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89.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三章 相遇
    闻言,冷绝辰当即便道:“找找有没什么开头之类的。”沙哑的声音一落下,便在洞里摸索起来。

    夜寒点了点头,便也仔细的在洞里面寻找着,这时,霍逸和蓝无极以及火龙扬也下来了,他们见到了那个小洞口,也都跃了进去,霍逸脚才落地便问:“子情有没在这里面?”说着,一双眼睛四处寻找着。

    “真的有主人的气息,虽然很淡,却真的是主人的气息!”火龙和扬同时说着,上前一看,见地面上的几滴血迹,不由喊着:“主人一定来过这里,这血是主人的,不会有错的!”

    蓝无极朝这小小的洞口打量了一眼,这洞口并不大,几人站在这里面都是并排着站的,外面的光线照不进来,这洞里漆黑的一片,除了他们几个人的气息之外,并不见子情的身影,当下,不由开口说:“这里一目了然,子情没在这里面。”

    看着冷绝辰和夜寒在石壁上敲打着,想看看有没空心的什么暗室之内的东西,却找了很久也没找到,冷绝辰不禁微拧起了眉头,子情一定是在这里呆过的,那么,下面没有,上面也没有,她会去哪里了呢?

    “可我们怎么感觉主人的气息在这里久久都没散去啊?”火龙和扬说着,两人的感应还算是强的,在外面没感应到,到了这里面,那股微弱的气息却还是让他们感觉到了,主人,一定在这附近!

    于是,他们两个人凭着与她的感应,慢慢的在这小小的洞里面寻找着,往漆黑的里面走去,在地面上敲打着,却也听不到有空心的间隔,正当火龙与扬纳闷之时,两人实然间一愣,体内的强大反应让他们猛的抱着身体大喊了起来:“啊……”

    上古神兽强大的威压带着浓浓的气息一出,整个洞口都微晃动着,原本正四处寻找摸索着的几人见他们两人实然间这样,连忙问着:“怎么了?你们怎么了?难道是子情出意外了?”想到这,几人皆心下一沉,脸上都露出凝重的神色。

    “啊……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火龙大吼着,猛的从他身上涌出了强大的气息,热量在他的身上冒了出来,隐隐可见火光在他的身上涌出,跃动着,他那粉嫩精致的小脸此时一片的火红,头发也被涨开,整个人像是发了疯一样的往外中了出去,跃入那茫茫白雾之中……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了?你们怎么了?”霍逸问着,妖孽的脸上尽是焦急的神色,火龙和扬都是子情的幻兽,如果子情出事,他们也会跟着有异样的,难道,难道真的是子情遇到什么事情了吗?难道真的是子情的生命受到威胁了吗?

    “不行了,我也不行了!啊……”扬也喊着,身上同样的冒出了冰寒的气息,随着他们两个一冷一热的气息在这洞里面涌动着,这洞里的气息也随着变幻着,只见扬大叫着,也飞快的冲了出去,一冲了出去就是迅速的跃入那茫茫白雾之中,消息在他们的面前。

    冷绝辰微拧着眉头,快步的事跟到那洞口处,只见那浓浓的白雾之中突然间弥漫着一股强大的上古神兽威压,而这一股强大的威压不仅没有在变弱,反而渐渐的往上加强着,变得越发的浓郁,强大,看到这,他心下微松,难道是子情实力进阶了?连带着让火龙和扬也跟着进阶?

    “怎么回事?他们是怎么了?”霍逸也追了出来问着,往外面一看,却是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那片浓雾之中的强大威压。

    洞口太小,顶多也只够他们两人并排站着,蓝无极和夜寒站在他们的身后往外看去,在看到那浓雾之中所弥漫着的强大威压之时,两人眼中皆闪过惊讶之色,蓝无极开口说:“看来我们不用担心了,子情不仅没事,想来她的实力定是又进阶了,要不然也不会连火龙和扬两个都跟着变得强大起来。”

    几人闻言,原本担心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是的,看到火龙和扬进阶,他们知道子情定然是平安着,而且极有可能实力又进阶了,这样的她,他们不用担心了。

    “怎么回事这是?”

