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95.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震撼回归
    那城主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着心情,目光半眯着看着前面的她,这才说:“自古强者为尊,若墨小姐真有本事打败我,我自当心甘情愿的服输!而且,以后定会忠心于你!忠心于赤城!”这一刻,心思已经转变了,此时的他不再想着要抢夺赤城,而是想与她比个高低!若她真的实力远远胜过于他,那他自当心服口服!

    闻言,子情唇角微勾,说:“好!我定让你输得心服口服!”声音一落,她蓦然提起了体内的玄气气息,身形如闪电一般的往前闪去,只见白色的身影在上面掠过,那极快的身法底下的人还没看清,她便已经来到了那城主的面前,手中凤吟一挥,凌厉而骇人的气息猛的朝他袭去。

    “咻!”

    凤吟剑在空气中划过,带起了一股凌厉的气流声,随着她提起了体内的玄气气息,空气中的能量涌动也跟着浓郁起来,那弥漫在周围的强大威压,带着摄人的气势,似乎如同一块巨石一般的压着胸口,让人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她突然变得强大而浓郁的气息迎面袭来,风刃与气流刮过他的脸颊,凌厉得如同锋利的刀剑一般,那股摄人的气息更是强大得让他心头一惊,想他本身就是天玄级别的尊者,他的实力已经算是顶尖的了,可是比她一比,意见感觉到矮了大半截,那股强大的威压更是摄得他心头一凛,心下一个念头划过,难道,难道她的实力已经到了天玄神尊?

    想到这,心下不禁一惊,也正是一个闪神,竟然被她一掌重重的拍了出去。

    “砰!”

    夹带着强大暗劲的一掌猛的拍向了那名城主,快得令人来不及防备,只见那名城主的身体猛的往后飞退了出去,因为这一掌,他闷哼了一声,嘴角溢出了一丝的鲜血,身体连忙在半空中打了一个旋转,这才险险的站住了脚。

    因为这一幕,底下周围的众人不禁惊愕的看着,雹出一阵阵兴奋的欢呼声,不敢相信墨小姐竟然把那个城主给打伤了,而且就算他们只是普通的百姓,却也能从中看出,墨小姐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稳占着上风。

    “太厉害了!墨小姐太厉害了!真不愧是城主的女儿!”

    “对啊!太厉害了!她竟然把那个城主给打伤了,没想到她的身手竟然那么好,真厉害!”

    “是啊是啊!这样一来,我们赤城就不用担心被他们抢去了,太好了!”周围的百姓们大大小小的声音带着兴奋的传出,一时间,原本屏着呼吸紧张的看着他们比斗的众人,那心头不安的大石终于放心下来。

    那被子情一掌击出的城主心头震惊,抬头惊愕的看着那持剑而立站在前面的白衣女子,她还是那样的一身淡然,那样的悠哉神色,但是,她的实力却是强得让他震惊,让他心惊,他深深的明白,刚才如果她不是一掌拍下来,而是一剑剌向他,那么此时他已经命悬一线,那样极快的速度,饶是他知道了危险来袭却也无法闪躲得开……

    天玄神尊级别的强者……那可是强者中的强者!就算他是天玄尊者,但是面对天玄神尊,就算是两个他也不是她的对手!认明白了这一点,他心下释然,输给了一名女子虽然可耻,但是输给了一名强者,他却是心服口服!

    如果再比下去,他只会输得更加的难看,若是现在收手,那至少他还能保留着身为强者的尊严。想到这,他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呼出,看了前面的墨清姿一眼,把手中的剑收回了腰间,这才拱手说:“墨小姐实力深不可测,我输得心服口服!从今天开始,我陵南城归属于赤城,而且绝不会再打赤城的主意,只要赤城有难,我陵南城义不容辞!”中气十足的声音铿锵有力的从他的口中传出,此时的他,看向墨清姿的目光已经是带着敬佩与信服。

    当他的声音传入了底下众人的耳中时,除了冷绝辰他们几人一脸的正常神色之外,其他的人都是一副震惊的神情,他们见他们两人也不过才比拼了没多久,他竟然就自己认输臣服于她?这陵南城的城主一向高傲自信,怎么这一回竟然会如此轻易的便服输?有点不太像他的性格。

    底下的另外几位城主暗忖着,复杂的目光看向了那名陵南城主,再探究的看向了一袭白衣飘逸的墨清姿,心下很是疑惑,难道她真的很强?强到足以让人不自由主的向她臣服?

