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92.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阴谋
    辰和子情走了进去,见那简陋的床上,一名年约十岁的瘦弱小少年躺在床上,苍白消瘦的面容,微皱着的眉头可以看出此时他是一身的痛苦,小男孩趴在床边把点心打开来,拿出了一个递到他的嘴边:“哥哥哥哥,这好好吃的,你吃吃看。”说着就要把点心塞进他的嘴里。

    躺在床上的小少年闻着那点心的香味,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弟弟,虚弱的声音有气没力的问着:“宝儿,点心哪里来的?”他们家哪里有钱买这个?

    “是那大哥哥和漂亮姐姐给的。”宝儿说着,指着一旁的子情和冷绝辰。而原先进来的那名女孩这时搬来了两张椅子,对他们说:“哥哥姐姐,你们坐。”说着便跑到那床边说:“哥哥,那姐姐会医术的,可以帮哥哥治病,哥哥你会好起来的。”

    那小少年一听就要起来,子情一见,便走上前说:“你先躺着吧!把手伸出来我把一下脉就行了。”

    听到这话,那小少年这才伸出了手放在床边,一双眼睛不时的看着他们两人,心下诧异着他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到他们这里来?

    子情看了那小少年一眼,便伸出的手为他把脉,半响这才收回了手,说:“是寒气入体又没调养好才会这样,只要驱散了寒气,好好调养身体就不会有事的。”这样的症状在富裕的家庭里根本不算什么,有玄气的人只要用玄气把他体内的寒气给驱散了,再好好的调养身体就可以恢复,不过像他们这样的穷苦孩子,被寒气入体,却是极有可能会丧命的,看来他也是拖了好久了,手脉时有时没,若是再过个三五天,准是救不活。

    几个孩子听到这话都不知是什么意思,眨着不解的眼睛看着她,女孩问:“姐姐,那怎么驱散寒气啊?我们一天吃的也只是馒头,没钱给哥哥调养。”说着,她眼睛微红,不由低下了头。

    子情淡淡的笑了笑,伸手轻抚着她的头说:“放心,没事的。”说着,体内玄气一运行,一股透明的玄气气息便从她的手中弥漫而出,复上了那小少年的身上,手掌从他的头往下移动着,玄气跟着移动,不消一会,她便收回了手。

    而原本躺在床上的那名小少年原本觉得体内发寒,谁知一下子身上的那股寒气却是消失了,身体里暖洋洋的,当下不禁惊愕的坐了起来,看着他们说:“好像,好像身体里暖暖的……”

    “嗯,好好休息吧!”她浅浅的笑着。

    小少年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连忙下地朝她跪了下去:“多谢姐姐救命之恩。”他知道,如果不是她,他一定是活不了的。

    “只是小意思,不用谢,你好好休息吧!”她说着,回头看向辰说:“我们走吧!”声音一落,便与辰一同往外走去。而那几个孩子则在后面欣喜的道谢着。

    “辰,这里都是些孩子,我想回去后让人把这里重新修一下,再让人教这些孩子学一些简单的功夫防身,一来可以强身,二来若是有天赋好的,也可以把他们培养起来。”她边走边说着,目光在周围看着。

    “嗯,这事可以交待追风去办。”他说着,便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免得舅舅在家里等着。”

    “好。”她轻声应着,便与他一同往回而去。

    而在玄武大陆上,此时在煞神的宫殿中,一身黑袍的煞神听着手下的禀报,阴邪的嘴角不由微勾着,看着底下的黑衣人,阴沉沉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从他的口中而出:“是吗?那残王竟然被妖姬给捉了?还被她锁了起来成了她的男宠?呵呵呵,真是有趣,那个砍了残王的手的那个女人,真的有那么厉害?竟然连残王都裁在她的手里?”

