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90.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四章 辰的误会
    子情听到他的话后,不由笑了笑轻声应着:“好。”二舅舅,她娘亲的二哥,她的舅舅,真好,又多了一个亲人了。见她被龙铭哲当成孝般对待了,周围的众人都不由笑开了。

    看到她平安没事的归来,血狼成员大步的走上前,来到她的面前单膝跪下,齐声唤着:“主子,都是属下没用,要不然主子也不会被捉了!”

    子情看着他们,露出了一丝笑意的说:“都起来吧!人生哪有不经历苦难的,再说,若非这一次我被捉了,我的实力也不会提升这么快。”

    闻言,血狼成员这才相视了一眼,应了一声后从地上站了起来。

    “子情姐姐,看到你没事我们就放心了,你都不知道,当听说你被残王捉走了我们都担心死了。”洛菁宁上前挽着她的手说着,娇俏的脸上尽是欣喜之意。

    “没事,现在都不用担心了。”她笑说着,看了他们众人一眼,眼中泛着丝丝笑意,有他们这帮朋友真好。

    “来来来,咱们回去吧!”龙铭哲笑说着,拍着她的肩膀就要往前走去。

    子情往前走了一步,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停下了脚步说:“等等,我有件事要说。”

    “墨墨,什么事?”墨成轩问着,而其他的众人也都把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子情看了他们一眼,这才说:“我为了躲避那妖姬的追杀,所以躲进了一个洞口里,却不知怎么的掉进了地心,在那里有一个岩汁泉,喝了那些岩汁实力可以得到很大的提升,而且在里面修炼的话,实力进阶会很快。”

    “墨墨,你说的那岩汁是不是乳白色的?有很浓和香味?”龙铭哲惊愕的开口问着,看着身边的她。

    “嗯,是的,二舅舅见过?”

    一旁的蓝无极听了,目光中闪过一丝沉思,开口说道:“如果我没记错,那应该是乳岩,那可是极为罕见而珍贵的东西,对人们修炼有很大的帮助,我也只是在书中看见过记载,不过据说从来都没人见过那东西。”没想到,子情的运气竟然这么好,连乳岩都让她遇到了,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那乳岩竟然是在地心之处,难怪从来都没人找到过。

    龙铭哲点了点头,说:“不错,那人岩石上滴出来的乳汁,那是乳岩,古书中曾有记载,有这么一个地方,不过却没人知道那个地方是在哪里,墨墨,那个地方是在哪里?从哪里下去?让大伙都到里去修炼,实力一定能提升一大圈。”

    子情微微一笑,说:“我正有此意。”在这神迹天空中,金尊武神遍地的世界,他们的实力称不上很强,如果能再提升,那绝对是更好的!这样一来,对付残王的鬼卫也不会再被打伤,而且也能起到自保的能力。

    周围的众人听了,一个个都欣喜万分,在这实力说话的世界,什么都得用到实力,如果能再提升自身的实力,他们自然是开心,要知道除非天赋极好的人,要不然要再往上进阶的可能性都是不大的。

    冷绝辰走上前,沙哑的声音带着特有的磁性的对她说:“那你告诉他们在哪个地方,然后让他们去,我陪你先回去。”

    “好。”她轻声应了一声,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他的实力也提升了,而且是到了那天玄神尊的级别,虽然不知他是怎么做到的,不过她知他的天赋,他的潜力是无限的,这样的提升,并不为奇。

    当下,她看着她爹爹以及舅舅他们,说:“我让火龙和扬带你们过去,那洞底很深,在地心底下,要下去之前要准备好绳子可以上来,我的辰的实力已经到了天玄神尊的级别了,接下来的修为就得靠我们自己了,火龙和扬给你们当护法,守着你们,你们可以放心的在下面修炼,我相信经过这次的修炼,大家的实力一定可以提升很多的。”

    墨成轩点点头说:“好,那就这样决定,你和绝辰先回赤城等我们,接下来的事情,等我们回去了再说。”

