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91.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相处的时光
    闻言,她笑开了,抬起盈着笑意的眼眸看着他说:“还一群,我哪里那么能生啊!”此时心头,尽是满满的笑意,她依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觉得无比的满足。

    “那行,你说多少就多少,我都听你的。”辰笑说着,拥着她一边拉高被子盖好。想到以后他与她的孩子,他心中就有一股激动与期待,这一刻的他,希望可以早早的找到她的娘亲,把她救出来然后带子情回去成亲。

    子情笑了笑,说:“睡吧!这事还早着呢!”语落,闭上了眼睛在他的怀里沉沉的睡去。这阵子总是那么多的事情,此时在他的怀里,感觉是那么的安全,那么的放心。

    看着她的睡颜,他露出了一丝笑意,便也合上了眼睛沉沉的睡着……

    次日清晨,温暖的阳光洒落在大地,驱散了夜间弥留下的一丝冷意,鸟儿在树尖上吱吱的叫着,清风拂过,更是送来阵阵清新的空气,院子里的花香弥漫着,伴随着清晨的气息,令人心头一阵舒爽。

    冷绝辰和子情一早便起床了,两人梳洗后,换上了衣服,交待了下人等龙铭哲醒时跟他说一声后,他们两人便出了门,往热闹繁华的街道上去。

    俊男美女的组合,走到哪里都是吸引众人的目光的,看着他们两人手牵着手,亲密的在大街上走着,绝美的容颜一度的引得大街上的行人纷纷驻足观看着。

    “那位身穿墨紫色衣袍的公子,不是城主那里的那位姓冷的公子吗?他旁边的那位姑娘是谁啊?长得真美!”

    “看那冷公子的样子,估计是他的爱人吧!要不然怎么会那样亲密,不过那位姑娘还真的是美,与那冷公子站在一起,竟然是那么般配,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另一名百姓笑说着,看着他们两人牵着手往前面走去,朴素的脸上尽是笑意。

    “咱们赤城在墨城主的带领下,百姓们的日子是一日比一日好过,以前还担心着墨城主不知会不会像以前那星主一样,不过现在好了,只要有墨城主在,咱们就有好日子过,唉,对了,好像墨城主他们前两天匆匆出城后还没回来是吧?”

    “是啊!他们都出去几天了,还没回来,估计是有什么大事情要办。”另一人说着,与旁边的人一同往回走去。

    听着百姓们的话,子情浅浅一笑,说:“这赤城的百姓对爹爹倒是很敬佩。”这一路走来,这里的百姓脸上都带着笑意,一派和乐融融的样子,看来爹爹把这赤城打理得很好。

    “嗯,我们刚到这里时,这里还很乱,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整理,这赤城已经大致的整改了,那些不良的风气没有了,也不没人再收什么街头费用之类的。”他说着,又道:“在不久处有个荷花池,虽然还没开花,不过那里比较清静,我陪你去那边走走。”

    “好。”她轻应了声,与他一同往前面走去。

    越过热闹的街市,两人来到池边,看着那荷叶浮在池面的绿色美境,辰笑了笑,牵着她的手说:“来,到这边坐下吧!”说着,与她一同来到那池边,在边上坐下。

    宁静的周围,除了远处细小的声音传来之外,只有着那清风拂过绿草而发出的沙沙声,两人静坐在池边,感受着这宁静的气息,表风拂面,柔和而带着清爽,让人心情渐渐的放松了下来。

    这一坐了下来,子情的肚子却是咕咕地叫了起来,听着她自己一愣,旁边的冷绝辰失笑。见她脸上泛着一丝红晕,有些不自在的样子,辰低低的笑着,站起来说说:“今早我们出来还没吃东西呢!你在这里等我,我去酒楼里买些点心回来。”

    “好。”她浅浅的笑着,想了想,又对他说:“再来一壶酒,这里喝酒聊天最为合适了。”

