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3/3023/1785296.html"}})();
尊宝娱乐 >冷帝毒医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章 暗藏的祸事
    扬带着他们飞低一些,停落在空地上的上空,站在那上面的三十六名血狼成员和夜寒便从半空中跃了下来,一个个稳稳的落地后,排列整齐,这才大步的走向前,来到那木桩的前面单膝跪下,对着那站在木桩上面的主子恭敬的一抱拳,齐声喝着:“属下叩见主子!”

    铿锵有力的声音夹带着玄气的传从他们的口中传出,那整齐的队伍,恭敬的姿态,凛冽的气势,都让周围的百姓心下震撼着。似乎这血狼成员随着墨城主离开了这些时日,好像又变得不太一样了,似乎比起原先,那股摄人的气势更加的强硬了。

    而那几名城主看着那整齐而恭敬的三十几名汉子,心下泛着一股他们难以言说的惊愕,这些血狼成员,竟然实力都在地玄尊者的级别,这、这可是地玄尊者的级别!竟然只比他们低了一个级别?这样的一批强者,竟然都心甘情愿的奉一名女子为主,恭敬的在向单膝跪地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看着他们众人,他们几人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着心头的后怕,好在他们都归顺于她了,若不然,就凭这些血狼成员,想要踏平他们的城镇又有何难?

    子情从木桩之上飞身而下,看着面前的一众成员,见到他们身上的实力提升,不由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都起来吧!”

    “谢主子!”

    三十几人沉声应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后,目光带着疑惑的落在那几名城主以及他们各自所带来的上百名护卫身上,其中一人沉声问:“主子,他们是干什么的?”看这里用木桩排成了一个擂台,而这些人又带了那么多的护卫来,难道是想来这里惹事?当下,看着他们的目光都不善了起来。

    子情笑了笑说:“没事,他们是几个城的城主,以后都归顺于我们赤城。”说着,见她爹爹和霍逸他们走了过来,便移步上前,见她爹爹的实力从白玄武尊提升到天玄尊者,她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笑意:“恭喜爹爹的实力又进阶了。”

    “呵呵,爹爹老了,实力也就到这里,霍逸他们几个年轻的实力可是提升了很多,真是后生可畏啊!”墨成轩沉声笑说着,看着身边的霍逸洛少翔以及白云飞和司徒南陵他们一眼,继而移开了目光,看向了那几位城主,大步的走上前,抱拳笑道:“几位想必就是与赤城比邻的几个城镇的城主了,久仰久仰!”

    几人见状,连忙抱拳笑道:“墨城主客气了,我们以后还得仰仗墨城主多多关照才行。”真是奇怪,这墨城主的实力竟然比他女儿的还要低?果然她的那个女儿真是不凡啊!只是他们好奇着,那个冷绝辰又是他的什么人呢?女婿?他们这一家,还真的是强强联手啊!一个个都是那么强……

    “各位既然来了,不如就在赤城里歇上些天吧!也好让我们好好款待几位。”墨成轩笑说着,目光落在他们几人的身上。真是没想到他们不在的这些天,他们会来找赤城的麻烦,不过看样子墨墨他们已经把这事给解决了,这样也好,能化干弋为玉帛最好不过了。

    几人相视了一眼,笑了笑说:“不了,我们得回去了,以后再找时间来拜访。”今天他们打的是抢夺的名号来的,最后会归顺于赤城还真的是没想过的,所以现在让他们留在这哪里好意思?他们回去后还得再找时间,带上礼品再来拜访。

    “呵呵,既然如此,那好,下次来了,我们再好好畅谈一番。”墨成轩向他们拱手笑说着,对方回以一礼,便对那一旁的子情说:“墨小姐,我们就先回去了。”

