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87.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辰的愤怒
    他阴狠凶残的声音一落下,那缠在他手上的银丝蓦然被他用玄气震断了,只见他眯着阴狠的双眼,勾起了嗜血狠厉的嘴角,把她搂了就往林中掠去。

    “你若敢碰我,我非杀了你不可!”她冰冷的声音从口中而出,感觉着那残王一身阴沉骇人的气息,心下微沉,他是打算来真的吗?如果真的这样,她应该如何脱身?

    “是吗?你若杀得了本尊,那就来吧!本尊随时候着!”残王阴沉的声音一落下,狠厉的眼眸一眯,嘴角邪肆的一勾,又道:“等你都成了本尊的女人,本尊倒要看看你是不是还会这般的淡漠!”

    他的声音一落,带着她在一处杂草丛中落下,一伸手就撕下了她身上的外衣,衣服撕裂的声音传出,这一刻,子情是心惊的,实力如此强殊的区别,她应该怎么去脱身?感觉到他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着,一股恶心的感觉直窜心头。

    “禽兽!放开我!”

    “嘶!”

    衣服的撕裂声,再度的传出,此时的子情,身上的白色外衣已经被撕得无法遮体,似凝脂般的玉肌呈现在残王的眼前,让见惯了美色的残王也不由眼中浮现了惊艳的神采,狠厉的眼中慢慢的变得幽深,里面窜上了两簇熊熊的灼人火焰,直勾勾的盯着那被他按在地上只剩下里衣的女人看着。

    白色的外衣被他撕开了,熏圆润的香肩,优美迷人的颈部,以及那胸前若隐若现的丰满都让他的体内窜上了无法压制的**,这一刻,他是想一口把她给吃了!

    他一手扣住了她的双手,身体压着她,另一手则慢慢的抚上了她那熏的香肩,阴沉的声音此时变得有些沙哑的说着:“女人,本尊不得不说,你真的好美,让本尊都有点爱不释手了。”手轻抚着她那熏的香肩,如丝绸般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的流连着,指指慢慢的划过她优美的颈部,慢慢的往下移着。

    “你是没碰过女人么?堂堂一个残王,竟然对一个女子用强,我告诉你,今日这耻辱我记下了!若我不死,绝对不会放过你!”她奋力的想要挣扎着,奈何自己被他压着,根本无法反抗。

    “呵呵,是吗?你也想记住这美妙的时刻吗?好,既然如此,那本尊给你留下个难忘的回忆,也好让你以后每每想起,都会记起本尊来。”残王沙哑的声音一落下,随着低下了头,吻上了她那雪白的香肩,另一手也随着在她的身上游走着。

    子情双手无法动弹,但见他趴在她的身上,一手四处游走,眼底冰寒之意入骨,心下恶心不已,然,此时她却渐渐的冷静下来,如果她硬碰,根本无法脱得了身,此时被他压在身上,更有言语相激只会让他更加恼怒,因刚才的恼怒,她险些忘了她在发丝里面藏有脆骨香,只要她能拿到脆骨香,她就可以把局面逆转过来!

    但要怎么拿到脆骨香?怎么样才能让他对她疏于防备?心下想着,强忍着从心底窜起的反应与厌恶,慢慢的放松了身体闭上了眼睛尽量的不去想那身上的男人。

    似乎是感觉到她的服软,残王眉头一挑,有些诧异,不过暗想,有哪个女人面对这样的事情能无动于衷?他就不信在他熟悉的**手法下,她会受得了!

    身下的女人没了先前的反抗,不过身体却还是紧绷着,他邪邪的勾起了嘴角,慢慢的松开了扣着她双手的手,一手去解开她的里衣,一手则探入了她的衣襟里……

    她浑身一僵,怒骂了一声,该死!她非剁了他的手不可!牙关紧咬着,她不动声色的慢慢伸起了手往发丝里面伸去,而那正埋头在她胸前肆意占便宜的残王此时沉迷在美色当中,又因自视甚高,以着她就算是想反抗也是反抗不了的,故而很是放心,而且,他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她的身体都让他摸了个遍,身上已经没有任何武器什么的了,衣服除了那遮着胸前春光的抺胸布之外,也只剩下被她撕裂到大腿上面的一条里裤了。

    当她拿到了脆骨香,在手中挰碎后,这时,她感觉到他的手往她的身下探去,目光当即一冷,开口说:“我会剁了你的手!你信吗?”