    “行,我马上就回来。”他笑了笑,这才转身往街市而去。

    见他离开了,子情轻呼出一口气,摸着空空的肚子,笑了笑,看着面前的荷花池,五月的天,荷花还没开,不过那碧绿的茶叶却也形成了一道亮点,青青翠翠的,让人的视觉很是舒服,她一手托着下巴,静静的看着面前翠绿的荷叶,陷入沉思当中,轻风拂过,微扬起了她的墨发。

    而在这时,突然间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她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回过了神看向了那扰乱了这里清静的那一行人。只见,在那荷花池的另一边走着一群身穿劲装的汉子,他们约三十几人,一行人正在那边嬉嬉闹闹的大喊着,一些在那池边闲聊的男女看见了那些人,都纷纷惊得跑开了。

    然而,她看过去,却见那一行人拦下了一对男女,把那男的拉到了一边,把那女的捉了起来了,轻佻的挑起了那女的下巴在调笑着,见状,她清幽的眼中不禁闪过不悦之色,这赤城是她爹爹的管辖之下,她不允许有这样的人出现坏了这城里的宁静与安详,当下,她起身慢慢的往那边走了过去。

    “你们干什么?快放开她!”那被拉到一旁去的年青男子被两名大汉按在地上不得动弹,饶是他再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两个大汉强而有力的臂膀,看着自己的夫婚妻被两个汉子调戏着,他又急又气,不停的大喊着:“放开她!你们想干什么冲着我来!放开她!”

    那女的遇到这事吓得浑身直发抖,一张秀丽的小脸净是苍白,眼中满是惊恐之色,她嘴唇颤抖着,眼眶微红的看着那些人:“你们、你们想干什么?城主,城主说过不能欺负百姓的,你们、你们快放了我们。”没有经历这样事情的少女,强忍着眼中惊恐的泪水,颤抖的说着。

    “城主?那是什么东西?这赤城的城主吗?哈哈哈,我们是外地来的,轮不到这赤城的城主管!他要是敢管老子们的事,老子们首先就灭了他!”为首的一名汉子说着,一手挑起了那少女的下巴,手指滑过她秀丽的脸蛋,阴测测的笑说着:“长得还不错嘛!怎么就跟着那没用的小子了?那小子顶什么用?瞧,这会正被我们按在地上动弹不得呢!看你长得不错的份上,怎么样,跟老子们吧!包管你以后吃香喝辣的!”

    “放开我!不要碰我!青哥救我……”女子被他们占了便宜,眼泪不由掉了下来,微红的眼眶带着求救的看向被按在地上的男子。

    见女子哭了,男子更怒了,奋力的想要挣扎开,一边怒骂着:“混蛋!放开她!”

    “哈哈哈……你求那小子救你?你看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怎么救你啊?跟着这么没用的男人有什么用?还不如跟了我们,要知道,我们可是白虎大陆那边,大名鼎鼎的血狼佣兵团,跟了我们,那准保你有好日子过的!”

    那正慢慢的往边上走的子情,听到了这话不由嘴角一扬,血狼成员?就他们?呵呵,真想知道血狼成员要是看到了他们的冒充者,不知会是怎么样的一个表情?

    她停下了脚步,看着前面那一伙人,由于还隔着一隔距离,而那些人又是背对着她的,所以没有看到她,见那男子被搂在地上挣扎着,她目光微微一闪,手指一动,一道气流咻的一声击中了那两具按着他的汉子,那男子一个挣扎,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当即大步上前就想要去撞开那调戏着女子的汉子,不料那汉子拳头一挥,就冲着那男子的脸上揍去。

    她手指微微一动,一丝玄气从手中弹出,击中了那男子的膝盖,让他整个个往前扑过,因他冷不防的扑倒,恰恰躲过了那名汉子的拳头攻击,同时还一头撞在向了那名汉子,那汉子没料到他会突然间撞向他,本能的往后一退,谁知脚下像被什么击中了一下似的,整个人失去重心的往池里跌去。

    “啊!噗通!”