    “嗯,几位慢走。”子情淡淡的点点头说着。看着那几位城主带着他们的队伍往城门处走去。

    “子情姐姐,他们是来找麻烦的?”洛菁宁跳上前好奇的问着,看着那些人带着他们的队伍离去,那阵势还是挺浩荡的,不过那些人都走了,却还有上百名站在那一旁没有离去。

    她看向身边的宁儿,见她身上的气息浓郁而浑厚,便笑道:“宁儿也进阶到,是白玄武尊了。”

    “嘻嘻,是啊!我也进阶了,大家都进阶了,只是还是我最弱。”她笑盈盈的说着,一双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娇俏的脸上尽是讨喜的笑意。

    “小姐。”雪衣青衣紫衣红衣几人也来到她的身边,看着自家小姐,她们的眼中尽是笑意。

    龙铭哲看了他们众人一眼,大声的喊着:“好了,我们先回去吧x去再聊。”这些人一个个都在这里议论着,要是传开了,那可是会惹麻烦的。

    “走吧x去再说。”墨成轩也说着,回头看了那周围的百姓一眼,沉声说:“大有都散了吧!各忙各的去!”说着,便大步的往回走去。

    子情走到那死去的陵南城主带来的百名护卫面前,对他们说:“你们先行回去吧!再过些天,我会让人过去接手陵南城的事务。”

    听到她的话,那些人这才齐声应道:“是!”声音一落便也随着离开。

    冷绝辰走到子情的身边,搂着她的腰说:“走吧!”便与她一同往回而去。

    “你们把这些木桩都拆了。”蓝无极对着几名护卫说着,便与他们一同往前走去。而扬的火龙飞在天空上空,几个飞转便到了府里,进了府里后化成了人形,在府里等着他们回来。

    随着他们众人的离去,周围的百姓们也随着散去,只是一个个却是怀着激动与兴奋的心情在议论着今天的这事……

    墨府

    “那些人是怎么回事?怎么就都那样走了?”颜沐问着,一边端起茶喝了一口。

    龙铭哲笑了笑,说:“他们原本打着要抢夺赤城的主意,不到后来都归顺于我们了,墨墨就是厉害,一出手就把他们都给收得贴贴服服的。”

    “对了,那陵南城城主死了,得找一个人去陵南城那边,你们觉得谁最适合去?”子情说着,目光在他们的身上扫过。

    蓝无极笑了笑说:“我们师兄弟三人只是闲人,各自都有家业,这事你们不用看我们几个。”说着,一副事外人一样的姿态喝着茶水。

    “就是,我们几个对那陵南城可没兴趣。”颜沐也摆了摆手就着。

    司徒南陵看了他们一眼说:“既然子情都回来了,我们也得找个时间离开了,出来这么久,老头不知会不会乱叫什么呢!”这回实力提升了这么多,老头见了准是没话说。

    墨成轩顿了一下,想了想,说:“陵南城还是一个大城镇,不如,让霍逸和少翔以及云飞他们三人一起去吧!这样一来,有什么事也能有个照应,而且他们几人的处事能力都是极强的,陵南城若是交给他们,定然会发展得很好。”他说着,看向了他们三人问:“你们三人意下如何?”

    霍逸看了子情一眼,本想说要留在她的身边,不过话到嘴边一转,便说:“我无所谓。”只要知道她没事,平安着,那他也就放心了,若是去了陵南城,至少不用天天看见她与冷绝辰两人恩爱的样子。

    “嗯,那陵南陵就交给我们吧!我们会处理好的。”洛少翔说着,看了身边的白云飞一眼。

    而白云飞则是笑了笑,看向了洛菁宁说:“宁儿,到时你跟我们一起去吧!”

