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88.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神奇之地
    而那进了洞口一个踩空掉了下去的子情,只知道自己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一直滑落,那下坠的速度之快,让她反应都反应不过来,一人宽的小道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出,只知道那沙土摩擦在身上剌疼了她的肌肤,而也就在她踩空之外,那原本空出的那个小洞口奇迹般的合了起来,那令她踩空往下掉的洞口像是从没出现过的一样……

    “啊!砰!”

    往洞中滑落,整个人摔倒在地上,撞得她脸都皱了起来,看着自己一身被那小道里面的沙土摩擦出来的伤口,血淋淋的,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

    人一倒霉还真的是怎么碰壁,这才从那残王那里脱身,竟然又掉到了这里面来了,这里到底是哪里?她暗想着急,抬头往周围看去,却见周围四面都是壁,不过却有一个石门是打开着的,于是她站了起来,顾不得身上的伤便往里面走去,前脚才跨进那门里头,竟然身后一道石头就封了下来,重重的震得地面微微一晃。

    “这里面还有机关?”她诧异的看着那面厚实的石门,伸手在石门周围摸索着,没找到开启的办法,又敲了敲石门,只听发出一声声厚实的声音,心下微怔,这石门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见后路被封,也只有往前走了,当下,她小心翼翼的往里面走去,谁知每走没八步就有一道厚实的石门封了下来,直到第八道石门封下时,她看到那里面的景象时,却是不由的一惊,脸上浮现了错愕与惊讶的神色。

    只见面前是一个很大的石洞,石洞的周围没有一个出路,唯一的出口除了她身后那一道道被封住的石门之外,似乎也就只有那石洞头顶上那高高小小的洞口,从这底下往头上看去,只看见那洞口小小的,头顶上的光线射了进来,让这石洞中多了一丝的光线,这洞底下与洞上面相隔的距离到底有多远她不知道,但她知道,从那小小的洞口以及微弱的光线可以看出,就算是她的玄气气息没被封住,想要从这里出去也是不可能的。

    而让她惊奇的是,这洞里还有一个冒着热气的温泉,那袅袅上升的白烟弥漫在这石洞周围,让这身处地底下的阴寒石洞多了一丝的暖意,而在那冒着热气的温泉上面的一块岩石上,还滴出乳白色的汁液,她心下一奇,走过去沾起一些闻了闻,竟然像是牛乳般的香浓味道,一回头,眼角瞥见在这石洞的一个角落处,有着一副靠着墙壁而坐的骷髅头,上面缠着蜘蛛丝,看起来年代已经很久了。

    “难道这里以前有人在这里生活?可是这里什么也没有,怎么会有人在这里生活?”她低声呢喃着,此时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了,见有温泉在这里,便解去身上仅有的抺胸和只到大腿处的裤子,伸脚跨进了那温泉中,她半躺下,让自己的身体全部浸泡在里面,温热的水带来的舒适让她放松了自己的身体,轻呼出一口气。

    袅袅上升的白烟弥漫着,她只感觉到水里的温度是那样的舒服,不经意间伸出掬起一捧想洗把脸,却见捧上来的水是乳白色的,心下惊奇,抬头一看,最后落在那岩石上的乳白色汁液上面,难道是那些汁液?而最让她惊奇的是,原本身上那些被沙子摩擦出来的伤口以及先前被妖姬的气流划伤的伤口,在这乳汁的浸泡之下竟然全都消失了!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成份?竟然比我炼制的夜要好?”她惊讶的说着,捧起一把洗了洗脸,闻着那香浓的味道,愣是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她在里面浸泡了一会,便起身把那算不上是衣服的衣服穿上,这才开始打量着这周围,寻找着可以出去的办法,不过在里面找了很久,都没有发现有任何离开的门路。