    原本埋首在她胸前感受着她胸前的柔软的残王,听到这话抬起了头,谁知这一抬头,便见她冷不防的把什么东西吹向了他,他当即迅速往后一退,屏住了呼吸但仍慢了半步,看着那沾了自己一身的灰色粉沬,他沉下了脸,问道:“这是什么?”该死的女人,竟然还藏了这样的东西!他真是大意了!

    子情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此时的她,一头的墨发披散在身后,身上只有那以布条缠着的胸带,没有了外遮身,她雪白的肌肤呈现在这阳光底下,那被撕裂的里裤只到她大腿处,露出了她修长而均匀的美腿,而她的胸前,脖子之处,香肩之上则布满了那残王留下的痕迹,虽然此时衣衫不整,但此时的她却是极具魅惑的。

    清冷的绝美容颜透着凌厉的杀气,性感的姣好身段玲珑有致,墨发披散在身后随风扬起,此时的她,冰寒而带着肃杀之意的目光紧盯着那前面不远处的残王,并不急着上前,因为那药效若是没发挥,她上去了无疑是自寻死路。

    “想知道那是什么吗?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清冷的声音从她的口中而出,目光一直注意着他的神色,他的身影,当看到他脚步微晃了一下时,这才微勾起了唇角。她的亏可不会白吃的!她的隐忍只会给他致命的一击!

    “你给本尊下迷药?”残王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只觉得脑袋微沉,脚步微晃,全身皆在一瞬间没了力气,整个人微晃了一个,猛的往地上跌坐下去,无力的跌坐着,眼前的一幕只觉得慢慢的模糊起来……

    “迷药?普通的迷药又怎么可能迷得倒你残王,我给你好下的,那是比迷药要厉害百倍的东西!”她带着杀意的声音一出,走上前拔出了他腰间的佩剑,凌厉的剑尖直对着他,冷冷的说:“一剑杀了你太便宜你了!”声音一落,她手一扬,锋利的剑尖猛的往他的其中一条手臂上砍去!

    没有让他有反应的时间,没有让他有闪躲的机会,那利落的身手带着狠厉与杀气,咻的一声狠狠的砍下。

    “啊!”

    一声惨叫划破天空,在狼林中传开,只见随着子情那一剑毫不留情的劈下,鲜血飞溅而出,而那残王的其中一条手臂也随着滚落在地面,原本中了脆骨香神识已经快支持不住的残王,看着自己那被砍下血肉模糊的手臂,目光中的凶残与狠厉再度的浮现了起来。

    “女人,本尊、本尊饶不了你!”

    “你没有那个机会了,今天你的命,我要定了!”子情冷声说着,手中沾着鲜血的利剑再度扬起,准备朝他的另一只手砍去,目光中杀意一闪,道:“把你的手脚砍下来后,再一剑杀了你!”一剑杀了他太便宜他了,那占了她便宜的手,她绝不会留着!

    残王心下一惊,意识又像要昏迷过去,断臂上传来的痛让他几乎整个人失去知觉,他的幻兽这段时间在冥修,如果不是他的生命迹象正在消息,对他发生的事情根本就是不会察觉的,现在他就是想唤出幻兽来保护他也做不到,而鬼卫却都没在这里,此时他又浑身无力无法自保,难道真的得死在这个女人的手里?

    心下愤恨而不甘!早知道这个女人竟然留着这么一手,他刚才就应该先废了她再好好的折磨她!现在落得这般境地,都是他的大意惹的祸!眼见那一剑朝他另一只手臂砍了下来,他不由瞪着一双眼睛,恨恨的看着她!