    “好啊!这赤城离那里也不会很远,要是想子情姐姐他们了,也可以过来看看,我就和你们一起去那边玩玩,嘻嘻。”洛菁宁笑盈盈的说着,娇俏的脸上尽是笑意。

    “那我到时也和你们一起去那边玩玩。”凤歌说着,美目流转间,带着魅惑的气息。

    “那好,这事就这么定下了。”子情笑说着,看向了蓝无极他们几人,问:“无极,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去?”这一回,若不是有他们三人帮忙,她爹爹和辰也不会那么快就有她的消息,所以她心里是很感激他们的。

    “过两天就走。”蓝无极说着,看了凤歌一眼,唇角微勾着,说:“不过还会回来的。”

    众人听了,都知道他的意思,不由看了凤歌一眼,见凤歌一脸的无视,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似的,不由都笑开了。龙铭哲大笑着说:“好!那我们等你回来!我看无极跟凤歌这丫头挺般配的,若是两个人能凑成一对,倒是一桩美事,要不这样吧!我帮你们两个做媒怎么样?”说着,带着挪揄的笑意看了他们两人一眼。

    凤歌听了,红唇轻轻的勾起了一个弧度,瞥了旁边的蓝无极一眼,慢悠悠的说:“我才看不上他。”声音一顿,带着媚笑的看着了对面坐着的颜沐,说:“不过颜沐可不同,我对他很有好感。”

    听到这话,颜沐浑身一阵哆嗦,看了他大师兄一眼,见他正那唇边的温和笑意冰冷了几分,而且那看着他的目光似乎带着似笑非笑的意味,当即连忙摆了摆手一脸惊恐的说:“你别害我!我可对你没有好感!”开玩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大师兄看上这凤歌了,就是给他十个胆他也不敢跟他大师兄抢女人,再说了,凤歌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你有心上人了?”凤歌美目一转,带笑的朝他抛了一个媚眼。这颜沐长得一张娃娃脸,肤色又较白嫩,看起就是活生生的一枚长不大的娃娃,不过却又比那猩爱的娃娃多了几分男性的魅力,他那张娃娃脸,她可是一直想着上前挰一挰的,只是苦无机会可以下手。

    “当然!像红衣,红衣就比你可爱多了!”颜沐想也不想的就应着,话一出口,见他们一个个错愕的看着他,他不由讪讪的笑了笑,看向了那站在子情身后的红衣,只见她一张娇俏的小脸红得很跟什么似的,不过却是看起来异常的可爱,他当即恶作剧的又冲着她眨了眨眼睛。

    红衣羞红了脸,瞪着他说:“你说我干什么!”真是的,这人怎么这样啊!

    “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小子,眼光都不错嘛!”龙铭哲大笑着,继而对他们说:“好了,都先去休息一下,养好精神,晚上我们再边吃边聊。”说着,站了起来对墨成轩说:“走吧!我跟你说个事。”说着便往外走去。

    随着他们两人往外走,其他几人也各自散去,辰和子情相视了一眼,也朝外面走去。

    另一边,墨成轩跟着龙铭哲来到院子里,见他停了下来,墨成轩这才开口问:“二哥,有什么事吗?”对于这个二哥,他还是很敬重的,一方面是因为他是柔儿的二哥,一方面也是因为他是一个不俗的强者。

    龙铭哲回头看了他一眼,沉声说:“你准备如何营救柔儿回来?”既然找回了墨墨,那么接下来,也就要准备如何救出柔儿了,只是想要从魔尊手中救出人,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听到这话,墨成轩想了想,说:“那个魔尊虽然带走了柔儿,不过却没有加害她之心,我打算和墨墨他们直接去青龙大陆,以前墨墨和辰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如果现在两人联手的话,绝对可以打得过他,而他也说过,只要能打败他就会让柔儿跟我们走。”

    “这话是他说出来的,但到底他会怎么做还是不知道的,那个魔尊性格怪僻,他既然会去古武大陆把柔儿带走,自然不会那么容易就让她离开,我们得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行。”龙铭哲说着,轻呼出一口气说:“那魔尊的实力我只怕就算是墨墨和辰联手,也未必可以赢得了他,他的强大,那是无法言比的。”

    闻言,墨成轩眼中闪过一丝凝重,听了他的话后,他才知道自己先前的想法是太过简单了,那魔尊是这神迹天空势力最大的一个人物,他那惊人的实力他也是见过的,记得当时上古神兽的威压对他也起不到丝毫的作用,由此可见他是多么的强大,若他真的不肯让柔儿离开,那他们又将如何?