    “墨墨,舅舅跟你们一起回去,我就不去那里面挤了,墨成轩,你回去了给我带一瓶那个岩汁就好,走走走,咱们走吧!”龙铭哲说着,冲着他们众人摆了摆手:“你们努力修炼啊,把自身实力给提起来。”

    “那个洞口就是那云雾后面最高的一座山峰,那里有个入口,只要进入就行了,入口虽然不大,不过那里面很宽,你们都进去也是不成问题的。”说着,她又对火龙和扬说:“你们两个把他们都带过去,然后在上面给他们守着,他们都出来了,再用大石头那洞口给封住,记住了吗?”

    “主人放心,我们知道怎么做的。”火龙和扬笑说着,当下便变回了他们的真身,一龙一凤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示意着众人跳到他们背上去。

    “小姐,我们回去侍候你,不用去修炼了吧!”红衣说着跳到她的面前。好不容易才见到小姐,她们还想着问问小姐有没被那残王欺负虐待,现在又要去那什么洞里修炼,想想就觉得无趣。

    子情一笑,看着她们四人说:“你们的实力也得提升,去吧!跟他们一起去,只有强大了你们的实力,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

    闻言,几人相视了一眼,这才点了点头说:“小姐放心,我们不会让你失望的。”

    见霍逸站在一旁一直看着她,她笑了笑,走了过去说:“你的天赋也是极佳的,那里的修炼,也许会让你的实力得到很好的提升,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放心吧!我会的,你回去后好好的休息一下。”霍逸对她说着,看着披着冷绝辰衣服的她。

    “那好,我们就先走了。”她对众人说着,冷绝辰走上前,搂着她的腰与龙铭哲一同跃上了金龙的身上,这才往赤城而去。

    霍逸深深的看着她,看着她被冷绝辰搂着离开,看着他们消失在云端之中,他眼中闪过一丝伤痛,慢慢的敛下了眼眸,心下苦笑着。是他自己要跟在她的身边守护着,自然会看到他们恩爱的样子,只是,他以为自己会放得很下,他以为只要她幸福,她开心着,他也会跟着开心着,谁知,心,却还是会痛的……

    洛少翔注意到了他的不对劲,心下暗叹了一声,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走吧!”不得不说,他佩服霍逸,他爱着子情那么多年,他们是知道的,但是子情和冷绝辰却是相爱的,谁也无法插上一脚,若是换成是他,他绝对无法这样守护在她的身边,他会选择逃避,而他却是选择去面对,选择默默的守护在她的身边。

    “嗯,走吧!”霍逸整了整心绪,抬头勾唇一笑,与他们一同跃上了火龙和扬的背,往那洞口而去。

    另一边,朱雀大陆妖姬的宫殿里,一处喷着泉水的池中间有着一张很特别的大床,大床上躺着的是伤口已经经过处理的残王,此时他似乎还没醒过来,他的手脚皆被铁链锁住了,整个人呈大字形的躺在床上,而他的身上竟然是不着片裸,周围的泉水围着这个圆形的大床喷起,却不会沾湿半分,那微暗的灯光闪烁下,让这一幕透着几分诡异的气息。

    突然间,那泉水中微动着,仔细一看,原本是一名浑身光溜着的性感女子,定睛一看,竟然是那妖姬。她的身上不着片祼,雪白的肌肤在水中更显晶莹,墨发在水中拂动着,只见她跃身在水中一游,活脱脱的像一条美人鱼一般。

    这个地下宫殿只有他们两个人,周围静静的,只听见那泉水流动的声音,突然,那在水中戏水的妖姬缓缓的从水中浮上来,踩着那两阶阶梯走向了那张大床,她慢慢的在床边躺下,一手托着头,手指缓缓的划过残王的胸膛,看着此时被她锁在床上的男人,她性感的嘴角微微一勾,笑开了。

    “我就说过,你一定会是我的,偏偏不信,看吧!现在还不是一样落在我的手中。”她喃喃的说着,手指有意无意的划过他的身体,似乎想将他唤醒。

    原本沉睡中的残王突然感觉到不对劲,猛的睁开眼睛就要跃起来,谁知一扯,却见自己身上不着片裸还被锁住了玄铁链,当即一张脸不由沉了下来,阴沉着目光看向了那趴在他身边的的妖姬:“你干什么!”这个女人真是疯了!

