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86.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章 霸王硬上弓?
    闻言,凤歌咬了咬牙,还初次见面?目光一转,她媚眼如丝的笑着:“原来你叫蓝无极啊!刚才不经意间的一见,我还以为遇上了昨晚遇见的那色鬼了,不过话说回来,你长得还真的跟我遇见的色鬼长得很像。”

    “呵呵,凤歌姑娘说笑了,若我是那色鬼,能遇见像凤歌姑娘这样的美人,那倒也不错。”蓝无极温和的笑着,带笑的眼眸落在她的身上,看着她媚态万千的美艳容颜,目光不由闪了闪。

    一旁的洛少翔见他们两人之间似乎有些什么不对劲似的,当下便走上前一步,笑道:“凤歌,是这样的,昨天无极他们来的时候你们都没在,今早无极说常听子情说起你和宁儿,便说想要过来见见你们,于是我们就带他过来了,这次有子情的消息,都得多得他们几位,若不是他们几人帮忙的话,神迹天空这么大我们也还不知道子情身在何地。”

    “蓝大哥,多谢你把子情姐姐的消息带过来给我们,你也不要再叫我们姑娘姑娘什么的了,跟大家一样叫我宁儿就可以了,凤姐姐也一样,都是自己人,不用叫她凤歌姑娘,那样多陌生啊!”洛菁宁笑盈盈的说着,目光在凤歌和蓝无极的身上打转着,见他们两人男的长得俊,女的长得美,一个内敛一个外放,只不过,这个蓝大哥看起来一副儒雅的样子,他制服得了凤姐姐吗?

    “好,都是自己人,以后我就叫你宁儿。”蓝无极笑说着,看向了凤歌,深邃的目光闪过一丝笑意的:“那我以后就叫你歌儿了,你也可以叫我无极,我不会介意的。”

    “我介意!”凤歌美目一瞪,怒气喝着:“什么歌儿不歌儿的,我叫凤歌!不叫歌儿!我和你没那么熟别叫得太亲热了!”这个蓝无极,真是太可恶了!一副温和无害的样子把大伙都给骗了!

    “我们还不熟吗?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不过常听子情提起你们,你们对我来说,都是很熟悉的人了,不过你要是真的不喜欢我叫你歌儿,那我就叫你凤歌吧!如何?”蓝无极那退而求次的温和声音让一旁的洛菁宁看得一愣一愣的,而洛少翔和白云飞两人察觉到蓝无极对凤歌的不一样,不约而同一的挑了挑眉头,眼中有着看好戏的神采。

    这蓝无极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的人,实力雄厚不说,这性格,是不是真的这样温和无害,那还是另一回事呢!不过这两人倒是挺配的,只不过凤歌性格张扬放外,蓝无极若真的看上了她,估计可没那么容易收服她。

    凤歌深吸了一口气,对他们说:“我昨晚没睡好,要去睡觉了,你们自便吧!”她若是再与他说下去,估计气死的只会是她!那只狐狸,根本就是千年狐狸变的!狡猾得很!

    “那我们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蓝无极说着,笑了笑,对洛少翔他们说:“我们去看一下血狼成员吧!”

    “好。”两人应着,便转身往外走,一旁的宁儿见了,也喊着:“我也去我也去。”声音一落,快步的跟上他们,而在他们转身往外走去时,却见追风欣喜而来。

    “追风,你跑这么快干什么?”洛菁宁跳到前面问着,漂亮的眼睛瞅着那一脸欢喜的他。

    “我、我家主子提前出关了!他现在正和城主在大厅里,让我来叫你们过去。”追风欣喜的说着,本来以为他家主子得再过些天才会出关,谁知竟然提前出关了,主子的天赋本就是绝顶的,现在主子出关,修为肯定进阶不少,主子的实力一定是变强了!如果可以与那个残王不相上下,那他们就可以去救子情小姐了!

    听到这话,几人眼中都闪过惊讶之色,洛少翔问:“他不是才闭关没多久吗?这么快就出关了?他已经知道子情的事情了吗?”他知道冷绝辰的实力与天赋在古武大陆是无人能及的,不过这么短的时间进阶?有可能吗?