    悬崖顶上的龙铭哲墨成轩一行人感觉到那一股强大的威压时,纷纷惊愕的问着,顺着声音往那悬崖底下看去,只见在那浓雾之中,上古神兽强大的威压弥漫而出,剌眼的精光射出浓雾让他们无法直视,眼角只瞥见那弥漫在悬崖下面的浓雾突然间渐渐的消失了,与此同时,两道强大的光芒咻的一声射向了天空之处。

    “嗷……”

    一声蕴含着强大威压的鸣叫声估计是来自于扬的口中,只见原本弥漫在空气中的浓雾随着那两道光芒往天上飞射而去而消失了,当站在洞口处的冷绝辰几人和悬崖上面的龙铭哲以及墨成轩一行人看到那一幕时,皆是怔愕的看着那就在天空之处盘旋与飞翔着的一龙一凤。

    原本还没进入成年期的火龙与扬,竟然在这一刻进阶为成年的上古神兽,昔日那小小的真身,此时变得巨大无比,强大的上古神兽威压弥漫着,给人一股浓烈而强大的压抑感。

    头顶上,龙吟与凤啸声不断的传出,那夹带着强大气息的声音传入了云霄,也传到了千里之外,久久的在天空之处回荡着,此时只见,火龙那龙身之上似乎涌动着火涌,龙尾上带着火红的火焰,在天空之上盘旋着飞窜着,发出一声声听似兴奋的龙吟声。

    而扬进入了成年期,昔日那小小的真身此时变得巨大无比,浑身雪白的凤凰美得让人移不开眼,那晶莹剔透的凤羽就像是以冰雪变幻而成的一样,在那刚升起的太阳之下闪烁着迷人的光芒,一龙一凤亲热的在天空之处交颈相依着,像是在为它们进入成年期而兴奋着。

    蓦然,一龙一凤从天空之处飞了下来,来到他们的面前时,旋身的一变,只见精光一闪,又变成了人类的模样,只是,昔日那精致可爱的小模样已经不见了,取而出现的是他们充满魅力与成年上古神兽的摄人气息,成年后的模样让他们多了男性的魅力,因他们本身就是最为尊贵的上古神兽,变幻为人,那眉宇间的傲气与摄人威压显得更加的强烈了。

    但是,他们两个没注意到的是,他们原本是孝的身体,身上的衣服也是孝的,如今变成了成年的男子,那身上的衣服被撑裂了,露出了他们结实而健壮的身体,而下身此时竟然也只有那小小的布块遮住了重点部份,看到这一幕,白云飞是一把就把洛菁宁的眼睛给遮住了,而追风更是推着紫衣他们几个人,喊着:“你们女的别看别看!快转过身去。”

    “你们看,我们进入成年期了!一定是主人也进阶了,要不然我们不会突然间进入成年期的,主人,她一定就在这附近!”火龙和扬兴奋的说着,只进入了成年期而兴奋着,却没注意到此时的他们已经不是那小小的小屁孩了,身体都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那健壮性感的身体,此时几乎全露着,可以让人看了几乎要犯罪。

    他们的声音,没了那脆生生的稚嫩,反而变得低沉而充满磁性,这样的他们,不由让凤歌看呆了眼,错愕不已的看着那两个光着上身,而下身只有一块布遮着重点部位的火龙和扬,看到他们那健壮而充满着曲线的身体,凤歌愣是移不开眼,一双眼睛紧盯着他们那六块腹肌在看着。

    “小野猫,你还不是一般的好男色啊!竟然移不开眼了?”从下面上来的蓝无极夹带着怒火的声音隐隐有着咬牙切齿的意味,身影一闪就是挡在了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视线,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半点温和的模样?完全与平日的他判若两人。

    凤歌眨了眨眼睛,好半响才回过神来,只觉鼻子一热,伸手一擦,错愕的说:“杀伤力也太大了,竟然、竟然流鼻血了……”这火龙和扬的身材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棒啊!真是太惹火了。

    见她竟然给他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而且还当他没到一样的无视了,当着他的面对着那两只上古神兽喷鼻血,蓝无极一个怒火上升,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把搂过她当即就吻了上去。该死的女人,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还真不把他当一回事了!