    “好!太好了!太好了……”

    底下的百姓们又欢呼着,兴奋的声音响亮的传出,震得几位城主都心下复杂,看向了那周围发自内心的欣喜欢呼着的百姓们,暗忖着,到底是什么让这赤城的百姓如此拥护他们?墨成轩?墨清姿?他们当真是如此得民心?在这样的万众一心的百姓当中,就算他们真的抢夺到了这赤城,他们又岂会拥护他们?

    子情绝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看向了那前面的那陵南城主,说:“城主果然好风范,让清姿佩服,请!”说着,她对他做了个请的手势,让他先生下去。

    那陵南城主看了她一眼,这才飞身跃下木桩,来到了那另外的几名城主的面前,看了他们一眼,这才走到一旁的空位上坐下。他想告诉他们,他们不是她的对手,根本不用跟她比斗,但是他相信若是不让他们亲自经历他们是不会相信的。

    而那几名城主也神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他们在下面看着,虽然见墨清姿的速度极快,但是却感觉不到上面的威压,所以只以为是她在武技上面胜过了他,只是没想到他竟然却是这么快就服输了。

    “几位城主,你们谁先来?”站在上面的子情开口问着,带笑的声音淡淡的,却自有一股令人不敢轻视的威仪。

    底下的几人相视了一眼,其中一人说:“那就让我来会会墨小姐!”声音一落,他提气飞跃而起,身影稳稳的站在那木桩之上,看着前面一脸淡然的墨清姿,他意思意思的说:“墨小姐,请!”

    子情见他没用开器,目光微闪,嘴角微扬的问道:“城主不用武器?”

    “不用!来吧!”说着,他猛的提起体内的玄气气息凝聚在手掌中,脚下步伐一移,踩着那些木桩便飞快的往前掠去,只见他的身影快如疾风,飞掠而来的路线也并非直行,而是时左时右的闪移着。

    “既然城主不用武器,那我也把剑收起来。”她说着,不紧不慢的把手中的凤吟收回腰间,见他闪移而来的身影,她站着没有动,待他来到她的面前,对她发起凌厉的攻击时,她的手掌迅速的凝聚了一股玄气气息,身形不动的与他过招着。

    两人站在木桩之上,夹带着玄气的手掌相碰撞着,发出一声声蕴含着暗劲的砰砰声,上盘在攻击,下盘也没有消停,只见那名城主掌风猛烈的劈向子情的同时,猛的侧身一闪,一手托着那木桩,抬脚狠狠的往她的脚下一挥,那夹带着凌厉气流一脚一扫过,带起了一声呼呼的气流声,当他挥劈而出的一脚顺势扫过一圈时,又迅速的跃上了木桩,化掌为拳的朝子情攻去。

    在他侧身挥扫而来之时,子情的身体迅速往上一提,避开了他的攻击的同时,身体在半空中一翻身,跃到了他的身后,只是一脚便把他踹了出去!

    “砰!”

    “啊!”

    只听她一脚踹出,重重的声音响起,那城主闪躲不及,竟然整个人往下面跌了下去,本想运气飞跃上去,谁知背上似有千斤重量直往下压着一般,让他无法翻身,直到身体重重的摔向地面时,身体上传来的疼痛才让他猛的惊觉,自己竟然被她一脚就踹下来了!

    “哗!那城主也败下来了!”

    周围的百姓哗然一声,震惊的看着那个摔得一身狼狈的城主,能身为一城之主,他们的实力那是肯定的,可如今竟然只是一脚就被踹了下来,那墨小姐真是太厉害了!