    白云飞也一脸的诧异,问道:“是啊!这也太快点了吧?不过话说回来,才这么些天,他进得了阶吗?”现在他们把最大的希望都放在冷绝辰的身上了,以他们的实力怕都是不足以与那个残王交手的,也只有他最有可能了,只是,这么快就出关了,他的实力如何?可有提升呢?

    一旁的蓝无极只是目光微闪,深邃的目光看着那面前的追风,冷绝辰出关了?闭关这么短的时间他能进阶么?能让子情说起时总是眼带柔情的男子,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现在终于可以见到了么?

    “主子出关了,实力肯定是有提升的!他一出关我就告诉他子情小姐的事情,所以他就去城主了,现在就等你们了,我们商量一下怎么救子情小姐,快点走啊!别让他们等太久了,哎,对了,凤歌怎么没看见?”追风说着,却见他们身边不见凤歌的影子,不由开口问着。

    “凤姐姐昨天没睡好,刚才睡觉了,没事,我们去就好了,回来再告诉她也是一样的。”洛菁宁笑说着,拉着她大哥就往前面走:“快点快点,我们快走吧!”

    “走吧!”蓝无极说着,便与他们一同往大厅走去。

    大厅里,墨成轩坐在主位上,一身白袍的冷绝辰则坐在下面左边的第一个位置,一身红衣的霍逸则坐右边的第一个位置,而雪衣红衣紫衣青衣她们几人,则分别站在两边,大厅中的气氛有几分的低沉,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冷绝辰平静的神色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但是那无形中自他身上弥漫出来的浓浓气息,却是让人感觉到一股无形的逼压,他半敛着眼眸,端着茶轻抿着,一举一动皆散发着尊贵与优雅,白色的衣袍纤尘不染,穿在他的身上,本应是脱俗而绝尘的,但却因他身上所弥漫着的威压与气势过于强大而掩盖住了那一份的绝尘,反而生出了一份霸气与威仪。

    当蓝无极他们一行人来到这大厅里,蓝无极的目光不自由主的便落在那一袭白袍所在的地方,那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只见他有着鬼斧神刀精雕细琢而成的容颜,俊美中不失刚毅,尊贵而又带着王者的气势与威仪,他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喝着茶水,但那令人无法忽视的气势,便是压倒性的呈现着,让人一踏入大厅,那视线就不自由主的朝他看去,完全忽略了那坐在主位上的墨成轩。

    他就是冷绝辰?这样一个有着不凡气势与压迫性的男人,浑身散发着摄人的气势,那仿佛与生俱来的霸气与威仪,让人忍不住的打心底敬佩着,这样的人,无疑是一名强者!至高无上的强者!假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站在最高的顶端,但是假以时日也必定是那人上之上!是那站在高处俯视天下的霸主!这样一个男人,难怪能得子情之心。

    “大师兄,你也来拉!”颜沐笑嘻嘻的一手拍在他的肩膀之上,而司徒南陵则走在后面。

    收回打量的目光,蓝无极回头点了点头,说:“嗯,我们也是刚到。”声音一落,便与洛少翔他们一同迈步往里面走去。

    走在后面的颜沐和司徒南陵还没进大厅就被那坐在前面的白色身影吸引住了,两人挑起了眉头,打量着他,一边大步的走了进去,司徒南陵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坐下,而颜沐则走到他的面前,笑说:“原来你就是子情说起的冷绝辰啊!初次见面,我是颜沐,那位是我大师兄蓝无极,那边的是我二师兄司徒南陵,我们都是子情的朋友。”这个叫冷绝辰的,还真的是非同一般,不过也难怪,子情那么出色,若没有这样的男人谁配得上她?

    听到他的话,冷绝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抬眸看了他们三人一眼,点了点头说:“我听说子情的消息是你们带来的,多谢了!”他没想到,子情竟然落在了残王的手里,此时心中焦急万分,担心着她不会会受到怎么样的对待,子情,她还好吗?