    “哪里来的狐狸精竟然敢动我看上的男人!找死!”

    一个夹带着强大威压的女声传来,那声音中的狠厉与张扬,让子情一怔,也让那残王目光一闪。强大的威压袭来,原本一剑砍下的子情只觉自己被一肌强大的气流拂了出去,整个人重重的飞了出去摔倒在十米之外的杂草上。

    “噗!”

    一口鲜血猛的从她的口中喷了出来,胸口处的血气在涌动着,喉咙一甜,只觉嘴角又溢出了一丝鲜血,她一手的撑着地面,抬起头看向那前面,只见一名身段惹火衣着暴露的美艳女子踏风而来,身影一旋在那残王的身边停下,眼角瞥见自己那先前被残王丢弃在一旁的药瓶,那是紫灵丹,唯一的救命灵药,她得找回来!

    那一身强大的威压竟然是一点也不逊于残王,那妖媚的容颜透着一股阴狠与杀意,看着那一地的血腥,不由眯起了美目:“真想不到你堂堂白虎大陆的残王,竟然会让一个小丫头给砍了一条手臂,这是的中了她的美色么?瞧瞧你现在的样子哪里有一点残王的风范?真是难看!”妖媚的女子美目一眯,扫了那地上的残王一眼。

    “妖姬?是、是你闯入了本尊的宫殿?”残王看着那妖媚的女子,费力的说着,本还想说什么,但是那药力实在是太厉害了,他能支撑了这么久就已经是很难得的了,现在一见妖姬来了,整个人只觉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妖姬?她是那朱雀大陆的妖姬?她怎么会来这残王的宫殿的?她到底想干什么?子情心下思忖着,想着她刚才说的那句话,说什么残王是她看上的男人?难道她看上残王了?

    “狐狸精,你是打哪里来的?竟然敢把我看中的男人伤成这样,呵呵呵,你不知道我妖姬的男人,就算是要杀也只能我自己动手么?”她声音一落手中一挥,一道凌厉的玄气气息飞闪而出,咻的一声朝子情所在的方向袭去。

    子情还没站起来就见那一道凌厉的气流飞袭而来,当即身体往左一扑,顺势在草地上翻了一圈避开了她的那一道凌厉的攻击,同时捡起那瓶紫灵丹握在手中,谁知那一道攻击才落下,那妖姬似利刃般的凌厉气流又朝她飞袭而来。

    “咻!砰砰砰!”

    那一声声夹带着玄气气息的气流声咻咻咻的在她的身边划过,劈中地面时发出一声声的爆破声,凌厉的气流划过她的肌肤,只觉一丝丝的剌痛传来,而那个女人却像是并不急着杀她似的,故意不一击取她性命,反而一次次的戏耍着她。

    她目光一眯,清幽的眼中寒光闪过,此时她根本不可能是那个女人的对手,能不被她杀死那就算是幸运的了,目前她要想的是如何脱身!这狼林中都让残王的人包围了,就算不是残王的人,估计也是这个女人的人,而她能走的看来也就只是那悬崖了!心下思忖着,她在一边闪避着那女人的攻击之时,一边往那悬崖边而去。

    “哼!就你这个狐狸精也能迷住他?真是笑话,看我不划花你的脸!”妖姬阴沉着声音说着,她手掌一伸,五指张开,夹带着玄气的五道凌厉气息便朝那在草丛中的子情划去,强大的气流划过,连半人高的杂草都给切断了。

    子情一听,加快了往崖边的速度,看了那个昏死去的残王一眼,眼中闪过了一抺幽光,她不会放过他的!就算是现在杀不了他,她也会让他生不如死!