    “难道除了那被封住的石门和头顶上那高高的洞口之外,就没有别的路可走了?”想了想,她微拧着的眉头一松,也许她得先把自己被封住的玄气解开。

    于是,她在周围看了一下,走到那头顶上光线射下来的地方盘膝坐下,运起来凌天心法打算让那仅有的一丝玄气流走体内筋脉,不想凌天心法才一提起,忽然觉得体内像是有一股热流在涌动,那熟悉的玄气气息,让她猛然睁开了眼睛!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蓦然,她回头往那冒着热气的乳汁小池看去,为了应证心下的想法,她把刚穿上的衣物又重新脱了下来,走进里面盘膝坐下,在那温热的气息当中运起了凌天心法。

    果然是这样!这些乳汁不知是什么来的,但是却能让她体内的玄气得到更好的发挥,迅速的滋生!刚才她不过在这里面泡了一会,体内原本的一股红色玄气竟然就变了,进这里面运用起凌天心法,顿时觉得体内的血气在这一刻翻腾了起来!

    她的凌天心法与辰的相结合着,两种混合在一起,合二为一,所发挥的实力本身就是惊人的,只是因此想要进阶也不是那么容易,饶是她与他的天赋极佳,却也无法一步登天,但在这乳汁泉的帮助之下,体内的玄气却像是全都跃进动了起来一般,如果真是这样,那也许她这一回可以冲开被封住的玄气气息!

    当下,她心下默念着凌天心法的口诀,双手上下对合着置于丹田之处,一边引导着玄气的流动,进入冥修当中。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此时的她,还不知在外面,冷绝辰他们正在半山腰间寻找着她的踪迹……

    身在洞中的她,不知时间过得如何,她所能知道的便只是根据那头顶上那微弱的光线来判断是白天还是黑夜,过了不知多久,当洞里的那一丝微弱的光芒也暗了下来之时,盘膝坐在乳泉中的她,此时浑身却透着一股浓郁与强大的玄气气息,她被封住的玄气解开了,但是,那股玄气却一直没能停得下来,一直在她的体内窜动着,于是她也只能这样继续修炼着。

    不知是那乳泉带来的作用,还是本身玄气冲开后的无阻,她体内的玄气气息一**的往上冲着,似要撑爆她的筋脉,身体也随着玄气的涌动与流窜而热得像置身于火焰之中,一滴滴的汗水从她的额头渗出,她光洁雪白的身体也泛上了点点的汗珠,她紧闭着双眼,脸色微红,头顶上冒出的白烟与那乳泉所冒上的白烟混合在一起,弥漫在这石洞之中……

    蓦然,只觉轰隆的一声,体内的玄气似决了堤的洪水一般猛的往丹田处冲去,只感觉脑海里轰隆的一声,顿时七孔一片清明,她双手一转,把一身的玄气收起,再慢慢的压下,缓级的睁开了眼睛,只觉在黑暗之中,她目光所及之处一片清明,耳朵微动,连那从头顶上洞口处传来的鸟叫声也隐隐听得见。

    “竟然一下子进升到天玄尊者?一连跃了地玄尊者的九阶,直接进入二阶的天玄尊者?这也太玄了吧?”

    饶是她再淡定,此时也被自己这进阶的速度吓到了,在来这神迹天空之前,她也不过是金玄武神,而在林中惊险进阶,成功进阶为地玄尊者,地玄尊者也不过才没多久,她连二阶的地玄尊者都还没稳定,却因这乳汁泉而一连接跃了几阶,直接进入天玄尊者!

    “这个乳汁泉这么好用,要是辰他们也能来这里就好了,在这里的话,估计实力会大增!”她喃喃的说着,朝头顶上看去,此时估计是夜晚,一点光线也没有,在这里面静悄悄的,也许是因为进入天玄尊者的原因,她依稀能听到那头顶上的洞口传来的细弱声音,虽然不是听得很清楚,却还是真真实实的听到了。

    她从那泉中出来,穿上了衣服,见自己露在外的身体在这乳汁的浸泡之下,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光洁与熏,一点伤口都没有看见,而她因先前吃了紫灵丹,又冲破了体内被封住的玄气,还进入了天玄尊者,此时身上的内伤外伤都几本恢复了,她要做的就是寻找出路了。