    只见那汉子惊呼一声,噗通的一声的掉进了水里,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那些汉子都错愕起来,有的连忙伸手拉起那个汉子,有的则挥拳揍向那名男子。

    子情站在不远处,嘴角含着浅浅的笑意,手指动是弹出一个道道细细的玄气气息,只见那杏拳揍向男子的那些汉子,总是莫名的扑倒,而那名男子在惊愣当中,迅速的回过神来,趁着那些人扑倒时,一脚就把他们给踢进了池里,又飞快的撞开了那两名拉着女子的汉子,拉起女子就要跑,谁知却还是被拦住了。

    那从水里被拉上来的汉子扣住了那一男一女的脖子,突然间朝周围看去,阴沉着声音怒喝着:“谁?快给老子滚出来!”他奶奶的,分明就是有人在暗处帮着这个小子,要不然他们怎么可能会被这个小子给踢进水里了!

    男子也知道了是有人暗中帮了他们,于是也朝周围看去,谁知这周围除了那些汉子之外也就只有那二十几米远的池边站着的一名身着白色衣裙的女子,看到那名女子绝美的容颜,都不由微怔,眼中闪过惊艳之色。

    “去!把那个女的捉过来9真没想到这赤城竟然还有这么个大美人,哈哈哈……”为首的一名汉子大笑着,一双淫邪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池边站着的绝色女子。

    子情清幽的目光闪过一丝光芒,看着那些人,淡淡的声音缓缓的从她的口中而出:“你们是血狼佣兵团?”看来残王被妖姬捉走的消息已经在白虎大陆传开了,要不然这些人哪敢冒充血狼成员了,只是,冒充血狼成员有什么好处?

    “当然!我们就是大名鼎鼎的血狼佣兵团!”那为首的一名汉子大声的说着,似乎很是骄傲一般,挺起了胸膛抬起了头,应着这话时也是中气十足的。

    “可是我好像听说,血狼成员个个都是铁铮铮的汉子,从没做过调戏民女欺压百姓这样的事情的,你们确实你们真的是血狼佣兵团的成员?不是假冒的?”她淡笑着,移着步伐往前面走去,悠哉的脚步,飘逸的身影,一身优雅而淡然的气息,让那些汉子不由心下多了几分的警惕。

    “你是什么人?怎么就知道我们不是血狼成员了?我们不是血狼成员还会是谁!看清楚了,我们这里可是三十六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听到这话,她不由笑了,难不成这些人以为血狼成员就是三十六人凑够了就是?瞥了那两名被扣着的男女一眼,她淡淡的开口说:“放了他们,马上给我滚出赤城,否则,你们付出的代价可是很惨痛的。”

    “哈哈哈哈……开玩笑!让我们滚出赤城?这凭你?”为首的那人大笑着,一个眼神示意思,喝道:“给我把她捉过来!自己送上门来的,看她能往哪里跑!”

    “是!”其中的几名大汉应着,大步的跑向子情的方向,而子情缓缓的往前走着,见他们走来,伸手凝聚玄气一弹,那些人就往水里掉,扑通的几声落水声响起,溅起了不少的水花,当那些水花飞溅而起,她伸手一拂,玄气一动,水珠化为了利刃一般的朝那些大汉射去!

    “咻!”

    “啊……”

    一时间,惨叫声不停的响起,而那原本扣着那对男女的汉子看着自己的人被那水珠射伤,扣着他们喉咙的手不由紧张得发抖,惊恐的看着她问着:“你、你到底是谁?”这个女的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竟然那样随手一拂就把他们伤成那样?

    地上的那些被水珠击中的汉子倒在地上惨叫着,水珠化成的利刃穿透了他们的身体,在他们的身上班留下了一道道的伤痕,不是利剑,却比利剑还要让人惊心,随着他们身上的鲜血流出,轻风一吹,空气中也开始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我?”子情微微一笑,看着他们说:“既然敢冒充血狼佣兵团,那你们不知道血狼佣兵团已经认了一名女子为主了吗?”这些人,实力皆是不弱,却竟然冒充起血狼佣兵团来了,还让她碰到,呵呵,还真是好笑。

    听到这话,那些人顿时一惊,他们是听到血狼佣兵团认了一个绝美的女子为主,现在听她这么一说,再看她有着一张绝色的容颜和深不可测的实力,心下不由一惊,难道她就是血狼佣兵团的主子?那个叫墨清姿的女子?