    “想跑?你跑不掉的,这里都是我的人!乖乖受死吧r者我还能给你留个全尸!”妖姬察觉到她的意图,美目中闪过了阴寒的光芒,飞身往她掠去想要一掌杀了她。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死在你们面前!”她冷声说着,声音一落迅速的提起了身上那微弱的玄气气息,配合自己的轻功纵身往那悬崖跃去,这一幕来得太快,竟然让人无法反应,饶是妖姬也没想到以她一个受了重伤的人会那样义无反顾的往悬崖跳去,当她追到崖边一看,只看见那浓浓的大雾而不见子情的身影。

    “哼!真是便宜你了!要是落在我的手中,准叫你生不如死!”妖姬冷哼了一声,转过身去走向那昏迷在地上的残王,见他一手被砍了下来,整个人都失去了知觉,不由勾起了嘴角,满意的笑着:“虽然少了一条手,不过,落在我的手里你是逃不掉的了,以后就乖乖的呆在我的身边吧!”带着笑意的声音一落下,便上前扶起了他往林中跃去……

    而那跳下悬崖的子情,在下坠的时候用银丝缠住了壁上的石头,缓冲了下降的速度,因担心那些人会下来寻找,而她又受了那么重的伤,于是便想着从别的山峰上离开,谁知因为身体受的内伤太过严重,整个人支撑不住,见半山腰处有一个小小的洞口,便先进了那里,倒出紫灵丹服下。

    “妖姬么?果然是厉害,那样强大的威压,不愧是四大强者之一!”

    她微喘着气,轻声说着,背靠在石壁上,洞里很黑,而外面又浓雾弥漫看不清所在之地,身上被伤出了很多的伤痕,虽然都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却让她微微的拧起了眉头,此时,身上大部份的肌肤都露在外面,洞里也不知哪里吹来的风,让她身上的伤口更加痛了。

    “呼!”

    风,还在吹,而且还夹带着丝丝的冷气,让她原本昏昏欲睡的脑袋又重新精神了起来,感觉胸口处的痛不是那么痛了,她不由轻呼出了一口气,好在她带着紫灵丹在身,要不然以此时的玄气被封又受了重伤,还真不会知怎么样。她撑起身子,有些奇怪于这个小姐洞里吹来的寒风,便迈步往前走去,谁知前脚一个踩空,整个人也随着猛的往下掉去。

    “啊……”

    另一边,当冷绝辰他们赶到这里时,却只看到一地的尸体,看到那一地的厮杀,蓝无极脸上也浮现了凝重的神色,对他说:“火龙和扬既然是子情的幻兽,应该会感应得到她在哪里的,快让他们试!”难道真的来慢了一步吗?子情到底怎么了?邓州残王宫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什么人竟然会把残王的暗影都杀了?

    “火龙扬,怎么样?可有感应到她在哪里?”冷绝辰沉声问着,看到这一地的尸体,他的心不由一突,子情,难道他又来晚了一步了吗?她现在怎么样了?在哪里呢?

    火龙和扬相示了一眼,摇了摇头说:“我们没有感应到主人在哪里,但是我们主人应该是受伤了,我们感觉到这里某个地方有主人很浓的鲜血气息。”

    “快带我们去!”冷绝辰急切的说着,她又受伤了吗?该死!他竟然一次次的没有保护好她!

    火龙和扬一听,当下飞快的顺着那股感应往外而去,来到了那狼林,他们往狼林中掠去,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火龙和扬带着他们两人来到了先前子情砍下残王的手的地方。

    空气中,似乎还有着强大的玄气气息弥漫着,那浓浓的血腥味混杂着青草的味道在风中飘散着,当他们来到这里,看到的便是那战斗过的痕迹,地面上被玄气划开的深深口子,以及那些半人高的杂草被切断的景象,火龙和扬四处寻找着,而冷绝辰和蓝无极也四处寻找着线索,想要知道她会怎么样?是被人捉走了,还是逃走了?

    “啊!主人的衣服!”火龙大喊了一声,看着那被撕裂了一地的衣服,不禁红了眼眶,主人怎么了?主人怎么了?主人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这边还有一条断臂。”不远处的扬喊了一声,看到冷绝辰浑身一震,连忙加多一句:“放心,不是主人的。”

    听到了他们两个的话,冷绝辰和蓝无极都快步的朝他们那边而去,在看到那被压得平平的草地以及那被撕裂了一地的白色衣服时,两人眼中皆冒上了熊熊的火焰与怒气,冷绝辰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目光中骇人的杀意涌动着,心头只觉有一团火在烧,几乎要把他吞噬!几乎要烧得他的理智全无!