    “我没干什么啊!我只是把你脱光了,然后锁了起来,当我的男宠,呵呵……”妖姬掩着红唇轻笑着,美目流转间,一寸寸的打量着他的身体,手指抚过了他身上的六块腹肌,媚笑着说:“我就说嘛!我妖姬看上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差?就是这身材,也没几个是比得上的。”

    男宠?该死的变态女人!竟然把他捉来当她的男宠!残王咬着牙阴沉着眼眸盯着她,恶狠狠的说:“你最好放了本尊,否则,本尊不会让你好过的!”这个变态女人,是想男人想疯了吗?

    “哦?是吗?你会怎么让我不好过呢?嗯?”她趴在他的身上,两人都是赤着身,身体的接触本能的反应还是有的,感觉到他的身体微微的一僵,她笑得更开心了:“呵呵……看来你的身体比你这个人更诚实,虽然你很排斥我,不过你的身体可是很喜欢我呢g呵……”她媚笑着,媚眼有意无意的往他的身下看去。

    “你这个变态的疯女人!”残王恨恨的骂着,阴沉沉的说:“就算这世上的女人都死光了,本尊也不会碰你!”

    “呵呵,这可由不得你。”她媚笑着,从床头那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在他的面前晃着:“你知道这是什么吗?猜猜看?”见他偏过了,她便打开了瓶子,媚笑着:“这个呢,说白了就叫春药,春药你不陌生吧?”

    残王闻言,怒目瞪向了她,挥拳想要动手,却被锁住了,只能阴沉着声音怒骂着:“你这个疯子!你变态!”

    “呵呵,我们是一样的人,我是疯子,我是变态,跟你不正好凑成一对么?这个疑是我好不容易才找来的,比一般的药性要强,只需要闻闻就行了,呵呵呵……”妖姬大笑着,把那药瓶凑到他的鼻息之间。

    “你该死!我杀了你!”残王怒吼着,想要让他的幻兽出来,谁知却叫不出他的幻兽,当下怒问:“你到底还对本尊做了什么?”这个疯女人!

    “也没什么,就是封住了你的玄气,再让你的幻兽出不来而已,你呢,就不要再打什么主意了,以后乖乖的当我的男宠,我会好好对你的。”她媚笑着,手指挑起了他的下巴,又道:“等哪天我厌倦了你,到时就放了你,怎么样?”

    “你这个变态!”残王怒吼着,谁知因刚才吸入了那些药,身体竟然开始热了起来,那并不陌生的一股热流从小腹窜起,让他又怒又恨,想他落得今日这般下场,竟然都是那个女人害的,想到这,心中恨意顿起,那个女人,他绝不会放过她的!

    接下来,在残王的怒骂声中,让人脸红心跳的一幕发生了,周围的喷泉形成了水帘,让那大床上的两道交叠着的身体朦胧而不清,怒骂的声音渐渐的小了,转而在宫殿中传开的,是一声声喘息的声音……

    另一边,回到赤城的子情换了一身的衣服后来到院子,便见辰和她舅舅在院子中闲聊着,走了过去,她唤了一声:“二舅舅。”

    “呵呵,墨墨来,这边坐下,我们正在说你呢!”龙铭哲笑说着,招呼她过来桌边坐下。

    “说我什么啊?”她轻声问着,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看了旁边的辰一眼,便在他的身边坐下。

    龙铭哲笑了笑,低沉的声音带着笑意的说:“绝辰在跟我说你们两人的相遇与相识,没想到啊!你们两个已经经历这么多的事情了,等找到你娘亲之后,舅舅做主,让你们两把亲事给办了,瞧这一直拖着,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辰听了,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的笑意,看着身边的子情,眼中尽是浓浓的爱意。

    子情浅浅一笑,说:“其实在古武大陆那边时,我们就准备成亲的了,不过正好那时娘亲出事了,所以这亲事就往后拖了,对了舅舅,你在这里这么久了,可知道那个叫萧的人是谁?”