    “虽然我们把希望都寄托在墨墨的绝辰的身上,但是我们也不能太过依赖他们,事情要怎么做还得先计划好,就先这样吧!找个机会均等再跟他们几人商量一下什么时候动身去了青龙大陆,而在这段时间里,最好先派人去青龙大陆查探一下消息。”龙铭哲说着,便大步的走向自己的房间。

    墨成轩看着他走了进去,便微敛下眼眸沉思了一会,这才大步的往外走去。

    几日后

    “无极,这是夜寒带回来的岩乳,你帮我这个带给你师傅吧!”子情把一个装着岩乳的不瓶递给他。

    蓝无极笑了笑,伸手接过说:“好。”把子情递上来的那个小瓶放进怀里,他这才朝周围看了看,却不见凤歌的身影,目光不由微微一闪。

    “凤歌没来。”子情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说:“我认识凤歌这么久,她对你可算是特别的,虽然她现在不接受你,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明白自己的心意接受你的。”

    蓝无极露出温和的笑意,朝她点了点头。凤歌,他是要定的了!无论如何他都会让她爱上他的。

    “子情,我们这回走了可没那么快回来,除了回去看看老头子之外,我们还要各自回家族去一趟,到时你们要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忙的,就让人去通知我们,只要我们帮得上的,我们一定义不容辞。”颜沐笑嘻嘻的说着,继而靠近了她的身边可爱的娃娃脸上扬起了笑意的说:“子情,红衣是你的人,以后我可还得要你多多帮忙啊!要是你能帮我把这红线牵了,嘿嘿,咱们以后可就是一家人了,更是亲密无间你说是不是?”

    听到这话,子情不由笑了起来,看了他一眼说:“你喜欢红衣,那也得她喜欢你才行,你要是有本事让她也喜欢你,我自然是不会阻拦你们的,不过我看红衣对你的态度,你想让她喜欢你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她还真没想到,他们这三师兄弟,一个看上了凤歌,一个竟然看上了她身边的红衣,只有司徒南陵,似乎还是那副样子。

    “那行!等我回去把事情处理好了就过来找她,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跟在她的身边多和她相处总是没错的,你说是不是?”颜沐笑说着,心里打着小九九,想着什么时候把红衣给拐回去让他爹娘见见。

    “行了,起程吧!”司徒南陵瞥了他们两人一眼,对蓝无极说:“大师兄,走吧!早去早回不就得了。”这两人,看上的女人留在这里就不舍得走了,真是不知怎么说他们。

    蓝无极唤出了飞鹰,与他们两人一同跃上了飞鹰的背上,朝底下的子情挥了挥手,便飞向了天空而去……

    看着他们三人离开,子情这才转身往回走去,一回身不见辰走了过来,当下露出了笑意:“你怎么来了?”说着便走上前。

    “闲着无事便过来看看,他们走了?”冷绝辰笑说着,来到她的身边。

    “嗯,刚走,对了,霍逸他们呢?他们打算什么时候起程去陵南城?”

    “我刚过来的时候见他们在收拾东西了,凤歌和菁宁都跟着去,见她们两人各背着一个小包袱。”他笑说着,一手搂着她的腰,与她一同往外走去。

    “他们有飞行兽,这路程不会很远,不过这刚过去肯定会很忙的,想要让城中的那些人服他们,他们还得下点功夫。”她轻声说着,绝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放心吧!他们几人的实力处理这事那是绰绰有余。”

    两人来到前面,见他们几人正背着包袱在院子里不知说着什么,见他们来了,宁儿便欣喜的走了过来:“子情姐姐,我们要起程了,你要不要也去那边玩玩?”