    “你、你、你是墨、墨清姿?”其中一人颤抖的问着,看着她的目光已经没了先前的惊艳,而是充满了惊惧,他们不会这么倒霉吧?冒充血狼佣兵团的人,却在这里遇到了他们的主子?这也太邪门了吧?不说那血狼成员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吗?怎么他们的主子却会在这里出现?难道,难道那些血狼成员也在这周围?

    想到这,原本还嚣张不已的那些汉子脸色一个个的苍白起来,惊惧的咽了咽口水朝周围看着,却不见周围有什么动静,这时,却听见她那清淡的声音传来,不由心口一紧。

    “还不放人?”子情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闻着这空气中所弥漫着的血腥味,不禁微微皱了下眉头,好好的地方,都因他们而染上了血的味道,真是让人心情不悦。

    眼角瞥见他们一个个的愣着盯着她看,当即目光一冷,几道玄气弹出,把那扣住那两名惊呆了的男女的汉子给击飞了出去。

    “啊!”

    “砰砰!”

    两道身影重重的飞出,摔落在地面上,而那男子猛的回神,迅速的拉着女子站到了一旁。子情来到那些人的面前,瞥了他们一眼,说:“冒充血狼成员,又是弄脏了这个地方,是要付出代价的!”声音一落,只见她衣袖一拂,银针从她手中习射而出来,咻咻咻的射向了那些汉子,一时间,只听那他们惨叫的声音不断的传出。

    子情收回了手,瞥了那倒在地上全昏死过去的汉子一眼,淡淡的转身往原先的地方走去。而在这时,那名男子牵着女子快步的来到她的面前,猛的跪下就给她磕头:“谢谢小姐相救之恩。”

    “回去吧!不用谢。”她轻声说着,看了他们一眼,便走开了。

    “来,我们走。”男子扶起那女子说着。

    “青哥,她真是是那血狼佣兵团的主子墨小姐么?”那女子看着子情往那边走去,不由小声的问着。

    男子看了看子情离开的身影,对她说:“不管是不是,她都救了我们,走吧!我们快回去。”说着,带着女子快步的离开。

    当辰带着早点回到这里时,却闻到了空气中所弥漫着的淡淡血腥味,眉头一挑,目光往周围扫了一眼,见那另一边的池边像是倒着几十个身影,而子情则坐在那池边,便走了过去:“子情,怎么了?”他不过才走开了一会,怎么就出事了?

    “没事,只是遇到那帮冒充血狼成员在欺负一对男女,便出手帮了他们一下。”她回头笑看着他,见他手里提着几个盒子和一壶酒,便问:“买了那么多?”

    听到她的话,他露出了一丝笑意的说:“那我们去别处吃吧!来,跟我走。”他说着,牵起了她的手,运起了轻功带着她往另一处而去。

    一处亭子里,两人坐在亭子中吃着点心,辰一边帮她倒着酒说:“先吃点心再喝酒,这样才不会伤胃,这里还有几个下酒的小菜,我让酒楼的人炒的,你来试试味道怎么样。”说着,夹起了一些送到她的嘴边,宠溺的笑道:“来,试试。”

    “我自己来就行了,让人看见多不好。”她绝美的脸上微红,看着他亲密的举动,不禁朝周围看去,见周围那猩双成对的男女见了他们,都不由停了下一来往他们这边看着,这让她更不好意思起来了。

    辰瞥了那些人一眼,看向了子情笑说:“有什么不好的?他们那是想都没有,来,吃吧!我还就要喂着你吃呢!”于是,拿着筷子的手往她的嘴边递近了一点。

    子情无奈,只好微张开嘴吃了他夹上来的菜,见那猩双成对的女子一个个一脸羡慕的看着她,又朝身边的男子瞪了一眼,她不由又笑开了,对他说:“你要是再这样喂我吃下去,估计这里的那些男男女女的都得受不了。”