    “朋友都是互相帮忙的,不客气,对了,我们今天是不是商量一下怎么去救子情?”颜沐往一边坐下,无意间一抬头,看到了那四个容颜一绝气质不凡的美人时,一双眼睛不由看直了。

    这几个是谁?看她们一人身上的衣服以颜色区分,莫非她们几人就是子情提起过的雪衣,青衣,紫衣,红衣?子情说起她们时,可没说她们都长得这么美,真是一个个都是美人胚子,而且四人还有着四种不同的风情,这俊男美女的,怎么似乎都跑这墨府这里来了?

    雪衣紫衣青衣见他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们看着,则当没看见的把他给无视了,倒是红衣见他竟然一双眼睛打量完这个又打量着那个,还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不由朝他瞪了一眼,心下暗骂着,这个长着娃娃脸的男子,真是不懂礼貌,竟然这样盯着她们几人看都有,可恶!要不是看在是他们带来小姐的消息,她就给他点颜色瞧瞧!

    “对了,子情的舅舅还在路上赶过来,估计中午才能到。”白云飞开口说着。

    冷绝辰看了他们一眼,说:“我打算我先去白虎大陆残王那里,你们等子情的舅舅来了再上路吧!不过对那残王的宫殿,我并不熟悉,所以还要请几位说一下。”他已经等不及了,若不是要等他们几人过来,从他们口中问得那残王的所在之地,他早就金龙带着他去救子情了。

    这里距离那白虎大陆,如果是步行日夜不眠的赶路,那得两天左右的时间,如果用飞行幻兽那速度会快一个点,但是,能在多少的时间里去到那里,却还是未知的,当他从子情的爹爹口中得知子情连从不离身的凤吟剑都落下了,对她的处境就更加的担心了,没了武器,她会怎么样?那残王会怎么对待她?

    “你打算自己先去?”蓝无极开口问着,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虽然他掩饰得很好,但是从他那一身的气息中可以看出他此时真的是很担心子情,能把子情看得这么重要,也不枉子情对他的一片情。

    冷绝辰幽深的目光看向了他,点了点头:“嗯,我自己去快一点,你们人多,速度会跟不上来,而且我想先去探一下那残王的地方,看看子情是被关在哪里了,到时也好方便救她。”

    “残王的宫殿很是隐藏,一般的人都是找不到的,不过我们师兄弟几人在外面跑惯了,对他的宫殿倒是知道,你既然急着要去救她,那我带你去吧!我认得路,也有飞行兽,速度会跟得上的,我两位师弟就让他们跟着墨城主一起去,他们两个也认得路。”

    “好!那时不宜迟,现在就走!”冷绝辰站了起来沉声说着,又转过了身对主位上的墨成轩说:“我们就先走了,你们等子情的舅舅来了再一起走,那残王敢动子情,我势必要把他碎尸万段!让他消失在这神迹天空!”他绝对不会允许有人对他所爱的人不利,那个残王若敢伤子情一根汗毛,他定要他生不如死!

    霍逸看着眼中闪烁着杀意的他,暗叹了一声,本来他也想跟他一起先去救子情的,但是他没有飞行幻兽,而且,有蓝无极跟着去,他想他应该放心的,冷绝辰那么爱子情,他一定不会让她有事的。

    主位上的墨成轩闻言,站了起来,对他们说道:“那好,你们就先去吧!不要记得要小心,能不惊动他们的人就先不惊动他们的人,要救出墨墨,你们也要保重好才行!”

    “嗯,我们会的。”蓝无极应了一声,正准备与冷绝辰往外走去时,却见两个小小的身影窜了进来。

    “我们也要去我们也要去!”火龙和扬飞窜了进来,来到他们的面前喊着,双手紧紧的拉着冷绝辰的衣角,生怕被他丢下了。

    “他们是?”蓝无极看着那两个小不点,这是谁啊?两个孝是谁的孝?