    “萧是谁我就不知道,不过你们形容的那个人呐,我猜**不离十是青龙大陆的那个魔尊,那魔尊四十来岁左右,喜红衣,性格诡异,做事全凭自己的喜好,不过他也是这神迹天空最为强大的一个强者,他的实力之强,那是一个眼神也会让人无法抵抗,想要从他手中救出你娘亲,那可没那么容易,这神迹天空四个大陆当中,最为强大的就是这个魔尊了,其次下来,才是那个煞神,残王和妖姬比起他们两个,那根本是不足以言比的。”

    “只要知道了是谁就可以了,不管对方的实力怎么强,我们都一定可以战胜的!”冷绝辰坚定的说着。

    “对,不管怎么样,我们都一定会把娘亲救出来的。”子情微微一笑,与辰相视了一眼。

    龙铭哲笑了笑,爽朗的说:“那是当然,就算是那魔尊再强大,咱们也一定会把柔儿救出来的!”他说着,看着他们两人,识相的说:“好了,你们两个也很久没见了,舅舅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人的二人世界,你们好好聊聊吧!”语落,这才站了起来,迈步往院子外走去。

    见他走开了,冷绝辰和子情相视一笑,辰拉过她的手,握在手心里说:“子情,以后都不要离开我的身边了,有什么事,我们一起去面对,我相信,我们两人并肩而战,就算是再强大的人也不会是我们的对手的!”

    “嗯,以后的一切,我们一起面对,我会握得紧紧的,绝不会再放开你的手。”她轻声说着,清幽的目光带着柔情的看着他。

    冷绝辰闻言,拉起她,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低低的说:“这几天好好休息吧!我带你四处散散心,这赤城里有几处分景很好的地方,明天我陪你去走走吧!”

    “好。”她倚在他的怀里,感觉到着他的体温,好看的唇角绽开了一丝笑意。两人在院子中闲坐着,相依着,闲聊着,相依着的两人让院子里充满了温馨的气息,宁静而详和……

    夜色悄然降临,少了墨成轩他们,一张饭桌面上也只有他们三人,令人食欲大开的酒菜摆满了一桌,龙铭哲和冷绝辰像是怕子情饿着似的,两人停的往她的碗里夹着菜。

    “来,墨墨,试试这个,你要多吃点,你看你,舅舅怎么看着都觉得你太瘦了,要吃胖一点才行,以后跟绝辰成亲了,才好生几个大胖小子。”龙铭哲笑说着,不停的往她碗里夹着菜。

    一旁的冷绝辰听到这话,刚毅而俊美的脸上尽是笑意,宠溺的看着她说:“舅舅说得是,来,你多吃点。”说着,也往她碗里夹着肉。

    看着自己装得满满的一碗菜,她不禁失笑着,再听着他们两人的话,绝美的脸上不由泛上了一层红晕,瞥了那一脸笑意的冷绝辰一眼,便对着她舅舅说:“舅舅,来,你也吃吧!”说着,也帮他夹着菜,一边说:“我这碗里已经很多了,你们不能再夹给我了,吃不完。”

    “呵呵,好好好。”龙铭哲笑说着,倒了杯酒对着冷绝辰说:“来,咱们喝两杯。”

    “好,舅舅,我敬你。”冷绝辰说着,端着酒杯示意着。

    刚才没注意,现在一听,子情不由笑看着旁边的辰,说:“什么时候你也学着我叫舅舅了?”