    “受不了又不关我们的事,来,再吃个点心。”辰说着,又夹起了一个点心给她。这一回,子情没有拒绝,只是笑了笑,微张开嘴吃下他夹的点心。

    “你也吃啊!怎么净给我夹,来。”她笑了笑,也夹起了一个点心递上前。

    “好。”辰愉悦的笑了,张嘴就把她夹上来的点心里吃下了,一边还点点头说:“嗯,你夹的比我夹的要香多了。”

    听到这话,子情噗哧的一声笑开了:“那好,你多吃点。”说着,又夹起一些给他吃。

    两人亲密的举止羡煞了周围一众成双成对的男女,因为这个亭是相思亭,很多的男女都会来这里游玩,这会虽然是早上,却也有不少的在那草地上放着风筝,也有不少的人带着点心在草地上坐着闲聊,只是随着辰和子情出现在这里后,不少的成对的男女都好奇的看着他们,注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看着他们那羡煞旁人的亲密举止,不少的女子都一脸的羡慕。

    “卖花卖花,哥哥,给漂亮的姐姐买朵花吧!”一名年约八岁的女孩绑着两条麻花辫子,手里提着一个装满了鲜花的竹篮子,身边还跟着一个约五岁的小男孩,两人边走边喊着,每遇到一对男女,就扬起了笑脸迎了上去,而不少的男子见状,都会给身边的女子买上一朵。

    见女子被女孩夸得笑颜逐开,旁边的男子都很是识相的掏出银子买上一朵,而那楔,其实也只是一肖得好看一点的野花而已,但女子见了,却还是开心的笑开了。

    那约八岁的女孩笑盈盈的把花递上前,而跟在旁边的那个约五岁的小男孩则负责收钱,一朵花卖不到几个钱,但他们两张小脸却还是笑得很是开心,如同温暖的阳光一般,明媚的笑容耀了众人的眼,让人见了都不由跟着他们一起笑开了。

    子情和辰自然也注意到了,看着那两个小小的孩子,子情目光微闪,想起了好古武大陆的成儿和双儿,他们去了青山修炼,也不知怎么样了?那两个孩子极为聪明,又好学,相信以后也会学有所成的。

    一个闪神,那两个孩子已经走近了亭子,女孩扬起了笑脸,看着他们,见到他们两人那绝世的容颜时,都不由怔了怔,愣愣的看着,好半响才说:“哥哥姐姐都长得好美……”真的好美,她都没见过比他们更好看的人了。

    而旁边那个小男孩则看着他们桌面上摆着的那些精致的点心,不由咽了咽口水,他一手拉着旁边女孩的衣角,一边把眼睛从那些精致的点心上移开,谁知没一回目光又朝那些点心看了过去,一脸的馋意却不敢放肆,只好低下了头玩着自己的衣角。

    看到了那小男孩嘴馋的可爱模样,辰和子情相视一笑,子情招了招手,对他们说:“来,过来吧!”

    两人看了看他们,愣了一下,这才走上前去。女孩扬起了头问:“哥哥,姐姐,买花吗?”

    “你们多大了?怎么出来卖花?爹娘呢?”子情轻声问着,目光落在他们两人的脸上,见两人身上的衣服虽然洗得发白,脚下的鞋子破了个洞,露出了那可爱的小脚趾,目光不由一柔,看来是苦人家的孩子,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小就出来卖花了。

    “姐姐八岁,我五岁了,没有爹爹娘亲,哥哥生病了,在家里睡觉。”不等女孩开口,小男孩便说着,一双眼睛直盯着那些点心看。

    子情听了,微微一笑,把点心推到他的面前说:“来,给你吃。”