    “这是谁的孩子啊?”颜沐也走了过来,好奇的看着那两个长得很奇怪的孝,见他们紧紧的拉着冷绝辰的衣角,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吃惊的倒退了一步,指着火龙和扬说:“他们两个,该、该不会是子情和冷绝辰的孩子吧?”他怎么没听子情说她有孩子了?

    司徒南陵闻言,扫了他一眼,那两个孩子一看就不是的普通的孩子,这个呆子,平时的精明哪里去了?

    红衣听到了颜沐的话,更是撇了撇嘴,连火龙和扬是上古神兽幻化的都不知道,他这个人还真的是……

    “他们是子情姐姐的上古神兽,一个叫火龙,一个叫扬,他们两个都很厉害的。”一旁的洛菁宁说着,要不是自己的实力不怎么样,她也想跟着他们一起去,但是没关系,他们只不过是先他们一步而已,等子情姐姐的舅舅到了,他们也可以去了。

    闻言,颜沐一阵了解的点了点头,目光却还是好奇的看着那两个长得粉嫩嫩的孝,那分明就是人类孝的模样,只不过是比人类孝怪了一点而已,原来是上古神兽幻化的,在八岐岭上没见子情的幻兽,原来她的是上古神兽,而且还是两只!他心下暗暗暗咋舌着,一只都少见了,竟然还两只!

    “我们也要去我们也要去!我们要去救主人!”火龙拉着冷绝辰的衣角喊着,扬则扬起子小拳头挥舞着,牙恨恨的说:“我们要把那个残王给灭了!给主人出气!快点快点!我们快去救主人!”说着拉着他的衣角就要往外扯。

    “走吧!”冷绝辰说了一声,大步的走出外面,沉声一喝:“金龙!”夹带着玄气的声音一出,地面都似微微的一晃。

    看着冷绝辰唤出金龙,那金龙一出,强大的上古神兽威压顿时让蓝无极三人又是一惊,这一屋子变态,子情有两只上古神兽,这冷绝辰竟然还有一只!难不成这上古神兽都是他家里养的不成?

    “走!”冷绝辰带着火龙和扬跃上金龙的背上,蓝无极一见这才迅速的唤出自己的飞行幻兽,飞快的跟上,看着他们的身影咻的一声消失在天空之上,底下的众人不由心下微微一叹,但愿他们能救出子情吧!

    与此同时,另一边,在白虎大陆残王的狼林中,在狼林中找了快两天两夜的残王此时一身尽是阴鸷骇人的气息,原本凶残的目光此时布遍了血丝与怒气,像是一匹要把人撕了的野兽一般。

    “该死的女人!竟然敢让本尊找了两天两夜还没见个影!真是有本事!本尊真是小看你了!”他阴测测的声音咬牙切齿的说着,衣袖下的拳头紧紧的拧起,胸口处一团熊熊的怒火在燃烧着。

    他竟然像个疯子一样在这狼林里找了两天两夜!而最该死的是他派了那么多的人,连鬼卫都出动了却连那个女人的身影都没瞧见!难道真的是插着翅膀飞了不成?哼!该死的女人!让他在这里找了这么久,他怎么能允许他逃离他的视线!他一定要揪出她!

    因为一直找不到她,所以他让鬼卫的守住了狼林的边境,那个女人如果想要离开这里就一定得到边境,只不过,那边境上有高达十几米的铁栏,她现在没有玄气,如何离开得了?但是这个女人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他还真不敢小窥了她!

    “报!主人,有不明黑衣人闯入!”一名护卫急急来到残王的身边禀报着。

    原本一肚子怒气的残王一听,当即停下了脚步阴沉着声音问着:“什么?有人闯入?是什么人胆敢到这里来放肆!传令下去!把入侵者全都给本尊杀了!其他的人,给本尊抓紧时间,势必要把那个女人给本尊揪出来!”

    “是!”几声低喝声响起,只听周围沙沙的声音传过,那残王阴沉沉的冷哼了一声,大步的往林中而去,越是找不到,他就越要把她揪出来!他就不信她还能在他眼皮底下飞了!