    走到那石门前面看了看,最后还是把目光落在头顶上的那个小小的洞口,想要出去也许就得从这里出了,只是不知这洞口到底有多高?如果是白天还能有点光线,现在是夜晚根本一点光线也照不进来,虽然她能在夜里视物,但如果她要出去,也许等天亮了会好一点。

    心下这样想着,便走到了靠着岩石边的一块平平的大石上面坐下,趁机休息一下养足精神,等天亮了再出去。谁知她的手碰着那块大石打算往里面坐一点,让背可以靠着休息,却感觉手指所碰触到的石头上面好像是刻了什么东西一样,摸起来有些奇怪,于是便侧过身想看清楚,却因太暗了什么也看不到,只感觉到这这石头上像是雕刻了什么东西。

    算了,明天再看吧!她虽然能在夜间视物,但是那刻在石头上面的没有光线的照明却是看不清的。于是,她头靠着石壁,闭上了眼睛休息。

    而那在寻找着子情的一行人,却是在那半山腰间一直不曾离去,那悬崖之大,岂是一眼能看完?他们唯有一点点的慢慢寻找,随着霍逸他们一行的到来,虽然说是合众人的幻兽把那些浓雾吹散了,但是这雾却是散了没一会双聚在一起,天色暗了下来了,他们寻找起来更加的困难。

    “到上去休息一下吧!天色这么黑,别说那浓雾那么浓了,就算是没有那些浓雾也看不到。”蓝无极说着,让他们上去休息。

    “走吧!如果子情真的在这里,我们一定能找到的,放心吧!”霍逸对着那冷绝辰说着,看着一直面无表情的他,心下不由暗叹一声。

    见他们一个个看着他,冷绝辰这才应道:“嗯,上去吧!”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子情,会是在哪里呢?

    一行人回到了头顶上的悬崖边,狼林中本身就是有很多的野兽,而随着他们的出现,那些野兽都惧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而四处闪躲着不敢出来,倒是血狼成员他们去狼林中打了不少的野兽,在悬崖边生起了火烤着东西给大伙吃。

    一身锦袍的龙铭哲坐在火堆边,不时的拿着一双冷眼扫着旁边的墨成轩,这个该死的墨成轩,他竟然又让他宝贝的妹妹出了意外!他来这神迹天空也有些天头了,对那古武大陆的事情都不是很清楚,自然也不知道原来柔儿出了灵蛇岛又回到了这墨成轩的身边,更不知道原来他的外甥女还没有死!

    只是,这个墨成轩实在是太可恶了!竟然没有照顾好她们,又让她们母女人瘤事了!若不是现在还没找到柔儿和墨墨,他还真打这墨成轩给打趴了!

    这一路走来,他也听他们把事情的始末都说了,只是没想到柔儿和墨墨会遇到这么多的事情,听他们说那个带走了柔儿的男人叫萧,身着红袍,他一想就想到了那个人了,他可是这神迹天空实力最为雄厚的人,怎么会去了古武大陆还把他的宝贝妹妹给捉走了?

    那萧所在的地方他是知道的,只是要找到他让他交出柔儿,这事好像不太可能,这神迹天空中谁不知道那个人阴晴不定性格古怪,做什么都是凭心情而定的,如果用硬的,只怕他们这些人都还不是他的对手,心下想着,眉头不由微拧了起来。

    “二哥,我们已经收到了消息,那残王断了一臂被妖姬带走了,不过墨墨没被捉走,应该还在这周围,等天一亮,我们能找到她的,你不用担心,先吃点东西吧!”墨成轩把他们递上来的烤肉先递给旁边的龙铭哲,因为他是柔儿的二哥,所以他也跟着柔儿叫他二哥。

    “哼?还不用担心?你说你都是什么人啊?像个男人吗你?连自己的女人都没能保护好,现在竟然连女儿也没能照顾好,你说你!去去去!一边去,跟你多说一句我都怒火上升!把你的东西拿走,你的东西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龙铭哲唠唠叨叨的说着,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把头偏向了一边,并不接他递过来的烤肉。