    “你去了之后不要光顾着玩,也要帮着他们点。”子情轻笑着,看向他们几人说:“陵南城就交给你们了,还有,你们要顺便调查一下那一回是谁在后面鼓动着几大城主攻赤城的,我和辰打算过些天去朱誉大陆清除一些手尾,再过些天会去青龙大陆,这一回你们就不用跟我们一起去了,要守着几个城镇,不要让人趁虚而入了。”

    “嗯,那你们小心一点。”霍逸说着,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子情点点头,轻声说:“我们会的,不用担心。”

    洛少翔唤出了飞行兽,跃了上去,便叫他们也一同上来,继而一行人看了院子里站着的子情的冷绝辰一眼,这才往天空飞去,往陵南城而去……

    与此同时,玄武大陆煞神的宫殿中,听着底下黑衣人的禀报,煞神一双阴狠的眼眸更是涌上了毒辣的气息,他微勾了勾嘴角,阴测测的声音带着杀意的说:“墨清姿?呵呵,果真不是普通人!竟然能让那几个城镇的城主都归顺于她c好!我还真是小看她了解!墨成轩的女儿,竟然本事这么大!我倒要看看她到底有什么本事承受得起几个城主的归依!”

    他阴沉狠厉的声音一落下,目光微闪着,便说:“吩咐下去,给我派人把那几个归顺于赤城的城镇给灭了!在我玄武大陆的地头,竟然敢归顺于一个小小的赤城?呵呵,真是不知死活!”

    “是!”底下的黑衣人沉声应着,飞快的往外掠去。

    朱雀大陆,妖姬的宫殿中,一身几近透明轻纱着身的妖姬一脸妩媚的看着那个躺在床上的残王,性感的红唇勾起了一抺笑意,手指慢慢的划过他的下巴,轻轻的挑起,看着他媚笑着说:“你的目光还真是不差,竟然看上了那个叫墨清姿的女人,告诉你一件事,就在几日前,赤城周边的几个城镇的城主全被她收服了,现在全都归顺赤城,归顺于她,原本我还想着,那个女人就有什么本事了?呵呵,不过没想到她的本事还真的挺大的,不过她在玄武大陆那里威风着,煞神可不会就那样看着,你信不信,不出几日,那几个归顺于她的城镇就要麻烦了。”

    被锁在床上的残王,此时整个人消瘦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原因无他,只因受困于人不止,更是日日夜夜被妖姬压榨着,就算是他原本的身体再好,只怕也经不住这春药的折磨与日夜的欢爱,若是有人看到此时的他,还会有谁相信他是昔日那个高高在上的残王?

    躺在床上的他,闭着眼睛连看都懒得看妖姬一眼,对于这个女人,他是打心底的厌恶了,但是无奈他被锁在这里,还真的是成了这个女人的玩宠,因身体提不起一丝玄气他无力反抗,每当这个变态女人想要他时,就是对他用春药,身体本能的反应让他根本无法控制,不过短短半个月的时间,他就觉得自己快虚脱了,若是再这样下去,他就是不死也会被这个变态女人给玩死。

    当听到从变个变态女人口中说出来的那个名字时,一股恨意打心底涌起,墨清姿!那个女人!他会落得如今这样的事下场,全拜那个女人所赐!若是有机会他一定会让她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怎么了?闭着眼睛干什么?昨晚你还很热情的,怎么现在连看都不睁开始眼睛看我一眼?莫非是我的魅力太大了,你怕自己会把持不住?”妖姬媚笑着说着,一双软若无骨的手在他的身上四处游动着,一边说:“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不过短短半个月你会这么憔悴?我偷偷的告诉你,其实我练的武功是采阳补阴的,与你欢爱之后我吸取的是你的精气,所以我会越来越年轻,越来越美,气色也会越来越好,相反的,你不用多久就会变成一个老头子了,呵呵……”

    听到这话,残王震惊的睁开了眼睛,惊愕的看着面前这个笑得一脸妖娆的变态女人!她说她是采阳补阴的?采集他身上的精气让她的武功更高?让她的美貌永远持续?她所练的是传说中的那个至阴的邪功?难怪这个女人一脸媚惑之态,每次欢爱之后不见疲惫反而精神抖擞容光满面!