    狼林中,由于是白天清晨,空气中四处都弥漫着清新的气息,一身白衣的子情在这里面呆了两天两夜,身上的白衣早在与野狼奋战时就弄得一身的脏,她知道那残王带着人在这里面找了她很久了,而她此时就像是跟他们玩捉迷藏似的,尽量的不让他们找到她,还得一边的寻找可以离开的出路。

    这狼林的边境,那些十几米高的铁栏她是找到了,但是她见那周围不是有残王的人守着,就是有幻兽守着,幻兽的警惕性比人要强上很多,因此她不能太过靠近,只得重新寻找着出路,因为她不相信这狼林这么大,那残王还真的能全封住了!于是,她便往深处走着。

    狼林中的深处,不知名的杂草比外面长得还要高,还要浓密,走在当中,身上的白色衣裙都被划出了一道道的口子,她拨开前面的草丛,往前面而去着,那残王找了这么久没找到她,要是真被捉回去了还不知会落得个什么样的下场,所以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被捉回去。

    都是实力惹的祸,若她的实力比残王的强,就不会落得如此这个处境了,不过,世界之大,强者之多,她的实力在这神迹天空之中,并不属于弱者,但是比起神迹天空风云榜上的前四名强者,却还是不足。

    “女人!你是逃不掉的!本尊知道你还在这里面,若是你乖乖的出来,本尊兴许还会饶了你,否则让本尊亲自找到你,本尊的怒火,可就不是你承受得起的了!”

    狼林的空气中突然间传来了残王狠厉阴鸷的声音,那一圈圈带着玄气气息的声音在空气中如水纹一般的荡开着,他利用自己一身雄厚的玄气,把自己的声音传遍了林中的某一个角落,为的就是要让她知道,她是逃不掉的事!

    林中深处的子情,听到了那空气中传来的声音,当下便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那空气中的玄气气息,见那气息是从她身后的某一个方向传来的,她不由轻拧起眉头,这个残王难道竟想得到她就是往这边跑的?怎么可能!他要是真的知道哪边跑,也不至于在林中瞎找了那么久。

    于是,她又继续往前面走去,突然间,见左边不远处出现了鬼卫的暗卫,当即迅速的隐藏起来,屏起了气息静静的趴在草丛中看着,注意着那鬼卫的动静,见那里只有一名鬼卫在寻找着,周围都不见有人,她本想着上前解决了残王的那名鬼卫,不过细想,这鬼卫的身手她是见识过的,与血狼成员不相上下,而且他们又都是有幻兽在身的,如果上前的话唯恐会惊了那正往这边而来的残王,看来也只能放低下身子尽快的往深处去。

    打定了主意,她轻轻的拨开草丛,悄然无声的往深中的深处而去,那浓密半人高的杂草,在这时把她都掩护了起来,而又因与那鬼卫还隔有一段距离,她又屏起了气息,所以那鬼卫并没有发现不远处的她,直到远离了那鬼卫之后,她才这提起轻功迅速的往林中掠去。

    在她往林中深处去后,残王也随着到了这边,看到那在林中寻找着的鬼卫,他便问:“有没什么发现?”那个女人真的会飞天遁地不成?竟然一点线索都没有?怎么可能?

    “回主人,没有!”鬼卫恭敬的应着。

    闻言,残王一手叉着腰,阴鸷着一张脸往周围看着,突然间,发现前面不远处的草丛似乎有被踩过的痕迹,当下迅速往那边飞掠而去,见那地上有明显踩踏过的草痕,于是便问:“你有没踩过这边的草?”

    “没有,属下从那边找过来,这边还没有走过!”

    听到这话,他目光一眯,当即低喝着:“走!往这边搜!”声音一落,运起玄气气息往前飞掠而去。女人!你真当本尊找不到你吗?哼!太小看本尊了!

    有了!

    往林中深处而去的子情,当来到那最深的地方,密林过后所看到的便是那云雾缠绕的高峰,心下一喜,若早知这最深之处有出口,她直接往这边来就行了,何必在林中呆了那么久!往前走去一看,却见前面是一片悬崖峭壁,如果她有飞行幻兽或者实力没有被封那要离开这里并不难,但问题是,她现在没有飞行幻兽和玄气被封住了!