    “喂!唔……”凤歌挣扎着,想要喊,谁知却喊不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强吻了,她是又气又羞,这只死狐狸!踞占她便宜,她与他势不两立!

    周围的从人只当没看见他们两个,龙铭哲看着那那飘浮在半空展露着他们那傲人身材的男人,正确来说应该是上古神兽变的,这不是他们的真身,只是就算不是真身,这里毕竟还有女的在,这样光着身体就不太好了,当下,他笑了笑,低沉的声音带着揶揄的说:“你们两个啊,我知道你们两个身材好,但也不用这样显摆啊!你们这是想打击我不成,哎!我都快四十的人了,经不起你们这样比,会受打击的,快快快,找件衣服先穿起来,要不然不止我受不了,那几个小丫头也会受不了的。”

    他那带笑的声音一出,周围的众人都笑开了,血狼成员他们穿的都是劲装,没有外袍,于是,司徒南陵和颜沐两人笑了笑,脱下了自己的外袍丢给他们说:“穿上吧!你们这身材,我们看了都受不了更别说她们几个女的了。”

    火龙和扬一听,这才反应了过来,接过了他们两个丢上来的衣袍,这才往身上套上,这才说:“好了好了,我们都不在意你们在意什么?我们是上古神兽,又不是真的人类。”两人把外袍系上,露出了健壮结实的胸膛。

    看着他们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不说,谁知道他们是上古神兽变幻而来的?见惯了他们那小屁孩的模样,现在突然间变成这样,众人缓了缓神,也慢慢的适应过来。

    洛少翔摇头笑了笑,真的很难想象,火龙和扬这两只上古神兽进入了成年期后,竟然是这么有魅力的啊!想到他们小时候那个模样,以前总是时不时的占被雪衣她们挰着小脸,占着便宜,现在想想,不由觉得有些好笑。

    “呵呵,看来是不用担心了,他们两个都进入成年斯期了,墨墨定然是没事的。”龙铭哲笑说着,负手立于悬崖边的他,刚毅俊朗的面容带着笑意,衣袍在风中微动,强悍的气势令人不敢忽视。

    墨成轩看到火龙和扬进阶,也终于放下了心来,想来墨墨定然就在这附近,而且实力一定也上升了,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只要她平安没事就好。

    三十六名血狼成员也都露出了笑意,他们主子没事,而且实力还变强了,就在这附近!太好了!

    蓝无极把凤歌吻得头昏脑胀的这才放开了她,谁知一放开她她一扬手就是一拳朝他肚子重重的击去,冷不防的没注意,被她揍了一拳,当看到她脚膝又要来那一招时,当即搂着她说:“怎么?一个吻还不够?那再来一个。”说着就作势要吻上去。

    “敢占我便宜,我阉了你!”凤歌涨红着脸怒斥着,却被他搂着动弹不了,看向周围的众人,却见他们一个个都假装没看到,不由又气又羞。

    “好了好了,快松开我的手啦!”洛菁宁拍掉白云飞的手,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就往那扬的火龙看去,见他们已经穿上了衣服,不由撇了撇嘴说:“我还想能看上一看呢!谁知穿上衣服啦!”