    听到那周围百姓人哗然之声,那狼狈的摔倒在地上的城主捂着生闷痛的胸口从地上站了起来,阴沉着脸扫了那些百姓一眼,扫了扫身上的灰尘,这才看向了那上面的墨清姿,顿了一下,这才有些不情不愿说:“我输了!”他太大意了!竟然让她一脚就给踹了下来,弄得这般的狼狈!

    “我说,你刚才摔下来的时候,怎么在半空处没有运用玄气再跃上去啊?竟然那么就被踹了下来?这不太像你啊!”另一名城主挑着眉头看着那名从地上站起来的城主,眼中带着疑惑,他分明有机会可以跃上去的,可为何却任由身体笔直的摔向地面?

    听到这话,那名正捂住着胸口处的城主浑身一僵,这才想起了先前摔落地面之时,那时她从后面踹了他一脚,让他整个人面朝下的摔了下来,那一刻他想要翻身运气往上面跃去,谁知道身上却像是压了千斤重量一般的根本无法让他动弹,那一刻,好像有一股无形中的强大威压复盖着他,直压着他坠向地面……

    他猛的抬起头看向了那还迎风而立站在上面的墨清姿,见她身影飘逸而脱俗,绝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眉宇间散发着的是摄人的自信与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尊贵气息,而且在她的周身之边,那股若隐若现的强者威压还弥漫在其中,久久没有散去。强行压下心头的震惊,他咽了咽口水,看向了那先前上场的那名城主,见他一脸的见怪不怪,这才深吸了一口气,大步的往前走去,在他的身边坐下。

    “你早知道我们不是她的对手!”肯定的语气带着一丝的气闷,他看着周围激动的百姓,眉头不禁微皱着,同样是输,他这可是输得狼狈了!

    那陵南城主瞥了他一眼,说:“知道。”

    “那你怎么也不提个醒?”这话说得,口气就有些微冲了。

    “提了你们也不会相信的,让你们与她过招了,不就知道了。”陵南城主不紧不慢的说着,一脸的淡定,这个结果是他早就知道的了,不止是他们两个不是她的对手,另外的那几个同样的也不是,就算是一起上,估计想要胜过她也难。

    听到这话,那城主沉着脸扫了旁边的陵南城主一眼,这才朝那另外的三人看去,几个城主的实力都是不相上下的,不过各自精通的却是不一样,他倒是要看看另外的三个会怎么跟她较量!

    “墨小姐果然是非同一般呐,轻易的就让两位城主输给了你,好,那我也来领教一下墨小姐的厉害!”说着,一道身影跃上了那木桩之上,立于子情的前面。

    子情打量了一下前面的那个人,只见他与先前的两名城主比起来,稍瘦了一点,那眼眸是个三角形的,目光阴狠,一看这人便是歹毒之人,她淡淡的笑了笑,说:“来吧!”饶是他再怎么歹毒,到了她这里也是起不到作用的!

    “好!”那城主的声音一落下,猛的抽出腰间的佩剑,身影迅速的往前面掠去。

    而在这里,那睡了一觉起来的龙铭哲慢悠悠的边走边打着哈欠的从人群中走了进来,瞥了台上比斗着的两人一眼,便朝蓝无极他们几人走去,低沉的声音带着笑意的说:“我还以为是比完了呢!原来还没有啊!那正好,我也来看看。”说着,便在他们的旁边坐下。

    这才一坐下,便扫了旁边的两名城主,挑了挑眉笑问:“两位,我这外甥女怎么样?身手还行吧?”