    应该怎么做?那陡壁几乎无法攀行,悬崖底下云雾弥漫深不见底,她此时就算是来到了这里,也无路可走啊!

    “哈哈哈……女人,本尊说过,你逃不掉的!”

    这时,夹带着强大玄气气息的阴鸷笑声从天空处传来,那张狂而霸道的声音一出,浓浓的威压顿时朝底下的子情袭了过去,在那强大的威压之下,她的身体不由在那一瞬间僵硬着,浑身无法动弹,只觉一股无形的威压从头顶上压了下来,连她想要抬起头都难。

    不过眨眼的时间,只见残王从那树尖之上飞跃了下来,宽大的衣袍拂动着,那阴鸷的神情,那半边铁面具,那笑得阴沉沉的嘴角,以及那一身骇人的气息,都无一不在说着,此时的他,很是愤怒!

    他竟然这么快就找来了!子情心下一怔,这狼林有多大,她在这里面呆了几天最为清楚,若是方向感稍弱一点的人,进了这里还会迷失在这里面,而他,却能这么快的找到她所走的方向,残王,确实是不简单!

    只见,残王阴沉着一身骇人的气息迈步朝她走了过去,强大的摄人威压让此时的她根本毫无抵抗之力,她想移动双脚,但是双脚却像是深深的在地底下扎了根一样,根本无法移开就更别说身体了。

    “本尊不是说过了吗?你,没有本尊的允许,是逃不了的!”残王一手搂住了她的腰,一手扣住了她的下巴,把她的下巴微微抬高着,让她与他对视着。

    看着她冰冷淡漠的神色,残王不由勾起了嘴角,说:“不过本尊倒还真的小看你了,没想到你被本尊封住了解玄气却还能在这林中活得好好的,最重要的是,还能让本尊带着人在这狼林里找了你接近两天两夜g呵呵,女人,你真是好本事情啊!你可知,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把本尊耍成这样的!嗯?”他的手挰着她的下巴,靠近着她的身边,男性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鼻息之间,让她当即嫌恶的皱起了眉头。

    她的反应让残王阴鸷的眼中浮现了不悦,搂着她的腰的手加重了手道,把她紧紧的搂向自己的身边,阴沉沉的说着:“你敢厌恶本尊?女人,你想找死么!”该死的女人!胆敢对他露出厌恶的目光,她以为他真的不会杀了她吗?

    “放开我!”子情冷冷的说着,只是在他强大的威压之下,她的这句话得用上全身的力气才说得出来。

    “放开你?”残王阴沉沉的笑了:“本尊在这狼林里找了你这么么,你以为本尊会就这样放开你?”他阴沉沉的声音一顿,狠厉的目光落在她绝美的脸上:“你不是你很厌恶本尊的碰触吗?那本尊就偏偏要碰你!”他的声音一落,低下头就要去亲她。

    子情心头猛的窜上一股火焰,眼中尽是冰寒的光芒,该死的男人!他是想对她用强么!感觉到他那原本搂在她腰间的手在她身上游走着,一股怒火与厌恶窜上心头,她在用尽全身的力道想要去挣扎开,却无奈此时的她在他的威压之下根本无法动弹,只得忍受着他的手在她的身上肆意的游走着。

    该死!她一定会杀了他!她恨恨的在心底说着,目光中寒光一闪,她按动手腕上的手镯,银丝咻的一丝朝他的脖子缠去,谁知却让他伸手握住了。

    看着那缠住了他的手的银丝,残王阴鸷的目光一冷,继而勾起了解嘴角阴沉沉的笑着:“凭这个就想杀了本尊?哈哈哈……本尊原本想着,把你带回去带要了你,不过既然你这么不识好歹,咱们来个就地解决也可以!”

    ------题外话------

    哎呀呀,子情悲催了啊,辰还没到怎么办啊啊啊啊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