    听着她那失望的语气,白云飞不由瞪了她一眼。而雪衣她们几人也在随后转过了身来,几人脸上都带着笑意,看着那变成成年男子的火龙和扬。

    洛菁宁目光一转,看着他们两个说:“火龙扬,如果子情姐姐在这附近,应该是会听到你们的声音的,要不你们大声的喊一喊,看看她能不能听到。”上古神兽的威压那样强大,如果子情姐姐真的在这附近,应该会听到的吧!再说了,火龙和扬是她的幻兽,这感应会比较强烈一点的。

    “好,那我们试试!”火龙和扬应了声,一个面向一个方向,然后运足了体内的能量气息,大声的喊着:“主人……主人你在哪里……主人……”

    已经进阶为成年上古神兽的他们,威压比原先在强大很多,两人的声音一出,强大的威压震得周围微微晃动着,连带着他们一众的人站在那悬崖边也觉得地面在晃动着,那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如同水纹一般的一圈圈往外荡开,传入了天空,向周围扩散着……

    而此时在那深洞里的子情,此时一身皆被一股纯净而雄厚的玄气所弥漫着,她神色认真而凝重的在这洞里面练起了那在大石头上看到的剑法,以手为剑,以气为挥练,那当剑用着一般的两指手指之尖凝聚着的一股纯净的玄气,泛着凌厉而骇人的气息,身影与脚步相配换着,手中那凝聚着玄气的两指挥变出各种不同的凌厉剑招,那变幻莫测的招式,每一招都可攻可守。

    只见,她的招式蓦然变速度了起来,一个旋身一转,那凝聚着玄气的手指如同利剑一般咻的一声直指那被封住的石门,只听凌厉骇人的强大威压在空气中闪过一道透明的光芒之后,直指那厚实的石门,砰的一声,只见那石门蓦然破了一个洞,她按着记下来的那些招式都比划完了一遍后,她这才收起了身体上弥漫着的玄气气息,轻呼出一口气,绝美的脸上这才绽开的笑意。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她看着自己的双手,感觉着自己的身体充斥着一股浓郁而强大的玄气气息,想想今天早上起来,她喝了几口岩石上滴下来的那此乳汁后,见那大石头上刻着的竟然是一套剑法,于是就练了下来,谁知一练就停不下来,不是她不想停下来,是这剑法不让她停下来,像是有意识的一样,而且在随着她开始练习那记下来的剑法后,体内的玄气气息就在往上升,每剑一招,她的玄气就往上进一级,这一套剑法练了下来,她竟然、竟然已经从天玄尊者进阶为一级的天玄神尊了。

    还不到一天,她竟然连进了两个级别,从地玄尊者跃进了天玄神尊,连她都觉得太震撼了,直到这一刻,她还觉得像在梦里一样,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看了那厚实的石门被她用玄气划破的洞口一眼,这深吸了一口气再慢慢的呼出,平复着此时微动的心情,她走到那洞中间,抬头看着那高高洞口,突然耳边一动,似乎听到什么声音一样,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她闭上了眼睛认真的聆听,所听到的是不知谁在喊着主人。

    睁开了眼睛,眼中闪过疑惑之色,她朝那副骷髅骨弯下腰鞠了三个躬,这才运起了体内的玄气气息,脚尖一点,让玄气包裹着她的身体,同一时间往上一跃,飞身往那洞口而去。此时已经进阶为天玄神尊的她,要离开这里已经是很容易的事情了。

    原本知这个洞很深,却不想会深进那样,她往上飞掠的时间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这才见洞口离她越来越近,再一提气,身子一纵便出了那洞口。

    她从深洞中飞身而出,当看清所在的地方时,不同上微怔,周围大大小小的山峰弥漫在云雾之中,而她所站的这个,恰恰是最高的那一个,此时一眼朝周围看去,一切尽收入眼底。

    “主人……主人你在哪里……主人……”

    那从云雾之中传来的声音越发的清晰了,只是,那带着低沉的男性声音,却不是她所认识的人其中之一,听着那声音,她在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当目光透过云雾隐隐看见那站在一处悬崖边的一群人时,微怔了一下,紧接的是如潮水般涌来的欣喜。

    那个立身于白雾之中金龙之上的白袍男子,墨发飞扬白袍拂动,卓绝的身姿弥漫着王者的霸气,那令人无法忽视的强大气息,那熟悉的身影,熟悉的感觉,不是辰又会是谁?