    在旁边侍候着的雪衣几人听见了他的话,几人不由暗笑着,她们跟在庄主身边这么久,可还没见过他被谁这样数落的,夫人的这二哥还真是厉害,这一路上走来可没少给庄主脸色看,路上来时,司徒南陵和颜沐两人利用他们的势力打听到的消息,说那个残王被妖姬带走了,而后来他们在这狼林中捉到残王的一名护卫,因此知道她们小姐估计还是在这周围,所以她们也就放心下心来了,火龙和扬并没有感觉到小姐有生命危险,那么就是说她还是好好的活着,只要这样就已经够了了,她们相信,一定会找到她的。

    几人见了相视了一眼,红衣当即笑盈盈的扬起了笑脸,拿起烤肉走上前,来到龙铭哲的身边唤着:“二老爷,来,试试红衣烤的烤肉,我们的烤肉功夫还都是小姐教的呢!”

    听到这话,龙铭哲这才笑了,回头看了一脸笑意的娇俏红衣少女一眼,接过了她手中的烤肉,笑问:“红衣丫头,不是跟你们说叫二爷就好了吗?干嘛非要再加个老字呢?我比柔儿也才大了几岁,你看二爷我很老了吗?”龙铭哲本就生得英俊帅气,如今年近四十,浑身更是透着一股让人无法抵挡的成熟魅力。

    “嘻嘻,瞧我又给唤错了,二爷不老,二爷比起一些年轻酗子可帅多了,我就说嘛,难怪我们家小姐长得那么美,原来不止是遗传了庄主和夫人的优良品种,还长得像二爷,能不美吗?二爷,你说是不是?”红衣笑盈盈的说着,几句话就把气氛带动了起来。

    “哈哈哈!那是当然,人家都说外甥像舅,墨墨是我的外甥女,能不像我吗?”龙铭哲朗声大笑着,瞥了那一旁的墨成轩一眼,又道:“不过啊!像我和柔儿就够了,像某的人我看就不必了。”说着,又哼了一声,移开了眼。

    自他知道自家的妹妹又让这墨成轩又弄没了,现在连他的外甥女都不知哪儿去了,他看这墨成轩可说是要多不顺眼就多不顺眼,真不知道他家宝贝柔儿怎么就看上这么一个人了?

    “来,坐,跟二爷多说说墨墨的事,你们说,她在古武大陆那里还是名震大陆的毒医啊!她那一身的本事,都是在那个青山学的么?”龙铭哲笑问着,把目光落在红衣几人的身上,这几个丫头,小小年纪一身的气度倒也不凡,他还没见过墨墨呢!能带出这么几个出众的丫头,他家墨墨那绝对是非同一般呐。

    红衣和雪衣她们几人相视了一眼,这才说:“好啊!二爷你还不知道,小姐的事情可多着了,就是讲一天一夜也说不完。”说着,她便在旁边坐下,给他说着子情的事情,而同样坐在火堆边的火龙和扬听了,也不时的比手划脚的说上两句。

    同样坐在火堆边的颜沐和司徒南陵他们眼底也浮现着好奇,虽然他们是认识子情,但是对她的事情却是不怎么知道,现在红衣要说,他们都被提起兴致来了。

    霍逸手里拿着烤肉在火上面烤着,耳边听着红衣他们的聊天,脑海里想的却是那段与子情在青山的事情,与子情的初相遇,与子情的相识,那一幕幕就仿佛刚发生的一样,但是他却也知道,那时的美好是现在所不能及的了……

    白云飞和洛菁宁两人站在悬崖边,往那漆黑深不见底的悬崖底下看着,洛菁宁拉了拉身边白云飞的衣角,问:“你说,子情姐姐会在下面哪个地方呢?明天天一亮,我们能不能找到她呢?”

    “放心吧!我们知道了她没有被妖姬捉走,而且也还活着就不用担心了,我们这么多的人,一定会找到她的!”白云飞搂着她的肩膀,轻声的安慰着。

    “啪!”

