说。”

    蓝无极听到他们的话,只是温和的笑着,然而,那双深邃的眼眸却是带着笑意的落在那正气呼呼的瞪着他的凤歌身上。敢情这只小野猫昨晚一夜没睡啊!不过,他怎么就变成色鬼了?还青面獠牙血盆大口?他长得有那么恐怖吗?当下,目光中闪过了一道幽光,他俊朗的脸上带着如沐春风一般的笑意,走上前一步,来到她的面前,低沉而温和的声音带着笑意的说:“凤歌姑娘,我是蓝无极,初次见面,多多指教。”

    ------题外话------

    亲爱的们,凤歌和蓝无极,这两人有爱没?嘿嘿嘿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