    “回主上,那个女人就是收了血狼佣兵团的墨清姿,属下打听得知,她与那个不久前才占领了赤城,成为赤城城主的墨成轩是父女,此时她与龙铭哲还有一个叫冷绝辰的男子正在赤城里面。”跪在底下的那名黑衣人恭敬的说着,把打探回来的消息一一禀报主位上的人。

    听到这话,煞神目光微闪:“是吗?原来他们还是在我的地盘上落脚啊!赤城?呵呵,倒还真会挑地方,玄武大陆那么多的城镇,也就那赤城最为繁华。”他说着,慢慢的敛下了眼眸,似乎在思索着什么事情似的。

    虽然神迹天空划分四陆,但是每一个大陆之大,却是可以说是无边无际的,他就算是身为这玄武大陆势力最大的那个人,对很多的城镇也是无法插手,毕竟在这大陆上,能人强者多如浮云,强者都自有一股傲气,不轻易为人所用,而在这玄武大陆上,能为他所用的强者势力也是极少的,只不过,他煞神的声名比他们的响亮,一般来说,是没人敢把脑筋动到他头上来的。

    “赤城是一块肥田,周围不少的人都盯着,怎么?赤城落入了那墨成轩的手里,那些人就都没动脑筋?”

    听到他的话,底下跪着的那名黑衣人当即恭敬的说:“回主上,赤城周围的几个城镇的城主都盯上了赤城,他们在秘密整队,不过却还不见有人动手。”

    闻言,那煞神笑了笑说:“那些人倒也不是傻子,知道审时度势。”

    “主上,关于赤城那一带子,需要属下动手吗?”黑衣人问着。

    “杀鸡焉用牛刀,只要让那几个城的城主们知道,赤城的墨成轩在打他们的主意就成了,我们,当然是隔山观虎斗了。”

    “是,属下马上去办!”那黑衣人说着,迅速的往外掠去。

    “墨成轩?墨清姿?龙铭哲?呵呵……我倒要看看,你们都有哪些本事可以在这玄武大陆站得住脚。”说着,目光一眯,神色阴邪而诡异。

    在青龙大陆,魔尊的宫殿里,听着最近在几个大陆上传得沸沸扬扬的消息,一身红袍的萧勾起了一抺笑意,看向了那底下坐着的雪柔,说:“你看,若不是当日本座把你带来了,他们怎么可能会有今日这般成就?这么快就已经在赤城站稳了脚步,本座倒还真的小看他们了。”

    “你还不打算放我走吗?留我在这里有什么意思?”雪柔看着那上面坐着的萧,神色平静而淡漠,这些日子以来,他都把她带在身边,虽然没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有时却会直盯着她看,说什么他那么优秀,她怎么就看不上他了?虽然恨他不顾她的意愿强行把她捉来,让她与她的亲人分开,但是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却也知道他是一个孤寂的人。

    没有亲人的他,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膝下没有儿女,没有朋友,只有他的下属,她想,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他的性格变得那般的怪僻吧!

    “放你走?本座说过了,除非他们有本事找到这里来,否则,你就得一直在这里陪我。”萧沉声说着,看了她一眼,又道:“不过,我会让人把他们的消息带给你,这样一来,你也可以知道你女儿怎么样了。”他不得不承认,那个墨成轩确实很爱她,明知实力不如他却还敢到这里来,还有她的那个女儿,竟然连残王都裁在她的手里,确实是不简单。

    闻言,她看了他一眼,便收回了目光,敛下了眼眸,虽然是被捉来,不过她的一切行动倒还算自由,除了不能离开这宫殿之外,这里的人对在他的吩咐之下对她都很是尊重,只是,虽然墨墨他们在赤城站稳了脚步,但是却还不知现在怎么样了,她二哥他们找到了吗?二哥要是知道她被萧捉了,一定也会担心的。

    萧看了她一眼,目光微闪,心下暗想着,他们现在在玄武大陆那里,那是煞神的地盘,如今他们重伤了残王,白虎大陆现在估计也会大乱,而煞神绝对不会放任着他们一日日的强大起来,估计再过不久就会对他们出手了,以他们的实力,想要与煞神对抗可能还没那个能力,若是连妖姬也插上一手,他们想要到他这里来那就没那么容易了。