    辰……

    这一刻,她眼眶微热,心情激动中带着难掩的欣喜,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她终于见到他了,辰,他可知她好想他?辰……

    喉咙似乎哽咽着,她想要开口告诉他们,她在这里,却只是怔怔的看着,目光从辰的身上移开,看到了那些站在云雾中,悬崖边的那些人影,虽然相隔很远,但是仔细一看都能看得见他们,看到了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她笑了,他们都来找她了,都来了……

    当即,她提起身上的玄气气息,脚尖一点,踏着清风与云雾往那熟悉的身影而去,此时的她,只有着那一圈的白布缠着她的胸口,身下也只有那被撕裂,只到大腿处的白色里裤,她一头如丝的墨发披散在光滑的美背上,随着她踏着风而飞而轻轻的扬起,绝美的她,饶是这样的处境也未让她有一丝的落魄,反而让她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高贵而不可亵渎的圣洁光芒,她的自信,她的清冷,她的淡然,她的飘逸,此时的她,美得令人无法呼吸……

    站在金龙身上的冷绝辰,看着那面前茫茫的云雾,一声声的在心底问着:子情,你在哪里?他幽深的目光中闪过了一丝落寞与忧心,微微的敛下了眼眸,回想着他与她以前在一起的时光,是那样的少,那样的短,与她的相处,是那样的短暂,总是聚少分多的他们,本以为来到这里后会携手并肩而行,却不想,还是与她分离了,让她受了那么多的苦,让她一个人去面对那么多的事情。

    他抬起了敛下的眼眸,看着那茫茫白雾之中的山峰,心下微叹着,而在这时,突然感觉到身后似乎有道视线一直落在他的身上,那灼人的视线,让他心头一动,当即猛的回头看去。

    只见,在那云雾之中,熟悉的她出现在那茫茫浓雾里,熟悉的容颜,熟悉的身影,一头如丝般的墨发在风中飞扬着,似梦似幻,让他心头猛的涌上了狂喜,顾不得唤金龙往那前方而去他便飞身踏着清风踏着云雾向那前方的身影而去。

    子情!子情!

    他狂喜着,激动着,看到她平安的出现在他的眼前,那一直压着胸口的大石终于放了下来,有什么能比得上她好好的回来了?这世上,有什么能比得上她好好的回来了?

    他踏风而行的身影,快如电,疾如风,几个飞掠,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看着那熟悉的容颜,看着那熟悉的她,他胸口似被满满的激动填满,他在她面前十步之外停下了脚步,身体悬空在那高高的天空之中,脚下是那浓浓的云雾,他一步步的走向她,幽深的目光盈满了浓浓的柔情与爱意紧紧的看着她。

    看着来到她面前的辰,她清幽的眼眸中泛上了柔情的光芒,看着憔悴了不少的他,心头微酸,辰,他过得不好吗?

    他踏着清风,踏着云雾,一步步的来到她的面前,双手紧紧的把她抱在了怀里,似乎要将她揉进身体一般,感觉她在他的怀里,他心头那空了一角的地方这才被填满了,他张了张嘴,沙哑的声音随着从他的口中而出:“子情,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辰,我好想你。”她带着哽咽的声音低低的说着,双手紧紧的抱着他的背,把脸贴在他的胸膛,感觉到他带给她的温暖,感觉到他带给她的安全感,这一刻,心是放松的,是依赖的……

    冷绝辰双手轻轻的捧起她的脸,蕴含着浓浓柔情的目光对上了她的眼眸,温柔的说:“这段时间让你受苦了,子情,你放心,我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我会为你撑起一片天,守护着你的周全,让你不再受到伤害,那些伤害过你的人,我一个也不会放过!相信我,好吗?”