    子情到底遇到什么事了?她到底怎么样了?那个禽兽到底对她做了什么!该死的!他为什么要现在才到!他为什么要现在才到!浓浓的自责与怒火占据了他的心头,他只觉心口处有说不出的痛,猛的仰头大吼一声。

    “啊!子情……”

    蕴含着强大威压的声音震得地面猛的晃动着,强大的玄气气息与威压蓦然向周围散开,天空之上一声声的传着他大喊的声音,那强大的玄气气息把他的声音送到了千里之外,也震得蓝无极几乎受不了,幸而火龙和扬连忙用上古神兽的气息护住了他。

    看到这样的他,蓝无极不知应该说什么好,此时的他,心下也是愤怒不已,怒火在胸口处燃烧着,他虽然与子情相处的时间不久,但是他很欣赏她,她是一个很出众很特别的女子,那样卓绝不凡的女子,如果真的被那残王糟蹋了,那是谁都会痛心的,但是,现在也只是看到了她那被撕了一地的衣服,也许,也许事情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也不一定……

    只是,有可能吗?子情与残王的实力相差那么多,她根本不是残王的对手,而残王对她又是感兴趣的,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对一个感兴趣的女人只看不吃?若是正人君子还一回事,可那残王根本就是阴狠凶残之人,性情古怪的他什么事都会做得出来,看到了子情那被撕了一地的衣服,再说她并没有被残王怎么样,他们怎么可能会相信?怎么可能相信?

    火龙和扬两人微低着头,看到了他们主人的衣服被撕了一地,他们多多少少也猜想到了一些事情,要不然绝辰也不会一身杀气四溅,接近爆走的行为,只是,主人现在在哪里呢?她会在哪里呢?她现在还好吗?主人……

    “你别这样,也许事情不是我们想的那样的,你看,我在那边发现了一条断臂,根据断臂上的衣服来判断那条手臂应该是残王的,如果子情能砍下了残王的手,那也许她并没有落在残王的手里,你试想想,残王是什么样的人?若子情真的断了他的手,他一定会当场就杀了她的,而这里除了子情被撕毁的衣裙之外没有没别的,所以我觉得她也许并没落在他们的手中。”

    蓝无极说着,往周围看了看,见前面有一处悬崖,便对冷绝辰喊着:“快过来看看,这里是一处悬崖,你说子情会不会是下去底下了?”

    “我下去找她!”冷绝辰二话不说的便唤出了金龙往底下而去,又说道:“火龙扬,起!”声音一落,咻的一声往底下而去。

    “我也下去!”蓝无极说着,唤出了他的飞鹰,也跟着往底下而去。

    悬崖之处,白雾茫茫,看不见周围的一切,他们凭着神识的感应,在寻找着子情的踪影。冷绝辰一身冰寒的杀气与怒气交接着,此时的他心中被浓深的自责充斥着,他在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她的安危,在恨自己让她数次身陷险境!他原是要为她撑起快一片天,却让她次次面临着危难,而他却总不在她的身边……

    悬崖之深,深不见底,白雾迷茫上,更是让人的视线受阻,想要看清周围的一切,却什么也看不到,只能凭着神识的感觉在寻找着,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才从悬崖之顶来到了这悬崖底下,但当看到那周围的一切时,却是心下微沉。

    没有!子情没在这里!这悬崖底四面都是石壁,寸草不生,连滴水都没有,而几道山峰相夹着,又有大石封路,这里如果有人,没有飞行兽也离不开主这悬崖,而且这周围地面一没血迹也没有,那就代表,她没有掉下悬崖!