    另一边,在那云雾弥漫的高峰之上,蓝无极搂着凤歌就跃上飞鹰的身上,凤歌伸手就是一拳,怒骂着:“你这死狐狸!又想干什么!快放开我!”她喝了那洞里的岩乳,一下子跃升到了地玄武者的境界,正兴奋的想着让大家分享一下,谁知他们还处于冥修当中,于是她自己便先出来了,谁知道才一出洞口,后面这蓝无极又跟上来了。

    该死的!他不是还在冥修的吗?怎么她才出洞口他也出来了?而且看他的样子,实力似乎又比她的高,真是气死她了!这只死狐狸!怎么总是甩不掉!

    “死狐狸?”蓝无极目光一眯,嘴角一勾的看着被他搂着的她,此时的她双手被扣住了,想动都动不了,他微微一勒紧,凑近了她的耳边:“我是蓝无极,不是狐狸,来,叫声无极来听听。”

    “你想得美!快放开我,你干什么呢!搂得这么紧我快喘不过气来了!”凤歌瞪了他一眼,自为以的一身好忍耐性,一碰到他就全没了!

    “你都被我看光了,我当然得对你负责,你说是不是?等回去了,我跟子情他们说一声,咱们俩便成亲吧!也好让他们做个见证。”蓝无极笑说着,低沉的声音带着低低的笑意,在她的耳边响起。

    提起这事,凤歌羞得耳根都红了,她虽然平日里是喜欢调戏美男,但那也只是玩玩而已,恶作剧罢了,可没想的对人家怎么样,倒是这傢伙,一开始就占了她的便宜,让她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现在还好意思提起这事!

    想到这,她不由怒瞪了他一眼,说:“想让我嫁给你?下辈子吧!”哼!这只死狐狸,她才看不上他!

    闻言,蓝无极目光一眯,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气息:“怎么?你还想嫁给别人不成?”这个女人,脑袋里面装什么的?像他这样优秀的男人还看不上眼?

    “当然!”凤歌想也不想的便应着。

    “哦?是吗?那倒不知你想嫁给谁?”他笑问着,嘴边的笑意却是危险的。

    凤歌睨了他一眼,说:“你的那两个师弟就不错,起码比你好多了,司徒南陵潇洒随性,颜沐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嗯,这个我比较喜欢,看着他的那张脸我就想上前挰两下了,要是嫁给他,那以后就能天天挰着了,他们啊,怎么看都比你好上一百倍。”

    听到这话,蓝无极看了她一眼,凉凉的说:“你不是他们喜欢的类型,他们看不上你。”这女人,竟然打起了司徒的颜沐两人的主意了,真是欠调教!不过,他看中的女人,他们两个就算是看上了也不敢跟他抢,抢他的女人?那不是存心找死吗?

    凤歌瞥了他一眼,懒得跟他说。见此时在飞鹰的背上,而他们身处高空之中,这才深吸了一口气,说:“别搂着我,像什么呢!这里这么高,我跳不下去。”

    “那可不行,今时你非同往日,要是真跳下去了,我去哪里找你?”

    闻言,凤歌憋着一肚子的气,没好气的问着:“你现在要带我去哪?回赤城吗?回赤城也不用一直在上空飞着啊!他们都还没出来,你在那里等着他们,干嘛带着我就走啊!”这只狐狸真是有问题,干嘛老揪着她不放呢!