    两人看了他一眼,这才说:“墨小姐乃人中龙凤,我二人佩服。”这就是龙铭哲?赤城的人虽然说是少,但是随便一个都是一顶十的高手,就这龙铭哲,在这神迹天空里也是有名望的强者。

    “哈哈,那是自然,那可是我的外甥女!能不厉害?”龙铭哲大笑着,一脸自豪的说着,看着台上的比斗着的白色身影,眼中尽是骄傲的神色。

    要是爹娘和大哥知道柔儿的孩子没有死,已经已经成长成了少有的强者,想必也会很开心的,等救回了柔儿之后便与他们一同回灵蛇岛去,到时灵蛇岛一定很是热闹。

    “铿锵……咻……”

    台上传来了一声声刀剑相碰的清脆铿锵声,凌厉的声音在上空中刮过,那夹带着寒气的气流声,呼啸而响,像是海啸姨般的涌动着,因为木桩之上处于高处,双方释放出来的威压虽然弥漫在他们周围,散布在半空中却也不会伤到底下的百姓,威压虽强大,却也只在于这木桩之上,底下的人感觉不到。

    但是,在木桩底下看着的韩城主和另外一名城主却是越看心越惊,墨清姿那利落的身手,那快如闪电的身法,几乎是在一眨眼就闪过,见她手中那把泛着冰寒气息的利剑每每划过都响起一阵凌厉而骇人的气流声,两人手心都不由渗出了汗水。

    只见,她的利剑在飞划而过时,眼见闪过了对方挡下的利剑挥向了对方的脖子,只觉一点点就能将对方的脑袋劈落,她却在那一刻收住了手,利剑一转,冰寒之气迸射而出,以剑身之上凌厉的气流弹向了对方的身体,让他的脚步猛的往后退了几步,那气流弹向身体的声音,砰的一声,从那城主微变的脸色可以看出他心底的惊惧以及错愕。

    想必他也是没想到他堂堂一城之主竟然会斗不过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似乎是不愿服输,只见他的目光闪过狠厉而阴寒的神色,猛的提起了体内的玄气气息,强大的威压化做凌厉的气流朝对面的子情袭去,与此同时,低喝一声,持剑飞掠而上!

    太不自量力了!也许他是身在局中不知局,他们在这下面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有好几次她都可以瞬间取他的性命于无形,却都在最后的关头收住了手,留住了他的命,而他却像是毫无所觉似的,双眼染上了愤怒与阴狠的神色,身上的杀意迸射而出,持剑飞劈向她。

    他们自问不是她的对手,就凭他一人,又怎么可能会是她的对手?

    台上,子情以手中凤吟挡下他的攻击,看着面前神色愤怒而阴狠的对手,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她微微一笑,说:“城主是动怒了?那好,为免城主暴走,我们就速战速决吧!”她的声音一落下,手中凤吟一剑,凌厉的剑花夹带着骇人的气息飞袭而出。

    那城主还没回过神,就见冰寒之意朝他袭来,当即迅速一个侧身,想到避开那冰寒的气流攻击,谁知在下一刻原本站在他前面的白色身影只是一闪便不见了,他心下一惊,四处张望,突然间察觉到从他头顶上袭来的骇人气流与强大的威压,本能的以剑挡在头顶,同时迅速抬头一看。

    只见她从上空飞袭而来,手中那把泛着寒气的利剑透着丝丝冰寒透骨的气息,当他的剑横挡头上顶住她锋利的剑尖之时,突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心头一怔,竟然见那把跟追自己多年的宝剑在她那强大的剑罡之气之前下裂开了一道小小的裂痕!这个发现让他心头大惊,猛的注入玄气往上一推,身形迅速的闪开,谁知她却节节逼进,诡异的剑招让他险些有点招架不住!

    “哐啷!”