    洛菁宁一巴掌拍掉了他搭在她肩上的手,瞪着他说:“我说白云飞,你少占我便宜!小心我告诉我大哥!”

    “呵呵,宁儿,你大哥还叫我回去以后就去你家下聘呢!再说,我又没占你便宜啊!”白云飞笑说着。

    “想我嫁你?那可没那么容易!”洛菁宁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便往火堆边走去。

    与血狼成员们坐在一起的凤歌边吃着烤肉,谁知身边就挤下了一个人来,一回头,正好看见了蓝无极那张温和无害的笑脸,当即沉下了脸来:“狐狸,别靠太近了,我跟你关系可没那么好!”说着,往另一边坐过去了一点。

    “狐狸?”蓝无极目光微闪,嘴角含笑,一挑眉头的看着她。

    凤歌边撕着烤肉吃着,一边说:“难道不是吗?你就是一披着狐狸皮的人,不叫你狐狸叫谁狐狸?”这只狐狸太狡猾了,她都不是他的对手,还是少与他有牵扯的好,要不然吃亏的就只会是她。

    蓝无极正准备说话,不想前面的一名血狼成员开口问着:“蓝公子,你说他们所带来的消息是真的事吗?我们主子真的没事?”血狼成员此时最担心的,还是他们的主子,若不是因为他们,主子也不可能会被捉的。

    “放心吧!司徒和颜沐他们两人的消息,绝对是可信的,而且事后我们在这里面的捉到的人也承认了,那个带人突袭残王宫殿的人就是妖姬,而且,妖姬对残王有意这大部份的人都知道,只不过残王与她一见面不从没好脸色的罢了,这回残王断了一臂落在妖姬的手中,后果可想而知了。”

    听到这话,血狼成员这才点了点头,他们本想着连夜搜索的,但是因为所在的地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半山腰,有飞行幻兽的成员并没有几个,而且那悬崖处浓雾弥漫加上现在又是黑夜,什么都看不见,所以才都坐在这里枯等着,只等天一亮,他们都下寻找。

    “今天大家都赶了一天的路,先休息会吧!天亮了才有精神下去找子情。”凤歌对他们说着,如果是按脚程走的话,他们没这么快到这里来,因为想赶紧过来,于是有飞行幻兽的都带着那些没飞行幻兽的人,而有的还来来回回了几趟才把所有的人都接到这里来的,累了一整天,又没停的四处寻找,直到这天黑了才都停了下来。

    凤歌说着,扫了那旁边的蓝无极一眼后,吃完了手上的烤肉,便把头埋在膝盖上休息。旁边的蓝无极见状,便也不打扰她,只是静静的坐在她的旁边。

    “嗯,都休息会吧!明天天一亮,我们就下去找主子!”其中的一名血狼成员说着,随后三十六名血狼成员便都在原地休息,而此时,还没人发现,那一直跟他们的夜寒此时并没有在他们的当中。

    因为那是要去悬崖的半山腰寻找,所以没有飞行兽的人都用精绳绑住了大树,然后下去寻找,夜寒因为睡不着,吃了点烤肉后,便用一条绳子绑住了自己,然后下了悬崖,因为他不知为什么,感觉自己在夜间的身手和视线丝毫不会受阻,反而夜间对他而言就如同白天一样,于是睡不着便打算下去找找。

    而此时的他,还不知道那是因为那是杀手的本能,杀手都是夜间活动的,而他以前所受的训练很多都是夜间进行的,夜间摸索对他而言不是难事。

    另一边的悬崖,一身白袍的冷绝辰站在那悬崖边静静的看着,幽深的目光深如大海,让人看不透他此时在想什么,只感觉到他那一身的孤寂,以及他身上所弥漫着的担忧气息。

    追风站在他的身后不远处,看着自家主子心情如此的低落,他身为主子的贴身护卫心里也很不好受,他想劝主子不用担心,但是却不知应该怎么说,主子那样深爱着子情小姐,如今就算知道子情小姐没被那妖姬的人带走也不可能不担心,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子情小姐是在哪里呢?如果是在这悬崖底下的半山腰,那火龙和扬应该是感应得到才对啊!可为什么他们两个说没感应到她的气息呢?