    “嗯,我信你。”她绽开了一抺绝美的笑颜,心头暖洋洋的,被幸福盈满着。

    冷绝辰露出了一丝笑容,低下了头,吻上了她的红唇,温柔的轻吻,带着细细的品尝,他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按着她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把这阵子对她的思念,把浓浓的爱意都化为这个深而缠绵的吻,直到,她喘不过气来的时候这才放开了她,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袍披在她的身上。

    “走,我们回去。”他沙哑的声音低低的说着,搂着她的腰,踏着清风与云雾往回掠去。

    而那看到冷绝辰往那云雾中跃去的众人,站在悬崖边看着他们在茫茫的白雾中相拥着,深吻着,看着他们相携而来,众人这都笑开了,兴奋与欣喜的神色在脸上溢出,一个个都看着那踏着清风与云雾往这边而来的两人。

    “主人!主人!我们就知道你没事,你一定会没事的!”火龙和扬两人飞跃到子情的面前,兴奋的看着她,一脸的欣喜之色。

    看着面前两个俊美邪魅的男子,子情不由微怔,有些惊讶的说:“火龙和扬?你们进入成年期了?”不是说成年期很难进的吗?他们怎么也进阶了?如果不是他们的发色和那眼睛的颜色还没变,她还认不出他们是火龙和扬。

    “主人,我们进阶了,你也进阶了对不对?我们能这么快的进入成年期都是因为主人,主人,以后我们绝对不会离开你的身边了,我们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你的!绝不会让人再欺负你!”火龙拍着胸膛说着,一脸的保证。

    看着他们两人的样子,她不由笑了笑,说:“好。”说着,笑看了身边的辰一眼。

    而辰此时却是心下微吃味,以前火龙和扬跟在子情身边,那是孝的模样,现在变成成年男子了,整天跟在子情的身边那怎么行?于是,想了想便给他们来了句:“以后你们跟在子情身边,得变回本身!要不然就得变成以前那小屁孩的模样!”

    “那怎么行,我们对现在成年的模样可是很满意的,以后我们跟在主人的身边,长得又这么俊美,一定会给主人长脸的。”扬笑说着,凤眼中过一丝狡黠的笑意看着主人身边的冷绝辰。

    见他们还想说下去,子情便说道:“好了,这事以后再说。”说着,便往那悬崖边而去,来到她爹爹的面前:“爹爹,我回来了。”她轻声说着,绝美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在看到她爹爹身边的那人是,微怔了一下。

    “好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墨成轩上前抱住了她,拍了拍她的肩膀,心里在感叹着,墨墨,她又成长了呀!

    龙铭哲见状,也不甘被凉在一旁,大步上前一把挤开了墨成轩,伸手一张就抱住了微怔的子情,一边喊着:“来来来,墨墨,让舅舅抱抱,舅舅总算是见到你了,我可怜的外甥女,快让舅舅好好看看你。”

    “舅舅?”子情错愕的愣住了,看着这个性格有些奇怪的男人,目光投向了她爹爹所在的地方无声的询问着,在见到她爹爹朝她点了点头后,这才问:“你是娘亲的二哥,我的二舅舅?”原来爹爹找到了二舅舅的下落了啊!这么一来,要找到娘亲就容易多了,想到这,她不由笑了笑,抱住了他轻轻的唤了一声:“二舅舅。”她还有亲人,在这神迹天空中还有娘亲的二哥,她的二舅舅,在古武大陆那里,灵蛇岛上还有着她的外公他们,这一刻,她真的好开心。

    “哈哈哈,乖,墨墨真乖。”龙铭哲摸着她的头像在哄孝般的说着,一脸开心的他放开了她,在身上四处摸了摸找了找,一边说着:“二舅舅看看身上有没什么东西可以给你当见面礼的,瞧我这脑袋,不太好用,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落下了,竟然忘记给你准备了,这样吧!等回去了,二舅舅带你去我那里,我那里什么宝贝都有,二舅舅让你挑,喜欢就拿好不好?”

    ------题外话------

    妞们,你们的票票呢?砸过来吧,各样的,嘿嘿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