    蓦然,清脆的一道声音让底下的众人都惊了,只见,那台上城主手中的利剑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就那样断掉了!要知道,像他们这些久居上位的强者,所拥有的佩剑都是难得一见的宝剑,别说是经历了多少次的战斗,那些剑也是不会出现一个缺口的,而现在竟然就这样断了,当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手中宝剑断裂,那城主惊得错愕不已,震惊的看着那前面的白衣女子,心头如同掀起了惊涛骇浪,那可是他的宝剑,削铁如泥的宝剑,杀过了不知多少人的宝剑,竟然就这样断了?被她那把泛着冰寒气息的利剑给砍断了……

    子情手中利剑一转,收于身后,淡然的看着前面的震惊的那名城主,说:“承认了。”声音一落,她便转身看向了那底下的另外两名城主。手中利剑断裂,在比斗当中也是算那一方输的,她没有踹他下台,是想着好歹他也是一城之主,给他留点面子,谁知在这时,却突然感觉到身后有杀意袭来。

    “啊!墨小姐小心!”底下的百姓们看到那城主竟然对着她发出暗器,不由都惊呼了起来,心下对那城主很是不耻,比不过墨小姐竟然放暗器伤人,真是太卑鄙了!

    她目光微冷,手中微动,看也没回头看一眼,几枚银针便从她的手中击出,其中两枚银针击落了那朝她射来的暗器,另外的一枚直直的射向了那人的眉心之处!

    她是想要他们为她所用没错,但是对她动了杀意的,她却是不会对他们手软的,有的时候,该杀就得杀!

    “啊!”

    只听一声惨叫声传来,那城主的眉心飞溅出一道小小的血柱,面容惊恐的大张着,身体在那一瞬间僵硬的往下倒去。

    “砰!”

    “城主!”

    重重的落地声音响起,那名城主所带来的上百名护卫同时惊呼一声,迅速的上前,来到他身边时,却见他已经死去,当即不禁愤怒的朝地木桩之上的白衣女子扫去。

    她竟然杀了他们城主!

    “怎么?你们有意见?”子情唇角微勾的说着,看着那些人说:“对于背后伤人的行为,我一向是毫不手软的,若非他对我动了杀念,他也不会死去,今日这场比试,有这么多人看着,谁是谁非相信你们也是分得清的,如果你们当中谁有不服,谁有意见,也可以上来跟我较量一下。”

    她的声音的不紧不慢的,却是莫名的让人心头微惊,看着那木桩之上浑身散发着摄人威仪的女子,上百名护卫不由相视了一眼,她说的话是不无道理,可是,他们的城主现在死了,他们的城怎么办?城中当了城主,且不说城中会乱成什么样,就是另外的一星镇的城主,也会盯上了他们城,与其说他们愤怒她杀了他们的城主,倒不如说是他们担心着他们城的未来……

    当下,上百名护卫相视了一眼,不知现在应该如何是好?而其中三名实力较强的中年男子相视了一眼,三人小声的商议了一下,其中一人说:“是我们城主以暗器伤人导致他命丧于此,我们不敢有意见,只是,墨小姐,我们城主如此死去,且不说我们城中得知这个消息会乱成一团,就是别的城镇也会盯上我们城,那我们……”以他们的实力,还不足以当一城之主,更没有能力能让他们的城镇不被别的城主占领,而城主的家中只有一个儿子,却是不成器,根本无法担此大任。

    子情看了他们一眼,又朝坐在下面的冷绝辰看了一眼,见他微微的朝她点了点头,这才说:“冥城以后归于赤城,冥城城主之位,我自有人选,你们不必担心冥城里面会有内乱和外忧,在我们的守护之下,冥城将是下一个赤城!”

    听到这话,那底下上百名护卫和那三名中年男子相视了一眼,这才齐声说道:“是!从今日起,我们奉小姐为主,听令于小姐!效忠于小姐!”

    上百名护卫铿锵有力的声音夹带着玄气气息的事响起,一时间,重重的震撼着众人的心灵,周围的百姓惊喜又兴奋的看着那站在木桩之上的白衣女子,打心底对她生出敬佩与信服!

    “你们两个一起上来吧!也好早点完结。”子情的目光看向了那韩城主和另外的一名城主,淡淡的说着。

    两人听到这话,不由相视了一眼,在这底下看了一幕又一幕,若此时还上去比试,若此时还觉得她没有那个能力让他们信服,那他们的下场,兴许会落得跟那个死去的城主一眼,看着那站在上面的白衣女子,那自她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的摄人气势是那样的强烈,她的强大,他们看在眼里,明白在心中,若说是先前还有不服的,那在看完了她与前几名城主的比斗后也是心服口服,连另外的几名城主都甘愿臣服于她,他们又有何不可?