    “这会天色也快暗了,我们找个地方休息,吃点东西,明天再去赤城。”说着,目光往底下看去,见飞鹰到了一座城镇的外面,待飞到底下一点时,他便让飞鹰回到他的体内,搂着她踏着清风往地面而去。

    “走吧!今晚我们就在这里面休息。”他搂着她要往里面走,谁知凤歌抬起手使劲的往他的胸口处一顶,一个转身便退离了他的身边,站在他身前的三步之外。

    “我警告你啊!我可不是好欺负你,别总是想占我的便宜,小心我一刀取了你的性命!”凤歌恶狠狠的说着,扫了他一眼后便自顾自的往城里面走去。

    蓝无极见状,无奈的在后面摇了摇头,这才迈着脚步往里面走去。

    “小二,来几个招牌小菜一壶酒。”凤歌一坐下,便喊着小二上菜,看着旁边的几桌吃得正香,她不禁摸着有些饿的肚子。

    “好嘞,马上到!”小二喊着,又开始忙碌着。

    另一桌的几个男的一见她只有一个人,便端着酒杯走了过来,目光在她性感丰满的身上打量着,一边笑问着:“姑娘,一个人吗?过来跟我们一桌吧!人多才热闹,这饭吃起来才香。”

    凤歌本想着没好气的把人给吼走了,不过眼角瞥见那蓝无极正从门外走了进来,当下换上了一脸的媚人笑意,一双媚眼扫了那几个人一眼,便说:“好啊!反正也是闲着,一起吃饭聊聊也没什么不行的。”说着,便跟着那个男的走到他们的那一桌,在空位上坐下。

    那几个男的一见,脸上都笑开了花,连忙帮她倒酒说:“来来来,先喝杯酒,姑娘,你是外地来的吗?是要去哪里啊?怎么就你一个姑娘家?没人陪着吗?”

    蓝无极一走进来就见她在坐在那三个男的中间,一脸的媚笑,像是存心气死他似的,还有意无意的向他投来挑衅的目光,看得他俊脸一沉,心下一阵恼火,这个女人,还真的是没消停啊!当下,大步的朝她走了过去。

    “我啊,没……”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蓝无极拉着搂进了怀里。

    “娘子,你怎么不等等为夫?为夫在外面找了你半天,原来你是在这里。”他霸道性的搂着细如水蛇的腰,让她整个人无法动弹的倚在他的怀里,冲着她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这才对那几个一脸错愕的男子笑了笑说:“我家娘子打扰到几位了,几位慢吃。”他说着,便搂着她往另一桌走去。

    “什么娘子!我什么时候成了你娘子了!你别胡说坏我名声!”凤歌咬牙切齿的说着,想要挣脱他那放在她腰间的手,谁知怎么也挣脱不开,心下气不过,抬脚就朝他的脚上重重的踩去。

    蓝无极闷哼了一声,却没有闪躲,只是一脸温柔的看着她说:“娘子,是为夫不对,为夫不应该惹你生气的,你要打要骂都行,只是你不能再动怒了,那样对我们的孩子不好。”说着,目光还朝她那平坦的腹部看去。

    原本酒楼里的众人一听,不由皆露出了笑意,原来是夫妻两吵架了,摇了摇头,便各自吃着东西,有的年长的妇人还一脸好心的叫她不能动气,要小心肚子里的孩子,听到这话,凤歌不禁气得满脸羞红,开口想要解释,谁知被他搂着往桌边坐下。

    “娘子,你先坐会,回到家以后你想怎么都行,以后我一定会听你的话,不会再惹你生气了,你就原谅为夫吧!”蓝无极一脸真诚的说着,而看着凤歌的眼中却是尽带着笑意,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们两人是夫妻,而凤歌却是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

    她就知道,自己怎么可能是这只老狐狸的对手!这只狐狸是玩心计的,她哪里比得上他啊!跟他多说吃亏的只会是她自己。当下,便也不再看他,目光往外面看去,不久,便听小二端着菜上来了。

    “菜来喽!两位请慢用。”小二把几个小菜放在桌面上,这才退了下去。

    “来,娘子,吃吧!”蓝无极帮她夹着菜,一脸温柔的看着她。

    “不用你假好心,我自己会夹!”凤歌瞪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他的端起饭吃着。

    蓝无极只是笑了笑,倒了杯酒喝着,一双眼睛不时的往她的身上看着。约过一柱香的时间,两人吃完了,他便开口问:“去外面走走吧!吃完要走走才行。”说着,不待她说什么,牵起她的手就往外面走去。

    “喂喂喂!你干什么啊!”凤歌喊着,被他牵着就往外面走。

    “天色也暗下来了,大街上点起了灯,你看,人来人往的,很是热闹,陪你走走散散心,看看夜景不行吗?”他说着,看着身边的她一脸的不乐意,不由的笑了。

    凤歌扫了他一眼,甩了甩手却甩不掉他的手,便也放弃了,说:“你想出来走干嘛拉着我!”