    这个女人,太可怕了!他若是再不想办法离开,不用多久定然全身的精气都会变她给吸光的!

    “怎么?怕了?不用怕,我这么困难才得到你,我是不会让你那么快就精尽而亡的。”妖姬媚笑着说着,美目流转间尽是妖媚的魅惑之色,她像是有意的挑逗他似的,目光一寸寸的在他光裸着的身体上慢慢的移动着,打量着,指尖轻轻的划过她他的胸膛,看着那胸膛上面的刀疤与剑痕。

    “最近没有看到什么好点的货色,要不然也不会让你一个人累了这么久,放心,等我有新的目标时,你就不用这么累了。”她不紧不慢的说着,娇媚的声音令男人听了体内血气直涌,她性感丰满的身体轻轻的倚在残王的胸膛上,有意无意的逗弄着他,纯把他当玩物般的玩弄着。

    只是残王此时浑身却是冰凉的,采阳补阴!多么可怕的四个字!她竟然每次的欢爱都在采集着他的精气,想到这,一股寒意从脚底窜起!可怕他此时根本无力反抗,每当被她用春邑制,体内窜起的火焰更是冲晕了他的头脑,让他就算是想压制也压制不了!最可恨的是,他虽然每次都中了春药,除了身体之外,头脑却都是极为清醒的,这个变态女人,似乎存心要让他记得他与她的那一次次的欢爱!

    妖姬倚在他的身上,像是在跟他说话,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她手里玩着他散落的墨发,趴在他的身上的看着身下那面无表情却眼中带着惊慌的残王,看着那昔日总是高高在上的男子此时被她压在身下锁着铁链,她不由愉悦的勾起了红唇,笑开了:“呵呵,怎么这么看着我?不认识我么?好歹我也追了你好几年了,想要得到你还真的是不容易啊!也许正是因为不容易得到,所以我才如此‘珍惜’你。”

    “你说,我们怎么说也是名声并列的人,若是你早点从了我,也不会落得现在这样了。”她的声音带着笑意与魅惑,美目泛着流光的看着身下的男人,不紧不慢的说:“怎么?不想跟我说话?都这么多天了,看来你还是没有学乖呀!与你这性格相比,说真的,我还是比较喜欢你不会撒谎的身体反应。”她说着,俯下了身咬住了他的耳朵,轻轻的吹着温热的气息,挑逗着他,当察觉到他浑身一僵时,满意的勾起了嘴角。

    “看来你也很需要我,虽然是这样,不过也得再给你加一把火,来,闻闻。”说着,她又拿出了春药凑近了他的鼻息之间,一脸妖媚的说:“这可是好东西,闻了这个春药的人,只有男女欢爱才能解除体内的药性,若是没有男欢女爱,那最终只会气血逆行而死,它是世间最**的媚药,却也是最毒的药。”她边说着,把瓶盖拧了起来,放在一旁,继而脱去了身上那几近透明的外衣,把自己丰满的身体贴向了他,只听一声极具压抑的闷哼声从残王的口中传出,继而又是火辣而激烈的场面,以及那一声声时高时低的喘气声……

    然而,身在神迹天空的众人,没人知道,此时在古武大陆那里已经闹翻了天,杀戮四起的血腥场面,凶残而狠厉的手段,一时间弄得古武大陆那里的众人一个个人心惶惶,唯恐无法自保,就连那四大名山的山主,以及古武大陆上有名望的家族,对那掀起的杀戮皆是束手无策,短短的半个月间,古武大陆四处哀声连连,几乎触目可见的都是血流成河的场面,原本平静和睦的一个大陆,在此时却犹如人间地狱一般……

    ------题外话------

    妞们,二更今晚送上哈

    :g.xxx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