    小男孩一听,伸手就要去拿,到了一半又缩了回来,抬头看向了自己的姐姐,然后怯生生的低下了头,摇了摇头说:“哥哥不让我们随便吃人家的东西。”虽然他很想吃,但是不能吃,哥哥会生气的。

    听到这话,辰和子情相视了一眼,辰笑了笑,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而子情则说:“你这么乖,你哥哥不会生气的,来,吃吧好吃的。”

    旁边的女孩听了,看了看身边的弟弟,又看了看他们两人,便说:“哥哥说不能白吃人家的东西,漂亮姐姐,你请我们吃点心,我把花送给你吧!这是我们今天早早摘回来的。”说着,把篮子的花递上前给她。

    闻言,子情微微一笑,对她们口中的哥哥倒是很好奇,这两个孩子明明很想吃点心,却总记着哥哥的话,当下,便说:“我拿你一枝花就行了,你哥哥生病了吗?有没去看大夫?”

    “大夫说哥哥要死了,没得治。”小男孩说着,眼眶微红。

    辰见她对两个孩子好像很感兴趣,便开口笑说:“这漂亮姐姐可是会医术的,而且很厉害的,就算是死了的人她都能救活,要是她肯救你哥哥,那你哥哥就不会死了。”说着,喝了杯酒,笑看着子情。

    两个孝一听,当即问道:“真的吗?姐姐真的会医术吗?姐姐救救我哥哥好不好?救救我哥哥好不好?”

    子情看了旁边的辰一眼,说:“那你们先带我们去看看你哥哥再说。”反正闲着,帮帮这些孩子倒没什么不可。

    “太好了,太好了,哥哥不用死了。”两个孩子一听,顿时兴奋得跳了起来。

    子情把点心装了起来,拿给他们说:“这些都是没吃过的,拿着吧!走,现在就去。”

    “谢谢哥哥姐姐,哥哥姐姐真是好人。”两个孩子不由笑开了,小男孩抱着那些点心,还热乎乎的,一脸小脸不由扬起了心满意足的笑容。

    “走吧!”辰牵着她的手,跟着那两个走在前面的孩子出了亭子,一边说:“每当遇到孝子时,你总是会不厌其烦的帮他们。”以前的成儿和双儿两个也是,她对孩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喜爱,将来有了他们自己的孩子,她还不知会宠到天上去了。想到这,唇边的笑意更深了。

    子情浅浅的笑着,说:“孝子最是天真,他们的笑容是毫不设防的,是直率的,让人见了心情都好,反正也是闲着,能帮上就帮帮吧!”说着,看着那前面的两个孩子,心想,也只有经历苦难的穷苦人家的孩子才会这么早懂事,若是生在富贵之家,这个年纪只会是在家人的宠爱之中。

    当他们两人跟着两个孩子来到一处破旧的屋子时,他们很是诧异,没想到这赤城里还有这样的一个地方,而且这些破旧的地方,似乎住的都只是一些十来岁的孩子,那些孩子看到了他们,都好奇的从屋子里冒出了头,屋子外面简单的用几根竹子架起的架子上晒着几件洗得发白的衣服,有的上面是补了又补的。

    见状,两人不由相视了一眼,子情问:“这赤城说是最富裕的一个城镇,怎么还会有这样穷苦的地方?爹爹当了这里的城主难道还不知道吗?”他们这一路走来,所看到的都是繁华的景象,这样破旧的地方,倒还是第一回见。

    “这赤城虽然说不算是大城,不过人口也有十几万,我们在这里虽然入驻的时间也不是很久,可能是他们有的地方疏忽了。”辰开口说着,看着这些破旧的屋子,说:“这么偏僻的地方,若不是这些孩子带路,我们也找不到这里来。”这个地方很偏僻,七拐八弯的才来到这里,而且离主城那边也较远,少说这一路走来,也用了两个时辰。

    “哥哥姐姐,我们的屋子就是那一间了,我哥哥在里面。”小男孩回过头来说着,便快步的跑向前面,一边喊着:“哥哥哥哥,宝儿带点心回来给哥哥吃了。”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