    “凤歌,我听追风说,你们都是古武大陆来的?你在那边还有亲人吗?”蓝无极突然正经的问着。

    听他叫她凤歌,她不由微怔,目光微闪,说:“当然了!谁没有亲人啊!我的家人都在那边,我告诉你,我在那边还有未婚夫的,你啊,不用把心思放我身上了,我不会看上你的。”

    “未婚夫?”蓝无极一挑眉的看着她,顿了一下说:“就算你有未婚夫那你也注定是我的女人,没人抢得走的,以后我陪你回去,亲自去提亲。”说着,见前面有一首饰铺,便牵着她的手往那前面走去。

    听着他的话,她正愣神着,他却突然牵着她往前面走去:“你又干什么啊?”她问着,见他牵着她走的方向是那首饰铺,不同怪异的看了他一眼,这只狐狸,他想干什么?

    “我本来有一个手镯要给你的,不过放在家里没带在身上,先看看这里面有没什么首饰,我送样给你。”说着,牵着她便进了那了里面。

    “我才不要你的东西!”

    “那可由不得你。”蓝无极说着,走了进去,在那摆放着的首饰上面看着,一边问:“掌柜的,就这些首饰了吗?”说着,抬起了头看向了那掌柜。

    “呵呵,不知公子想要找什么样的首饰呢?是给这位小姐的吗?小店这里的虽然首饰不多,不过件件都是精心打造出来的,公子可以看看这个发钗。”掌柜的说着,打开了一个盒子,从里面取出了一枝精致的发钗,一边说:“这支发钗是纯银打造的,简单而大方,小巧而精致,我看就挺适合这位小姐的。”

    蓝无极接过手看了一下,见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物品,不过确实是精致而小巧,便回过身对凤歌说:“来,我帮你戴上看看。”

    凤歌倒退一步,说:“我不要,我都不戴这些东西的。”

    “这不是什么贵重的物品,不过我看造工却也不差,戴上你发上定然好看,试试吧!”说着,便帮她插在墨发上面,继而笑道:“嗯,好看,就这个了。”说着便回过身问掌柜的多少钱,付了钱后便牵着她往外走去。

    凤歌微怔,伸手摸了摸头上的那个钗子,神色有些怪异的看着蓝无极,见自己的手从出来到现在都被她牵着,他的大手包着她的手,手心中传来的温暖让她的心里划过了一丝异样,当即连忙甩了甩头,暗暗的对自己说着:凤歌,别被这只狐狸给蒙了,他可不是什么好人。

    整了整心绪,她便说:“狐狸,你干嘛送我钗子?呐,还给你。”说着就要把头上的钗子给拔下来,却在听到他的话后,那伸向钗子的手不由微顿了一下,停在了那里。

    “你要是拔下来,我就当街亲你。”蓝无极不紧不慢的说着,脸上却还是带着那招牌的温和笑容,看得凤歌又是美目一瞪。

    “你敢!”

    蓝无极温和的笑了笑,低沉的声音带着笑意的说:“你可以试试,对了,我顺便说一下,要是以后见了你没戴着,不管是谁在旁边,我可都会先亲了再说,我可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不过你要是不相信,想试试也是可以的。”

    听到这话,凤歌的手不由放了下来,她可不想莫名其妙的被这狐狸占了便宜,不过等回去了,她就不信他还敢这样对她!她虽然不是他的对手,不过他绝对不是子情的对手,她就不信他敢当着子情的面占她的便宜了!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她忍了!