    在众人的等待中,东边的太阳缓缓的升了起来,照亮了天边的白云,让周围的视线渐渐的清晰了起来,而天没亮就起来准备的众人准备好了绳子,却不见夜寒时,其中一名血狼成员不由问着:“怎么不见夜寒?他去哪了?”

    “哎,你这一说,好像从昨晚就没见到他了。”另一名血狼成员说着,朝周围看了看,也不见他的影子。

    听见血狼成员的声音,睡了一夜的凤歌突然感觉到自己像是靠在谁的身上一样,连忙睁开眼睛一看,这一看又是一瞪眼:“你干什么呢!又想占我便宜!”

    听到她的话,蓝无极一笑,目光中带着笑意的说:“我可没想占你便宜,倒是你一晚上自己不时的往我怀里钻,而且一双手也没停的四处摸索着,你可是占了我一夜的便宜了。”

    “胡说什么呢!”凤歌咻的一声站了起来,谁知身上却掉了什么东西似的,低头一看,原来是蓝无极的外袍,见状,她这才察觉到他身上只穿着中衣,而她刚才好像是一直在睡在他的怀里的,想到这,不由恼怒成羞的瞪了他一眼,把他的外袍丢还给他凶巴巴的说:“把你的衣服穿上!”说着,快步的走开了。

    蓝无极动了动被她靠了一整晚的麻木了的手,运起玄气让血气活动起来,等手恢复了知觉后,这才笑着拿起自己的外袍穿上,摇了摇头叹道:“都是只小野猫,一大早起床的火气也这么大,将来谁敢娶你呀!”

    “嘻嘻,蓝大哥,你娶不就行了,凤姐姐虽然火爆了一点,不过白云飞和我大哥都说了,你也不是省油的灯,绝对压得倒她的,她跟你配一对啊,刚刚好,嘻嘻……”洛菁宁笑嘻嘻的说着,不等他反应过来便快步的走开了。

    听着她的话,蓝无极笑了笑,只是朝洛少翔和白云飞看了一眼,便伸了伸手脚活动一下,目光却是往在不着痕迹的寻找着凤歌的身影。

    然而,那找了一夜的夜寒通过一夜的寻找,竟然找到了一个小小的洞口,他慢慢的攀着岩石靠近那个洞口,细心的寻找,在见到那洞口处有几滴已经干涸的血迹时,不由眼中浮上了激动的神色,连忙往洞里面看去,却只见漆黑的一片,洞中什么也看不到,于是,他先出了洞,冲着上面的人大声的喊着。

    “我在下面找到个洞口!”

    夹带着玄气的声音一出,传上了那悬崖上面,那天还没亮就在浓雾之中寻找的冷绝辰一听到声音,当即迅速的让金龙往声音的方向而去,而上面的血狼成员听了,都惊喜的说着:“是夜寒的声音,他要下面找到洞口了,会不会主子就在那下面?”

    听到了夜寒的声音后,大家都想着迅速下去看,不过最后由龙铭哲发了话,只让霍逸和蓝无极以及火龙和扬下去,其他的人先在上面等着,看看他们探得怎么样再说。

    冷绝辰顺着夜寒的声音来到那个洞口,见洞口小小的,里面光线不怎么明亮,但见夜寒站在那洞口处,见他来了,便往里面站一点,让出一些地方让他可以进来,冷绝辰见了,便从金龙的背上跃进了那洞口,问:“有什么线索?”带着沙哑的声音一出,他一双眼睛也随着在洞里打量着,虽然光线不明亮,但是凭着他的修为,却还是可以看得清的。

    “我看了一下,这里有几滴已经干涸了的血,我想可能是主子的,但是往里面走,却见这个洞并不深,除了这几滴血之外也不见主子的身影。”夜寒冷声说着,眼中闪过着不解,按道理说,主子应该在这里啊!可是为什么不见人?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