    “火龙扬,你们有感觉到子情的气息吗?”蓝无极问着,只能把希望放在他们两个的身上。

    “没有。”两人都摇了摇头,有些自责的低下了头,如果他们跟在主人的身边,那主人就不会遇到这么多的麻烦了,主人被别人欺负他们都没在身边帮着,主人到底现在怎么样了?她的伤伤得重吗?她现在是在哪里呢?

    “去上面看看有没线索。”冷绝辰说着,重新往悬崖上面而去,凝重的神色,冰寒的面容,一身的杀气,此时的他,只想剥了那残王的拆了他的骨!放干他的血!让他生不如死!

    当他们往上面而去时,突然间的一阵风吹来,空气中所夹带着的一丝淡淡的血腥味让火龙和扬都一怔,连忙喊着:“等等等等,有主人的气息!”

    听到这话,冷绝辰当即一喜,连忙问:“在哪?哪里有她的气息?快说啊!”难道她真的在这崖底?可是他们在下面找了,都没有她走过的痕迹,怎么火龙扬又说有她的气息?

    “我们不知道,但是刚才一阵风吹来,那风中所夹带着的是主人血的味道。”火龙和扬肯定的说着,只是,要他们说出主人在哪,他们也是不知道的,但是他们真的肯定那风中有主人的气味。

    听到他们的话,蓝无极沉思了一下,说:“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半山腰,下面刚才找过了,没找到子情的踪迹,而火龙和扬又这么说,我猜想,子情也许是在这半山腰间,不过这里的雾太浓了,伸手不见五指,周围有没什么洞口我们也看不到,得想办法把这浓雾给吹散了才能看清周围的一切。”

    “火龙扬,那气息是从哪个方向闻到的?”冷绝辰沉声问着,看着这面前这些浓雾,确实是很浓,只见得到他们身边的人,把手伸出手根本就是看不见,如同蓝无极所言,如果子情真的在这半山腰,那也应该是在什么洞口里面,也只有这样他们才感觉不到她的气息,只是,要弄开这面前的浓浓大雾,除非有风系的幻兽。

    “这边!”他们拉着他的手指着,明确的告诉他方向,突然两人自己飞了起来说:“我们去看一下,你们想办法吹散浓雾寻找。”说着一溜烟的往那浓雾中而去,迅速的消息在冷绝辰的眼前。

    “要不这样吧!我这飞鹰拍动这些浓雾,你趁机看看周围有没什么石洞之类的,他们两人的幻兽都不是风系的,可能无法一举把这浓雾拨散了。”蓝无极说着,一边让他的飞行幻兽往底下去一点,翅膀拍动,试图让周围所弥漫着的浓浓白雾散开一些。

    看着他的幻兽所拍的根本就起不到作用,冷绝辰不由说道:“没用的,起不到作用,风系的幻兽,霍逸和洛少翔的就是,他们应该也在路上了,要不你去接他们两人过来吧!”

    “也好,那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去路上接他们过来。”蓝无极说着,便往上面飞去,迅速的消息在茫茫的白雾之中……

    “金龙,靠近陡壁一点点的寻找!”冷绝辰说着,示意金龙靠近陡壁慢慢的寻找着,远距离无法看清,但是近距离可以,只要靠近了寻找,速度虽然是慢,但是却能知道这片悬崖的半山腰是否真的有什么山洞存在着。

    火龙和扬分开在这周围寻找着,只是,那空气中所夹带着的熟悉气味,却只是像一阵风一样,吹过了就没了,他们不停的在那半山腰处摸索着,使劲的嗅着,却感觉不到那空气中的熟悉气息,火龙冲着那白茫茫的浓雾中喊着:“主人,主人你在哪里啊?主人?我是火龙,我们来了,主人……”

    一边喊着,火龙不由红了眼眶,心底一片的酸涩,要不是他们没跟在主人的身边,主人也不会遇到事情都要一个人面对,现在受了伤又不知道哪里去了,他们又找不到主人了吗?想着想着,眼泪不由掉了下来,主人,你在哪里呢?主人……

    ------题外话------

    要不要让他们找到她?妞们,吭一句。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