    当下,扬起了媚笑说:“呵呵,这钗子我看着挺好看的,戴着就戴着呗,那还是纯银的,说不定什么时候还可以拿来当湖救急呢!”虽然是这只狐狸送的东西,不过要是什么时候急着用银子了,说不定还用得上呢!

    蓝无极听了,只是笑了笑,见她也没说要再取下来了,便与她一同在大街上走着。这城镇的夜市点起了大大小小的灯笼,来来往往的行人笑脸迎人的在街上走着,有的看看小摊上的小玩意儿,成双成对人男女相伴游玩着,当他们两人转了几条街后,凤歌觉得没趣,不时的掩着红唇打着哈欠,一脸的倦意。

    “这么快就困了?那我们去客栈休息吧!”蓝无极说着,牵着她就往回走。不想才拐了个弯出来,就见一条幽暗的小巷里有大批的队伍整队匆匆而过,见状,他不由挑起了眉头,停下了脚步,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些队伍。

    “怎么了?”一脸睡意的凤歌没注意到,见他停了下来,便问着。

    蓝无极看着那些队伍,示意着说:“你看,这城里竟然连晚上都有这样的队伍在匆匆而过,你说,会有什么事发生?”那些人还一个个一身的劲装,若是白天还是一回事,这都晚上了,还一身的劲装那就有些怪异了。

    “我们去看看。”凤歌只见到那些人拐了个往另一处去了,心下好奇,便想着去探个究竟。

    “嗯,走吧!”蓝无极点点头,牵着她的手跟上了那些人的脚步。

    他们两人悄然无声的跟在他们的后面,拐了几个弯,见他们进了一个围墙有六米多高的院落,两人相视了一眼,见那旁边有一棵树,便提气跃上了那大树上,趁着夜色,屏起呼吸的看着那里面的一幕。

    只见那里面约有一百来名劲装护卫,个个腰间佩剑,而在这一百多名劲装护卫的前面,站着的是十几名气息浑厚的汉子,从他们身上的气息可以看出,他们皆是实力是一个顶十个的强者,而在他们的面前,站着的是两名锦衣中年男子,他们负手而立,一身久居上位者的威仪尽显无疑,威严的面容凌厉的目光看着面前那一百多名劲装护卫,夹带着浓厚玄气气息的声音蕴含着一股狠厉的在其中一名中年男子的口中传出。

    “都给我听清楚了!夜深之时就给我整队出发,记住,我们的目标是赤城,到了城外全部都得听命行事,不得打草惊蛇!我收到消息,那赤城城主墨成轩一众人出了城还没回来,此时留守在城里的人只有寥寥几人,而且留守的那些人实力都只是一般的,现在就是我们进攻赤城的最好时机,除了我们之外,另外几个城的城主估计也已经收到消息了,所以我们得比他们先一步赶到赤城,占领赤城!听清楚没有!”

    “听明白了!”百来名护卫沉声应着。

    “那好,现在要休息的就休息,养足精神准备做战!记住,待夜深之时,街上行人较少时才能出城,尽量不要有太大的动作!”

    “是!”

    听到那里面传来的声音,蓝无极和凤歌相视了一眼,两人悄然无声的跃下了大树。刚才还有睡意的凤歌此时一脸睡意全消,看着蓝无极问:“赤城现在只有子情和冷绝辰他们,留守的人确实是不多,那些人想占领赤城,一旦动手,估计会伤到百姓,我们得赶快回去通知他们才行。”

    蓝无极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说:“嗯,刚才说话的那个应该是这城里的城主,他说另外的几个城的城主都盯上了赤城,估计都朝赤城而去了,赤城是玄武大陆最为繁华富裕的一个城镇,很多的人都盯着这一块肥肉,只是没想到他们会在这时动手,若是几个城主都带着人马逼城,估计子情和冷绝辰他们会有麻烦,走!现在回去应该赶得上。”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