    “你的舅舅不就是我的舅舅吗?我们两个,也就差成亲了,这称呼上的早点叫早点习惯,舅舅,你说是吧?”冷绝辰笑说着,看向了对面的龙铭哲。

    “哈哈,那是,反正都是一家人,迟早都要跟墨墨一样叫我舅舅的,现在叫着也一样。”龙铭哲说着,喝了杯酒,又说:“不过啊,墨墨,你那个爹,我还真的是看见他一回就想揍他一回,你说,他是怎么当人家夫君的?怎么当人家爹爹的?竟然连自己的女人的女儿都没能保护好,真是气死我了,你们不知道,柔儿在家里,我们可都是当她是心肝宝贝的,瞧瞧嫁给你老爹后出了那么多的事,真是每一提起我这胸口处的火气就冒上来。”

    闻言,她笑了笑,说:“舅舅,其实我爹爹很爱我娘亲的,只是他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爹爹待我和娘亲都非常好,真的,而且我见娘亲跟爹爹在一起时,总是很开心,经常见娘亲眼中尽是柔情与笑意的。”

    “其实当年我们救回了柔儿,但是后来她的记忆却是没有了,我离开的时候她还呆在灵蛇岛的,怎么后来就出岛了?唉!我这个妹妹啊!自小就是这样,自己要是想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去做,当时你外公一提起你爹爹就火冒上尺,说什么也不肯让她出岛,哎,对了,你还活着的事情有没告诉你外公他们?他们都以为你在当年就遇难了。”

    她摇了摇头,轻声说:“还没有,当时娘亲说要带我们回灵蛇岛去见外公他们,但是不想那个叫萧的红袍男人出现把娘亲带走了,我们想着,等救回了娘亲再一起去,否则外公他们知道了,又会担心了。”

    “那是,能不担心吗?要是你外公知道了这事,准不会让你娘亲再跟你那个老爹在一起的。”龙铭哲说着,又喝了一口。

    辰坐在子情的旁边,给她夹着没有鱼骨的鱼肉,帮她剥好了虾放在她的碗里,一边听着他们两人的谈话,唇边一直带着淡笑,似乎在为她剥虾挑剌忙得很乐在其中。

    “舅舅,我听娘亲说大舅舅的孩子都已经几岁大了,你呢?不会还没娶妻吧?”子情笑问着,见他一直说着她爹爹的事,便把话题引到他的身上去。

    “我啊!哎,没有,没人看得上你家舅舅我,到现在还是孤家寡人呢!怎么,墨墨有什么好介绍?想给舅舅当红娘?”龙铭哲挑了挑眉,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听到这话,她不由轻笑着:“舅舅说笑了,舅舅气宇轩昂,哪里会没人女子喜欢,若是舅舅想要,估计这排队的女子都得排到城门口去了。”她这个二舅舅,还真的如同娘亲所说的一般风趣幽默,年近四十,一身男子的魅力越发的吸引人,这样的他又怎么会没人女子喜欢,想必是他没看合眼的罢了。

    “来来来,别净说舅舅的事,快点吃,菜都凉了。”龙铭哲主说着,示意她快点吃菜,一边倒着酒喝着。

    三人边聊边吃着,直到夜深了,这才起身让下人收拾了东西,龙铭哲喝得微醉,他对冷绝辰说:“绝辰啊,你、你送墨墨回去休息,记住了啊!可别住墨墨房里了,送回去后就得回你自己的房间去,听到没有?”

    冷绝辰笑了笑,沉声说:“舅舅放心吧!我会的,要不要让下人扶你回去?我看你好像醉得不轻。”

    “不用不用,就那么点酒,我怎么可能会醉,我回去休息了,你们也早点回去休息吧!”说着,迈着微晃的脚步往外走去,一边说:“今晚、今晚真是太开心了,呵呵……”

    冷绝辰和子情相视了一眼,说:“我们走吧!”于是,便搂着她往回而去。

    来到了院落,进了房,他顺带的就把门给关上了,见状,子情笑了笑,说:“你不是答应舅舅回去睡的吗?怎么把门也给关上了?”

    他走向她,刚毅而俊美的脸上带着笑意的说:“我只是答应舅舅说把你送回来,可没说不留下陪你啊!”说着,在桌边坐下,问:“喝杯水么?”