    想到这,两人上前一步,拱手说道:“我两人自认不是小姐对手,甘愿认输,以后听令于小姐!”是的,像她这样的一位强者,他们拥护着她,对他们百利而无一害!

    听到他们的话,子情唇角微扬,这才说:“好,今日比斗,几位城主都归顺于赤城,从这一刻开始,只要你们忠心于赤城,忠心于我,你们的事也将是我的事,各位以后还是一样,依旧是一城之主!”她夹带着玄气的声音缓缓的传出,让底下的几名城主心头一喜。

    虽然说是归顺于她,归顺于赤城,但是她的强大,那个冷绝辰的强大,他们都是看在眼里的,他们依旧是一城之主,他们依旧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而取多出来的却是能得到她的庇护,若是将来有人窥视他们的城镇,打起他们城镇的主意,也得掂量着自己的实力,也得掂量着他们身后的后台!

    想到这,几人都笑开了,原先怀着抢夺的心态而来,如今却是心甘情愿的以她为尊,自己的城镇不再受到威胁,而且还多了个拥有强大实力的后台,他们这回是真的赚到了。当即,几人连忙沉声说道:“谢小姐!我们以后自当以小姐为尊,忠心于小姐,忠心于赤城!”

    周围的百姓傻眼了,怔愣了半响后,雹出的是响亮的欢呼声:“太好了!太好了!小姐威武!赤城威武……”

    听到百姓们的话,凤歌不由掩着红唇轻笑:“小姐威武?子情哪里威武了?厉害不说说成威武了,呵呵……”子情,从古武大陆到现在一步步的在变强着,她的强大,是看得见的,也是令人敬佩的,看着那样出色的她,她为她高兴,为她开心,更是庆幸着当初与她的相遇,与她的相识,与她成为了挚友……

    “比起我见她那时,她真的强大了很多,这样惊人成长的天赋,真的是太令人震惊了。”蓝无极带笑的声音说着,看着那上面的白衣飘扬的子情,眼中闪过着欣赏与敬佩,从第一回见她,她被师傅弄成了一张大丑脸,却是那样的淡然,那样的不凡,从那时他就知道,她绝非池中之物,后来的一连窜事情,更是应证了当日他对她的第一感觉。

    “哇!你们快看!天上有大鸟c大的一只大鸟在飞!”

    “啊9有龙!那竟然是龙!那是龙和凤凰吗?上面竟然还带着人,你们快看快看!”

    “怎么会有凤凰和龙?那是要去哪里的?上面的人是谁啊?怎么会在那凤凰上面?白色的凤凰,好美啊……”

    “啊!你们快看,那是墨城主!是墨城主他们回来了!是墨城主!”

    底下的众人惊喜的大喊着,从原先的惊奇到现在的惊喜,心头尽是掩不住的激动与亢奋,他们的墨城主在这时回来了9有那些血狼成员和洛公子和白公子他们,都回来了……

    子情和冷绝辰他们看向上空,果然看见了他们已经归来,那站在一龙一凤身上的他们,一个个挺直着健壮的身躯,散发着强者的气势,如同天神一般,震撼着众人的视觉!

    听着周围百姓们的话,那几位城主都惊愕的往天上看去,果然看到一龙一凤上面带着一群人正往这里飞下来,那些站在雪白的凤凰身上的男子,身影一个个笔直而挺立,统一一色的劲装包裹着他们那健壮的身躯,一个个英姿飒爽铿锵铁骨,浑身散发着凛冽而摄人的气息!

    ------题外话------

    亲爱的们,想加更么?嘿嘿,明天新文若是涨到一百个收藏,那么明天给你们来二更,激动一下,哈哈,作品列表那里看得到新文哟,大家支持一下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