    “好啊!”她笑说着,走过去在桌边坐下,端起茶水喝了一口。

    他看了她一眼,沉声说:“以他们的实力,估计过几天应该就可以回来了,舅舅的消息很灵通,他已经让人打听那个魔尊的消息了,而那个残王现在被妖姬捉走了,我打算过两天去朱雀大陆一趟。”

    “到时我和你一起去,那个残王,我想亲手杀了他!”子情说着,目光中闪过一丝的杀意,想起被他占了的便宜,身上的气息微冷。

    “子情,对不起,让你受苦了,如果我有在你的身边,你也不会遇到那些事情。”他怜惜的看着她,低低的说着,想到他们赶去时她那被撕裂的衣裙,眼中闪过一丝的杀意,那个残王,他绝饶不了他!因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与浓郁的气息,房间里的气息也微微凝重了起来,那有些骇人的气息与杀气弥漫在空气之中,让人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

    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以及看到他那怜惜的目光,她不由微怔,愣愣的看着他问:“辰,我怎么觉得你怪怪的?”怎么提起残王,他比她的杀意还要浓?

    “没事。”他低声说着,让自己身上的气息慢慢的恢复正常。

    此时的他,以为子情的清白被残王毁了,不想提起她的伤心事,所以不愿提起,在他的心里,子情永远都是最纯洁最干净的,就算她经历了什么,她都会是他最爱的那个女人,永远不会有所改变!

    让自己的气息恢复了之后,他露出了一丝笑意,牵起她的手说:“夜深了,我们休息吧!”

    “好。”子情轻声应着,任由着人牵着她的手往床边走去。来到床边,他伸手为她脱去了外衣,自己也脱下了外衣,便说:“睡吧!明天我陪你去外面走走,散散心。”

    看着合衣而睡的他,子情笑了笑说:“你真打算在这里睡?要是明天让舅舅看见了,不怕他说你?”她迟早都是要与辰成亲的,而她也不是拘于小节的人,对于这样的同床共枕她早已经习惯了,而且也已经自然了,就算是要把她自己给他,她也是愿意的,不过她知道,他深爱着她,想要把美好的一夜留到成亲之时。

    “呵呵,怕什么?你见过我怕过什么事的吗?”他低低的笑着,搂上了她的腰,蕴含着柔情与宠溺的目光看着她说:“以后我都要陪着你,与你一起,只有把你搂在怀里,我才放心。”说着,在她的额头落下了浅浅的一吻。

    听着他的话,子情笑开了,绝美的脸上绽开着明媚的笑意,伸手也搂住了他的腰说:“这可是你说的,以后每个晚上都得陪着我一起睡。”说着,在他怀里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把头枕在了他的手臂上,在他怀里蹭了蹭,心头涌上了一股满足与幸福,只要有他在身边,她就觉得很安心很安心。

    冷绝辰看着窝在他怀里的她,盈着柔情与爱意的目光一柔,伸手轻抚着她如丝般的墨发,低低的说:“子情,我爱你,无论经历过什么样的事情,你都是我的子情。”他发誓,他一定不会再让她受到伤害!一丁点的伤害也不会主她受到!如果再有人胆敢伤了她,他绝对会让那些人死无葬身之地!

    闻言,子情也笑开了,虽然觉得辰说的话有点怪怪的,但是她却很开心,当下便轻轻的说:“辰,我何其幸运,会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了你。”她与他相识在五岁那年,他对她的付出,那样的多,他对她的情,那样的深,而她以前却只会伤害他,现在想来,真是太不该。

    她的命运虽然多崎岖,但是她同时也感谢命运的安排,让她遇见了他,遇见了他,是她这一生最大的幸福……

    听着她的话,他唇角轻扬,低沉的声音带着特有的磁性,说:“子情,等我们成亲了,我会让你更幸福,我们生一群的孝,不再理会世间的一切,过着清闲悠哉的日子,看日出日落,听风赏月,看着我们的孩子一个个的长大,你说好不好?”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